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二百九十章 遥相出招

月关2016年09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明日朝会,皇上要令百官廷议杨凌所提的那个什么堂……”。

“水师讲武堂”,张文冕笑嘻嘻地提醒了一句,顺手将茶杯捧起来,毕恭毕敬地递给刘瑾,然后向邻座的张彩笑笑,欠着屁股退回自已椅上坐下。

张彩四十出头,身材伟岸,面如冠玉,修眉朗目,英俊挺拔,正是男人最成熟和最富魅力的年纪,如今他位居六部之首,官居吏部尚书,更是神彩飞扬,气度不凡。

刘瑾颇为赏识他,为了把他提拔到这个重要位置上,他软硬兼施,最后又向李东阳、焦芳等人部分妥协,让出几个其他衙门的官职,总算把张彩提拔成了吏部天官。张彩也因此死心踏地的投到刘瑾门下,刘家他是常客,熟的都不必家人禀报。

“嗯!对对对,就是那个水师讲武堂。哈哈,难得呀,难得这些家伙全都和爷是一个心思,朝中里内外官僚、文臣武将,对此是个个反对呀。不但李东阳、杨廷和反对,就是焦芳那老滑头,这回也不肯出面讲话了。”

刘瑾笑吟吟地用碗盖拨弄着茶碗,向桌上一努嘴道:“喏,这些奏折你给爷好好看看,把那些言辞激烈、指斥杨凌培植亲信、移夺军权、意图不轨的奏折给爷挑出来,爷有大用。哈哈,明天真是个好日子呀”。

两个俏丽可人的小丫头在后面给刘瑾打着扇子,他已除去冠戴,穿着一身家居的随意轻袍,斜斜倚在座上,神态轻松惬意之极。

“刘公,这奏折是要挑的,不过依学生看,刘公不该同这些官员一起攻吁,相反,刘公还得保杨凌才行。”

“唔”,刘瑾抬起眼皮看了张文冕一眼,呵呵笑道:“你有什么见地,说来听听。”

张彩目中异彩一闪,也紧盯住张文冕,想听听这位刘瑾第一智囊说些什么。他虽忠于刘瑾,并且为他出谋画策,出过许多主意,不过对刘一些错误的主张也竭力劝止,并不是一个一味阿谀奉承的庸才,他倒是真想利用刘瑾的权势在政途上一展抱负的。

比如刘瑾有一个很‘童真’、很‘嫉恶如仇’的好习惯:他喜欢查帐、喜欢罚款。

如果他的人清查粮仓和银库发现有短缺和损耗,哪怕是一丁点损失,他就要罚款,罚重款,而且不罚库丁和库吏,而是越级去罚知州和知府。

他很快就要把这些中高级官员全都得罪遍了,而刘瑾还乐此不疲。对此张彩屡加劝诱,奈何刘瑾出身寒微,从骨子里对高官们就有种对立情绪。

眼前这位张秀才呢,又是个不得志的,虽说确有真实才学,可是性情狷狂、心胸狭窄,由于境遇不顺,同样憎恨那些高官。张彩接连劝谏几次,刘瑾不但不接受,还训斥了他一番,所以最近张彩已经不大说话了。

“刘公,杨凌荡平倭寇、靖清东海、降伏佛郎机人,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不世之功呀,以当今皇上尚武喜功的心性,和对杨凌一贯的宠信,对此早该大肆褒奖,甚至再晋爵禄,可是您瞧皇上那儿有动静么?”

“嗯,你这话说着了,咱家一直担心皇上对他大肆封赏呢,早准备了说辞应对,可楞是没用上,莫非皇上……也对他起了疑心?”刘瑾喜上眉梢,连忙追问。

张文冕晒然一笑,随即觉得这笑容对刘瑾不免显得不敬,忙收敛嘴脸,清咳一声道:“刘公,帝王心术与官场之道有相通之处,亦有相逆之处。毕竟天下是皇上的天下,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升迁可以是准备杀人,贬抑也可以是准备用人。这是恩宠薄了吗?恰恰相反,这是皇上对他更加爱护、更加信任,不想让他成为众矢之的。

杨凌有功而无赏,他的六省总督之职待满刺加一事解决后就得解除,职位未迁,权柄未变,又从未声称要自已担当讲武堂主官,您想,百官的弹勃能奏效么?皇上一句‘嫉贤妒能、构陷忠良,陷朕于寡恩昏聩之名’,谁还敢再说一句?”

刘瑾一愣,想了想摇头道:“咱家最了解皇上,皇上虽说现在长大了些,可也没有这份心计,一定是有人给他支招儿,可是咱家把皇上看的紧着呐,戴义、焦芳全都逮不着机会说话,还有谁在帮杨凌说话……?”

张彩欣赏地看了张文冕一眼:“这个秀才确有才学,可惜呀,如果不是他睚眦必报,一朝权柄在手,就喜欢公报私仇,对刘公的助力一定更大。”

他微微一笑,接口道:“刘公,外廷、内廷您都看住了,可是有一个地方、有一个人,就是您也看不住…………”

刘瑾紧张地道:”是谁?什么人这么大胆,敢跟咱家作对?”

张文冕怕张彩抢了他的风头,急忙接道:“现住威武侯府的唐一仙,唐姑娘!”

“啊!是她!”刘瑾恍然大悟:能让正德皇帝言听计从,又肯暗中维护杨凌,而且不畏惧自已会构陷报复的,除了那位即将册封为皇贵妃的唐一仙还有哪个?

张文冕阴阴一笑道:“刘公,您还没看出来吗?皇上我行我素,可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他带着一个民间女子纵马午门,那可是只有皇上、皇后和科举三甲的士子才能出入的地方。

结果皇上先前常陪着这位唐姑娘东游西逛,内宫里总有谴词,这回动静弄大了,后宫反而鸦雀无声,就连太皇太后、皇太后都不敢责斥,谁都看得出皇上这是铁了心,他那哪是带着唐娘娘马踏午门,游骑金殿呐,那是向全天下示威来着。

杨凌如今是不在京中,他的人也没有谁有资格能在皇上面前进言,可是有这位姑娘在,虽说她很乖巧,一直不参予政事,但是偶尔敲敲边鼓、吹吹枕头风总行吧?她一说话,皇上就得核计核计,皇上只要一犯核计,就没人能凭这些捕风捉影、夸大其辞的理由参倒杨凌”。

刘瑾一蹙眉,摸着光溜溜的下巴寻思了一阵,放下茶碗道:“别跟爷绕弯子啦,你就直说吧,既然爷不该跟着往里搀和,还找那些弹劾折子干吗?”

“呵呵”,张文冕“哗”地一下打开折扇,得意地扇了几下,微笑道:“朝中那些老臣现在皆以韩文马首是瞻,这老家伙软硬不吃,虽不是杨凌一派,不过和刘公您也不对付,一逮着机会就给您下绊子,看着就讨人嫌。咱们扳不倒杨凌,却可以扳倒韩文呀。”

刘瑾摇摇头道:“难,难啊,这老家伙现在学乖了,做什么事都不肯留下把柄,死赖在户部尚书的位子上就是不走,他不犯错,又素有贤名,咱家也拿他没办法”。

“嘿嘿嘿嘿,办法是人想出来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刘公啊,您就是太过宽厚了”。

刘瑾被夸的心里一阵慰贴,老脸笑得如同一朵菊花,他抿了抿嘴道:“莫非你有办法?”

张文冕扇子一收,探过身来道:“刘公,皇上准备九月里纳唐一仙为贵妃,同时还要修缮豹房,这笔银子您不是打算从太仓金库里出吗?”

刘瑾一摊手道:“不然怎么办?总不能叫皇上不痛快啊,他不痛快,我能痛快得了吗?户部没银子,那只好掏皇上内库的老底了”。

“着哇!”张文冕用折扇一击掌心,眉飞色舞地道:“银子咱是出定了,可是皇上大婚,户部是没银子拿还是不想拿银子,这话在皇上面前怎么说还不是您一句话?”

刘瑾眉尖一跳,脸上牵起一丝阴沉的笑意,他点点头道:“说下去。”

张文冕道:“皇上也是人,而且是个好面子的男人,这一件事就能叫他不痛快。学生今晚把奏折清理一下,把咱们的人写的奏折都抽出来,单单留下韩文一派的奏折呈给皇上,刘公在皇上面前再义愤填膺地给杨凌说几句好话,韩文在皇上心里可就臭到家,再也休想香起来啦”。

“哈哈哈哈……”,刘瑾象只母鸭似的一阵呷呷怪笑,张文冕见他开心,继续卖弄道:“刘公,所以说呢,这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韩文在打杨凌的主意,咱们却打韩文的主意,朝争嘛,不外如是。”

“计策是不错,可惜还是有点幼稚”,张彩心中不屑地一笑,插口道:“韩文久居官场,深淆为官之道,方才这些奏折门下也看过了,都是那些御使台、翰林员的言官打头阵,韩文绝不会赤膊上阵,勇当先锋的。言官无罪,只要韩文不露头,又能怎么办?”

“这……”,张文冕苦心想出的办法,被张彩一言指出其中的不切实际,不禁有点恼羞成怒,这人心胸狭窄,最受不得旁人挤兑,张彩位居吏部尚书,人又长的丰神仪然,翩翩美男,原本就受他嫉恨,这时心中更加厌恶。

张彩身在小人窝,却不知道防范小人,哪知道自已一句话又把人家得罪了。他呷了口茶,思索道:“韩文吃了几次大亏,已经谨慎多了,现在敢利用此事弹劾杨凌,是因为他看准了一件事!”

张彩顿了顿,才继续道:“创办讲武堂,刘公反对、李东阳、杨廷和反对、文臣们反对,就连那些各有派系,位居高位的武将们也是竭力反对,韩文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想借风借雨再作一搏,如果这样都失败了,那他也无话可说了。

韩文,不是看不出皇上对杨凌的维护,只是他实在是再也等不到更合适的机会而已,反正若是不成功,法不责众之下,也不会对他有什么损失。可他不是莽夫,明日朝议他一定会先察颜观色,见到有掀起风雨的机会他才会出头,所以我们不能把其他弹劾的奏折抽出来,还要让咱们的人多多配合,给这老匹夫一点盼头……”

刘瑾一点就透,嘿嘿笑道:“不用说了,咱家明白了,杨凌一派的人纵然对设立讲武堂不那么心甘情愿,也不会出面弹劾。李、杨一系的人充当和事佬的可能。咱家正和杨凌争权,韩文这是希望咱家打头阵呐。

摇旗呐喊的活儿,咱家干过好多年了。下套子绊人更不在话下,等他钻进来,咱家就摇身一变,义愤填膺,让他老韩里外不是人。嘿嘿嘿…………,不过……”。

他亲热地唤着张彩的表字道:“尚质啊,凭这样就扳得倒他吗?我想李东阳、杨廷和是一定会出面保他的。”

张彩微笑道:“文冕这帝婚而不输银、聚众攻吁忠臣两策,只是用来造势,坚定皇上厌憎之心,明确他在朝廷上的被动,至于真正用来行致命一击的……”

张彩顿了一顿,道:“户部员外郎涉案贪污,已经被抓起来了,他的履历档卷,昨儿厂卫刚从吏部调走,刘公,户部员外郎,可是他户部尚书衙门口儿的人呐,就是不知道,他韩大人是否也有牵连呢?”

“砰!”刘瑾一拍桌子,喝道:“一定有,怎么可能没有?”他本来就有下级官员犯罪,越级追究上级官员的好习惯、好传统,何况现在正想整韩文,趁机夺取属于他的政治地盘,所以立即应声。

张文冕眼珠一转:“那员外郎是个贪官,怕也没什么硬骨头。这样的人都不用大刑伺候,只要把刘公造出来的那种重达一百五十斤的大枷往他脖子上一套,烈日底下那么一站,还不是想让他招谁,他就招谁?

张文冕急忙起身道:“刘公,这件事就交给学生来办吧,三日……不,一日之内,学生必有好消息呈交刘公”。

刘瑾笑吟吟地站起身,满意地拍拍他的肩头道:“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不过也不必过于着急,总得等明日廷议之后再去,免得打草……。”

张文冕会意,连忙施礼道:“是是,还是刘公提点的对,学生明日再办,明日再办”。

“嗯!”刘瑾得志意满地点点头,微微转首望向东南,双目眯了起来:韩文一倒,咱家能聚拢过来的势力就更大,内阁就更加没有作为,等到杨凌回京时,天就变啦。

杨凌啊杨凌,咱家祝你在四川……乐不思蜀!”

大明天朝出兵,助满刺加苏丹复国,这件事可不只是一场战争的胜利。大明有七八十个藩国,这些年来天高路远,加上大明被北方鞑靼牵扯了太多精力,根本无暇顾及,所以有二十多个藩国已多年不曾朝觐。

如今大明北和朵颜三卫,大败铁骑,一举扫清倭寇,收服东海群盗,驻兵琉球、收复满刺加,东方巨龙一朝苏醒,动动龙爪就是风雨相和,周围诸国既敬且畏,已经纷纷开始准备派遣特使朝觐大明天子。

一时北京四夷馆来使不断,重现万国来朝的兴旺局面,大明朝廷也知道满刺加之事政治意义远大于军事上的胜利,为了造势,护送满刺加国王苏端妈末回国时,正德隆而重之,派出两位钦差,一位是礼部尚书王华,一位是新任兵部尚书刘宇,可谓礼遇尊重无以复加了。

这样庞大的队伍压根就是演戏给其他诸国看,满刺加苏丹也不过是这场大戏的道具而已,所以尽管他归心似箭,这队伍走的仍是四平八稳,直至八月初,船队才抵达满刺加。

利用这段时间,杨凌已在葡萄牙舰队选定的驻址,利用这支数千人的免费劳工队伍建造了大明水师的军营,鳞选了驻军将领,并且往返于福建和满刺加,将一些军政要务处理妥当。

由于东海已经靖清,现在大明已对朝鲜、日本、吕宋、琉球诸国开放了天津港、杭州港,海运商贸开始初步启动,并迅速影响着更多的国家。

同时谷大用组织了一批由商人、文人、僧人和特务组成的商团访问日本,商人代表是徐经、文人代表是唐伯虎,他们带去了大批精美昂贵的大明产物,深受各地大名欢迎。

日本人崇信佛教,上层人物又最喜欢附庸风雅。江南第一才子唐伯虎正经起来见识渊博,谈吐风雅,对佛经也极有研究,会见日本高僧打打机锋、谈经论道毫不逊色。风流起来时又声色犬马、放荡不羁,极合那些将军大名的胃口,现在俨然是日本第一红人。时下无论是将军大名管领还是富绅贵妇名僧,人人以一睹唐解元风彩为荣。

所以如果哪一天有人看到这样怪异的一幕:一位大名的军队护送着一支阵容繁杂的车队到达他们的势力边境,然后另一位大名的军队恭恭敬敬地把他们接过去,客客气气地送进自已的城池,然后两军继续开打,杀得血流城河,那么不用奇怪,这支车队一定是唐伯虎的访问团。

苏端妈末赶到福建时,杨凌也赶回迎接,然后陪同两位护送钦差一同赶往满刺加。

“威武大将军”航行在波涛万顷的海面上,卸下了装甲的将军号航速更快,在海面上犁开一道巨大的浪痕。

杨凌站在战舰第三层的甲板上,扶着船舷静静地听着刘宇向他述说着京中的情形:“大人不在京里,如今刘瑾已能左右朝中大多数政务,新任吏部尚书张彩是刘瑾一手提拔的,已经死心踏地的跟着他走了,吏部掌握在他手中,投靠过去的官员也就更多,就连李东阳、杨廷和现在也不太表示意见了。”

杨凌笑笑道:“他们是在一次次失败后变精明了,没有把握不肯轻易出手而已。别看他们现在和刘瑾虚与委蛇,那是在等待机会,这些老臣或许政见上有些愚腐,但是为人风骨,不会轻易改变的”。

刘宇恭敬地道:“是!大人远见卓识,令人叹服。大人虽远离京师,但是圣眷犹隆。韩文等人借筹建水师讲武堂一事攻吁大人,本来他们料定刘瑾一定也会响应,想借满朝文武众口一辞的压力,迫使皇上解除您的军职,可是刘瑾却不敢得罪您,反而帮着你驳斥韩文,令他们碰了一鼻子灰。”

“哦?”杨凌虽然不在京中,可是他并没有放松对京师的注意,京师有什么大事小情内厂番子都会及时送达,这件事他已经知道了。

不过他想看看这些京官对刘瑾所作所为的看法,也想知道刘宇对自已会不会有所隐瞒,便不动声色地道:“他还有些什么举动,说来给我听听”。

刘宇道:“大人不在京里,刘瑾捞权捞的厉害,大人将司税监移交内廷和户部共管,这两个衙门为了税赋日生,刘瑾借着户部员外郎贪污一事,扳倒了韩文,现在韩文已告老还乡。

不过李东阳和杨廷和竭力保举老臣许进继任户部尚书,刘瑾没能把自已的人安插进去,税赋权还是两家分制。刘瑾没有办法,只好拉拢各地镇守太监,他现在利用朝廷税赋不足、财政极度困难的情形,说动皇上让各地镇守太监加大权柄,以便加强税收力度。现在各地镇守太监和总督、巡抚职权相当,可以审查任何行政和律法事务,可以监督官员,权势熏天了。”

杨凌皱着眉点了点头,大明财政困难原因极多,这一点就是他也没有办法改变,唯有寄望引进粮种、互市、开海等事宜产生效益,可是这些事务真正见效,最快也得一两年时间,相对于眼前的困境,也算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了。

可是朝廷机构臃肿,全国有30位亲王,215位郡王和将军,2700位中尉,两万余文官,十万名武官,772卫官兵,还有考中功名白吃俸禄的四万生员,每年光是共支俸禄钱粮约数千万。

再加上税赋不合理,贪官污吏众多,开海设衙、建造军舰装备水师,南北的战事等等,所耗更多。而去年天下夏秋税粮,大约两千六百万石,出多入少,故此王府久缺禄米,卫所久缺月粮,各边缺军晌,各省缺俸廪的情况很严重。这些问题,除非他有点石成金的本事,否则想在须臾之间解决,那真是神话了。

“治大国若烹小鲜,肚子再饿,可这火候也得慢慢的掌握着,不能把菜烧糊了呀”,杨凌叹息一声,重重地点了点头。

真正令他失望的,是通过其他渠道得来的另一条消息:筹建海事讲武堂果然没有通过允准。旧秩序要打破,真的是太难了!

看着一望无垠的大海,杨凌心中忽地涌起一阵冲动:大帝国延续数千年,它的文明和秩序已经自成体系,无论要做什么改动,都要在破坏旧的同时来建造新的,所以就算是站在权力架构顶尖上的皇帝,也要小心翼翼。

可是如果是一小块地方呢?一块落后的蛮荒的地方呢?那就象是一张白纸,可以随意涂抹。比如满刺加这弹丸之地,如果这里要建学校、办工厂,改革取仕制度,还不是轻而易举?因为这里原本也不存在什么,自然也不存在破坏旧的,不会触及大批旧有利益的获得者。

天马行空的离奇想法只是一闪念间,剪空而过的海鸥一声鸣叫,唤回了杨凌飞翔的心灵,他收慑了心神道:“继续说下去”。

刘宇道:“最重要的是,现在刘瑾利用各地镇守太监参政之后,开始名正言顺地要求所有重要公文都要先呈给他,经他认可后才可发给各部和内阁,群臣的奏章也要先写红贴给他,然后再上白贴给通政司……”。

刘宇停了停,压低嗓音道:“有人说,现在天下只知有刘太监而不知有皇帝了。”

杨凌嘴角牵了牵,不露痕迹地笑了:“快了,刘瑾的命运已经快到头!”

现在的大明,外来的威胁没有足以毁来他的力量,而内部的反对派力量,却可能扼杀他正在做的,大明正在一步步改变着的许多政策。

现在的大明,就象正在挣扎着脱离旧有桎梏的茧壳的一只蝴蝶,它的翅膀皱在一起,身子颤巍巍的缩成一团,站都站不稳,看起来比躲在茧壳里时还要难看、还要脆弱,可是给它点时间,它就将舒展开五彩晶莹、斑斓眩目的双翼,飞入万花丛中。

杨凌望着战舰前头激起的巨浪,心神攸忽间已飞回了北京城:“刘瑾啊刘瑾,茧化成蝶欲展翅,我怎能容它,被你这老家雀儿啄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