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八十七章 兵至大同

月关2016年08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杨廷和怔了一怔,继而勃然大怒,他一提马,上前一步喝道:“大胆!你可知面前是什么人?”

别看这三人星夜出京,跑得狼狈不堪,可是看那气派装束,刘大棒槌也觉得该是了不起的大官,闻言翻了翻眼睛道:“你们是什么人?”

杨廷和见大军已经加速前进,眼前这个混账大兵却带着二十骑侍卫一字排开,把个入山口堵得严严实实,不禁心中焦急,他厉声道:“你眼前的三人,是京师来的内阁三大学士,有极紧要的事要见杨将军,快快让开,延误了大事要你的脑袋。”

一听对方的来头如此之大,刘大棒槌气势也不禁一窒,但随即想起杨大帅对他一个小卒如此重用,就这么偃旗息鼓地放他们过去,既辜负了大帅的信任,也不免要受到军中战友的讪笑,刘大棒槌鼓起勇气道:“奉大帅谕,请三位大人回京,标下军令在身,不敢放行!”

杨廷和想不到一个小小校尉竟然如此顶撞,他怒不可遏,马鞭向刘大棒槌一指,怒喝道:“你……你好但的胆子!你长了几个脑袋?”

刘大棒槌豁出去了,把心一横,鼻孔朝天道:“军令如山,天王老子也休想过去。”

焦芳没想到杨凌居然派了个四六不懂得大兵来和他们交涉,杨廷和空有满腹经伦,和这莽撞的士兵大道理讲不通,官威又压制不住,焦芳眼见杨廷和出糗,心中暗暗快意。

李东阳伸手制止欲暴怒挥鞭的杨廷和,捋着胡须对刘大棒槌和颜说道:“这位校尉,不知者不罪。你是军中士卒,料想不知我们三人联袂出京是何等重大的举动。

你忠于职守,甚是可嘉,但兹事体大,事关江山社稷、大明亿兆百姓,本官劝你立刻闪到一旁,放我们过去,至不济也该把我的话回复杨将军,看他是否改变主意,耽误了我们的事,你一个小小校尉可是担待不起呀。你要知道,纵是当今皇上在此,听说我们三人同来,也会晓得有惊天动地的大事禀报,万万不会耽搁一步。”

刘大棒槌一听乐了,他见这位老先生说话文绉绉地,忽想起一句戏词儿,便昂昂然,干净利落地答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杨廷和气急而笑,说道:“李大人,这小卒粗鄙不文,不通世务,和他说这些简直是对牛弹琴,来人呀,给本官硬冲过去。我倒要看看,他一个小小校尉敢把我们怎么样!”

杨廷和一声令下,手下随从便提马向前,焦芳反而拨转马头闪到一旁,向他手下侍卫暗暗使个眼色,故意闪在后边。

刘大棒槌急了,将尚方宝剑高高一举,厉声大喝道:“尚方宝剑在此,可以先斩后奏,我看谁敢上前!”

众随从犹豫起来,杨廷和也厉声大喝道:“事关国体国运,漫说一柄佩剑,就是当今皇上在此,又有什么闯不得的?给我冲过去!”

刘大棒槌见那些侍从闻言真的纵马直冲过来,倒也不敢就真的挥剑砍人,他急中生智,匆忙将宝剑往腰中一插,拈起黑黝黝的八尺长铁棍,“呜”地一声,抡圆了一棍子敲在冲在最前边的一名侍从地马腿上,那匹马一声悲鸣,轰然跪倒在地,马上的侍卫滚落马下,阻住了后边侍卫的去路。

刘大棒槌嘿嘿一声冷笑,大喝道:“打人先打马,把马腿都给俺敲折了,俺倒要瞧瞧他们如何追得过四条腿!”

二十名侍卫闻言,都抡起长枪专敲马腿,三位大学士的侍卫都是普通的官兵,匆匆出京时不过随身佩了把刀,再加上衣着单薄、没有内罩出门远行的皮袄,冻得手脚麻木,举止不灵,马术也不及这二十名侍卫精湛,哪里躲避得开。

枪杆比不得铁棍,虽未敲断马腿,也敲得那马儿负痛嘶鸣,一通乱蹦乱跳再顾不得主人勒缰指挥,调转马头拼命向来路逃去,奔出数十丈远才被侍卫勒住,但无论如何呵斥踢踹马腹,都逡巡着不敢再靠近过来。

既然撕破了脸皮,刘大棒槌的兵匪习气发作,杨廷和亲自驱马过来时,也被他挥棍将马赶开,鸡飞狗跳地闹了一阵,三大学士和数十名随从地马匹都被敲折敲伤了马腿,一瘸一拐的难以远行,刘大棒槌扭头瞧瞧大军遥遥在山岭之间,只看见一片旗幡招展,不禁哈哈大笑,一拨马带着二十名侍卫撒开四蹄扬长而去。

李东阳饶是胸有城府,也被这撒泼的士兵气得脸色铁青,他站在地上,牵着半曲着腿儿不断悲鸣的马儿,望着远远行去的大军半晌说不出一句话儿来。

居庸关守军参将得了禀报,早早顶盔挂甲赶到城关,待杨凌大军一到,验过钦差关防印信,立即打开城门,杨凌也不和他客套,大军随即越关而过。

杨凌担心刘大棒槌阻不住三大学士,待在后军等待,待见到二十一匹战马风驰电掣般奔来,问明阻拦的经过,知道三大学士并未受伤,杨凌不禁大喜,立即率着余部出关去了。

守关参将将城门又轰隆隆地关上,杨凌一颗心算是放回了肚中。守关参将不认得三大学士,他们匆匆追来,定不会带着军中颁发的通关文碟,纵然追到关下,也休想说动居庸关守将开关放行了。

大军迂回西南方向,一路疾进,沿途再不折入小县,休息住宿都是就地驻扎营帐。这日大军踏上了灵丘古道。灵丘县一带,曾经是赵武灵王“辟地千里”、汉武帝刘彻北击匈奴、三国曹操驻兵屯田、北宋杨家将抗辽守边之所。

一路行来,无论行军住宿,正德都与士卒同行同止,平地骑马、山路步行,始终不曾踏入车轿一步,纵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家少爷,怕是也吃不得这种苦,何况是从小被人珍宝般呵护地朱厚照。

他竟有这般毅力,和平时不务正业、嬉戏玩耍的模样大相径庭,不单是杨凌,便连张永也大为意外。大军沿着古道来到一座群山环抱间的峻岭,忽然看见前方驻扎一支军队,看模样怕不有三千余人。

虽说这里距灵丘县已不足十里地,可是在这峻岭之上贸然出现一支军队,看那营帐好似已经驻扎了一段时间,杨凌可不敢大意,他一面命大军就地休息,暗暗加以戒备,一面令中军官前去询问。

不一会儿,中军官带着一位将军匆匆走进中军大帐,正德扮作侍卫也站在杨凌背后瞧着。那位将军四十出头,人长得倒魁梧精神,远远见了杨凌他便满脸堆笑迎上前来,拱手施礼道:“下官是大同巡抚胡瓒胡大人麾下,大同左卫指挥使刁化神,见过杨大人,杨大人一路辛苦了。”

杨凌心中奇怪,前方战事正紧,胡瓒却派了三千军兵驻扎在这里干什么?

双方寒暄几句,杨凌请他落座,问道:“刁指挥,这里是什么地方?前方与鞑靼双方胶着,正是用兵之时,何以大军却驻扎在此?可是有什么要务么?”

军中机密,纵是朝中大臣也是不宜随便询问的,但是杨凌除了劳军,还负有巡视、辖制前方整个战局的权力,必要时可以用金批令箭和钦差金印调动前方大军,故此出言询问并不逾矩。

刁化神是胡瓒亲信,京师派遣内厂提督、京营提督巡边地事已通过军驿先传了过来,他知道杨凌地底细,自然不敢出言虚诳,忙说道:“大人有所不知,此地去大同,崇山峻岭中处处关防重重,唯有通向这条古道处没有险要关隘。

鞑靼在前方被杨总制拖住,想退也退不了,如今军粮耗尽,又讨不了什么便宜。鞑靼奸细不知怎地探出了这条小路,派出千余人马从山中小路避过各处关隘奇袭灵丘,掳走大批财物粮草,胡巡抚得讯恐鞑子尝了甜头再次派人来袭,是以命下官率军在此驻扎。”

杨凌这才知道其中端倪,想起方才所见形势,此处是峻岭间一处隘口,如果想有千人以上的队伍迅速穿越群山,也只有这一处没有设防的隘口易于通过,真难为那些鞑靼奸细,不知费尽多少周折,才算打通了这条劫掠的供给线。

不要小看一条道路在战争中的作用,如果鞑子借助这条秘密通道不断绕过前方大军从我后方取得给养,战事拖下去胜负依旧难以预料,少了这条给养线,敌军士气就会大减,就连骁勇地鞑靼将领们也会失去继续作战的勇气。难怪隆冬腊月,这三千人马却在山中驻扎,苦守在这山岭上。

杨凌点头道:“原来如此,我的大军今夜也在这里驻扎吧,明早启程继续奔大同。对了,这里叫什么地方?”

刁指挥道:“此地古称瓶形寨,至宋、元时称为瓶形镇,因为这岭顶方圆九百余丈天生平坦,四四方方,故此我大明立国后,灵丘县志上将此地改称平型岭。”

双方叙谈一番,杨凌将刁指挥送出中军大帐,站在岭上极目远眺,此时日落西山,余晖淡淡,重重叠叠的雪上笼罩在一片淡红的光晕之中。

正德走近杨凌身边,手搭凉篷远远眺望一番,说道:“嗯,瞧这群山之中,果然只有此处是可供大军通行的隘口,从岭上直扑下去,灵丘县城不过在咫尺之间,小县城矮墙低,没有险要可恃,实在危险。

只是在这岭上长期驻扎军队,也太辛苦了些。张永,你记下,回京后着兵部在这座平型岭上再筑一条关隘,以为天险屏障,列入边防重要关隘之中,就叫平型关。”

张永连声应了,杨凌听到这里不禁惊奇地看了正德一眼,心道:“平型岭、平型关,刚才我怎地没有省起,原来……鼎鼎大名的平型关竟是正德下旨筑造的。”

正德瞧他目光有异,不禁笑道:“杨卿何以这么看我?朕说的不对么?”

杨凌连忙笑道:“说的是,在这险要处筑一道关隘,防范鞑子确实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不过被动防御没有攻不破地雄关,我们还应该……”

正德接口笑道:“我们还应该富国强兵,主动出击,灭强虏于国门之外,是不是?”

君臣二人互望一眼,不禁一齐抚掌大笑。

大军终于到了大同,三边总制杨一清率军驻扎在长城关隘上,目前正在镇羌堡。那里原来和关外开有马市,依长城外侧紧傍长城建有马市围城。

为便于就近指挥,所以杨一清将军营设在那里,大同巡抚胡瓒亲自押运粮草赴镇羌堡,目前正飞马赶回。闻讯赶来迎接的是巡抚衙门的各级官僚,他们将杨凌的大军接进城去,一路行去,只见这座原本繁华的大城市显得有些萧条,街上官兵比百姓还多。

众官员将钦差迎至驿馆,此处的驿馆比起杨凌住过的昌平驿馆自不可同日而语。驿馆内豪华的第三进院落专门接迎过往大臣,布置十分奢华。杨凌驻扎于驿馆之内,驿馆内外由自己的二百亲兵和三百名大内侍卫居住,其余官兵安置到学宫和校场驻扎。

忙碌了好一阵才安顿下来,送走诸位大人,杨凌回到驿馆,将正德迎进驿馆安排给自己居住地房间,笑道:“皇上,这一路该吃的苦也吃过了,如今总算有个舒服些的地方,你还是住在这里吧,好好养精蓄锐,等到臣通知了花当,一切安排妥当,便去白登山上与他谈判。”

正德点了点头,问道:“杨一清正在镇羌堡,何时能够返回?朕想了解一下详细军情。”

杨凌蹙眉想了想道:“伯颜急于脱身,可是他这次偷鸡不成蚀把米,各部落损失惨重,鞑靼内部原本就政局不稳,他不占些便宜又不甘心退却,如今和杨一清互有攻防,战事激烈,臣想还是不通知杨大人皇上驾到的消息,由臣去镇羌堡看他便是。”

正德大喜,说道:“甚好,朕正想去关上瞧瞧战阵厮杀的场面,到时我和你一起去。对了,代王是大同的藩王,你既到了,按礼该去拜望,你准备什么时候去?”

杨凌说道:“今日已晚,不便去代王府递贴晋见,臣想明日再去拜望,皇上可是也想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