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百二十九章 风云渐起

月关2016年09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风停了,雪却越下越大,密密的遮人双眼。这是入冬以来第一场大雪,大雪甫下时天气并不冷,反而变的比较暖和,杨凌惬意地吸了口清新的口气,松开了昂贵的白狐皮裘的带子,腰间的佩剑剑鞘挣脱了束缚,尾端叮当击打着马鞍。

雪一下起,街上行人便少了,一些百姓拢着袖子,缩着脖梗匆匆行走着,小贩们撑起油伞,仍在街头叫卖着,要过年了,能多挣几文,给老婆扯块料子、给娃儿买些灶糖、腊肉吃,就是这些市井小民最大的愿望和满足。

这样的大雪恐怕‘诸王馆’今日不会再征选驸马了吧?杨凌忽然不想去了,这样的天气应该和三五知己临窗而坐,泥炉培酒,如果再涮点肥嫩的黄羊肉,那才快意。

到了十字路口,杨凌扯住了马缰,犹豫着是去找杨慎、去豹园还是成国公府和几位王侯好友喝酒消磨时光。就在这时,当当两声,忽地两件物事不知从何处盘旋而来,在空中滴溜溜打转。

待到余力已尽,两件东西在空中自转悬空的力道失去,双双跌落在地上,因为初雪松软,东西竟未摔碎,杨凌凝目望去,却是两个普通酒杯。

杨凌名义上已经辞去公职,成为国公,虽说兼着威武将军职、辖制外四家军数万铁骑,可是为了避嫌,他出行从不让军兵护侍,只让自己的家将相随。

这些人都是吴杰精心挑选出来的勇士,不但训练有素,而且大多有一身武艺,其中有些还是招募来的出身武林世家的高手。

一闻有警,这些人立即四下护住杨凌,外围的则警戒各个方向,提防有人暗放冷箭。两个身手最高的侍卫华边和洪星。分别是北派谭腿和鹰爪门投效的高手。华边一腿可以扫断三根木桩。洪星的鹰爪功分筋拆骨,也十分了得。这两个人的外家功夫都练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极本不将这种机巧使力的功夫放在眼里,他们耳目灵聪,辨出掷出酒杯的方向,立即飞身下马。双双向正对面的一家小酒店扑了过去。

杨凌一手按在腰间。悄悄握住火枪手柄,眯起眼向小酒店中望去,店面很小,加上大雪,虽然大门开着。可是迎门却只有一位酒客坦然独坐在那儿自斟自饮。

一袭玄黑,肤色如雪,头顶的秀发挽于肩后。额头只系着一道白绫,这是一个江湖人的打扮。纤细的腰肢。傲人的酥胸曲线,侧面而坐时娇美的脸部剪影,显示着她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

她转过了脸来,那黑白分明的双眸,秀美动人的五官,隔着迷离的雪幕,请晰的映入了杨凌的眼帘。杨凌身子一震,立即喝道:“住手!”

华边和洪星已经逼到了门口,两人一个善攻下三路,一个善取上三路,瞧见店中只是一个年轻女子,二人正打算同时动手,一举将她擒下,忽听到国公吩咐,二人不由一怔。

杨凌眼神发直地望着店内,玄衣女子没有再看他,她轻轻转过了头去,只从盘中又取出一只酒杯,放在她的对面。

对面没人,那女子却擎起壶来,酒水入注,旁若无人。

心有灵犀,杨凌立刻翻身下马,一步步向酒店走去,华边和洪星紧张地迎上前道:“国公爷”。

杨凌淡淡一笑道:“这是我……一位故友,你们退下”。

杨凌大步入店,走到玄衣女子对面缓缓落座,目视着眼前女子说道:“店家,请先出去一下”

随着声音,“咚”地一声,一大锭银子反手掷在柜面上,手法虽远不及那女子,可是无论是腕力还是技巧,分明也是练过功夫的,女子淡淡如冰雪的素颜不由为之一动。

店老板一见足有十两银子,立即抄在手中,二话不说便退了出去。

对面地女子双睫低垂,细密美丽的睫毛掩住了她的眼神,樱唇抿成了一线。

“但愿今日一别,从此相见无期”,这是她当日说过的话,为什么她又主动找我?细细的打量,风霜似乎未在她的娇颜上留下一点痕迹,容颜仍然俏美如画,只是,那双眸子里,满是徬徨无助和软弱,四目相对时,乍起的那一抹酽酽的神韵,意味着什么……

“我答应过你,会劝服我爹,不让他再被杨虎蛊惑”,崔莺儿露出一丝似哭似笑的神情:“现在,我爹再也不会跟着杨虎造反了”。

杨凌心头一松,欣然道:“老爷子改变主意了?”

崔莺儿幽幽的道:“他死了……”。

杨凌心中一震,一时讷讷的接不上话来,他知道剿匪官兵把霸州山寨全都拔了,也知道崔老爷子中了乱箭,只是未想到练武人的生命,也是这般的脆弱。

难怪她柔媚低婉,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原来她……父亲又被官兵杀死,霸州山寨全被夷为平地,一切皆缘于她卑鄙的丈夫和她的盲从,她为此不知已受了多少心理折磨。

杨凌凝视着她,苍白的脸透着落寞,自分别后,她更瘦了,下巴尖尖的,放在桌上的手腕纤细的仿佛一折即碎。这还是当初那个豪气干云的红娘子吗?

家没了,父亲死了,丈夫形同陌路,自己又对她做过……

杨凌心忽然冲口说道:“你……可有什么去处?留下来,我来照顾你,可好?”

崔莺儿的双眸蓦地一睁,眼底有一道奇异的光彩闪过。杨凌缓缓地道:“我去四川,九死一生,我对很多事的想法和以前不同了。责任,不能逃避。幸福,不能等待。崔莺儿不该承受这么多苦难,抛开那些世俗之见,留下来,让我来照顾你一生一世,好不好?”

崔莺儿定定地看着他。眼神里有感动,也有欢喜。默默地注视良久,她才移开目光,轻轻说道:“我嫁过人,还是个女贼,寻找百姓人家也不敢要我。你是堂堂的威国公,不嫌我?”

杨凌心里一松,轻笑道:“崔莺儿天下奇女子。我只怕你嫌我”。

崔莺儿低下了头,细白的牙齿咬住了薄唇。半晌才低低说道:“指挥官兵清剿老寨的人,是霸州指挥周德安。”

杨凌眉尖一蹙,奇怪地道:“什么意思?”

崔莺儿招起头来直视着他道:“我三次潜入军营行刺,都失败了,周德安艺出少林,自身武艺不凡,首次遇袭后就加强了防卫,我一直找不到机会再下手。现在,他奉调去金陵为官,赶回兵部报到,我就是尾随他来的”

杨凌心里一跳,迟疑道:“你的……意思是?”

“请你,帮我,杀了他!”

杨凌顿时默然。

崔莺儿偏过脸去,轻轻地道:“我知道……这样要求难为了你。可是周德安该杀!我对爹说了他背弃兄弟、陷杀霍五叔的事,爹很生气,杨虎苦求许久,我爹还是撤回了对他的所有援助,还斥骂他难成大事,要他以后安分守已,老寨的人已经放弃造反了。

可是……周德安!他为了战功,悍然用兵连屠十四座山寨,老弱妇孺皆不放过,然后攻临老寨,假意招安,我苦劝爹爹投降,爹爹答应和周德安谈判,谁料周德安却暗中调兵,趁山寨放松了戒备,夜里偷袭山寨,我爹他……”。

眼帘缓缓下敛,两滴清泪顺着雪白如玉的脸颊缓缓淌了下来:“我爹的老兄弟们,还有老寨幸存的人,都执意报仇,一定要杀了周德安才肯罢休。周德安很少离开军营,要杀他,老寨的人只有硬攻,那样地话不知要死多少人。我害死了爹爹,不想再有一个人这样死去,我现在什么?什么也不是!一个不洁、不祥的女人……”。

她泪眼迷离地望着杨凌道:“我知道你是个正人君子,是朝廷里难得的好官。只要你肯帮我报仇,了了我的心愿,我愿意为奴为婢!”

这不是红娘子!决不是她!杨凌目光攸的一闪,世上没有这么完美的易容术,他当然不会把眼前的崔莺儿当成一个假冒的人。只是,以红娘子的高傲个性,恐怕她宁愿死,也不会用这种方法求人帮忙,这里边到底有什么内情?

杨凌紧张地思索着,一定有原因!这里边一定另有原因,到底为什么?能令豪气干云犹胜男儿的红娘子向他低头?提出这么屈辱的办法,不惜以自己为代价,向他乞援?

“我知道你现在已经不管着内厂了,可是国公爷想杀一个小小的卫指挥,应该很容易办得到,你……肯帮我吗?”

杨凌轻轻摇摇头:“我欠着你的,只要我能,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可是清剿霸州山寨,是皇上下的旨意。霸州山寨纵然没了造反之意,劫掠绑票,违犯律法的事不会停,他们仍是土匪。官兵剿匪,天经地义,纵然手段残酷了些,可是……我没有理由因为这,去诛杀剿匪有功的将领。

你最憎恨以权谋私的贪官污吏,如果我为了你,违背自己的原则,藉故诛杀周指挥,那么我和你憎恨的那些官员有什么区别?莺儿,我无法答应这样的要求!”

红娘子苍白的脸色腾起一股病态的红晕,她柳眉一挑,激忿地道:“不劫掠绑票?不违犯律法?那么他们怎么活下去?你答应过,要让穷苦百姓过好日子,可是现在呢?你成了做威做福的国公爷,而霸州百姓却被官府欺压的难以活命,简直如同人间地狱!”

杨凌微微蹙起了眉,他一直只注重大政方针。而且这一年多来东奔西走,百事缠身,哪有时间细细了解地方民政,难道霸州吏治现这般败坏了?”

杨凌苦笑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如果霸州官府真的酷吏横行,我会向皇上进言,予以严惩。但周德安奉皇命用兵剿匪,连破十余大寨。将霸州山贼一扫而空。纵有不妥之处,也是功大于过,杨凌不会为金钱权力擅杀功臣,也不会因为女色而枉法”。

红娘子的脸刷地一下变得雪白,她霍地立起,惊怒的退了两步,说道:“你……你说我用女色诱你枉法?”

杨凌大悔,忙起身迎过去道:“莺儿,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听我说。我是说……”。

“呛”,一声剑啸,短剑出鞘,抵住了杨凌的胸膛,红娘子杀气腾腾地道:“你还说什么?那些山贼大多迫于生计才入山为盗,否则谁干这杀头地买卖?他们犯了法,该杀!可是那些女人、孩子,都个个该杀么?我只求你杀一人,只杀一人而已”。

杨凌夷然不惧,直视着她的目光道:“你知道吗?我清剿海盗时用过缓兵计甚至诱降计,平定都掌蛮之乱时,火烧连营,又何尝没有许多妇孺被害?战场之上,如果存有妇人之仁,便要有许多士兵白白送命。我很想帮你,但此人手段虽然狠毒,却不是取死之道,我不能杀!”

崔莺儿绝望了:“我何必要见他?何必来自取其辱?到底是为了老寨执意报仇的叔伯兄弟们数百条性命,还是因为……因为他的身影在我的心里越映越深,我在给自己一个理由接近他?”

强行压制住急欲报仇的老寨人马,只因为她心里一直牢牢的记住对杨凌的一句承诺:“不造反!”哪怕是老父中计被杀,她也只想用江湖人的手段,一对一地了结这段恩仇。

追踪周德安来到京师,可是到了京师后就克制不住地常常留连在威国公府附近,只为了暗中偷偷看他一眼,今日低声下气的出面求他,真的是苦无办法报仇还是想利用他为自己报仇的理由,能心安理得地面对九泉之下的老父和山寨的父执长辈们,找个自欺欺人地理由长伴在他身边,寻回一份属于自己的幸福?

崔莺儿心里一阵气苦,山寨的人,都知道她和杨虎现在形同陌路,谁知道她心底的秘密?那一夜的孽缘,掳获了她的身子,近一年的分离和对杨虎丑陋面目的认清,却让她把心也交给了这个男人,可是这种女儿心事,能对何人谈起?有谁能够明白?

门外的侍卫们看到这番情景,纷纷抽出兵刃冲进店来,杨凌头也不回,只是厉声大喝道:“统统退出去!”

众侍卫听了迟疑着不知进退,都把眼去看刘大棒槌。大棒槌是见过红娘子的,也知道他们在阳原相处的情形。他瞪起一双绿豆眼,看看红娘子流泪举剑,委屈的象个小媳妇儿的模样,又看看自家大帅胸有成竹、威风凛凛的大男人气慨,立即做出了最明智的决定:

大帅和女人的事儿,尤其是和漂亮女人之间的事儿,聪明人的做法就是不要管,而且装作看不着。大帅说没事,那就一定没事。再说……大帅不是还有把很厉害的枪么?

刘大棒槌立即振臂一挥,比杨凌还果断的大喝道:“退出去,统统退出去!”随着“喀喇”一声,那件一直很紧张的袍子也果断的从肩后裂开了一道大口子。

“崔老爷子已经去了,崔家老寨以你为尊吧?莺儿,为什么不多为活着的人打算打算呢?山寨里的人要么是些老人,要么是妇孺孩子,杀官形同造反。要说错,谁对?谁错?也许都没有错,就象……你和我的事,能怨谁呢?要说因果……”。

红娘子的脸蛋羞如石榴,忿然道:“不要和我说什么因果,江湖人的恩怨,自有江湖人的解决办法。我们不论是非。只论恩仇”。

杨凌淡淡一笑。道:“或许原来是,但我知道,你现在不是那样的人”。

他往前走了一步,红娘子剑尖一抖,斥道“站住,不要动”。

杨凌沉声道:“崔家老寨打的毕竟仍是山贼的旗号。我无法理直气壮地去向一个剿匪有功的将军报仇。我也不许你去!”

崔莺儿冷笑:“你管我?凭甚么?”

“就凭我们有了夫妻之实!就凭杨虎配不上你!就凭你现在又不论是非地胡闹!就凭崔莺儿这个女子不该为了这些不该承担地责任被押上法场,我就有责任照顾你,我就有权利管着你!我决定:从现在起,你是我女人!”

杨凌双眉一扬,说道:“要不要我请道旨意公告天下?我做得到的。皇上一定会鼓励我胡闹的!你信不信?”

他一边说一边大步向前走,红娘子举着剑,抵在他的胸口上就只有一步步地向后退。她为自己的狼狈而恼羞成怒。厉声叱喝道:“站住!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你不是不敢,你是不会那样做。我记得。在白登山的洞里,你救过我;我记得,在北京城外,你施粥救活了许多百姓:我记得,你信守承诺,掳我出城后毫发不伤:我记得,你愿意返回山寨,劝阻令尊放弃造反的念头……

崔莺儿,你生在了那个贼窝里,可你不是一个合格的山贼。你做不了山贼,也不是那块料,放下剑,乖乖的做一个女人吧!

我保证,不再让霸州百姓受苦,不再让你受苦,你不应该是这副模样,想想刚见到你时那是怎样一个神采飞扬、英姿飒爽的女子?穿回你的红衣,不要不是白就是黑,让自巳整日整月的沉浸在仇恨的愁云惨雾里……

“你……你你……你滚开”,红娘子的声音颤抖着,越来越软弱,越来越害怕,眼前这个家伙在干什么?他凭什么这么理直气壮的骂我?命令我?管教我?

她心里愤愤的质问,偏偏不敢反驳,背己抵到了墙,无处再退了,可是杨凌仍在向前走,胸口已抵上了她的剑尖。

“以前,我不敢对你做什么承诺,不是因为嫌弃你,只因为我不知道你和杨虎是否能够重归于好,只因为我自己命中有一场大劫,我不知道能不能安然渡过。现在,我知道你和杨虎永无重归于好的可能,你的不幸,有我的一份责任在,你今后的一切,交给我好了。

我保证:霸州的事,我会过问;我老寨的人,我会安置;你,我来安排。我和你的一段缘,是天注定,我不会任由你错下去,你这个笨女人,整天介除了舞枪弄棒你还会干什么?放下剑,不要穷嚷嚷!”

对付强势的女人,只有比她更强横,对付红娘子这样的女人,尤其不能讲太多的大道理。杨凌前所未有的粗暴和蛮不讲理,把红娘子弄懵了。[花叶不相见手打]

杨凌昂首挺胸地向前走,红娘子感觉锋利的剑尖已经刺入他的胸膛,慌的连忙一缩手,剑尖向上,上边没有血迹,她不由松了口气。

杨凌趁机迈进一大步,把她抱在了怀里,红娘子又气又羞,斥骂道:“你……你这个混蛋!无赖!放开我”。

第二次肌肤相亲,同上次阴差阳错,羞忿欲死的感觉不同,崔莺儿的身子一阵酥软,几乎要放弃抵抗,沦陷在他温柔的怀抱里。

杨凌也暗暗松了口气,不能给她思考的余地,如果她真的杀官铸下大错,自己也救不了她了。他抱紧红娘子看似瘦削,却丰腴柔软、骨匀称的娇躯,柔声道:“放弃报仇吧,你不是天下的主宰,不能善恶不分、是非不明……”。

“报仇?”红娘子猛地一震,拾回了自己理智:“我在做什么?父仇不共戴天,他是朝廷的大官儿,是我仇人的同僚,我怎么这般不知廉耻。居然让这个烂家伙抱在怀里?就算杨虎那个畜牲我不必在意他。可是叔伯长辈们会怎么看我?爹爹在九泉之下能瞑目么?周德安如果不死。他们就要……就要……,到那时我将如何自处?”

红娘子冷静下来,她猛地双臂一振,挣脱了杨凌的怀抱,闪到一旁道:“我崔莺儿不会再自取其辱地求你帮我了,我的仇,我会报!我活的好好的,也不用你可怜,更不用你管!姓杨的,当我没来过,告辞!”

崔莺儿“嚓”地一声还剑入鞘,大步走到店门口。扬起头道:“你正在为公主选驸马是吧?不要整天待在家里陪着你的妻妾了,用点心思,帮人家找个中意的郎君。”

她唇边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说道:“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错了,那就是一生一世的事。如果害了人家姑娘,你会一辈子良心不安的。”

她抬腿欲走,杨凌急声道:“站住!”

崔莺儿停住身子,冷冷地按住剑柄道:“杨国公想留住我?”

杨凌怒道:“你还是要报仇?我今日既然知道了,就决不会让你行刺成功,不要枉送更多的性命,你醒醒吧!”

崔莺儿傲然道:“你是大丈夫有所不为,我这个小女子也是言出必鉴!我要做的事,就一定能做到,哪怕闹他个天翻地覆!我已经闹过一次了,不是么?天下任我走,谁能奈我何?”

她娇美的身影步入漫天飞雪中,抱拳回身道:“杨凌,好好做你的国公爷,享你的清福去吧,再相见时,除非是在战场,今天我不杀你,到那时,我的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刺进你的胸膛!”

杨凌不理她的威胁,他也大步走了出来,走进漫天大雪之中,走到她的面前,刘大棒槌和众侍卫慌忙抓紧了刀追到跟前。

雪花不断从两人之间飘落,崔莺儿在杨凌的注视下,冷冽的眼种渐渐飘移起来。杨凌抬起手,温柔地替她抚去发边的落雪,她也傻傻的没有反应。

“去年大雪时,你放了我,今年大雪时,我放过你……”。

“那不同,现在是你根本留不住我!”

“呵呵,你是我见过的第二个这么争强好胜的女人。不过……你没她有机心,所以更可爱。”

杨凌微微一笑:“莺儿,今日我不阻止你,也无法阻止你离去,希望你无论做什么事,都能问一下自己的良心,不要伤及无辜,不要伤害不该杀的人,我杨凌没有主动追过女人,你是头一个,不要铸成无法回的大错,连我都救不了你。”

“我该感恩戴德吗?杨国公!”

杨凌摇头:“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我个机会,今天我留不住你,早晚有一天我能留住你,不但留住你的人,而且还要留住你的心。我们一定会再相见,不管是战场还是法场,我都会让它变成情场”。

崔莺儿忽然笑了,她很少笑,可是每次一笑,刹那间的笑颜都宛如云破月来花弄影般,说不出的旖旎动人:“好啊,杨大人,那你就把战场和法场当成情场好了,当我把天捅出个大窟窿时,,你要是还有本事给我补上,我红娘子就跟着你,一辈子跟着你”。

雪花袅袅中,眉熏如远山,忽然变得悠悠远远,那双眸中有一抹怵目的艳媚:“等着吧,杨大人,等着我来天翻地覆,我倒要君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来补天!”

**”没有机心?没有机心那是笨蛋!他就这么喜欢傻傻的女人呐?”

成绮韵半卧在暖轿中,外罩着柔软合体的绮罗软袍,内穿着嫩绿色的绢质宽袖衫裙,还有一件桃红色的绣花比甲,纤秀的颈间环着一条雪白的狐狸围脖,手里捧着一个小手炉,腰肢纤细,**修长,容颜也愈发娇媚。

她满脸醋意地道:“男人呀,全是没良心的,枉费人家牵桂着他。大老远地赶了来,嘁,总是到不了手的才觉着好!嘁,‘留住你的人,还要留住你的心’,我就没听他对我说过这么动听的话儿”。

她抻抻懒腰,玲珑的身体曲线换了另一种跌宕起伏,气鼓鼓地好象还在愤愤不平。旁边楚玲吃吃地笑道:“小姐,反来复去的您都念叨半天了,小婢都听出耳茧了”。

成绮韵娇嗔地瞪了她一眼,问道:“大人被那狐狸精迷地神魂颠倒,就这么放她走了?”

楚玲眨眨眼道:“不放怎么办呐?咱们的人听大棒槌说,那个崔莺儿功夫好生了得,想留也留不住的,谁敢逼她呀?人家都威胁要一剑刺进大人的胸膛了。真个伤了大人,小姐不心疼?”

成绮韵悻悻地道:“刺刺刺。我看大人想着把他的‘剑’刺进人家的身子才是正经”。

楚玲捂着嘴吃吃地笑:“小姐不会是因为你为大人担心地要死,结果到了京,却发现他居然还办了喜事,纳了房新夫人过门儿才大发雷霆吧。”

“哼!“成绮韵懒懒地支着下巴道:“文心过门儿,早在我预料之中。只是不知杨大人和那红娘子有什么纠葛,居然这般让着她,不过杨凌可不是个能被女色迷的住的人,否则还不麻溜儿地答应她除掉周指挥,抱得美人归啦?”

“那当然,我家小姐相中的人,还能差得了吗?”

楚玲笑嘻嘻地道:“那个红娘子一走,大人就下令通过锦衣卫告知周指挥,说是收到消息有人欲对他不利,叫他加强戒备,还叫人追踪红娘子,说要放长线钓大鱼。可惜,他的人追踪技巧有限,让这条美人鱼溜了”。

成绮韵听说杨凌还能如此机警,脸色大为和缓,她瞪了楚玲一眼道:“你懂什么?大人身边留下的,都是武艺高强擅长护卫的高手,身手高明可不见得会循迹追踪。内厂训练的精英,现在都在我的手里,要不然你以为她跑得出大人的手掌心?咱们的人追上去了?”

“是的,她说要战场相见,不会是真的要造反吧?霸州那边的山贼元气大伤,凭那点人手要造反简直是自寻死路”。

成绮韵脸色凝重起来,说道:“不要小看了他们,彭鲨鱼说过,昔日霸州绿林就打过招揽他的主意,看来他们也是蓄谋良久了,不会这么轻易被官兵抄了老底儿。”

成绮韵到了北方特别怕冷,而且还爱犯困,她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派人蹑紧了她,大人的考虑是对的,抓了她也没什么大用,从她话里透露的意思,在她后边,应该还有人呢,说不定跟着这条美人鱼,能摸出一条大鲨鱼”。

她象猫儿似的蜷伏在软塌上,目光闪动,沉思着微笑道:“吩咐下去,有什么消息,立即先告诉我。呵呵,大人修身养性,刘瑾独掌朝纲,四川那边元凶尚无着落,这里又冒出个红娘子和霸州绿林,唔……现在是越来越好玩了”。

楚玲谨慎地看了她一眼,故作无意地道:“内厂交出去,所有势力却全剥离出来,看来杨大人可不是真心要做一个养老的国公呢。虽说这些势力南七北六,一分为二,但是为了保证情报系统的严密和顺畅,这部分基本全部掌握在小姐手中,大人对小姐的信任……都超过了韩老爷子呢,大人……对小姐真好”。

成绮韵一双美丽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笑盈盈地道:“玲儿,你到底要说什么?”

楚玲脸色一变,慌忙跪在榻前道:“没……没有,杨大人这般信任小姐,小婢是……是……是替小姐高兴。”

成绮韵的手慢慢伸出来,纤纤五指宛若兰花,轻轻勾住了楚玲圆润小巧的小巴,将她吓的煞白的小脸儿勾的慢慢仰了起来。

静静地注视半晌,成绮韵忽地“噗吃”一笑,轻轻抚着她娇嫩的脸颊说道:“啧啧啧,我还真的佩服大人,我要收服人心,还要恩威并施,不知用上多少手段。我待你情同姐妹,可是你一共也没见过他几面,这就开始向着他说话儿了。玲儿,你不是也喜欢了大人吧?”

“不不不。没有,没有,小婶怎敢高攀”,楚玲的脸吓地更白了。

成绮韵悠悠地道:如果……你真的喜欢大人,我倒可以帮你。我早说过,咱们情同姐妹,如果有机会共侍一夫,又是嫁入国公府,也算是个好出身了”。

楚玲已经眼泪汪汪地了:“小姐,婢子没有这份心思,婢子忠于小姐,只盼着小姐幸福。杨大人他……很好,真的对你很好,婢子跟着小姐这么多年,杨大人是真心真意对待小姐的第一个,,我看得出,如果不是现在有许多事需要小姐去办,大人一定会娶小姐过门儿的,小姐……小姐应该珍惜……”。

成绮韵托着下巴瞅了她半晌,忽然吃吃地笑了:“傻丫头,原来是为了这个,你怀疑我截了许多本该呈报给大人的消息,擅自把大人交给我的势力重新部署,在大人身边安插我的奸细,回了京不去见他,调动大笔资金,是对杨大人起了异心?”[天堂之吻手打]

楚玲哆嗦起来,成绮韵的厉害她是晓得的,虽说她待自己亲如姐妹,可是谁知道如果她怀疑自己起了疑心,会不会毫不留情地除掉自己?

成绮韵淡淡地道:“起来吧,你能这么对待大人,我只有开心,不会怪你的。我是瞒着大人做了许多事,我的用心,你早晚会明白的,不要怀疑我对大人不利,如果我有异心,也不会让你知道了”。

她的目中放出危险的光芒,纤纤十指就象护犊的母猫一般,露出尖利的指甲又慢慢地收紧:“我比任何人都更在意他,而且不容许他吃任何人的亏。他想不到的事,想到了又不肯去做的事情,我都会替他去做。有些事你不懂,也不需要去懂,等你将来有了心爱的男人,你就会知道,不是把什么事都告诉他,才是真的爱他,他是我的男人,我得为他的长远打算……”。

楚玲颤声道:“是,婢子……记住了”。

成绮韵格格一笑,,摸出一方手帕轻轻替她拭去汗水,柔声道:“我又不是吃人的妖精,别人怕我,想不到你也怕我。唉!傻妹妹,我哪会真的害你?吓吓你,只是因为气你不信任我罢了”。

楚玲的容颜总算恢复了正常,她干笑两声道:“婢子哪儿敢?是婢子多心了,我怕小姐辜负了大人,错过了这么好的男人,婢子是为你担心嘛”。

成绮韵忽然一咕噜翻个身,双手托着下巴,饶有兴味地道:“你真的觉的大人很好?呵呵,我也觉得找不出比他更可爱的男人了,嗯……不愧是我的姐妹,英雄所见略同。那要不要我帮你……”。

楚玲哪知道成绮韵嘴里不说,其实却一直在呷红娘子的干醋,偏偏她不开眼,怀疑成绮韵对杨凌的真心,这是有意拿她开涮,可怜小妮子,大冬天儿的,那汗又下来了……

*

杨凌吩咐人盯上红娘子,追丢的人回来禀报时,杨凌已经接到了宫中的旨意,进宫见永福公主去了。

永福公主羞于主动和别人,尤其还是自己心仪的男子去谈论自己的婚事,不过在她想来,除非杨凌压根没娶过妻,否则两人是根本不可能的。那种少女朦胧的爱意和单相思被她的理智控制住了。她也唯有接受一个公主的命运和安排,去任由别人为她选驸马。

但是那日在‘诸王馆’中所见,实在令她心惊不已,要是嫁的驸马就是那些品格恶劣、性如稚童的毛头小子,那她还不如不嫁。心中有了

杨凌这个既成熟、又英俊的心仪男子比较着,她怎么可能看得上那些最大才十六岁的小毛孩子,自然越想越是烦恼。

她也不知道召杨凌来该说些什么,杨凌真的来了,她害怕见他了。幸好这时正陪着刚刚到京的朱湘儿聊天,她便藉这个缘由悄声嘱咐小丁子,让国公稍候片刻。小丁子一走,永福便心乱如麻,永淳公主和朱湘儿叽叽喳喳。她却神思恍惚,一颗心儿早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

杨凌是外臣,不能在公主寝宫见驾。文华殿侧翼,有座专门的会见外客的楼阁,杨凌便在此处相候。他现在的地位崇高,与公主一见,也是对揖一礼罢了,所以不必在殿中谨候,等了阵儿不见永福公主,杨凌便信步踱了出来。

此时雪已停了,皇宫里处处素装银裹,内务府大总管马永成指挥着小太监们正奋力清扫着积雪。杨凌站在廊下暗影处,马永成也未注意到他,杨凌在廊下踱了一阵儿,跺跺脚正想返回殿去,斜刺里一个人跑的飞快,正向他冲过来。

一见前边有人,而且衣袍一看就是贵人,那人还没看清杨凌模样,就来了个急刹车,廊下有微风捎进的薄雪,虽不厚却很滑,这人块头又大,重心不稳,哎哎呀一声叫,双手在空中疾摇了两摇,“嗵”地一下栽进了雪堆。

杨凌瞧的好笑,看袍角那人该是个有品秩的太监,便上前抓住那人手臂,将他从雪堆里扯了起来,那人身架真的很高,靴底积了雪,站起来摇摇晃晃地抹了把脸上积雪,一定神瞧见杨凌不由喜道:“哎呀,是杨大人,不不不,是国公爷呀,您老在这就好,太好了”。

杨凌一瞧不认识,便奇道:“你是哪位?”

那个太监爽朗地笑起来:“国公爷,咱俩是老乡啊,奴婢叫杜甫,是保定府涞水县人,现任御马监左监丞,是苗公公的人”。

杨凌听了差点也一头栽雪堆里,他定定神,问道:“你……你叫啥?”

“奴婢叫杜甫,国公爷听过咱家的名字?”

“呃……久仰大名,如雷灌耳!”

杜甫一听喜孜孜地道:“不敢当,不敢当,奴婢见过国公爷几面,只是国公爷总是行色匆匆,咱家就没敢上都给国公爷请安”。

“呃……说到行色匆匆,你这是行色匆匆地去哪儿?”

杜甫“啪”地一拍脑门儿道:“坏了,不是国公爷提醒,咱家光顾着和国公爷说话了,文华殿‘揖会’打起来了,皇上正在后宫给太皇太后请安呢,咱家得赶快请皇上来调停,国公爷既然在此,麻烦您先去安抚一下,咱家得赶快去见皇上”。

杜甫说完摆开蹓冰地架势就要向后宫跑,这位胖太监杨凌虽不认得,不过做为御马监左监丞,专门负责佥押的重要人物,苗逵跟他提起过,确实是他的老乡,而且这人忠厚老实,现在才三十五六,就升为太监,办事认真,又没架子,很得苗逵重用。

杨凌急忙又是一把扯住,说道:“慢来慢来,谁和谁打起来了?”

杜甫挠挠头,说道:“这个……先是吏部都给事中杨慎打了户部给事中黄景,紧接着大学士杨廷和打了吏部都给事中杨慎,然后大学士李东阳去劝架,被户部给事中黄景给打了,然后户部都给事中吴一山就打户部都事中黄景,然后……”。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这事儿太严重了,你还是快去通知皇上吧”,大明朝廷有一项很民主的表现,就是文官比武将还喜欢打架,不过象杜甫描述的这种罗圈儿架还其没听说过,杨凌听的晕头转向,只好赶快打发他走人。

杜甫一听,连忙蹓着冰跑了。

杨凌抻着脖子向后宫看看,永福公主还没来,他立即一提袍子,连蹦带跳地扑向文华殿……

PS:再次感谢所有书友,昨夜,比除夕夜还开心,比娶新娘子还开心,呵呵,ILOVEYOU,谢谢你们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