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八十八章 各有所思

月关2016年08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正德略一犹豫道:“前年鞑子险些攻进大同,代王跑到京里向父皇哭告时,见过朕一面,若见了他……”

他忽地眉毛一扬,笑道:“去就去,我是侍卫,见不到他的,要是整日闷在这儿那和在京里还有什么区别?”

两人正说笑着,忽有一个侍卫近来禀报道:“禀大人,巡抚胡大人回城了,正进府来。”

这侍卫也知道正德身份,只是杨凌早已吩咐下去,所有人见了正德不得稍露异样,免得引起有心人警觉,是以他也不敢见过皇上,只是向他瞧了一眼。

杨凌一愣,胡巡抚回来了?虽说他的品秩比自己高,可是自己毕竟顶着钦差的名头,而且论实权远非他能所及,怎么也不待通报一声?这可未免失礼了。

杨凌正要去书房会见胡瓒,陡听外边厉声大喝:“钦差驻地,不得硬闯。”

随即另一个声音也厉声大喝:“瞎了你的狗眼,我是大同巡抚胡瓒,本地除了代王殿下,便以我胡某为尊,什么地方闯不得?”

喝!这位巡抚未免太嚣张了吧?杨凌不知胡瓒为官如何,但是听了这番话,第一印象就是这位巡抚未免太过跋扈。

杨凌向正德看了一眼,推门而出道:“放他过来!胡巡抚,本官品秩虽低于你,却是奉旨钦差,这钦差行辕所在,也是你硬闯的么?”

他一边说着一边闪目望去,只见大内侍卫们拦住一个文官。这时正左右分开,那官儿斯斯文文,白净面皮,看模样不到五旬,倒不像个飞扬跋扈的官员,怒气便消了几分。

不料那位胡巡抚见了他,脸上怒容更盛,他双手紧握,腾腾腾地大步行来,竟然不待主人带路,昂然直入房去。

杨凌莫名其妙,不知自己哪儿得罪了他,他耐着性子摆摆手,示意侍卫们退下,返身跟着胡瓒进了房间,房中只有正德和张永两人。正德虽仍是一身校尉衣服,却站在前面。

胡瓒考中进士,后来升任户部左侍郎,再外放大同任巡抚,均是弘治朝的事,新帝登基后他还没见过天子,胡瓒仔细打量正德一番,犹豫着不敢随便拜见,见杨凌闪身跟了进来,立即喝问:“圣驾何在?”

杨凌脸色一变,惊问道:“胡大人,你说甚么?”

胡瓒冷笑,从袖中摸出一封书信道:“杨将军,你将三位大学士阻在居庸关内,他们进不得关,但军驿快递却比你们的行程快上数倍。你好大地胆子,竟敢将皇上带至如此险地,我来问你,圣驾何在?”

胡瓒好似吃了枪药一般,红着两只眼睛瞪着杨凌,正德见状轻咳一声,道:“朕在这里,胡爱卿不必质问杨凌,是朕要出京,杨卿不过是奉旨行事罢了。”

胡瓒回头,见那身着蟒龙袍的太监站在那校尉身后,向他微微颔首,忙抢前一步道:“微臣大同巡抚胡瓒,叩见皇上。”

正德笑道:“爱卿平身,朕微服出京,知者甚少,你不要声张出去。朕知道,三大学士苦口婆心,也是为朕安全担忧,但朕此来大同,是有极重要的国事,此事原也没打算瞒着你和杨一清,只是想过些日子再说罢了。”

胡瓒起身,正色道:“无论何等大事,应由臣下替皇上分担,岂有天子亲涉险地之理?大同正在兵荒马乱之中,不宜久留。臣请皇上立刻回驾。”

正德乐了,这位巡抚倒有趣。满朝文武就算刘健、谢迁在时,三大学士也不敢如此直言不讳地向皇上下命令,敢情他不只对杨凌这位钦差说话冲,对着皇帝还是一样的语气。

正德满不在乎地在椅上座了,翘起二郎腿道:“朕说过了,此来是有极重要的国事,事情未办妥前,朕不想回京,胡爱卿如果欲知详情,可向杨凌问起,不然就请回吧。”

胡瓒脸涨得通红,斗鸡似的瞪着正德道:“主忧臣劳、主辱臣死,坐视皇上陷于险地,臣万死莫赎其罪,皇上不回京,臣就死在皇上面前!”

正德愕然,半晌才笑道:“这……这算什么道理?你不是以死来要挟朕么?朕不回京,朕也不允你死,你下去吧。”

胡瓒大声道:“臣今日来,务必要劝得皇上回京,皇上不走,便是臣的失职,唯有一死而已”,说着便探手入怀,正德大惊,喝道:“你带刀见驾?”

杨凌也飞身拦在正德面前,倏地按住了佩刀,胡瓒道:“未经许可带刀见驾,是为逆反大罪,臣决不敢,古人怀忠力谏,触柱而死……”

胡瓒一边说,一边游目四顾,没看见房中有柱子,便道:“君子爱君不爱其身,死法多的很,臣早有准备。”

说着从袖子里取出一个纸包,抖开其中的药末便往嘴里吞。杨凌大惊,还未及冲过去,正德反应更快,已经一步跃起,从杨凌身边冲过,一把抓住胡瓒的手腕将纸包夺了下来。

那药末撒了正德一手,张永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毒药,沾上皮肤是否有害,唬得他大呼小叫起来,当下冲进几名侍卫将胡瓒制住,张永叫人打进水来,先用干毛巾拭净了正德的手,又将盆洗了几遍。

杨凌蹙眉道:“巡抚大人,皇上亲自巡边,是为了江山社稷,这件大事,非皇上不可施行,你怎么动不动就玩死谏把戏?”

胡瓒怒道:“万乘之尊,岂可轻蹈险地?‘土木之变’前车之鉴,你要害了大明,害得自己满门抄斩么?”

杨凌也不禁大怒,凛然说道:“口口声声尽是昔年,为什么你不说的更远一点?怎么不说洪武皇帝血染征袍打下万里江山?怎么不说永乐皇帝五征塞北,戎马一生的战绩?古往今来,凡遇外辱内患,哪个有为的天子只重文治而不重武功?”

杨凌慷慨激昂,朗声说道:“为人臣子者忠君是心,辅君是责,你有了一颗忠君之心,还应尽辅君之责。你是要把当今皇上辅佐成文治武功、英明神威地一代帝君,还是要把当今皇上好生地保护在紫禁城中,要少年天子不出宫门一步,不懂人情世故,做一个朝廷名义上地象征、万民朝拜的木偶?”

杨凌这番话竟然把胡瓒震住了,一时哑口无言。

杨凌吁了口气道:“巡抚大人既然知道皇上在这里,还是协助本官做好大同地防务,皇上在这里便安如泰山了。皇上来此,是有一件极重要的事要办,胡巡抚现在可愿听本官叙述详情么?”

胡瓒默然半晌,才一拱手,气哼哼地道:“愿闻其详!”但那语气已不再强硬。

杨凌微微一笑,对正德躬身道:“皇上歇着,臣先退下与胡大人商议一番。”

正德听了忙摆手道:“你们去,你们去。”

看着二人退出门去,正德才一屁股坐回椅上,如释重负地对张永道:“这个姓胡的太吓人了,没什么事可千万莫叫朕再看到他。”

杨凌与胡瓒在房中直讲了大半个时辰,胡瓒才了解皇帝此来的目的,他虽是文官,久在大同也熟稔军事,自然知道如果能将朵颜三卫拉过来,不只此消彼长减少长城外的危险,从长远来讲,更是极有益处。

如果真的能改变以往小打小闹的互市,和朵颜三卫大作茶马交易,将河套地区变成大明的良马供应之地,才能彻底改变大明军队善守不善攻的战略局面。

不过一想到皇帝亲临险地,胡瓒就心惊肉跳,他迟疑道:“大同城高墙厚,城外有杨总制的数万大军,以本官想来,倒不虞会被鞑靼侵入,但近来鞑子粮草短缺,常常派出小股人马从我大军空隙间迂回穿插至后方劫掠粮草,而且一沾即走,甚是叫人头疼,平素无事,万万不可让皇上离开驿馆。”

杨凌道:“这个我自然省得,万万不会让皇上轻涉险地。”

胡瓒又道:“代王殿下执掌大同,皇帝在此干系重大,是否通知代王?”

昔年朱元璋分封诸子,第十三子朱桂就藩大同,是边塞九王之一。山西有三王,晋王驻太原,代王驻大同,沈王驻潞安。

同中原诸王不同的是,他们是有权过问地方军政的,所谓上马管军、下马管臣,代皇帝行使御边职权。

所以别看这里有三边总制,有军政最高首脑的巡抚大人,但是大同真正的最高统治者和指挥者却是代王,同时代王和沈王受晋王节制。

杨凌略一犹豫道:“此事暂且不要告诉代王的好,代王听闻,必然惶恐不安,代王府人多眼杂,万一在朵颜三卫派人前来议盟之前走露了消息,伯颜猛可必然要予以阻挠。”

胡瓒想了想,顿足道:“好,那本官这就告辞了。”

胡瓒紧蹙着眉头,忧心忡忡地告辞离去,连巡抚衙门也没回,就冲上城头去加派人手安排城防去了。

大同韩氏皮货商,这是刚刚成立不久的一家皮货行,才不过半年的功夫,就已成为大同为数不多的大皮货商。

自与鞑靼断绝马市交易以来,南北特产全靠民间挟带运输,近于半走私、半合法的地步,这样地货量显然难以供应各地客商的大量需求。

而韩林却能有求必应,无论要什么档次的皮货。要多少件,韩氏皮货行都毫不犹豫,再加上店东韩林为人豪爽、买卖公道,大有江湖人的四海作风,所以生意越做越大,南方皮货商人北上做买卖,大都挑中与韩家交易。

韩氏皮货商在大同最繁华的东大街上,距代王府不远,商行左侧是一家车马行,右边是极豪华的‘状元楼’客栈,兼营酒楼生意。

由于战事和大雪通常都发生在冬季,所以此地皮货行的规矩,一到了冬天就陷于歇业状态。韩家虽仍有少量客人上门,佣工大部分也都回家猫冬去了,大院里冷冷清清门可罗雀。

一个穿着老羊皮袄、蹬着加了防滑条状皮子的快靴的矮个子男人蹬蹬蹬地上了楼,推开门儿一把摘下可掩住鼻口的羊皮暖帽,露出一张红扑扑的圆脸,这是个虎头虎脑浓眉大眼的少年。

他先提起桌上的大茶壶咕咚咚一通灌,然后抹了抹嘴巴兴冲冲地道:“爹,我看到姐夫了,他现在已经住进了驿馆。”

炭火炉上一口陶罐,里边加了佐料的鲜嫩的羊肉咕噜噜地翻滚着,肉香四溢,桌上还摆着干荷叶、核桃仁等下酒小菜。

一个四十多岁身材健壮、五官粗犷的大汉放下橙褐色的酒葫芦,瞪眼道:“小兔崽子,我还用得着你说?咱们在这扎根是不能叫人知道和你姐夫的关系的,你没漏了馅吧?”

小家伙自然就是韩满仓,他嘿嘿一笑,得意地道:“哪儿能呢爹。我看到姐夫了,跟着他的军队走了一路,他可没看到我。爹,你说姐夫什么时候能来看咱们?我还真想他了,更想姐姐,嘻嘻,姐姐快要生小宝宝了,我要当舅舅了,想起来就开心。”

韩林骂着儿子,可是眉眼绽开,显然也高兴得很,他唔了一声道:“你姐夫派来的那位伍汉超公子前天才出的城,外边正在打仗,他挑着小道儿走,虽说有我派去的人带路,恐怕这时也没到地头儿呢,你姐夫得在这儿住些日子呢。”

他微微竖起大指说:“凌儿陪着这位呢,那是天大的事情,怕不会马上来见咱们,你莫急,叫伙计们竖直了耳朵,注意城里三教九流的所有动静,莫坏了你姐夫的大事。”

韩满仓失望地一屁股坐在长条凳上,抓过老爹的酒葫芦抿了一小口酒,然后赶紧拿起筷子从罐里挟起块羊肉来,略吹了吹便塞进了嘴里,然后说道:“

嗯,这事儿爹倒不必太担心,城里但有出入的陌生人,没一个瞒得过我那些伙伴的眼睛,谁会对那些满城乱跑的小孩子起戒心呢?”

“对了”,韩满仓往桌上一趴,踢踏着脚道:“住在状元楼的那几个商人查明白了么?这时节跑来做买卖的人可不多见,偏偏他们掌柜的还在后边,在这儿一住七八天了,真是奇怪。”

韩林摇头道:“还没查出什么,或许是新入行地商人,不懂这边的时令和行情吧。那位主妇和几个仆人整日窝在客栈里,不象有什么用心的人。

兵荒马乱的,带着银子和大宗皮货走南闯北的,仆人们懂得武艺寻常的很,而且观察他们路引官籍,也都毫无疑处,为了以防万一,我仍叫客栈里的伙计注意着呢。”

‘状元楼’是大同最大的客栈,已经有百余年的历史,第一代代王朱桂的王妃是名将徐达的次女,这女子颇有乃父之风,相貌虽然普通,却有一身好武艺,嫁来代王府时她带的一个姓宋的随身丫头也精通武艺,后来离开王府嫁了人,在这里开了这家状元楼。

有代王府这层关系,酒楼越开越大,渐渐发展成酒楼、客栈、赌馆、妓院于一体的销金窟。这状元楼占地甚大,虽说开着这许多生意,却各自别门别院,就是客栈也分高中低档三幢楼,所以三教九流都愿意住进这里来,龙蛇混杂,是最易打听到消息的地方。

虽说大同是战乱之地,可是这种地方却最易发财,经过百余年,这家酒楼的后人赚得钵满盆满,前年鞑子险些攻进城来,把店主吓的够呛,不愿再住在这儿,可是能拿出大手笔盘下这状元楼的人实在太少,所以一直拖了下来,内厂势力开辟到这里时,就暗中把它盘了下来,对外仍声称是宋家的买卖,暗中却是韩林掌管。

及第楼是状元楼的中档客栈,倒符合那位皮货商人的身份。这一家只有夫人和几位伙计来住,租了二楼拐角处连片的三间客房,中间一幢是夫人住,两边两幢是家仆住。

这位夫人走路风风火火,行事说话和男人相似,极是粗鲁。虽说身段儿蛮动人的,可那张脸雀斑麻子交相辉映,偏偏这位夫人还喜欢浓妆艳抹,画了一双妖佻的细眉,鼻子下边却是一张血盆大口,就连店里见多识广的佣人都不爱看。

他们赶到这里时,声称掌柜的因事耽搁了,夫人做不得主,就在这儿候着掌柜的到来,这都七八天了,刚刚那位皮货商掌柜才带了一位管帐先生、六个伙计赶到客栈,伙计早已得了韩林吩咐,一边使人悄悄去通知韩林,一边端了盆水送上楼来。

房内,杨虎一把搂住爱妻,好半晌才放开,激动地说:“可担心死我了,那晚想不到会中了杨凌那狗官的埋伏,就连藏马之地也早有伏兵,我便知道不妙,恐怕你我的底细他早就查的明明白白了,京中大宅必然也有伏兵,所以带着几个受伤的兄弟只好远远逃去。

回头我派人进京打听你地消息,却听说你抓住了杨凌,以他为人质逃出了城,我这才放了心,你不回老寨躲躲风头,还整成这副鬼样子跑到大同来做什么?捎信的兄弟也没说清楚。”

崔莺儿初见丈夫也十分激动,这时情绪缓和下来,想起就是丈夫利欲熏心,不听自己规劝,却在刘老道的蛊惑下杀上高老庄,白白害得他损失了两百名亲信,不禁狠狠地瞪他一眼,脸色也冷了下来。

她转眼瞧见一旁那位扮作家仆地老仆正笑咪咪地看着她,忙上前轻声道:“五叔。”

杨虎口中的老寨是崔家的山头,崔莺儿的老父和一票老兄弟昔年纵横绿林,是北方绿林道上极显赫的人物,临到老来不想再在道上混迹,又只有一个女儿,便要手下控制的十几座山寨自立门户,自己和一班老兄弟退居密林中的盘龙岭,靠着年轻时积攒下的家当和在山里种些药材、粮食颐养天年。

崔莺儿口中的五叔,就是崔家老寨的人,和崔老大是拜把子兄弟,精通鹰爪功夫,他是看着崔莺儿从小长大的,对她如同血缘亲人一般。

他拍拍崔莺儿肩膀,笑道:“别伤心,五叔都听说啦,你能在京师搞出那么大阵仗,了不起,山寨的一帮叔叔伯伯们听了,都觉得脸上增光呢。”

杨虎被崔莺儿讪惯了,也不觉生气,仍自急不可耐地说道:“娘子,你既逃出京来,怎么不顺手杀了那个杨凌,反而让他好端端地回去了,我听说后实在不明白,和官兵讲什么道义?”

崔莺儿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不答他的话,却反问道:“我叫你来大同,你把五叔找来干吗?崔家山寨的人已退出江湖,老不以筋骨为能,五叔年纪大了,你还要叫他跟着奔波?”

杨虎一窒,五叔忙笑着打圆场道:“看你们两个,见面就拌嘴!这事可不怪杨虎,你们在京师这么一闹,官兵在霸州一带发了狠,许多山寨被连根拔了,若不是咱们老寨在林子深处,也难免也受到波及。

虎子一下子损失了两百个最得力的助手,还要拔寨迁徙,处处用人,听你传讯叫他急来大同,他可抽不出得力地助手了。崔老大心疼姑爷,又担心你出什么事,我就自告奋勇地跟着……”

他说道这儿,忽地一个健步窜到门口,霍地拉开门,门外刚刚蹑手蹑脚走到门口的伙计吓了一跳,一盆子水差点儿被洒到地上,他忙陪笑道:“呵,老爷子这一开门,倒把小的吓了一跳。掌柜的到了,一路风尘,小的送盆水来。”

里边一个女人声音尖厉地道:“少打马虎眼,说是只晚三天,怎么七八天了才来?说,让哪个狐狸精把你给迷住了?还有你,别帮着他打马虎眼,要是老娘知道你瞒着我,回头打断你的狗腿!”

店伙计顺势往里边看了一眼,只见那个穿着粗俗的红缎子棉袄的妇人。一手拎着那昂藏七尺的大汉耳朵,一手指着面前一个唯唯诺诺陪笑的伙计,一张血盆大口正愤愤然地责骂着。

扮成管帐先生的五叔干咳两声,向店伙计递个眼色,说道:“用水时自然会叫你,先下去吧,老爷和夫人正在商量生意。”

店伙计忍住笑,连忙答应一声,端着水匆匆退了下去。五叔待他过了拐角,才将店门掩上,侧耳又听了片刻,才向杨虎和红娘子打个手势,低声道:“店里人多眼杂,走,到里屋说去,你们两个守在外边。”

胡大锤和黑鹞子点点头,机警地站在门侧,杨虎、崔莺儿和五叔等几个人都避进了内室,红娘子将刘老道、翠儿是弥勒教的人,支使杨虎进京谋刺皇帝,以及听说皇帝要来大同巡视,为恐打草惊蛇,又出卖自己的事情叙述了一遍。

这两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杨虎目瞪口呆,怔了半晌才勃然而起,牙齿咬得格格响,痛心疾首地道:“弥勒教!弥勒教!这群天杀的,我竟然被他们利用了,我那两百个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啊!”

他重重一拳擂在房柱上,脸色铁青,颊肉突突直跳。

从山寨刚刚赶来的几位兄弟这才知道详情,也都恨得牙根紧咬,房中一时静默下来,过了半晌,一个兄弟忽然变色道:“刘先……刘老道是弥勒教的人?狗日地!那……那他说虎哥是紫微转世,有帝王之相的话也是假的了?”

旁边几人听了齐齐变色,彼此面面相觑,杨虎心中一惊,这才想到问题的严重性,那无心说出这个要害地人叫冯福至,也是死心塌地的跟着他的好兄弟,一见众人表情不禁讪讪地说不出话来。

杨虎有些恼火,却又不便发作,还是五叔人老成精,忙说道:“江山都是人打出来的,谁听说过命中注定做皇帝,不用自己去拼就能坐天下的?那除非是现在皇帝的太子了。

宋太祖、朱洪武,都是和一帮好兄弟肩并肩打下万里江山,什么早有帝王之相,还不是成了事才有人穿凿附会的?咱们干的是强盗马贼买卖,早就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了,谁也不是孬种,拼一拼未必就打不下江山来。

好了,咱们还是好好商议一下吧,莺儿刚刚说过了,弥勒教也想造反呢,正是乱世出英雄,就看谁能拼谁能打。今儿杨凌不是率军进了城吗?照莺儿的话,那正德皇帝肯定也在军中,咱们还是想想怎么替死去的兄弟报仇,想想怎么干掉正德吧。”

杨虎心中暗暗感激,忙按过话头道:“五叔说的是,看来弥勒教应该也跟着来了,咱们应该多注意杨凌的动向,弥勒教会驱狼斗虎,咱们绿林道上的好汉难道就不懂这个?皇帝难得出京,乱中取利,找个机会杀了他!”

红娘子道:“我不同意。一路来到大同,路上灾民不断,这几天我细细想过,弥勒教躲在暗处,我们在明处,官兵正在围剿山寨,如果皇帝在这儿出了事,这笔帐势必又要算到我们头上,到那时就是穷举国之兵对付我们,斩草除根都是轻的。”

她瞟了神色各异的众人一眼,说道:“而且……鞑子正在关外大战,我们起事是为了替天行道,若是这时皇帝死了,鞑子趁乱进关怎么办?咱们霸州百姓首先遭殃。再说……”

她的眸子朦胧起来,半晌才怅然道:“咱们真能打下天下么?如果打的下,咱们会治理天下么?咱们原来说吃大户、不纳税、不逼百姓养马,那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站着说话不腰疼,真坐了天下,不这么干能行么?”

众人都惊讶地看着她,不解她何以说出这种论调,杨虎已愤愤不平地抢白道:“照你这么说,我的两百个兄弟就白死了?这个仇就不报了?”

红娘子咬了咬嘴唇,轻声道:“咱去杀人家,难道叫人家伸长了脖子等着咱砍?咱们觉得杀富济贫是替天行道,官府抓贼何尝不是理直气壮?更何况他是为了自保。

冤有头、债有主,不是刘老道胡说什么天相生变,帝星将灭,咱们也不会带了人上京。我恨!恨只恨给弥勒教拿去当枪使,弥勒教隐在暗处,总舵在哪我们不知道,教主在哪我们不知道,要报仇都无从谈起。”

她眸中星芒一闪,恨道:“咱们这几个人,能在千军万马中杀了皇帝么?况且弥勒教也要杀皇帝,他们树大根深,必定早有准备,皇帝一死,他们必定有周详的计划谋夺天下。

我们的势力被官府伤损太大,很难和他们争雄。如果我们杀了皇帝岂不是为他人做嫁妆?弥勒教和我们有血海深仇,他们想做什么,我就偏不让他成功,我是要等着弥勒教动手,跟在暗处做些手脚,把这件事坐实了是弥勒教干地,把这把火引到弥勒教头上。”

杨虎又气又恼,在他心中可不觉得那群走街串巷装神弄鬼、蛊惑乡民的妖道有甚么了不起,霸州马贼过处,连卫所官兵都闻风丧胆,何况是一群只会抡锄头的百姓,靠他们能得天下?

在他心中始终认为如今的朝廷才是他成就大事的最大障碍,杀了皇帝,大明朝群龙无首,各地有野心的蕃王必定你争我夺,就算弥勒教也趁机起事,他仍觉得那样胜算更大。

如今听妻子当着自己的心腹说出这么泄气的话,居然还想保皇帝、借官兵的力量对付弥勒教,真是小肚鸡肠。女人若是恨上一个人,怎么如此不可理喻?

杨虎忍不住怒道:“女人见识,被他们利用了又如何?就算没有他们,我们早晚一样要对付朝廷,如今有他们打正德的主意,我们正好浑水摸鱼,这机会千载难逢,怎可错过?”

红娘子起身怒道:“女人见识怎么了?你有见识又怎么会被人利用?你读过几本书?我觉得咱们原本地打算确实太过浅薄,打打杀杀的,咱们还在行,这些大道理我不懂,难道你就懂了?”

杨虎也火了,又气又笑道:“这叫甚么话?怎么突然又扯到读书上去了?难道你的这番大道理是教书先生告诉你的不成?”

“我……”,红娘子噎了一下,狠狠地一跺脚道:“我旁的不知道,就知道弥勒教是我们的仇人,他们想杀皇帝,我想利用皇帝杀他们。我就知道你若趁机动了手,山寨地兄弟,还有他们的父母妻儿,全都要跟着你无处藏身,反倒让弥勒教捡了天大的便宜,我咽不下这口气。”

五叔见二人又要争吵起来,连忙道:“杨凌今日刚到大同,一时半晌不会离去,我们无论是否动手,都不急在今日,待我们探清他们的根底再作打算不迟,你们夫妻死里逃生,刚刚见面,不要再伤了感情。”

他说完对杨虎一努嘴道:“一路赶来还没顾上吃顿饱饭,走,咱们爷们赶快洗漱一下先去吃点东西,喝上两杯。”

红娘子重重地哼了一声,腰肢一扭,一屁股坐到床上,负气地别过头去不说话。

杨虎被五叔拉了出来,其他几位兄弟见势不妙,连忙也跟了出来。冯福至悄声对旁边一个兄弟道:“我觉得大嫂说的有道理呀,再说……山门被捣了,有些山寨已经对大哥的天命所归有所怀疑,要是刘老道是弥勒……”

“嘘……”,另一个人看出杨虎夫妻都压着一肚子火,忙拉了拉他衣襟,冯福至忙闭了嘴。不过杨虎耳朵甚灵,已将二人地低语听得清清楚楚,他正在火头上,一听了这丧气话直恨不得反手给那冯福至一记大耳聒子。

杨虎忍着气向前走,想起冯福至的话,也不由暗暗心惊,自己山寨的兄弟那是没话说,一定信的过的,可是这两年招兵买马、扩张甚速,收服的各处山寨很有一些是被他的武力所慑服,或迷于他真命天子的传言,如果这消息传出去……

如果暗嘱这几个兄弟隐瞒此事,那不是摆明了骗人,摆明了连自己也怀疑自己的命相了么?绿林道上谁不知道大哥杨虎,是光明磊落的一条汉子。这话如何对他们说的出口?

杨虎一边走,一边暗暗琢磨着解决的办法,走着走着,一个邪恶的念头忽然掠过他的心头,让杨虎自己也暗暗一惊,他连忙抬起头来,连想也不敢再去想。

一大早。杨凌和张永带着二百亲随赶去代王府拜见,正德混在侍卫中怡然自得,以往去哪儿他都是正角,众星捧月地言行举止都要注意些帝王风范,如今一身轻松。望着路旁低矮的房屋,闲散经过的士卒,和趁着大年挑担推车街头叫卖地小贩,显得异常新奇。

纵是堂堂的九五至尊、天下共主,混在这些侍卫中,看来也就是一个寻常的侍卫,从外边看过去,扫上一眼也未必有人能够看出来他有何不同。

代王府坐落在东大街上,座北向南。共辟有四门:东曰东华门、西曰西华门、北曰后宰门、南曰端礼门。端礼门为王府地正门,王府四周围有土夯砖砌地高大围墙,使它成为一个与外界隔绝的独立大院,老百姓都称之为“皇城”。

端礼门前一道十余丈长高近三丈的巨大照壁,用孔雀蓝、绿、正黄、中黄、浅黄、紫等色的琉璃拼砌出一座富丽堂皇的照壁,须弥座上平托九条琉璃壁龙。

壁身下部是青绿色地汹涌波涛,上部是蓝色的云雾和黄色流云。巨龙之间以云雾、流云、波涛、山崖和水草相隔相联,五彩斑斓,巍然壮观。

这九龙壁比京城皇宫的照壁还要大的多,皇十三子朱桂和燕王朱棣是同母所生,彼此关系在皇子中近了许多,两人的王妃又都是徐达的女儿,关系更显亲密。昔年建文帝削藩,先拿代王下手,把他囚禁了起来,燕王造反成功,才把他救出来。

后来刁蛮的代王妃进京见了京中照壁,回来后非要代王修一座比京城更大的,代王怕老婆,忙不迭应了,结果就出现了这座九龙壁。

杨凌和张永递上拜贴,不一会儿王府总管带着两个小太监从里边迎出来,杨凌和张永忙下了马,王府总管满面春风地笑道:“王爷听说两位钦差大人到了,甚是喜欢,着奴婢前来相迎,两位大人,请吧。”

杨凌和张永忙含笑应了,各带了八名侍卫在代王府总管的陪同下步入王府,过承运门、承运殿、崇信门、存心殿,向西一拐来到银安殿上,这是王府主殿。

地上的水磨青砖,一块块方方整整,磨砖对缝,平整如镜。代王身着蟒龙袍笑吟吟地迎了下来,代王五十多岁,白面微须,矮矮胖胖地,但瞧起来人却和气的很。

虽说二人是钦差,但代王是皇族,原本不必这么客气,但这两人是皇帝身边最宠信的大臣,这一代的代王为人低调,可不愿惹恼了他们。

大同虽因严冬和战争显得萧条许多,代王府里却是另一番景象,一殿一厅,一砖一柱,一花一木,皆具匠心,银安殿上朱漆粉垩,雕梁画栋,真是金碧辉煌,豪华尊贵之极。

二人是钦差,王爷先以臣礼叩拜,向皇上问安,二人昂然直立,代正德受了礼,然后再向代王叩拜,双方好一通客套,这才分宾主落座。

寒暄良久,代王问道:“皇上请两位大人赴大同劳军,并巡视边关战事,不知二位何时召杨一清回城啊?”

杨凌欠身答道:“回王爷,下官听说前方战事甚急,杨总制身为主帅,不可贸然离开战场,所以我想明日和张公公同去镇羌堡看望杨大人,并视察那里的防务。”

代王呵呵笑着,两只眼睛眯成了缝儿,不断掉头道:“甚好,甚好,今年鞑子重兵云集,本王着实担心的很呐,幸亏皇上派了杨一清这员干将,仗打得有声有色,是该犒赏的。”

他举起茶盏,轻轻啜了口茶,微笑道:“虽逢战事,可是本王要纳侧妃,皇上已经允了,这事儿就不能耽搁了。五日后本王纳侧妃过门儿,两位钦差大人到时一定要来王府饮杯水酒呀。”

王爷若纳个寻常妾室,无须禀明皇帝,可是侧妃也是王妃,必须要请旨要皇帝颁下诏令圣旨,载入皇室宗族谱录才行。这位王爷年约五旬,还大动干戈纳个有身份的妃子过门,看来是爱极了那位姑娘了。

杨凌和张永见他端茶,已经站起身来,听了这话不禁相视一笑,齐齐俯身道:“原来王爷有大喜事,恭喜恭喜,五日后,下官一定来王府相贺。王爷事务繁忙,下官二人不敢多有打扰,就此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