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百零七章 攫取

月关2016年09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呃………,秀宁,皇上准备以民礼成婚,皇上要如此,谁也勉强不得,不过太后总不成也依民礼去接受媳妇参拜,所以届时是不打算去了,皇上准备第二日再携一仙入宫见太后,大婚之日你会去吧?”实在找不着话题了,杨凌黑着脸,讪讪地问道。

“嗯”,永福抿着嘴唇,表情有点诡异,好象在忍笑的样子,不过杨凌不敢看她的脸,所以没有发现。

大棒槌耷拉着脑袋随在后边,被杨凌刚刚训了一通,他现在有点焉了。他那一通骂,固然骂得痛快淋漓,把一众纨绔子弟惊得目瞪口呆,可也把杨凌臊得恨不得找块破布堵住他那奥嘴。

那伙公子哥儿不想惹事但是不代表怕事,一听这粗汉骂的难听,虽然瞧着他们带的家人个个体形彪悍象个练家子,也不禁勃然大怒。这些人撸胳膊挽袖子正准备大于一架,成国公府的四少爷朱贺礼骑着马兴冲冲地赶来了。

朱贺礼一瞧双方正要于架,急忙快马加鞭冲过来,正好瞧见杨凌,杨凌和成国公府走动很多,彼此相熟,和朱老公爷交情极好,朱贺礼认得这位国公爷,连忙高喝制止,然后上前见礼。

那些纨绔于背后损人行,一听威国公就在眼前,哪里还敢多嘴,趁着朱贺礼跟杨凌搭讪的功夫,一个个全溜出城去了。杨凌看在眼里只作未见,这事儿有什么好争辩的?他与朱贺礼寒喧几句。这才彼此告辞。

朱贺礼来地晚,好不容易追到城门口,这一瞧兄弟们又走的没影了,只得打马出城。继续追赶。杨凌没好气地把大棒槌训斥了一通,这才奥着张脸出城。几位姑娘瞧他恼羞成怒的样子,再说这种事儿对一个大姑娘来说也实在臊得慌,所以谁也不敢接话碴儿,几十人的队伍,走了半天竟然一声不吭。如今杨凌主动开口,气氛这才缓和下来。

上林苑在二十里外,加上又是京城地平坦官道。轻骑快马很快便到。金秋的山林是片深沉的墨绿色,其间点缀着鲜红的果实,金秋的天特别的清,水中浮渣沉浸。湖水也碧沏透亮。一进了皇苑区,便觉精气神儿都透着清爽。

众人穿过卫兵和海户守护的外围门户,穿过一片输树林,骑着马站在静谧的森林边缘静静地欣赏着。眼前是一片平坦地草地,草地中间有一洼如镜的湖水。

眺目四望,郁郁葱葱的山林和脚下莽莽的秋草,依然充满了勃勃生机。置身其中。心旷神怡。忽然,远处草丛中自影一闪,永淳眼尖。拍手笑道:“兔子,是一只野兔,谁来射下它”。

永淳地弓是特制的,很轻。否则小美人儿拉不开,她的箭倒是射的挺准的,在二十步以内立道磨盘大的靶子,基本上只要风不太大,她就一定能射中。

所以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可不敢当众露丑。她这一喊,三位公主地眼光齐刷刷地掼在杨凌身上,他是游伴中唯一的男人,不由他来表演箭法还能是谁?

杨凌暗暗叫苦,他的箭法神鬼莫测,一箭没出手之前谁都不知道能射到哪儿去,刚才在三位公主面前就够丢人了,现在还要再丢一回不成?

若是寻个理由,比如说永福正在佛门修行,不便让她看见杀生,倒能堵得住她们地嘴,自已也不用现丑了,可是现在杨凌正希望永福能象正常女子一样生活,怎么会提起这件事让她时刻想着自已正在修行?

湘儿正想见识一下杨大将军的武功,所以催促道:“国公在军中指挥千军万马,胜仗不断,弓马功夫一定是十分了得的,不如就露一手给我们看看。”

杨凌犹豫了一下,摸索着雕弓漂亮的纹路,很沉着地道:“弓箭,其实已经开始过时了,随着神火枪地威力加大,今后的战场必定是火药武器的天下。做为一名高级将领,不但要关注现,还要放眼未来。所以,我在军中时,十分注意火器发展,并以身作则、率先垂范,不瞒公主殿下,弓箭与我,雕虫小技耳。不过火枪打的百发百中的,我还没有见过第二个,殿下们可要看看?”

永淳拍手道:“好啊,火枪也行的,我见过皇兄使火枪,你就来射一枪看”。

“好!”杨凌松了口气,连忙取下火枪,熟炼地装药上弹,然后刷地一下,枪托抵肩、贴腮、闭单目,脸上一片凛然。

“好英武呀!”永福暗暗赞叹一声,两只眼睛弯成了两道月牙儿。

杨凌睁着一只眼向旁边转动了一下,瞧见永福以一种崇拜的眼神正看着自已,忙收慑心神,屏息凝注着前方,黑油油的枪管顺着那只在草中竖着两只大耳朵时蹦时停的肥兔子轻轻移动着。

“砰!”一声枪响,眼前一片硝烟,林中惊起无数飞鸟。烟雾散开之前,杨凌的眼睛已经看到那只白兔翻倒在草地上,打中了!总算没有丢脸!

杨凌欣喜地竖起枪来,伸手一抹脸上的火药灰,呵呵笑道:“如何?”

话未说完,他的笑脸就偿住了,三位公主正在和胯下马拼命地搏斗着。

杨凌的人、马都是久经战阵的,枪声、炮声、喊杀声早听便了,就是那些大卫侍卫的马,由于经常随同正德皇帝去外四家军操练,也适应了爆炸声。

可三位公主的马是大内最好的良驹,只有皇家的人才有资格乘坐。正德皇帝有一匹最心爱地汗血宝马,所以这些上乘良驹他根本不骑。这几匹马一直养在大内,根本没听过这么突如其来的爆炸声,这一枪顿时把她们三个的马给惊了。

永淳年轻星小,马术却最精。骏马狂嘶暴跳,人立而起,她始终紧紧扯住缰绳,抱住马颈,贴在上边不动,那马挣扎了一番就被她控制住了。

湘儿和永福马术比不上永淳,健马长嘶,人立而起。然后攸地向下一顿,立即象离弦的箭一般分别向两个方向狂奔出去,永淳左右看看,当机立断。喝道:“你去追我姐姐,我去追湘儿”。

杨凌已经急了,一听这话想也不想,拨马便追。

永淳今日来,本想在林中游猎时制造机会给姐姐和杨凌独处,哪怕姐姐一时没有胆量表白情意,起码让两个人能够渐渐相处融洽。情愫暗生。这时地惊马事件倒是给了她灵感,所以才立即说出让杨凌去追姐姐的话来。

她看了眼湘儿,湘儿骑着匹个头稍小的红鬃马向湖边草地上奔去。那马“咴咴”地叫着,四蹄腾起,飞也似的狂奔。湘儿上身紧紧贴着马背,一手握紧缰绳。大红的衣衫两条飘带随风飘起,远远望去就像一双飞翔的翅膀,那样子如风驰电掣,势不可挡。

永淳放下心来,知道以湘儿的骑术当不致掉下马来,她怕那些部下追去坏了姐姐和杨凌独处的好事,便娇喝一声:“你们统统待在这儿不许动,我们制止了惊马便来”。说完连挥马鞭,追着湘儿下去了。

这里是皇家苑林,外围有兵驻守,有于余海户和太监料理,中间地湖泊和森林虽是一派原始风光,不过并没有什么能伤人的野兽,所以永淳公主一声吩咐,侍卫们便驻足不行,眼睁睁看着两拨人马冲了下去。思及国公一声枪响,两位公主狂奔的狼狈相,这些侍卫们不免暗暗窃笑。

永福公主不是娇滴滴什么运动都不会的女子,蹴鞠、射箭、骑马、掼壶等等游戏也是自幼就玩地,只是年岁稍长后,性子比较恬静,象骑马等比较剧烈的活动就少了。不过这时健马呼啸而行,驰骋如电,她也丝毫不惧,只是一时控制不住受惊的骏马而已。

地上草高没膝,健马趟行奇速,只听草木被迅速冲开的沙沙声和马蹄落地的重踏声。健马驰骋一阵,眼见奔势稍缓,马的惊恐已经消失,这时若动手便能控制住马匹,永福公主放下心来。

她悄悄回头一看,见只有杨凌一人匹马扬鞭狂追而来,心中顿时一动,心跳也有些加速,那刚刚攥紧了的马缰情不自禁地又松了松,放任马儿狂奔,享受着被杨凌追在后边地这难得的机会。

草丛中偶有鸟雀、野鸡、獾于和野兔被惊蹿而起,前方空旷的草地已经渐到尽头,已是一片密林了。向右是一座斜坡,拐过去经过一段崎岖地路径就是第二个湖泊。

“拐过去,只有我们两个……….”,想到这儿,少女之心为之飞扬。

但是……….乐极生悲,永福暗暗驭使着马儿向右一拐,这一段比较狭窄,右边是土坡,左边不远是树林。一头四不象正在土坡前啃着草皮,惊见马来把它吓了一跳,它蹭地一下转过身,三拐两拐,蹿进了林中。

让它这一吓,那匹马也向旁边一闪,不料草深林密,草中有一土坑,马蹄一下子陷在当中,把永福抛了出去,正在意乱情迷当中的小姑娘重重地樟了下来。

永福在地上滚了两匝,只觉脚骨欲裂,膝盖也麻酥酥的疼,不禁坐在地上,捧着受伤的脚,泪珠儿在眼眶里直转。

杨凌快马追来,一见公主樟在地上,急忙飞身下马抢上前来,问道:“你………可曾受伤?”

永福公主眼泪汪汪地道:“我地脚怕是断了,疼得厉害。”

杨凌一听樟断了骨头,这一急可顾不得男女之防了,连忙上前单膝跪在她的面前,永福“嗳”了一声,那条腿已被杨凌架在膝上。迫得她只好双手后撑,以免跌倒。

这样的姿势实在暖昧,好似在向人发出无言的邀请,要不是今天穿地猎装。难免春光外泄,永福公主羞得俏脸绯红,可是瞧杨凌一脸焦急,并无他意,她咬了咬唇,也由得他握住自已的脚,一动也不敢动了。

膝盖处,染上了灰尘和砸擦在草地上的绿色渍液。里边渗出的鲜血也染红了银白色地紧身裤衫。杨凌隔着裤衫轻轻一触,永福秀气的一对眉毛就微微蹙了起来,小嘴儿微微地成了O形,轻轻地吸着凉气。

可怜这朱秀宁姑娘。也不知修了几世的福份,才投生在帝王家享福,从小娇生惯养的,一身肌肤如脂似玉,波光流晕,娇嫩的吹弹得破,绝无半点瑕疵。

可是碰上了这位九世善人。永福公主颈上割伤为他流了血;膝盖跌破又为他流了血,只是不知下一次为他流血是什么时候,会不会还是这么辛苦。

杨凌轻轻摇了摇她的躁骨。永福公主“丝”地吸了口冷气,杨凌真着慌了,他犹豫一下,说道:“你……….膝上还在流血。躁骨也不知怎么样了,我帮你包扎一下再扶你上马好么?”

永福公主面容羞怩,玉颊生晕,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杨凌松了口气,便去替她脱靴,这长筒的靴子即便解开了侧口,下边还有一截,躁骨处要慢慢伸直,才能把靴子褪下来,杨凌试了几次,永福都不免痛的娇吟一声,杨凌看地发急,自已也忙了一头汗。

他干脆盘膝坐在地上,把公主的腿小心地放在自已大腿上,然后趁着筒靴侧口解开比较宽松,把一只手贴着她的小腿伸了进去,徐徐用指尖固定住她的脚跟,然后另一只手握住靴底向下褪,看看差不多了,忽然速度一快,那只靴子就在永福地一声娇呼声中被除了下去。

杨凌紧张的冒汗,他对永福道:“这下好了,我………事急从权,我要卷起你的裤管把膝盖包扎上,好么”。

永福咬着唇,扭过脸去轻轻一点头,杨凌便将她的裤管儿一点点的卷了起来。美丽的、二八芳华的处子,那肌肤本来就是晶莹剔透、如冰似雪地,永福的肌肤更似从小拿酥乳精油精心呵护出来的一般,粉光致致,细腻如粉。

这么好地肤质还是杨凌生平仅见,手指抚在上边竟令人有种受不释手的感觉。

这可是公主的**啊,想想都令人哆嗦。

杨凌抬头瞧瞧,永福想是怕疼不敢看伤口,头扭着一直不敢转过来,这才大胆地继续向上卷着裤管,到了膝盖处他格外小心,直到裤管卷过膝头露出伤处,那里擦破了一块皮,有些地方淤青了,中间部分渗出血来。

要说这伤放在别人身上原本不算严重,可是衬着那晶莹如玉、润滑如粉的绝妙肌肤,就叫人感觉难以容忍了。如果这样地美妙肌肤上烙下一个小小疤痕,实在是令人遗憾。

杨凌本来都从袖中摸出了手帕,可是见了这么细嫩如脂的肌肤,他还嫌那件蜀锦的手帕纹路太粗了。杨凌从侧摆掀起上衣,从细棉精织的贴身小衣上撕下长长一条,那处布料细软,他托着永福纤美的小腿,然后从永福腿弯下穿过去,把布条轻柔地在膝盖上绕了一圈,然后再从腿弯下穿过。

永福这条腿一搭到杨凌的大腿上,立即就象麻痹了一样,完全不听从自已指挥了,可是偏偏腿上哪怕每一个细不可见的毛孔好象都有了知觉,能敏锐地感受到杨凌手指的任何动作:“好………好了没有?”

这句话问出来,把永福自已吓了一跳,又没伤风,怎么声音沙沙的、闷闷的,象是从鼻子里哼出来似的。

“嗯!”,杨凌拭了拭额头的汗:“好了,没弄疼你吧?”

“没……….”。

“公主………,秀宁,我替你看看躁骨吧,常年带兵,我多少明白一些,如果真的折断扭裂了,得先用树棍木板固定了。否则可不易好”

“嗯………”。

“那………那我替你解去袜子?”

“你………你这人,怎么什么都问呐?我不说不可以,那………那就是可以了呗………”。

听不出是埋怨、是不耐烦、还是其他的什么含意,反正那腔调儿软软地、柔柔的。让男人听了身子酥酥的。幸亏杨凌身经百战,久经诱惑,倒没瘫在那儿,就是两只手一下子全没了力气。

雪白的罗袜松紧陛差,所以一解开,轻易地就抽了下来,一只白生生地纤秀天足呈现在杨凌的面前,永福的美足足躁纤秀。柔软的脚掌盈盈一握,足躁上青肿了一块,看的杨凌一阵心疼。

他一把握住那柔软娇嫩的纤足,轻轻摸索试探。询问着永福的感觉,可怜永福一双脚丫自从十六年前甫降人世被父王摸过以外,这还是头一次被别的男人握在掌中。杨凌有力地大手带着渗入心脾的热力,从她的脚,暖捂着纤秀的小腿、结实地大腿直传上去,只弄得她腰酸腿软,心儿乱跳,浑身上下只有麻麻的、痒痒的感觉。什么疼不疼的,你问她,她也不知道。

“应该没事情。骨头没有事的,回去后用些药酒搓开就没事了,我会让文心去庵中为你诊治的”。

“嗯”,永福乖乖地应了一声。壮着胆子回过头来,她的脸颊一片晕红,杨凌地抚摸,令她痒的一条腿酸软颤抖,可是还得咬着银牙强忍着那种从未尝过的刺激,以免呻吟出丑。

这一回头,瞧见自已一只白生生地脚丫儿就压在杨凌的大腿上,他穿的也是武服劲装,没有袍襟遮掩,脚尖儿颤巍巍的距他双腿间地要害只有不到半足的距离。

太后为她选夫有了眉目时,宫中的年长女官也持了宫中珍藏的御用春宫图给她看过,为的是以免洞房夜懵然无知,做出有失公主身份的事来。所以她对男人身体可不是一无所知,这一瞧顿时浑身燥热,只觉心乱如麻,羞不可抑。

幸好杨凌很快给她穿上袜子,又为她趿上靴子,永福公主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杨凌轻轻扶着她站起来,看看还无人过来,便问道:“我扶着你的话………还能走路么?”

永福点点头,可是脚尖一点地,就“呀”地一声收回来,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杨凌一见,呼哨一声,把自已的战马唤到跟前,然后一俯身将公主轻盈的身体拦腰抱起,送上马背。

他这一抱,永福公主不由一声呻吟,红了脸不敢言声,直到上了马背,才以异样的目光瞄了眼杨凌,杨凌笑笑,说道:“你的脚受了伤,不要踏进马蹬了,我牵着马,咱们慢慢走回去”。

永福点点头,杨凌自头前牵着马,回头见永福双手已扶住马鞍,便缓步向回走去。

蓝天、白云、轻风、绿草,骏马上驮着一朵含苞欲放的花儿。

那朵含苞欲放的鲜花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正含情脉脉的盯着杨凌的背影:“如果他是我的夫君,两个人就不用生分,我可以偎在他的怀里,伴着他,踏着这花儿草儿,徘徊在明镜似的湖泊边………”。

想到这里,永福一阵心猿意马:“这呆子,怕我怕的要死,不让他清楚知道我的心意和皇兄已经允喏,他断不敢碰我一指头的,皇兄………这事儿还得着落在皇兄身上………”。

那双眸子再瞧向一袭白衣的杨凌时,已经象是看着鹰爪下即将被攫取的一只无辜的鸽子。这只鸽子被盯的两只肩膀一阵发紧。他又不是白痴,怎么可能到了现在还不知道人家公主对他有意思?

刚刚无意中回首,看到那双不及避闪的火辣辣美眸,他就有些了悟了。可是………娶公主?!哪有这样的可能?!!

杨凌眼前忽地闪现出正德皇帝的形象,英俊地脸庞扭曲变形,鼻孔里喷着烟。嘴巴里咆哮着漫天的唾沫星于,向他大骂:“朕把江山托附付给你,可不是把妹子托附给你,你这个胆大包大的淫贼。来人呀,给朕把他拖出去阉喽,发配南京守皇陵!”

杨凌机灵灵打了个冷战,立即开始认真考虑马怜儿意见的可实施性:找个风流儒雅、博学多才地翩翩美少年,去打动公主的芳心,让她思凡下界。这样一来不但去了自已一块心病,又不致引火烧身。

可是美少年常有、博才者亦常有,而博才而美貌的少年却不常有。当今天下,以已所见,也就一个已死的朱让槿可与自已一时瑜亮,余者概不足论。想至此处。杨凌不禁慨然长叹!

永福哪知道自已心中的情郎正想着怎么赶快把她推销出去?她的一双美眸在后边放肆地盯着杨凌乌黑的束发、宽宽的肩膀、矫健地腰腿,越看越觉英姿勃勃,招人喜欢。

男人看美女,常常盯着对方的俏脸红唇、酥胸长腿,想得心旌摇荡春色无边。其实怀春的女子看男人,何尝不是一样?

如果有一个你根本不想碰、或者不敢碰的女人,用火辣辣地眸子一直盯着你。恐怕没有一个男人会觉得那是一种享受,只会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

吴杰现在就是这种感觉,弄得老家伙哭笑不得。他实在没想到在塞外居然还有这种艳遇。五十多岁,常年习武,面容清瞿、为人精明,而且身手矫健。再加上阔绰多金,举止斯文,这样的汉人老爷,已经足以让索布得这样的一个年青寡妇青睐了。

一大碗手抓羊肉,马奶酒、哈达饼放在桌上,索布得托着下巴坐在对面,一张黑里透红的年轻脸蛋上带着甜甜的笑,天气有点冷了,她在蒙古长袍外还穿着无领无袖,前面无衽,后身较长的坎肩,上边缀着彩带,四周镶边。对襟上还绣着鲜艳地花朵。

这样的装扮,可以看得出她的家里境遇还是很不错地,因为尽管她的丈夫死了,可是做为原本部落中的一位较有地位的小首领,还是留给了她一笔不小地财富,现在她把自已的父亲和兄弟都接来,帮助自已打理。

“吴大掌柜,您还真是好本事,居然可以找到这儿来,这里可是远离我们的家乡,深入草原大地了呢。”

“啊,呵呵,是呀,现在是乱了点儿,可是富贵险中求嘛。我带的那些伙计,全都是一身好功夫,再说,我经营皮货,对你们的部落也是大有好处的,各个部族的老爷们对我还是很照顾的。头几年呐,我就专门在关外经营皮货,对了,你们这个部落的满都拉图兄弟,就曾经多次和我合作过,这次来我就是想找他的”。

“啊!原来你认识满都拉图大叔呀?!”,索布得更高兴了,胀鼓结实的两只**象小山包儿似的,把胸襟儿顶的高高的,这时往前一探身子,在桌沿上把袍子压出一道沟痕,头发发箍上缀着的珊瑚、绿松石也在额前轻轻摇晃起来。

吴杰皱了皱眉,不得不稍稍退后了些,这张小方桌看起来是太窄了点。

“他跟随花当大首领出兵了,你来的可不巧,恐怕还得过些日子才能回来”。“不过………”,小寡妇抓着发辫,向他丢了一个眼神,羞羞答答地道:“你………可以住在我家,我爹可以帮你收购各种皮货,这里远离我们的家园,所以皮货都很便宜的,你能大赚一笔”。

吴杰被那一个眼神丢得一个哆嗦,赶紧把眼神移开。堂堂的内厂厂督,竟然怕了一个小寡妇。害得旁边坐着的几个亲信番子强忍住笑,赶紧低头拼命灌那碗根本喝不惯地马奶酒,或者拈起块羊骨头来使劲往嘴里塞,扭曲的脸部肌肉看起来有点“狰狞”。

吴杰捋捋胡子。很潇洒地笑道:“嗯,托哪位兄弟都是做生意嘛,这个倒不成问题,如果你的父亲肯帮忙,这酬金也是很丰厚的,不过………我们做生意地最怕出风险,你们这个营帐离朵颜三卫的老营太远了,安全么?万一要是有人………打过来………”。

吴杰有意放慢了语速。轻轻地说道。

索布得听了毫不在意,爽脆地道:“吴大掌柜,你不用那么小心,草原上的征战。已经是每一个会骑马的人都知道的事了,没什么好隐瞒的。不过你不用怕,我们花当大首领连战连胜,昔日的草原英雄伯颜猛可就象折了翼的雄鹰,他从青海湖带回来地部族由于在火筛、瓦刺还有我们花当大首领的合击下连吃败仗,已经大多离他而去了。”

吴杰听了大吃一惊,急忙问道:“火筛、瓦刺和花当大首领联盟了?”

他紧张地忖道:“这可是个重要消息。花当先战后宣,留书给辽东卫所,分明是有意拉朝廷下水。给自已预留退步,这个人一旦得势,难保不会野心膨胀,不再把大明放在眼里。

而火筛比他的野心还大。这两个人若是联手,则伯颜必败,那时草原势力如何发展,是花当、火筛双雄再争,还是彼此划分势力范围,合作图谋大明?

大明的计划是保持他们内部势力地分散均街,在内斗中逐步削弱他们,如果这两位枭雄走上合作的路子,那得马上回覆朝廷,想办法买通他们的权贵,散布一些消息,促使他们彼此疑心、分化”。

却听索布得又道:“不过这都是过去的事了,火筛是个老狐狸,当伯颜猛可的势力大受打击的时候,他就不再跟我们大首领和作了,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吴杰一听先是一愣,随即便醒悟过来,伯颜猛可为了防止部族分崩离析,先使了个金蝉脱壳,然后声东击西,奇袭青海湖,把加思布带走的部族和战士们又抢了回来。而花当由于儿子和伯颜部族地一个青年是安答,获悉了这一计划,花当率先奇袭,可以说伯颜现在的地盘和部落,被花当抢占的是最多地。

伯颜这只猛虎,任何人都不敢小觑,尤其他原来是整个蒙古最有威望的大汗,所以他从青海湖领兵归来,火筛和花当包括瓦刺部族都十分紧张,他们被迫暂时联手对付伯颜,当伯颜已经穷途末路,再无机会东山再起时,火筛就退出了战团,坐山观虎斗,希望利用伯颜这枚棋子消耗花当的实力,最后由他来收拾残局。

想通了这一点,吴杰放下心来,脸上不禁露出了轻松的微笑。

索不得也在微笑,很开心很得意地笑道:“火筛那只老狐狸想趁我们和伯颜都没了力气地时候,再来抢夺我们的草原和牛羊,但是现在的伯颜已经完蛋了,他再也不是那个无敌的草原英雄了,呵呵,他已经向我们的大首领请求投降了”。

吴杰一听,眼珠子差点儿没瞪出来,眼前这个小寡妇除了年轻,实在谈不上什么诱人的魅力,可她这几句话把个老谋深算、城腹极深的吴杰逗引的七上八下,那模样,简直就象个未经世事的毛头小子初次见到脱的溜光、凸凹诱人的大美女。

旁边那几个闷头吃东西的内厂番于也都停了下来,抓着油平平的羊骨头都使劲撕咬的、皱着眉头正在灌马奶酒的,一个个定在那里一动不动。

还是吴杰最先镇定下来,他长长吸了口气,身子微微前倾,欠起了坐在腿上的屁股,紧盯着索布得的眼睛,一字字道:“索布得,你是说………伯颜猛可,向花当大首领乞降了?”

情人眼里出英雄,永福如是,索布得也如是,吴杰一瞪眼,她觉的更有男子汉魅力了,不禁‘嫣然一笑’,娇声说道:“是呀,本来这事儿是个秘密,连我们都不知道的,不过今天正式受降,花当大首领已经出发接收伯颜的部落去了,我们所有的部族都在等着他回来,然后召开庆祝大会呢,也不怕让你知道”。

“伯颜今日投降?”吴杰听罢,倒抽一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