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百二十八章 雪花渐欲迷人眼

月关2016年09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刘谨并不蠢,青城狂士如此自拿身价,决不会是闲的无聊上门来找他刘太监的不痛快。故作姿态,必有目的,莫非他是想投靠我,求个正大出身?

想到这里,刘谨毫不犹豫,立即恭恭敬敬弯腰脱靴。读书人就是这样,喜欢玩花样、摆架子,无所谓,刘备还三顾茅庐呢,我给你脱双靴子有什么了不起的?

这就象些青年谈恋爱,甜言蜜语的哄的姑娘心花怒放,你让我向东我不向西,尽享公主的气派,等到成了亲,睡觉我在上头,吃饭我在前头,刷碗我在外头,短期投资、长期受益。

刘谨是什么人?正值用人之际,青城狂士主动送上门来,光他的名声就给自己提气呀。咱家是能做人上人的人,岂会连这点气量都没有。

刘谨的手都摸到他的靴子了,卢士杰忽然扶住他的手,满脸堆笑地道:“不敢不敢,在下只是和刘公开个玩笑而已。刘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满朝文武莫不俯首,却能如此礼贤下士,实令卢某衷心佩服”。

刘谨也便就势停了手,起身笑道:“卢公子是咱家的同乡,又是秦川巴蜀有名的才子,刘谨慕公子大名久矣。咱家回乡省亲时来去匆忙,没有机会拜会公子,今日公子登门,刘谨喜出望外。便是真的为卢公子牵马坠镫、研磨脱靴,那也是心甘情愿地”。

卢士杰大为感动。连忙站起身来,长长一揖道:“百闻不如一见,刘公高风亮节,卢某佩服之至”。

“哎呀呀,何必这般客气。快快请坐、请坐”,刘谨自己也在主座就坐,候丫环端上香茗退下,这才握拳轻咳一声,探询地道:“卢公子是什么时候到京的,不知今日登门是……?”

卢士杰哈哈一笑,袍袖随之一拂。动作十分的飘逸。可惜眼瞅着快进腊月了,手里不能拿扇子,不然的话羽扇纶巾,可就更有派头了。

卢士杰朗声笑罢。脸色一整道:“卢某观天下大势,当今朝廷,能言政主政,为皇上分忧者,舍刘公再不作第二人想。刘公蒙皇上信任。重任在肩,权倾天下,可谓春风得意,然而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刘公得天下之权,主天下之政,胸中可有成竹乎?”

刘谨目光一闪,也敛起笑容拱手道:“刘某愿闻卢公子高见!”

卢士杰道:“刘公论威望才学,从政经历。不及李焦杨三大学士,论文韬武略,政绩战功,不及当今威国公爷,可是现在刘公身负天下、位居中枢、代天子秉政,试问天下人怎么能服呢?”

刘谨颔首道:“公子说的是!”要不是天下人不肯屈服,他又何必酷法严刑,造出一百八十斤地大枷来压着人低头?

卢士杰抚膝道:“当今皇上年幼,性喜耽乐。于是将天下大事尽付于刘公。刘公如果不能建立非常的功勋、卓越的政绩,就不足以镇服人心。如果皇上再年长几岁,关心起朝廷大事来,见刘公毫无建树,那时纵然宠信不减,也必然剥夺实权。

给个闲职让公公安详纳福、颐养天年。但是,主政便有政敌,施政便树仇怨,公公若没了这份大权,还想安详纳福、颐养天年么?”

卢士杰所说正好击中刘谨的心事,他是内宦,虽有皇上宠信却难服外臣,靠的就是绝对的权力,用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来征服百官,这种方法见效虽快,可是一旦失势,反弹报复也必然最为酷烈。

在外臣们眼中,宦官连条狗都不如,王岳那样的老实人,都被刘健、谢迁这些年老德昭的大臣们提议处死,如果自己失势,不被他们活刮了才怪。

刘谨立即肃然起立,拱手作揖,如稚子求教于师,恭谨地道:“以公子高见,刘谨当此局面,该如何施政立威、震慑群臣、威服天下呢?还望公子为谨指点迷津。”

卢士杰端起茶来,‘滋儿’地喝了一口,摇头摆尾地道:“为政难乎?为政易乎?说难也难,说易也易也。为政者,须知民之利益,须知官场无常,须知做人之难为。为政者,能者居之,强者赢之,智者为之。谙民之所求,在于富政之所求,在于廉……”。

卢士杰说到口干,端起杯来喝茶,被忽悠的一头雾水的刘谨抻着脖子左右看看,左右两排家人也都满脸的莫明其妙,刘谨暗暗一叹:才子就是才子,莫测高深呐,可惜张文冕不在,也不知道这位才子到底说的什么?

他吧嗒吧嗒嘴,咽了口唾沫,陪着笑坐下道:“是是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卢公子高才,刘谨粗浅一听,实难了悟其中真谛,唉!真是可惜呀,公子只是游历京师,不能在此常住,否则谨朝夕求教,用之江山社稷,造福黎民百姓,该是一桩何等好事呀”。

卢士杰微微一笑,说道:“刘公,在下求学多年,如今年逾三旬,也希望能够稳定下来,安家立业、报效朝廷,有一番轰轰烈烈的作为,可是壮志欲伸,还须高枝梧栖,不知刘公可愿接纳?”

刘谨大喜,赶忙学着戏词儿彬彬有礼地施了一礼:“固所愿,不敢请耳。卢公子若肯为谨之智幕,谨必以上宾相待”。

刘谨倒也心诚,立即吩咐摆酒设宴,款待卢士杰,又着人把张文冕请来陪酒。张文冕虽然嫉妒卢士杰的声名才学,可是却不象对张彩那么厌恶,因为卢士杰也是未入仕的人。在张文冕眼中,大有怀才不遇,同为天涯沦落人之感。所以一相交谈,倒颇投机。

两个愤世嫉俗的书生以酒为引,抨击时政。贬谪百官,大有当今天下舍我其谁地感觉,这酒也越喝越是开心,最后抛开了刘谨这个东家,两个幕僚勾肩搭背,痛饮唾骂,极为痛快。

刘谨笑眯眯地只是饮酒。卢士杰有了七八分酒意,舌头也大了,便开始忿忿不平地大骂杨凌有眼无珠,在四川‘望竹溪’当众羞辱于他。言语间又对杨慎等人没有为他仗义执言而痛骂他们趋炎附势。

尤其对杨慎经荐科入仕。成为吏科都给事中,他不断提起,妒意难以掩饰,不断标榜自己的才学远在杨慎之上,这是杨凌那个蠢货有眼无珠,不识人才。

刘谨闻言甚喜,心道:“难怪这狂士登门依附于我,原来不是为了荣华富贵,而是要和昔日好友一别苗头,争个高下。杨凌重用杨慎而当众侮辱他,那是士可杀,不可辱。以青城狂士性子自然要争回这口气来”。

卢士杰应付着张文冕,偷偷观察着刘谨的脸色。一位堂堂内廷首相,如此敬诚以待,确令卢士杰十分感动。可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刘谨行任何事,其最终目的仍是为了自己的权、自己的利,今日他对自己礼敬有加,只是因为自己能助长他的权力。如果真的献上利国利民、损其自利的策略,他还会采用吗?他还会如此礼敬吗?

刘谨暗暗一叹:“人生际遇,妙相无穷啊,杨凌巴蜀一行,成全了我刘谨。先是趁机被我剥其大权,现在又给我送来一个才子入幕。呵呵,只是不知这卢士杰和杨慎的才学比起来,他们谁是孙膑,谁是庞涓?”

卢士杰想罢心事也是一声暗叹:“刘谨热诚礼遇,奈何正邪不两立,我卢士杰也只好做一回入曹营的庞士元了”。

刘谨让石文义派人去川陕调查卢士杰近两年的所有行踪、交往的人物,知道了他和杨凌结怨的过程,终于放下心来,卢士杰成为了刘谨的心腹谋士。有张文冕使坏水儿,再有卢士杰推波助澜,刘谨开始在正德元年末,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政治改革。

除了牢牢把持权力,聚敛大量财物,收贿受贿之外,不可否认,刘谨在卢士杰、张文冕、张彩等人的辅助下,他的改革大政有许多还是对大明帝国有益的,只是刘谨属于急功近利的人,根本没有耐心去按部就班,用几年甚至几十年时间去推行一项国策。

再加上为他所用的人个个趋炎附势,不肯为他所用的人不管刘谨发布什么政令,统统予以抵触,即便真正有益于朝廷的政策,到了地方也只有扰民乱政,起不到什么正面效果。如果不能用合适的方法、稳健的步骤去推行,那么即便是正确的政策,也只会造成适得其反的效果。

再加上张彩在京师对官员前所未有的严厉考核,从上到下雷厉风行地整顿搞得怨声载道,刘谨用来使自己的命令得以执行的保障,就是命令长卫严厉打击一切反对的声音。

刘谨就象是一台巨大的碾土机,他想在哪儿开出条路来,那就不管前面是荒野、水塘还是庄稼,只管一路笔直地压下去。贪官污吏和清廉能臣被关在一个牢房里,他评定是否有罪的标准,是能否一丝不苟地执行他的命令。

风雨欲来,潜流涌动,去年的冬天,鞑靼的小王子率数万铁骑袭边,连克数城,朝野震动,灾民蜂拥入京,可是今年的冬天,风雨来自内部,来自下面,就象积聚着力量的火山,让人已嗅到了硫磺的味道,可是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爆发。

也许……如果少了某一股力量。某一个人,它永远也不会爆发。或者,会爆发在满目疮痍、无法收拾的时候。又或者,上苍会让另一个人应运而生,来执行这一历史使命。

但是。那个人还在,刘谨的折腾还没有超出他的掌握,他正在静静地等,休养生息,等待着大势所趋的那一天,耐心地等着猎物自己踏进死亡陷阱……

那个人就是威国公杨凌。

杨凌静养的还真不错,既不用上朝又不用理政。只不过偶尔去选秀现场点个卯,亮个相,练气时间换成了午后,练剑则该到了晚间。心宽则体胖,据说杨国公已经长了好几斤肉。

根据就是雪里梅那小丫头这些天常常抱怨说,老爷越来越凶猛了,常常压地她喘不过气儿来。于是杨凌便积极响应,心安理得地换了她在上面。享受她的‘倒浇蜡烛’了。

话说他出身‘莳花馆’的两位美妾,腰力还都挺不错的,不过可能是个性使然,玉堂春一直羞于在他上面,她的纤腰柔韧有力,在杨凌的身下抵死缠绵时有股余韵不尽的力道,使得杨凌只有以更大的力气,把她看似柔若无骨的玉体按住了才狠狠地刺下去,才能让这小妖精安分些。

至于‘倒浇蜡烛’这种高难度动作,要保持足够的节奏和技巧发挥。目前也只有身轻体柔的雪里梅,靠她那弹力惊人地电动小马达才能勉强做到‘善始善终’。

昨夜杨凌宿在幼娘房中,原配夫妻,心有灵犀,和幼娘在一起,更多的是那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哪怕是亲热,也如春风和雨,彼此心灵交融。那种奇妙的感觉只有和幼娘在一起才感觉得到。

本来一早醒来,杨凌正想揽着娇妻拉拉家常,可是小杨大人扯开喉咙一声吼,二位只得赶紧穿衣起床,没办法呀,皇上封的杨大人,万千宠爱集于一身,杨凌在家里的地位已沦落到第二位了。

“大清早儿的,一家人站在院子里放焰火,这不是有病吗?”杨凌暗暗嘟囔了一句。

小杨大人最理他,小家伙窝在杨凌的怀抱里,被驼绒毯子包的严严实实的,头顶上还捂了一顶毛茸茸的虎皮帽,只露出一张白白嫩嫩的小脸蛋,一双点漆双眸亮晶晶的,瞪着放焰火的诸位姨娘。

说是给他放焰火,可是玉堂春、雪里梅又叫又闹,玩的比谁都开心,就连幼娘也兴致勃勃地加入进去,只有高文心虽然满面是笑,到底童心少些,她温柔地站在杨凌身边,不时给宝宝掖掖被角儿。

“嗳,今天天阴的厉害,别放焰火了,你们还是到花厅打叶子牌吧,选驸马的事儿差不多了,现在就剩下二十多个候选人,我都七八天没去了,现在得去把把关呐,好了好了,咱们回吧”。

杨凌抱着儿子刚刚转过身,就象被人掐了一把似的,小家伙抽冷子扯开喉咙放声便哭,幼娘连忙丢下焰火跑了过了,杨凌抱着儿子急忙回身,一瞧见燃放的焰火,小杨大人两眼发亮,哭声戛然而止。

杨凌把儿子递给幼娘,苦笑不得地道:“这什么破孩子呀,那么多玩具不玩,就喜欢出来转悠,还看焰火”。

韩幼娘抱过儿子,在他颊上亲了一下,向杨凌嫣然道:“男孩子嘛,闯荡点还不好?呵呵,相公要忙公事就去吧,难得玉儿她们也玩的开心,我们再待一阵儿就回房间”。

“嗯,要起风了,别在外边待太久,小心着凉”,杨凌如蒙大赦地离开后花园,立即到前厅唤过刘大棒槌道:“准备车马,去诸王馆。”

刘大棒槌身子站的笔直,昂然答道:“是国公爷稍候,俺去把侍卫们唤来”。

说着刘大棒槌刷地一转身,跟标枪似的,军容军貌之严整,前所未见。杨凌好奇,忙道:“等等,大棒槌,你在军中时也没这么守规矩,怎么现在收腹挺胸的这么严整?现在不比在军中,不用这般拘束”。

刘大棒槌咧嘴笑道:“俺不是拘束”。

他抻了抻衣角。腼腆地笑道:“小云姑娘的手艺不错,就是……衣服做的小了点儿,俺不站直了怕把衣服撑坏了”。

杨凌一听哈哈大笑,说道:“管家,去唤小云出来。给大棒槌量量身架,正好快过年了,让她给大棒槌重做一套”。

“不用了不用了”大棒槌连忙摇头:“她做套新的赔俺,有那份心就行了,可不敢太劳动人家”。

上次刘大棒槌的衣服被云儿使坏,用剪刀剪的七零八落,然后才使劲儿地给他洗了一遍。一口咬定是他的衣料都糟了,结果一搓就烂了,刘大棒槌明知是个借口,心中不忿。跑到后院儿要找她理论。

小云是大夫人韩幼娘身边的丫头,俨然便是国公府的内总管,上上下下的仆役侍婢谁不帮着她说话呀,结果刘大棒槌本来并不怎么生气,被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奚落一番。顿时火冒三丈,干脆扯开喉咙大骂起来。

韩幼娘听到消息出来一问,知道是自己身边的人欺负护院家将,把小云唤来狠狠训斥一番,然后给了她一匹布料,罚她给刘大棒槌重做一套赔上。小云见了刘大棒槌别别扭扭地,只目测了一下他的身板,就愤愤不平地走了,结果这次倒不是诚心整他,可这衣服还是做憋屈了。

本来这事就该这么了了。可是后宅里的小姐妹们闲的无聊,好不容易有件开心事儿,不免经常拿刘大棒槌的事和云儿开玩笑,一开始她也不免羞恼气窘,可是男女间的事就是这么怪,本来心里没有这个人,架不住天天有人跟她提起这个人,还硬把他们扯在一起,取笑的次数多了。刘大棒槌‘英武’的雄姿还真的映进了小云的心里。

要说大棒槌现在是朝廷准许国公府配备的家将头领,拿俸禄的官儿,品级在军中时就是七品,真要认真算起来,还是她配不上人家。姑娘心里一有了心事,再见到刘大棒槌时神态就不自然起来,幼娘和小云朝夕相伴,渐渐察觉了她的心思,这两天对杨凌提起过,杨凌有心促其好事,所以趁机给他们再制造个机会。

刘大棒槌领了家将们取了车马兵器出来,小云也拿着尺子到了中堂。

杨凌笑吟吟地道:“小云,前两天给大棒槌做的那套衣服、做工剪裁都没得说,大棒槌希罕着呢,可惜尺寸小了点儿,他穿在身上怕绷裂了,走路都小心翼翼的,就他那块头儿,这不是活受罪吗?你的手艺巧,就麻烦你给他量量身材,重做一套吧,这也快过年了,衣服做好了,我让大棒槌发了饷还你一份年礼”。

小云脸蛋一红,飞快地溜了一眼昂然站在堂下的大棒槌一眼,蹲身道:“老爷吩咐,小云自当遵命。”

言凌笑笑,一边往外走,一边大声道:“大棒槌,去,让小云姑娘给你量量身材,麻利点,马上要进城了”。

刘大棒槌扭扭捏捏地进了中堂,后边传来一众哥们儿的窃窃笑声。高管家人老成精,大棒槌还没进屋儿,他就象黄花鱼似的溜边游了出去。

刘大棒槌膀大腰圆,可怜身材娇小的小云姑娘拿着软尺给他量腰围简直就象张开小手抱住了他的腰,不但姑娘满脸羞红,就连大棒槌的脸都变成了猪肝色。

姑娘量完了身材,又蹲下身去给他量脚面,刘大棒槌吃吃的道:“脚……脚也要量啊?”

“……嗯,人家……人家有点碎布头儿,旁的东西也做不了,给……给你做双鞋好了。你……不愿意?”小云姑娘抬头瞟了他一眼。

刘大棒槌挠挠头,憨笑道:“乐意,咋不乐意呢,小云姑娘的手巧着呢,这衣服针脚儿密的,要是在俺村儿,那是数一数二会做针线活的姑娘。”

小云被他夸的抿嘴二一笑,站起身道:“手巧就不会把衣服做的……嘻嘻,嘞得喘不上气二吧?我当初还担心做大了呢,这回我可不是有心整你”。

刘大棒槌难为情地道:“俺知道。怪不得云儿姑娘,是俺长地傻大憨粗,费料子”。

小云‘噗哧’一笑,白了他一眼,嗔道:“光费料子吗?还费人家的手呢”。

“是是是”。姑娘这一站近了,刘大棒槌就开始结巴了,他咽了口唾沫,回头瞧了一眼,忽然飞快地从怀里摸出一件东西,一下子塞在小云手里,慌慌张张地说了一句:“俺送你的”。然后向外就跑,到了中堂门口还被门槛儿拌了一下,踉踉跄跄地一跤跌倒侍卫堆里。

云儿姑娘看的惊叫了一声,见他没事才松了口气。她发现侍卫们向她望来,便急忙一扯袖子,掩住了手里的东西……

十五六骑侍卫牵着马出了府门,云儿丫头轻轻地、轻轻地拉开另一只手上的罗袖,目光所及。掌中是一只比月饼小些,却有两块摞起来那么厚的小盒子,盒子是绸缎面饰着细碎的白花,中间是三个小字‘茉莉坊’。

一丝动人的甜笑绽放在云儿的唇边:“谁说他傻大憨粗的,这不是挺会讨好女孩子么?‘茉莉坊’地胭脂,很贵的呢,他……倒舍得”。

云儿那一脸温柔甜蜜的笑,就象一枝散发着淡淡清香的茉莉花……

被人宠被人爱着的姑娘,哪怕是再平凡再普通的女子,在那一刻焕发出的神韵都高贵美丽的如同一位公主。

**

真正高贵美丽的公主。却还没有一个小丫环快乐。

永福公主本是逆来顺受的性子,自己的喜、自己的怒,自己想要什么、想拒绝什么,她都得严守规矩,不能轻易表达出来,人前人后永远是一个优雅高贵的皇家公主。

可她,也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心里能够承受担下多少心事。压下多少包袱?那天在‘诸王馆’后院儿所见的驸马候选人,把她吓坏了,这些天常常做恶梦,尽管身边的侍女们安慰她,说那只是初选,上万人参加选驸马,最后的人选一定不会那么浅薄,她的心中仍是惴惴不安。

尤其听说杨凌现在整天在家陪伴娇妻美妾,闷极了就跑去豹园和哥哥闲聊扯淡,自己的终身他好像完全不放在心上,永福公主心中更是气苦不已。毕真是个太监,国舅只注重对方的身份、地位,要挑个如意郎君,怕也只有杨凌才晓得自己的心意,自己喜欢什么样的人,他……他怎么这般不拿当回事儿?

永福公主愤愤地一甩袖子,后边哎哟一声,永淳公主娇笑着闪开,得意地道:“幸亏本公主身手灵活,姐姐和谁生气了?”

“秀亭?一大早儿的就起了?怎么来的这么早?”

“糊涂姐姐,你都在想什么呢?今天湘儿进京啊,我可是盼了很久了,湘儿比我还能闹,有她在,我就不闷了,一会儿等她来了,见过太皇太后、母后和皇上,我领她逛院子打雪仗。姐,你去不?”永淳一边拌着衫上的雪,一边笑问道。

永福幽幽一叹,说道:“你呀,少年不知愁滋味,整日介就知道玩。唉!湘儿,湘儿来了也好,我若真的住进‘十王府’还有个人来陪我聊天解闷儿,我……现在倒真羡慕湘儿,她也是公主,可是却不必按公主的规矩将来住进‘十王府’。”

永淳公主翻翻白眼,道:“早叫你自己挑嘛,你不肯,相中了谁和大哥说去,他是皇上啊,一道旨意,谁敢不娶?”

永福公主俏脸生晕,轻啐一口,嗔道:“乱说什么呀,姐姐嫁不出去呀?哪有女儿家抛头露面自己选夫婿的,没得叫人家笑话。”

她转头对小丁子道:“小丁子,告诉御膳房,让他们备一桌御膳,就说本公主和永淳公主要款待湘儿公主”。

小丁子答应着去了,永淳又笑嘻嘻地道:“姐姐,我听马总管说,驸马人选只剩下二十一人了,那真是千挑万选呐,主选官明日就要做最终选择,然后带人进宫了。听说,皇兄已经贴出榜文,今儿是最后一天,不过现在仍想报名地门槛儿可高了,必须有功名在身才行”。

永福公主一阵茫然,心中急跳,促声道:“你说……明日便要带人进宫了?”

永淳公主拉着长音道:“是明日再做终选呐……姐姐,明天选出的人,才有资格进宫,不是明天进宫……”。

永福公主松了口气,她走到殿门口,只见雪花纷扬,永福公主握着小拳头,紧张地自语道:“今日大雪,‘诸王馆’应该不会太多事了,妹妹,叫人召杨大人进宫一趟,我……我要……我要……我要……嗯?嗳,永淳!永淳?”

永淳早已远远跑开了,一边向她大声喊道:“别要了,我去叫人”。

永福放下手来,向廊下走了两步,娉婷而立,痴痴凝望着白雪袅袅而下。美术老干,已经如同撒上一层雪盐。

她伸出素手,雪花儿无声地落入掌心,迅速化成一滴清水,盈盈如女儿心尖之泪。

永福不由轻轻叹了口气,举目望去,雪落迷蒙,宫人形影僮僮。

宫里规矩,是不得快步行走的,任何时候都得一步三摇,保持皇宫的肃穆和威严。一条条御道上,不管执伞的,系披风的,宫人们在雪花迷蒙终埋头而行,无声地宣告着一个冬天的彻底来临。

PS:第一句话:我爱你们!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好爱你:)

第二句话:这一章本想写到崔莺儿出场,奈何,撑不住了,困能忍,肩胛疼也能忍,腰酸我还是能忍,但是脑袋累得已变成一团浆糊的话,就算我能忍,码出来的东西大家也不能忍。为了不让大家忍无可忍,只好兄弟我来不忍。

第三句话:一想到今天是周五,我不用老老实实地坐着,我可以把脚翘在桌子上,抽着烟喝着茶在津津有味地看大家在书评区扯淡,困了就能上床睡觉,关关立刻肾上腺激素猛增,小脸发红,心跳加速,双手哆嗦,说实话,俺当年入洞房都没这么紧张^_^

第四句话:八月第一枪,哑火了,八月最后一枪,弹尽精未绝。电机吧,推荐吧,让月票的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关关站在风口浪尖儿上看大家YD,瞄准一个我射一个~~~

关关感言,发表完毕!

无所不同:巨大的冲动让关关的YD本性暴露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