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百一十七章 泡虎妞儿

月关2016年09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江南雁没有听到下句,便奇怪地扭头道:“教主,怎么不说下去”。

张寅若无其事地转过头来,目注山下,悄声说道:“小心,后边丛林中有人潜伏”。

江南雁也是老江湖了,闻言不动声色,与张寅继续指点山下兵马,谈笑自若。这里的山坡成马鞍形,他们的亲兵站在较远的地方,这处隆拱起来的地方只有二人驻马立足。

二人正在谈笑,忽然互相使个眼色,白马上凌空倒翻,大袖飘飘,犹如凌风而起,蹑云蹈虚,直向张寅发现动静的灌木丛处扑去。

封雷领着几名身手矫健的探子潜到此处,便发现前方有军中将领驻马嘹阵,二人虽是一身便服,但是旁边另一处拱坡上驻留着几十名亲兵,这两人自然当时军中将领。

封雷不敢再向近处去,好在这处坡地比张寅立足处要高的多,站在这儿足以看清山脚下。他微微探着头,藉着草木掩护,眼见山下那些团练兵军容整齐,阵形演化章法丝毫不乱,不由暗暗心惊:看来这支民团的战力并不比正规军队差,而且人马众多,要从这里突围十分不易。

他一时看的入神,并未发现自已已被张寅察觉,更未料到张寅的身手如此高明,眼见两人陡地飞身离马。如同两只大鸟般翩然而至,封雷不由大骇,立即抽刀在手,霍地站了起来。

江南雁这个雁字真没起错,单论轻功竟比教主李福达还要稍胜一筹。他先一步掠至,双手云袖如两条怒龙一般卷出,只听“轰”地一声,那一丛灌木被他的大袖击的粉碎。枝叶漫天激射,两个避之不及的探子被碎枝飞屑刺地满脸都是,有一个眼睛被击中,捂着脸哇哇痛叫,踉跄后退。重重地摔倒在地。

“铁袖功?”封雷吃了一惊,没料到这名民团将领竟然懂得这么霸道的江湖功夫,一声令人战栗的大吼,他手中的钢刀已闪电般立起,简简单单一招“力劈华山”。刀化流光,气壮如山,呜地一声风雷之声大作。

江南雁同样没料到一个山贼的探子居然使得出这么霸道地刀法,要知这封雷的武功在霸州响马盗中仅次于大盗张茂,就连刘六刘七等人在武功上的造诣也不如他,武功岂是等闲?

江南雁闪避不及。立即拿桩立定,两条大袖夭矫而起,寒挟着无穷的劲风翻卷上去,欲以双袖迎他单刀。

封雷眼中只有那一线刀光,余者皆不去管。只见他嗔目大喝,犹如平地一声炸雷。双袖迎上马刀,一声裂帛巨响,直撼心魂,人影攸发,封雷吃力不住,蹬蹬蹬连退数步,握刀地双手虎口发麻。

江南雁的大袖本来就是内家功夫的一种,借力劈摔,足以抽裂肌肤,震伤肺腑,为了能迎击兵刀,大袖又加了五金精织的夹层,攸然扬起,借力而击时犹如两面铁盾,十分坚韧有力。

可是这一刀下来,那一双大袖被震的粉碎,碎片漫天飞舞,江南雁裸着两条膀子也倒退了几步,五金地织锦被震裂扯碎时刮破了肌肤,两条膀子鲜血淋漓。他吃了兵刃的亏,和封雷这样的顶尖外家高手过了这一招,已经受了些内伤,嘴角沁出血来。

江南雁身为弥勒教**师,也是身份尊崇的人,还真没吃过这么大的亏,他大吼一声,咬牙又上,却被李福达一把拉住,微笑着道:“交给我”。

他笑吟吟地上前两步,双掌成阴阳,一前一后上下一翻,气定神闲地道:“想不到白衣军中竟有如此高手,好,很好,可惜,实在可惜”。

封雷不知他在说些什么,但是方才那人武功并不在自已之下,这人既然拦住他,武功自然更上层楼,所以他也不敢托大,只把手中马刀一横,冷冷地道:“你也是空手么?”

李福达双掌一合又分,掌肉白嫩,十指修长,简直如同一个文人秀士,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异常,封雷瞧他掌心不象练有铁砂掌、朱砂掌一类地霸道掌上功夫心中反而更加谨慎,他把刀横于臂下,缓缓轻移。

突然,刀刃一翻,迎着一天赤红的晚霞,犹如一道血痕闪过,李福达瞳孔蓦然收缩,眼前只见道道刀光,织成一条匹练,横卷狂飒,风雷隐隐。

那每一刀劈出,旁人只见一条条刀光,李福达却能看清那长长的刀刃,隐隐带着战栗颤抖,杀气狂野肆虐、不可一世,强横无比的进攻如雷霆道道。

李福达如长鲸吸水,猛吸一口气,身形忽如一阵轻烟飘起,随着那凌厉的刀风或起或浮,那一道道匹练刀光好象已把他完全卷了进去,看的一旁地江南雁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他本想趁机把封雷身边的几个小喽罗先干掉,一瞧教主这般情势可不敢动了,只是紧紧守在一边,生怕教主出个意外。封雷身边的几个人深知这位封当家的厉害,而且方才虽只交手一招,他们也看出江南雁的武功远高于他们,江南雁不动手,他们正合心意,双方都紧张地注视着封雷和李福达地交战。

李福达就象一偻轻烟、一道幽魂,贴着那柄刚猛无匹的刀飘浮不定。刚极易折,天雷霹雳之威固然惊慑人心,可是又岂能持久?二十一刀,竭尽全力地二十一刀劈尽,封雷的气力也已用尽。

“杀!”阴森森的一声叱喝,趁着封雷抽身吸气的功夫。阴魂不散地李福达突然加速,在他最后一道刀光刚刚劈空收势的时候随之掩进,一掌劈在他的胸口。

这一掌内蕴劲道,足以震碎封雷的五脏六腑,幸好封雷本来就在后退。见招架不及立即应变,双足在地上猛地一点加速后退,李福达这一掌拍在胸口,等于又助了他一把力。封雷健硕高大的身子陡地腾空而起。倒射出去。

可怜,封雷这一辈子也没练过这么高明地“轻功”,倒身后跃居

然足足飞出七八丈,砰地一声落地,一口鲜血才吐出一半。余势未尽的身子如滚地葫芦一般又连摔带滑地跌出老远。

那几名探子本来对霸州响马盗中的第二好汉封雷信心十足,实未想到时他败的这么快、这么狼狈,他们立即举起刀枪猛扑上来,江南雁冷笑一声,身形一闪。鬼魅似地拦在了李福达前边。

这样的小鱼小虾又何须教主出手?

封雷仰天翻滚,跌出十余匝,卸去李福达一掌的劲道,爬起身来转身就走,纵跃如飞,快捷无比。霎时间人影微闪已在数十丈外,后边趟过的草茎犹在摇曳。

封雷决不是怕死,更不是眼见兄弟拼命而独白逃生的懦夫,但是过了这么多年刀头舔血地生涯,感情用事的事。一般他还很少会做的出来。

有苦自家吃,他知道方才击他一掌的人有多可怕了。现在冲回去,不过是陪着那几个兄弟一起死,而山寨中将不可能对这里发生的一切有任何了解。如果他们议和了就罢了,如果因为自已地失踪而杀向这一方,就凭山下那支可怕的民团,和这两个妖怪似的将领,大意之下必定全军覆没。

强提着一口气儿,封雷片刻不敢停,他知道现在一松劲儿,就得躺下,恐怕连回去报讯的力气都没有了。李福达二人切菜破瓜一般干掉了几个探子,又从赶过来的亲兵手中接过强弓,挽弓在乎时,封雷的身影已经消失地无影无踪。

李福达气定神闲,好象根本不曾动过手,他拂了拂衣袖,淡淡一笑道:“那一掌已经击中他了,逃了便逃了吧,这样狂奔,到了山上说不了一句话就得暴毙而亡”。

江南雁知道教主的毒掌厉害,闻言点头称是,他接过侍卫亲兵递过的一件袍子披上,免得双臂暴露在外过于难堪,然后扫视了一眼那几具尸体,说道:“把尸体搬的往里一点,丢进坑谷里去,不必张扬出去”。

那些亲兵都是弥勒教中骨于亲信,闻言也不声张,便拖了尸首扔进密林中去了。

江南雁道:“教主,看来白衣军已经熬不住了,方才那人武艺如此高强,当是他们的首领之一,他来亲自打探,想是准备突围了”。

李福达淡淡一笑道:“那是自然,他们会束手就缚么?只是白衣军之骁勇,乃在于马战,利于平地草原作战,大迂回、大包抄,机动作战,则战无不胜。如今他们困在山谷之中,长处无从发挥,想逃?谈何容易”。

他与江南雁并肩往回走,山下地团练兵已经收拢了阵形准备回营了。天边的夕阳更形黯淡,吹来地风已经带上了一丝寒意。

“教主,从这几名探子的身手看,白衣军这支力量的战力真的不错,更难得的是他们的战阵经验丰富,我们真的不能收为已用,而且还得帮着朝廷消灭他们?”

李福达叹息一声道:“我也觉的可惜啊,但是能用则用,不能用必须坚决舍弃。我们已经有了自已的人马,距我们的大业就近了一步,如果放纵白衣军离去,很可能因小失大”。

江南雁点点头。叹道:“可是杨凌在朝中改制革新,如今于的风风火火,那小皇帝也不象刚登基时那样只顾贪嬉玩乐了。再过上几年国泰民安、天下太平,纵有兵马在手,恐怕民心思安。我们也难起事了”。

李福达把眉一紧,说道:“我也正在思虑此事,不能拖了,决不能拖的太久。而且宁王此人志大才疏、目光短浅、城府不深、气浮气燥。一旦掌握兵马,就蠢蠢欲动,要不是大仁在那里约束着他,早于出许多混帐事了。真要拖久了,就算我们能忍。他也不能忍,必定露出马脚。”

“不过白衣军在江南失败了,却成功地让宁王掌握了兵权,虽然现在剿匪事毕,已经把兵权交了出去。但是利用这段时间,他已经安插了大批地亲信在军中任职。更重要的是,朝廷组建民团,他招揽的红缨会、鄱阳湖巨盗等帮会都能在他安排下摇身一变,化身官兵了。现在可谓实力大增。

前些日子送来的消息,他还联络了苗族、畲族等部落的一些土司头人。有我们在北边响应,再有他这样大地声势,大事就更多了几分把握。等他把人手渗透的更扎实些吧,那时我们便寻找机会,发动兵变。

目前大礼和夜隐都下落不明。朝廷中公布的被俘被杀的白衣军将领中没有他们地名字,我估计他们两人因目前江南风声太紧。可能正在哪里潜伏。等联络上他们,让他们也去宁王那里帮忙,我们这里,先耐心地把我们的香军练成一支战无不胜的强大军队。”

他拍拍江南雁的肩膀,笑道:“耐心等机会吧,只要有心,总有机会的,我们一直想在朱氏子孙中找一个傀儡,宁王不是送上门儿来了么?我们地香军一直无法组织起来,现在不是也成了么?大明内忧外患,当前最是脆弱,正如婴儿之分娩,此刻最是危险,度过去,他就会凿壮成长。过不去,就会为之夭折。我们的使命,就是要寻找机会,让他一命呜呼!”

**

“大小姐,降了吧!”封雷的脸色赤红如血,他强提着一口气儿冲回山寨,就连把守的士卒向他问话也不敢答,只怕这一口气儿散了,当场就得死掉。

他冲进临时搭建的议事厅中,说了这一句话,气一散,一口

血雾喷了出去,随即仰面便倒。亏得甄扬戈反应快,连忙蹿过去,一把扶住了他。

只是这一口血喷出,封雷赤红地脸膛迅速发白、发青,双眼紧闭,人事不省了。

甄扬戈上下一打量,身上无伤无血,便“嗤”地一声扯下了他的袍子,解开内衣露出了上身,这一看不由惊道:“好厉害的掌伤,想是内家高手。莺儿,你快来看看,四叔可不懂内家功夫”。

红娘子急步走过来,一眼瞧见他古铜色的胸口五个指印不凹反凸,乌黑发亮,不禁大为惊骇,又仔细检查片刻,红娘子的脸色已经变的雪白:“这是修罗毒煞掌,弥勒教主李福达地独门功夫!他他在哪里碰上了李福达?”

“李福达?害死老五的那个妖道?”甄扬戈一下子跳了起来,须发皆张,怒气勃然。

他和霍老五交情最好,尤其他擅腿功,霍老夫练的是鹰爪,两人年轻时并肩闯道,合力对敌时一个攻上三路、一个攻下三路,配合默契,多少年的好兄弟,此时一听李福达,眼睛都红了,急叫道:“莺儿,快救醒他,一定要问出李福达的下落”。

崔莺儿道:“快扶他到凳上,四叔,你地酒还有没有了?”

甄场戈于声道:“早早喝光了”。

谢种宝忙道:“我这里还有些”,说着急急探手入怀,扯出一个小皮口袋。

谢种财大怒道:“好哇,我向你要酒喝。你说已经喝光了,自已却还藏了这么多,真是岂有此理,这兄弟不能做了!”谢种宝讪笑道:“做不做兄弟,你的问咱妈。我可决定不了”。

“好啦!还在闹,人命关天呢,快把酒给我”,崔莺儿发火了。老哥俩一瞧崔大小姐发怒,也不敢再拌嘴了,谢种宝急忙把酒递过来。

崔莺儿从腰间掏出一柄小刀,小心地划破封雷地胸口,腥臭紫黑的血液流了出来。崔莺儿又用手挤压,直至出现鲜红的血液,才灌了口酒,“噗”地一下喷在封雷地胸口,昏迷之中的封雷哆嗦了一下。仍是牙关紧咬不曾苏醒。

崔莺儿把酒递给四叔,说道:“快,马上给他灌下去,包扎伤口”。说着从贴身竹囊中掏出一个小瓷瓶来。

合该封雷有救,自鹰爪王霍五叔去世,崔莺儿就打定主意要为他复仇。她也知道中了李福达的毒掌极难治愈。回到崔家老寨的那段日子里便到处采集珍奇药材,依据李福达的掌功特性炼出了一瓶修罗毒煞掌地独门解药来。

只是此后事情蹉跎,先是发现有孕在身,接着山寨被剿,随后老寨人马群情激昂要造反复仇。她为了控制自已的人马也被迫加入白衣军,战事不断。颠沛流离,始终没顾上去寻找李福达的下落。想不到这解药此时却用来救了封雷的命。

红娘子取了解药,让封雷和酒吞下,然后扶他坐好,以内家气功助他血气运行全身,直忙到二更时分,出了一身透汗,封雷这才幽幽醒来。

崔莺儿长长地舒了口气,知道总算是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这种内伤若不治愈,则缠绵病榻,足以害命。可是要是治好了,痊愈地快,不消两天,又会是一条生龙活虎的好汉。

甄扬戈一直焦急地等在旁边,封雷刚一苏醒,他就急不可耐地道:“封雷小子,是谁伤了你?”

封雷虚弱地道:“我我不知道,那人该是民团中的一名将领,可他穿着便装,我不识品衔,也不曾不曾通报名姓”。

甄扬戈急的跳脚:“连通名报姓都没有,你闯的哪门子江湖?真是个糊涂蛋”。

封雷苦笑,有气无力地道:“甄四叔,我们是探子,被人发现,当然当然拔刀便战,不能战便走,通地什么名姓啊?”

红娘子听了封雷的话一直沉吟不语,她忽地想起了在大同府王龙的阔宅中,霍五叔去逝前时她说的话:“李福达隐隐于群中”。

“隐于群中”,这句话她曾反复思量,始终不得其解,如今才乍然醒悟,当时五叔强撑着说到一半便气尽散音,吐血身亡,说的话已经走了音了,他说地不是群中,而是军中。

当时山西、河北各路兵马齐聚大同赶走了鞑子,大同城内的军将来自不同的地方,当时纵然知道他在军中也无从查找。可是现在曾在当时驻扎大同城内,如今调任民团任职的军中官员必定不多,这凶手要找到也不难了。

红娘子的眸子泛起了凛凛的杀气,她地手下意识地摸向腰间短剑,可是这时她忽然想到了杨凌。李福达隐藏在明军之中,而他是要杀官造反的,他会不会伤害杨凌?现任民团各级将佐的官员,原来都有谁曾驻扎于大同,凭自已的力量也不可能查得到,更不可能让封雷去逐一指认,除非借助杨凌。

思来想去,竟是无论如何,都需把这事尽快告诉杨凌才行。想至此处,红娘子焦急如焚,她看了看环顾在周围的几位叔叔和瘫坐在地上萎靡不振地封雷,沉声道:“封雷探路,险些把命都丢了,从他说的情况来看。从民团这里突围,势不可能。

如今看来,我们别无选择,唯有答应朝廷地条件,才能保全五千兄弟的性命。才能保全困在太行山中缺衣无粮地父老,这是唯一的一条生路。做为这支队伍的首领,我红娘子已决定接受招抚。

现在,我最后一次征求你们的意见。谁同意?谁反对?”

*

仙台山,还是那幢别墅。侍卫们在外边戒备森严,而别墅内却空空荡荡,只有杨凌一人。白衣军并没有袭掠这个地方,只是他们刚刚逃进山去。负责看守别墅的豪门家人便争相逃走,这别墅中虽没有贵重东西,其他倒是一应俱全。

红娘子一进门,便被杨凌拥入怀中。红娘子闭上眼,放松了身心。享受着他地温柔,过了好久好久,才依依不舍地推开他,脸蛋儿已因幸福的感觉而笼上一抹嫣红。

不着脂粉,素面朝天,可是因这一抹嫣红。那天然的娇媚,和那眉眼的精致,却透出十二分地风情,一种成熟女人的美丽风韵。

捻了把微湿的秀发,杨凌柔声道:“刚刚洗浴过?”

红娘子俏脸更红。捻着衣襟微窘道:“山中不方便洗漱,。来的路上经过神水泉。山中有几道山泉水,我便隐入没有人烟的地方清清洗了一下身子”。

“唉!天都这么冷了,虽然你一身功夫,可是冷水浴身,终是不妥。以后切勿如此了,再说,这别墅中引入了一道温泉,你也可以来这里洗呀”。

红娘子咬着唇,露出细白地牙齿,吃吃艾艾地道:“仙人泉的泉水,也也是温泉水”。

“温泉水滑洗凝脂”,想起红娘子那葫芦状的绝美身段儿,丰腴的大腿和饱满的酥胸,杨凌心中一阵荡漾,他不禁瞪起眼道:“虽说那里是温泉,可可是有人给你搓背么?在这里,我可以为你效劳啊”。

崔莺儿红着脸打了他一下,情意绵绵地望着他,温顺地任他牵着手走到室内坐下。杨凌问道:“看你地样子,想是白衣军诸将,已经同意接受招安了?”

红娘子叹道:“我们还有第二条路可走么?”

杨凌大喜,说道:“那就好了,我料你约我再次见面,当是已经下了决定。这府中,我储了一批粮食,回头你着人来取回去,以免人马衣食无着过于困顿,为了使你们能顺利‘突围’,以白衣军的身份闯关外,军中知道此事的人不能太多,所以我还需时间详细安排”。

“等等,我今天来,还有一件要事”,红娘子说道:“弥勒教主李福达,你知道这人吧?”

杨凌一怔,说道:“当然知道,三厂一卫穷索天下,始终找不到他的蛛丝马迹,莫非他和你们联络了?”

桌上放着一碟精美的点心,杨凌正为美人儿斟着茶,这一失神,差点儿倒溢了,他忙放下茶壶,在她旁边坐下,紧张地问道。

崔莺儿冷冷一笑,说道:“是和我们联络了,用他的毒掌。那一掌险些要了封雷地性命”。

她把前后情形毫不保留地对杨凌述说了一遍,杨凌听罢霍然起身,面色凝重地在室内踱来踱去,目光闪烁不已。

崔莺儿一双眼睛随着他的身影走来走去,终于忍耐不住道:“你还在想什么?李福达难道不是朝廷要抓的钦犯?赶快去抓人呐”。

杨凌翻了翻眼睛,问道:“你让我抓谁?我去太原团练军中大吼一声:谁是李福达,给我站出来?”

崔莺儿一窒,气闷地嘟起嘴道:“你不会去查?当初在大同军中,现在调入太原团练的军将一定不是很多,说不定还就一个。那不是马上就能抓住?”

杨凌笑吟吟地走过去,揽住她的纤腰,说道:“你呀,还是绿林中人地习惯,你认定了他是凶手了。去把他抓住,就能拿他开刀,可是国法不同。就算如你所说,恰恰就只有一个人。我也把他抓住了,甚至把封雷抬下山来,用他胸口的伤做为物证,你作为人证,我怎么处治一个朝廷中地将官?

我的依据是一个刚刚接受招安的绿林中人的一面之辞?就凭你说这种掌伤叫修罗毒煞掌。世上独此一家,别无分号?武功伤痕相似的太多了,如何确认?他要是根本不再动用这种功夫,攀咬你们有什么旧仇借机报复怎么办?

再者,李福达若在军中。那么他到底带了多少心腹入军营?到底有多少人是他地手下?只抓他一个?还是宁可错杀三千,把一支一万五千人的队伍全部除掉?除了刚刚组建的这个民团,他们在太原诸卫中还有没有潜伏的人手?”

崔莺儿哑口无言,杨凌刮了下她挺翘地鼻尖,笑嘻嘻地道:“傻了吧?官场不比绿林,光动武耍横。只能处处被动、因小失大,得动脑子”。

崔莺儿已是个成熟的妇人,却被杨凌刮鼻尖调侃,把她当成小孩子一般,不禁啼笑皆非。可是女人天性上就喜欢被心爱的男人宠着。最好是呵护的象个心爱的小宝贝,所以杨凌新奇地亲昵举动。令她心里甜甜的,平生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体会到一个女人被人如此亲昵呵护的甜蜜滋味,所以一时有些怔忡失神,直到杨凌瞧见她如许可爱的女儿家姿态,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崔莺儿才惊醒过来。

她不由自主地反手抱住了杨凌,不知怎么的,她觉地和杨凌在一起,无比的安心和舒服,好象很久很久以前两人就是这样的亲密关系,自然的享受着他的温存,却不会过于羞怩。

两个人亲热了一会儿,直弄得崔莺儿娇喘吁吁,她才吃不消地放开杨凌,掠了掠凌乱的秀发,低声道:“那么你打算怎么办?”

杨凌目光一闪,沉着地道:“李福达既隐于军中,所图者甚大,为了继续隐藏下去,一时半晌他倒不会闹事,我方才已经有了些计较,回头我再细想想,看看怎么把这条大鱼钓出来,让他自已把确凿地证据送上来,而且把他连根拔掉。

待我想的万无一失了,可能还需你的帮助,好在这批粮运上山,你们还能再撑一阵。等我有了准信儿,我会通知你,咱们夫妻同心,除掉这个大祸害”。

红娘子满脸红晕,啐了一

口嗔道:“去你的,谁和你是夫妻了?”她口是心非地说着,却满心欢喜地又抱了抱杨凌,柔声道:“我到现在,还是象作梦一样,这样的幸福,我在梦里想过好久,却从没指望它能变成现实。杨杨凌,人家好爱你”。

杨凌感动地拥抱着她,痴痴半晌,才悠悠一叹道:“可惜,这支白衣军不由你掌握着,实难想象它会不会变成一匹脱缰地野马。可是由你指挥,你又要很快去大草原,眼看着就是天寒地冻,日子艰难不说,大仗小仗也不会断,我实在放心不下。但是朝廷肯赦免你们的条件,就是为大明效力,立下这件大功,我再无力量因私废公了”。

红娘子直起腰来,眸子亮晶晶地,嫣然笑道:“我愿意去,征战杀伐怎么啦?现在的日子难道不是?以前,我是为了仇为了恨去征杀疆场,还牵累了许多无辜的百姓。现在,我是为了情、为了爱去为自已拚出一份功业,可以为大明、为我们汉人百姓减少许多的伤害和损失,弥补我的过错,人家心甘情愿。”

杨凌点点头,想了想肃然道:“我先简单和你讲一讲出关的事情。现在关外的瓦剌、火筛、伯颜、花当四部都在角逐草原霸主的地位,内乱的情形比大明要严重的多。其中瓦剌和火筛暂时是联盟地关系。花当中了伯颜的诈降计,万箭攒心而死,朵颜三卫现在由他的女儿银琦公主统领,已被朝廷封为顺明女王。

不过这个女娃儿虽然机警聪明。却从未被当成继承人培养过,缺少足够的统驭能力,她想形成自已的一套忠心人马,需要时间,而现在由干草原各派系地勾心斗角。不断有人劝说朵颜三卫中的野心分子趁乱夺权,所以面临着分崩离析的危险。

这种情形下,如果朵颜三卫垮了,不管是落在其他三派哪一派系中。我们大明的关外卫所都得直接面对蒙古人地挑战,而关外三大卫所,奴儿子都司、沈阳卫、辽东卫,彼此之间不能呼应,以前是以朵颜三卫为屏障。所以在这种情形下就会变的非常危险。”

“那么大明为什么不主动出兵帮助朵颜三卫呢?毕竟现在是盟友不对么?”红娘子知道他在说正事,便离开他的怀抱,静静地听着,并提出了自已的问题。

“不能!原因有以下几条。一是我们自身原因:大明没有钱了,这几年。先帝过世、新帝登基、太后过世、打鞑子、打倭寇、打佛郎机、打都掌蛮,然后就是打白衣军,各项开支实在太耗大了。虽然解决了许多问题,甚至是纠缠大明百余年的遗患,可是在短期内也造成了大明地空虚,需要休养生息。

此外。建水师、开海禁、改革新政、安抚流民、吏治、军制改革、土地改革、促兴工商等等虽然从长远来看,要产生大效益,同样的,先期投入极重,所以朝廷的那点家底已经耗光了。如果出兵塞外。所耗钱粮不可计数,朝廷现在负担不起。

而朵颜三卫正巴不得朝廷出兵援助。所以大明正面出兵,就算伯颜、火筛他们暂时不欲与大明为敌,大明也会被朵颜三卫想办法拖进这趟混水抽身不得。如果成了搅稀泥,大明的元气就很难恢复了,如果能取得胜利,伯颜和火筛这对生死冤家没准儿就会暂时联盟一致对外,所以无论怎么算,大明现在都不能参与。”

“呃,你听明白了么?”杨凌见红娘子眼睛眨呀眨的,一直盯着他地嘴巴瞧,不禁有点头疼,这位姑娘大字儿不识,能不能理解这些东西啊。

“听懂了呀”,红娘子很认真地点头:“不就是赵大钱二联手,和孙三李四抢夺一个山头,李大当家被人暗算了,他的人马群龙无首,一旦被人吞并,他邻近的山寨头领周五也有危险,周五想出手帮忙,可他家里也一档子破事理不清,而且还怕赵大钱二和孙三联手对付他,所以想玩阴的么?”

“嗄?”杨凌噎了口气,没想到红娘子居然有这种解释法,他不禁哑然失笑。

红娘子一见有点心虚了,她最自卑的的就是自已不识字,懂得地道理不多,会被杨凌这个读书人看不起,一见杨凌的表情,她的脸不由腾地一下红了,忸怩地道:“我我是不是说的不对?”

“对对对,就是这样”,杨凌握住她的手,鼓励道:“那你明白我让你们出兵地意思了?你认为该怎么办?”

红娘子受他鼓励,有了点勇气,说道:“既然赵大钱二孙三这几个人也各怀心思,那就好办了。如果我是周五,我就会先装着本山寨对他们的事一点也不关心。然后悄悄和李四地人马联系,让他们故意示弱于人,叫人家觉着他就是一块肥肉,只要想吃,随时都吞得下。

可是先吃下他的人,就可能受到其他两个头领的攻击,那么他们就不必急着吞并这座山寨,转而三人先决出一个胜负,可这三人有弱有强,不一定就敢打的起来。

这时候,我再派一支人马,装作反水背叛,逃出我的山寨,混到他们的地盘去,那么这几位大当家一定会想招揽这支人马,如果这支人马接受势力较弱的一方的厚利条件,去投奔他,较弱的一方就有了拼命的本钱,等他们拼的两败具伤时,我再出动人马一举平定各方,自已就做了绿林山寨地总瓢把子了”。

杨凌听完“啪”地一鼓掌,把大拇指一翘:“高,实在是高!”

他笑吟吟地道:“看来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了,就是这个意思。你到时先抢掠打砸一番,给他们造成一片混乱,让他们注意到你们的实力。他们正在用人之际,必然不惜重利拉拢你们。你们就可以混水摸鱼了”。

他说到这儿直直地瞅着红娘子看着不停,红娘子紧张地看看自已身上,来时特意整理过装扮呀,莫非哪里不妥?

却听杨凌幽幽一叹道:“我最担心的,是你们这支身经百战锤炼的精兵。在草原上必然要经历诸多大战,必定惨烈无比,你”。

红娘子这才明白他的意思,不禁含情脉脉地望着他,却故意嗔道:“现在知道替人家担心啦?我孤身闯太行。会见过太行悍匪;在霸州绿林,战胜过无数好汉;这几个月又有哪一天不是出生入死?放心吧,我不会有事地”。

杨凌喟然一叹,说道:“如今也只能如此了。我回去后就会下一道密令,令大同守军,号称杀神的荆佛儿带领他的三千铁骑全部随你出关。他与鞑子正面交过手,不过战阵之上未必有人那么注意他的相貌,再经乔装改扮,蓄起胡须,鞑子看我们汉人。相貌也都差不多,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此外。我手下再拨给你一千精兵,由我地亲兵队长大棒槌率领,反正关外忙于内战,他们对你们现在的实力情形到底如何不甚了解。对了,在草原上女儿家行军打仗多有不便,你还是乔扮成男人,改一个名字吧。就叫杨英如何?杨莺儿,我家的小莺儿”。

红娘子被他叫的心尖儿都颤了心花怒放、满心欢喜,哪有不答应的道理。威风凛凛地杨跨虎在杨虎的大寨里就是一头凶神恶煞的母老虎,进了杨凌的家门儿就成了娇滴滴的小莺儿。

人比人,气死人,可见晏子说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还是有些道理地,杨虎、杨凌这两方水土不同,那人家姑娘是鲜花儿还是母老虎可就怨不得旁人了。

杨凌稍加整理思路,又道:“你们以马贼的身份出去,就可以以战养战,靠掠夺自给,一旦投靠哪一方,他们也必须得向你们提供给养,可是在他们吸纳你们以前,又恰逢冬季,仅靠掠夺是不够的。

九边的大型茶马互市中得胜口、新平、守口、张家口、红山寺堡都有我的有咱们家的生意,由我岳父韩林在主持经营,现在虽因战乱关口关闭,实际上边军将佐、地方豪强、还有帮会和商人勾结地方官吏,仍在偷偷互市交易,实际上并未断绝联系。

至于沈阳卫、辽东卫方面,更是每一个互市口都有我地人,现在是由成二档头管理。到时我会告诉你联络方式,掠夺的马匹、牲畜和奴隶,你可以交给他们代为出手,同时他们会向你提供兵甲、粮食、药物、帐幕和服装,以为供给。

另外,蒙人也不是铁板一块,尤其各个部族时分时合,整日征战,许多小部落在死亡线上疲于奔命,什么民族文化传承根本谈不上,民族感并不是那么强,因此如果能招纳吸引,那么等你们站稳了脚就不妨把他们吸收进来,壮大白已的实力。”

**

杨凌一件件说着,红娘子不断地点头应着,她本想抽空儿把已经有了杨凌骨肉的事告诉他,可是见他说的认真,一时又找不到机会。对杨凌来说,红娘子出塞是一件大事;对红娘子来说,自已地嫡亲骨肉何尝不是一件大事?反正离出关的日子还早。机会有地是,总得气氛浪漫些,最好是花前月下,含羞吐露,那才有韵味。

杨凌说完了。红娘子姗姗起身,依依不舍地道:“山寨地人还在等我的消息,那我就先回去了,回头再命人来搬粮食。”

“今天这么早。急啥,来,跟我来”,杨凌跳起身来,拉着她的手。兴冲冲地拐过屏风,绕过花厅,来到一件精致的小卧房。这里应该是一位小姐的闺房,绣床锦榻,十分优美。

红娘子一见。一张脸抑制不住两朵红云悄然腾起,她局促不安地站在门口儿,迟疑着不敢进去,只是结结巴巴地道:“你你带我到这里做什么?”

杨凌本想给她个意外之喜,可是冲到房里时她却站在门口儿,回头再一瞧她表情。杨凌顿时恍然,本来他还没想过在这里胡天黑地地风流一番,一瞧红娘子这副婉约姿态,反而动了心思。

他脸上浮起温柔的笑意,红娘子看在眼里却觉得很诡异。一种危险的感觉让她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她情不自禁地又退了一步。吃吃地道:“你你你做什么?”

明明一甩手就能把杨凌震开,甚至摔他个四仰八叉也不费吹灰之力,红娘子偏偏哆嗦地厉害,被人拉住了手腕扯进门去都不敢反抗,只是一张脸又变成了大红布。

杨凌神秘地一笑,把她拉到桌前,桌上放着一个匣子,杨凌柔声道:“以前就注意到,你平素不戴什么首饰,本来这次出关,你要扮作男儿身,更没机会了,可我还是忍不住给你买了一些,希望你能戴上,让我看看你最美的时候。莺儿,来时我没携带什么珠宝,这些全是在井径县城买的,那小县城中没有什么正宗的珠宝,等以后回了京我再给你买好的,你先戴给我看好么?”

他轻轻启开盒盖,瞬时间珠光宝气,耀人二目。红娘子如受催眠,呆呆地看着盒中迷离双眼地珠宝。

“钗留一股合一扇,钗黄金合分钿。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一枝珠花盈颤的金钗在杨凌轻吟缓唱般的诗句中轻轻戴到了红娘子的发髻上。

红娘子象作梦似的,刚刚抬起身想摸摸髻上金钗,杨凌又拈起一枚戒指,抓过她地柔荑,轻轻套在她葱白似的手指上:“捻指环,相思见环重相忆。愿卿永持玩,循环无终极”。

“何以致区区,耳中双明珠”,一双珍珠耳环戴在了红娘子晶莹可爱的耳垂上。

“心心复心心,结爱务在深”,一枚中心缀着猫儿眼的同心结系在了她不堪一握的小蛮腰上,杨凌暗暗庆幸,亏得前世时好习书法,这些词儿有的没地还记的一些,想唬弄成绮韵、马怜儿那等妖精,怕还有些应不应景儿、

合不合适,说给崔莺儿听却绰绰有余了。

他在吟诗?完蛋了!红娘子哪听过这个,这诗啥意思她其实听不懂,但她偏偏又好象听懂了,总之一颗心迷迷糊糊,身子就象在腾云驾雾,喝上二十斤烧刀子怕也没有这番效果。杨凌这种浪漫攻势哪是她红娘禁受得了的?喷火霸王龙也得软成一滩泥了。

红娘子的双眸就象星星一样亮晶晶的,一闪一闪地那是眼中的泪水,一套廉价首饰外加几句歪诗把她感动地一塌糊涂。

等她飘呀飘的好不容易发现自已落回实地上了,才发现自已不知何时已经被杨凌拦腰抱起,把她搁在了绣榻上,那张似乎稍带着点邪气的英俊脸庞正趴在她脸上方,眼睛里带着一丝笑意。

“呃?胸襟怎么被扯开了?”堆玉双峰隐约半露的红娘子赶紧抓紧衣衫,瑟缩着身子,象落在大灰狼嘴里的小红帽儿,怯生生地道:“你你做什么?”

杨凌扯了扯,红娘子的手抓的紧紧的,竟然扯不开她的手,杨凌干咳两声,板起脸道:“严肃点儿,现在你是朝廷的人。是我地部下,不许违抗我的命令”。

崔莺儿红着脸,结结巴巴地道:“你你杨大人经常和自已的部下上床吗?”

“呃”,杨凌倒没想到她还能问出这么犀利的话,他干笑道:“如果是象你一样。既年轻、又漂亮的女子,我倒不介意”。

“唔”,红娘子刚想抗议,那张脸已经贴近过来。双唇吻上了她地双唇,当杨凌的舌尖不容阻挡地伸进她的樱桃小口,啜吸住她的香舌时,红娘子地大脑“轰”地一下彻底当机了

轻解罗裳,摘去头饰。刚刚戴上的东西一件件放在了枕边,还多带下来许多东西。男人献着殷勤给女人穿上某些东西的时候,不正是为了有朝一日能享受摘下它的快感吗?

戴上容易摘下难,所以这难处一解决,也便让那女子连着身子带着一颗芳心。都被彻底俘虏,彻底的沦陷

雪肌玉肤透轻绡,胸臀浮凸又中凹。美人檀口眼儿媚,缓唱低吟颤声娇。这一番抵死缠绵,**蚀骨,直到两人同登极乐。杨凌地双手仍环捧住她圆润光滑的臀部,死死抓住那滑腻丰满、结实及绵软的美臀,十指陷入两瓣臀肉内留连不。

那美臀诱人的圆润曲线,结实惊人的弹性,叫人爱不释手。抚上去地时候,身下那个曼妙**的**简直就象一匹野性难驯的漂亮小牡马。让人克制不住骑上去高唱征服的**。

又挺着腰、昂着头,将最后一滴蚀骨**的快感激射出去,杨凌才象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倒地红娘子地身上,红娘子酥胸起伏不已,傲然凸立的羊脂堆玉,雪腻挺拔,被杨凌压了个满怀。

她的一双星眸畅漾着起了雾的春水,几缕由于激烈运动散落下来的黑亮秀发汗腻腻地黏贴在细嫩地肩颈胸脯上,让那娇润滑腻的肌肤更显出一抹怵目地白。

动情已极的红娘子仍紧紧的抱着杨凌的身子,那双笔直修长、丰腻圆润的大腿仍然亲昵地缠绕在杨凌的腰间,夹得那么用力,好象根本不舍的放开

激.情之后的平静和温柔,正一点一滴地慢慢融入他们的心田,过了许久,杨凌才艰难地抬了下身子,轻轻地抚摸着红娘子柔软的秀发,低声道:“莺儿”。

胸前红珠还是那么坚挺,虽然一对饱满的**被他压在胸下,似乎仍能感觉到那两粒突起的柔韧。

“嗯?”低低的回应带着娇慵的鼻音,似哼似吟,仍回荡在激情余韵之中的红娘子稍稍回复了神志,把脸害羞地埋在他的怀里娇滴滴地应道。

“你放松些吧,我的腰都快被你夹折了”。

“噗哧”地一笑,两条丰腻雪白的大腿放松下来,却又立即贪婪地用小腿绞住了他的双腿,根本不放他从自已身上下来,娇嗔羞喜的声音从他胸下低低传来:“活该,让你欺负人家,命卖给你了,连身子都得卖给你,上辈子欠了你的”。

娇嗔甜蜜的语气中,柔软的嘴唇触在乳下,热热的唇吻和说话时喷出的细细气流,弄得正处于敏感状态的杨凌肌肤痒痒的,要不是顾念着这是在山上空宅之中,红娘子这番娇态难免要逗引得他提枪又战,再入江湖了。

杨凌松了口气,舒服地趴在她的玉体上没有应声,男人刚刚从极乐**中醒来,总是有些疲倦懒动的。而这时候,偏偏女人的话也是最多的时候,杨凌不吭声儿,红娘子就自顾自地轻声道:“我我有件事还没告诉你,我有了你的骨肉”。

杨凌没有听清,还以为她是说想要个孩子,身子现在动弹不得,正好占点口头便宜,便呵呵一笑道:“好啊,我们多做几次就一定会有了”。

胸口挨了一记粉拳,身下的美人儿不依地扭了下身子,加重了语气道:“人家是说,我已经给你生了个孩子”。

“呵呵呵,哪有那么快啊?你说啥?”杨凌惊道。

红娘子一心想挑个花前月下的好机会吐露给他听,如今可不正是花在上月在下,含羞吐露,别具韵味?只是精疲力尽的杨大将军乍闻消息,差点儿从马上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