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百一十五章 先谈情后谈判

月关2016年09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他怎么了?”闻讯赶来的红娘子急匆匆地走过来,只见一个才十六七岁的年青人躺在树底下,腹胀如鼓,静脉血管象蚯蚓似的浮现在胀大的肚皮上,脸色浮肿,黄青色的皮肤令人望而生寒。

“唉!野菜吃太多了,这小子饿的受不了,摘了几个不认识的果子吃,想是中了毒”,谢种财从那人身旁站起来,叹口气道。

红娘子一听,眉头紧锁,她蹲下身子看看那人难受的样子,说道:“这么挺着也不是办法,弄点山泉水来给他灌下去,想办法让他上吐下泻先把毒物排光”。

“是!”几名亲兵立即应声跑开了。谢种宝皱着眉头道:“莺儿,这么拖着不是办法,官兵不肯进山围剿,只是堵死了出口,咱们想逃也逃不掉,可再这么拖下去,不用打自己就完了,是不是把存粮发下来给兄弟们先垫垫肚子?”

封雷立即反对道:“不行!现在粮食全耗光了,才是真的完了。官兵围山,越久越会有漏洞,我们总会找到机会的,现在把粮食吃光,那就是自寻死路。”。

谢种财瞪眼骂道:“就你小子明白?问题是现在怎么挺着?这时节野菜都老了,能吃的不多,野果、野兽禁得起咱们五千多人糟蹋?幸好这里青山片片,马倒是不成问题,要不然……哼!”

红娘子焦灼地踱了一阵,叹气道:“你们不要吵了,这样吧,把已经战死兄弟的战马和伤马、病马杀了。先给大家伙儿炖些肉吃,要不然大家是熬不住了。封雷,找几个兄弟继续到四周山外打探,察看官兵驻防情况,找出弱处,争取早日突围。”

封雷对她的命令原本就言听计从,自从杨虎死后,一直暗恋崔莺儿的封雷更觉得自己希望大增,瞧着自己心目中的仙女儿,简直从头到脚无处不可爱,估计崔莺儿现在下道命令让他去跳崖,他也能开开心心地去执行,所以一听她的命令,想也不想立即领人执行去了。

红娘子走上山坡,山风凛冽,吹得衣衫猎猎发抖,她顺着连绵无边的群山眺望着远方,心里不由一阵颤抖:“如果我这五千多人全死在这儿,那太行山里的老弱妇幼怎么办?他们困在山里出不来,粮食又快吃光了,这个冬天”。

红娘子的心痛的象要滴血:“那么多人难道要随着我们同归于尽?弃仇,三叔三婶能照顾好他吧?他们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这孩子要一辈子无父无母、孤苦伶仃。要是他们在山里熬不住出山来落到官兵手里,那……”。

红娘子的嘴唇哆嗦起来,彷徨无助的感觉,让她觉的自己是那么孤单。老天,我该怎么办?费尽心机,不惜抛却了和他在一起的希望,抛弃了自己可能得到的幸福,竭力维护着老寨的叔伯兄弟、妇幼病残。可是现在你要让我的一切努力付诸流水么?

谢种财谢种宝一对老哥俩望着莺儿有些单薄的身子,彼此对望一眼,无声地叹了口气。他们对目前的局面也是一筹莫展,心情低落,连拌嘴都没力气了。

“大小姐!大小姐!有人上山,打的是咱崔家老寨的手语暗号,说有急事要见你”,一个崔家老营的兄弟气喘吁吁地奔了过来。

“打的老营手语?”红娘子有点儿纳闷,急忙问道:“人呢?”

那位兄弟道:“正押着过来呢,我先赶过来禀报一声,喏,你瞧”。

红娘子顺着他的手势向山下望去,崎岖的山道上,瑟瑟黄草径上,几个人正向山上走来。红娘子按捺不住,说道:“我去迎一迎,看看到底是谁”。

谢种财两兄弟对望一眼,也急匆匆地跟了上去。他们的二哥程老实自长江渡口一战就失了踪,他们一直以为二哥已经死在江边渡口了,现在有人打出老营的手语不禁又给了他们一丝希望,来人如果是二哥,老营的人当然认得,可是没准是他派来的什么人呢。

红娘子在半山道上拦住了来人,几名手下纷纷抱拳施礼见过大小姐,那被围住地汉子也有样学样的抱拳施礼,瞧那粗犷样儿倒象个绿林好汉。

红娘子上下打量他一番,隐约有些面熟,可老寨好象没这个人,所以一时把红娘子弄糊涂了,她在山西阳原为唐一仙治病时,曾经见过大棒槌,但那时大棒槌只是个亲兵,不太引人注意,而且红娘子的思维又被老寨两个字框住,一时竟没想起来。

她也按照绿林的规矩还了一礼,迟疑地道:“不知这位好汉是哪座山头的当家派来的?为何懂我崔家山寨的号语?”

大棒槌大剌剌一拱手,一口山东莱阳腔儿道:“回崔大当家,兄弟姓刘,是威武岭上杨大当家派来的,有要事面禀,因事情机密,还请避开左右。”

红娘子彻底懵了,谢家兄弟也面面相觑,谁也没听说过这号人物,威武岭?那是哪座山头?听这口音该是山东地方的,难道山东太行山上还有这么一位好汉,这种紧要关头居然会寻到这儿来?”

红娘子摆摆手道:“你们退下!”

手下的兄弟连忙闪开,刘大棒槌看看红娘子身后的谢氏兄弟,干笑道:“这两位老爷子,年纪这么大了好奇心还这么重?俺们杨大当家说了,法不传六耳,只能说给崔大小姐一人听见,现在加上你俩可正好六耳,你说兄弟俺怎么说话?要说这六耳,俺们大……大当家的还真是能掐会算”。

红娘子微微一笑,回首轻声道:“五叔六叔,你们也避一下,他伤不了我”。

谢氏兄弟自然知道红娘子的功夫了得,比自己两人只高不低,所以点点头,也退了开去。大棒槌向侧方野草丛中走了几步,在一棵被摘光的了野粟子树下站住,招手道:“喛,你过来呀”。

大棒槌人高马大,做出这样姿势显得憨态可掬,惹人发笑,红娘子忍俊不禁,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笑意。她扯扯衣襟。大大方方地走了过去,拱手道:“不知杨大当家到底是何方神圣,不瞒刘兄弟你说,我红娘子孤陋寡闻,确实不曾听说过。还请刘兄弟说个仔细”。

大棒槌眨眨绿豆眼,狡黠地道:“怎么可能没听说过?你们还同行同住好一段日子呢,呃……不是不是,是同住一个房子,在阳原,花御使家,姑娘有点印象了没?”

红娘子愣了愣,仔细回味了一遍,身子忽然一震,指着他颤声道:“你……我想起来了,你……你是他……他,你是他身边的人!”

威武岭上的杨大当家,可不就是威国公杨凌?红娘子的双手都哆嗦了,她咽了口唾沫,苦涩地一笑,说道:“他……他让你来做什么?看我如何狼狈,如何受死?”[天堂之吻手打]

大棒槌一本正经地道:“姑娘此言差矣。俺们大当家……呵呵呵,这称呼挺顺嘴的,咳咳,俺们国公爷说,不管法场战场,他都要把它变成情场,国公爷已经到了井径驿,他说,他为你补天来了”。

红娘子的脸腾地一下红了,又羞又恼地道:“那混蛋……连这话也对你讲?”

大棒槌奇怪地搔搔头道:“不讲有啥关系,在京师小酒店他说那么大声,小的早就听说过了。姑娘挺关心这事儿?你不想问问我们国公爷要怎么为你补天么?”

红娘子一双俏眼狠狠地瞪着这头大棒槌,恨不得一脚把他踹山沟里去,半晌她才忍着气道:“那你说,他要补什么……补什么”。

红娘子眼神忽地一亮,乍然地一亮,然后就象薄云遮住了月亮,不止目光,连声音也变得朦胧起来,她结结巴巴地道:“你说,他……他要补天?补……补……补什么天?”

“当我把天捅出个大窟窿时,你要是还有本事给我补上,我红娘子就跟着你,一辈子跟着你!”

想起这句话,红娘子脸也红了,腿也软了,腔子里一颗心跳得飞快,她忽然发现:自己不但没有忘了那个冤家,现在听说他不但不恼自己闯下的滔天大祸,而且没有无情地抛下自己,那心里竟然既欢喜又期盼。

崔莺儿很没出息地发现,从来不哭的她,鼻子有点酸,好象要哭了。她一直是那么坚强,比男人还坚强,怎么可以哭?崔莺儿努力地吸着鼻子,想控制住欲落的泪水,可是一阵风来,还是把那清清的泪水吹落下去,落在草叶上,就象晶莹的露珠……

**

“现在都有哪几路守军?”杨凌看着沙盘上的红旗蓝旗,观察双方攻守布局,同时问道。

身边是井径驿指挥使骆长明和监军使苗逵。苗逵说道:“除了太行诸驿严守各处要道,负责困住白衣匪的官兵主要是从山西太原、辽州和河北的真定、倒马、紫荆调来的驻军,调用正式军队过多,负担太重,所以都是抽调部分军队,不过为了守得严密,我们还把太原的民团也调来了”。

“民团?才不过几个月时间,民团能有多少人马?能有多大战力?如果调来一支庸军,反而会影响整支部队的战力”。尽管杨凌是打定主意招安,不过听到错误的指挥调度,还是不禁眉头一皱,立即予以指出。

驿指挥笑着解释道:“国公爷有所不知,河北、山东大乱时,逃入山西许多流民,兵源不成问题。而且太原卫指挥张寅大人作过陕西的兵备道。对于募兵、练兵独有心得,所以太原团练招收、练兵极为快速。

咱们北方人大多自幼习武,山西是戍边重地,本地的百姓几乎就是半个兵,从本地招收的人更易调教。需要教授民团的基本上只是行伍队列、旗号的识别。因此战力很容易迅速形成,如今太原卫的民团近两万人,战力虽比不上多年征战的边军,可比卫所兵强太多了”.

有此事?”这样的名将,杨凌只听说过周培公、曾国藩一类的人物,都是用类似于民团的武装迅速起家、战力迅速形成,想不到印象中一向沉稳有余、冲劲不足的张寅竟有这份本事,以前倒是小觑了他。如果此人真是一个练兵的奇才,倒是应该重用一下,以便尽快完成军队转型工作。

杨凌心里暗暗盘算着,点了点头道:“嗯,那我就放心了,只要能够起到作用,别让白衣匪再突围出去就好”。

骆指挥摩拳擦掌地道:“国公爷,咱们围山有六天了,白衣匪的余粮不多。战力必然陡降,和他们这么耗着军饷一日万金呐。您看咱们是不是趁他病要他命,早点发起主动进攻,尽快结束战事?”

杨凌和苗逵对视一眼,淡淡一笑道:“不急,敌据险而守,攻者损伤必重,我们多等一天,就会减少许多士兵的伤亡,胜券在、战机在手,一切主动由我们掌握,何必急于一时?”

骆指挥连声道:“是是,国公爷体恤兵卒,用心良苦,末将感佩”。

杨凌笑笑,说道:“好啦,骆大人把守的是最重要的关隘,早些回去坚守阵地,本国公刚刚赶到,这山路难行,疲乏至极呀,我且歇歇,待我对攻守之势通盘了解后,再决定是攻山还是困死他们”。

“是!”骆指挥肃然领命,拱手退了出去。杨凌见帐中再无旁人,便悄声对苗逵道:“我已安排人进山与白衣匪联络,相信很快就有消息。我想此时议和招抚,对穷途末路的红娘子来说,答应的希望很大。

不过这支力量之所以能成为我们的一路奇军,完全是由于他们打着白衣军这个旗号,因此这面旗子不能丢,知道招抚议和的将领越少越好,不相干的人完全不必让他们知道。我与他们谈判议和时势必不能在军营中,这就需要你多帮着遮掩一下了,各路兵马将领如果在我出去谈判时前来晋见,苗公公要小心应对,以免引起他们疑心”。

苗逵笑道:“国公爷放心,不过国公要小心他们狗急跳墙,意图挟国公为人质以突围,这侍卫方面一定要周全,做到万无一失呀”

杨凌一笑道:“我理会的”。

两人正说着,一个亲兵匆匆走近来,附耳对杨凌低语几句,杨凌立即道:“苗公公也歇了吧,山里有消息了,我去见见”。

大棒槌站在书房里候着,俟杨凌进来,马上拱手见礼。杨凌急问道:“如何?可曾见到她了?”

大棒槌道:“卑职见过了,红娘子答应明日上午与国公相见”。

杨凌高兴的一击拳,想了想又问道:“山上的情形你看到了么?红娘子都说了些什么?”

大棒槌道:“卑职并未上山,因为我用的是黑鹞子教的崔家老寨手语,红娘子以为是老寨的人,所以亲自迎下山来,我是在半山腰碰到她的。”

他把所见所闻仔细说了一遍,杨凌默默地听着,不住地点头,听他汇报完毕才道:“很好。你先下去休息吧,口风要把严一点。红娘子虽不识字,可是自幼混迹绿林,见识可不少,再者她的人马是由几支队伍混合而成,虽说崔家老营的人占了多数。可她也不会独断专行,这谈判恐怕不是见一面就能解决的,没准儿还要用到你上山”。

“是!”大棒槌做家丁奇蠢无比,做个战士却驾轻就熟、十分精明,他答应一声,走到门口儿时想起一事,便转过头来若有意若无意地笑道:“国公爷,她们已经无路可走,说不定您一出马,她们马上就会投降了。我在山上对她说了国公爷教给我的说,说国公爷已经来了,要为她补天时,她泪都没有忍住,看来在山上她也是怕得很呢”。

杨凌怔了怔,摆摆手道:“知道了”。

大棒槌对两人之间的情愫可不是憨的一点看不出来,这时故意装傻充愣把话递到了,就放心地退了出去。杨凌坐回椅上,轻轻叹了口气:红娘子会怕?她要是怕死,就不会干出这么轰轰烈烈的事来了,她是为了什么落泪?

想到这里,杨凌的眼睛也有点儿湿润了。

*

“过来”,杨凌大马金刀地坐着,面前一张圆桌,酒菜丰盛,热气腾腾。

红娘子一路上心跳的厉害。和杨凌见面的各种可能她都想到了,比如一副趾高气扬的胜利者嘴脸,那她掉头就走,宁死不受其辱;又比如温情脉脉地把她先抱在怀中,就象在京师小酒馆中的大胆表白,那她是拒绝还是接受,这一路上脸红心热的想了半天,可是到现在都还没有拿定主意了。

其他诸如先冷后热,斥责恫吓、晓以大义、公事公办,等等行为和表现,红娘子都盘算过,可她就是没想到一进了门儿,杨凌居然是这副模样。两个人不象是多么久不见面,更不象是战场上厮杀对阵的敌手。

这口吻,这情景,和威严的谈判场面亦或浪漫的相会场面好象完全不搭界,他大模大样地坐在那儿,语气神态非冷非热,倒象一个大老爷心安理智的坐在后花园里,对着自己的女人理直气壮地说话。

红娘子的倔强性格立即就上来了,她把柳眉一竖,手按剑柄,“嗤”了一声,不屑地道:“凭什么?你叫我过去我就过去?我红娘子纵横天下,还没听过谁的话呢。”

杨凌若无其事地掏掏耳朵,挟了口金黄流油的烤鸭子,蘸点甜酱,裹上面饼大葱,嚼的很香,很香。

虽然不馋,可是常常吃不饱饭的红娘子还是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唾沫,尽管那微咽唾液的动作不易被人察觉,杨凌也没特意看着她,红娘子还是不禁红了脸,她又羞又气地道:“你约我来,难道不是为了谈判?这就是你杨大公爷的待客之道?”

“谈,当然要谈”,杨凌慢条斯理地说着。

崔莺儿一双杏眼瞪的老大,都快喷出火来了,那个该死的大混蛋还是没抬头看她,他张开大嘴,一口热腾腾的糖醋鲤鱼又进了嘴,崔莺儿的小嘴不争气地又咽了口唾沫。

她愤愤的忍不住要跳起来揍人了,只听那冤家又开了口:“谈也不能让我的女人饿肚子呀?”

崔莺儿攥紧了的小拳头僵在半空中,怔了半晌才心虚地左右看看,结结巴巴地道:“你……你的女人?在哪儿?你还带了女人来?”

杨凌抬起头,一边往杯里注着酒,一边很奇怪地看着她,说道:“怎么会问出这种话来,难道我一直看错了,其实你是男人?”

崔莺儿脑子微微有点混乱,转了一转才醒过神来,一张脸顿时艳若石榴,她又羞又恼地低斥道:“放屁!谁是你地女人?”

崔莺儿的心又不争气地扑嗵扑嗵跳起来,她好怕从杨凌嘴里说到那句话,可是杨凌不负所望,那句当时忘形之下说出的一句讥讽之语,偏偏就从杨凌嘴里说了出来。

最可气的是,他还端着杯子,两只眼睛笑得眯成了一道缝,怎么看都是一副欠揍相:“当我把天捅出个大窟窿时,你要是还有本事给我补上,我红娘子就跟着你,一辈子跟着你!”

就象观世音迎空一掷,给顽皮捣蛋的红孩儿手脚颈子全套上了金环,崔莺儿心尖儿颤着,想要转身逃走,偏偏一双腿就象钉在了地上,一步也挪不动。

PS:求票求票,请求月票支持^_^诸位英雄,本月最后一周了,继续呼唤月票支持,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