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一百九十九章 凤欺游龙

月关2016年08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通知皮货行,弥勒教的刺客还未露面,他们在城里应该还有人,密切注意所有生面孔,不,等等,侦缉方向错了!弥勒教在各地开设香堂,信徒甚多,大同是大城,应该有他们的秘密分舵。

查本地人!弥勒教陕西造反失败是四年前的事吧?就查四年前开始至今所有大户人家有过可疑举动的,或者曾有外乡人长期在他们家中居住的,尤其是有道士出入过的。”

“是!”

“李家集前天刚刚有人收买了一批牲畜寄放在那儿,今日便有鞑子翻山越岭准确无误地赶来,一定有细作通知消息,也要查,同时官府也有查,查查那个商人的来路,和什么人有过交往,以及这些人中谁有能力出城北向。”

“是!”

“今日观白登山,易攻不易守,尤其山顶凹凸不平,怎能让天子在那里与人会盟?唔,找个理由,就说大同官兵在那儿歼灭上前鞑寇,本官为彰扬其事,要在山顶筑亭立碑,趁机平整土地,在四面八方架设隐秘火炮,缓坡上多挖陷马坑,埋铁蒺藜,只留出一条登山口。”

“是!”

“收殓被歼的鞑子,发现他们的肩饰、马鞍、蹄铁、帽盔甚至兵器,多由出自中原的,显然有人走私,若走私茶盐等物赚钱也罢了,经人出售军械,罪无可赦,给我查!”

“是!”

“鞑靼主力已移往平顺、壶口一带,火筛作为鞑靼第一猛将,居然滞留不走。还派人劫掠粮草,貌似要长期驻留,最大的可能便是我们的分化之计奏效,伯颜已对他起了疑心。

按理说他们不可能知道皇帝出巡的消息。不过皇上安危是天大的事,小心为上,命令太原位指挥使张寅急速挥军北上,以为策应,斥候探马密切注意火筛一切动向!”

“是!”

“对了,张寅是走的武定侯郭勋的门路才做的官,此人统兵本领如何?虽说大同守军足以应付伯颜大军。不过他是我唯一的备用棋子,若是个庸才紧要时刻不免误事。”

“回禀厂督大人,前方主要将领按您的吩咐卑职都认真查过,张寅此人是山西大姓张家的人。虽是远房,不过在族谱上是德字辈,辈分蛮高的。

他原为山西代州兵备道,操练乡兵、修凿城池、设法储粮、广修山寨、统兵有度,四方盗贼莫敢侵扰代州,甚受地方称道,他到任太原卫后,整肃军纪、操练士卒,倒也得法。”

“嗯,那就好。对了,今日大同军中那个号称鬼王的荆佛儿骁勇善战,堪称一员猛将,可惜我看他顶多做个千户,打仗只知冲锋在前,一队士兵让他带成了游兵散勇。

看他作战气势可怕,要真碰上有章法的将军,只须略施小计,就能诱他中伏、全军覆没。此人放在得用的地方是个人才,放错了地方就是个祸害,回头着人去探探他的口风,可愿加入内厂,如果有意思,我向杨总制、杜总兵要人。”

“是!”

“另着人注意杨虎等人动向,若一路返回霸州,暂不必动他,他们肯从此洗心革面最好,若是继续从事山贼这份有前途的职业也无妨。若是不肯返回霸州,必是贼心不死,见即格杀!“”

“是!”

“受伤的弟兄,延聘郎中好生将养,死去的兄弟入棺埋葬,记下名姓,回京后好重重抚恤。”

“是!”

“嗯,就这样,你们先下去吧。”看着部下一一退了出去,杨凌长吁一口气,坐回椅上,捧起茶杯揭开盖来,凑到唇边吹了吹水上翠莹宝的浮叶。

热气盈面,忽想起在洞中和红娘子相唇一触间的柔软**,杨凌不觉心中一荡,脸上浮起略带些坏坏的笑。

这个杨虎执迷不悟,屡次三番要杀我,明知受了弥勒教利用,还是不知悔悟,竟然一直追到大同来,这次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么?

热气灸到额头肿起的肉疙瘩上,感觉一阵疼胀,杨凌忙移开了杯子,轻轻抚着硬邦邦的额头想到:“他的娘子虽不读书,倒还懂些道理。唉!可惜了,一朵鲜花,插在”

就在这时,门框当一声打开了,一个轻盈的身影倏地闪了进来,急惶惶地道:“表哥,大棒槌说你受了伤,快让我瞧瞧。”

杨凌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着水田衣的簪花少女急冲冲地走了进来,娇俏可人的脸颊上满是焦急之色,后边一国之君的正德皇帝鬼头鬼脑地象她的小跟班儿似的也跟着跑了进来。

杨凌不由开心地笑了,唐一仙现在不必象在王府中时那么守规矩,不知怎的,给她挑的绫罗绸缎不喜欢,却偏好穿这些轻便简单的衣装,这水田衣犹如现在的乞丐装,蛮适合这个叛逆期的女孩儿穿戴,虽不高贵,倒真的更增几分俊俏。

看见杨凌额头正中肿起的紫红色肉疙瘩,唐一仙心疼地蹙起了秀眉,她轻轻捧住杨凌的脸,伸出一只纤巧的玉手,轻轻地抚在他的脸上,噘起小嘴儿轻轻地吹着气儿,柔声问道:“表哥,怎么正撞在这个地方,再偏一点儿就伤了眼睛,还疼么?要不要请个郎中?”

杨凌抓住她柔腻的手腕,笑道:“不妨事的,大哥今儿本想引一位活佛出来,却不料下错了诱饵,错招来一头猛虎,这也罢了,大哥正想擒虎,偏又跑出一群饿狼。哎,真是乱七八糟,至于这额头的伤,呵呵,不提也罢。”

唐一仙纯真善良、乖巧可爱,看到她对自己的关心体贴,杨凌心中暖暖的,虽无血缘关系,他现在却真的感觉到和唐一仙有种亲昵无间的感情,那绝非是因为她被自己的仇家伤害落难的愧疚,而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唐一仙被他的话逗得笑起来。她笑言弯弯地道:“表格再说什么啊,我是有听没有懂,刚刚儿的还想等大哥回来带我和小黄上街走走呢,看你现在这样子。唉,我还是在家陪你吧。”

“小黄?”杨凌低头瞅了瞅,没看见她脚下跟着条小狗,忙问道:“小黄在哪儿?驿馆里没有狗吧?你在街上捡的?”

“呃?”唐一仙愣了愣,然后毫无风度地看着正德捧腹大笑,正德皇帝啼笑皆非,他白了眼放肆大笑的唐一仙,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回禀大人,小黄就是在下,在下就是小黄。”

杨凌唬了一跳,不过看正德皇帝一幅乐在其中的模样,他也不好再说甚么,唐一仙笑得俏脸生晕,他对正德皇帝挥了挥手道:“去,到后院井口敲些冰来,再拿块毛巾,我帮表哥镇一镇,早些把淤血化了。”

“哎!”正德答应一声,颠儿颠儿地就要跑出去。杨凌连忙唤道:“慢慢满,不必了不必了,额头发胀,冰块一镇反而疼了,让它慢慢消吧。”

正德一停顿住了脚步,唐一仙俏眼一瞪道:“那就去找驿丞要些獾油来。”

正德刚要转身,一听这话连忙又折了出去,杨凌扬着手无奈地张了张嘴,唐一仙已扶着他道:“哥。你坐着,真不知道你从哪儿找的这笨亲兵,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什么都得我教他,不过他脾气倒不错,整天笑嘻嘻的倒不讨人厌。”

杨陵干笑两声,心道:“不知这算不算是谤君?”

正德哪知道驿丞住在哪儿,其实这驿丞也早被赶出去了,整个驿馆完全都是杨凌的人,他跑回自己院子一通诈唬,手下的侍卫顿时作鸟兽散,不一会儿还真找来六七罐獾油,正德忙喜孜孜地用衣襟兜了,急急地跑回杨凌书房。

药取来的晚了,拿来的多了,唐一仙用手指剜了獾油,一边小心翼翼地往杨凌额头涂着,一边唠唠叨叨,以前唐一仙在“莳花馆”被人管教出来的,杨凌还真不知道她叽叽喳喳的这小嘴儿就每一刻清闲,正德在一旁点头哈腰、满脸堆笑,被她训斥的飘飘然不知东南西北。

杨凌看在眼里,心中十分喜悦,虽说他是奉正德之命将唐一仙赎出“莳花馆”,这姑娘若留在那地方,早晚也是沦落烟花的苦命人,可是经他手将这姑娘讨出来,他就觉得自己对她有一份照顾的责任。

再加上唐一仙为自己落崖失忆,以及如今彼此的感情,如果正德对她只是抱着戏弄的心态,亦或唐一仙根本不喜欢皇帝,他一定会想办法阻止他们的接触,如今看正德对她呵护得如珍似宝,自己身边这么多亲兵,唐一仙又独爱训斥折腾他一个人,显然这对少男少女间是有些特别的情愫的,只是他自己也尚未察觉罢了。

杨凌轻轻吁了口气,心想:“回了京得让文心想办法为她医治一下,失了忆总是一种遗憾,徒留一具躯壳,又怎么能算是当初的唐一仙呢?自己的爱妻苏三、雪里梅赫塔情同姐妹,从小交下的感情,若不能让她记起往事,他们也一定抱憾终生的。”

唐一仙将獾油细细地涂抹一遍,左右端详一番,十分娇俏地皱起鼻子,咯咯娇笑道:“哥,你现在脑门锛亮,印堂油光闪闪,一出门儿肯定捡个金元宝。”

正德也凑趣道:“金元宝有什么稀罕的?敲着脑门,没有三五百年道行练不出来,这一出去,没准儿就能捡个大美人儿回来。”

唐一仙瞪了他一眼,娇嗔道:“你倒想,没上没下的,拣什么美人儿,哥才刚满二十呢,我都有三房表嫂了。”

正德讨了个没趣儿,讪讪地住了嘴,唐一仙挑眉睇着他,扬了扬弯眉,问道:“怎么,你不服气呀?”

正德连忙摇头道:“没有,哪里,岂敢,呃我是在想整天闷在驿馆里也没什么事做,如果出去走走,其实也挺不错的。”

唐一仙一听也怦然心动,说道:“嗯,前两天在王府,就听说明儿‘花磊街’上有‘十二锦屏’展示,这屏风能拿出来给人观赏,想必都是一等一的珍品。”

她咬着杏粉色鲜嫩的嘴唇想了想,可怜巴巴地扯扯杨凌衣襟道:“哥,咱明天去瞧瞧好不好?”

好,带唐一仙去当然没问题,可那个小黄能不去么?虽说如今大同城内犹如一座兵营,算是极安全的了,更安全的是,没有人认得皇帝,漫说弥勒教中人,就是大同上下的官员,除了代王、胡瓒和杨一清,就算正德走在当面,只要他不穿龙袍,谁认得他是皇帝?

漫说这里的人,就是在京为官,甚至日日上朝的人,有些品秩低站的远,或者高度近视眼的家伙,天天见皇帝,只要他不穿龙袍,还是不认得这位大爷,可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朵颜三卫几日之内必到,还是不要生事的好。

象唐一仙这样的小美人儿软语温求,还真不好拒绝,杨凌赢了硬心肠正要摇头,就瞧见正德站在唐一仙侧后,一边点头,一边竖掌如刀。不断向外切出,态度坚决,似在促他答应。

唐一仙顺着杨凌眼神儿向后一瞧,不禁讶然道:“你在干吗?”

正德的手象抽筋儿似的停在半空中,好半晌才干巴巴地道:“我是大人侍卫,大人要出去,我自然要护卫在侧,呃我正在练习功夫。”

唐一仙无奈地一声呻吟,抬起手来飞快地给了他一个脑锛,没好气地道:“白痴,没见过你这么白的白痴,你这佛脚抱得是不是也太晚了些?”

正德皇帝干笑不已,杨凌想想还是不妥,自己在京师闹市街头被掳,算是一时大意阴沟里翻船,今日本来要安排妥当,捉拿尾随而来的刺客十拿九稳的局面,偏偏半空冒出一只打野食的鞑子军来,又险些出事,可见世事无绝对。

他摇了摇头,含糊地道:“这个表哥还有许多公务要做,明日能不能抽出空来还不好说,到时再看吧。”

唐一仙乖巧地点头道:“嗯,那你好生歇息,刚刚自外边回来,还没吃饭吧?”

就在这时,伍汉超悄然打开房门闪了进来,一见正德和唐一仙都在,不觉怔了一怔,这才抱拳说道:“卑职见过大人、见过小姐。”

正德和唐一仙嬉笑惯了,唐一仙对他呼来喝去的也不觉为奇,但是对杨凌其他的部属却甚是尊重,忙也裣衽还礼道:“见过伍大人。”

杨凌问道:“怎么,有什么要事么?”

伍汉超颌首道:“是,大人,有一件要事”,他说到这儿顿了一顿,唐一仙会意,连忙说道:“表哥要忙公务,我去给你做几道清淡的小菜,熬点碧粳粥!”

她像燕子般翩然转身,走出几步见正德还滞在房中,便说道:“你赖在这儿干吗?走,给我打个下手,别在这儿碍事。”

正德无奈,只好跟着走了出去。

杨凌忙向伍汉超问道:“有甚么要事?”

伍汉超走近了低声道:“西厂苗公公、和许泰参将的兵马已经回来了。”

杨凌一听振奋而起,欣然道:“太好了,仅以伍千精骑深入大漠,苗逵为立功也太过冒险了,我一直在为他们担心,他们回来就好,现在驻军何处?我去见见他们。”

伍汉超神色有点古怪地道:“杨总制派人飞马来报,正是要请大人前去,因为因为苗公公、许参将大军回返,还劫掠了一个女人回来。”

杨凌听了一怔,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孤军在外,随时面临死亡危险,他原也没奢望这些边军悍将一路袭杀,会不劫掠财宝、不侵辱女人,可是公然将女人带回来这就是严重违犯军纪了。

苗逵是太监,虽说太监也有喜欢美女的,不过苗逵对于权利显然更有兴趣,私携女人回营,十有**是那位武状元许泰的主意。

那女人何等美貌,竟让前程似锦的许参将干冒弹劾风险?

想到这儿,杨凌心中忽地一跳,杨一清治军甚严,但他初来乍到,对于三关将士还不能恩威并至,许泰是大同总兵杜人国的部下,又是孤军深入立下大功的战将,杨一清必是不便以军法制裁他,所以才要自己这位负有巡视边关、手握尚方宝剑的钦差大人出面。

治军严谨固然应予支持,但瑕不掩瑜,许泰奇袭蒙古诸部落浴血而归,他还喘息未定自己就祭起天子剑先杀功臣,这样会不会对军心士气大有影响?

杨凌蹙起眉头来回踱了几步,问道:“报讯的人在哪?都说了些甚么?”

伍汉超道:“在门房候着,他听说我是大人随身侍卫才直言相告,说苗公公、许参将掳回一个女人,这女子身份十分可疑,杨总制请大人立即赴古店一晤。”

杨凌听说不是要斩杀许泰树军纪,而是掳来的女人身份奇怪,这才松了口气道:“身份可疑?”

伍汉超颌首道:“是!这女人对他的身份闭口不言,不过许将军掳她回来时,在后边追哭的侍女大呼可孰不止”

“可孰?”杨凌身子一震,骇然道:“蒙古可汗的皇后?”

他立即走到墙边取下斗篷,兴匆匆向外便走,说道:“走,马上找张公公来,一起去古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