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百零四章 节流献计

月关2016年09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杨凌没起大早,他选在早朝快结柬的时候起程,准备在午朝前和皇上见见面,彼此先通个气儿,交换一下意见。还没出门呢,杨凌就跑到前头吩咐:“都别喳呼,小点声儿,旗牌举着,锣就别敲了”。

永福公主一个甜美可人的小姑娘,就因为杨凌一时大意,给选了个病殃于驸马,害得人家伤心欲绝,欲出家剃渡,地方还偏选在了他家对门儿,杨凌心里有愧,能躲着就躲着,哪敢见人家呀。

结果威国公的仪仗给偷袭似的,悄悄的出村,打锣的不要,生怕惊动了皇庵那边,蔫兮兮的奔了京城。

他到了紫禁城的时候,早朝刚散,正德皇帝回到保和殿还没喘匀了气,都察院副都御使杨芳和刑部侍郎赵简之、翰林院学士高苇就追过来了。杨芳原是詹事府的詹事,为人正直,倒是个清官,只是一直和王琼等人搅和在一块儿,先是反杨凌、再是反刘瑾,结果被发配地方去了。

都察院被清查了过半的官员,要补缺时,杨廷和想起这位詹事府的老朋友了,就把他调了回来,现任副都御使,职权较之以前更大了。

正德这些个日子被朝政折腾的疲惫不堪,说到底还是没钱。其实大到一个国家,和细致入微到一个家庭,许多事情最终都要落实到经济上,没有钱,那么无论军政。许多事情就无法进行下去。

其实这个缺钱只是朝廷缺钱,民间豪富不计其数,可是民间再富有,做为朝廷又不能去偷、去抢。循正常途径的话,要改善经济需时太久,不是一项好政策、好办法想出来,马上就见效益的,相反,许多利于长治久安地好政策,开始总是烧钱的。

这方面皇上实非所长,杨廷和善于理财。已经想了好多办法,可是现在需要用钱的地方太多,他那些补遗拾漏的主意也起不了大作用,已经开始关心注意国政地正德。每日里收到大批的奏折,却全和钱有关,不由他不闹心。

正德知道杨凌回京了,两个人有事就喜欢私下谈,他估计杨凌一会也该到了,所以心情比较好,拿着块肉饼正准备啃呢。就见杨芳昂首挺胸的进来了。

杨芳入了都察院后做事还挺认真,清理了许多积弊旧习,他对《官吏考成法》执行力度极高。杨芳两袖清风、不收贿赂、不畏强权,自已找不到把柄给人家抓,所以对谁也没有顾忌,正德对他的观感逐渐有些好转了。所以见他进来,正德倒没什么不耐烦。

他笑吟吟地招呼人给杨芳几位大人看了椅子,然后咬了口馅饼问道:“有什么事早朝午朝不能说,还得追进后殿呐?”

杨芳谢了座,拱拱手道:“回皇上,臣听闻威国公杨凌回京,携回一妾一女,那女儿已经快两岁了”。

正德吃的津津有味,把馅饼都咬成月牙状了,一听这话把‘月牙儿’就摞下了,奇怪地道:“携回一妾倒不希奇,怎么还有一个女儿呀?喔……….他不会是看中了一个寡妇吧?”

杨芳忙道:“皇上,并非如此,据臣查知,那女子是一个小吏的女儿,迄今尚未许人,那女儿也是威国公的亲生女儿”。

正德想了想笑起来:“这个混帐忒也风流,一定是下江南的时候到处留情,勾搭地人家女儿,呵呵呵,嗯?你和朕说这个干什么呀?”

杨芳耐着性子道:“那女子的生父,于三年前鸡鸣驿一战为国捐躯,这女子是扶灵带孝返回家乡金陵的,她的哥哥入伍当兵,这女子代兄行孝,本应为亡父守孝三年,可是这女儿现如今都两岁了,可见……….”。

“嗯,可见没有守足三年,杨凌这个家伙,太不象话了”,正德生气地一拍桌子。

杨芳一见大喜,忙道:“是啊皇上,皇上明见,威国公他……….”。

“他连一个正在孝期地女子都勾引到手了,果然是花言巧语,善于诱惑女儿家的芳心,可这块木头,该勾引的他怎么就不动手呢?”正德自顾生起了闷气,心中暗道:“朕的御妹要模样有模样,要身份有身份,为了你都当姑子去了,我皇家哪儿配不上你?“

杨芳见皇上生气,不由心中暗喜,皇上没头没脑的那句叫人听不懂的话就暂且抛开了,急忙揍上去道:“皇上,为官首重一个德字,无德的人怎么懂得礼义廉耻呢?为人于民,最重一个孝字,父死守孝,人伦大礼也,可是杨凌有负圣恩,奉旨巡察期间,竟然与一个守孝女子有了男女私情,此事传开,风化沦丧,皇上应予严惩,以馓效尤”。

正德捏捏下巴,这才省起杨芳和杨凌一向不对付,他乜斜了杨芳一眼,又瞄瞄刑部侍郎赵简之、翰林院学士高苇,问道:“你们都是为此事而来么?”

三人齐齐点头,说道:“正是”。

正德点点头,心道:“就凭杨凌有眼无珠,放着送到门口地小美女都不去调戏,朕就该严惩他,可若是给他挂上一个道德有亏的牌子,那妹妹要嫁过去不更费劲儿了吗?”想到这里,他又摇了摇头。

杨芳见他一会点头,一会摇头,不明皇上的心意,便催促道:“皇上,威国公久负圣恩,却不能为群臣表率,如不严惩,其他官员有样学样,道德败坏,伦理尽丧啊”。

正德皇帝翻了翻眼睛。他最烦扣大帽子,当初这些官儿没少给他扣帽子,至今想起来还心有余悸,他双手一摊。圈×子×网不耐烦地道:“那你们说,应该怎么办?”

赵简之立即说道:“应削其爵位”。

正德干笑两声,说道:“太严重了吧?想当年衍圣公扼死四人,奸淫妇人四十……….“。

高苇忙道:“依臣之见,应立即削去杨凌在朝中一切职务,让他安安份份做个国公,以为惩戒”。

正德两眼一瞪,斥道:“混帐!就算当为父守制。朝廷用人之时,还有个‘夺情’地办法折衷。天于不守孝,为何?因为国不可一日无君,不可因私情而误了国事。塞外蒙人正在内战。打得不可开交,若是瞧准时机出手,大明北疆最大的威胁就可以一举平之。

白衣匪纵横天下,悍势如日中天,若非杨凌,岂能这么快平息?削去他一切职务,这些事你替朕去做?嗯。来来来,你给朕立下军令状,你若能平定关外之乱。尽歼白衣余孽,一力促行新政,扶保大明江山,朕马上削他地官、削他的爵”。

高苇给噎地直翻白眼。有点气急败坏,他是言官,只负责奏事,皇上这不是妻无赖么?以后言官要参谁,皇上就来句他做的事你要能做我就办他,那言官还当什么言官呐?都百事通了,入阁拜相不就完了么?

杨芳一把拉住脸孔胀红地高苇,对正德皇帝道:“那依圣上之见,应该如何处理?”

正德慢条斯理地道:“事有轻重缓急,私德与社稷,孰为重?不需要朕解释给你听吧?国事与家事,哪个急,那还用朕说么?再说,人不风流枉少年,楚庄王的爰妃被人调戏,他都有度量包容,朕堂堂大明天于,难道还比不上一个楚庄王?要是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大做文章,你们说大明天下,甚至四夷番国会怎么想?会认为朕重孝重德,还是认为朕是乌尽弓藏的昏君?”

杨芳没想到皇帝竟说出这样的话来,皇上什么时候言辞变的这么犀利了?当年廷辩时杨凌就善用这一招:以势压人,你惮于势,说话就得有顾忌,有了顾忌,那还有什么杀伤力?现在皇上就给出他们一个选择,惩办杨凌,那就是气量狭小不如楚庄王,那就是乌尽弓藏的昏君,反之自然是气量宏大,爱惜臣于了,你说怎么办?

杨芳是真看杨凌不顺眼,尤其讨厌他身为国公还时常插手政事,有违百余年来形成的规矩,本想借此事好好整治他一番,想不到皇帝七绕八绕,把事儿全绕到他自已身上了,现在惩不惩办杨凌,关系的是皇上地名望甚至在四夷当中的影响了,这还如何弹劾?

杨芳忍着气道:“是,皇上考虑周详,是臣思虑不周,臣有罪”。

正德呵呵一笑,说道:“你们也是忠于国事,为朕为忧嘛,言者无罪,言者无罪,朕不怪罪便是”。

杨芳苦笑一声,拱手道:“如此,臣等告退,请皇上歇息”。

“好好好,你们退下吧。嗳,等等,诸位爰卿忠心可嘉,朕不但不罪,还是要赏的。小桂于,把朕的肉饼拿下去,一位大人赏赐一张”。

小黄门急忙应了一声,端着盘于下去,一人给了张比巴掌小三号地肉饼,三位大人把肉饼托在掌心里,哭笑不得地又施礼拜谢,这才退出去了。正德笑吟吟地又拿起自已吃剩下的那块‘月牙儿’啃了起来。

杨凌进到保和殿,正瞧见杨芳三人出来,三位大臣一字排开,左手大袖飘飘,右手高高托起,一时吴不明白他们练的什么功夫。三人也看见杨凌了,照理说应该上前晋见,幸好手里托着皇上赐的东西呢,这时不行礼没有过错,三人于脆装没看着他,目不斜视,纱翅摇摇地去了。

杨凌站在殿角,好奇地看着三人离开,急忙又拿出武当的秘传心法,左手抱日月,右手甩乾坤,转身进了保和殿。

他的武功可一直没搁下,尤其是内家上乘的气功心法,除了强身健体。本身就内含养生之道,杨凌将之与成绮韵和他切磋地行房三十八技相结合,只觉除了身体强壮,用之与房事。就连成绮韵这样的风月花魁都大呼吃不消,所以练的兴致勃勃,风雨不辍。

伍汉超每每赞佩他毅志坚定,比自已当年在山上被师傅拿棍子逼着练地还刻苦,却不知杨凌还有这么个不足为外人道地目的。

“微臣参见皇上”,杨凌一进门儿就高呼一声。

内殿见驾不用行大礼的,但他是出皇差刚回来,所以得行君臣大礼。但杨凌声音喊地早,再走到皇上跟前摆架子要下跪时,皇上的“免礼,平身”已经说出口了。杨凌便趁机笑嘻嘻地站住。

正德皇帝哪会不明白他的,湘良儿,哼了一声,他把嘴里的馅饼赶快嚼完,又端起羊奶喝了一大口,这才说道:“行了,你坐吧,别跟朕装象了”。

他从小桂于手里揍过毛巾擦了擦手。双手一托下巴,眼珠儿溜了杨凌一眼,叹了口气道:“其实朕知道。叫你回京也没有用,你又生不出钱来,推行新政、威衣工商,怎么着也得过两年才看得出效果。叫你来。是不想朕一个人发愁,你就陪着朕一起愁吧”。

杨凌笑笑,在一旁椅上坐了,说道:“皇上,朝中文武,各有所长,各有专工,臣自然不敢自诩能吏,可是皇上不妨与臣说说,也说不定臣能给皇上出些主意”。

“说什么呀,没钱,就是没钱,朕的府库空了,就是日常开销都不够了,如果一旦有四方水旱之灾、疆场意外之变,那怎么办?朕每思及此,真是忧心忡忡啊。你怎么不说话?你没主意也别这么看着朕呐,朕又不是女人”。

杨凌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站到御案前,规规矩矩行了个大礼,正德皇帝奇怪地站起来,按着桌子抻着脖子往前看:“刚才你不想行大礼,现在又为了什么事儿呀?朕可先可告诉你,你要是又捅漏子,你说地再好听朕也不帮你兜着”。

“皇上,臣是替天下的黎民百姓向吾皇万岁行礼”,杨凌正色道:“皇上心地纯善,聪颖不凡,唯因年纪尚幼,且又久居深宫,不知民间疾苦,蒹且性嬉玩乐,今日听皇上一言,心中已经装着江山社稷、黎民百姓,居安而能思危,实是一代明主,臣为天下万民而感到幸甚”。

正德听了,嘴丫于咧开刚想笑,又赶紧板住,咳了两声,肃然道:“平身,平身,这本来就是朕这一国之君的责任么。嗯……….听着你是夸朕,可朕怎么听都象是说今天之前,朕不是明君呐?”

杨凌起身,笑道:“皇上多心了。皇上,你为目前财政拮据而担忧,臣还真有些主意,其实这些主意依臣之见,杨大学士也定然想得出的,只是他未必敢和皇上您说,臣在皇上面前顾忌小些,但凡对江山社稷、对皇上您有利,臣无所不言”。

正德又一屁股坐下了,颇有兴趣地道:“那你快说,可有什么办法?”

杨凌沉吟了一下道:“皇上,其实富国强兵,不过于开源、节流两件事。如今开海通商、大兴工农,这、就是开源。开源需先掘渠引水,现在朝廷正在推行地国策就是掘渠引水的过程,现在星有所花费,可是一定得坚持住,坚持住了,渠道开了,这银子就会象流水一样源源不断地流进朝廷的府库。

另一件事,就是节流。这两年战事不断,内外纷争,虽然打了大胜仗,可是也花光了朝廷的积蓄,开源尚未完成,此时财政拮据。臣觉得应从节流上着手,节用爱民,以保国本,以便渡过这个难关。”

他指指四壁。说道:“皇上您看,您所在的宫殿,四壁通明,就连白天,也是烛火不断,生.怕有一处照不到,其实根本用不到,晚上整个宫中灯火通明。偌大地皇宫,九千余间房屋,所用的都是上好地贡烛,一晚所耗何止千金?要是有所节制。一个月就是几万两银子,仅这一块就省下多少?

再者,皇上晚上的正宴,那是至少百余道菜,可实际上皇上食用地仅是面前不到十个菜,其他地全是摆样子的,先帝爱民自省。规定那些摆样子的菜不得每天更换,一般放三天放坏了才重做一批。可是依臣之见,这些东西摆那儿子什么呢?”

正德一拍大腿。说道:“对呀,朕还烦呢,用个膳往那儿一坐,左一道菜用一道菜上个没完。等他全上来,头几道菜都凉了,朕在豹园就好的多,想吃什么点什么,多地朕还懒的摆呢。你说对,这些地方是的改。”

杨凌又道:“又比如,上元节地灯火、花灯费,一次至少十万两银子,国用紧张的时候,就不妨省省。宫中修缮宫殿的费用,内库供赏、服御费用,织造费用等等,目前国事为先,都可以先节俭一些”。

正德似笑非笑地道:“好呀你,把主意动到朕的头上来了,难怪你说杨廷和不敢提。呵呵,不过所言有理,反正朕不在宫里住,摆那么大谱做什么?详细情形,回头朕让内务府上个详细地条陈,让杜甫逐样推敲,然后施行下去。除了太后宫中,一切用度削减。”

“皇上英明。据臣所知,西什库有许多罚没的宝物,堆在那儿风化腐坏,无人管理,甚至引起一些管库小吏觊觎,从中贪墨。内务府以前就有过处置过剩物品的先例,现在不妨依照此例,着人拍卖那些罚没的物品,皇上您没钱,可是民间有钱的人大有人在,皇上您瞧不上眼的珠玉宝石,在他们眼中可是价值连城。

再加上这些东西是从皇宫里流出来的,沽了一层皇上地富贵气,他们出价一定更高。把这些吃不得穿不得,堆在库房里鼠噬虫咬的无用之物拿出来,换成目前朝廷急需的金银,臣相信,这将是一笔巨额财富。”

正德连连点头,杨凌又道:“这些只是临时地,皇家总该有皇家的威严,国家富裕时该有的仪式还是应该有的。不过体制上有些东西,却正好借此机会疏理,比如冗员泛滥,刘瑾在时就曾清理过,不过他地目的实是为了打击官员,为个人谋利,并非真的清理冗员,结果送了礼的一概没事,反又穿插进许多人去,官吏越清越多,不过此事应予慎重,臣建议应请内阁详细研究之后再定。

另外,抚赏费用当减、兵部在逐步推行募兵制的过程中,客兵费用将大减,海运河运全都畅无阻了,南北物流加快,损耗将大为减少。大明各处的驿站,负责供应来往官员的吃、住、差役和车马等等,一向是非军国要务不得使用,现在只要是个官,不管公事私事,甚至家眷奴仆,统统使用驿站,所耗费用惊人,这些东西全都清理一下,要熬过这两年,何其容易?”

正德抚掌叹道:“早知如此,朕何必愁成这副模样?嘿!不过这些事情,一个不好,上边就得罪了宫里,下边就得罪了百官,难怪别人不敢提。好,就当是朕的主意,明日朕就要内阁拟议,你就不要出头了,太后和皇后对你可不太友善,朝里想找你毛病的官儿也还不少呢”。

“谢皇上替微臣着想”,杨凌长长一揖。

正德忽道:“对了,朕看你的奏报,江南大捷,只跑了一个女匪,现在好象逃回太行了,兵部的报告语焉不详的,苗逵的奏章又还没到,你知道详细情形么?”

杨凌心里一跳,不动声色地道:“是,只有一个女匪杨跨虎领着队人马逃了,本来是想逃往陕西,依托黄土高原和秦岭再图发展,不过苗公公识破了她们的诡计,集重兵于西线,白衣余孽功败垂成,逃回太行山做山贼去了”。

正德笑道:“从来处来,往去处去。他们也只有做山贼的命,这下朕就放心了,一个女匪成不了什么大事,否则持续动用大军,朕是实在吃不消了。可是就算这样,还是得剿,只是朕就不用大动干戈了。”。

他说到这儿忽想起杨芳弹劾杨凌的事来,嘴角不用一歪,似笑非笑地瞟了他一眼,说道:“听说你在金陵有个女人,还早就有了女儿?”

杨凌心道:“这么快就有人向皇上禀报了?”他倒不在乎,立即一撩袍子,高呼道:“臣有罪,臣建恐”。

“行了行了,别跟朕装蒜,你倒有本事,那杨跨虎不是女匪么?你怎么不把她勾引回来?你要是把她勾搭上了,朕得省多少银子?莫非长的太丑?”

杨凌干笑道:“那……….要不要皇上再派臣去一趟,臣奉旨泡妞?”

“泡妞?什么意思?”

“喔喔,是奉旨勾搭”。

正德皇帝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要去就去,你先把朕打扮打扮,娶了一仙再说”。

这时,小桂于踮着脚尖儿过来,低声道:“皇上,您该午朝了”。

正德点点头,说道:“朕上朝去了,还有许多事朕要和你谈,不过现在钱的事有了着落,解了朕的燃眉之急,朕总算心里有底了。你刚回来,多在府中歇息,有什么事就不必上朝了,直接去豹园找朕便是”。

“对了,永福已经去了皇庵,你没事多去串串门于。”

“啊?臣是男子,多去尼庵串门于?”

“废话,御妹不是还没出家呢吗?是带发修行,你帮朕劝劝她呀,年轻轻的出什么家?杨卿,这件事你一定要帮朕办了,朕现在就给你一道旨意,准你便宜行事,不管你用什么法子,只要御妹不出家,朕都不怪你。”

“臣能有什么法子?臣还能把公主殿下绑回来不成?”

“你看着办吧,朕上朝了。对了,把这个拿去!”正德抄起盘于一扣,最后一张肉饼扣到了杨凌掌心里。

杨凌两眼一直:“这是什么?”

“肉饼啊,别浪费,非常时期要节俭”。

正德皇帝匆匆上朝去了,杨凌手托着肉饼,这才明白杨芳三人跟模特走秀似的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