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百五十七章 开拔!

月关2016年09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南方城墙较矮,但倭寇渡海而来,没有大量攻城器械,第一轮攻击在明军的猛烈反击下,摞下一地死尸暂时退却了。

梁兴化饮也顾不得吃,匆匆巡视四城,见倭寇集中于东城,便将城中主力皆调到东城防守,其余三城来回戒备,一俟有警立即以钟鼓传讯,便可运兵过去。

天色大明,梁兴化发现倭寇蹿入城墙附近的居宅,残酷屠杀百姓,他在城上除了指挥士卒发箭射击,尽量杀伤、阻碍倭寇,但倭寇势强,断无出城救援的道理,梁兴化也只能眼睁睁看着百姓受到残杀、凌辱,随即他发现倭寇有接近城墙的民居,搭设扶梯上城的意图,立即唤过官兵发射火箭,主动焚烧民居,一时烈焰冲天。

倭人一向游击奇袭,很少主动攻击大城大隘,但是这支倭军尽管攻城受挫,却始终不肯退却。到了午后,倭人用拆毁的民宅木料制作了大批攻城云梯、还有几辆吕公车,再次发动攻击。

梁兴化正在城头指挥反击,忽听南城传来警讯,梁兴化急忙将东城防务交予副将贺文,自己领了五百军兵匆匆赶往南城,登上南城城墙,只见城下护城河外边五六百名倭寇叫嚣,一里地外是一片茂林,林中影影绰绰似有无数伏兵。

守城裨将毛文俊紧张地道:“守备大人,倭人似在林中伐木为具,我看他们人数不下两千,恐守城官兵不足,是以急急通知大人。”

梁兴化仔细观察一阵,冷笑道:“这必是倭人疑兵之计,虚张声势使我分兵,减我东城防御,你不要惊慌,尽管安心守城,没有大部敌军攻城,不必鸣钟示警,东城战事危急。本官放心不下,还得马上赶回去。”

毛文俊胆怯,迟疑道:“兵法有云,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倭人十分狡猾,迟迟不攻如果是有意怠我军心怎么办?”

毛文俊这一说梁兴化也迟疑起来,他咬咬牙,恨道:“坚持下去,待苏州援军到了便好了,我再留三百人给你,时刻小心。”

梁兴化给南城又留下三百官兵,赶回东城时倭寇新一轮的攻击又结束了,城墙下留下一地死尸,城门被冒死抢攻的倭寇撞击的已经裂了缝隙,摇摇欲倒。守城裨将正指挥民壮和临时征来的青壮劳力向城门下堵塞石块泥土,顶压撑杆以加固。

梁兴化攀上城墙,扶着雉墙碟口向外张望,这一看不由心中叫苦。城外倭寇暂时退却,后队倭寇绕道隐没,已不知去向。倭寇使了减兵计,东城外看来已不足两千倭寇。倭人主力到底移往何方实难预料。此时北城又传来警讯,梁兴化不敢大意,立即率军驰援。

如此一来,四城但有警讯,城中守军就得疲于奔命,至夜暮时分,守军已人困马乏,这般下去恐怕守军根本支撑不到天亮,城中守军和百姓都提心吊胆,翘首盼望苏州援军,心情愈来愈是焦急。

月亮渐渐升起,江南的月也如柔媚的女子,轻薄的云恰如遮羞的纱,月华如水,清清照射在大地上。四城城墙下草丛中、沟渠里,蛙语虫语一片恬静,丝毫不受北城、东城火把亮如白昼、嘶杀震天动地的影响。

此时,倭人为了集中兵力攻打地势较矮的东城,已将西城疑兵撤走,月光下几个人影悄然奔到城下,城中守军一刻不敢大意,立即拾起弓箭,高声喝道:“站住!城下来人通名报姓!”

一个颤抖的声音向上喊道:“他……他妈的,你喊什么,小心把倭人招来。”

守城裨将闻讯自城楼内匆匆奔上城墙,急问道:“城下是什么人?”

一个吴江县本地口音喊道:“大人,我们已经把军情传到苏州,总督大人已派大军来援了。”

另一个人骂道:“闭嘴,让刘把总和李大人说。”

守城裨将叫李彬,一听城下的人唤出他的姓氏,又提及刘把总,不由喜道:“刘佥?你把信传到了?”

城下有人答道:“是啊李大人,快快开城,我有总督大人的秘函面呈守备大人。”

李彬与刘佥相熟,一听确是他的口音,他在城中盼望援军又盼的望眼欲穿,哪里还会多加思考?何况城上有七百名守军,城下不过八人。他急忙命令道:“快快打开城门放刘把总进来。”

闻知总督大军即将赶到的守军士卒兴高采烈地奔下城墙,搬开粗大的撑门圆木,将城门缓缓拉开,探头悄声道:“快些进来。”

一个人影疾如猿猴,带起飒然风声一跃而至,雪亮的刀锋闪电般劈下,一颗头颅碌碌滚落在地,满腔热血喷了那人一头一脸。

那人凶悍之极,伸手抹了把脸,擦去糊住双眼的热血,一拧身闯进城去,五尺长刀舞开,方圆丈内处处白芒,猝不及防的官兵惨叫连连,纷纷倒地,剩下的官兵发一声喊,转身便逃。

城门外,几然倭寇持着丈二的朱杆长枪冲进城门,将城门大开,趁着夜色已悄然掩至附近草丛中的倭寇一轰而起,呐喊着杀进城去。

刘佥站在路边,看着冲进城去的倭寇,战战兢兢地对一旁的倭寇道:“方大哥,咱们乡里乡亲的,你说过只要诓开城门就饶我性命,我……我可以走了么?”

那个持刀的倭寇奸笑道:“当然,我说饶你性命,自然不会食言。”

刘佥听了心中一宽。个人的性命得以保全,自私和贪生使他心中仅有的一丝惭愧也荡然无存了,他马上感激涕零地对那个倭寇道:“多谢方大哥,那小弟就走了,他日相见,再请大哥吃酒以谢。”

话音未落,一截雪亮的剑锋自他前脸透了出来,刘佥的双眼凸了出来,惊愕地瞪着眼前模糊的那张笑脸。方姓倭寇笑道:“我说饶你,没说旁人也会饶你。这顿酒,黄泉路上你自己喝吧。”说完他狂笑着持刀冲进城去。

刘佥脸上满是痛苦和悔恨,城中已传来哭喊声和片片炎光,而这一切对他来说,都已变得那么遥远。尸体软软地瘫倒在路旁,轻纱般皎洁的月光轻轻覆盖在他丑陋、罪恶的尸体上,一片惨淡。

吴江城,失陷了……

※※※※※※※※※※※※※※※※※※※※※※※※※※※※※※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沿着碎石铺就的小路,花荫下杨凌和成绮韵对面而坐。月光皎洁,轻曼的玉人素面青衣,轻啜浅尝的姿态极是撩人。特别是酒后俏脸上的一抹嫣红,虽在月下,也不减诱人美态。

杨凌轻吁了口气,放下象牙箸抚膝说道:“很久没有这般逸致和心情了。唉,试想西北军之粗犷、东北军之彪悍、纵是西南兵在那穷山恶水的地方也是个个舛傲凶猛,任是其中哪一支军队放在江南,都是虎狼之兵,哪轮得到小小倭寇作乱?我是想破了头也想不到江南兵竟然如同一群绵羊。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莫过于此了。”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成绮韵目泛异采。欣然道:“大人此言一针见血,精辟之极,这一语锤炼得太妙了!”

杨凌吓了一跳,他一直以为……这是一句成语,原来博学如黛楼儿,竟也没听过这词。

成绮韵道:“这确是那些败兵的真实写照,不过江南兵本来就在江南富裕之地,少了艰苦之地的磨练,再加上屯田多受将领吞食,世袭官军逃兵日增、士气低迷、军备废驰,每遇战事,人人想的都是如何逃命,这样的兵纵然以万敌百,哪里谈得上战力?现下唯有先调兵来,再在战事中以严肃的军纪、赏罚分明的战功,将江南卫所官兵带动起来,这群绵羊的躯体是虎狼,软弱的只是他们的心,只要他们恢复了士气和胆量,就是一支强大的军队。”

杨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沉吟道:“临阵磨枪,现在对军队改制是来不及了,眼下我是该先肃明军纪,强化军队战力。等战事平息,还要从根上找原因,军户兵不愿当兵而强迫当兵,仅靠军纪镇压终非长久之计,边军募兵之法甚好,我该奏明皇上逐步取消军户,实行募兵制。如今匠户已经改为以银代役,匠户自谋生路,收入增加,个个心中欢喜。同时活跃了工商,朝廷增加了税收,又少了养人的负担,好处十分明显。取消僵化的军户制,虽说在军费上有所增加,不过一旦开海,人员流动势在必行,那时朝廷税赋也会大幅增加,应该没有困难。”

他一边说,一边轻轻敲击着膝头盘算着。成绮韵见状抿嘴笑道:“大人,好不容易清闲片刻,又在考虑公事,这些事总要待战事平息才能逐步推行,如果急了反而欲速不达,现在想的太多也没有用,大人且放宽心,待援兵到了,咱们先解决江南的匪患才是。”

杨凌笑道:“是是,本官也想得头痛,好好,今晚各位只淡风月,不论军事。”

成绮韵浅浅一笑,捧杯道:“持杯遥劝天边月,愿月圆无缺。持杯复更劝花枝,且愿花枝长在,莫离坡。持杯月下花前醉,休问荣枯事,此欢能有几人知?对酒逢花不饮,待何时?”

杨凌哈哈笑道:“好一个对酒逢花,呃……”

虽说月色朦胧、孤男俊女,气氛暧昧,酒后也容易叫人放松心志,杨凌终究不敢说出轻浮的话来,眼前可是一捆遇火就着的干柴啊,杨凌心中岂能不知?

他笑笑道:“来,你我同饮。”玉杯轻轻一碰,两杯清酒入腹,杨凌挟起一箸菜来。趁着颊齿留香,慢慢品尝。

成绮韵莞尔道:“但凡饮酒,时节最好是春郊、花时、清秋、新绿、积雪、新月、晚秋;地点最好是花前、月下、竹林、高阁、画舫、幽馆、曲硐、菏亭;这人物嘛,则是高雅、豪侠、真率、知己、故交、玉人、可儿。大人这些日子太过辛劳,若觉可意,今夜就好好轻松一下吧。”

杨凌击掌道:“喝酒还有这么些学问?春郊花时、花前月下、知己玉人,样样符合,是该多饮几杯。你这些日子太过劳累,我的酒量浅,你若喜欢,尽管多饮几杯。”

成绮韵听他说知己玉人,心下欢喜,不禁向他巧笑嫣然,随即捧杯就唇。

晚风拂过,几缕青丝轻轻刮上她如玉的面颊,低唇就酒,脸侧露出那如钩玉般温润洁白的耳垂,风光一时无限。

杨凌目光迷离了刹那,他刚刚举起杯,远处脚步声起,伍汉超的声音急急传来:“大人,吴江城失守,有数千倭寇攻入城中,正在烧杀抢掠并加固城防。白大人、闵大人都在前厅等候,请大人立即往见!”

杨凌大吃一惊,纵观六省倭寇,聚众三千以上共同进退的极少,一方面是倭寇派系众多,二来有几股大的倭寇势力出于补给考虑,也是分兵行动的,聚众数千攻打大城的迄今不过三两例而已,这股倭寇竟敢攻到重兵云集的苏州脚下?

杨凌立即起身向前厅赶去,伍汉超向成绮韵拱拱手,也随后跟去。

成绮韵痴坐半晌,提壶斟满一杯,举杯向月,悠悠地道:“剑气射云天,鼓声振原隰。黄尘塞路起,走马追兵急。弯弓从此去,飞箭如雨集。截围一百里,斩首五千级!”

※※※※※※※※※※※※※※※※※※※※※※※※※※※※※※

杨凌真地怒了,六省剿匪总督驻镇苏州,而倭寇竟然聚数千众悍然在苏州城附近用兵,这是挑衅,也是轻蔑,如果任这股倭寇烧杀抢掠一番扬长而去,总督府的声誉将一落千丈,原本低迷的六省士气将会更加萎靡不振,就是京中也不会再容忍这种战况的存在。

杨凌铁青着脸,令白重赞率一万五千人守城,自己带两万三千大军驰援吴江城,同时令人传令附近卫所官兵合围吴江城。

眼见总督军务钦差大臣暴怒,白重赞等人噤若寒蝉,无人敢再反对,立即应命从事,待成绮韵听说杨凌亲自率军救援,大惊之下匆匆赶到前厅时,杨凌的大军已经出城了。

杨凌知道吴江城已经失陷,如果倭寇据城而守,两万大军未必攻得进城去,是以随队带了八门轰天霹雳炮,专用攻城。大军浩浩荡荡趁着夜色走出十余里地,杨凌激动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他骑在马上沉思片刻,忽地勒住马缰,喝道:“停止前进!”

号角吹起,三长一短,各处传令兵纷纷响应,大军原地伫立,闵文建提着大刀从前哨纵马过来,急吼吼地道:“大人,怎么不走啦?”

杨凌冷幽幽地看了他一眼,问道:“闵大人,倭寇可有占据城池据城而守的先例?”

闵文建一怔,说道:“有哇,倭人若是抢了大批财物来不及运出海去时,通常会在沿海占据一座小城阻截我军,掩护同党将财物送走再突围出海,他们在内陆被追赶的无路可走时,也会突袭占领一座城池以作喘息,不过通常在我大军合围之前便会越城而走,继续蹿逸。”

杨凌冷冷一笑,说道:“吴江城可不是临海小城,他们劫掠也罢了,为什么要作出据城固守的姿态?他们突然袭至,大可在我们惊觉之前逃之夭夭,现在没有兵马阻截,数千倭寇大可从容来去,何必退入城中容我们从容布兵合围?”

闵文建怔道:“大人之意是?”

杨凌眼睛转了转,咬牙冷笑道:“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这伙倭人好大的胃口,他们想要取的是苏州城。吴江不过是个幌子。”

闵文建恍然大悟,惊道:“原来是……是那个调虎离山?他娘的,我们要不要马上赶回苏州?”

杨凌摇了摇头,仰天想了一阵道:“苏州城内还有一万五千人马,就算倭人调开我们杀进城去,也要和城中守军纠缠不休,那时我大军回援,倭人就要被包了饺子。他们费尽心机取了吴江,必是设伏先吃掉我们,然后……”

杨凌说到这里,忽地心中一动。恍然道:“他们作出据城而守的姿态既是引我发兵,也是为了……”他忽地扭头对中军道:“速速传令后阵辎重兵,将八门火炮引入中军,把攻城云梯、战车伪装成火炮,中间置以炸药桶,快去!”

中军领命,急急奔向后阵,杨凌唤过参将洪鹏问道:“你是本地人,我来问你,此去吴江,一路可有什么险要所在可以用来伏兵?”

洪鹏想了想道:“此去吴江一路坦途,唯在经过十瓦寨附近时。路左有一片泥泽,大约有方圆数亩地的芦苇丛,右侧是一片缓坡,植有许多低矮茶树,如要藏人,一路上只有这个地方适宜埋伏几千人马。”

杨凌下马,仔细询问了一番那里的地形,洪鹏令人举着火把在地上画图详细叙述了一番,杨凌站起身来望着那副地图沉思半晌,下令道:“把众将唤来,本官要在这里部署军令!”

伍汉超站在杨凌身后捧着黄绫缠裹的尚方宝剑,两旁侍卫手举火把,火光猎猎映着杨凌肃然的脸庞。杨凌将众将一一唤过,指着地上的图形,向他们交待着彼此要执行的任务。

杨凌一切交待完毕,缓缓挺起身来,环顾四周,低声道:“诸位将军,咱们江南的兵,孬到了什么程度,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

“是气力不如人?武艺不如人?也是,那些亡命徒天天干的就是这买卖嘛,可猛虎架不住群狼啊,诸位大爷!咱们两万三千人,四个打一个还不成吗?”

杨凌忽然怒吼起来,他向吴江方向一指,厉喝道:“前方是什么人在遭难?是辛苦劳作,供你们吃、供你们穿的衣食父母!他们正在被倭寇屠杀、凌辱!常言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养头猪临过年了还能吃顿肉呢,养群废物是用来肥地的吗?”

这样别开生面的战前动员,可让这群将领开了眼界,一个个羞得脸皮发紫。

杨凌反手从伍汉超手中拔出尚方宝剑,剑光凛冽,直刺长空。他这些日子虽然辛劳,可是每日随伍汉超习武不辍,剑法已似模似样,这剑花一抖,声作龙吟。

杨凌一字一顿,杀气腾腾地道:“这一仗,许胜不许败!战事一起,你们各督所部,伍长退,杀伍长!伍长不退而兵卒退者,尽屠。什长退,杀什长!以此类推,若全军退,对不起了将军,我就要用你的项上人头,祭我手中的尚方宝剑!都听到了吗?”

众将被他骇得脸色苍白,战战兢兢说不出话来,杨凌又大吼一声:“听到了吗?”

众将这才猛咽唾沫,齐齐拱手道:“末将听命!”

杨凌声音拔高了一截,厉声道:“你们把本官的连坐屠杀令晓谕全军!再告诉所有的士兵们,倭寇不是一群猛虎,而是一群野狗!你胆怯了,他张牙舞爪吠得比狼还凶,你把它打疼了,下一次不等你哈腰捡砖头,它就会夹着尾巴逃之夭夭了!”

闵文建把大刀铿地一顿,吼道:“老子也受够了这些怂兵将的气了,无论做官的、当兵的,都摸自己的裤裆,要是没少了那一嘟噜,就他妈的挺起腰来当爷们,跟着督帅去打野狗!”

罗毅罗都司与倭寇对仗数阵皆败退下来,因总督府设在苏州,为了加强防护力量才将他的兵调来,这番羞辱的话听在他耳中,就象专门说给他听的一样,一句句象一根根针似地扎得心疼,他立即高喊道:“是,今日末将再退半步,天打雷劈,死无葬身之地!”

众将领们的血性都被激发起来,一个个摩拳擦掌。

杨凌冷目一扫,沉声喝道:“开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