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百八十三章 小鱼吃大鱼

月关2016年09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用户名:密码:

鼠标左键双击滚动屏幕,阅读设置:阅读底色默认设置淡蓝海洋明黄清俊绿意淡雅红粉世家白雪天地灰色世界字体大小默认设置小中中大大

手机电子书·『阅读目录|加入书架|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打开书架|返回书页|繁體中文』

第七卷杀边乐第283章小鱼吃大鱼

何炳文一听苦笑不得地道:“成大人,行军出兵非同儿戏,靠抓阉决定……咳咳,是不是有点儿……”

成绮韵笑道:“既然行军打仗不是儿戏,我一个妇道人家,又不是军中将领,如何拿得主意?”

何炳文为之语塞,只好苦笑道:“成大人是怪我临事推诿么?要说作战,无论水陆,调兵遣将尽有相通之处,具体战法又有水师将校,本官何虑之有?实是……杨大人常说战争非为战争而战,不能图个一时痛快。可何某打仗在行,谈朝政就是门外汉了,所以这仗该不该打,什么时候打,打到什么程度,我可就拿不准了。成大人一直追随在总督大人身边,对大人的心思比较了解,所以本官才诚心求教。”

成绮韵微笑道:“早这样说不就结了,那我今日就临时充任何大人的参赞,帮您出出主意。阿德妮说的情况来看,我们所称的佛郎机并非一个国家,而是两个,现在吕宋佛郎机、满刺加佛郎机、澳门佛郎机是不是全来自一个国家,彼此关系如何,我们不知道。第二,西方海盗有朝廷支持,甚至……一些正规军队其实干的就是海盗买卖,所以满刺加海盗到底是什么身份,我们不知道。因此,尽歼这伙走私商人,满刺加“海盗”会作何反应,是否会破坏现在这种暂时僵持的局面,我们也就无法揣测。毕竟战阵之上杀敌再多,都不会成为国家之间结怨的理由,但是由于走私者挟怨刺杀了一名贪官,便将千余妇孺老幼尽皆杀死,占不住一个理字。”

成绮韵看了何总兵一眼,见他听得入种,便继续道:“但是另一方面,占据满刺加的佛郎机人,没有武力威慑是绝不会拱手相让。所以和他们这一仗是打定了,他见识了大明水师的实力,才肯放弃巧取豪夺的念头,以后规规矩矩地和大明做生意,从这一点上来说,对他们又不必太客气。”

“不过,他们现在毕竟是海上霸主。自西而东的海洋线,他们已捷足先登、掌握手中。大明要发展海运就不能不正视他们的存在。两国相隔万里。真要走彼此交恶,由于战线漫长、路途遥远,谁也没有能力伤及对方的根本。战事连绵徒耗财力,说不定反叫别的国家混水摸鱼,那又何苦来哉?所以……”成绮韵端起茶,微笑道:“所以这仗就要打得有学问了,既要打痛了他、打怕了他,又不能结下不解的仇恨。”

何炳文听了若有所思,沉吟半晌道:“成大人的意思,这仗还是要打的,只是要尽量少杀伤人命,以留下今后转寰的余地。”

成绮韵欣然说道:“正是!”

阿德妮听说那岛上过半是佛郎机国妇孺,不免动了恻隐之心。趁机说道:“若要不战而屈人之兵固然困难,不过要想尽量减少伤亡却不难。他们仓皇出逃,船上火炮不多,再加上有许多妇孺,战力是难以保证的。如果我们在作战时将他们战船引开,另外运兵趁岛上空虚占领浯州屿,断了战船的后路。同时以岛上妇孺为人质,再宣布一旦投降朝廷将从轻发落,谅他们不会再存着玉石俱焚的决心。”

何总兵双目一亮,笑道:“妙,明修栈道,暗渡陈他。挟持人质,投鼠忌器,最后再施攻心之策,阿德妮姑娘此计甚妙。”

阿德妮有点心虚地笑了笑。这计策可不是她想出来的,达·伽马的舰队攻击土著部落时,由于舰队兵力有限,就常常使用这一招。

他们倚仗火器犀利,用一股部队将土人战士引开,然后另外潜伏的部队就趁机攻入他们的部落,挟持妇幼后再威通他们投降。

只是……土人被迫投降的结果,常常是有战斗力的青壮年被屠杀一空,“从轻发落”从来都是一句空话,如果他们的兵力不足以控制整个部落,屠杀就成了必然的手段。

成绮韵又道:“方才见几位将军在外面试演战船,正提及以小船打大船、以多船打少船的战法。这股佛郎机人战力有限,我们又是以迫降为主,不宜大量杀伤人命,正好让舰队拿他们试演一下这种战法。”

何炳文笑道:“你说彭鲨鱼的‘五点梅花阵’么?唔……”他略一思忖,双眉一展道:“好,就这么办!来人呐,击鼓聚将!”

※※※※※※※※※※※※※※※※※※※※※※※※※※※※※※

“塞拉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应冒险逃向满刺加,尽管有大明水师阻挡,可是只要冲过去我们就是安全的,现在怎么呢?站在这儿我都看得到对面的陆她,大明朝廷一定会派军队来的。”

一个金发男子不耐烦地摇头道:“皮雷斯,不要再抱怨了,满刺加的人是一群海盗,我们没打过交道,可能还是些西班牙人呢。”

短火铳在他腰间的皮带上晃荡着,他扯断了一根草茎,皮靴踏着郁郁葱葱的野草攀到崖顶,叉着腰端了几口粗气:“就算他们是葡萄牙人,也不过是一群流氓、囚犯、强盗的组合。明朝的官员也许会砍掉我们的头作为惩罚,可是落在这些海盗手里,他们会把我们所有的男人沉到大海里,然后抢光我们的金币,玩弄我们的女人。

他耸耸肩,说道:“亲爱的皮雷斯,如果这样的话,我宁愿落到明朝人手里。也不愿意被海盗们的双刃斧大卸八块,丢到海里喂鱼。”

他说着,走到悬崖边的一块岩石上坐了下来。

崖下是湛蓝的海面,澄澈的如同一块美玉,拍击在岩石上的浪花,洁白得就象缀在美玉上的百合花,海浪推动出一条条白线,如同美丽的花纹。

他把双肘支在膝盖上,烦躁地扶住了额头,海风拂动他的头发,就象他的心情一样烦乱。皮雷斯是个四十多岁的红发男子,他在塞拉弗肩膀上宽慰地拍了拍。然后也在他身旁坐下来。

海鸥掠空低翔,传来一声声鸣叫。皮雷斯低声嘟囔道:“我们携带的粮食只够吃七天的,马考官员被杀的消息一定已经呈报给他们的政府,我不认为他们会坐视不理,总得想个办法。”

他说的马考就是澳门,初来此地时他们登岛向正去妈祖庙里进香的百姓生问起此地名称,百姓误码以为是问庙名,便回答说“妈阁”,这些语言不通的葡人便认定此地叫“Macan”,如今虽然知道这里的真正地名了,但是他们已经习惯了以马考来称呼它。

“我知道,如今逃去吕宋更安全一些,可是能否站住脚还不好说。另外“美人鱼”号受炮击严重,得停港维修一下,最可惜的是我们还有三艘商船没有回来。我们匆忙从马考逃走,恐怕要和他们失散了。”

塞拉弗激动地站起来,摊开双手大呼道:“我的上帝啊,那是我刚刚出资建造的三艘货船啊,他们得不到消息,返回马考时会被明军收缴的。该死的,我的船、我的船。船啊!”

他最后一句“船啊”声调陡然拔高了八度,形同鬼叫一般,把皮雷斯吓了一跳,连忙道:“塞拉弗,冷静一下,冷静一下,中国人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我们在吕宋重新扎稳脚跟,船还不是想建多少就有多少。”

塞拉弗象见了鬼似地指着海面,直着眼继续嚷道:“船啊,好多船!我的上帝,是明军的战舰!”

皮雷斯愕然扭头望去,海面上果然有数十艘战船浩浩荡荡向这里驶来,船帆张布,乘风破浪,皮雷斯不由脸色大变,也跟着怪叫起来:“上帝,好多船啊!快快,马上逃走!”

塞拉弗定晴看了看,眯起眼道:“全是小船,没有大型战舰,论速度我们跑不过它的,凭我们的火力可以干掉它们,来吧,马上下山让战舰出港,被堵在海湾里就要完蛋了。把它们打沉、撞沉,在他们派出大型舰队前,我们还可以有充分的时间修好‘美人鱼’,然后逃往吕宋。快走,皮雷斯!”

危机临头,两个投机走私商人亡命的本性被激发出来,他们匆匆下山召集战船出海迎战。当他们起锚升帅,缓缓驶出海湾时,在那些明军战船后面出现了同样数量的平底沙船,半途转句,利用适于浅水和暗礁区行船的特点,向唔州屿多礁石的一面海岸迫近,而正从海湾里拐出来的葡人战船根本没有发现这另一股敌人。

这伙葡人有五艘战舰,但是在逃跑中,“美人鱼”号受损严重,正停岸修理,仅余四战舰,此外还有两艘配备四门炮的武装商船,凭着船坚炮利,他们呈雁翅型向明军舰队气势汹汹地迎了上去。

湛蓝的海水翻涌着,对面的明军舰只虽然很多,可是明显都是些小型战船,根据他们的了解,这样的战船每船只配备有两门火炮,这样的火力显然不放在他们眼里,所以充当排头兵的“海盗王”号根本没有等候两翼的配合,就加快航速向明军舰队冲去,想首当其冲打沉几艘明舰,从气势上将明军战舰打垮。

白发苍苍的彭鲨鱼扶着船舷站在舰首,韩武和另一名水师将领站在舵盘旁边。这一战是首次经微弱火力的多船对抗火力密集但数量相对较少的敌舰,属于技术战,为了以防万一,象韩武这样半道出家的水师将领多抱着学习和观摩的态度,而将正式指挥权力交了海战经验娴熟的老将。

彭鲨鱼眯着老眼注视着敌舰的动静,正中央那艘大型战舰脱离了翅形船队行进的行列,在没有两翼舰船掩护的情况下突然冒进,立即引起了他的注意。

敌舰的主帆刷地一下落了下去。彭鲨鱼见状立即下令道:“敌舰要进攻了,各舰分开,切割包围!”

敌舰庞大的舰身行进速度放缓,船身开始倾斜起来,那一排排密集的舷炮已经露出了第一个炮口。但是经验丰富的彭鲨鱼早在对方放下主帆时就下达了分散的命令。小船的机动灵活在此时完全发挥了作用。

巨大的舰身正缓缓移动到攻击阵位的“海盗王”号愕然发现,对面呈锯齿状参差行进的明军战船已经分成两队向左右驶开,中间一块开阔的海域完全让给了他们,船身已完成横向待攻的“海盗王”号必须重新调整战位。

可是趁此机会,四艘小型明军战舰象疯了似的从舰首、尾方向朝它急速贴近过来。与此同时,分向两翼的明军战船再次分散,两队变四队,四队变八队。争队舰船都由四至五船组成,利用突然的插入和船体的灵活。一边避开葡船的舷饱要害,一边竭力向他们靠近。

“轰轰轰”后续赶到的葡舰先开火了,炮火在海上激起一道道水柱,但是由于明军战舰的避让,同时先锋战船已经穿插进葡军阵营,使他们的火炮无法毫无顾忌地发射,所造成的危害有限。

“嗵”地一声响,一艘明军的快船贴到了“海盗王”号上,“海盗王”庞大的舰身摇晃了一下,水手们抓起战斧和火铳冲向船舷,趴在船帮上向小船射击和投掷武器。

可是他们惊讶地发现,戴着头盔、举着藤牌的明军根本没有试图登船,没有钩镰、撩钩抛上船舷。只听“咚咚嗵嗵”一件响,然后明军就象胆小鬼一样舍了战船纷纷跳下水去拼命地向远处游开了。

船上不知堆积了什么,烈火瞬间蔓延开来,而且那火船如同附骨之蛆一般紧贴着“海盗王”,船行它也行,烈火也烧不断,眼尖水手发现明军用“过船钉枪”将十几道铁索钉在了“海盗王”的船板上。于是水手们只好咒骂着抛下刀枪去取抽水灭火装备。

可是这时其他几艘明舰逼近了,他们使用了大量的燃烧性火器,火箭、喷筒、火球,火蒺藜、烟球、烟罐等,虽然不致对葡舰造成太大的伤害,却也弄得乌烟瘴气,让水手们应接不暇。由于船离得近,虽然明军船上只有两门火炮,但是兜着圈子打,再加上葡人战舰巨大,目标明显,所以伤害不容小觑。

一武装商船被明军战舰钩住了,船上大炮失去了作用,四艘船用钩索钩住了商船,开始有士兵向船上攀爬,另一艘船游戈着用火铳和弓箭压制着船上的火力作掩扩。

“糟了!这样打简直就是蚂蚁吃大象,我们的火力优势根本得不到发挥!”一时大意的塞拉弗惊觉上当,立即传令所有战舰脱离战斗,摆脱明军的包围,以便重新展开对战阵形,用远战和大炮进攻。

葡人的战舰强行突围,但是“海盗王”号的一侧船舷已经烧出了大洞,此时海上波浪不高,否则风掀巨浪,涌水入舱的话,“海盗王”势必侧翻。另一艘“塞拉姆”号也拖着火船,船屁股上冒着浓烟紧随着逃了开去。

除了明军**的火船,另有三艘被他们的战舰击毁,从兵员伤亡上看明军要多一些,但是四艘葡人战舰两艘受损,这是他们承受不起的损失。

“海盗王”号收拢了战船,惊魂尤悸地重新布置攻击阵形,他们只剩五艘船了,有一艘葡人商船在打退了明军三次攻击后,最终被明军冲上船来,塞拉弗命令舰队摆脱战圈时,那艘船还停在原地争夺控制权,现在看上去应该已经被明军彻底占领了,因为它也加入了明军战阵,向自己摆出的攻击队形。

※※※※※※※※※※※※※※※※※※※※※※※※※※※※※※

运兵船已经在另一侧悄然靠拢,大批的步兵涉水上岸。由于浯州屿过大,葡人在这一面根本没有安排守卫,派出摸索地形、探察敌情的斥候搜索出近三里山路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踪迹,已然赶回报告。

彭小恙秀着那身雄健的肌肉。肩头扛着鬼头大刀,板着脸喝令那些步卒整肃好队形。阿德妮英姿飒爽地与他他并肩站着,她穿着全套亮银色鱼鳞甲,头上的银盔闪闪发光,但是她没有持剑。腰带上只插着两柄短火铳。

她的盔甲其实并非铁制,而是纸制盔甲,这样轻而易行。本来何炳文和成绮韵都是坚决不允许她出战的,她对于杨凌的重要性,两人都心知肚明,可是阿德妮坚持要来。再说要找一个精通佛郎机语、又能迅速取得岛上妇孺信任,安抚住他们的人,也非阿德妮莫属,最后二人只好同意。并暗中嘱咐伍汉超和宋小爱一定要保护好她的安全。

此时宋小爱正笑盈盈地蹲在旁边,忍俊不禁地看着伍汉超在那儿干呕,她一边捶着伍汉超的后背,一边嗔笑道:“彭大人都说了这海船比不得内陆的官船四平八稳,叫你坐下来还逞能站着,嘻嘻。武当的千斤坠定得住你的脚,可定不住你的胃吧?”

“呕~呕~,死丫头,轻一点,呕~~,你怎么没事呀?”

“嘻嘻,我也没坐过船呀,可就是没事。我哪知道。”,宋小爱掩口笑道。

“伍将军没有事吧?要不然让他留下歇会儿吧,我们带军前去就好。”阿德妮关切地道。

伍汉超苦笑着站起身,摇摇头道:“我没有事,准备出发吧,我跟得上。”

开玩笑。他可是负有保护阿德妮的重任的,岂能自己留在这儿。漫说阿德妮在改良明军火器方面是极重要的人物,单是总督大人未婚妻的身份,他就大意不得。

明军沿着蜿蜒的海岸出发了,弓箭手和火铳手在前,刀盾手在后,军中并没有重装步兵和装备。

葡人在向阳的一面山坡上扎营,营帐中留有六十名持有武器的警卫,另外“美人鱼”号上水手正在加紧抢修,他们也都是随时可以参战的士兵,其他的人都是这些葡人走私商的妻子、儿女和奴仆。

由于海上正在打仗,尽管站在这里看不到战局,但是所有的家眷们都忧心忡忡地站在岸上眺望着远方,当明军从他们的后面出现时,还没有一个人发现,最后还是船上的水手先发现明军正飞速靠近,急忙高喊起来。

惊慌失措的妇孺们关叫着一轰而散,士兵们则抓起武器找着掩体,火铳声此起彼伏,海岸上一片硝烟。前方的岩石后突然站起两名葡人,几名弓箭手慌忙搭箭瞄准,只听“砰砰”两声响,那两名葡人手中的火铳已远远地飞了出去。

阿德妮提着两枝冒烟的火铳蹲回了石后,只露出一对漂亮的大眼睛盯着前边的战况,她正要重新装填弹药,两个吓得一愣的葡人就被几枝利箭射穿了身体栽倒下去。阿德妮蹙眉叫道:“失去武器的人不要再杀,尽量活捉他们!”

同时她提高嗓门用葡语向对面高声喊话,可是尽管听得懂她的语言,那些葡人怎肯相信,仍然倚仗这里处处是岩石掩体而负隅顽抗着。但是他们能战的士兵太少了,除了正在僵持战斗的,这片山坡已经有明军分散开来去抓捕四处逃散的妇女和儿童,很快就要形成四面合围,葡人在明军的弓箭和火铳打压下反击已经愈来愈弱……

※※※※※※※※※※※※※※※※※※※※※※※※※※※※※※

海面上,双方再次展开交锋,远远的葡人就以猛烈的炮火开始实施打击,但是经过方才第一轮较量,明军对于梅花点阵式切割包围已经有了些心得,船体移动更加灵活,角度更加刁钻。

看起来毫无阵形的明军战船四五艘为一组,各有目标,穿插迂回。炮弹在它们周围炸起道道水柱,灵活快速地移动使它们中弹的可能减至最低,它们一面用炮火还击着,一面有目的地靠近,在又损失了三战船后再次形成了分组合围之势。就象一群疯狂的小食人鱼,盯住了一头长着獠牙利齿,却无处下嘴的大海鲨,肆无忌惮地攻击着。

葡人的主力战舰空有密集的炮火,双方的战船一旦形成混杂队形,它们根本无法形成有效的打击,那情形就象是一个巨人挥舞着拳头和一团空气开战。塞拉弗快要被气疯了。

就在这时,一串密集的爆炸声传来。爆炸的声浪既密集又剧烈,塞拉弗骇然向爆炸响起处望去,只见一道道火光仍在不停地响起,“玛利亚”号上浓烟滚滚、火光熊熊。

随着又一串密雷似的沉闷爆炸声,整艘船从中间断成两截,海水迅速灌入船腹。将两截断船又向中间压合过来,船头和船尾翘起老高,一些侥幸没有炸死的水手惊叫着从船上拼命地向海里跳去。

战斗在这刹那似乎停止了,所有的人都望着那条长十五丈,高三层的巨船在爆炸声中一寸寸地陷向海水,看着它被浓烟和烈火包围。终于有人惊呼起来:“上帝啊,‘玛利亚’的火药库被击中了,它被击沉了!”

明军的战舰也暂时停止了攻击。围攻“玛利亚”号的五艘小船上的炮手懵懵然的也不知道是谁发的炮弹那么巧,正好击中敌舰的弹药库,以致将这艘庞然大物就些击沉。

苍凉的海螺号声将交战的双方惊醒过来。皮雷斯失魂落魄地望向海湾方向,只见一艘小商船正摇摇摆摆地驶向战场,桅杆上悬挂着一面刺眼的白旗。

船越来越近了,每一个人都可以清晰地看到,船头上站着十多个妇人、老人和孩子,在他们的后面,是衣甲鲜明、刀出鞘、弓上弦的明军士军。

葡人的斗志迅速消失了,他们尽管也战斗,但他们并不是真正的战士。“玛利亚”号的沉没,“海盗王”号的重创,再加上海岛已被占据,妻小已成俘虏的事实,让这些走投无路的走私商人萌生了怯意。

塞拉弗注意到士兵们望向自已的目光已充满了犹豫,尤其是当船头的葡人家眷高喊着“放下武器投降,明廷会宽大处理”时,许多人手中的武器已缓缓垂了下来。

塞拉弗知道大势已去,他的船在激战中已被涌起的海浪灌进了一些海水,船体有些倾斜,他踉踉跄啮地走到船舷边,半晌才喊道:“降下旗帜,我们投降!”

他的部下毫不迟疑地马上执行了这一命令,塞拉弗望向大海的南面,脸上挤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或许……皮雷斯是对的,如果我当初逃向满刺加……”

杨凌私密回到福州城时,就听到街头巷尾在传说明军又打了大胜仗,俘获了大私的番鬼。男人和女人都绘声绘色地描述着战俘刚刚被押进福州城的情形,杨凌不知出了什么大事,不由得心里一紧。

如果他不在时出了纰漏,作为主帅,他将毫无疑问地承担全部罪责。杨凌打听到番人已被押到何总兵军营,连总督府也没回,就匆匆穿城而过,直奔大营而去。

杨凌冲进大帐,头一眼就看到帐中站着两个金发碧眼的男子,旁边另站着两个人,黑漆漆的好象刚从煤堆里扒出来,一眼晴的白眼仁特别明显。杨凌征了征,惊奇地叫道:“黑人?”

这时一声惊喜的娇呼道:“亲爱的杨,你终于回来了。”说着,一个身穿亮银鱼鳞甲的英俊小将军,一下子扑到了他的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