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百八十四章 联合会议

月关2016年09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满刺加王宫,此时已成为佛郎机人的地方。

今天是一次正式的欧洲式宴会,因此使用的食物大多是欧洲人自己制作的,餐具却不是欧洲人常用的铜器,二十满刺加王室华美的金银器皿和中国瓷器。

欧洲人的主食当然是面包,不过制作上等面包的小麦,在各种主要农作物中产量是最低的,所以白面包属于富人、贵族和教会特权者才能享用到的食物,他们在面粉中加入牛奶,用啤酒酵母来制作精白美味的小面包,称为皇后面包,现在就摆在长长的餐台最里边。

犬养正一坐在最末端,拈起一块用黑麦、燕麦制作的**的黑面包,又呯地一声丢回盘子,向旁边的小野耕田不满地咕哝道:“可笑的宴会,黄金的碟子,盛的却是这种东西,我可以用它一下子敲破你的脑袋。”

小野耕田侧了侧身子,低声道:“不要抱怨了,在人屋檐下,怎能不低头?我们现在要靠他们才能生存,听说留在大明本土的人已经快被杀光了,逃到山里的人吃野菜吃的脸色青肿,甚至腹胀而死,至少我们还有饭吃、有酒喝。”

他说着呷了口劣质威士忌,也不禁皱起了眉:“为什么不用本地的美酒?这酒简直就是像是醋。”

“嘘,他要讲话了,”猪爪英俊抓抓武士髻,急忙说道。

果然。艾泽格已站起身来,彬彬有礼地向大家欠身微笑着说道:“先生们,很欢迎你们来参加今天中午的盛宴。”

他身着东方丝绸制成的短襟紧身衣,昂贵的披肩上用细小圆润地珍珠织着一首葡萄牙情诗,在烛光下熠熠放光,愈发使他透出一中尊荣的气度。

“先生们,”艾泽格微笑着向众人颔首示意:“今晚盛宴,请大家尽情畅饮。无须顾忌。同时,我需要就一些事情,征求大家的意见。”

他环顾着长餐台旁围坐着的客人们说着。

这是一支庞杂的队伍。有他率领的葡萄牙舰队军官、有西班牙海盗佩德罗船长和他的部下、有宫本浩和他的东方武士、有本地投靠他地土人酋长、还有在东行过程中征募的雇佣军首领,势力派系复杂,人种和打扮也各异。

各种菜肴由原属于满刺加王宫的奴仆们陆续呈送上来,当然最精美地食物还是摆在这些首领们的一边,菜肴除了鱼和蔬菜,肉类中同样以猪肉为主。

中世纪的欧洲人不像现在的欧洲人这样反感动物的内脏,事实上每一寸能吃的部分他们都不会放过,包括猪的子宫和膀胱。不过不管是饮料、面包还是菜肴。他们一律都要染色,看起来那油汪汪地暗红色让人极有食欲。

由于饮食习惯的不同,这些人有的用刀叉、有的用筷子、有的直接用手抓,使这场富丽堂皇的宫廷式盛宴看起来有些怪异。

艾泽格抿了一口用白葡萄酒加工出来的白兰地,笑吟吟地抓起餐巾擦了擦嘴角,说道:“诸位,今天请大家一起来,除了共进午餐。就是关于我们的出路。我们能否在满刺加站住脚地问题,这关系道我们每一个人的前程。”

这句话顿时引起了所有派系的注意,大家纷纷停下刀叉筷子,凝神听他发言。

“说实话,我没有想到大明的军队会这样善战。从佩德罗船长告诉我的消息来看,明军水师地战力原来被我们低估了。不不,不是低估了,而是完全估计错误。现在,明军解决了东海,很快目标就将指向这里,从宫本浩先生留在明朝疆界的密谍传回地消息,明军调动的迹象也印证了这一点。”

他双手一摊,耸耸肩道:“那么问题就来了,我们是战、是退、亦或……想办法和大明谋求和解?请各位先生各抒己见。”

客厅顿时嘈杂起来,各派系地人开始交头接耳。艾泽格扶着餐案静静地观察着众人的反应,然后深深看了眼大主教拉马里奥。

他的军队并不是海盗,而是正规的葡萄牙海军,隶属于有‘葡萄牙战神’美誉的印度地方总督阿尔布克拉克。这位总督大人,是一位虔诚而疯狂的教徒和利益追求者,自从在印度站稳了脚跟,他的野心就开始雄视整个远东。

根据阿尔布克拉克的观察,他认为满刺加是控制印度洋和远东贸易的咽喉要津,占领了这里,就可以确立葡国在东方的海上贸易帝国的地位。以此为立脚点,他还可以夺取科伦坡、爪哇、加里曼丹、苏拉威西和马鲁古群岛等地。

他曾经以武力压制斯里兰卡后,从佛牙寺把佛陀(释迦牟尼佛)的牙齿舍利抢出来,当着数万名悲痛欲绝的佛教徒把它碾成碎末(事实上当地僧人在发现他的这一企图时已经偷换了佛牙舍利,真正的佛舍利现在依然存在那里)。

他也曾率兵前往伊斯兰教的圣地麦加,那里是伊斯兰教始祖穆罕默德遗体的长眠之地,阿尔布克拉克挖开坟墓强夺遗体,然后当着伊斯兰教徒的面将遗体吊在绞刑台上。

但是对于能够让他所信仰的上帝也成为东方的主宰,这个疯狂的信徒却没有那么强烈的信心,对于远东的第一强国大明王朝,他心中始终怀着几分戒意。

艾泽格就是他所做的第一次尝试,占领满刺加,试探明朝对此的反应,然后再决定他对远东的进一步部署。现在看来,明朝似乎并不甘心失去满刺加。并且已经准备付诸武力。作为远征军司令,艾泽格在发现错估了明军实力的情形下,来不及得到阿尔布克尔克地进一步指示,只好同他的合作者们商讨对策。

拉马里奥是奉葡王之命来到满刺加的,葡王是反对和大明动武的,在他看来,和远东第一强国成为盟友,对于葡国显然更加有利。但是经历了三年前亚莉•;阿德妮的叔父等激进的海军军官那次叛乱,他不得不开始重视海军系的意见。

阿尔布克尔克有‘战神’之称,在海军中声望卓著。因此拉马里奥大主教在获悉了他的计划后亲自来到满刺加,想在实地考察后再向国王提出自己地见解。由于他是议和派的人,所以艾泽格对他表面客气,其实颇有敌意。

果然,拉马里奥咳嗽一声,开始说话了,他环视众人一眼。说道:“诸位,现比你们应该知道,早在百余年前,明朝的海军将领郑和,就曾经七下西洋,他到过波斯湾,到过亚丁、到过红海,他派出地分船队甚至到过非洲东海岸。”

“而且……明军船只的规模、数量还有船员的总数,是我们现在海军舰队的总和。明军具有强大的远洋打击能力,这是勿庸置疑的。现在佩德罗船长又证实了明军的火炮同样不比我们逊色,我认为,国王陛下地意见是正确的,我们应该和这个强大的国家结为盟友。而不是成为敌人,那将是我们的一场噩梦。”

艾泽格的副手桑德立即反驳道:“主教阁下。我想您有点危言耸听了,宫本浩先生和明军有过多年交手的经历。从他的了解来看,明军并不具备佩德罗船长所说的超强火力地大炮。”

他轻蔑地看了眼佩德罗,又补充了一句:“佩德罗船长两艘战舰的失败,或许是指挥不当,或许是明军依仗地利和舰船的数量弥补了缺陷,至于舰船上的弹痕,呵呵呵,兵不厌诈,给我两艘船,我可以把它拆成舢板,来证明我的炮火之强大。”

他刷地一下站了起来,骄傲地说道:“作为西班牙皇家海军上校,我向万能地主起誓:给我十艘战舰,我将消灭出现在南海的一切明军水师,为葡萄牙王室和皇家海军争取无上光辉,让国王陛下地权力、教皇陛下的恩泽遍布东方!”

艾泽格兴奋地拍拍他地肩膀,说道:“满刺加必须保证在我们手中,拥有这个贸易港,我们的商船将满载明朝的财富,把他们的货物装满道桅杆上。”

“啪啪”两声清脆的掌声,拉马里奥温文尔雅地鼓着掌,反唇相讥道:“非常动听,阁下。可是你别忘了,这里就在大明的脚下,它庞大的就像一头巨象,抬起一只脚来,就能把这个地方踩的粉碎。我们仅仅有十艘战舰而已,当然,如果算上佩德罗船长和宫本浩先生的船还不止于此,我们的补给和兵员补充在什么地方?而明军可以在一昼夜间动员十万大军。”

“主教先生”,宫本浩结结巴巴地道:“据我们所知,明朝人不好战,不善使武器,我们两百人就能洗劫一座三万人的城池。五十人就能追着一千人的明军队伍逃跑。”

拉马里奥耸耸肩道:“那么我很好奇,阁下为什么不带领你的两千多人去占领十座富饶的城池,却和我们挤在小小的满刺加?”

宫本浩脸一红,强忍怒气道:“这个……明朝的官吏**、军队战力低下,是众所周知的,不止陆军如此,佩德罗船长在大明待了三年,他应该对明军水师的战力也很清楚。”

“我们这一次失败,主要是由于失去了本国的基地,被迫携带家眷使我们的作战能力大受影响。同时明军的将领杨凌足智多谋,此人不但善于作战,而且极会鼓动军心士气。但是明朝的官场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

他狡猾地一笑,端起杯酒喝了一口,然后一皱眉,咧了咧嘴才道:“他们喜欢迁怒于人,喜欢揽功诿过。立了大功的将领。会收到君主的忌讳,最终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打了败仗的将领,同样会成为君主地替罪羊,哪怕他曾经百战百胜。

现在杨凌已经触犯了第一条,引起了一些官员的不安,只要他再触犯第二条,立即就会受到别人的攻击,只要他被迫离开这个为止,一头雄狮率领的虎狼之师立即会重新溃散成一群任人宰割的羔羊。

桑德呵呵一笑道:“我要求倾力一战,为的就是这个目的。至于补给和兵员补充,我的具体计划是:首先从印度总督那里征调4000至6000人地军队。先占领广东省为基地,全歼明军水师取得制海权,然后逐步向内地渗透。”

“至于后续兵员问题,可以从本土在征调一万到一万五千名士兵,在日本和吕宋在募集一万人左右的雇佣军。当取得制海权后,战船上的炮可以卸下作为野战重炮使用,前后运到地大炮可以达到上千们。在这样的火力下,我们将遇不到任何有规模的抵抗。”

佩德罗是西班牙人,只是迫不得已暂时投到满刺加以寻求安全的所在,他深知自己的独龙岛被击毁的两艘战舰的实力和费尔南多的指挥才能,所以坚信明军是拥有威力强大地火炮的,所以他十分不愿意主动把明军的战舰吸引道这个栖身之处。

不过由于他的身份特殊,本来不想表达意见,可是听到桑德如此异想天开的话。他实在忍不住了,耸了耸两撇大胡子,他淡淡地说道:“桑德上校,我毫不怀疑六千名葡萄牙正规士兵的战斗力,但是明朝可以派出三万人的水师远航西洋。而无论是葡萄牙还是西班牙,谁能支撑得起上万名海军的远洋给养?”

“从印度征调4000名士兵。我想印度将因此不再属于你们,阿尔布克尔克将军不会同意这个计划。上万人地舰队从伊比利亚半岛乘船南下。绕过好望角直到印度这一路上没有一个国家支撑得起这么庞大的军队吃用。另外船只的维修、疫病的防治,该如何做?”

拉马里奥也嘲弄地道:“这还不是最重要的,要知道战争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万一不利,这么庞大的军队如何撤退?你说要招募今万人的雇佣军,这么多人如何招募?如何训练?如何协同?一旦大军东征,国内空虚,如果这时有别地国家趁机同我国作战,要如何应对?”

一连串的‘如何’把桑德问地哑口无言,他恼羞成怒地道:“就算不攻击明朝本土,至少要保护满刺加的安全我们总做得到把?问什么要求和呢,这里是东方的香料、瓷器、丝绸、茶叶流动的必经之路,只要拥有这里的绝对贸易权,那么开罗和麦加将彻底破产,而威尼斯也将得不到它所需要的香料和丝绸,除非派他们的商人道葡萄牙花大把的金币购买。”

报仇心切的宫本浩并不介意葡萄牙人打沉了他们几艘战舰,却对在大名陆地上的失败耿耿于怀,极力鼓动艾泽格和桑德对明开战,而拉马里奥和佩德罗则持反对态度,双方争执不休,雇佣兵团长阿隆索则眼观鼻鼻观心,俨然老僧入定。

双方正争的不可开交,一个东方人形色匆匆地走进来,对侍者低语了几句,侍者急忙把他引到宫本浩身边,宫本浩听他耳语了几句,脸色忽然变的极为难看。

正在争吵的双方都停了下来,艾泽格奇怪地问道:“宫本先生,出了什么事?”

宫本浩双手扶膝,一字一顿地道:“阁下,我刚刚收到的消息,濠镜的佛郎机人由于杀死了索贿的海道使,被迫逃往浯洲屿,他们……已经被明军打败了,我的人在福州大街上亲眼见到上千的佛郎机人被押解着经过。”

艾泽格吃惊地道:“怎么会?我知道那些人,他们虽然是走私商人,但是武力并不弱,他们的四艘主力战舰,火力并不比我们的战舰差多少,我正准备派人去和他们联系,希望和他们联手呢,明军出动了多少战舰,打了多久?”

宫本浩迟疑了一下道:“福州港的大型战舰并没有出海。所以我的人也搞不清他们出动了多少船,不过军营调兵出海我们是知道的,他们凌晨出发,至落暮时分返回,来回一共只用了一个白天地时间。”

大厅内的嘈杂声彻底消失了,静的连一根针落到地上都听得见。过了许久,拉马里奥振衣而起,用高亢的语调大声道:“将军们、先生们。我们必须马上做出决断,不能等到明军的战舰开到我们眼皮底下再去谈判,我认为最正确的作法就是马上和明廷取得联系。通过谈判解决满刺加问题。”

他指着门口大声道:“明军水师的战力已经很明显了,他们能尽量抓捕而不是杀害我们的移民,也说明他们有谈和的诚意。机会稍纵即逝,不能再等下去了,先生们。我可不希望当我们的宴会结束时,穿着明军盔甲的士兵就从门口直接冲进来,然后把我们从餐桌上押进牢房。秉承国王陛下地旨意,和他们谈判吧!”

艾泽格和桑德面面相觑,过了许久,艾泽格才颓然坐倒,说道:“……好吧,桑德,派人去和杨凌取得联系,我们谈判。我们愿意比照明廷属国的旧例。向他们称臣纳贡,以求取贸易上的自由和满刺加的拥有权。”

他有抬头对桑德道:“马上派人通知阿尔布克尔克总督,尽可能的抽调战舰和军队,能调多少就调多少,无比尽快增援满刺加以防万一。”

杨凌对于何总兵、成绮韵、阿德妮‘三人军事小组’做出的决议万分满意。对于战果更是满意万分。不过阿德妮也亲自登岛作战这件事,还是令他后怕不已。

余悸未息的杨凌一回到房中就对阿德妮施以家法。紧绷绷弹翘力十足地小屁股被打了几巴掌,换来一副委委屈屈、楚楚可怜的哀婉模样。却不肯开口求饶认错。

杨凌无计可施,转而去惩罚绮韵。同样的巴掌落下去,却是眉娇目媚,体酥如蛇。被打的一脸春情荡意的成绮韵,就像缠在他身上的藤,杨凌被弄的没皮调可弹了,本想夫纲大振,最后却演变成了一场盘肠大战,成绮韵总算是被战的……求饶了。

不过这件没有留下什么后患的事还是给了杨凌一个警醒:家事国事天下事,有轻有重有缓有急。有时家事该舍就得舍,二女之情该放就得放。

如果他不在的时候,他的部下做了错误的决定,用残酷的杀戮引来满刺加海盗提前发起攻势,那么准备不充分地明军很可能陷入被动,至少也要付出更多的伤亡,那就因为他地一己之私,枉害了无数无辜的性命了。

被捕地走私队伍出现黑奴令他有些意外,经过审问杨凌才知道西方现在已经开始黑奴交易了,已经有海盗船专门一掳获异地人口贩卖异地牟利的事情。这支走私船队里的黑奴,就是他们从西方海盗船上购买来的。

同时由于他们寄居澳门,所以虽然很少从澳门本地倒卖人口,不过也同样干着掳卖西方人口到东方,在掳卖东方的妇女儿童道西方的肮脏勾当,这样一来,杨凌对于首恶自然不会从轻发落,除了安置好妇女儿童和黑奴免受别人打扰,罪大恶极者一律移交按察使司审问,按大明律法处置。

这天上午,一名福建商人来到总督府,点名求见杨凌杨大人。总督府上下已经习惯了有些不三不四的人来求见总督,而且也知道这些阿猫阿狗大多来头不小,所以丝毫不敢怠慢,急忙把他迎进客厅,便去禀报杨凌。

杨凌闻讯,忙赶到客厅,那商人见了杨凌客客气气地见礼道:“草民贾庆友拜见总督大人。”

杨凌笑笑道:“贾先生不必客气,你是……?”

贾庆友不敢就坐,赔笑说道:“草民是一介生意人,经常跑南洋,做些药材买卖。”

杨凌一听是个真正的商人,心中好奇心一去,不免有些懈怠,他懒懒地在椅上坐上,淡淡地道:“哦,不必太客气,你坐下回话吧,你有什么事要见本督?”

贾庆友仍不敢坐,他擦了把汗,规规矩矩地站在那儿道:“草民是个生意人,货船经过满刺加时,被那儿的一伙番鬼海盗劫住,他们扣了草民的船,要求草民给大人送个消息,消息带到,他们才肯归还货船。”

“嗯?”杨凌一下子欠身前倾,注目道:“满刺加?佛郎机海盗?他们要你带什么消息?”

贾庆友吃吃地道:“他们说,佛郎机打败满刺加,统治了那个地方,现在知道大明皇帝对此颇为不满,所以十分惶恐。佛郎机国不愿为此事和大明发生战事,因此想就满刺加问题同大明谈判。如果大人同意,请签一道手谕给我,草民带回满刺加,由大人指定日期,他们愿意派出使团同大人在厦门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