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百八十九章 三战定君臣(下)

月关2016年09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投降,只不过是一个体面的休战方式罢了,我的战舰还能作战么?可是我输的真的好冤,我的靓队,英勇善战的舰队输的莫名其妙!”艾泽格苦笑着看看他横七竖八拥挤在一块儿的战舰。

“轰!”一声远超过普通大炮的巨响,震得艾泽格身子一激灵,然后他听到一阵隆隆声,寻声望去,右侧港湾陡峭的悬崖上一大片岩石滚滚而落,带着弥漫的尘土落入海中,冲起一片浪花。

艾泽格倒抽一口冷气,目测距离至少在五百尺以上,炮弹杀伤力比他威力最大的十二磅炮至少还要大一倍。

“我的上帝!”这艘浑身都是炮的大家伙装备的都是这样杀伤力的巨炮么?而且它的身上还披着铁甲,我的炮在五百尺外只能给它挠痒痒,而它的炮弹……只要一枚击中,就能在甲板上砸出一个方圆一丈的大洞。

这样的战舰,披上铁甲就是一座近海移动的武装城堡,卸去装甲就是远洋横行的水上巨兽,一艘这样的战舰就可以令整个舰队的战斗力提升一倍,如果明军有三艘这样的战舰,就能吞噬我整个舰队。

明军不用计谋,我的舰队也不是它的对手呀!这个认知令艾泽格沮丧不已。无需再和其他战舰将领商议,这一炮已经惊碎了所有葡军战士的胆,“威武大将军”号庞大的体形,遭遇失败惊魂未定的心情,使他们已经难以认真去分析明军的战力。

这一炮之威,在他们心中,立即把明军的真正战力又提升了两倍以上,和这样的舰队作战?那简直是一个骑着驴子的战士妄想去挑战上帝!

巨大的实力差距使艾泽格完全放弃了抵抗的念头,他立即吩咐放下通讯舟,以舰队司令的身份命令港湾外实施阻截任务的五艘战舰立即放下主帆,驶入港湾投降。

那五艘战舰正处在极度仿徨中,明军追来的战舰远在有效射程外就减速慢行了。可是他们的阻击阵形刚刚摆好,从他们的后面。从他们的港湾里居然出现了一队明军战舰,而且此时港湾内一片平静,没有听到任何战斗的声音。

驶出港湾的明军战舰并没有趁机向他们发动进攻,而是静静地停泊在远处的海面上,五艘战舰在疑惑中听到港湾中传出一声巨响,片刻的功夫,就看见舰队司令官艾泽格的传令舟急急地驶了过来。

五艘战舰在远处明军战舰的监视下驶向海湾。拥挤在一起的葡军舰队比贸易港口还要混乱,过度的拥挤使许多舰队指挥官无需搭设跳板,就轻易地从一艘艘战舰转移到伯爵号上。

面前军容整齐的无敌舰队一动不动,并没有阻止他们的汇合。各舰舰长开了一个最短暂的军事会议,最后艾泽格整整军容,说道:“好了,各位朋友,我现在以葡萄牙皇家远东舰队司令官的身份命令你们,约束所有部下,放弃无谓的抵抗。现在,我将登上这艘军舰,向明军统帅投降!”

这时候,追来的明军战舰也驶到了港湾,他们停泊在港湾外,仅有一艘主力战舰从葡军舰队旁经过,靠向那艘巨大的楼船。艾泽格命令各舰舰长立即赶回自己的战舰,然后走下舷梯,在两名卫兵的陪同下登上一艘小船,向面前的巨舰划去。

站在甲板上迎接他的是失魂落魄的路易士迭戈、还有一个一脸市侩气的中年东方男子。艾泽格认得那就是被他扣留了商船,派去向明军传达谈判意向的明朝商人贾庆友,他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你就是艾泽格将军吗?我们大帅在楼船顶层接见你,请!”一个明军将领迎上来,客气地对他说道。这人一脸络腮胡子,魁梧高大的身材,正是刘大棒槌。

艾泽格沉重地点点头,随在他身后,一阶阶向上走去。路易士迭戈看着自己的舰队,摇摇头叹了口气,垂头丧乞地跟在他后边向上走去。

好庞大的战舰,当艾泽格走到第三层时,对面舷梯上也出现了两位刚刚走上来的明军将领。艾泽格瞧见前边那位,正是在他的军中充当过人质的福建水师提督韩武,艾泽格的目光落在他染着征尘的战袍上,方才和自己在海上交战的,就是这位将军吧?

他的目光稍稍移动了一下,从韩武肩头望过去,恰好瞧见阿德妮的面孔,艾泽格不由一怔:明军中有女将领?她的相貌……那相貌五官分明是欧州人种,明军中也有雇佣军官么?

他正迟疑着,身后陡然传来一声尖叫,把艾泽格吓了一跳,他急忙回头望去,只见路易士迭戈一对眼珠凸了出来,脸上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艾泽格大为恼怒,尽管战败了,但是他希望自己的士兵能维持一点军人起码的尊严,迭戈也算是一个英勇的战士,一向颇受他的青睐,想不到这么不中用。

艾泽格强忍怒气,斥道:“迭戈,保持一个贵族绅士最后的尊严,不要给你的家族丢脸!”

迭戈充耳不闻,指着对面惊讶地尖叫道:“是她,雅丽阿德妮男爵,我的教官!”

“什么?”艾泽格也大吃一惊,做为海军将领,他自然熟知出身海军系的雅丽阿德妮的家族,而且他的舰队使用的象限仪、横标仪、还有罗盘和沙漏都是眼前这位少女改造过的,他当然知道这个天才女孩,也知道她的家族参与兵变的事。

稚丽阿德妮犹豫了一下,终于大大方方地走上前向他行了一个军礼,用葡话微笑道:“你好,艾泽格少将,久仰您的大名,我是前葡萄牙皇家上尉雅丽阿德妮。”

“前葡萄牙海军上尉?”艾泽格重复了一句。

韩武向贾庆友低声询问了几句,然后笑着走上前来,大声说道:“是的,现在阿德妮小姐是大明钦差总督杨凌杨大人的军务参赞官,同时也是他的未婚妻。将军可以称她阿德妮大人或者现在就称呼她杨。雅丽。阿德妮夫人”。

阿德妮漂亮的脸蛋上浮起两朵红云。但是明亮的眼神中分明洋溢着一种满足、幸福和甜蜜的光辉。艾泽格糊涂了,她是怎么逃到东方的。又怎么会成为大明官员的妻子?不管怎么说,自己的失败,显然也有她的作用在里边,还有人比她更熟悉葡萄牙海军的战术么?

想到这般可怕的巨舰和惊人的大炮,艾泽格又感觉有世幸运:“虽说自己因此败的莫名其妙,可是如果不是这样,自己的舰队遭受的损失想必会更大吧?”

随着贾庆友的翻译,迭戈又是一声惊叫。这回连韩武和阿德妮也狠狠地瞪向他。

路易士迭戈见状连忙捂住了嘴,悲哀地想:“我心中最美丽的天使根本不记得我是谁了,这只小天鹅逃的好远,她竟然飞到了遥远的东方”。

嫉妒心使迭戈失去了一个绅士应有的风范,望着前边虽然穿着一身盔甲,可是走起路来依然款摆生姿,体态袅娜的阿德妮,他怨恨地想:“虽说她没有成为土著酋长的妻子,可是……大明总督?一定是个又胖又丑的老头子,不及我十分之一的英俊!”

当他见到一个面目英俊、身材修长、穿着绣有张牙舞爪的金蛇官袍的青年男子时,他的诅咒也破灭了。雕梁画栋的楼阁前,杨凌大马金刀的坐在一张四平八稳的虎皮帅椅上,左右两名侍卫分别棒着钦差节印和尚方宝剑,小甲板上肃立着两排按刀昂然的侍卫。

艾泽格表情复杂地望着这个数度谈判的对手,凝视半晌才叹息一声,伸手从腰间解下了自己的佩剑。“呛”地一声。夕阳的余辉照射在高高的船楼上,侍卫手中的钢刀发出刺目的寒芒,艾泽格的动作不由一窒。

杨凌笑吟吟的摆摆手,制止了侍卫的动作,在阿德妮、韩武、贾庆友和迭戈等人的见证下,艾泽格拖着长长的身影,一步步走向杨凌。

他在杨凌面前三步远停下了脚步,弯下了他高傲的腰,双手棒着指挥剑,高高举过头顶,语气沉重地道:“我,葡萄牙皇家海军远东舰队司令艾泽格少将,谨代表舰队全体官兵,向大明钦差总督杨凌阁下投降。并以我的名誉和全军将士的性命担保,我们将交出武器,放弃一切抵抗,请杨凌阁下受降!”

一阵脚步声传来,一个身影遮住了照在他身上的落日,然后他的手上一轻,一只手伸过来,从他手中接过了指挥剑。

艾泽格直起身未,抬头望去,杨凌肩后彤红色的太阳刺得他的双目眯了一下,他看到杨凌将他的佩剑高高地举了起来,在空中停了一瞬,然后收剑,将剑钩往自己的腰间玉带上一挂,庄重地道:“我,代表大明皇帝暨大明水师,接受你的投降!”

艾泽格再次张大眼睛,却觉得头脑一阵晕炫。四下的欢呼声此起彼伏,越来越大,终于汇聚成一股山呼海啸般的巨大声浪,在海湾上空久久不息……

**

王宫位于马六甲古城,西北郊就是深水码头,可以迅速进入大海。

恰好整整一百年前,三宝太监郑和的庞大舰队曾经到过这里。那次,他带到当地人面前的,是瓷器、茶叶、丝绸和善意的微笑,但是赶来迎接的满刺加子民头一次看到郑和的移动式‘海上王国’,心里还是有些战战兢兢。

这一次,杨凌带来了火炮、火铳、弓箭和长矛,还有全身甲胄、杀气腾腾的军队,满刺加人却载歌载舞,欢呼雀跃,因为他们在这支强大的军队帮助下复国了。

王宫的豪华的建筑有东方式的特点,还有点印度和阿拉伯建筑的风格。其实所谓的王宫并不太大,如果单只它的房屋建筑的话。不过一幢幢虽不高,但风格特别的建筑掩映在各式各样的热带雨林作物中。却象花园一般美丽。

王宫的前面是一大块平整的石板广场,方圆也不过数千平米。边上就是高大的马六甲树。一种叫油甘子的高大乔木。广场上许多士兵忙忙碌碌搬运着火枪和各种战利品。在广场上分门别类整理好,然后打包装船。

杨凌领着韩武、成绮韵几个人匆匆穿过广场,进入了宫殿大门,绕过正殿,在绿树花丛间走向后边。

“大人,就在前边,就是这里”。沿着石阶走下去,厚重的石门在一阵隆隆声中被推开了,两名亲兵举着火把当先走进密室,将火把高高举起,杨凌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才慢慢踱进狭长的密室。

尽管对于金银他一向没有太强烈的嗜好,尽管刚刚目睹了犬养正一奉献的这世年来倭寇劫掳到的和自日本带来的大批金银财宝,还有佩德罗海盗船上的金条、银砖,但是所有的这一切财富加起来,都不及这秘室中的十分之一。

这是满刺加王国的宝库。里边还有艾泽格的海军一路东来,从波斯和威尼斯以及阿拉伯人那儿掠夺的大批财宝,杨凌走到半人高的沙堆前,火光映上去,金光闪闪。

他屏住呼吸,弯下腰抓起一把金沙,然后放松手指。让它从指缝中水一般倾泻而下。举目四顾:一人高的珊瑚树,各种各样的玉器,纯金铸就的盘子、杯子、碟子,红宝石、蓝宝石、祖母绿、猫儿眼、翡翠,还有龙眼大的晶莹剔透的珍球掺杂在一堆项链、手镯当中,乱七八糟地堆在一口口箱子里,发出五彩斑斓的诱人光芒。

“天呐!”身后传来一声轻叹,杨凌回过神来,扭头一看,只见成绮韵直勾勾地盯着那数不清的珍宝,两只眼睛也快变成祖母绿了。阿德妮虽没象她那么夸张,可是也捂着小嘴,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那世珠宝不错眼珠地看。

杨凌轻轻笑了:“玄幻故事中传说龙族最喜欢珠宝,漂亮的女人是美女蛇,龙的近亲,难怪也这么喜欢珠宝”。

“咳!咳咳!”杨凌咳了几声,两条美女蛇……两个美女才清醒过来。

杨凌指指那世珠宝,一本正经地对成绮韵和韩武道:“这个地宫太狭窄了,要防止有人混水摸鱼。把这些珠宝都搬出去,好好清理甄别一下。属于投降军的财物做为战利品,全部运上我们的船。原属于苏丹阁下的王宫财物嘛,阿曼总管,你去找出王宫的财宝帐册,逐项对照,以便领回”。

“是是是,多谢杨大人,多谢杨总督!”刚刚被杨凌的人从监狱里释放出来的原满剌加王宫大总管阿曼感激涕零地道。

杨凌又淡淡地看了眼琳琅满目的财宝,转身向外走去,成绮韵立即大大方方地随着离开,对身后的众多财宝浑不在意。阿德妮真想摸一摸、看一看这些出自世界各国的能工巧匠之手的瑰宝,可是……

雅丽阿德妮男爵大人又恋恋不舍地使劲看了眼那些令人目眩神迷、直流口水的珠宝,然后毅然决然地转过身,拿出一个军人的勇气,强迫自己迈动了悠长的大腿……

**“你吼完了?你吼完了轮到我说”。

杨凌慢条斯理的呷了口茶:“艾泽格将军,声音大不代表有理,你要是想比大嗓门,本官这位姓刘的侍卫倒是可以奉陪”。

贾庆友刚刚翻译到一半,拉马里奥大主教就忙不迭地道:“杨大人,请您不要生气,艾泽格将军是一位军人,脾气难免有些不好。我可以保证的是,敝国国王对大明是很友好的,我受国王陛下之命来到东方,就是想和贵国建立良好的贸易关系。”

“只是……”,他尴尬地看了眼艾泽格,吃吃地道:“我们的海军,有一世人过度相信武力,相信经过这次教训,他们会顺从国王的旨意。目前,这支远东舰队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非常之重要。我们希望杨大人能够宽宏大量,把战舰交还给我们”。

“哈哈哈哈……”。杨凌大笑起来,韩武、彭鲨鱼、王美人一众将领也跟着轰堂大笑,笑的拉马里奥和艾泽格有世不知所措。

杨凌笑吟吟地往前一靠身子,说道:“主教阁下,我当然愿意相信你的诚意,不过现在需要搞清楚的是: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在谈判了。如果在鼓浪屿谈判时,你们能够答应退兵的条件,我的舰队会护送你们的舰队安全离开,还会把你们当成友好的朋友,赠送东方精美的礼物。可是很遗憾,你们选择了战争”。

杨凌双手一摊,肃容道:“现在,你们是战败军。作为战败的俘虏,你们有权要求我们把武器和军舰交还给你们吗?大明是礼仪之邦不假,我们也并不稀罕你们的战舰和火炮,但是交还武器,这绝不可能。”

“我们有诚意同贵国坐下来继续谈判。不打不成交嘛。相信经过这次冲突,我们今后能够建立更加牢固的合作关系。但是,作为战胜国,将武器交还给侵略者,这不符合东西方任何一国的战争惯例!”

拉马里奥的额头也急出汗来,他焦灼地道:“杨大人,我就对您实说吧,你答应我国正式签署贸易合约后无条件释放所有的俘虏,这的确是很宽大了。

不过……要重新建造一批战舰,以我国的力量来说,是很缓慢的。缺少了这支舰队,印度洋将变成海盗的乐园,冒险家的天堂,我们剩余的舰队将无法保障商人的安全,这条海上商路将变的危机重重,大人……“。

杨凌听了心中一动,一个念头攸地涌了上来:交还战舰和武器那是绝不可能,现在大明同样是处处用钱、处处缺钱,但是对于目前经费短缺的水师来说,他们正缺少足够的战舰和火炮,这世俘获的战利品恰好派上用场。

不过拉马里奥说的也是实情,一个稳定的政权控制着这条商路,绝对比诸侯争霸更利于商业的发展。拉马里奥担心的真的是海盗么?恐怕是其他对东方商路垂涎三尺的西方诸国吧?

杨凌狡黠地看了他一眼,笑道:“这个问题很容易解决,你们担心开辟出的这条安全、稳定的海上通道被破坏嘛,你我两国一旦成为贸易伙伴。你们的利益损失就是我们的利益损失,你们的远东舰队无法保障印度洋的安全,我们大明水师会肩负起这项任务。”

艾泽格吃了一惊:“大明水师也要觊觎这条流淌着黄金的海上通道了?”

不过想想明军舰队如此的强大的打击能力,他确信即便没有他们的挑衅,大明出兵印度洋也是早晚的事。

听说大明正在他们的北方,和昔年横扫整个欧州的恐怖魔王成吉思开的后裔在作战,想必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拖延了他们南下的脚步。

否则凭借他们的强大水师,就象一条鳄鱼冲进了鸭子嬉戏的泥搪,又有谁是它的对手?如果照此判断……这是早晚都要发生的事,即便没有今日一战,我们最终仍得让出印度洋。艾泽格判断着,意志开始动摇了。

杨凌也在打着如意算盘,水师建设走上正规还需要一段时间。从来不曾远洋过的大明水师需要一个经验丰富的师傅,再也没有比失去了主力舰队,却又竭力想保持在印度洋的海上优势的葡萄牙海军更合适的合作伙伴了。

他笑吟吟地道:“大明水师将以满刺加为桥头堡,探寻印度洋。印度洋海域一分为二,由你我两国共同维持,以贵国的海军实力,维持一半区域应该还可以办到吧?你们可以考虑一下,主教阁下回国时可以向贵国国王提出我的建议。

这是对你们完全有利的条件,想想吧,要么,你们完全失去印度洋,坐视它被其他各国、包括我们大明占有。要么,我们合作,利益共享“。

艾泽格颓然坐回了椅子上,杨凌一语击中了他的软肋:失去这支舰队,他们将失去印度洋,是选择一个和他们建立贸易关系的远东强国做合作伙伴,还是挑选一个西方的竞争对手做为盟友,这还用问么?

“合作是合作,我们是不会签订军事攻守同盟协议的。大明的贸易对象也将不止葡萄牙一个国家。当我们在你这个贸易伙伴的教习下,熟悉了整个大洋,当我们的商队可以抵达葡萄牙,我们就可以和更多的国家建立贸易伙伴关系。

那时作为大明的贸易伙伴、葡萄牙的竞争对手,他们将肆无忌惮地和你们抢夺对那一半印度洋的控制权,最后有资格、有能力,而且众望所归的秩序维护者将由我们取代。说不定……最先恭请大明水师进入这一区域来保障自身利益的,就会是你们“。

杨凌在心中暗暗思索着,这块蛋糕就算有毒,但是葡国除了吞下已经别无选择。

通过阿德妮,他了解了西方诸国在海上的势力分布和各国的武力强大程度,深知这支远东舰队的覆灭对于葡国的重要影响,所以他才敢如此笃定地狮子大开口。搂草打兔子,多占一点是一点,谁叫主动权在我这儿呢?

拉马里奥紧锁着双眉,喃喃地道:“这个……,杨大人的提议,我会尽快向国王陛下禀明,并以最快的速度回复你们”。

“好极了,我也会尽快安排船让主教阁下安全返回贵国,至于艾泽格将军和他的部下,作为战俘,我们会保障他们的人身安全,直到您带来贵国国王的善意”。

“这里要驻军,需要建造几座大军营,和一个水师的专用港口,还有其他的军事设施,这几千葡军士兵都是不必付工钱的劳动力,倒是可以利用一下”,杨凌暗想。

拉马里奥和艾泽格无奈地相视一眼,起身向杨凌和诸位将领告辞,卫兵随即将他们重新押回了监狱。

杨凌对他们的饮食虽然照顾的不错,也不允许士兵虐俘,但是对所有人员,包括其家属,全部限制行动自由。

杨凌和几位将领又议论了一番驻军满剌加的军政大事,布设军营,挑选营址准备长期驻军,并让人尽快回京向皇帝奏明情况,并护送苏丹回国稳定局面。

大事议论毕了,彭小恙兴奋地对杨凌道:“杨大人,那九艘佛郎机战舰被我们弄沉了七艘,拖回来两艘,而且从那七艘沉掉的战舰上还紧急抢出来五十多门中小型火炮。王大叔刚刚过来,和我们归并在一块儿,他们的船和炮都太差劲儿了,那些新式火炮能不能就留给我们呀?”

彭鲨鱼脸色一变,立即叱道:“你这小畜生,真是不懂事,就你手下那些匪气十足的兵,应该好好调教一下,到现在他们还整天偷鸡摸狗呢,都是些不成材的东西。好钢用在刀刃上,杨大人正是用兵用船的时候,哪有闲下来的火炮给你充门面?”

彭鲨鱼人老成精,他们一家子是有前科的人,朝廷就没一点戒心?这不是引火烧身么?杨大人肯把这么多火炮给他的水师?

王美人一听脸皮子抽搐了一下,眼神逡巡着不去看杨凌,可是耳朵支愣着也在注意听他的意见。

杨凌笑道:“好啊,你们的舰队船只和火器确实太差了,这批火器就留给你们好了,王提督,回头把这批火器的数量和规格报上来,以便让军器局向你们提供弹药”。

王美人大为意外,他吃惊地站起来,拱手抱拳。喃喃半晌,眼睛里溢出泪花儿,嘴里竟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士为知己者死。奶奶的,这条命以后就卖给他杨家了。

杨凌这么做虽说有故意示恩的意思,其实还有个原因,这批中小型火炮的子铳规格和根据阿德妮的设计、郑老的参予研制出的火炮不相符,就算火炮给了他们,只要弹药供应始终掌握在自已手里,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想不到王美人这条血性汉子竟被感动成这副模样。

杨凌起身正要宽慰几句,门“砰”地一声撞开了,满剌加王宫大总管阿曼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一进门儿就气急败坏地道:“杨大人,杨大人,大事不好了,有一伙强盗突然冲进捡选财宝的地方,抢走了所有的财宝,驾上一条船出海了,快!快!”

他跺跺脚,才嘶喊道:“快去追呀!”

这时阿德妮也匆匆奔了进来,带着哭音儿道:“杨,韵姐姐被强盗击伤了,伤的好严重,你快去看看吧”。

“什么?”杨凌霍然变色,拔腿便向外跑。

阿曼一溜小跑地追在后面,喋喋不休地道:“大人。快追船呐,晚上这么黑,跑远了就找不到了”。

杨凌霍然止步,铁青着脸森然喝道:“混帐,不过是些阿堵物罢了,有什么要紧?本官帮你们苏丹复国,那是大事,牺牲再多生命也在所不惜。但是一些冰冷的金银器皿而已,难道还不及人命重要?你要本官置属下性命于不顾,先去争抢一些华而不实的东西,用来堆放你们的库房充门面么?”

阿曼见他大怒,不禁吓了一跳,再也不敢应声了。

杨凌匆匆奔到一幢房子,这里已有士兵守候在这儿,伤兵都抬走了,成绮韵倒在房中,旁边地上还丢着几本王宫珠宝帐簿,她的手掌按住胸口,血从指缝中殷殷渗出,一副气息奄奄的模样,所以没人敢移动她。

杨凌急忙奔进去,轻轻将她揽在怀里,低声唤了几声,成绮韵睁开无神的双眼,瞧见他不禁双眼一亮,一把扯住他的衣襟,喘息道:“大人,有……有歹徒劫……劫走珠宝……”。

杨凌抬头急吼道:“找郎中,快找郎中”。

满剌加王宫被占时,这些不信东方医术的佛郎机军人早把宫中太医赶的一干二净,阿曼也毫无办法,当下便有人禀报道:“大人,我们已经去找军中郎中了”。

杨凌这才低下头来,握住她的手,焦急地道:“你……你怎么样?是什么人动的手?”

“是……一群黑衣蒙面人,使的是日本倭……刀,我还听见……他们逃走时,有人喊……喊……”。

阿曼忍不住了,插嘴道:“有人喊‘大岛彦良,船已到手’,应该是散居在岛上的倭人”。

这个岛上有华人、倭人、阿拉伯人、印度人和本地土著,还有葡萄牙军队侵占此地后被迫滞留在岛上的异国商船海员,人种极其复杂。

“大胆!该死!可恶!来人,彭千户,马上率船出海,一定要把这伙贼人追上!王提督,马上清点提审倭寇,看看有无俘虏潜逃,协助倭侨作案!”

“是!”彭小恙、王美人答应一声,撸胳膊挽袖子地冲了出去。

杨凌看了阿曼一眼,见他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便道:“你也随船出海吧,免得打起来炮火无情,宝船有个闪失”。

阿曼好不容易听到这句话,连忙答应一声,急急忙忙追了出去。

韩武见成绮韵气息奄奄,悄悄向彭鲨鱼几位将领使个眼色,大家对杨凌和成绮韵的关系心知肚明,一见韩武示意,忙都蹑手蹑脚地退了出去。阿德妮张了张嘴,也眼泪汪汪地转身跟了出去。

成绮韵躺在杨凌怀里,脸庞正对着门口,嘴唇翕合着微弱地呼吸。眼神明显已经焕散了,似乎生命正一点点从她身上消失。

可是等到众人都退了出去。房门轻轻掩上,她的眼珠动了一下,慢慢翻上来瞧了杨凌一眼,忽然“咭儿”一笑,这一笑如百花绽放,说不出的娇媚动人。

她吃吃地低笑道“干什么呀你。哭丧个脸,跟真的似的”。

杨凌叹道:“我是真的很伤心。您老人家装的也太象了,看得我都以为你是真的中枪了,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你要是以后想骗我,我就是被你卖了,还傻乎乎地帮你数银子呢”。

成绮韵“噗嗤”一笑,一下子从他怀里坐了起来,娇俏地白了他一眼,嗔道:“少来了你,能骗得了你我早就骗啦。至于卖了你嘛,哼哼,要是没人出得起让我心动的价钱,我可舍不得”。

两人嘻笑了一阵,杨凌道:“明天一早你就先回去,我对外就说送你回国延治。珠宝玉器交给吴济渊,由他帮着出手,目标太明显的财宝先搁一搁吧。至于黄金白银,朝廷现在连饷银都发着困难,对立功将士的褒奖,还有死去和伤残士兵的抚恤更是谈不上了,这些钱拖不得,该发的要尽快发付下去,否则会伤了军心”。

成绮韵嗯了一声,说道:“剩余的财宝怎么办?是否交付朝廷?”

杨凌笑笑道:“交是要交的,不过只把西班牙海盗船和倭寇船上搜获的财宝上交朝廷就行了。我们的国家太大了,朝廷机构也太臃肿,这些金银全交上去,连个水花儿都溅不起来。

钱得用在刀刃上,我请求开办海事院校培训军官的奏析已经呈上去了,如果皇上允许,这笔钱就用来创办学校。“

成绮韵轻叹道:“大人太急进了,开办军学非同小可,尤其你现在不在朝中,如果有小人进言,引起皇帝忌意……唉!”

成绮韵早就和杨凌说过,将他亲手训练带出的两万多精锐打散编入六省军队太过冒险,由于这些军队作战勇敢,大多立有战功,一划拨当地军队,立即就是一批中下级军官。但凡有点精明的君王,就不会坐视这种局面出现。

至于开办军学,在大明的君王体制和那些思想僵化的官僚们面前,更是绝对行不通。虽说杨凌提议由当今皇帝任军校校长,培养天子门生,但是这个花头儿估计也就正德那个顽童皇帝会乐于答应。

皇帝哪有那么多时间真的去主持一个专门培养军队将领的学校,去当教习?让带兵的将领们多识字、多读书,从而和文官分庭抗礼,都是朝中百官竭力避免出现的情况,他们会容忍将出一门,诸多将领师从一个老师,形成军队的庞大师生关系和派系,憾动整个帝国根基的情况出现?

这两个奏折递到京城,估计也就是当今正德了,换一个皇帝,马上就得着手开始削他的兵权、剪他的羽翼,心黑点的就得堆备找个借口杀了他。可是即便是正德,危及皇权的事他也是绝不可能答应的。

他蔑视传统不假、他好大喜功不假、他想江山永固不假,但他会同意这样的建议?就算他绝对信任杨凌,他也不得不考虑一旦形成了制度,那么杨凌之后呢?将来执掌这个专门培训将领的学校师将,会不会形成他的家天下?

如果正德真的不在乎皇权,就不会这么紧张蜀王谋反的事了,由此端倪可以看出杨凌冒失进言,很容易让自己陷入被动。

可惜杨凌对她的意见虽一向尊重,但是这两件事却一意孤行,根本不容反对,成绮韵现在提起来不免有些幽怨。

杨凌笑了笑没有作答,这些事他也是有苦难言。其实虽说他从来不提,不过随着时间越来越近,亘在他心里的那件事并没有遗忘,反而总是在他心头回旋。

他原打算到了十月末,那个他大限临头的时候,就留在京城托病在家,哪儿也不去,一定要安全过了这段时间再说。

可谁知本来计划八月前返回京师的巡游天下,光是在东南就拖延到现在。他能不能安全回到京师,杨凌心中越来越没有把握了。

他也想早日回到京师。一方面刘瑾现在势力越来越大,这里边固然有杨凌有意纵容的原因,但是随着他权力的扩大,一些无法确定的环境因素也在随之发生变生,刘瑾的权力圈就象风暴的磁场中心,会吸引越来越多的力量加入。杨凌养虎是为了杀虎,可不是为了贻患。

另一方面。怜儿生育他没有陪在身边,心中已愧疚不已,他不想幼娘产子时他仍然漂泊在外。可是身不由已,他现在越来越体会到身不由己的滋味了。

现在按时间推算,他越来越担心四川之行可能就是自己命中最大的那道坎儿,过去了就平平安安,如果过不去,川蜀之地就是他的埋骨之地。

由于心中存了这样的想法,所以有些计划他不得不抓紧提上日程,尽量在自己有生之日打下基础。至于一些误解和冒进造成的纰露,如果他真的完蛋,一些谤语自然消失,他的家人会以大明功臣、皇帝宠臣的家眷身份,平安渡过余生。如果过了十月还活蹦乱跳的,有些事还可以再想法补救挽回。

这些话他自然不便说,所以只是笑了笑,岔开话题道:“虽说这是空膛弹,也吓了你一跳吧?我总觉得,这个计划会不会太简单了些,满刺加人很容易引起怀疑地。”

成绮韵莞尔笑道:“对他们,我还真懒得想什么万全之计。再说,财宝是在咱们的大营中丢的,不管用什么法子丢了,该有的谣言始终要有,只要没有证据就行了,他能拿你这个复国大将军有什么办法?

苏丹就算有一肚子怀疑,可他不但不能提,而且敢传播风言风语的他还得抓起来,过上一年半载,风声自然便消了“。

她说着眼珠一转,忽然喜滋滋地揽住杨凌的脖子,昵声道:“为什么这计划连阿德妮也瞒着?你……你就这么信任我……”。

杨凌截口道:“一个妖精已经够了,我怕阿德妮跟你学坏了”。

成绮韵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作势在他胳膊上掐了一把。

这时门外有人急道:“杨大人,军中郎中到了”。

成绮韵一听自已安排好的人来了,立刻软绵绵地倒回杨凌怀中,面色呆滞,双眼朦胧,俨然是一副弥留状态。

杨凌又好气又好笑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努力垂下嘴角,做悲痛欲绝状,沉声喝道:“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