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百五十八章 伏击

月关2016年09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月光如雾如纱,大军来到十瓦寨附近,前方右侧出现一片起伏的缓坡,丛丛矮茶树绘映出斑驳的颜色,吹来的风柔柔的,带着些清香。

茶树沿着缓坡向远处延伸过去,路左是一片茂密的芦苇,新苇才刚刚抽芽。由于刚刚进入春季,雨水不多,芦苇丛非常干燥,轻风拂过,偶有过冬的干枯芦苇脆裂折断。

“将军有令,加速前进!”有人骑着马来回呼喊着,军令在寂静的夜色中传出老远,军队陡然加快了行军速度,想要快速通过这片适宜布伏地带。

坡上茶树丛中“哐哐哐”一阵锣响,一阵箭矢射下,紧跟着呐喊声起,茶丛中冒出许多持着刀枪的倭寇,啸叫着朝官路上扑来。

右侧外翼是刀盾兵,锣声响起,他们已自然地伫身举盾,“笃笃笃”一片响,伤者寥寥,然而所有的士兵都极其冷静,没有一个心慌失措、大喊大叫。

他们的镇静影响了队中的官兵,稍稍惊起的骚动迅速平抑下来,洪鹏较足了丹田力,一声大喝之下,士兵们开始迅速布开防御阵形,全胜车、霹雳车厢板竖起,弓弩手、火铳手、刀枪手各自就位。

而另一侧的官兵,在茶山上有敌偷袭的同时,都司罗毅已喝令道:“放箭!”

一声令下,万点星光飞上天空,铺天盖地的落向那片芦苇丛,“蓬”的一声,干燥的枯苇遇火即燃,烈焰即刻腾空而起。芦苇丛中顿时跃起无数人影,惨呼连天。

杨凌肃立在中军战车上,紧张得手心已沁出汗来,直至此刻他的心才放了下来。

大军行进途中,他已令弓箭手在箭矢上绑上浸了油的布条,命各部将领传谕三军:大军赶至十瓦寨时必遇敌袭。总督大人已有了万全之策,令三军将士依令行事,勿要惊慌。

这是一场博弈,如果料中了,对精神上和行动上早已有了防备的明军,偷袭便全无效果。而且可以给全军将士一种主帅算无遗策的感觉。

在军中树立这种信念,绝对可以化作巨大的杀伤力。这些畏敌怯战的官兵缺乏的就是对统帅的信任和必胜的信念,只要通过这件成功的反埋伏给他们树立这种信念,这两万大军一夜之间就可以脱胎换骨,变成一支不可小觑的力量。

然而如果所料有误,这番大动干戈两旁却没有伏笔,那就真有草森皆兵之嫌了。对于刚刚鼓舞起来的士气必定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如今看来,他赌胜了。

杨凌料想倭寇若有埋伏,茶树丛中必布伏兵。对面的芦苇荡如果也布置伏兵,虽有自陷险地的危险,但是如果策划得好,这险地也可变作生地。

军队没有现成的引火箭,平素都是战事需要时,以变通箭矢制作。如果倭寇在夜间突袭,并以左侧茶山伏兵先吸引明军的注意力,明军仓猝间是来不及引燃芦苇的,芦苇荡离官路不过十余丈,这时埋伏的倭军便瞬息可至,杀入明军阵中。

有鉴于此,杨凌才令罗毅部所有弓箭手备好引火箭,只要倭寇伏兵一出,立即引燃芦苇,里边有倭寇最好,即便没有,大为焰天,映得亮如白昼,倭寇伏兵无所遁形,便只能化偷袭为正面决战。

九世善人的福气真不是盖的,随着万点火光落下,一根长阳全线飚红,无数个倭寇在在芦苇丛中哇哇叫着跳了起来,火起烟浓,“毕毕剥剥”的芦苇燃烧声此起彼伏,迅即燃起的大火猛烈无比,隔着十余丈顺风的战士犹能感到炙面的热气。

刘大棒槌哈哈大笑,扯开大嗓门吼道:“俺早说过大帅神机妙算,这下你们信了吧?从火海里爬出来的,统统射死,一个不留!”

事实上不用他说,全军将士也已士气大振,那时的士兵大多没有读过书,现在多为人诟病的盲目崇拜、迷信权威心理,在那时恰恰是高级将领驾驭部下的有力手段,即使后来治军有方的戚继光,也在军中大搞封建迷信活动,就是这个原因。

如今眼见督帅料事如神,烈火冲宵而起,那火中倭寇不下千人,竟然不伤一后一卒就要将他们全数烧死,士兵们对杨凌的信任和拥戴立刻达到了巅峰,眼见临近芦苇丛边的倭人有些带着一身火焰狂叫着奔了出来,立刻有些士兵持着刀枪冲了上去。

这些冲出来的倭人一身是火,手中刀枪早已不知抛到哪去了,只顾狼狈地拍打着身上、头上燃烧的火焰,往日的威风全然不风,哪里还能还手,未招架几合,便被那些官兵捅翻在地。

虽然这些官兵有打落水狗之嫌,不过杨凌并未阻止,他现在需要的是恢复军心士气,能让这些闻倭寇之名而丧胆的江南兵亲眼瞧瞧倭寇的狼狈,亲手杀死几名倭寇,全军的士气必定有所提高。

杨凌扫了一眼火光熊熊的荒芜荡,芦苇的灰烬被热浪蒸腾着在半空起伏飞舞,犹如大片的黄蜂,下边仍是熊熊烈火,片刻功夫已经看不见挣扎的人影了,烈焰弥连成一片,映入眼帘的只有一片火光。

杨凌缓缓转过身来,注视着那片茶树山坡,乃美正智手下大将木村中原率领着上千名倭寇已挥舞着倭刀、木杆长枪冲杀下来,明军阵营严阵以待,所有的官兵肃立原地,一动不动。

木村中原没想到主公奇袭吴江城,诱引苏州守军来援,再半途伏击一举歼灭的妙计竟被明将识破,惊讶之下,陷身火海的千余名兄弟那无以名状的惨象反而激起了他无穷的杀气。

明军纵然有一两名智将识破计策又能怎样?他曾经率领三百名部众与四千名卫所官兵决战,明军一战即溃,他率领三百勇士自后面掩杀,追杀明军五百人,而自己只死了十六个人。他的勇士是无敌的,明军将领纵有头脑,率领着一群胆小如鼠的士兵还不是一站即散,重演当年痛快宰杀的一幕?

何况主公已弃了吴江,率大军绕至明军背后,一部偷袭苏州城,一部劫夺明军辎重中的火炮,两下合围,大可屠尽明军,为兄弟们报仇。

盟军开火了,火铳砰砰、弓弦嘈切,挥舞着五尺长刀攻到近前的倭寇倒下一片,但是悍不畏死的倭寇一刻也不停歇,仍然凶悍地嚎叫着猛扑过来。他们知道,只要接近了明军,按照惯例,就是他们一边倒的屠杀了。一头狼,冲进一万头羊的队伍,又有何惧?

明军悄然变换着阵形,方才在火铳和弓弩发射前放盾蹲低的士兵们站了起来,他们没有举起半人高的盾牌,而是纷纷握紧了细麻缠绕的长柄朴刀刀柄。

临近茶山一侧的道路上,弃盾握刀的士兵每人左右各隔着近五尺的距离,他们交叉站成三排,横向排成长长的队伍,镇静自若地看着疾扑过来的倭寇,刀锋一寸寸拔出鞘来,发出渗人的摩擦声,但那声音全被倭寇的喊杀声掩盖住了。

这支队伍,是杨凌从内厂和外四家军中抽调的精英,他们有的是同鞑靼铁骑连年厮杀、无数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百战老兵,有的是在钱塘潮前手刃过无数倭寇,又受过边塞战事洗礼的新锐战士。

这支三千人的铁军,纵然面对着纵横天下的蒙古骑士也毫不畏惧,又怎会将这些冲锋起来毫无阵形、身材矮小却举着不成比例的长刀,显得有些可笑的倭寇放在眼里?

木村中原领着海盗们冲到面前了,他们忽然发现,这些前对火光,容貌都隐在黑暗之中的汉人,同他们熟知的卫所官兵似乎有些不同:这些人的身材、衣着和惯于逃跑的明军没有什么两样,可是这些人的举止、脚步,他们挺拔的腰杆儿,所表现出的那种自信和从容,都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们的对手:某,不可轻侮!

但是,晚了!

倭寇仍然藉着惯性在向前猛冲,前方肃立的明军刀手也忽然脚步轻快地迎了上来,齐刷刷的一声大吼“杀!”,语落、刀落。

内厂绞肉机已经启动……

※※※※※※※※※※※※※※※※※※※※※※※※※※※※※※

早早赶到明军后路三里外一处沟渠埋伏的另一支倭寇只派了几个机灵的手下藏在路旁刚刚过膝的庄稼地里探听消息,明军前锋大队刚刚经过,他们就悄然后退,跑回去禀报带队首领渡边静舟。

渡边静舟听说明军果然上当,已连夜率军驰援吴江城,不由仰天大笑。他一面派人通知乃美正智,一面率领自己的一千士卒向明军后队掩杀过来。

明军行进,前阵通常是弓兵、轻骑,中路是主将和重步兵,最后面则是辎重、粮草、军需,而江南道路大多狭窄,这条路虽是官道也不甚宽,明军既要驰援吴江,必然摆出行进速度最快的线型行进阵型。

渡边的使命就是袭敌后阵,乱敌阵脚,辅助前方两翼夹击的同伙消灭这股明军。另一项重要的任务就是掠取明军的大炮。

乃美正智志向高远,既然决意要做海上最强大的海盗,拥有超强的火炮是必不可少的条件,掠夺明军火炮,一则如果奇袭苏州城受阻,可以用来轰开城门,二则可以运到船上,稍加改装,成为今后称霸海上的本钱。

渡边静舟趁着夜色摸至明军后阵,正欲发起攻击,数里外埋伏地点忽然燃起大火,火光熊熊在此处也清晰可见,渡边静舟诧异莫名。但是这时也顾不得了,猛扑过去的部众已经被明军发现,此时唯有一战。

明军果然和其他卫所的官兵一样毫无战力,尤其是这些辎重兵更是不堪一击,还隔着十好几丈呢,明军就扔下大炮、辎重,撒丫子狂奔起来,一面大呼小叫地喊着“倭寇偷袭!”。

率领部众猛冲过去的渡边静舟举着太刀猛追一阵,终于悻悻地停下脚步,高声唤道:“骷髅,马上押解大炮送去主公那里,这里交给我!”

骷髅名叫黑田太郎,是渡边静舟的得力助手,这个凶残的海盗癖好是搜集美丽女子的头颅,腐去皮肉以头骨制作装饰品。因此同伙给他起了个绰号“骷髅”。

他追在最前面,听见渡边唤他,才意犹未尽地赶了回来。骷髅扯开一门大炮的遮蓬布,立即??道:“渡边首领,这大炮是假的!”

“什么?”渡边静舟大吃一惊,慌忙赶到炮车旁,只见蓬布下分明是一辆冲车。渡边犹疑道:“把所有的炮车统统检查一下。”

骷髅还未应命,冲车下隐蔽处药捻已燃尽,轰的一声巨响,冲车被火药桶炸得四分五裂,巨大的冲击力把膛开肚烂的渡边和骷髅送上了半空。

渡边当场殒命,只余下半截身子的骷髅在半空中看到的最后影像是急转的车轮横扫向奔拥过来的部众。随即,周围的辎重车一辆接一辆地爆炸开来……

佯作逃走的明军反扑了,当先一人横刀跃马,正是闵大将军。

杨凌最信得过的三千精兵尽数留在中军,后阵如果没有可靠的将领终究放心不下,所以对倭寇的用意生了疑心后,他立即将驱军领先的闵文建调到了后阵,并严嘱他以雁形阵对敌,阻止敌人逃走,尽量以箭矢伤倭寇。

怎料闵文建见敌心喜,早将他的嘱咐抛诸脑后,匹马当先地领着一群步卒杀了回来。幸存的六七百名倭寇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弄呆了,趁这功夫,闵文建领着亲兵踏着遍地燃烧的木片凶神亚煞地冲入了敌阵。

“呀……呔!”怪叫声中,两个举着重剑的倭寇猛扑过来,闵文建举刀一抡,“铿”的一声响,两截断刃飞向半空,四十斤重的大砍刀毫不迟滞地从一名倭寇颈上掠过,带起一蓬血雨。

受到闵文建和他的亲兵感染,又有连坐令的督促,官兵们鼓起勇气随在他们背后呐喊着冲了过来。

倭寇作战并不以汉人为炮灰,每遇战事最骁勇的真倭常冲锋在前,一鼓而衰人士气,余者再冲上来,被切开的明军阵线便如摧枯拉朽、不堪一击。今日真倭仍冲锋在前,数十辆辎重车上的炸药一炸,这些人首当其冲,一个对手还未碰到便见了阎王。

※※※※※※※※※※※※※※※※※※※※※※※※※※※※※※

苏州东城,一队举着火把的官兵骑马奔至,向城上高喊道:“快快开城门,我们有紧急军情禀报大人。”

城头上有人高喊道:“你们是什么人?”

城下一个百户模样的人大叫道:“不要啰嗦,快开城门,我们驰援吴江城的军队被倭人伏击了,快快奏请大人派兵增援,否则大势去矣!”

“啊!援军被倭人伏击?你等等,我马上开城!”城头守将听了慌忙答应一声,转身下了城头。扮作明军百户的是乃美正智手下四悍将之一的明人牛塘,他是江南人氏,熟悉各地地形,就是他引着乃美正智的大军避开明军卫所,抄路奇袭了吴江城。

见明军中计,牛塘得意地一笑,悄悄向背后打了个手势,一个倭寇会意,手中的火把‘不经意’地摆动了几下,远处埋伏的乃美正智立即命所有倭寇做好准备,准备待牛塘占据了城门,便立即鼓军杀入。

他夺了吴江城后有意放一些明军逃走,并做出劫掠全城坚守不出的姿态,但是吴江的财富不及苏州百分之一,他的真正目标却在苏州,所以估计逃走报迅的官兵快到了苏州,他立即集结全军弃了吴江城直奔苏州而来。

乃美正智留三千兵马埋伏在十瓦塘,自率其余三千多人直扑苏州城,渡边的消息送到,他便想重施故伎叫开苏州城门。

城门轰隆隆地打开了,骑到门上的牛塘眼中露出了贪婪、炽热的光芒,城里有的是堆积如山的黄金白银、绫罗绸缎,有的是千娇百媚的妙龄少女,而这一切,马上就要唾手可得了。

吊桥也吱悠悠地放下了,牛塘吸了口气,喝道:“进城!”随即双腿一磕马腹,一马当先驰向吊桥,后面三十名骑士连忙紧紧跟随。

黑漆漆的城门洞里一线暗红闪了闪,随即一道炽红的火光喷出,与此同时爆发出一声巨吼,在城门洞里回声阵阵,更显得震耳欲聋。

百余枚铁钉、铅丸从炮口中喷出,劈头盖脸地倾将过来,刹那间将迎面驰来队形密集的三十骑倭寇轰成了筛子,连惨呼都来不及发出,便割麦子般齐刷刷倒下了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