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八十章 横生枝节

月关2016年08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红娘子见了室内情形,心中了然,她冷冷地喝道:“放开他,你们出去!”

两个大盗虽恨杨凌入骨,但杨跨虎积威之下,二人倒也不敢轻易发作,反正杨凌已落入他们手中,也不怕他逃了出去,两个大盗向杨凌重重地啐了口唾沫,拱拱手走了出去。

杨凌捂着胸口喘息着站直了身子,红娘子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出去,过了会儿,红娘子又走了回来,将一袋清水、两个馒头递给杨凌,抱着宝剑倚着石壁坐下,说道:“我在这儿看着你,吃完了就歇下,明早你亲自写封信,拿去官府换人,保你的狗命”。

杨虎早已逃之夭夭,若被她知道真相,自已还活得成么?杨凌一时无计可施,只得拿着水袋馒头也贴着石壁在她对面坐下,轻轻叹道:“初见夫人时,夫人购粮赈灾、古道热肠,颇有侠义之风,杨某虽身在朝廷,自问不曾做过一件对不起百姓的事,你们为何想要致我于死地?”

他有心想点出暖窖这富,又恐这女人恼羞成怒,自己又要多受苦楚,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崔莺儿为之语塞,她顿了顿才冷笑道:“我赈济灾民,是因为我自己也是穷苦人,知道挨饿受冻的苦。我们不只想杀你,还想杀掉所有的官儿,推翻这个害人的天下,重建一个朝廷”。

杨凌吁了口气道:“你赈济百姓,只能让他吃饱这顿饭,天灾**不断,百姓嗷嗷待哺,你有多少钱财购买粮食?待到官仓也吃空了,你让天下的百姓吃什么去?你是济一时之急,我引进那些异国作物,却是从长远打算。

莫以为只有你同情百姓,当今天下虽有弊政。但是朝廷并不腐朽,官员们有许多都心忧移民。你想重建一个朝廷,那要打多少仗、死多少人?把这天下打的破破烂烂的,再破而后立,何如支持朝中清廉正直的大臣,革新除旧。除贪官污吏,让百姓有饭吃、有衣穿、有地种?再说,凭你们就能推翻这天下么?”

红娘子傲然道:“官兵了不起么?我们的山寨被剿了多少回了,那些官兵能奈我何?各山各寨的人马若是集中起来,便是一支远胜于朝廷的精兵。要取天下,又有何难?”

杨凌冷笑道:“痴心妄想!”

崔莺儿俏眼一瞪,杨凌赶忙接着道:“你们借助地利,官兵来剿便往深山中一躲,能从官兵手中毫发无损地逃走,就自以为可以对付官府的千军万马了?

你走南闯北。见多识广。该知道大明皇室正统是朱家,天下士庶良贱信仰膺服者不计其数,你们做山大王时看起来没什么要紧,真要起兵造反,有多少人信服你们?而大明正统这四个字却可以变成实实在在地钱粮、刀枪和士兵,变成坚决支持的力量。”

崔莺儿冷笑不语,杨凌鼓起勇气继续道:“你说要推翻朝廷,再造一个天下,好。我问你,如果你红娘子就是天下之主,你要如何造福于百姓?”

崔莺儿眸子一亮,脱口道:“当然是取消那些该死地税赋,不再要河南河北的百姓家破人亡地为朝廷养马,让百姓都过上好日子,有饭吃、还有肉吃,有衣穿,不会挨冻受饿,我自己就是苦哈哈,不会亏待了百姓”。

杨凌轻笑不已,崔莺儿俏脸一红,不自在地冷斥道:“你笑什么?我说的不对么?”

杨凌颔首道:“对,都对,那我来问你,今年河南大水、陕西大旱、山东蝗灾遮天蔽日,苗山一带土瑶作乱,你取消税赋,拿什么供养你的军队,供养为你管理天下的官员,拿什么去救济快要饿死地百姓?天灾**之下,粮食收成不足三成,你如何让百姓衣食无忧?”

崔莺儿怔了怔,一向只抱怨官府的昏馈无能,想着打下江山让百姓过上好日子,她倒没有去想这些,崔莺儿咬了咬唇,说道:“那些豪绅地主有地万顷,就算灾荒之年,家里也是丰衣足食,我可以让百姓吃大户,总不会饿死了他们”。

杨凌摇头道:“那时这些富绅也是你的子民,他们的财产土地是多少辈积攒下来的,你要把他们逼地去造反?再者天下富绅在十成人中不到一成,钱粮聚在他们少数人手中算是富的流油,分给百姓后每人不过有口粥喝,朝廷领着百姓去吃大户?这就是你的法子?”

“你又说取消马政,不错,我也听说马政苛厉,逼的百姓苦不堪言,这个是要朝廷去一点点改变的,难道不用养马就是好办法了?如今鞑靼犯边,铁骑数万,如果没有骑兵,你要如何去保护你的江山和百姓?鞑靼来了,凶狠不胜过税吏百倍么?

沿海倭寇作乱,要不要造船?要不要训练水师?伐木、造船要用徭役,养兵练兵要收税赋,造船造甲处处花钱,你只是心中想善待百姓,做地到么?”

红娘子地脸色有些发青,杨凌继续摧毁她的自信,毫不留情地道:“税赋、养马不能不要,端看要怎么施行。官吏、田耕不能不治,端要看如何去治。治理行政、理财税赋你们懂么?你们只会破坏、不会建设!”

红娘子忍不住斥道:“住口,任你百般狡辩,朱洪武又是什么出身,还不是坐了天下?”

杨凌悠悠地道:“洪武皇帝出身微薄,但并非一介不学无术的武夫,而且他反元暴政,身边有多少才智之士助他?你们呢?你不会不知道天下读书人的心在谁那边吧?

真要反了,你们也不过是从山贼变成了流寇,随风浪而起,随风浪而落,百余年后,后世人谈起你们,不过是史书中为祸一时,搅得天下血流飘撸、于百姓毫无益处的土匪,如果你们有子孙后代,也会为你们蒙羞……”。

杨凌尚未说完。“呛”地一声,寒光一闪。那柄短剑已抵在了他喉下,激得他咽下肌肤起了阵阵战栗。杨凌先是一阵慌乱,随即却平静下来,坦然望向红娘子。

石室中一时寂寂无言,只听到两人的呼吸声。过了半晌,红娘子才冷冷地道:“知道你读的书多,不用和我掉书袋,我只知道,我们全家是被官府逼上山的。我只知道霸州有无数的百姓还在官府欺压下有上顿没下顿地熬日子,所以……我们要反!”

她说完霍地收剑,“嚓”地一声短剑入鞘,头倚地壁上微微阖起了双眼,说道:“不要打逃走的主意,老实歇着吧。再饶舌多嘴。就割了你地舌头!”

杨凌见她脸上肌肉隐隐跳动,显然正在强忍怒火,也不便再讲,呆坐了一会儿,他还是没想出明日红娘子若拿他交换杨虎,如何才能逃脱出去。

杨凌深思半晌,想想吴杰、黄奇胤等人都甚有机谋,朝廷上也不乏睿智之士,明日一封交换人质的信送到他们手中。断不会有人愚蠢地直接对盗匪说出无人可交地话来,如今只好走一步看一步,再另寻机会了。

他叹了口气,觉得腹中有些饥饿,便就着清水吃了一个馒头,然后倚在壁上假寐。俄顷,壁上火把渐渐微弱,终至毕剥熄灭。

杨凌也渐生倦意,只是从来没有在冰冷的硬石面上睡过觉,一时难以入眠,石洞内静悄悄的,杨凌静静地倚在那儿,正在想着对策,忽然发觉对面悉悉索索,似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偶尔,还有轻轻的一声叹息。杨凌那番话,她还是听在耳里了。

洞穴内不知天明,但时辰到了自然也就醒来,室内重又燃起了火把,外边把风的人悄悄溜进洞来,后边跟着刘老道,原来他昨夜并未在此住宿,也是天亮才从其他秘密信徒地住处返回。

红娘子和翠儿忙迎了上去,红娘子问道:“刘先生,如今外面情形如何?”

刘老道苦笑道:“官兵折腾了半晌也就歇了,但是内城已经宵禁,京师四周所有路口都设了关卡,进城不限,出城的人必须有路引官藉,所有车马货物盘查的连只苍蝇也逃不出去,那些郊区进城没有路引的人必须去官府登记,由亲眷作保才可出去”。

红娘子动容道:“动静闹的这么大了?刘先生可曾引人注意?”

刘老道说道:“还好,我是游方道人,路引是从南方北来,嫌疑最小,而且我只在城中游荡,并不出京,所以盘查一番也就没事了,只是……这次泄了底,霸州一带我们辛辛苦苦打下地基业怕是要毁于一旦了”。

红娘子不以为然地道:“怕什么?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何况总寨早迁出了霸州。我马上叫杨凌写封亲笔信,只要他们同意换人,我们就胁人出城,在丰台交换人质,凭我们备下的快马和骑术,一出京师再也无人可挡。”

旁边几个大盗听说老大马上就可以被救出牢笼,一时摩拳擦掌甚是兴奋。刘老道扛着旗幡,以测字算命为掩护,笔墨纸砚是随身带着的,从褡裢里取出来交与红娘子,拿进去叫杨凌写信。

杨凌踌躇再三,方提笔写下一封信,他倒也乖巧,信中丝毫不敢暗示自己的大致所在,事实上他对北京城并不熟悉,除了知道置身在一处尚未完工的道观下边,他也不知现在在什么地方。

杨凌信中说明自己已被人捕做人质,歹徒提出欲用杨虎换他自己,要见信者速呈皇上,如果皇上允喏,便去锦衣卫将押在大牢中的大盗杨虎提出来,再按对方要求送至指定地点,为求逼真,他还解下随身玉饰作为信物。

这封信把杨虎关押地地点都有和鼻子有眼地指了出来。就算官府中看信地人是个智障,也不会还不懂他的意思了。

不过那时是冷兵器时代。武艺高强、骑术精湛的悍匪要从官兵手中脱身很容易,况且双方交换人质,也不会允许官方派出太多人马,这样一来双方顶多隔着二三十丈互换人质,杨凌对自己能否逃出对方掌握仍是毫不乐观。

官府如果用个假货冒充。霸州大盗们不会不检查他的容貌,况且红娘子是杨虎的枕边人,只看身形也能瞧出六七分来,官府纵然明白了自己地暗示,如果救自己脱离磨掌。仍是一个难题。

红娘子在一旁虎视眈眈地看着他,杨凌也无暇多想,只好硬着头皮写就,然后交给了红娘子,只盼朝廷有能人想出可以瞒天过海的计策。

红娘子接过信和玉饰,叫两个人看住杨凌。自己匆匆出去递与刘老道。刘老道在火把下细细看了六七遍,确认字里字外、横着竖着都没有什么机巧,这才放心地将信小心卷入道袍下地腰带中,然后说道:“你们吃点东西,先候在这里,待我去五城兵马司,寻机递进书信”。

刘老道匆匆爬出地道,重又掩好洞口,悄然去了。红娘子旁边一个狞面大盗冷冷地看了眼关押杨凌的房间。对红娘子悄声道:“嫂子,等大哥救出来,咱们就结果了这小子,然后再逃,一出了京咱就是猛虎归山、蛟龙入水,谁也休想绊得住咱们了”。

红娘子一怔,迟疑道:“胡说,你这边动手,官兵那边就不会动手了?今天能救回你虎哥便成,不要多生事端”。

另一个满脸坑坑洼洼,瞧着就怵人地光头大汉狞声道:“大嫂放心,咱们不动手,官兵就肯眼睁睁看着咱们走了?胡大锤的淬毒袖箭十丈之内就是阎王贴子,虎哥懂得地趟拳,到时兄弟招呼一声,贴地窜出来,不会有事的,难道咱们还和官兵讲信义?”

红娘子心中有些乱,昨日杨凌说地话在她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记,她真想救出丈夫后同他再好好谈一谈,对杨凌也实在提不起杀机。

翠儿在一旁察颜观色,适时插嘴道:“小姐,胡大哥说的是呢,姑爷待兄弟们情同手足,这一次可是两百最亲近的兄弟丧命在他手上啊,这份血海深仇,以姑爷义薄云天的性子,怎肯善罢甘休?

若是那狗官安然回去,今后防卫定然森严,姑爷再要报仇,自己岂不凶险地很?顺手结果了他的狗命,既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了仇,回到山门向上上下下有个交待,也免得姑爷再涉险地了呢”。

几个大盗听的连连点头,一齐把目光投向红娘子,红娘子心乱如麻,想了半晌才重重一跺脚,咬着牙道:“罢了,便依你们,不过一定要小心从事,务必以虎哥安危为重!”

几个悍盗齐刷刷点头道:“大嫂放心,这个我们理会得”,翠儿在旁边瞧了微微一笑,一丝得意从眸中攸然闪过。

京师街头依然繁华,但是却洋溢着一种紧张气氛,所有的城门口都刀枪林立、戒备森严,由于检查缓慢,出城进城的人排起了长龙。

京师大街上新年地喜庆气被冲淡了不少,一队队京营官兵和巡捕不时穿过大街小巷,所有地衙门和官员居处都部署重兵,层层把守,平素轻车简从的大臣们现在上街都前呼后拥带了几十号家将,没有这个派头和实力的官员干脆不露面了。

这样紧张的气氛在京师是前所未有的,由于各城门出入不便,大批的年货无法进城,导致物价飞涨。由于风传杨厂督若是找不到,城禁一时不会解除,担心货物再次加价的百姓只得迎着嗖嗖的冷风,硬着头皮上街采购年货。

刘老道举着旗幡摇摇摆摆地走在街上,路过的官兵瞧见只是一个干瘪老道,神情自若、东张西望地寻着生意。只打量几眼便走了过去。

刘老道慢慢逛到五城兵马司衙门口外,穿进侧墙外一条小巷。快走到巷口时假意放下幡子歇息,然后捡起块石头,从腰间取出那封信来,一齐用布巾包住,趁人不备猛地掷入院墙。然后提起旗幡急急便去。

兵马司地人是做不了主地,这封信层层呈上去,最快也要到晌午才能有下文,如果朝廷答应换人,自会在他指定的显要建筑上做上标记。那时再另寻一家衙门投信,指出进一步要求便是。

厂甸街小贩极多,是比较繁华地街道,刘老道在街边花了一文钱向馄饨摊租了张桌子支开了摊子,悠闲地候着客人,今儿有心思算命的人不多。不但没有人光顾。大伙儿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刘老道也不以为意,眯着眼看着日光方位,估了估时辰,正想收摊寻个地方吃些东西,一个小厮模样的清秀清秀少年站到了他的摊前。

刘老道不在意地瞥了他一眼,捻须笑道:“小哥儿是测字还是算命?亦或是代写家书呀?”

少年笑产瞎:“我不识地字,这辈子就是侍候人的命,还算什么?求先生代写封家书”,说着手指似无聊地在他软盘上随意拨弄几下。手指极快地做了几个手势。

刘老道脸色微微一变,手拢在袖下,用只有站着的少年才看得见的动作也回了几个手势,然后亲热地道:“请坐请坐”,他一边取出毛墨,一边悄声问道:“上边有什么吩咐?”

那小斯支着下巴下溜了一眼,轻声道:“很急,要你无论如何保住杨凌性命,务必将他送回朝廷,不管用什么法子!”

刘老道一怔,轻轻摊开一张纸,掂起砚来作势磨着,说道:“此人是皇帝心腹,杀之对我们的大业甚有帮助,为什么要放他?况且他杀了杨虎那么多人,红娘子岂肯甘休?请回覆坛主,此人放不得”。

那少年虽是小厮模样,对他却颐指气使,极有气派,闻言冷笑一声道:“红娘子如果阻拦,就连红娘子也杀了,你记住,无论如何,务必要保他周全,这不是坛主地命令,而是教主的命令!”

刘老道大吃一惊,磨砚的手顿时停住,惊讶地道:“教主他老人家也在京师?这事……甚是为难,和怎么突然又要保他了?”

少年目光一寒,冷冷的道:“教主在哪,也是你打听的?”

刘老道打了个冷战,不敢再问,少年薄薄的嘴唇勾起一道弧线,说道:“宫里刚刚传出的消息,真龙要出水,少了他就未必成行了,要钓青龙,就得舍了这蟹将。还有,杨虎已经逃了,死了红娘子,还怕他不更卖力地帮我们打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