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百二十四章 好马难寻

月关2016年09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有意成为驸马爷的杰出青年们依次登场亮相,才半天的功夫,杨凌的头就快变成拨浪鼓了。要找个合适的人选实在太难,十四至十六岁,还是一帮小屁孩,对心理年龄已经超过三十岁的杨凌来说,怎么可能从里边找出一个适宜为人夫的男子汉?

他注意到早上遇见的那个乞丐已经如愿领了盒饭,而且不知怎么的还弄了个双份,蹲在旗杆子底下吃的正津津有味,这才意识到已经到了中午。

杨凌正想吩咐暂停选人,就见一条大汉袒露着上身,衣袍系在腰间,肌肉贲鼓如丘,双手各自扣着一个压场的石辗子,脚下嗵嗵地向三位选婚使台前走来,那双脚一踏上阶梯,脚下的木阶立即发出一声惨叫,杨凌的两眼顿时直了。

“这是什么才艺表演?选驸马啊,又不是选骏马,弄得动两个石辗子这位仁兄不去拉磨太可惜啦,而且这岁数孩子都该会打酱油了吧?他怎么混进来的?”

只见那大汉一步步上了阶梯,站到了台上。所有的人都长长地出了口气,不必再担心那楼梯会被他压塌了。这大汉双臂猛一较力,“呀”地一声大吼,两只数百斤重的石辗子霍地被他平举了起来,在空中停了片刻才“咚”地一声砸到地上。

‘诸王馆’的台子虽是木制,却十分结实,被那两只大石辗一砸,尘土迸起半天高,台面一阵颤动,只有三根木板砸出了断纹,发出“喀喇喇”的响声。

杨凌上下打量这条大汉,古铜色的肌肤,胸口两块肌肉略略一动就弹跳如球,两臂估计能力挽奔马。下身穿条牛犊裤,裤子紧绷在大腿上。一条腿比杨凌的腰估计还要粗上几分,至于脚下,脚下尘土飞扬,看不清他穿的什么鞋。

杨凌又把头抬起来,仰视着那身高丈二的巨汉,粗眉大眼。豹眼巨口。看起来是个二十七八的大汉。杨凌吸了口气,正想开口问话,旁边一个尖细的声音抽冷子喊了声好,说道:“咱家看着这个行。太壮实啦,你瞧瞧他那趼子肉,哎哟哟,可爱死个人儿,这样英姿勃勃的好汉,公主殿下一定能相中”。

“你说他?”寿宁侯地嘴都快咧到耳丫子上去了:“我说毕公公,你什么眼神儿呀。这大汉这大汗,殿下娇娇怯怯,天皇贵胃。这汉子怕是不合适”。

毕真一双眼睛水汪汪的,他用湿润地眼神儿打量着那大汉。抿嘴儿笑道:“侯爷,刚刚儿的那些孩子,身子骨儿单薄的跟豆芽儿似的,一个个瞧着就还没长开呢,殿下哪能看得入眼?您瞧这位壮士,阳刚气十足”

“嗯咳!”杨凌咳嗽一声,大断了毕真的话,他往椅背上一靠,翘起二郎腿,用茶盖拨着茶水,向那大汉慢条斯理地道:“这位壮士叫什么名字?贵庚啦?掏了多少银子篡改生辰呐?”。

“啊?回老爷,小的叫林珞家,弘治四年生人,过了年才十六,没过岁数”,这大汉粗犷如虎,可这一开口,声音细稚沙哑,敢情声带还没长开,正在换嗓儿。

“噗!”杨凌一口茶水喷出去了。

眼前这条大汉才十五?这怎么长地呀?永福公主要真嫁给这么个人两个人能有共同语言么?

别地不说,那个这个恩那啥也不般配吧?他这体格,洞房花烛之夜,一朵隽永清新,一朵莲花儿似的永福公主要是惨无人道、太惨无人道了。

杨凌的拨浪鼓综合症正要继续发作,毕真却喜滋滋地问道:“你是干什么的?识地字么?”

“识得”,那位壮士仍然双手插腰,作威风凛凛状,一拍胸脯儿道:“小的是中州武馆馆主之子,习得武艺,读过诗书。”

“嗯嗯,好好,下去吧,初选过了”,毕真急忙叫人在纸上记下他的名字。林珞家一听过关了,顿时从凛凛大汉变成了一个未长大的孩子,蹦蹦跳跳地跑下台去了,两个石辗子也不管了。

杨凌默默摇了摇头:“唉,分明是个心智未开的孩子,方才那副模样,十有**是家里大人教的,这一过关,马上就原形毕露了。永福公主的驸马,至不济也得是个知情识趣地读书人,要真嫁给这位小弟弟,她还不郁闷死?”

林珞家下了台,立马迎上来两个衙差:“你,先把钱交了”。

“交钱啥钱?”

“啥钱?你破坏‘诸王馆’公物,把台板砸坏了,不得修啊?别废话,掏钱”。

“我我,爹!爹呀,差大叔要罚我款”。

皇宫内,永福公主端坐在锦墩上,如花玉颊隐带紧张之色,却矜持着不好问出口,倒是永淳公主满脸兴奋地问道:“什么样了,今天是鳞选第一天,可有什么象样的人物?”

对面的小丁子刚刚换上了宫内地宦官服装,一听永淳询问,立即把嘴角一撇,眼睛斜睨,脑袋摇呀摇的,满脸地不屑。

永淳公主瞪起杏眼,怒道:“你小子作死呀,敢这副德性对着我?”

小丁子连忙解释道:“殿下息怒。杨大人啊不,杨国公整整一上午。就是这副表情,他不晕我都看晕了,国公爷是主选官,今儿上午还没有他看得上的呢,就是寿宁侯爷选中一个花骄杨,是个秀才。毕公公选中一个林珞家。是位武士”。

“唉!”永福公主微微叹了口气。她的性子端庄恭顺的多,对于杨凌的爱意也是朦朦胧胧,并不自觉。而且凭她地理智,这种念头更是想都不敢想。杨凌已经娶妻有子,她是大明公主,这就注定了两个人永无可能。

母后和皇兄要为她招驸马,永福便也不敢表达自已的意见,她地心里只盼着能为她找一个可心的男子,最好最好那人象杨凌一般英俊,又有才华。可是这愿望可能么?

永淳公主好奇地道:“一上午才选了两个?那这两个人一定是相貌出众。才华横溢,风流俊雅、貌比潘安了?”

小丁子忙连形容带比划,把寿宁侯和毕真挑出来的人选相貌描述了一遍。寿宁侯选的那个读书人相貌一般、斯斯文文,这也罢了。毕真选的人在小丁子描述之下简直就是一只洪荒巨兽,听得永福公主花容失色。

永淳沉不住气了,说道:“姐姐,要不咱们亲自去看看吧”。

永福一听慌忙道:“那怎么行,公主私自出宫已是大错,而且是去是去”,她脸上带起几分羞涩,拂袖道:“寻常人家女儿也不能如此荒唐,何况是我?”

永淳公主不以为然地道:“昔年陈后主还让妹妹亲自选驸马呢,咱们只是偷偷去瞧个热闹,怕些什么?只要小心点儿,不人察觉也就是了”。

永福公主有些心动,迟疑道:“要出宫,怕不是那么容易吧?”

永淳公主笑道:“这有何难?本公主略施小计,就可以奉了懿旨大摇大摆地出宫逍遥一番”。

永福公主吃惊地道:“你要请母后下旨?这不可能,万万不可”。

永淳公主笑眯眯地对小丁子道:“建昌侯正在太后宫中,你去对建昌侯说一声,就说两位公主要去母舅家走走,请建昌侯出宫时知会一声”。

永福这才恍然,此计倒确是可行。张太后对娘家人甚是纵容亲切,两位国舅时常在宫中行走,自从皇上搬去豹园,宫里是太后当家,两个兄弟走亲戚走的就更勤了。

张太后十分疼爱弟弟张延龄,因为儿子对两个舅舅没好感,所以时常找机会,想让两个女儿和娘家人走地近一些,只是两位公主对舅舅也是敬而远之,如今两位公主主动要求去建昌侯府游玩,太后自然会大开方便之门。

永淳公主笑嘻嘻地唤过宫女道:“快去弄两套书生袍服,帮我和姐姐打扮起来,一会儿我们就去瞧瞧,杨国公到底选出了什么好驸马”。

永福公主一颗芳心顿时如小鹿怦怦,脸上也悄然腾起两朵红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