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百零四章 叩关请见

月关2016年08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王龙被五花大绑,浸了水的牛筋勒得结实,稍一使力就能勒破衣衫陷进肉里,他目光发直的跪在那儿,看着面前这位苏州吴府的大公子摇身一变成了钦差大老爷,真是欲哭无泪。

被他戏骂为没胡子的老兔子的张永,真象一只兔子似的,佝偻在椅子上,红着一双眼晴死死地盯着他。

张永脱了外袍,炫着他那身湛蓝锈金的玉带蟒袍,百十多酒客也象变戏法儿似的,变成了佩刀带剑的官老爷,另外一些没变的,自然是扮证人和扮苦主的,一会儿功夫“鑫盛楼”就变成了刑部正堂。

如果这时再加上些鼓点锣钹,简直就是一场荒诞的闹剧。

找来扮演被王龙抢进府去,后来又被他抛弃的良家妇女,真的已经到了妇女的年纪,连杨凌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他叹了口气,暗想:“早知道还不如让那草台班子的当家花旦程小云来扮苦主呢,这两位大妈实在是……唉!”

杨凌歪了歪屁股,悄声问道:“柳彪,你从哪儿找来的这两位,能不能行呀?”

柳彪干巴巴地小声道:“大人,正经人家的女人不肯扮这路角色,而且用本地的人又怕被人认出来,卑职这是连夜从怀仁毛家戏班请来的两个专管做饭的婆娘,完事给了银子悄悄送走,安全。大人觉着不合适?”

杨凌苦笑一声道:“算了,凑合着用吧!”

杨凌要地只是一个借口,只要一个可以搜查王府、如果没有证据不致陷入被动的借口,这就简单了。两位大妈声情并茂地哭诉了一番如何被王龙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始乱终弃的狗血情节后,又异口同声指说他府中还藏着掳来的民女,请青天大老爷明查。

杨凌既然是青天大老爷。自然要来个明查。杨凌听罢冷笑一声道:“王龙,本官奉旨巡察边关军事民情。既然接了状子,自然要一查到底。我现在就派人带这两位苦主去你府上搜查,若有凭据,你二罪并罚,想跑也跑不了,若无其事,我治她们诬告之罪。责你冲撞钦差之过,你看本官可还公允吗?”

王龙惨笑一声,闭目不语。

他又不是傻瓜,如何看不出杨凌乱入人罪,分明是别有用心?

他的府中就算金银成山、美女如云,也不怕杨凌去查,唯独西大院儿那已加工了大半地军械若被查出,这通敌罪名就足以抄家灭族了。

后宅地下密室弥勒教的祭坛若被查出,又加一条谋逆大罪。朝廷对于谋逆者刑律之惨酷,他是知之甚详,点天灯、五马分尸、凌迟、抽肠、活剥人皮,其惨厉让人恨不能早死,如今不知自已哪里露了破绽,杨凌既有备而来,就凭内厂地这些番子,能查不出来么?

杨凌问了这话,也不觉得亏心,见王龙闭目不答。他只将手一摆,柳彪抱拳一礼,转身便走,那只红了眼的老兔子蹭地一下从椅子上蹦了下来,咬牙切齿地道:“我跟你去!”

杨凌被他惊人的弹跳力吓了一跳,看来太监确实太女性化了,这也太爱记仇了,不就是被人推了个跟头、骂声老兔子么?我被红娘子斥责为废物,提溜着弄到地洞里关了两天。也没这么大气呀。

既然张永自告奋勇,他也不好拦阻,任由张永随着柳彪点齐了早已候在另一条巷中的兵马气势汹汹直扑王府。

杨凌提着心事在楼上踱着步子,只担心什么也查不出,王龙在大同官方、地方都是风云一时的人物,虽说给他罗织了罪名,终究有些理亏。

唐一仙不知其中利害,小正德不怕其中厉害,两个不知愁滋味的小家伙坐在一边窃窃私语,一对壁人相依而坐,让人畅所遐想。

杨凌测耳听了听,两人竟是在讨论音乐。

正德向唐一仙吹嘘道:“你琴萧双绝,我音乐上的造诣也不浅呢,这沃来到边关见了金戈铁马、大漠长河地景象,我心中甚有感触,我要创作一首曲子,名字都想好了,叫《杀边乐》,鼓舞军心、杀尽边寇!”

唐一仙双手按在凳上,悠着两条腿好奇地道:“调子是什么样的,你哼来我听听”。

正德干笑道:“曲调么…一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就哼给你听”。

唐一仙吃地一声笑,说道:“蛤蟆吞天啰”。

正德奇道:“甚么意思?”

唐一仙歪着头调皮地笑道:“吹大气呗”。

这时王府中已哭声震天、鸡飞狗跳,一队队官兵冲进府去,犹如沸油里倒了碗冷水,顿时炸了锅。百姓都涌上街头,将王宅围的水泄不通,花磊街上也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混乱中,两个穿着皮袍的汉子匆匆走进太白居,来到二楼临窗雅座外,门口那个青年人听了二人叙述忙令其中一个守在门口,自己带了另一个闪进门去。

俞员外和青袍人立在窗前,正神色凝重地看着对面情形,听到门响回头瞧见那皮袍汉子忙问道:“小楚,打听清楚了么?王家发生了甚么事?”

小楚抬起皮袄袖子拭了拭颊上汗水,紧张地道:“回护法,方才有人在‘鑫盛楼’和王员外家的‘十二锦屏’较量乐技,那楼上女子色艺双绝,王员外一时心动,便搭梯过街,赶到鑫盛楼中想重金买了那歌女。可是不知怎地现在却被人抓了起来。

听说那楼中是微服私访地钦差杨凌和张永,他们说王员外冲撞钦差,又有人告他强抢民女,现在己遣人去府中搜查了”。

“遁词!”俞护法一张弥勒笑脸变得铁青:“王龙搜罗美女从不强抢入府授人口实,他是大同有头有脸的人物,就算冲撞钦差。这罪也不致抄家”。

青袍人袖着手冷笑道:“钦差既然微服私访,哪儿那么巧。这边王龙冲撞了钦差,马上就有人晓得跑来告状了?就连进府搜查的官兵都来得这般快?一定是王龙哪里露了马脚,必须马上应变,王龙这条线要马上切断。”

俞护法定了定神道:“还好,和他有联系的人并不多,我马上通知王虎、包昀离开,连我也得马上走了”。

青袍人拦住他道:“等等。你不要去,派个机灵点地去看看,有机会就通知他们,如果情况不妙就顾不得了,杨凌能顺藤摸瓜抄到王龙这儿,难保不会派人盯着他们”。

俞护法点点头,顿足道:“只可惜我们苦心经营多年创下的这份基业了,**师也快些离城吧,就算王龙口风紧。只要那些军械,甚至本教地祭坛若被搜出,势必全城戒严,到时就走不得了”。

青袍人点了点头,仰天长叹道:“王龙也罢了,王虎在西城,是本教下一步棋中一个关键,只可惜……如今计划不得不变了,唉!天不佑本教呀。”

他脚下重重一顿,带着那个青袍男子急匆匆离开太白居,快马直奔城门。

如狼似虎的侍卫们在几名百户地带领下左右分开。没有登堂入室直趋后宅,而是沿着前院两边的月亮门,冲进左右跨院里去,穿过花园、客房、仆役房、直奔王家自已的工匠铺子,砸开仓库进内搜查。

见此情景,一些胆大的家仆们开始抢些比较值钱的物什儿藏回自已的仆人房,后院那帮花枝招展地小妾们一边使出吃奶地劲儿哭爹喊娘,一边不断地往身上藏掖黄白之物,纤细的腰身不一会儿功夫就变得如同怀胎六月一般臃肿。

官兵出现在王府阁楼上时。这帮美女和丫环吓的抱成一团大声尖叫,以为也要被送官究办了,不料那官兵却没理她们,径冲到窗口大声禀报道:“禀钦差大人,王家搜出狼牙箭头十箱、鞑靼人惯用雕饰的皮甲一千多具,马鞍五百多副,另有马蹬、马掌等物,皆是违禁军械。”

巷下看热闹的百姓轰地一声炸了,王龙巧取豪夺不假,不过他不是地主,生意又多是走私买卖,所以和百姓们并没有什么摩擦,王府被抄,许多百姓还本着亲不亲,一乡人的想法对他抱以同情,暗暗唾骂钦差。

如今一听他私通鞑靼倒卖军械,百姓们顿时怒不可遏,为虎作怅的汉奸本就是汉人最痛恨的败类,甚至比鞑靼这头猛虎更叫人憎恶,深受鞑子欺害地大同百姓对这种人更是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咒骂声和怒吼声顿时喧嚣震天,不少人喊叫着要求软差大人将王龙五马分尸。

杨凌听了松了口气,他看了眼面如土色地王龙,走到窗前朗声说道:“原地看守,不得妄动一件物品。另外派人速速呈报代王府,请王爷和巡抚衙门派人彻底查抄王家!”

他又向窗外百姓拱手道:“似这等祸国殃民的败类,朝廷一定会严惩不贷,但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总得查明证据公示百姓,才可将这些败类明正典刑,代王殿下、胡巡抚和本官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待,各位乡亲父老稍安勿躁!”

杨凌一番话赢来一片喝彩和欢呼声。杨凌目光匆匆一瞥正欲退回房中,忽地觉得人群中似有一道熟悉的目光闪过,定睛再去寻时,人头攒动,却已看不出什么异样。

他微微蹙了下眉,又仔细打量一遍,这才死心地拱拱手,退回桌旁道:“把王龙押下去,打道巡抚衙门!”

红娘子扮作一个粗衫鄙服布巾包头地村姑。肤色都用姜计染的腊黄,好似一个病奄奄的乡下人,霍五叔扮作一个挑着冬菜沿街叫卖的老汉站在她旁边。

方才杨凌那道目光与她一碰,若有实质一般,骇得崔莺儿芳心一震,急忙垂下头来。心头怦怦直跳。她感觉到杨凌的目光仍在人群中找着她,只急得手心都攥出汗来。心中只叫:“见鬼了,我扮的如此寻常,谁都懒得多瞧我一眼,他怎么好似认出了我似地?看不到,这么多人,他一定看不到我”。

崔莺儿下巴低到了胸口,小腿地肌肉都绷紧了起来。脚跟儿悬着,也不知道她是准备拔腿便逃还是要纵身跃起,好在四周全是人,古怪地姿势未引起别人注意。

直到杨凌退回房去,崔莺儿才长出一口气,只觉后背腻腻的,竟已吓出一身冷汗,崔莺儿定了定神,忽又觉得懊恼不已:

方才多好的机会。我只要当众掷出一枝飞镖,软差遇刺的消息必定传遍天下,我便可趁机离开,我怕他甚么?他一个文弱书生,我一根指头就摞得倒,太行群盗那么大的阵仗,红娘子单枪匹马,出入自若,把谁放在眼里了?他一个臭书生,我……我干嘛要怕他?”

这时大内侍卫们从酒楼中走出。开始清开道路请钦差登轿启行,百姓们拥挤着向后退开,被清离酒楼五六丈远,,百余名侍卫站成三排拦在围观的百姓们面前,杨凌、张永匆匆出来上了轿子,唐一仙也有一顶小轿,她抱着古筝上了小轿,一行人径奔巡抚衙门而去。

霍五叔咳嗽一声。说道:“闺女,闺女,闺女啊!”

霍五叔嗓门越提越高,崔莺儿才如梦初醒地猛一抬头,惊慌地道:“啊?甚么?”

霍五叔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低声道:“走吧闺女,咱还要去集上把菜卖了呢”。

“哦,好!”崔莺儿巴不得有他这一说,连忙跟在他旁边向巷口走去,到了人少的地方,霍五叔低声道:“专才他探向窗外地刹那,多好地机会,你怎么不动手?”

霍五叔练的鹰爪功夫,兵器不甚在行,暗器更不在行,而且红娘子心中并不想杀杨凌,所以自告奋勇揽下差事,决定寻找机会由自己下手,霍五叔协助逃离。

官兵包围王宅时,消息轰传开来,他们在鼓楼那里听说了,匆匆赶到这里适逢其会。方才崔莺儿迟迟不动手,机会稍纵即逝,霍五叔再想催促也晚了。

崔莺儿有点心虚,亏得脸上涂了姜汗神色不甚明显,她搪塞道:“方才……我怕一击不中,再无机会,本想等他再探身出来……嗨,再找机会吧。”

霍五叔不疑有他,点头道:“嗯,看他昨日去白登山,今日访鑫盛楼,也是个不安生的主儿,只要盯紧了他,机会一定找得到。他去巡抚衙门,定是商量分赃去了,嘿嘿,王龙贩私货,运军械,家里金山银山娇妻美妾,这位钦差可以大捞一笔了!”

崔莺儿想也不想,冲口说道:“不可能!他不是这样的人!”

霍五叔一呆,崔莺儿咬了下舌头,讪讪地道:“此人虽是咱们的对手,但操守品行,可比许多官儿强多了。五叔,白登山下共御鞑子,白登山上守诺放人,咱们以前遇过的官兵,可有一条这样响当当的汉子么?”

霍五叔没有应声,只是默默点了点头,心中也犯起了核计:“这孩怎么相信起官府的人了?我是看着她长大地,这孩子虽说没读过书,可是品行端正的很,绝不会做对不起丈夫的事,但是虎子起事在即,她却对朝廷中人动了妇人之仁,难怪虎子和她呕气,唉!瞅有机会,我还是独自把杨凌除掉吧,免得这孩子误了大事”。

霍五叔进城时带了干菜,若是原样带回或找个地方丢掉恐引起别人怀疑,所以匆匆赶到集上以较低的价钱处理掉,这才起身出城,不料到了城门口却见城门紧闭,一些百姓聚在门口吵吵闹闹。

崔莺儿不知出了什么事。向旁边一个老汉打听道:“大叔,这是咋了?”

老汉瞧她是个病秧秧地庄户家闺女,便道:“闺女是要出城吧?赶快去投亲靠友吧,今儿个是出不了城啦,刚刚钦差大人抄了王龙的宅子,代王爷和巡抚衙门又派了人去详查。从内宅佛堂下搜出间密室,里边竟是弥勒教的香堂。他的弟弟西城将军王虎闻讯反出城去,被钦差大人设下的伏兵抓了回来,现在代王爷下令封闭四门索拿邪教余孽呢”。

“啊!”崔莺儿和霍五爷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大同首富、交游广阔的王龙王员外就是弥勒教中人?

眼见城门是出不去了,二人转身向回走去,霍五爷不敢置信地道:“王龙是富甲一方地大财主,想不到竟是弥勒教的妖人。他交游广阔,这一来受到牵连地人一定不少,我们怎么办,到什么地方避一下?”

崔莺儿出了一口恶心,心中正无比快意,听了他的话想了想微笑道:“不急,咱们先回鼓楼南街,瞧瞧王家什么情形了,俟天色暗了。咱们再想办法觅个妥当的去处藏身。”

看热闹的百姓仍围在王龙府前,大门洞开,官差们进进出出,清点财物,锁送人犯。由于事涉通敌、谋反两桩大罪,阖府上下所有人等一体锁拿入袱,一一甄别后才能决定是释放还是作为同谋问罪。

由于证据确凿,两项杀头大罪在身,勿需封宅请旨,代王直接下令抄家。可怜显赫一时的王家哗拉拉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偏偏那些树倒之后的猢狲想逃也逃不出去,男监女牢一时人满为患,王府家财被抄没一空。

姜妄侍婢、家仆门童全被锁进牢中,细软财物、珍宝字画也装箱运回衙门,余下些笨重庞大的物件儿一一登记造册,能搬移地全挪到库房中上锁封条,最后朱漆大门砰地一关,盖着代王府和巡抚衙门两道大印的封条交叉一贴。原本奴仆如云的这幢豪宅顿时成了空宅。

崔莺儿眸光一闪,低声道:“五叔,今晚就住在这栋宅子里吧。”

霍五叔目光一亮,赞道:“妙!果然是极安全妥当的去处!门前有官兵把守,我们趁夜时从侧面潜进去,有了这处好地方,在大同再住上十天半月也不会被人发现,只是虎子他们久不见我们回去,必定焦急万分。”

崔莺儿摇头道:“不会,王龙抄家的事明儿就会传遍诸镇,虎哥得了信儿自会猜到官兵锁城……”,她说到这儿忽见几个巡捕提着刀左瞧右看地走在街上,见到有些可疑的人便拦住盘问,忙扶住霍五叔急道:“我们走”。

一个打扮相貌毫不起眼的村姑,偎着一个扛着缠麻绳扁担的老汉匆匆走在夜色朦胧的大同街头,这情景再寻常不过,没有人多看上一眼。

代王、钦差、巡抚三堂会审,王龙地案子判得干净俐落。

王龙私造军械售卖敌寇,参予邪教蓄谋造反,证据确凿,其弟西城裨将王虎、玉石商人包昀亦参予其中。代王爷亲自主审,据说王龙竟当堂挣脱束缚,悍不畏死地扑上去要刺王杀驾,代王大怒,立即下令将王龙、王虎、包昀及涉案的家将、奴仆共计六十二人,押至鼓楼外高台上行刑问斩。

这些人被押上法场时,已被打得皮开肉绽毫无人形,刽子手大刀举起时,气息奄奄的瘫在地上老老实实受了一刀,没有一个喝一嗓子‘头掉了碗大个疤’、‘二十年后又一条好汉’的场面话,做死囚做的这么不敬业,今攒足了劲想赞声好的看客们大失所望,继而破口大骂。

人头在鼓楼下一溜儿挂开,王龙罪大恶极,骄横益甚,又擅称王爷、宅称王府,代王命刽子手刘小刀将他剥皮作鼓。置于鼓楼,每天闻那鼓声,真让曾信奉弥勒教地普通百姓为之心惊肉跳。

代王又命人橇开鼓楼下青砖,掘地三尺,将王龙的薄棺埋于地下,让万人践踏。以惩王龙之罪,将花磊街更名为欢乐街。大同百姓山呼万岁,果然象过年一般快乐。

因王龙一案牵连了许多官员,军中将领因有王虎成例在先,无论有无证据,凡与王家过从甚密的,皆调离原职,以防不测。大同城中暗流涌动,这场大清洗没有三五个月时间恐怕休想真正平息下来。

代王府地牢,本来是用做看押偷盗、犯奸的王府家仆地私狱,所以比起官府大牢要简陋的多,但是此刻地牢地木门却换成了厚重的铁门,内外各有十余名隶属内厂地番子持刀械弓弩严密看管,整个地牢所在的院落戒备森严,严禁未奉谕命的任何人出入。

地牢刑架上,吊着一个身着血衣、披头散发的大汉。头软软的耷拉着似已陷入晕迷当中,杨凌坐在他面前椅上,上下打量一番,蹙眉道:“什么都不招?”

柳彪看了眼那个两颊深陷地囚犯,说道:“是的,能用地酷刑卑职都已用上了,王龙自度必死、始终不发一言”。

杨凌瞧瞧那囚犯破衣下裸露的大腿,一条深深的、难看的伤口,黄红色的脓血从伤口中仍在不断渗出。短短几天功夫。这条壮硕的大汉已被折腾的不成人形,也不知是受了怎样的酷刑。

杨凌怵然道:“白莲教自宋、元以来,例朝例代都受到朝廷打击,可是传承数百年却始终屹立不倒,果然有他的独到法门,在这样地酷刑之下就算铁人也捱不住,王龙养尊处优近十载,酒色财气熏陶之下,仍是这般狠辣。若是弥勒教中高层人物人人这般难缠,倒是不好对付”。

柳彪苦笑道:“这人的确是个狠角色,不过卑职在锦衣卫多年,多少也见过几个,最叫人无奈的是王龙一受刑就晕倒,不受刑时想晕倒还是晕倒,所以卑职拿他毫无办法”。

“呃!晕倒?如何晕倒?”杨凌十分惊奇,连忙追问道。

柳彪苦笑道:“只要卑职一用刑,王龙就会自动晕死过去。囚犯被迫招供,大多是受刑时**痛楚难忍,超过他能承受的极限。可是王龙一受刑就昏死过去,待他醒来,受刑瞬间令人崩溃的极痛已经过去,而且只要他想,就算平时不受刑,只要伤处难以忍受,他也是想昏就昏,白莲教歪门邪道的功夫果然不少”。

杨凌听了隐约猜出这应该是种类似自我催眠的功夫,白莲教几百年来以宗教吸纳教众,对于能辅助蛊感人心的戏法魔术,口技催眠那真是学有专精,王龙既是弥勒教安排在大同敛财的重要人物,必定有所专长。

可惜,这种技艺不被视作妖术,也必被当成旁门左道,正途中人不屑学,既便懂也没人敢说出来,官府到哪去找这样的人物?要是高文心在这儿就好了,料想凭她地本事必可使得王龙乖乖吐实,可惜……如今只有带王龙回京,再让文心想想办法了。

杨凌遗憾地叹了口气,起身说道:“既然这样就不要迫之太甚了,给他治治伤,暂且关着。王龙被抓后弥勒教在本地的势力一定纷纷闻风藏遁,但他们不会舍得将发展起来的势力全都抛弃从头再来!

王龙被杀的消息他们十天不相信、一个月不相信,那半年总该信了吧?过些日子风平浪静了,他们还会卷土重来。到那时,本官一定可以掏出王龙心里的东西,我也会卷土重来!”

出了地牢,在四名侍卫的陪同下来到院外,候在这儿的王府四大管家之一的王安迎上前道:“大人要回去了?”

杨凌微笑道:“是,有劳王管家了”。

王安呵呵一笑道:“钦差大人这般客气可折杀老奴了,大人不见见王爷了么?”

杨凌道:“王爷新婚燕尔,下官就不叨扰了”,他说着做了个请的姿势在王安陪同下向承运门走去。出了王府,绕过九龙照壁,杨凌正要扳鞍上马,远处两骑快马飞奔而来,伍汉超立即按剑拦在前面。

杨凌眯眼望去,看服饰不过是一将一卒而已,马到近前那位将军飞身下马,杨凌这才瞧清是大同总兵杜人国地义子、参将荆佛儿。

他风尘仆仆,显然一路从城外赶来,一见了连忙上前叉手施以军礼道:“末将荆佛儿,参见钦差大人!”

杨凌忙道:“将军少礼,行色如此匆匆,是有要事禀报王爷么?”

荆佛儿笑道:“非也,末将先去了钦差行辕,听说大人在这儿,这才急急赶来”。

杨凌动容道:“出了甚么事?”

荆佛儿飞快地看了眼左右,跨前一下,低声说道:“花当率兀良哈部、翁牛特部、乌齐叶特部及建州、海西、野人女真三部首领已经到了,各部盟首领的使者在得胜口外立帐,叩关请见大明特使,杨总制特命末将飞报大人”。

杨凌听了不由精神一振,脱口道:“他们终于来了”!

朵颜三卫和女真三部自东向西,一进入鞑靼的势力范围便谨慎起来,五千人马忽而急行数百里,忽而如老牛破车一般拖延不行,叫人难以掌握准确行踪,而且一路探马四出。

杨凌考虑到花当率数千骑远离根基,必定小心翼翼,而且他本来就是前来会晤大明皇帝,派斥候一路跟踪行迹并无意义,如果被他发现反而弄巧成拙,是以他一进入鞑靼势力范围,便将自己的探马撤了回来,所以无法准确了解花当的到达时间。

荆佛儿微笑道:“是,奉杨总制军令、末将和许泰许参将护卫大人前往。”

杨凌拳掌一合,哈哈笑道:“好,有你两位境将,龙潭虎穴也可去得了,如今关外,唯伯颜、火筛、花当称雄,本官就去会会这位朵颜三卫的大首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