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百八十二章 老娘当家

月关2016年09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浙江的乡间小路上,三十几骑快马沿海田埂旁的小路飞快地向前奔跑着。太阳已经快落山了,山头上还是一片艳阳,山下已经没有了阳光的沐浴。

经过一片山坡地时,马上一位骑士无意间扭头侧顾,忽地惊噫一声,急忙勒住了马缰。健马昂首长嘶一声,立住了身子,前后数十骑见状都立即勒马相候。

那人下了马,走到路旁望着山坡上那片土地,端详半晌忽然转身向旁人要了一柄刀子,蹲在山坡上挖掘起来。

贴地蔓延的秧叶被拨到一边,那人从一垄土下掏出十几枚大大小小的红色块茎状果实,喜孜孜地捧到一旁小溪边,就着清凉的河水洗净了,然后拿起一块“咔嚓”咬了一口,随后兴致勃勃地招呼其他人都来尝尝。

一个扛着锄头的老农不知从何处转了出来,一瞧见这等情形立即举起锄头愤愤地冲了过来,远远就喝道:“干什么的?怎么偷人家庄稼?”

一个满脸虬髯的大汉扯着大嗓门道:“谁偷庄稼?我们大……大公子就是尝尝这玩意儿好不好吃,你这老头儿……”

一个青年公子喝道:“大棒槌,闭嘴!”说着走过去笑吟吟地道:“老人家,对不住了,在下路过这里,瞧这庄稼长得稀罕,不是咱大明原来的物种,所以就挖出来点尝尝。”

他欣欣然地四下看看,笑道:“这是您老的地吧?嗯,大棒槌,快掏半吊钱赔给老人家。”

老汉一瞧这位年轻公子眉清目秀、人品俊朗,不单那身丝袍十分昂贵,而且前后有这么多家人跟随,看来定是位大有来历的公子爷,脸上的怒气便收敛了。

他放下锄头道:“这位公子,庄户人家的一点东西,不值俩钱儿,老汉方才误似为是……呵呵呵,所以怕祸害了东西。这玩意儿叫红薯,甜着呢,公子爷喜欢就多吃点儿,不值钱的,不用赔的。”

杨凌从大棒槌手中接过铜钱,硬塞到老汉手中,笑道:“可别,老人家种庄稼也辛苦着呐。不瞒你说,这东西我见过,听说浙江现在只有军户屯田的地方才种植,您这儿怎么也有?”

老汉笑眯眯地道:“公子有所不知,我这秧苗还就是从军户那儿弄来的。我的女婿是个卫所的校尉,一直跟着一位姓闵的大人在各处卫所促种这些东西,听说产量高着呐,他就弄了点秧苗回来让老汉种上试试。”

“我也舍不得糟踢好地,这片山坡本来全是野草,不怎么长庄稼的,我就开出来种了这个。嘿嘿,你还别说,不在意不在意的,它长得还挺好,除了一开始浇过几瓢水,老汉没怎么侍弄它,也不用上肥,疯长。你看边上那两垄,短了点,才三丈多长,就那两垄就刨出大半口袋,够全家人吃好几天的,这玩意儿好吃,家里的孩子平时都当果子吃。”

杨凌笑笑道:“也不能光吃这东西吧,一天三顿的吃还不腻的慌呐?”

老汉开心地笑道:“那是当然,和别的粮食搀和着吃嘛,这还是现在,赶上灾荒年的,谁还讲究?草根树皮观音土全拿来塞肚子,饿得连人都吃,还能挑东拣西的?”

他叹了口气道:“六年前那场大蝗灾,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啊,要是那时候有这东西,村子里至于饿死那么多人吗?唉!好东西啊,村子里的人都知道这庄稼好侍弄、产量高、不抢良田,老汉把截秧的法子告诉他们后,现在有几家已经垦了荒滩地试种呢,上个月种下的,再过俩月估计就能长成了。”

杨凌欣喜地连连点头,他指着另一片地道:“那个……也是从军屯里弄来的吧?是叫马铃薯吗?”

老汉扭头看了看,笑道:“那叫马铃薯吗?那东西长得圆溜溜的,和豆子似的,就是个头儿大,再加上在土里边,所以我们这儿都叫它土豆子,那东西不如红薯好吃,煮熟了蘸酱当菜吃不错,老汉寻思着等收成了以后煮熟晒干磨成面儿,留着备荒。”

杨凌兴致勃勃地和老汉站在田埂上又攀谈了一阵,了解了一下当地除倭靖匪和军屯的情形,送走老汉后杨凌环顾着庄稼地喜道:“看样子,这东西在咱大明算是扎住脚跟了,陕西湖南那边比这里成熟晚些,不过也该有收成了,今年一丰收,不用官府逼着,百姓们明年就得主动去种植。现在一有点天灾**,对百姓影响最大的,就是庄稼收成。民以食为天,头等大事啊。呵呵,有了这些高产量的粗粮补充,朝廷在民政上再注意保护和氛抉持,老百姓的吃饭问题应该在相当程度上能够得到解决了。”

刘大棒槌眨巴着一双绿豆眼,咽了口唾沫道:“解决了就好,解决了就好,我说大帅,眼瞅着太阳都下山了,咱是不是赶快点儿?要是今晚赶不到仙霞岭,咱们的住宿和吃饭问题就解决不了哇。”

杨凌又好气又好笑地瞪了他一眼,笑骂道:“跟你说就是对牛弹琴,上马,咱们加快点脚程。”

险甲东南仙霞关,外通福建里通京。昔年冲天大将军黄巢开出的这五百里仙霞古道,正是沟通浙闽拉近两广的唯一要道。一行快马伴着最后一抹夕阳,消失在地平线上。

※※※※※※※※※※※※※※※※※※※※※※※※※※※※※※

福建城外军营中。

前方有一个水池,阿德妮站在池边,手扶着竖起的厚木板,哈着腰聚精会神地望着水面。水面很浑浊,可是也很平静,就在这时忽然“轰”地一声巨响,阿德妮下意识地缩了下头,再探头看时,只见水池中波浪巨烈地翻涌着,一道两丈来高的水柱刚刚落下。

一直猫腰躲在隔离木板后的郑老和成绮韵也探出头来,郑老望着激荡起伏的水面咋舌道:“好厉害,照这模样造个再大上几倍的家伙,只要轰个正着,船舷下弄出大窟窿,敌人的战舰就得被击沉。这东西好啊,六十两银子造一枚水雷,就能毁掉敌人价值数十万两白银的战舰,而且不伤一兵一卒,啧啧,老夫玩了一辈子火器,怎么就没想过可以在水下使用火器,钦差大人奇思妙想真如天人一般。”

成绮韵抖了抖衣襟上的水滴,笑道:“什么天人呀,是你郑老本事。我还想过要坐着马车在天上飞呢,你要是真造出来了,是不是也要夸我奇思妙想直如天人呐?呵呵,大人那天还顺嘴说过船也能在水下行驶呢,你说可能吗?”

郑老夫子笑道:“车船在天上飞,水底下游,那就有点匪夷所思了,不可想象,不可想象。不过……这水中布雷之法,老夫听大人一说,就觉得靠谱儿,只是因为它是火器,以前还真就没人想过让这火器入水使用,还是大人敢想他人所不敢想呐。”

成绮韵掩口笑道:“什么敢想他人所不敢想,我看是无知者无畏!”

成绮韵敢开杨凌的玩笑,郑老夫子可不敢,他笑笑道:“不管怎么样,如今眼看着这玩意儿被我摸索着一点点造出来,心里头高兴呐!”

阿德妮似若未闻地望着水面,蹙着眉头想了半天,摇头道:“杨大人的主意的确高明,我也从未听说过可以在水下攻击敌船,如果造出得宜的水雷,布上百余枚水雷就抵得上百余艘战舰了。可是咱们现在制造的这种雷用处还是不大。”

她指着水面道:“你们看,首先我们要了解敌船吃水的深度,海水的深度,仅这两项在不熟悉的海面上作战时,事先就很难有充足的时间去测量。还有,它是用绳索来拉动,舰炮的有效射程至少在一百四十丈左右,这得需要多长的绳索,这么长的绳索随着海浪的牵动,很可能敌船未到就引发了水雷。最最重要的是,我们如何保证敌船会沿着布雷航线行进?只要差上几尺,想炸穿敌船就很难了。”

郑老听了也不禁眉头紧锁,抚着白胡子道:“姑娘这一说极有道理,看来这种水雷纵然研制成功,也没什么用处了。”

阿德妮摇头道:“不然,如果把这种水雷布置在港口码头附近,那么水位、航线都是固定的,士兵在岸上掩体内操纵,敌船在海上看不见、找不着,就算岸上没有重兵和火炮,仅凭它也可以阻止敌船靠近,用处绝对不小,只不过不适于出海作战罢了。”

郑老捻须沉吟道:“这雷要能出海作战,看来就不能用铁锚来固定水位,不能用人力来操纵爆炸……”

他象念经似的在原地踱来踱去,嘴里不断重复着“要能自动定位深浅、要能触及敌船时自动爆炸”,嘟嚷了半天,郑老忽然提起袍裾疯疯颠颠地奔跑起来,一边跑一边叫:“狗子、小罗,快点把‘一柱香’、‘趟地雷’、‘马蹄炮’,给我搬来,快快快。”

阿德妮举步要跟过去,成绮韵微笑着拦住道:“郑老想必是有些心得不要打扰他,机括制造他是行家,还是让他好好琢磨一下吧,等东西有了点模样,咱们再看看效果如何。”

阿德妮闻言便止住了脚步,两个女人慢慢踱回树荫下,在柳条椅上坐了,端起杯来饮茶。阿德妮看了成绮韵一眼,微带些羞意地问道:“韵姐姐,杨,什么时候回来?”

成绮韵笑望了她一眼,揶揄道:“怎么?才几天不见就想他啦?”

阿德妮俏脸一红,娇嗔道:“我才没有,只是……只是……”

成绮韵微微一笑,接口道:“我知道,我了解你的心情,虽然这里的人待你都很好,可是你也知道那是因为杨大人的关系。如果没有他,纵然还有别人喜欢你……但是那个人或许根本不在意你的才能,也不会象杨大人那样尊重你,你永远都不知道明天自己将走向哪里,心里充满了孤独和恐惧……”

阿德妮眼睛一亮,凉奇地道:“对对,就是这样的感觉,韵姐姐,你真的能看透人心,所以我一直……一直很怕你那双眼睛。你为什么能这么了解?难道……象你这样聪明的人也有过我这样的遭遇?”

成绮韵凄然一笑,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柔声道:“傻姑娘,你的命运比我要强上百倍,如果不是遇到杨大人,我还不知道自己现在会是什么样儿。”

她抬起头,迷离的目光望向虚空的一角,缓缓道:“这个世界是男人的,女人的聪明和美貌,永远只能拿来给男人锦上添花。如果幸运,你能遇到一个爱你敬你的男人,那已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女人根本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

她喟然叹息一声,忽然好奇地对阿德妮道:“我听大人说,在你们的国度,男人是只可以娶一个女人的,就连国王都是,是这样吗?真难以想象,你们那里的男人……太了不起了。”

阿德妮嘴角一翘,轻笑道:“是的,他们只娶一个女人回家,但是在外面有许多情人,这些情人……很多还是别人的女人。”

两个女人静了静,忽然一齐哑然失笑起来。

成绮韵捂着肚子笑道:“男人都是偷腥的猫儿,只要你给了他机会。哼!男人呀,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阿德妮似笑非笑地道:“如果杨是个不偷腥的好东西,今天韵儿姐姐还会笑的这么开心么?”

“啊?”成绮韵的脸腾地一下红了,眼中露出一丝羞恼:“这个死丫头……!”

她把银牙咬了咬,臊着脸皮岔开话题道:“阿德妮,你从小生长在那个地方,如今在大明这种地方,你却要和别人共同拥有一个丈夫,你真的愿意吗?”

阿德妮凝眸沉思片刻,郑重地点头道:“我愿意!”

“韵姐姐,如果换作你在海上飘流三年,在种种危险中熬过了三年,当你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当你永远也不能再回去你的家乡,那么这时你是不会去抱怨这里的风俗习惯和自己的家乡有什么不同的。你只会感激,感激上帝为你安排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为你安排了一个爱你的人,一个能给你幸福的人。上帝关了一扇门,就一定会开一扇窗,我愿意相信并顺从上帝的安排,紧紧抓住他赐给我的幸福。所以,我爱杨,我愿意无怨无悔地陪伴着他……就这么简单。”

成绮韵一下子被她的话触动了心灵,两个人的际遇尽管不同,其实又有着太多的相同,同样有着许多女人所不具备的高超才干和美貌,同样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同是天涯沦落人……

※※※※※※※※※※※※※※※※※※※※※※※※※※※※※※

过了好一阵儿,两个人飘游的心神都恢复过来。成绮韵轻声道:“大人解决了南海危机后,就要启程往贵州、四川一带巡视,暂时不会返回金陵了。怜儿姑娘临盆在即,大人趁着整备军务,等候京中旨意的机会,赶去探望一下,大人是私自离开,所以决不敢久耽不归的,我想这几日就该回来了。”

就在这时,一个侍卫匆匆赶来,抱拳施礼道:“成大人,何总兵请您和阿德妮姑娘去一趟。”

成绮韵与阿德妮闻言急忙起身,随着他向总兵帅帐走去。何总兵的帅帐虽称为帐,但是由于这军营是常驻军营,所以总兵营帐是盖的瓦房,分为前中后三间,最前边是击鼓聚将、下令统军的地方。中间幕僚人员分析军情、筹划策略的所在。最后边才是主帅的书房。

成绮韵和阿德妮匆匆走进大帐,前帐内空空如野,只有四个卫兵把守在门口。到了第二层房间,却见左边是沙盘,右边是一个巨大的凹形水槽,清水上浮着许多小型船模,韩武和彭鲨鱼等水师将领正围看水槽模拟演阵。

何炳文也站在其中正观察着双方操纵的船模,见她二人进来,何炳文微微颔首示意,却没有说话,两人便也放轻了脚步走过去。

只听彭鲨鱼道:“咱大明水师的新式战舰配上佛郎机炮,自然足以和西洋炮船对抗,可是如果有更好的办法,就实在没有必要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再说咱们的小型福船和旧式火炮也不能就此抛弃。”

韩武点头道:“彭老爷子说的是,况且现在军费紧张,继续铸造新炮、新舰,至少目前来说,已经有些捉襟见肘,一旦开战的话,我们还是应该充分利用原有的武备,让它们都发挥作用。”

彭鲨鱼道:“独龙岛一战的详细情形,老夫都已听说了,当时西洋船就曾利用过我们的二号福船船体过大转向不灵的弱点,如果不是因为我们太多,当时难免要吃亏。现在我们已装备了十二艘新舰,剩余的军费还可以再建造三艘,根据探子回报,满刺加海盗原来攻占岛屿时用的是四艘战舰,但是此后陆陆续续又赶来六艘战舰,加上佩德罗吃了我们的暗亏,一时摸不清我们的实力,现在也率船队投靠了过去。此外宫本浩也投降了他们,他们的舰船总数是十七艘,比我们略多,再加上操纵火炮的技巧和海战的经验优于我们的水师,如果我们用新式战舰硬拼,胜利的可能还是很小。我们的优势是船多、战船的种类也多,应该充分利用一下。”

一名比较陌生的水师将领说道:“经过我们将独龙岛之战的情形反复重演,分析对方的战术和战船特点,以及火炮杀伤力,我们觉得以多船胜寡船,还是有取胜之道的。”

“诸位大人请看,如果双方一旦展开大海战,我们用四号、五号福船快速冲入敌阵,将西洋战舰分割开来,小号福船船速快,转向灵巧,可以尽量避开西洋船的舷炮,而多个方向的同时抢攻,就象这样……”

他俯身在水面上挪动着仿制的西洋三桅船船模,比它不了几号的福船以几倍的数量从不同的角度将它包抄了起来,状似一朵梅花,大明军舰就是花瓣,而被分割急围的西洋舰就是中间的花蕊。

西洋舰无论如何转向,占据数量优势的大明战船已抢占了多个有利阵位,炮火可以始终处于攻击状态,阿德妮是此道行家,她只在脑海中想象了一番双方战舰一旦真的形成这种攻守局面,脸色就变了。

她对那些西洋海盗绝对没有丝毫好感和怜悯,但是这些海盗的军舰配备,其实和葡萄牙正规海军相差无几,做为一个军人的骄傲,使她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军队会如此不堪一击。

她忍不住开口道:“诸位大人,这只是纸上演兵,要达到这种攻击效果,需要各船之间密切的配合,需要水手们精湛的操船技巧,需要各船之间随时能够互通声息,就是如臂……那个如臂使指的默契程度。但是事实上,我们要装备新式的火炮,只要造得出来,随时可以装备军队,而要训练出这样一支军队出来,也许要花上三年时间,甚至更长。因此,这个战术一旦失败,被敌舰跳出包围圈,在强大而密集的火力下,这些火力薄弱的小型船将一一被摧毁!”

阿德妮毫不留情地指出了这个理想计划存在的最大漏洞:兵员素质,无法达到指挥官的战术要求,众将领顿时一阵沉默。

“姑娘说的对,所以光凭这个还不行,打滥仗!我们一定要打滥仗!老夫这一辈子就擅长打滥仗!”彭鲨鱼理直气壮地说着,抓起几条小船放到了那艘西洋舰的旁边。

阿德妮瞪起漂亮的大眼睛,惊奇地问道:“彭将军,这是……什么意思?”

鼓鲨鱼腆着肚子,昂然答道:“这是火船和连锁绊船,能烧就烧,能缠就缠,有它们在那儿碍手碍脚,足以抵消我们配合上的迟缓。”

阿德妮想了想,此计倒是大为可行。事实上她们那儿的船虽然也有撞角,但是由于海盗和海军都是纵横四海,过着海上冒险的生活,所以不可能随船牵带着随时可以抛弃、烧掉的小船,因此也从来没想过这样直接拿船当武器。

她苦笑一声,耸耸肩道:“如果是这样,我想……倒是可行的。”

何炳文一直默不作声,直到此时才笑了笑道:“好,那么你们再好好计议一下,从双屿和龟岛现在弄回了大量的船只,都堵塞在海港中了,可以从其中挑选一些备用。”

说着他向成绮韵和阿德妮使个眼色,当先转身进了内间书房。成绮韵和阿德妮随之进了内间,就见一个穿着青绿色官衣的武官坐在椅上,补服上绣着海马。

明朝的文武官员以“衣冠禽兽”表明品秩排行,文官衣上绣禽,武官衣上绣兽,绣海马那是九品的校尉,武官中最低的一级了。成绮韵不知这个小官儿何以能坐在何总兵的帅帐中,神情微有些诧异。

那名校尉一见何炳文和她们先后走进来,立即起身施礼,恭敬地道:“总兵大人。”

何炳文在帅椅后坐了,摆手道:“不必拘谨,坐下说,把事情和这两位姑娘详详细细地再说一遍。”

成绮韵和阿德妮对望一眼,各自在椅上坐了,那名九品武官毕恭毕敬地答应一声,重又坐回椅上,说道:“卑职是蠔镜道使岳大人手下校尉朱露,奉命向何总兵禀报佛郎机人消息。”

成绮韵和阿德妮顿时精神一振,身形微微前倾,听他叙说起来。

蠔镜(澳门),又名蠔镜澳,这里是一个重要的港口,因为此澳有南北两山相对峙立如门,所以又称澳门,朝廷在此设有海道使管辖过往停泊船只和岛上居民。

大约五六年前,有一伙高鼻红发形同恶鬼的异国人在澳门靠泊,佯称是外国贡使,由于海水打湿上贡物品,希望当地官员允许他们上岸晾晒。当时任蠔镜海道使的是一位裘姓官员,收受了他们的珠宝礼物后就答应让他们停泊靠岸。

这些人上岸后,先是搭帆布帐蓬,后来逐渐得寸进尺,运砖搬瓦,聚屋成落,慢慢扩大规模。临时晾晒贡品的所谓使者,逐渐成为永久性居民。

这些佛郎机人没有勘合,不能和朝廷名正言顺地做生意,自然少不得要搞些走私买买卖,好在异国的兔子也懂得不吃窝边草的道理,对于当地居民十分和气,时常施以小恩小惠,而且不敢在蠔镜本地作恶,自海道使以下官员皆受了他们贿赂,对此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抢占满刺加的佛郎机人冒充贡使在广东被发现逃走后,布政使衙门画影图形,晓谕各地,裘大使见了公文心中有了畏惧,于是匆忙约见这伙佛郎机人首领,在再次收受了大量贿赂后,告诉他们满刺加海盗袭扰大明的事,要求他们以后千万不可自称是佛郎机人。

裘大使顺口帮他们起了个新的国家名字“大狗鸡”,这些佛郎机人是早期来到东方冒险的,和满刺加的西洋海盗彼此也互不知情。他们如今走私生意做的红红火火,当然不愿受人牵累,所以一口答应下来。

可是这事裘大使毕竟担着千系,所以这段时间他颇为注意朝廷动向,朝廷的大军、舰船、粮秣调动渐渐指向南方,甚至浙江水师精锐都调到了福建,就是瞎子也看出来,朝廷准备帮助满刺加复国了。

裘大使担心战事一起,万一有人露出他这儿收容了大批的佛郎机人的口风,杨砍头会找上门来,自己不免要落得个和阮大文、汪飞凌一样的下场,于是这位海道使再次召见佛郎机人,要求他们立即退出蠔镜澳。

这些佛郎机人要钱给钱、要女人给女人,所图不过是占个地方谋财牟利罢了,如今三番五次下来,连苦心经营的走私大本营都要丢了,他们岂肯甘休?哀求行贿不得结果,这些佛郎机人也火了,双方大打出手,裘大使被火枪轰烂了脑袋,闯了大祸的佛郎机人也仓皇逃离了蠔镜澳。

他们仓皇出逃,驾船出海,由于往满刺加方向明军水师也在严阵以待,他们船上火炮不多,不敢硬闯,后边海道司的兵船追的又紧,于是一路向北逃来,现在就停靠在福建对面的浯州屿。

海道司追了一半便不敢再全力出动,只使了两艘快船追踪,这等大事也不敢再隐瞒了,便向布政使衙门禀告。布政使听了同样不敢怠慢,立刻便把报讯人又打发到总督府来,请杨凌定夺此事。

成绮韵又详细询问了一番那些佛郎机人的情形、人数和舰船的数量,然后蹙起黛眉不语。何总兵摆手让那校尉退下,这才清咳一声道:“成大人、阿德妮姑娘,这个……杨大人因为有些私事不在营中,这事儿不便张扬出去,可是这等军机大事又耽搁不得,请你们二位来,就是想商议一下,你们看咱们该怎么办?这批佛郎机人同满刺加海盗虽没有直接关系,可是毕竟同祖同宗,他们同姓裘的贪官火并,杀了一人而已。如今这些佛郎机人携妻带子,八百人中倒有大半是仓皇出逃的妇孺,如果尽数屠戳,是否会授人口实?激起满刺加海盗报复?大人临走时,再三交待不打无把握之仗、不打无准备之仗,我们许多备战事宜还在准备当中,现在挑起战火,是否是最恰当的时机?”

他问的虽是两人,眼神却一直看着成绮韵,阿德妮闻言也倏地转头望向成绮韵,两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

成绮韵有点恼火地翻了个白眼:“都看着我干嘛呀,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你们两个一个是福建总兵,一个是总督府参赞,你们不拿主意,这是老娘我来当家?”

成绮韵虽智计多端,但是拿出主意来供身居上位者采纳还行,要她自己做主,承担这么重大的责任,她的心里也有点发慌。

况且杨凌现在已不是吴下阿蒙,在政治上、军事上,越来越表现出独到的见解和自己的主张,有时看得比她还长远,成绮韵对自己已经不是那么自信了。

她思索着杨凌的一言一行、点点滴滴,揣摩着如果是他在这儿,该是一种什么心理,会如何决定,想要达到什么目的,心中渐渐勾勒出一个较清晰的轮廊。

何总兵和阿德妮看到她嘴角慢慢勾起,露出一种狡狯,甚至带着点奸诈的笑意,便知她已有了定计,何炳文松了口气,坐回帅椅上笑道:“成大人可有了腹案?”

成绮韵眼珠一转,笑眯眯地道:“大人不在家,有事大家商量。要我说呢,不如咱们来抓阄决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