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百三十三章 公主修缘

月关2016年09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杨凌把婚书吞进肚去的话一出口,黯东辰和李虎就跟抽筋儿似的一阵哆嗦,现在换他们俩血贯瞳仁了,两个人气火攻心,情知大势已去,不由一声嘶吼:“姓杨的,老子跟你拼啦!”

两个人噌地一下蹿了上来,呲着牙恨不得咬下杨凌一块肉来。杨凌现在心中大定,心平气和之下手脚便灵活多了,一双手左兜右转在乾清宫打起了太极拳,左搬捶、右搬捶、白鹤亮翅、金鸡独立,揍得黯东辰二人晕头转向。

最后杨凌抽冷子揪住二人的脖领对面一碰,两个人痛呼一声,额头肿起好大的肉瘤,顿时晕倒在地。

正德和马永成、一班侍卫、小太监们象看大戏似的,两眼发直,老老实实看着杨凌把他的亲家一个个全撂倒在地,正德皇上这才吃吃地又问了一遍:“杨卿,呃……你这是做什么?”

杨凌又做了个很潇洒的动作,把披散下来遮住眼睛的头发向左右一分,然后指着黯夜道:“皇上,这个狗才身染绝症,黯家欺君罔上,罪不可赦,幸好婚书不曾颁下,对公主名节无碍。不过公主大婚,天下皆知,就此不了了之未免成了儿戏,所以……臣以为应马上从送入太学的另两名候选驸马中赶快再择出一个。把婚事定下来。尘埃落定,公主安心,民间也少了聒噪”。

张太后听了神色一动,坐回凤椅上思忖片刻,颔首道:“亡羊补牢,未为迟也。如今也只有另择佳婿,让这事儿消停下来。才让皇家多少挽回些颜面。皇上、诸位卿家。你们以为如何?”

正德点了点头,焦芳也颔首道:“杨大学士说的是,臣也以为不如快刀斩乱麻,尽快了结这桩事情!”

张太后一双凤目移注到李东阳身上,轻声道:“李大学士以为呢?”

李东阳双眉微锁,迟疑道:“臣并无意见,可是今日择驸马,竟尔被一个身患重疾的逆贼蒙混过关,险些误了公主终身。殿下闻之必然忧惧。臣以为,当此非常时刻,是否请来永福殿下,当面问问殿下意思,是愿意现在再择夫婿,还是等待风平浪静,心情平复?”

张太后想起今日这窝囊事被女儿听了,难免要伤心难过,不由也是深深一叹,颔首道:“大学士所虑极是,马永成,去请永福公主来慈宁宫”。

永福公主挽着云袖姗姗而入,向太后盈盈拜倒:“永福参见母后、皇兄”。

正德忙道:“起来吧,起来吧,咳!御妹,呃……乾清宫发生的事你知道了么?”

永福公主神色平静地道:“永福听马总管说起一些,好像是黯家贪慕荣华,骗取婚书,事情被人拆穿,已经全部押入天牢了,是吗?”

正德见她一脸平静,还道她伤心过度,愈加不安道:“御妹,你……莫要难过,朕和母后、三位大人计议,要为你另择一位佳婿,你看如何?”

永福早得了抄小道跑回去的永淳、湘儿报讯,她是拿定主意不再把自己的终身由得如此荒唐地摆布下去,也不想再受那种饱受煎熬的心灵折磨了。

永福垂下眼帘,幽幽地道:“黯家再是不肖,可婚书已下,名份已定。夫有再娶之义,妇无二适之文。女子立身之法,惟务清贞。永福身为皇家公主,自当为之表率,婚书上载着我的名字和生辰八字,既已交到人家手中,岂有收回之理,多谢皇兄关切,皇妹……还是要嫁的!”

“啊!呵呵呵……”,正德皇上一拍手,喜滋滋地站了起来:“御妹不必担心,那婚书根本不曾交到黯家手里,呵呵,所以这桩婚事做不得准的”。

永福眨了眨眼,问道:“喔?皇兄不是诳我?”

“嗳~~~,君无戏言,哥哥怎么会诳你?”

“那……拿来我看!”一只莹白的素手伸到了正德鼻子底下。

“呃……”,正德尴尬地退了一步:“这个……婚书被杨凌……给吃掉了”。

“嗳!”永福公主幽幽一叹,又委委曲曲地跪回地上:“永福知道母后、皇兄不忍永福受苦,所以善言相欺,永福心中感激。可女子之义,从一而终,那婚书又非食物,怎么可能吞的下?皇兄不要骗我了”。

张太后和蔼地道:“永福啊,你皇兄没有骗你,婚书真的被杨凌吃掉了”。

“女儿不信,婚书便是永福的清白,婚书在谁那里,女儿便该是谁的……妻子”,永福眼睛盯着自己的鼻子尖儿,这句话说出来,酥胸下好像忽然闯出一匹野马,在里边狂奔乱跳,浑身都在战栗之中。

这句话实是她这一生,说出的最大胆、最羞人、也……最痛快的一句话。

三大学士一听,好像同时患了老年痴呆,眼神呆滞,肌肉松弛。李东阳望天,杨廷和看地,焦芳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手指甲看得津津有味儿,好像那是一篇绝世好文章!

张太后刷地一下立起身来,气的脸色铁青:“女儿是堂堂公主,怎么说出这般话来,三大学士股肱重臣,倒不会有一个说出去。可这终究是个丢人的丑事,女儿什么时候变得胆子这么大、这般不知羞了?当日在戏台下我就觉得奇怪,女儿果然暗暗喜欢了那个姓杨的!”

只有一个朱厚照,还没明白自己妹妹的心思,他在那儿乐不可支地道:“朕的好御妹,你还怕将来有人变出一份婚书又来争驸马不成?那婚书在杨凌肚子里呢,早濡的面目全非无人认得了。御……御……”。

他四下瞧瞧。忽然发觉大家伙儿全都有点不正常,不禁奇怪地道:“发生了什么事?”

张太后宫袖一卷一甩,粉面生寒,叱道:“立即传哀家旨意,把陈辉、孙世博召回宫来,由哀家、皇上和三大学士为公主择选驸马!马永成,扶公主回宫!”

“是,奴婢遵旨!”马永成急忙迎到永福公主面前,刚要伸手去扶,便僵住不敢再动了。

永福跪在那儿。俏脸沉静如水,她抬起右手,轻轻探至发间,缓缓抽出一枝碧绿剔透的玉簪,锋利的簪尖抵住了自己的咽喉。轻轻地道:“女儿知道,此违祖制。可是女儿也不愿受人摆布,受那一嫁再嫁之苦,母后不答应,这选驸马之事就此作罢好了。女儿此生,再不嫁人,求母后允准”。

老实温顺的孩子一旦犯了掘劲儿,那才是最厉害的,九头牛也别想拉回来,张太后刚向前走了一步,永福手中的簪尖便刺进了咽喉,一粒殷红的血珠渗了出来。可怜这身娇肉贵的永福公主,从小被人呵护的如珠如玉,浑身上下晶莹玉润,断无一点瑕疵,今日为了杨凌却两次流血。

张太后见状气得浑身哆嗦,冷笑道:“好,好,好!你真的长大了,竟然如此不守规矩!驸马不选了,送公主回宫!”说罢一拂袖子,带着身边宫婢太监直趋后殿去了。

永福公主心里一沉,两行珠泪涔涔而下,她默默一拜,起身便走。

焦芳一双奸诈的眼珠子故碌碌乱转:机会终于来了。

他忽地也站起身道:“皇上,老臣有些内急,告退一下”。正德茫然一点头,他也急忙跟着出去了。

此时,正德也已猜出妹妹心意:“她……喜欢了杨卿?这下可不好办了,她喜欢谁朕都能帮她,只要她自己开心就好。可是杨卿……杨凌有老婆啊!东晋时倒有过公主下嫁已婚之人的先例,嫁的还是大名人王献之,可王献之受了皇命之后,也是休了妻子才娶的公主,妹妹呀,皇兄……皇兄若为了你,逼着杨凌休了幼娘姐姐,那种事情我怎么干的出来?”

焦芳借口尿遁,一出了慈宁宫便迈开老腿,踉踉跄跄去追永福公主,永福边哭边走,忽听后边有人直喊,扭头一看,只见年逾八旬、白发苍苍的焦阁老一溜小跑地追上来,忙拭了拭眼泪,微施一礼道:“焦大学士”。

焦芳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试探着道:“呃……,殿下,老臣冒昧,公主殿下可是想嫁……想嫁那个吞了公主婚书的人?”

永福泪眸一扫,没有回答。焦芳捻着胡须,侧脸旁顾,用眼角窥着公主神情,很阴险地道:“老臣年逾八旬了,心软呐,怎么受得了这世间小儿女的生离死别的痛苦,只可惜不知公主心意,老臣纵想效力,又怕唐突了”。

永福眼睛一亮,急忙道:“焦大人,你……你有办法劝得我母后回心转意?”

焦芳蹙着眉头道:“太后那是,固是一难。不过……公主与……与吞了公主婚书的那人可是两情相悦。暗定了终身?”

永福一怔,脸色微地垂下了头,幽幽地道:“他……他不知道我的心意”。

焦芳道:“这个么……可就难办了。太后正在气头上,就算太后心疼公主,这回心转意,总得慢慢说服吧?选驸马闹得天下皆知,若是公主突然许给了选婚官,这风雨还少的了吗?那个人还不知道公主情意,公主总不希望皇上下旨强迫他娶妻吧?

那个人可是极重情意的男子,为了妻子连圣旨都拒而不接过的。如果当今永福公主过门儿,那正妻之位必须得虚席以待,公主就算不在乎,可是这皇家地体面在乎呀,就是不知道他……他肯不肯为了公主休了原配呢?”

这一说,永福公主也愣住了,听了太后又要给她选驸马。心里一急。她就一个念头,和太后摊牌,表明她的心意,太后一反对,她除了呕气谁也不嫁,根本没想过这么多事儿,听焦芳一说,根本就是困难重重呀。就连他……他是不是喜欢自己,都是听了他抢婚书的事后一厢情愿的想法。

永福这一想,顿时窘出一身汗来:我怎么这么笨呀,现在可怎么办才好?我倒不想夺了幼娘之位,可是无论是朝廷、百姓,还有他、她……会这么想么?

她急忙向焦芳问道:“焦大人,您……您可以什么法子帮我?”

焦芳缓缓道:“若要平息选婚风波,公主就得身份已定;若要太后回心转意,就得以母女亲情慢慢规劝打动;若要那人心甘情愿地娶公主为平妻,而不致为了皇家规矩驱离妻妾,这一切一切,要达到目的,都要公主……有一个合适的身份,再假以时日徐徐图之”。

永福公主屏息道:“我……我不在乎身份地位,可是我……我要怎么做?”

焦芳眯起眼道:“以前,有位公主,皇上要选婚嫁予吐蕃赞普时,她……正好也是十六岁,为了避免远嫁塞外,便声称要为外祖母祈福,出家做了道士,搬出宫住进了道观。等道和婚之事平息了,她就还了俗,嫁了个如意郎君……”。

“啊!太平公主……”。

焦芳微微一笑道:“正是!太皇太后病体不愈,如果殿下为祖母祈福尽孝,无论是太后还是皇上都无话可说,也阻止不了。这第一么,争取了时间;这第二,太后那里一天两天还忍得,时间长了……殿下可是太后的亲生骨血,她舍得你青灯古佛了此一生?

这第三么,出了家就是四大皆空,抛却尘世间一切身份,公主可以把封号让皇上收回去,等到还了俗再重新颁发封号,亲王公主这一品级是要择选吉日举行皇家大典,隆重颁发金册的……”。

老焦芳奸笑道:“这段时间怎么着也得两个月,这两个月公主就是一个没有封号、没有品秩的女子,有了太后的默许,国公爷要娶一个普通皇族女子有什么难地?再然后……这公主封地就是国公夫人了”。

老狐狸白眉一蹙,困惑地道:“公主不能下嫁已婚之人、不能让丈夫另娶妻妾,可是皇家要是封一位国公夫人升格做公主,总不能逼着人家妻离子散吧?”

他摇摇头,叹道:“孔圣人定大礼,也不曾提过这种情形,唉!老臣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头疼,真是头痛!”

永福小公主毕竟才十六岁,一听喜得几乎要蹦起来,她兴冲冲地道:“好!本公主马上去找皇兄,我要……出家做道姑!”

“不不不不。不做道姑,做女尼!”

“啊?要……要剃头发啊!”本来小姑娘恨不得青灯古佛谁也不见了,可是现在听了老家伙一通忽悠,心眼儿活泛起来,又舍不得那一头青丝了。

“嘿嘿嘿……”,焦芳奸笑两声:“年青女子出家,大多先带发修行,待年岁渐长,佛心坚定,这才正式剃度为僧。公主现在不过是把宫装换成缁衣罢了!

至于您那一头秀发……。殿下,那个吞了婚书的人,怕才是您再难过的一关呐。出家为尼,这一头秀发剃还是不剃,让他替你心疼着,岂不更好?”

**

“长公主殿下!臣……臣有罪!”

杨凌走进皇宫里昏暗的小佛堂,见永福公主一袭白衣。背面而跪。正双掌合什默默礼佛。她的一头秀发已打开可宫髻。柔顺地披在雪白的肩衣后,杨凌心中一疼,默默地跪在了她的背后,慢慢低下头。

“她要出家了,才十六岁的女孩儿,受此打击竟然心灰意冷,要青灯古佛了此一生!”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一生一世。每当我想到凄冷的佛堂内,一个韶龄少女枯坐在佛像前憔悴了红颜,在一声声空洞的木鱼声中青丝换成白发,我……我如何能够承受……”。

杨凌的眼睛湿润了,可是看到永福公主一身雪白圣洁的气息,劝她回心转意不要出家的话竟然说不出口。

“杨国公……”,永福公主拜了三拜,盈盈起身,转过头来,:“你不是我的臣,我也不是你的公主,我已决定出家为尼,法号修缘,潜习佛法,谨身修性,为太皇太后祈福。”

杨凌泪光莹莹地抬起头,发觉永福公主一脸恬静,还挂着温柔的笑意,就象大慈大悲的观世音、女菩萨,就着掌中托着枝甘露净瓶了,哪有一点绝望出家的悲戚,不觉为之一愣。

永福公主轻轻先前迈动几步,白袍漫律,玉体轻盈,风姿倒真有几分超凡脱俗的气质,原来的华贵雍容气一扫而空。

“住在宫里,只把原来的宫殿改个名字,还是那班宫女太监侍候着,怎么能够修行呢?我已禀明皇兄……啊,罪过,罪过,该称皇上才是,在京师西郊择一块佳地,盖一座尼庵,麻烦威国公来督造佛庵了。”

杨凌默默地瞧着她,永福头一次被他灼灼的眼神这么盯着,一颗芳心顿时乱跳起来,她连忙转过头去,急促地道:“这是我自己的决定,你不用为此负疚,你陪皇兄……皇上去吧,等新房盖好,我便正式出家”。

“只是盖尼庵呐还是盖新房?妹妹那开心模样哪像出家,出嫁还差不多……”。站在佛堂门口的正德皇帝无聊地翻了翻白眼。

“我的尼庵就在你家的旁边,出了家倒比在宫里多了机会相见,杨凌啊杨凌,你可负不得我,要不然……要不然……我就真的出家!”,永福公主又羞又喜地想着,猛抬头对上哥哥眼神儿,一对无聊兄妹同时别开头去。

“杨卿,我们走吧”,正德大步走在前头,心想:“方才母后听说妹妹要出家可是有点着慌,似有悔意了,没准她这个法子还真能遂了心愿。她愿意闹就去闹吧,穿什么袍子不是穿呐,玩腻了就回来,反正朕不让她真的出家。

嗳……等等,妹妹要是真的嫁给他,那他不就成了朕的妹夫?啊!杨卿比我大,可他得叫我大哥,嘿嘿,哈哈!”这个没正经的一想起这层关系龙颜大悦起来,甩开大袖走的更带劲儿了。

杨凌跟在后边一路纳闷儿:“这兄妹俩怎么回事儿?怎么都没心没肺呀,我都替她伤心,他们自己……”。

两个人一前一后来到前堂,马永成正候在那儿。正德咳了一声道:“永福出家修建尼庵的事,朕会着钦天监在西郊选个吉地,嗯……督建事宜就交给杨卿了。”

“是!”杨凌面色沉重,深深一揖。

“内库现在不富裕,但是朕不能委屈了御妹,黯家欺君,朕已传旨刘谨,让他把查抄事宜交给你办,你把这一窝腐鼠都挖出来,缴获财物就用来盖尼庵,如果不够再找马永成要”。

杨凌和马永成齐声应是,正德上前拍拍杨凌的肩膀道:“尼庵在西郊,离你住的地方近,平时……多帮朕照料一下”。

“是!臣一定竭尽全力”。

“嗯,朕信得过你!”正德皇帝点点头道:“永福是朕的胞妹,朕甚疼这个妹子,她年纪尚幼,你要帮朕好好照料她……”。

马永成一听,脸揪的跟包子似的,这句话……。怎么似曾相识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