朝霞阅读

第一百七十七章 正合朕意

月关2016年08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杨凌来到宫门,轿夫和四名侍卫自去一旁避风处晒着暖洋洋的太阳休息,杨凌住的太远,平素都是骑马进城,如今两个匪首一个逃遁、一个不知是否还隐在京师,杨凌不敢大意,怕万一挨上一枝冷箭。

这顶大轿的豪华半卧式软座已拆了,设成前后两排,临着轿窗纱帘的前排坐着与他衣饰相同的伍汉超,杨凌坐在后边,从外边绝看不出任何疑处。

杨凌是宫里的常客,那值守侍卫虽三日一轮换,也都认得这位大人了,午门将军接了牙牌,虚应其事地瞟了一眼,就满脸堆笑地双手奉还杨凌。

杨凌顺手把牙牌揣回怀中,问道:“皇上还没下朝吧?”

午门将军笑道:“是的大人,下官就守在宫门,各位大人还未出宫呢”。

杨凌点了点头,未从金水桥过,径从侧方绕过太和殿。此时钟鼓齐鸣,百官退朝,杨凌站在一处楼阁廊柱下候着文武百官退出,皇帝的依仗向后殿行去,直至那黄罗伞盖看不见了,他才举步继续向中殿行去。

走到华盖殿前,只见两位大人怒冲冲地从殿门出来,堪堪与杨凌打了个照面,杨凌见是曾三元及第的大才子王鏊和詹事杨芳,不觉有些意外地停住,向他们拱手施礼。

刘瑾贬黜刘健、谢迁之后,杨芳怒而告病还乡,有些日子不在京里了,今日乍见他露面,虽然一向不返岗缘,杨凌仍以礼相待。

杨芳老而弥坚,虽知杨凌如今职位未变,但权力极大,几有左右朝政的影响,仍是目不斜视。擦肩而过。

王鏊对杨凌观感大变,尤其上次百官雪夜跪宫,杨凌劝皇帝收回了奸党榜,又保举致仕的杨一清和在狱的王守仁领兵挂帅后,对他观感更佳,见杨凌施礼,忙停下脚步匆匆还了一礼道:“杨大人少礼,杨詹事和李大学士起了争执负气离去,王某去劝解一下”。

王鏊、杨芳素与李东阳交好。杨凌不知他们之间有何争执,忙含笑道:“王大人自便”,王鏊苦笑一声,提着袍裾急追杨芳去了,杨凌怔想了片刻,返身走入华盖殿。

小内侍见杨凌来了,正要高声唱礼,杨凌挥手制止,一掀厚羊毡的盖帘儿,走进右侧暖阁,只见李东阳坐在椅上,正执笔批阅着奏折。

瞧见杨凌进来,李东阳忙搁笔起身,向他笑道:“杨大人,今日怎地有暇来访?快快请坐。”

杨凌笑道:“不劳大人动手”,说着自去扯了把椅子在案头坐了,李东阳唤人奉上一杯热茶。坐下说道:“老官惊闻昨夜有大群盗匪明火执仗去你府上为祸,刑部地呈文语焉不详,大人那里可有详情了?”

杨凌道:“被俘的几个盗匪悍不畏死,厂卫的酷刑却非血肉之躯可以抵挡,不由得他们不招,据那些盗贼招供,他们的首领大盗杨虎确实有意谋反,不过这次夜袭我地府邸,似乎是临时起意,不过他们纠集这么多人手悄然抵达京城到底所为何来。那些盗匪也不知详情”。

李东阳蹙着眉头微微颔首道:“刑部公文我已仔细阅过,若说他们就为杨大人而来,情理上说不通,更没有必要化名杨福结纳大人,看来确实是临时起意,变更谋划,他们进京的原来目的到底是什么,倒让人费尽思量了”。

杨凌一笑道:“此时让刑部和霸州官府去缉察便是。愚民相信这些虚妄之言,自以为真命天子的滑稽戏数不胜数,如今朝廷行文通缉,谅他们也玩不出什么花样儿了。

河南渑池村不是有人以皇帝自居,一个村子半村人都是宰相、大臣,十岁的娃娃都封了站殿将军,称孤道寡的二十多年才被朝廷发现么?先帝闻讯只是大笑置之,那些愚民一个也未惩治”。

李东阳若有深意地看他一眼,捻须道:“杨大人似乎对这些有逆反之意的强盗颇有宽宥谅解之意?”

他摇头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烟焚。杨虎比不得那些愚民,他既联络三山五岳的绿林大盗,蓄谋造反,甚至在天子脚下袭杀朝廷重臣,可见其凶悍,一旦起事,为祸甚烈啊”。

杨凌点头道:“大人说的是,不过盗患根本却在朝廷弊政,否则今日去了杨虎,明日又有张虎、李虎,终是杀之不尽。

先帝秉国十余载,励精图治,是千古少见地圣明贤君,奈何这些年天灾不断,常常这里水患汪洋,那里赤地千里,再有一些酷吏贪官不体恤民情,百姓缺衣少食,才不管朝廷是清明还是昏庸,被有心人一蛊惑,难免有人作乱。”

他举杯喝了口茶,继续道:“下官引进的南洋作物,可使大明粮食产量增长数倍,可济无数百姓,下官以为杨虎突然起意谋害本官,就是为了暖窖中培育的种苗而来,他起初或是被迫为盗,如今贼众日盛,贪欲大增,有心窥测国器,自然不择手段。”

李东阳呵呵笑道:“本官自听了你引荐的几种南洋作物,曾派人往南洋调查过一番,那作物确实产量甚大,我虽不知东北、西北是否适宜种植,不过江南大片土地一定是不妨事的”。

杨凌喜动颜色,急忙道:“大人调查过了?下官并无诳言。干旱、寒冷之地也是适宜种植的,开春试种之后便知端倪,不过这只能让百姓填饱肚子,要想富民强国,解除海禁势在必行。

沿海百姓至少占大明百姓四分之一,那些地方三山六水一分田,土窄人稀,五谷不丰。边海之民皆以船为家、以海为田,海禁之下,百姓生计萧条,啸聚为盗者日众。

解禁通商。不仅仅富实百姓、充盈国库,而且可以加强与海外万国交流,夷有所长,吾有所短,取长补短,海纳百川,对于开拓大明人的眼界和见识,朝廷拓疆展土、强大军伍、威加四海都是必由之路。闭门造车尚且出不合辙,何况偌大的国家?”

李东阳点头道:“沿海情形,我也着人详细调查过。昔人谓:弊源如鼠穴,也须留一个,若还都塞了,处处俱穿破。解禁通商亦有其害,但治政本来就是要弃害取利,因噎废食殊为不智。”

他抬起眼睛微笑道:“本官其实已斟酌多日了,我愿意支持杨大人解除海禁、与番国通商的政略,不过依我之见,尚有两点有等商榷。一是朝廷百官不宜说服,二是若现在全面解禁、顾此失彼,海上倭寇之乱尚未……”。

杨凌兴奋地道:“这第一个不算难处,只要李大学士首允,其他地尽管交给下官去办。这第二桩,大人所虑甚是,下官以为可以先重开宁波、广州市舶司,增开天津市舶司。加上原有地泉州市舶司,共为四处。

天津通朝鲜、罗刹、宁波通日本、泉州通琉球、广州通占城、暹罗、西洋诸国。再由刑部、礼部、户部开设有司衙门管理中外通商间的律法、诉讼、税赋、议定交易的商品价格等事宜,大人以为可行么?”

李东阳唯一担心的就是杨凌乾纲独断、将通商事宜地大权独揽手中,听他这一说不禁惊讶莫名:杨凌苦心竭虑,费尽心思要解禁通商,自然竟然不沾一点好处、不占一丝权利?

李东阳犹疑片刻,问道:“杨大人首倡此举,解禁一旦可行,内厂不涉于内么?”

杨凌心中暗笑,这位李大人官样文章全不在乎。看来也是只捞干的,是个实在人。解禁通商一开,杨凌遍布全国的车马行就是控制银流地最大运输部门,要说日进斗金那是毫不夸张。

杨凌又掌控着税司监大权,介时不知多少人要打冷枪、放冷箭,眼红他的好处,就是眼在坚决和他站在同一阵线的八虎,天长日久也难保没有异心。杨凌早已有心将这司税监舍出去。

杨凌笑道:“海上通商因与异国多有交往,可着刑部断结讼诉、锦衣卫侦缉不法商贩,司税监和户部税吏司合署分责,司税监收税、税吏司监税,亦或反之,令出一门又互相制约,可以避免诸衙门各自为政、巧立名目,免令百姓苦不堪言”。

李东阳欣然笑道:“看来杨大人深思熟虑,早已成竹胸了,甚好,你看何时向皇上进言为宜?”

杨凌盘算了一下,调查朝中有沿海士族、豪绅背景官员的探马还未送回完备的消息,北方战事吃紧,此时提出新政也不合时宜,便道:“我看还是待北方战事平静下来,朝廷才好全力以赴,办好这件大事,就定于……明年二月如何?”

李东阳含笑点头,杨凌心中舒畅,将茶杯往案上一放,这才注意到案上摊着一幅画,若是李东阳正在处理的公文,他倒不便察看,一幅画就没有甚么了,杨凌顺手将画转了过来,只见画上一个面容丑恶地老妪骑在一头水牛上,洋洋自行地横笛吹奏,老妪额头上题了一行小字:“此李西涯相业”。

西涯是李东阳的号,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如此极尽污辱?杨凌吃了一惊,不及细看下去,愕然问道:“这……这是何人如此无礼,竟敢书画污辱大人?”

李东阳淡淡一笑,说道:“杨芳和老夫开个玩笑罢了,无伤大雅,呵呵”。

杨凌想起杨芳刚才怒气冲冲离去的情形,若有所思地低头再看那画,画非新作,但画旁一首诗却墨迹未干,显然刚刚填上不久,那首绝句龙飞凤舞,写道:“杨妃身死马嵬坡,出塞昭君怨恨多。争似阿婆骑牛背,春风一曲太平歌。”

题款亦是西涯,想来是李东阳刚刚见画题诗。诗句颇具气度。对画中暗讽他尸位素餐、向佞臣俯首的意味毫不理会,反倒别出机杼,另有一番见地,杨凌展卷看罢。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向李东阳作了一揖。

李东阳诧异地道:“杨大人这是何意?”

杨凌道:“大学士高风亮节,心胸气度,令杨凌感佩不已,这画是才子杨芳所绘,首辅李公题诗,杨某看罢感触良多,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呀,还请大学士将这画赐给下官。下官愿效大人,为大明、为百姓,何惧闲言碎语?”

李东阳目中异采一闪,上次杨凌登门拜访,开门见山直斥八虎之非,他就暗暗疑心杨凌地作为是与八虎虚与委蛇,借八虎之力一展胸中抱负,观他今日行为,听他话中之意。显然是同道中人,李东阳忧虑之处就在于八虎势大,皇上贪玩,偌大的帝国,自己独力难支,如果杨凌真是志同道合的人,那还有什么担心地?

李东阳欣然道:“区区一画而已,杨大人赏识。尽管拿去”。

杨凌将画卷起小心揣在怀中,坐下说道:“方才杨大人含怒而去,又留画暗讽,到底出于何事?”

李东阳无奈地道:“刘公公主持内廷以来,朝中一些大臣深为不满,纷纷告病不去衙门办公,以致许多衙门有其官位,无人主政,公案堆积如山。

再加上北方战事正紧,征役、充远、战事、怃恤、粮秣、调兵。涉及多个衙门,主事官不在,政令不行,延误了许多大事。

刘公公勃然大怒,便颁令道:因病不能办理公务的官员时间达一月者,免当月俸禄;达一年者,降闲职;达三年者,免官为民。永不录用。

这些官员无奈只好回衙门办公,刘公公余怒未熄,又请圣谕,说文官封诰过滥,以后非战功彪炳、政绩斐然者,不得封诰,杨大人刚刚赶回衙门,听了这个整饬文官地消息勃然大怒,找上老夫理论,结果……唉!”

杨凌听了也是勃然大怒:这就是所谓的清官?不顾大局、不识大体,为了他那点清高地臭架子,政事摞在一边、关系万千百姓生死地兵事摞在一边,告着病假,心安理得的享用着朝廷俸禄,真是一群混蛋!

杨凌牙根咬一咬,冷笑道:“贪墨不法的官,不可用!清廉平庸无能的官,不可用!既清廉又能干、却目光短浅、阻碍朝廷革除弊病、中兴大明的因循守旧之官,尤其不可用!刘公公或许有许多遭人诟病地地方,他整饬吏治的目的也可能不正,但是这样地官儿,大可弃之不用,下官是坚决支持刘公公这一决定的”。

杨凌是真的恼了,起身说道:“大学士不必为难,这些恶事就交给刘公公去做好了,朝廷施政,总不能一团和气,皆大欢喜。沉舟侧旁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这些绊脚的腐朽,一脚踢开便是!”

杨凌告辞退出华盖殿,心中的怒气才小了些。宫闱中积雪扫得甚是干净,空气干爽,杨凌冷风拂面神志一清,才觉得自己无名火起,有些太沉不住气了。

他暗暗警醒自己,如今自己权威日重,一言一行都为人所注意,不应意气用事、喜怒形于色,以后该多注意修身养性、城府之学了。

杨凌暗暗吸了口气,舌抵上腭,身柱放松,按照伍汉超教的法子左手虚抱,如勾一球,右手拇指掐着中指午位,双肩下沉,缓步徐行,如飘于云端。

这是武当上乘内功心法,真要练至大成,总要几十年光景。杨凌已过了最佳的习武年龄,也根本没想过练成什么武林高手,只是用来强分健体魄、修身养性而已。

不过这吐纳之术确有奇妙之处,不但让人灵台空明,不再心浮气噪,打坐一阵也能消解疲劳。神清气爽。杨凌才不理会什么门派限制,听了口诀,问个明白,回去便仔细讲与幼娘听。韩幼娘基础扎实,又练有硬气功,再学上乘功夫就不难了,杨凌自己成不了大器,娘子学会了,就等于杨家地子孙学会了,这笔账他还是算的明白地。

杨凌初学乍练,动作有些僵硬,他眼观鼻、鼻观心。一路古里古怪地飘到乾清宫西暖阁,一抬头就瞧见正德一身黑色团龙袍子,头戴翼龙冠,怀里捧着个怀炉,正笑吟吟地看着他,周围一帮太监宫女,一大帮人也都抻着脖子满脸的好奇神色。

杨凌不禁讪然一笑,连忙放下架势急抢过去施礼道:“微臣参见皇上,您怎么站在这儿了?”

正德俊面如玉。拉起杨凌乐不可支地道:“哈哈,朕在院子里正看些杂耍游戏,听人说你摇摇摆摆,如同一只鸭子,所以赶过来看看热闹”。

杨凌脸上微微一红,看见院中搭了台子,暖阁殿门洞开,里边燃着炭炉子。中间一张蟠龙卧椅,上边还堆着白如沃雪地一张软绒毯子。

杨凌见正德仍然热衷于这些杂耍游戏,不禁对他轻声说道:“皇上,也难怪外臣们唠叨,皇上已经承继大统,纳后娶妃,再过几天就要改元正德,如今朝中并不稳定,边关又在打仗,皇上实不宜在这些事上过于分神。”

正德苦着脸道:“李学士劝、杨师傅劝、焦大人劝。现在你也来劝朕了,困在这深宫里,朕每天能去的就是太和殿、乾清宫、仁寿宫,生在这儿长在这儿,抬起头来就那一片天。整日介除了上朝、听讲、批阅奏折,再无旁的,总得找点事干吧?杨侍读,朕的奏折可是按时批阅。绝无积压呀”。

杨凌听皇上说地苦闷,只好道:“可是……天气寒冷,皇上在院中搭戏看戏,暖阁门户洞开,若是着了风寒,那如何得了?”

正德不以为然地道:“哪儿那么容易,朕每早两趟太祖长拳,都是轻衣短靠,若论身体,朕比你还结实着呢。”

他说着兴致勃勃地道:“对了,跟朕进殿去,今儿这几只猴子也是会打拳的,见你开开眼界。”

只见一个干瘦地老头儿,穿一件海青,戴一顶方巾,牵着四个猴儿走了出来,翻跟头、叠罗汉,花样百出,最妙的是老头儿一声唿哨,那四只猴儿竟然打起拳来,杨凌看见两个小猴儿挥舞着毛茸茸的爪子,东倒西歪的憨态可掬,也不禁会心一笑,瞧那模样,想来打的是醉拳了。

另两只猴儿有板有眼地对打着,虽不过寥寥四五招,就跑回老头身边讨果子吃去了,正德却看出打的确是太祖长拳,不禁拍手笑道:“来人,赏了赏了”。

两个小太监提了个小箩筐,笑嘻嘻地走到阶前,使劲儿往外一兜,箩筐里尽是簇新的铜钱,怕不有上千文,“哗啦啦”地撒了一地。

正德笑道:“呵呵,朕瞧这几只猴儿,倒比外廷内宫那些可憎地人觉着可爱,杨侍读,你觉得它们的拳打地好不好玩?”

杨凌微微一笑,忽听隔着窗棂,侧间里一个男人声音道:“的确有趣,这猴儿机灵着呢,想是清晨见了皇上练习拳脚,一趟太祖长拳虎虎生风,便偷学了去招”。

杨凌一怔,葛地睁大了眼睛,那声音和他一模一样,语气声调全无二致,简直连他都要疑心自己置身别室了。随后传来几声得意的大笑,正德皇帝的声音道:“虽说有趣,总看也乏了,若是春暖花开,百鸟争鸣,那美景就胜过看小猴儿了”。

随后杨凌的声音道:“这有何难?皇上是天子,要令大地回春,百花盛开,百鸟来仪,想来四时轮序之神也不敢不遵圣谕”。

话声未落,隐隐约约的雀噪莺鸣之声响起,渐渐马蹄声起,有嘻闹娇笑之声,让人脑海中不觉浮现出一副仕女踏春地画面来,渐渐的,松风、流水。空旷幽远地景致如现眼前,又有夫子吟诗,洞萧委婉之声。

杨凌眼睛越睁越大,心头怦怦乱跳。一个名字差点儿冲口而出,他情不自禁地冲过去,一把拉开了阁门,各种声响顿时嘎然而止,两个半弯着腰儿的美女诧然直起身来。

两个美女上身穿紫绫袄儿,玄色缎红比甲,玉色裙下边,娇娇地两只脚儿穿双羊皮金云头鞋儿,肌肤嫩玉生香,瓜子脸儿柳叶眉。正是上次见过的那两个戏班女子。

羞花仍是俏颜如冰,解语却笑盈盈地看了他一眼,颊上朱霞,眼中秋波,别具一番动人韵味。正德嘟囔道:“无趣无趣,待会儿还有乡间恶少欺侮民女,朕出手救人的戏码要你看呢,被拆穿就没意思了,真是沉不住气。”

杨凌失望地回过身来。默默走到正德身边道:“微臣……方才听到这惟妙惟肖的口技,不觉想起一个故人来,还以为……门外是她……”。

解语羞花也迈步进了殿来,俏生生地立在正德左右,听了这话两双俏目都盈盈地投注在杨凌身上。

正德奇道:“朕刚听了这口技时真是惊讶莫名,就连丝竹乐器她们也模仿出来呢,你那位故人是谁,也有这般本事么?”

杨凌想起那个站在阳光明媚里。神采飞扬地向自己卖着关子的少女来。她柳眉一挑,笑盈盈地道:“杨大人,我这箫呀,是不用箫的……”。

娇脆的声音犹在耳畔回响,他又想起悬崖边上那块沾着血迹和一些丝发的石头时那种揪心的痛,杨凌喉头有些发哽,他咳了两声,才哑声说道:“这位故人,皇上也记得的,就是那位唐一仙……唐姑娘”。

“唐……一仙……”。正德慢慢咀嚼了一遍,脸色也黯淡了下来,第一个在他心中留下倩影的女孩儿,哪有那么容易忘记。

两个男人默默无语,周围的太监宫女不知出了什么事,一个个噤声不言,解语和羞花对视一眼,轻咬着嘴唇。长长地长长地睫毛不住眨动,满面的好奇之色。

男人她们见的多了,难得的是面前这两位一个是拥有天下的皇帝,一个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朝廷重臣,万千美女予取予求,却能提及一个女孩儿时,流露出那种怀念的感情,那女孩儿是谁?一仙……很漂亮的名字呀。

正德摸着鼻子,过了半晌忽然问道:“没有一点消息?哪怕是……坏消息?”

杨凌摇头道:“没有,官府方面早已放弃搜寻了,微臣着令内厂番子注意察访,始终也没有线索。”

正德意兴索然地挥了挥手道:“都散了吧,杨侍读进宫,一定有公事和朕谈”。他看了解语、羞花一眼,两个女孩儿甚是乖巧,知道什么时候能撒娇弄痴,什么时候该守本份,立即裣衽施礼,也悄然退了下去。

两人进到内房,正德在椅上坐了,随意一指道:“你坐”。

皇上地书房哪有第二把椅子,旁边就是正德休息的睡榻,杨凌自那次被王琼指着鼻子一通大骂后,这些小节也不敢不注意了,他微笑着站到御案前,说道:“谢皇上,臣在这里也方便禀告事情。”

正德点了点头,侧目凝神想了片刻道:“是解除海禁的事有了眉目还是北方边塞战事吃紧了?”

杨凌摇头道:“都不是,皇上还记得出兵之前曾密嘱苗逵严打小王子,薄惩火筛,分化之余,秘密联络朵颜三卫的事么?”

正德眸子一亮,兴奋地道:“可是有了成效?”

杨凌点头道:“嗯,小王子疑心火筛与大明有了秘密协议,现在对他防范的很,火筛的一万五千人马被安排在侧翼,独力抵抗总兵许泰的大军,抢掠来的粮草也不愿支援他们,火筛部下已多有怨言。

战场形势目前看来已不危急,杨一清按兵不动,却死死拖住小王子不让他走,其中必有所图,不过鞑靼年年来我边境劫掠。这个祸患必须要除去,目前分化地火筛只是第一步。

如果取得朵颜三卫地支持,我们就可以凭空得到一枝精兵,同时每年可以从河套地区获得大量的战马。一方面可以加强大明边军的机动作战能力。

另一方面,河北一带百姓负有养马之责,但那里却养不出良马,百姓徭役繁重,徒受苦役,于国并无多大增益,如果同朵颜三卫改善了关系,就可以让百姓摆脱重负,我们在河套地区、辽东地区有了影响力。将来就可以推进一步,开疆拓土,占有一片丰渥的草原,然后引进阿拉伯马,用它改良蒙古马和西南马,鞑靼蒙古地优势将不复存在”。

开疆拓土,从来都是最令帝王心动的一个词,历朝历代的帝王,没有一个敢和他们的开国之君相比。就是因为开疆拓土地功绩是再圣明、再贤达的君王政绩也不能谐美地。

正德的心怦怦地跳起来,年轻英俊的脸上洋溢起一片兴奋的红潮,他连连点头道:“杨卿说的对,与鞑靼一战,不过是一时之功,与朵颜三卫结盟,我增一军、敌损一地,再分化瓦解他们。才是放眼长远的政略。此事若成,杨卿的功劳实非攻城掠地、斩将夺旗地大将可比,朵颜三卫那边可收到了朝廷地秘函了么?”

杨凌颔首道:“已经和他们取得了联系,但是由于我们和朵颜三卫曾经诸多纠纷,花当大首领虽有意投向我大明一方,三大部落中却有许多贵族存疑,他们对我派出的使臣不甚相信,诸酋长回覆消息,要我大明……”。

他迟疑了一下,花当提出的条件简直是把自己摆到了和大明天子平起平坐的地位。如果说出来恐怕正德天子马上就要龙颜大怒了,可是兹体事大,他又实在不甘就此放弃,杨凌硬着头皮道:“花当不过是个草原部落的大酋长,不习圣贤、不知礼仪,竟然要求皇上亲赴大同,与他在白登山上歃血为盟,朵颜三卫才肯投靠大明。”

杨凌说完赶紧又道:“不过这事大可讨价还价。微臣的意思,皇上可以派遣一位足以代表朝廷和天子的皇室宗亲赴约,必可打消他的疑虑。”

出乎杨凌的意料,正德并未发火,反而捏着下巴若有所思,他沉吟半晌,轻轻笑了起来,抬起眼睛对杨凌道:“要朕亲自去见他们?就是伯颜可汗时而打,时而求和,也是以臣礼待朕,花当地胆子倒是不小。”

杨凌听了发急,连忙道:“皇上,微臣也知道花当此举有些狂妄,但小不忍则乱大谋”,他的目光变得狡黠起来,轻声说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朵颜三卫终究还是蒙人,他们投向我们,只是因为他们没有伯颜可汗那样强大的实力用劫掠掳取大量财物,所以现在合作只是各取其利。

我们现在忍一时之气,将来国力强盛,武力齐备,不但要将鞑靼蒙古、瓦刺蒙古划入大明版图,卧榻之旁这只猛虎又岂能例外?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嘿嘿嘿嘿……”正德皇帝站起来,笑得像只下蛋的小母鸡,他在杨凌胸上捶了一拳,咯咯笑道:“谁说朕忍不得一时之气了?”

他两手一摊,眨了眨眼睛道:“先皇一脉只有朕一个儿子,其余的宗亲皇族全部分封在各地为王,岂能代表朝廷和天子的皇室宗亲?爱卿若派谁去才好?是太皇太后?太后?还是朕的两位御妹?”

杨凌为之语塞,略一迟疑间,就见正德雀跃而起,仰天大笑道:“运气来了城墙都挡不住,这个花当着实可爱”。

他得意洋洋地道:“这回朕亲自去大同,乃是为国为民、为大明地社稷江山文武百官没话讲了吧?”

杨凌听的目瞪口呆,只见正德俊脸通红,双手插腰道:“不让朕明着去,朕就偷着去,大同朕是去定了!”,他一指杨凌,威风八面地:“此事就交给杨卿负责,过了大年,咱们就打道宣府,直奔大同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