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百一十八章 求医

月关2016年08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杨虎一拳拳打在早已气绝的胡大锤身上,胡大锤整个胸口都被杨虎的铁拳打得凹陷了下去,两只眼球突了出来,眼珠翻白,在淡淡月光下发着诡异的光。

杨虎打得精疲力竭,猛一抬头抬见胡大锤的眼睛,禁不住心里生寒,眼都虽是一具不能伤害任何人的死尸,可是杨虎瞧见他的眼睛却如遭雷击,不禁惊骇发抖地退了几步。

胡大锤的背部已被打得陷进窑壁中,身子仍立在那儿,杨虎意识到自已的软弱,忽然大吼一声,扑上去双拳如狂风暴雨般击在他的脸上,将他面部五官的骨骼击碎,两眼处打得一团模糊。

好了许久,杨虎才象脱力似的倒退几步,差点一跤跌坐在地上,他半跪在地上,呼呼地喘息着,好半晌才平静下来。杨虎耳目恢复了灵敏,忽地听见身后发出“格格”的声音,这一吓几乎把魂儿都吓飞了。

饶是他胆子再大,做下这样无良的恶行,心中也做不到理直气壮,一听声音他蹭地一下跳了起来,端起架势向身后望去,这一看他也不禁呆住了。

月色忽然朦胧,来人又易了容,可是做了几年的夫妻,他怎能认不出来人是谁?崔莺儿牙齿格格打战,怔怔地望着他,清泪淌在脸上,在月光下闪着淡淡的光。

杨虎惊骇欲绝,失声道:“莺儿。是你?你怎么……你怎么现在才寻来?他……大锤他出卖兄弟,犯了山规……”。

他说到这儿,瞧见崔莺儿忽然变得厌恶、不屑和难以置信地目光,不由喃喃地住了口。崔莺儿颤声道:“你……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这就是灞州绿林头号义气大哥?”

杨虎心里发慌,他一向畏惧崔莺儿。根本生不起反抗她的念头,何况崔莺儿不但武功高他许多,她既然回来了,霍五叔必然也在左近,今日的事既然暴露了,从今往后天下还有什么地方是他的容身之处?

身败名裂、人人喊打,一想起风光无限的北绿林头条好汉落得从此不能见人地地步。杨虎惊恐万分,吃吃说道:“莺儿,我没办法,开弓没有回头箭,如果让他们虽(回)去胡言乱语,丧了我的军心士气。后无退路,前是绝途,你该怎么办?五……五叔呢,他老人家一定理解我的一番苦心。成……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五叔?”崔莺儿不由自主地反问了一句,一时悲从中来。

她方才按照杨虎留下的暗记悄悄摸上山来,越到了近处越是踌躇不敢前行,一想到将要面对自已的丈夫,她面红耳赤羞愧难言。迟迟疑疑不敢前行,隐在暗处将杨虎和胡大锤的对话都听在耳中。

杨虎暴起杀人,身手迅捷无比,等到崔莺儿自惊愕骇然中醒过神儿来,胡大锤已是一具死尸。此时听了杨虎问话,彼此一相印征,崔莺儿才明白从杨虎在李家集激她和五叔去大同行刺杨凌时开始,就布下了一个局,一个铲除所有知道他并非真龙天子转世私密的兄弟地杀局。

好一个机关算计!想通了这一点,崔莺儿面色惨然。哽咽道:“五叔?五叔为了你的帝王大业,送了自已性命,已经埋尸大同城内了”。

她格格一笑,说道:“现在只有我知道你就是个气量狭窄不成气候的山大王,根本不是紫微转世,根本不是真龙天子!你把我也杀了吧,那样你就可以安心做你不仁不义、四大皆空的皇帝梦了”。

崔莺儿从肋下抽出短剑,两指拈着剑尖递到杨虎手中,扬起俏脸闭目待死。

她是自怜被人凌辱,无论如何是愧对夫君的,如今又发现原本光明磊落,重情重义的杨虎变得如此阴险恶毒,心灰意冷之下,存心求死。

杨虎原本无心杀她,听她一说心中却陡起一股恶念,可是剑柄虽握在他手中,他却不敢相信一向豪气干云地红娘子目睹此情此景会心存死念,杨虎目光闪烁,心中电闪,终于断定崔莺儿这是故意试他。

不管怎样她都是我的妻子,我是她的丈夫。我无论做了多少对不起别人的事,让她多么伤心失望,她都没有理由和自已地丈夫作对,现在她故意做出这副姿态,分明是想找个杀死自己、或者离开自已的借口。

杨虎想到这里,心中暗叫一声:“好险,差点儿上了她的当!她这是给我下套呢,五叔十有**还藏在暗处。我是她的男人,我是绿林英雄也好、猥琐小人也罢,天下人人可以唾弃追杀,唯有她只能和我生死与共,我怕她做什么?

再说,山寨损失惨重,要想成大事,还需借助崔家老寨的财力、人力,如果和她一拍两散,崔老大还肯帮自已?

常言说女儿哭,真心真意。女婿哭,黑驴放屁!一个没了女儿地女婿,谁还信得过呀?

杨凌一念及此,握紧的手一松,剑‘当哪’一声掉在地上,他故作悲愤地道:“娘子,你我夫妻一体,情深意重,就是我死了,又怎舍得伤你一根毫毛?

这些兄弟的命是命,可是我这两年联络的十几座大寨的兄弟难道不是一条条性命?士气一丧,怎么和官兵作对?死在京师的两百多个兄弟不是性命?他们的血海深仇难道不报了?

我没办法堵他们的口,一时猪油蒙了心。才犯下这桩大错,娘子一番痛责,为夫已知道错了,莺儿,你唤五叔出来吧。接着山规把我剖腹剜心,祭奠死去地兄弟!”

杨虎这番话说的痛心疾首,大有幡然悔悟之意,崔莺儿慢慢张开眼睛,怔怔地看他半晌,忽地惨然一笑,轻轻道:“五叔……真地死了……跟着你出来的这许多好兄弟,全都死了……”。

杨虎听的又惊又喜:“真地只剩下红娘子一人,那就好办了,一夜夫妻百日恩,她再恨再怨,还能把自已的丈夫丢出去让人唾骂。成为过街老鼠么?天下没有那样的女人!”

杨虎心中大定,急问道:“五叔真的死了?他……他那么高明的武艺……难道……难道你们已经杀了杨凌?”

“杀……杨凌?”崔莺儿忽然有些心虚:杀杨凌、杀杨凌,正主没杀到。五叔却被弥勒教主李福达给杀了,自己杀来杀去的最后却被他给……

崔莺儿有苦难言,慌乱地摇摇头道:“我……我们遇到了弥勒教主李福达,黑暗中不知彼此身份,动起手来。五叔丧命在他手中,我……我……”

她本来怒气溢胸,可是杨虎这一句正问中她的心病,崔莺儿地气势顿时弱了下来。

杨虎不知她为何忽然变得软弱起来,还道是提起霍五叔死因,心中悲伤的缘故,趁机上前握住她手道:“不碍事的,只要你平安无事就好,弥勒教这个梁子算结下了,这笔账我早晚要和他们算个清楚”。

崔营冷笑一声。猛地挣开他的手,厉声叱道:“放开我,你的手,沾着自已兄弟的血!不错,他们大部分都是和你磕头焚香义结金兰地兄弟,就是我崔家大寨的人,论起来也不如你我亲近,可是你要我装作看不到么?我就是死也不会和一条黑心狼躺在一张床上!”

杨虎涨红了脸,似怒似求地道:“莺儿,你……你是我的娘子,无论谁背叛我,离弃我,难道你也要离我而去?除了这一次,我可曾骗过你一决?除了这件事,我可曾做过一件错事?

娘子,你是女人,你不懂的,大丈夫来世上走这一遭,若有机会,谁不想轰轰烈烈做一件大事,我心中地难处你知道么?好莺儿,我答应你,今生今世再不做一件对不起兄弟的事,今天的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崔莺儿看着眼前这个面目已经变得有些模糊的男人,心中有种想要狂笑的感觉:“这就是自已地丈夫?这就是自己从北绿林千百条好汉中挑选出来的,识文断字、武艺高强、一诺千金、义重如山的大英雄?

我就是要为这种人自杀殉节?他配么!一个双手血腥,对不起兄弟;一个清白有染,对不起相公。我们倒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自作孽呀,是我上辈子欠下的”。

红娘子止了哭泣,红着一双弯睫美眸,声音寒冷如冰:“现在,我还能信得过你么?你不愿写休书,那我名义上就还是你杨家的媳妇儿,可是从此以后,咱们恩断义绝,名是夫妇,但是你做什么我不管,我做什么你也别想干涉。今日你做出这样天打雷劈的事,自有天报应。”

红娘子性如烈火,嫉恶如仇,若不是杨虎是她夫君,现在早已动剑摘下他项上人头,所以她话说的狠厉,杨虎听了反而松了口气:

只要面子上还是夫妻,自己就能使得动崔家老寨的人马。何况红娘子以都也曾和他呕过气,时日久了气也就消了,现在先答应着她,虚与委蛇,以后尽心讨好,早晚还不是哄得她回心转意?

崔莺儿说完,拾起剑走到胡大锤尸身旁,跪倒拜了三拜,舍泪起身将他托起,轻轻横置与地,以剑掘土,将他就地掩埋,杨虎想要上前帮忙,被红娘子冷冷一瞪,不禁汕然退到了一边。

果鹞子伤势极重。身上多处刀伤箭伤,一条大腿已经溃烂不堪,杨虎又有心拖延,想让他不治而亡,所以一直拖延治疗。现在只剩下一口气儿而已。

红娘子担心杨虎还要杀他灭口,葬了胡大锤后,就进了窑洞守在他身旁看护,想天亮之后再背他下山,想办法延医救治,杨虎无奈,只得在另一幢窑洞中暂时寄身。

夜色深深。篝火未尽,红娘子抱膝坐在黑鹞子身旁,陷入梦魇之中……

攸尔,她地思绪似乎飞回到了昔年地崔家老寨,北绿林总瓢把子崔大当家比武招亲嫁女儿,不但北方绿林各路好汉云集崔家寨。便是南方各路豪杰也多有赶来的,一个个青年俊杰一一上台比武,却都被她打翻在地,踢下台去。

崔大小姐正自有些失望。忽然一个男子走上台来,绿林中人大多不识得宇,别人是唱名让司仪记录,他却走去自已执笔写下了名字,红娘子不禁注意地看了他一眼。恰与他的目光相碰,这人气宇轩昂,相貌颇为英俊,红娘子不禁俏脸一热,心中有了几分中意。

睡梦中,崔莺儿轻轻蹙了蹙秀气的眉毛:“真可惜,武艺也是这般不济事,唉,可是蜀中无大将,就让他几分吧”。

崔莺儿卖个破绽。被那汉子轻轻掀翻在地,那人伸出手来,崔莺儿甜甜一笑,在台下群雄轰然喝彩声中递过了手去,可那人相貌忽然模糊了一下,变成了杨凌地模样。

崔莺儿又惊又怕,她想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可是忽然间就飘到了另一个空间:俏臀拱起,饱经锻炼结实弹手的**在他的指缝间恣意变形,浅粉色的乳晕都他用力的含进嘴里,吸得她嘤咛不止。

要飞上天去了,崔莺儿觉得自已股间几乎要融化了,娇喘吁吁的她的十指插进了自已男人流汗地发间,可是捧起的那张英俊的脸庞似乎熟悉,又似乎陌生,她想起来了,他叫杨凌,奇怪……我嫁的人是他么?他是山贼头领?朝廷官员?

脑子象醉了酒似的晕晕的,已经不能再想了,一**极乐地快感让她象飘在水面上一样荡漾着,身上男人如研似磨触及灵魂的起伏,牵动着她酥嫩的臀股发出一阵阵战栗,呼应着她的欲仙欲死。

不管了,他在和自已亲热,那一定就是自已地丈夫,真是好笑,我们这么恩爱,我居然会怀疑他不是我的相公,崔莺儿忽然想笑出声来,这一睁眼,颠鸾倒凤的旖旎场面不见了,五叔脸色惨白地站在她的面前,悲凉地道:“莺儿,你忘了五叔的血仇了?你怎么能和杀死我地仇人亲热?”

“不是的,不是的,五叔,你不是被李福达杀死的么?”崔莺儿惊慌地摇着头。

“谁说的?明明是我们去刺杀杨凌,被他的官兵把我射死的,你听信了谁的谣言,居然说是李福达杀了我?莺儿,我们和官兵是不共戴天的死仇啊,你这孩子怎么能喜欢朝廷的人?”

“我没有……我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在骗我?五叔为什么要说假话,为什么都在骗我,我能信谁?我要信谁?”

崔莺儿惊慌地申辩着,可是四下寻找,五叔又不见了踪影,胡大锤凸着一双可怖地眼晴对她大吼道:“你的丈夫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他出卖我们,他杀了自已的拜把兄弟!你呢?就和别的男人勾三搭四,恋奸情热,我们瞎了眼,怎么会追随你们!”

“不……不……”崔莺儿惊恐地后退着,忽然一步跌下悬崖,她“啊”地一声惨叫,从睡梦中一下子惊醒过来。

崔莺儿抚着额角直起腰来,才发现自己一襟湿凉,满头冷汗。洞外天色微明,攸尔吹入一阵风寒,她机灵灵地打了个冷颤,原来是南柯一梦!崔莺儿气促心跳,好半晌才平静下来。

回头看看躺在那儿水米不进的黑鹞子,这条结实地壮汉已经被伤病折磨得奄奄一息。脸色灰黑。崔莺儿鼻子一酸:这次离开灞州,前后丢了两百多个好兄弟的命,他是唯一活着的了,无论如何,我要让他活下去。把他带回灞州!

他的伤太重了,这么走是支撑不到回去的,一定得找个郎中给他医治一下。崔莺儿站起身,在窑中绕走了两圈儿,想着怎么把黑鹞子带下山,给他找个郎中看病。

杨虎在洞口探了下头,他知道红娘子一向睡觉警醒。如果贸然有人接近,一定会被她察觉,却不知这两日她饱受打击,身心俱疲,早已疲惫不堪,方才是真地睡死过去了。

崔莺儿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我要带他去看郎中,养好伤后回灞州大寨”。

杨虎喃喃地道:“他一身刀箭伤,不是高明的郎中是治不好的,可是医术高明的郎中都住在大城大市。去那些地方实在危险,而且他们见了不明身份的人有如此可疑的伤势……”。

崔莺儿截断他的话道:“这个就不劳你操心了,你走你地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是在赎罪。不管多难,我要尽我的心、我的力,你要是还想杀人灭口,尽管跟着我来,否则的话,回去继续招兵买马准备造反吧!杨虎,我瞪大双眼等着看,老天怎么收了你!”

她背起黑鹞子,从杨虎身边昂然而过,目不斜视。杨虎目送她擦肩而过。怔楞半晌,才咬了咬牙,一顿足,也收拾行囊,悄然下山去了。

皇帝的仪仗走到阳原,唐一仙地病情忽然又反复了,高烧不退,湿汗不止,这可愁坏了正德和杨凌。一路行来,正德专门为唐一仙准备了一辆宽敞豪绰的车轿,由于她病卧在内,不敢叫她受了风,所以她始终不知道身边这个侍候人的小校尉就是当今天子。

正德出来一趟,已经野惯了,穿上龙袍受拘束,远不如做个寻常人自在,加上担心唐一仙病势,所以一路上他又换上校尉服装,时时赶来探望,皇帝的车仗中空空如野,只是摆了个样子。

纵然离开唐一仙地车轿,他也懒得回到自已的乘舆,忽尔和杨凌挤在一辆车中,忽尔干脆和士卒们挤上一辆大车,逍遥自在,不拘小节。

唐一仙病势加重,正德和杨凌都不敢再快行,车队一进阳原,就停驻休息。阳原县令战战兢兢赶来见圣驾,正德也懒得答理他,这小地方离大同并不远,驿馆简陋,正德恐唐一仙不便入住休息,瞧见县中有一幢大宅,华美不凡,便向那阳原县令问道:“这是谁的宅子?”

阳原县令朴紫风欠身答道:“回皇上,那是原左台御使花子规花大人的宅邸”。

正德道:“去,告诉他把最好的房子腾出来,准备上好饭食,朕要驻驾与此”。

皇帝征用致仕大臣地府邸为行宫,按理说对臣子来说是足以炫耀的一件好事,恐怕皇上坐过的椅子,盖过的被子,这个花子规花大人都得找张黄纸包起来,一日三柱香的供着,所以杨凌犹豫了一下,并未出言阻止。

阳原县令赶忙的跑去传旨,花御使一听喜出望外,立即号召一家老小搬去别院,把正房全部腾了出来,款待皇帝老爷。

随行侍候的代王府神医翻来覆去开的就是那几道方子,如今唐一仙病奄奄的,小脸都瘦削了不少,一双大眼晴相形之下倒似增大了许多,只是那双漂亮的大眼晴也变得黯淡无神,整天无精打采地,看得杨凌好生心疼。

唐一仙敢对正德等人发脾气,那药苦得恶心,她楞是不吃谁也没办法,但是杨凌端着药碗亲自喂她,小姑娘就乖乖地吃药了,这一来杨凌每到吃药时间就成了唐大小姐的专属侍药官。

只是唐一仙虽苦着小脸强行把药吃下去。那些草根树皮奇苦无比,喝下肚去翻江倒海,上吐下泻,据那王府老御医说这一来泄了虚火,清肠祛毒有见好之势。可唐一仙虚弱地身子哪禁得起这么折腾?这一来病情反而重了,就连杨凌这不懂医道的外行也看得出再这么下去,一个鲜花般的小姑娘就得被活活折腾死,所以断然停了药物。

在花府住下,虚弱不堪的唐一仙喝了些糖水沉沉睡去,杨凌轻轻用丝中拭去她嘴角水渍,替她掖好被角转过身来。正德憨眉苦脸地道:“杨侍读,这便如何是好?她的病……她地病是越发的重了”。

杨凌示意了一下,带着正德退出唐一仙的寝室,二人怅然相对,默默半晌,杨凌才道:“一仙的病情太过严重。已经不能再这么一路颠簸劳顿了”。

正德点头道:“嗯,朕本想回了京有太医诊治,能好的快些,如今看来是不行了。这班庸医,连伤风的病症都治不好,实在无能!”

杨凌苦笑一声,他不懂医,却猜得出唐一仙十有**身上有着炎症。在现代有滴溜将提炼的消炎药物直接注入血液,尚且要医治良久,在古代一些现代人看着不起眼地毛病要人性命实是再正常不过。

他忽地想到高文心,不知道她可有甚么法子治好唐一仙,可是想想往返路程,唐一仙能不能撑到那时候殊未可知,又不禁锁着双眉摇了摇头。

过了半晌,他才心有所动,忙唤人道:“去,请花大人来。本官有事相询”。

花大人请了客人上门,客人倒反客为主,他想见一面还得容人相请,等人通报,但花大人仍乐在其中,闻言赶紧到了正院后厅见过皇上和杨凌、苗逵、杨芳等人。

杨凌问道:“花大人,本地可有什么出色的郎中,医术高明些的么?”

花子规想了想捻须道:“杨大人,本地是个小县,倒没什么名医,本官生了病,也是从大同延请名医诊治的,杨大人带来的那两位,就是大同有名的郎中,本地么,倒是有一位姓马地巫医,据说有些邪门的法子,其实都是些民间偏方,有没有效的不好说,本官没请他治过病,不过听本地父老讲,有些病治来倒是手到病除”。

民间巫医?民间医术不科学不管用的糟粕不少,但是也却有许多自古流传不载于正规医术地药方,有时蒙对了病症,确有奇效。而大同那两位郎中的方子不见效,一方面可能医术确有问题,另外杨凌也晓得和唐一仙的身份有关。

他们原就知道唐一仙是内厂总督的表妹,如今一路行来,除了唐一仙,人人知道围着她跑前跑后小心侍候的那个小校尉就是当今大明天子。

天子对她尚且如此态度,谁还敢小觑了她?作医官地同样深谙为官之道,他们给这些重要人物看病,反而不敢大胆诊治,认真用药,生怕用些药物起了反效果自已要因之落罪,所以弄些不痛不痒的药物糊弄人,这些病人死了也是天命到了,和他们没关系。

杨凌知道其中这些关节,如今正是急病乱投医,不如请那巫医来诊治,他是用偏方也好,跳大神也罢,哪怕能缓解唐一仙的病情,也好过这么病情反复,日日苦捱。

想到这里,杨凌一展眉,对正德说道:“皇上,臣亲自去拜望一下这位巫医,如果真有点门道,就请他回来试试”。

正德现在也是全无主意,急忙点头道:“爱卿快去,莫要耽搁了。”

杨凌对花大人道:“此地本官不熟,请大人派府上管家带路,我去探探这位马巫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