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百零八章 以脚还脚

月关2016年09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那人虽然油嘴滑舌,可是见到漂亮姑娘出言调笑占点口头便宜实在算不得什么大恶,杨凌怕这位脾气暴躁的小郡主出手伤了人,一见她闯进庙去立即跟了进去,劝道:“郡……小姐息怒,何必与这……”

他刚说到这儿,那秀才已弃了扇子,身形翩然一转,绕到两人中间,双手陡出,左手扣住杨凌、右手拿住了朱湘儿。

他虽然只是扣着二人的脉门,可是双手竟似力大无穷,略一用力便让人浑身酸软使不得力,朱湘儿疼得忍不住呻吟出声,惊怒道:“你好大胆!”

那人不理,径在杨凌耳边笑吟吟地道:“在下久仰杨大人威名,可惜三番两次阴差阳错,直至今日你我才初次见面,实在荣幸之至!”

杨凌心中一凉:“坏了,这是冲我来的,这又是哪一路的冤家,难道蜀中之劫就应在此人身上?”

伍汉超正站在廊下和宋小爱说着话儿,他见大人停下和郡主攀谈,便也停下了脚步,但是他不便站的太近,便立在两根柱子的距离之外,以他的身手如有意外瞬息可至,也足以保得大人安全了,况且来这昭觉寺本是临时起意,谅也没人会预作埋伏。

庙中有人取笑,随即郡主大怒,转身便进了殿去,伍汉超也看到了,心中虽未觉地有什么打紧。仍然赶紧丢下宋小爱拔步追了过来,可是当他赶到门口异变已生,杨凌二人已双双落入敌手。

伍汉超又惊又怒,攸地拔剑出鞘,厉声喝道:“恶贼大胆,快快放开大人。”

那秀才头也不回。抬起腿来左右一踢,两扇大门“砰砰”两声便关上了,秀才朗声大笑道:“要活大人便乖乖候在外面,谁敢闯入,只有五条人命罢了。”

“五条人命?原来殿中还有他的同党!”

伍汉超顿时止步,不敢踢门再进,两旁的侍卫都疾冲过来亮出了兵刃,进香的信徒香客鲜见这样明火执仗的场面,顿时惊叫着一轰而散。

庙中顿时大乱,百姓“呼爹喊娘”,僧侣“长老方丈”,一见这般混乱,便有侍卫人亮出内厂腰牌,声色俱厉地大喝:“官差办案,闲人回避!全都出去!”

朱让槿冲到门前。俊脸失色,惊慌地道:“小妹!伍大人,出了什么事?”

伍汉超盯着门口说道:“有歹徒掳了大人和郡主为人质,歹徒有三人,不可闯入。来呀,把这里团团围住!”

象这样在地方比较有名的大寺庙平时都有两名衙差驻守,维持一方治安。两人听了些许消息,还当是流氓斗殴。二人耀武扬威地闯进院来,领头一个眼皮也不抬地嚷道:“官差?官差在此~!是哪个衙门地兄弟拿人办案呀?怎么也不知会一声呐?”

“滚出去!”回答他的只是一声断喝。衙差大怒,他三角眼刚刚一翻,一块牌子已递到了鼻子底下,这衙差只瞧了一眼,屁都不敢放一个,立即“闲人回避”了。

这座殿是个偏殿,供着的是抱琵琶、举雨伞的魔氏兄弟。小殿不大,也没有香火,三面是墙,只有冲门的一面有两扇窗子,平素也是紧闭着的。

那秀才亮出刀来逼住二人,然后将两人在相邻的两根殿柱上绑了起来。他方才扣住杨凌脉门,便察觉他小臂上有东西,这时一搜,果然搜出两管袖箭,他是识货的人,觉出杨凌的腰带有异,按住绊扣一抽,一柄明晃晃的软剑飒然出现。

“啧啧啧,大人前呼后拥、扈从如云,还要自已带这些防身利器么?呵呵呵,在我这样身手地人面前,有个屁用!”,他讪笑着将袖箭和软剑丢到偏殿另一边,根本不屑留用。

外头伍汉超高声喝道:“里边是什么人?报出身份来,知道你们绑架的是什么人吗?赶快弃械投降,切勿自误。”

那秀才哈哈笑道:“兄弟们听着,有敢闯入者,立即宰了这对狗男女!”

朱湘儿一听“狗男女”,立即凶狠地瞪了他一眼,杨凌却四下乱看:“哪有人呐,就这位仁兄一个人儿……敢情他在……虚张声势!”

杨凌恍然大悟,只是那人动作实在比他更快,杨凌的嘴刚张开,一柄雪亮的狭长刀刃已经递进嘴里,那人瞥着他只是冷冷一笑,杨凌便立刻识相地闭上了嘴。

秀才满意地一笑,将刀锋上的口水在杨凌身上擦了擦,然后从他身上刷地割下一块衣襟,团成一团塞进他嘴里,又依样堵住了朱湘儿地嘴,两人顿时大眼瞪小眼的站在那儿,再也出不了动静了。

这时外边经过一番讨论,似乎已经有了统一的意见,朱让槿很和气地道:“里边的兄弟,你们抓的是钦差大臣杨凌杨大人和郡主殿下,劫掠绑票已是死罪,绑架这两个人是何等大罪,在下不说你们也明白。还请你们报上来意,只要能办到地,我们一定答应,只请三位兄台不要伤害他们,否则你们绝对出不了这座庙!”

“哈哈,这个我们明白,过分的要求也不会提的,世子被捉时,你们不是也没答应阿大王地条件么?”

朱让槿失声道:“你们是……都掌蛮余……余部?”他想说余孽,又恐得罪了这帮人,临时改口成了余部,但是他的心里已经凉了半截。

伍汉超等人也脸色大变。如果里边地人是逃亡在外的都掌蛮族反叛余孽。既然处心积虑赶来绑架了杨凌和郡主,怎么可能再放了他们,今日怕是难了之局了。

“巴山三怪听说过吧?就是我们三兄弟了,九丝城破了,我们兄弟无处容身了,盘算着到这佛门清净地来避避风头。回头做上一票,然后就远走他乡。可巧着钦差和郡主送上门来,嘿嘿,这盘缠路费就只好麻烦你们了。”

众人面面相觑,谁也没听过这么三号人物,不过他们既然是投靠阿大王的流贼山寇,哪会和阿大王讲什么恩义,这些江洋大盗悍不畏死,但是图的不过是金珠玉宝,未必真敢杀官,被人大索天下的,众人不由暗暗松了口气。

原来是要钱?那就好办了,朱让槿松了口气,一迭声地道:“这个好办,你们要多少只管开口。只是不要伤了人。”

“我们江湖中人一喏千金,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地水。不过内厂番卫地功夫可不得了,你们守在外边,我们兄弟心惊胆战,这手腕子要是一哆嗦。误伤了钦差大人或者这位郡主,那罪过可大了。”

“你们所有的人全都退出这座禅院去,还有香客、和尚。庙里要是还留下一个人,我们就先宰了一个。你们听着,我们要四匹快马,一千两黄金,珠宝首饰可不要。”

听他不要不易脱手的珠宝首饰,众人更信了几分,在他一连串喝令下,朱让槿、伍汉超无奈,只得率众退出这座禅院。

禅院分成三进。杨凌他们关在第二进院落,官兵们全部退到禅院外边,对里边的情形就更无法掌握了。

秀才从门缝里见人都退出院去了,这才笑吟吟地回到杨凌身边。杨凌见这人五官俊朗,倒是生得一副好相貌,只是目光阴冷尖锐,脸上的笑容也带着些浮滑奸诈。

他踱到二人身旁,笑吟吟地转悠一阵,忽地一掌劈晕了朱湘儿,然后拉下了杨凌口中的碎布,笑道:“想和杨大人见面,还真的颇费周章呢,开心就好整理在下跟着你去了叙州,又跟回成都,一个多月,竟始终找不到下手的机会,本来正想知难而退,想不到你杨大人却微服私游来了,呵呵呵,天意呀天意。”

杨凌盯着他,疑惑地道:“你就是望竹溪现身的人?跟了我这么久,也真难为了你有这份耐心。你不是投靠都掌蛮地山贼流寇,你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那人笑容一敛,忽地向他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卑职大同拒虏门副千户李毅,拜见钦差杨大人。”

“啊!”杨凌双目睁的老大:“你……你是弥勒教的人?”

李大义晒然一笑,说道:“当然,剿捕弥勒邪教中人李毅地命令,不是大人亲自签署的么?”

他一步步逼近杨凌,两人的鼻尖都几乎碰到了起,这才冷冷地一字字道:“我不但是弥勒教中人,而且就是朝廷通缉多年的弥勒教二少主李大义!大人,您没有想到吧?呵呵呵~~。”

杨凌真的呆住了:“东厂还满天下地缉捕弥勒教钦犯,哪知道堂堂的弥勒教二少主也早早的就潜入了军中,还做了将领。朝廷就是狠下心来,给军队来一次伤筋动骨地大清洗,也未必就能把他列为怀疑对象,难怪弥勒教高层人物一个都抓不到。”

“弥勒教主李福达……不会也潜入官府藏身了吧?”这个念头突地跃上心头,杨凌不由骇然出了一身冷汗。

他定定神,才冷声道:“你们还真是锲而不舍,在京城鼓惑霸州绿林对我动手,在大同又勾结鞑子,如今是黔驴技穷了么?竟派了你这位堂堂的二少主赤搏上阵。”

“啪!”李大义给了他一记耳光,颊上顿时一片红肿,李大义恼羞成怒地道:“你还不是一样,阴魂不散,到处坏我们的大事?否则……”

“否则正德现在已经死了,宁王已经即位,我爹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圣教地大业指日可期了。”,李大义想到这里,愈发恼恨,又是一掌掴下去,杨凌两颊都红肿了起来。

“否则又怎么样?”杨凌被打出了火,不屑地冷笑道:“你追着我大半年。这份隐忍的功夫倒实在令人佩服。不过……”

杨凌左右看看,冷笑道:“用了这么长时间,你抓住的机会仍然不怎么样,本官虽然落在你的手中,可是你现在也等于落在本官的人手中,你怎么逃出去?是呼风唤雨还是撒豆成兵?”

李大义眼中闪着得意诡谲的光芒,盯着他慢悠悠地道:“红娘子能从京师数十万御林军中从容来去,我李大义在你百余侍卫环伺之下,又有何处去不得?”

杨凌地脸色攸地变了。

李大义得意地道:“红娘子有你杨大人在手,便是通行无忌免死赦罪的金牌。我也有!红娘子有漫天飞雪相助,令你十万大军茫然不知所踪;我有巴山蜀水、深山密林相助,比她的漫天大雪还要有效,就算你在山外陈兵百万,能奈我何?哈哈哈哈……”

他神色一狞。冷笑道:“杨大人,我要杀了你,可是你和你的人,还得尽心竭力地保护我离开,你说这是不是很可笑?我告诉那群废物我是为了求财。这个希望就算是天上的馅饼儿,他们也只能乖乖地相信它是真的。等我到了密林边上,一刀斩了你的头!……”

两人的目光霍地相碰。李大义的目光充满了狡诈、恶毒,杨凌的目光却是迷惑,茫然,但是却看不到一丝畏惧、哀求和痛苦。

李大义没有达到折磨他地目的,不禁意外地道:“你甘心么?本来,就算你活不了,至少你也能让你的人杀了我,现在你却得成为我的护身符,你没有机会向他们说出我的阴谋。你不恨?你甘心?”

杨凌静静地望着他,缓缓道:“为什么要造反?”

“嗯?什么?”

“我说,你为了什么原因造反?”

“……”,李大义地目光也变得迷茫起来为了什么原因造反?从他记事起,叔爷和爹就在陕西传教,广收教徒,吸纳财富,为造反作准备,从那时起他就天天练武,唯一的人生目标就是为了造反,可是……为了什么造反?

“如果你们是无法生存的难民揭竿而起,如果你们是饱受官府欺压有冤难伸,我都能理解,可是弥勒教百余年来处心积虑,把许多有家有业的良民都用妖言迷惑入教,牺牲了无数的性命,到底为了什么造反?

你地家族,如果在商在绅,早就可以富甲一方,如今做官入仕,活的也是有声有色,可是你们冒着抄家灭族的危险,引诱良民百姓入教,驱使真正活不下去地百姓,给他们一个虚无缥缈的目标……你们是为了什么?”

“朝廷**、百姓穷苦,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所以要反!”李大义气急败坏地道。

“为什么要杀我?”杨凌毫不激动,仍然静静地问道:“你说的事情,朝廷正在解决,我正在不遗余力地想要去解决,我们不是有志一同么?为什么想方设法的要杀了我?

换一个朝廷,换上你们来做刀俎,是不是就没有鱼肉了?李大义,百余年来,无论国家贫富与强弱,弥勒教始终没有放弃过造反的念头,你们真是为了百姓、为了大仁、为了大义么?”

“闭嘴!”李大义凶狠地吼了一声,狼狈地举起手,却没有掴下去。

“不要问我什么为什么,哈哈,你杨大人难道还想扮神仙,点化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么?”

李大义一张脸扭曲起来:“好厉害的一张嘴,你不加入圣教做布道**师,还真是可惜了。红娘子那个蠢货就是被你的花言巧语蛊惑,才放过你的吧?哈哈,结果如何?霸州绿林被扫荡一空,官兵入山大肆屠戳。听说洗手归隐地崔老头儿都中了官兵一箭,现在死活不知了,这就是官府地仁道吗?”

杨凌听了大吃一惊,那个既想又不敢想的红衣少妇忽然跃上心头:“霸州绿林被扫荡一空了,她……她现在怎么样?”

红娘子掳走杨凌后,正德大怒。就已派兵扫荡霸州了,当时也曾连拔数寨,这事杨凌知道,也知道官兵在皇帝震怒之下,打击力度远远大于以往清剿山贼的时候,可是他实在想不到连深山中的崔家老寨也被连根拔了。

如果连崔莺儿的老爹也中了箭,那战况该是何等惨烈?她……她怎么样了?以她如火般暴烈地个性,如果老爹有个好歹,那她以后能放过我吗?不过……好象也没有以后了。

李大义已经恢复了常态,得意地笑道:“你的人防范的实在严密。我曾经扮作士卒,可惜却无法接近你的中军大帐一步,在你的钦差行辕,我更是无法接触到你,本想就此罢手的。想不到你却接连赴宴,频频外出了。

在下跟了你整整两天,都找不到机会下手,今天你们微服出游,我看你们东游西逛。后来奔了北效,这里只有这处昭觉寺是个好去处,所以我便先行一步。赶来恭候大驾了。哈哈哈……”

“我李大义作事,没有把握决不出手,现在外边官兵重重,看着凶险,可是就算在下现在堂而皇之地走出去,你的人也决不敢动我一根汗毛,是不是呀杨大人?”

杨凌知道他说的是实话,最想救他的人是他的亲兵卫队、最恨不得把李大义千刀万剐地也是他的亲兵卫队,可是如果这时蜀王派了军队来。想强行闯入抓人,恐怕他的亲兵就要倒戈相向,死守禅院绝不许一兵一卒进入了。

而且蜀王方面根本不用考虑,他们决不会为了这样的小小要求把他这位钦差大臣陷于死地,何况这里还有他的女儿呢,杨凌连额头也渗出汗来,死还要被人家当成逃生地工具,那真是死不瞑目呀,可他能有什么办法?

这时外边有人扬声喊道:“庙里的兄弟听着,金银马匹我们都准备好了,我们要先知道大人和郡主死活……”

杨凌一听是伍汉超的声音,急忙喊道:“汉超……”,这一声出口,李大义已将那团布又塞回他的口中,然后冷冷一笑,大摇大摆地打开殿门走出去,喝道:“看好他们,刀架在脖子上,稍有风吹草动,立即动手。我去瞧瞧官兵有没有诓人。”

李大义行事,该谨慎处细惊弓之鸟,必再三权衡,容不得半点纰漏。该放开处,又大开大合,直取敌之必守,绝无半点犹豫。三兄弟之中,他最有乃父之父,这也是李福达特别青睐,属意他来接任教主之位的原因。

他担心官兵在庙门外或马匹、道路上使计坑他,所以一定要出去查个明白。李大义狡诈如狐,摸透了官兵地心理,他虽无人手可用,而且伍汉超还站在外边,可他偏就那么大模大样地走过去,身后的殿门也只是虚掩了一下。

“空城计”使到了这种程度,就是诸葛亮站在这儿,也绝对不敢断言殿上没有李大义的同党,伍汉超又怎敢妄动?

李大义走到伍汉超面前,嘿嘿一笑道:“兄台,我两位兄弟地身手可不如我利落,站在这儿别吓着他们,走吧。”

两人是头一次正面相遇,但是在那一刹那,不知怎么,两人都感觉出这人就是在望竹溪和自已交过手的人,二人的目光都象是碰到了猎物的野兽,脸上的神情也凌厉了起来。

二人的目光交锋片刻,伍汉超终于败了,跃跃欲试的手指从剑柄上缓缓垂落下来。李大义傲然一笑,从他身边毫无防范地擦肩而过。伍汉超望了那虚掩的房门一眼,轻叹一声,随在了他的身后。

检查马匹地驮的金叶子,检查马匹、马鞍有无被人动了手脚,朱让槿等人则反复追问如何释放人质。双方开始讨价还价起来。四下里则是清出寺院地和尚们在双掌合什地颂经:“嗡嗡嗡……”,这么长的时间,竟没有一个人敢试图靠近那处禅院。

杨凌的嘴一被捂上,就急不可耐地挣扎起来,可是凭他的力气怎么可能挣脱结实的绳索,李大义的计划相当冒险。简直处处漏洞,官府方面随时可以置他与死地,他唯一能自保地倚仗就是人质,而恰恰这人质却是官府方面最大的软肋,所以这个最冒险的计划就成了最完美的、一定可以实现的计划。

可以预见,有自已在李大义手中,外面的官兵只能任由李大义摆布,希望虽然渺茫,但是他们必须得抓住这唯一的希望,没有人敢冒着他被杀死的危险强行出手。

官府要的是活杨凌。而不是逼死他,仅仅抓住一个绑匪,即便那绑匪是弥勒邪教的二少主,这笔买卖也没有人会去做。所以,这一次没有人能救他了。哪怕外边有千军万马,哪怕把少林武当地所有高手全都调来,没有人敢出手。只有靠他自已,可他靠什么救自已?

他的两鬓淌着汗,额头的青筋都绷起来了。除了抱着幼娘九城奔走求医的那一次,他的心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就象放在沸油里煎着。

他不甘心。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怎能这么窝窝囊囊地死去?他地妻子还不到二十岁,要为他守一辈子寡、他的儿子和女儿,他还一眼都没有看过……不能死!绝对不能死!

鼻息粗重的象牛一样,绳索勒进了肉里,可他一点也觉不出疼痛,经过这番扭动挣扎,绳扣更紧了,但是也扯松了一些。身子只能绕着红柱缓缓挪动,但是绝对没有挣脱的可能。

杨凌忽然眼神一亮,身子贴着柱子一寸寸向地面滑去,他坐在地上,双脚交替着想脱去靴子,可那种高腰儿官靴用脚跟竟然踢不下去,忙活了半晌,杨凌只能绝望地闷呼了一声,两行清泪顺颊流下……

他泪眼朦胧地抬起头,忽然瞧见朱湘儿不知什么时候醒了,正用不屑而厌恶的神情看着他。杨凌现在地模样也着实狼狈,两颊红肿,满脸是泪,任何人看了都会以为杨凌是贪生怕死。

杨凌却似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眨了眨眼,闪去眼中泪水,焦灼地向朱湘儿使着眼色。

朱湘儿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见他象鸡啄米似的不断点头,看看自已,又瞧瞧地面,看了半天才明白他是让自已坐下。朱湘儿先是赌气地别过头去,可是想了想:难不成这个怕死的家伙有什么办法自救不成?宋姐姐把他夸地那么厉害……

她回过头狐疑地看了杨凌一眼,终于也扭动起身子来。李大义绑她的力道比之杨凌轻了不少,加上少女身子纤细,扭动一番后也贴着柱子缓缓坐到了地上。

两人对面而坐,杨凌抬起脚来比比划划,又向她不断地挤眉弄眼,朱湘儿时而摇头时而点头,还是弄不明白杨凌的意思,倒把杨凌累出一身大汗。

杨凌放下脚,开始憋足了劲儿,脸色红的跟下蛋公鸡似的,过了半天,“噗”地一声,竟被他吐出了口里塞着的布团。

朱湘儿大喜,连忙向他使眼色,叫他喊人。现在外边什么情形两人根本不知道,杨凌怎敢乱喊,如果李大义先冲进来这唯一的机会岂不也没了?

他大口喘息了几下,压低声音急急地道:“情况不明,不能喊。我刚才想把靴子脱下来,可是我踹不下来,你一定要帮我,我们能不能活命,全在此一举了,快,他不定什么时候回来,抓紧时间。”

“嗯?”朱湘儿一双杏眼画起了两个问号。莫名其妙地看着杨凌。

杨凌会意地举起了一只大脚丫子,一下子凑到了朱湘儿红菱般鲜嫩欲滴地樱唇前,急吼吼地说道:“快用力把塞口布吐掉,然后你用嘴咬靴尖,我另一只脚踩靴跟,一定要把靴子脱下来。”

薄薄嫩嫩、粉粉红红的一双樱唇。唇瓣莹润姣美,看来有如敷粉一般,细嫩巧致,使人生出无限遐思。这样诱人地樱唇,却把一只官靴矗在前边,又岂止是大煞风景,简直是罪大恶极。

朱湘儿的一双杏眼瞪的老大,以不可置信的目光死死瞪了他片刻,然后一对远山眉攸地变成了华山“一线天”,小脸蛋一扭。毅然、决然、凛然地转过了头去。

“快,快呀!哎呀我地姑奶奶,我的靴筒里佩了火枪,迟了就没用了!”

杨凌气急败坏地用脚跟砸了砸地,然后说道:“你知道那人是谁吗?那人是江湖上第一大淫贼。专门劫掳美貌少女,开心就好整理他住的地方在深山里的一个山洞里,被他掳去的官家小姐、大户千金都被他象狗一样养着,他还把最漂亮最可爱的少女砍去四肢,做成人彘来玩弄。好可怜,要被人喂,连方便都得让人象小孩子一样的照顾才行。要不然就一身的屎尿……”

“哇!昔年看过的暗黑系H小说想不到还能用来救命,阿弥陀佛、无量天尊……”,杨凌眼见谎言奏效,不禁心中暗喜。

朱湘儿这样娇生惯养的金枝玉叶哪听说过如此残无人道、灭绝人性地事情,她的小脸吓的雪白雪白的,自已的下场也是这样么?那岂不是生不如死,人间惨狱?!

杨凌趁机又举起了脚,急道:“事急从权,你不说。我不说,不会有人知道,回头漱漱口就行了,你想想,砍去你地手、你的脚……还要剜去你的眼珠子……”

朱湘儿打了个冷战,终于屈服了,布团已经濡透了,她牙齿咬实了,好不容易才吐出来,也顾不得干呕,就痛苦地闭上眼睛,一副豁出去的表情,用银牙咬住了杨凌的靴尖,使劲儿向后扯着。

杨凌赶忙也使劲蹬着靴跟,“咚”地一声,朱湘儿地后脑勺磕在柱子上,顿时痛的满眼泪花,靴子总算脱掉了。

“另一只,快!”杨凌可顾不上怜香惜玉,另一只靴子又送到了小姑娘的面前,朱湘儿一对乳鸽般地细小酥胸频频起伏,正呸呸地吐着口水,见他把脚递来,只好眼泪汪汪地看他一眼,认命地再次咬住靴尖……“咚”,又是一声响……

一双靴子全脱下来了,杨凌又试着想把袜子脱下来,这一来可傻了眼,那时的布袜没有松紧弹性,都是在小腿处用布带系紧的。

杨凌那日受宋小爱启发,忙活了半宿,想找个放置火枪的安全地带,最后终于想起后世的警察有把枪插在小腿上的,这个位置倒保险,而且不易被人发现。

在杨凌想来,自已身边有这么多侍卫,就算突然有刺客袭击,侍卫来不及反应,两管袖箭也足以争取足够多的时间,火枪根本不是为了仓促应敌的,而是一旦落单逃走,有人追杀时再取出使用的,所以就放在这个位置。

他怕火枪与靴子直接磨擦会刮开保险,意外走火,所以把火枪系在了布袜里,现在不除去袜带,如何用脚趾扳动扳机?杨凌用另一只脚试着去解袜带,但是包在布袜里地脚趾头根本使不上力。

杨凌求助的目光再次投向朱湘儿,可怜的小郡主可怜巴巴地点点头,樱桃小口再次张开,可是袜带系着,硬扯是扯不开的,杨凌试着想把腿尽量前送,把小腿送到朱湘儿嘴边,可是略松的绳索都陷到了肉里,腿也伸不到足够的位置。

李大义随时可能回来,杨凌的心急得象是刚刚狂奔不止,他急不可耐地道:“快,把脚伸出来,我帮你脱靴子,用两只脚把我的袜扣夹开!”

朱湘儿听了眼睛一亮。心里忽然舒服多了,心里一下子不那么觉着丢人了,也不那么难过了。她地身子短,费力地向前挤了挤身子,一只小蛮靴却怎么也递不到杨凌的嘴边。

小郡主的小腿被裤管靴筒一裹,比例极美。白绸紧裹的大腿在裙下也若隐若现,益发出挑,结实腻润,臀股曲线滑润修长,彼时女子十五出嫁为人妇,小姑娘还差着年余,倒也有些说不出的诱媚了。

朱湘儿竭力往前递着小蛮靴,其实心中的急切与其说是为了逃命,还不如说是为了扳回一局,让杨凌也啃啃自已地脚丫子。否则这件事纵无人知道,这口气也实在咽不下去。

杨凌自然比她还急,他竭力抻着脖子,终于于在两人同时向前一挣时能够勉强够着她的靴尖,杨凌毫不犹豫。就象一只大蟾蜍似的,捕捉住这唯一的战机,用足了力气张开大口使劲咬了下去……

“呀呀!疼……”,朱湘儿可怜巴巴、泪眼汪汪地道……

李大义慢悠悠地踱回禅院,脸上挂着平静自信的笑容。脚下没有一点急促慌乱。

他明白,在这个时候,他越沉得住气。外边的官兵越是不敢轻举妄动。

“我吃定你们了!”李大义得意地四下一扫,冷笑着盘算:小丫头不能杀,郡主是活的,必然使官兵更相信我的承喏,对我也就不敢追的太紧。一会打晕了杨凌,把他带出禅院,再叫官兵进去救郡主。

那时他们发现是我一个人在玩“空城记”也晚了,禅院往北便是丛林,驰出里许我就杀了杨凌遁入密林。任他们能人再多,在林中想抓我这样的高手,也是难如登天,嘿嘿……

“你们都候在院外,未得允许谁也不许进来,你们守喏,我们自会守喏放人”,李大义停住脚步,对禅门外焦灼难耐地侍卫们傲然说罢,大摇大摆地进了禅院。

殿门打开了,李大义一闪身拐了进来,他瞧见杨凌和小郡主都坐在地上也不禁吓了一跳,可随即便发觉二人仍缚在柱子上,李大义不由哈哈一笑,放松了身子边走边道:“何必白费力气,你们……”

“呃?”李大义忽地发现二人的塞口布都已吐了出来,这也罢了,在这偏殿里大声喊禅院外也未必听得到,可是……可是他们把靴子也脱了干吗?

李大义愕然抬头,向杨凌看去,正迎上杨凌杀气咻咻的一双眸子。随后,一只大脚举了起来,挡住了杨凌的双眸……

“砰!”李大义一个栽愣,胸口结结实实中了一弹,他怒吼着刚要猛扑上来,只见杨凌又换了另一只脚冲着他,李大义想也不想,立即忍痛使了个“细胸巧翻云”,凌空倒纵出去,半空中竟然顺手把房门也带上了。

屋里杨凌一条腿僵硬在空中,哆嗦着都快抽筋了,豆粒大的冷汗顺着他地脸颊淌下来:你使“空城计”,我也使“空城计”,幸好这一脚诓住了他,否则……

朱湘儿瞪大了眼,颤声道:“打……打打……打中了么?”

杨凌不答,目光紧张地在门口和两扇窗之间来回逡巡不已,生怕李大义突然破窗而入。

李大义站在门侧,咬牙忍住胸口巨痛,他伸手一摸,鲜血殷殷,已经中弹了。

好可怕的火器,在军中时他也见过火铳,操作繁琐,而且要以火捻引燃,每放一枪都够自已的刀杀十个人了,他的火铳怎么……莫非这是厂卫秘制的利器?

枪声也引起了庙外官兵地紧张,李大义听到嘈杂声响。连忙疾扑出去,十几丈地距离一掠而至,到了小院门口恰看见官兵在伍汉超等人的带领下冲进禅院大门,李大义立即转身背向他们,一手按住胸口,挺直了身子。不慌不忙地道:“不用慌,我们还没出去呢,是不会擅杀人质地。”

“巴山三怪,里边是怎么会事?为什么放枪?”伍汉超厉声道。

“呵呵呵,你问我?该问你们杨大人才是,我们准备解开他,想不到他身上竟配了短火铳……”,血丝从嘴角渗了出来,李大义停了停,将一口血硬生生地又吞了下去。语声稍哑地道:“险些伤了我的兄弟,你们退出去,我本想先放了小郡主,请杨大人护送我们一程,可这人……太不安生。我们还是把他再绑回去,请小郡主保我们一段路程吧。”

杨凌的亲卫一听顿时松了口气,换成蜀王府的人开始紧张了。

大人有枝火枪,而且还是阿德妮特意改造后送给他防身地,这事伍汉超知之甚详。李大义说的滴水不漏,毫无疑点。站在这儿遥看二进院落里,又看不到那幢侧殿的情形。伍汉超只好挥挥手,带着人一步步退了出去。

李大义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待他们全部消失在门口,这才慢慢走下门槛,刚刚拐出禅院大门的视线范围,身子立刻一个踉跄,险险跌在地上。

“那狗官手里还有枪,不能回去了!”李大义恨恨地走开两步。扯开袍子,解下腰带紧紧缚在胸前,胸前的血迹虽因袍子颜色而显得不太明显,可是……

朱让槿等人正紧张地候在门前,李大义腰插钢刀,双手抱在胸前,忽然神态轻松地出现在门口,他扫了众人一眼,淡淡一笑,缓步走到马前。

伍汉超踏上一步,剑尖一指道:“巴山三怪,你做什么?”

“紧张什么?”李大义嗤笑一声,双手抱臂,对他指向自已地剑尖丝毫不以为然,大摇大摆地从他面前走过去,背对着他整理着马鞍,又轻拍马颈。伍汉超被他的坦然弄迷糊了,疑惑地看看他,又看看空空的院落。

李大义从马驮上取下一个装满金叶子的包裹背在胸前,这才牵着马缰慢悠悠地转过身来,一边拍着马鞍,一边坦然自若地道:“我的兄弟马上就押人出来,先当场放了钦差大人,等我们驰过前边那片树林,如果没有官兵阻路,我们就把你们地郡主殿下也放了。”

他回头向寺内高呼道:“老二、老三,把人带出来吧!”

他这一喊,众人齐刷刷向内望去,李大义就趁这一刹那的功夫,双腿一弹跃上马鞍,一磕马腹,抖马如飞,向北边那片松林狂奔而去。

这里已是城外,地处北郊,四下皆是青山绿林,北郊向北,更是远离成都,马驰如龙,弹指间已奔出十余丈。

众人大吃一惊,他们扮作百姓,随钦差游山玩水来了,可不是行军打仗,就是长兵器都没有一件,更加提弓箭了。

“贼子敢尔!”朱让槿手中早提了一把取自侍卫的钢刀,此时霍地抖手掷了出去,刀旋如光轮,带着殷殷雷声,疾旋向狂奔的李大义。一听那势不可阻的刀风,李大义马上放弃了格架,他猛地一带马缰,避过了这一刀。

狂刀入林,一棵碗口粗地树木“喀喇喇”应声而倒,李大义身子刚刚挺起,一柄利剑已悄无声息地刺至,自他肩后透骨直破前胸。伍汉超掷剑出手,根本不看是否刺中,已象乳燕投林一般,足不点尘地向禅院内狂奔而去。

“呃!”李大义闷哼一声,伏在马鞍上再不敢抬头,只是打马如飞,向前边狂奔、狂奔,脚下的地面飞快地掠过,眼前一阵阵发黑,李大义又狂抽马臀,闭紧了双眼,紧咬牙关,在心底里疯狂地呐喊:“我不能死!我答应过她,一定要活着回去见她,一定!一定要活着!”

血,又顺着他的嘴边流了下来,李大义想强咽回去,喉中一逆,反而“噗”地喷出了一口鲜血……

杨凌晃晃悠悠地走出偏殿,幸福地喘了口气:“大难过去了,大劫过去了,天下太平啦!”

“呸,呸呸呸!”“端庄娴静、举止优雅、素有家教”的小郡主朱湘儿也穿好了靴子,随后走出了大殿,却不断地呸呸着。

大家都诧异地看着他们,一时搞不懂两个人被绑作人质,何以歹徒会脱了他们的靴子,莫非世上还有打劫脚底板地怪盗不成?

再世为人,杨凌才有心情仔细打量小郡主的靴子,一抬头接触到小姑娘那双饱含恨意,烈焰翻腾的眸子,杨凌立即转过身,好象也挺不好受地“呸!呸呸!”起来。

“人家地靴子……可比俺的干净多啦”,杨凌一边呸,一边很惭愧地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