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百二十二章 飞蛾

月关2016年09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夕阳西下,一队队士兵进进出出,正在进行例行的换防。远远的,树林深处两个人趴在高高的树桠上观察着,军营中毫无异样,进出换防的官兵人数同往常一样。

那些士兵身着红色战祅,头戴红缨宽檐的毡帽,盾牌手、弓弩手、长矛手、火铳手,各种长短兵器的搭配,主要是用来防守山口。

事实上这个关隘是太行八径之一,防守最是严密,所驻扎的兵力和战斗力远非普通的小关隘可比,白衣军即便突围,也不可能自投罗网选择这里进山,但是军营例行公事的防卫必须保持。

换防的官兵离开辕门口了,守卒们开始搬出拒马枪、鹿角、荆棘丛一一摆放在那儿。林中的人又向后边打了个手势,远处观察着他们的人迅速转身离去。树桠上的两个人仍然静静地附在那儿,就象两只壁虎,灰色的衣衫贴附着树皮,不经意地看根本无法察觉他们的存在。

暮色渐渐降临了,星光、月色,风开始凉起来,军营进入了沉寂之中。二更天,太原民团的官兵悄然撤离了阵地,留下一座空荡荡的大营。

弥勒信徒们共一万五千人,按照卫所兵的体制分成前后左中右五军,暗中又按弥勒教的规矩分成十二香堂,由十二位香堂主控制着。这些人,是弥勒教十多年来苦心经营培养的全部骨干力量。

太原民团营地的山头上,有人拢着灯火对墨黑色地丛林晃了几晃。稍倾,对方也有同样的灯火讯号传来,程老实带着先头部队悄然行来。他们牵着马,自林间步行,沙沙的脚步声,惊起了一片飞鸟。

偶尔还传来几声夜枭、杜鹃地啼鸣。幽暗的天空中星光月色并不明亮,尤青羽等着几个人迎了上去,黑暗中只见双方迎到一起,低低诉说几句,尤青羽便领着他们返身向回走来。山下本该是钢铁一般牢固的营地洞开,程老实的一千二百人顺利地穿过了防守大营。

直到他们出现在对面地空旷荒原上,四下察探无人埋伏的时候,程老实才向山上又打亮了白衣军内部约定的联络信号。剩余的白衣军战士一拥而出,如同虎狼一般冲下山来。他们已经恢复了体力,并从民团那里得到了足够的箭枝,一旦回到平原,又是一支不容任何人小觑的可怕力量。

李福达并不在这里,他此刻正在太原卫的驻地。尽管他用了两年时间,采用收买、网罗、安插等手段。将太原中卫近半以上的将校换成了自已地人,但他可不敢保证那些平时无饷可发时就破口大骂朝廷、对为兵请命的张寅张大人却感激涕零的士兵一旦听说他要造反、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弥勒教主时。还会不会对他俯首听命。

凭他此刻的势力,相信半诱惑、半压迫的,可以控制整个中卫,但是这样的部队显然不能承担那么重要地队伍,他只需要在适当的时候把他们调开,去追击红娘子地人马。然后带领他的教徒趁乱退出混战,返回来加入进攻井径驿钦差行辕的民团军队。

红娘子的人马终于安然离开了。犹如蛟龙入海,投入了茫茫夜色。随即,太原民团的防地四处起火,营帐、栅栏被推倒,鹿角架、拒马枪被踢翻,做出了一片狼藉的场面,一场白衣军奇袭民团、成功突围地场面出现了。

二更天其实并不算太晚,但是那时晚上哪有什么娱乐活动?也没有那么多灯笼、火把供士兵们消耗,井径驿军营里早已静悄悄的沉浸在一片黑暗之中。忽然,几匹快马踏碎了夜地平静,淡淡的月光里只见几道骑士的身影向辕门飞驰而来。

“什么人?站住!”原本寂寥无人的辕门口不知从哪儿忽然跃出几个人影,站在栅栏门内高声大喝。他们持着盾牌、腰刀、长枪、弓箭,显然这是一组长短兵器相互陪合的作战小组。

“吁~”疾驰的战马陡地停住,战马长嘶人立而起,马的前蹄还未落地,马上的一个骑士就翻身跳下马来,身手极是矫健,守在栅栏门内的士兵们不由赞了一声:“好功夫”。

那人急急上前两步焦急禀道:“我们是太原卫张指挥使身前侍卫,有紧急军情要面禀钦差大人”。

“不许动,腰牌拿来!”一个校尉收了腰刀,将栅栏门拉开一道缝儿,走到鹿角架前伸手说道。那士兵匆匆摸出腰牌双手奉上,守营校尉接过来仔细看了看,说道:“军营重地,夜间不得擅自进出、不得骑马驰骋,你卸了兵器一人进营,其他人不得妄动”。

那士兵答应一声,解下佩刀交给另一名骑士,空手进入营寨,守营校尉在几张弓箭的严密监视下,对那人又上上下下检查一番,摆手道:“跟我走!”

那士兵跟在校尉身后,匆匆来到钦差行辕门前,守门的侍卫照例又是一番严密检查,然后这才带着他进了门,让他候在大厅,府中亲兵自去后边传讯。

过了一会儿,杨凌一身小衣,披着件袍子,光着脚丫趿了双鞋子从后厅走了出来,瞧他那打扮和一脸恼怒的气色该是刚刚睡下:“什么紧急军情此时禀报?难道白衣匪突围了不成?”一进正堂他就不耐烦地道。

旁边的亲兵喝道:“这位就是国公爷,还不上前见礼!”

那士兵一听急忙上前拜倒:“标下安东山拜见国公爷,国公爷,大事不好了,正是白衣军突围了”。

杨凌一听仰天大笑:“哈哈哈,他们困顿已久,还有什么战力可言。突围?这不是自寻死路么?目前他们正在攻打谁的防段呀?”

那士兵吃吃地道:“回国公爷,他们他们攻打的是太原民团地防地,这些团练兵没有战阵经验。夜间防守不密,猝不及防之下被白衣匪马踹连营,打散了民团,如今他们破营而过。直向天清沟方向去了”。

“什么?”正满脸笑容的杨凌大吃一惊,勃然大怒道:“民团再无能,也有一万五千人,竟被五千白衣匪袭营成功?废物!真是废物!该杀!统统该杀!”

杨凌气的暴跳如雷,呼呼直喘气

,天清沟?他们这是要从天清沟逃回太行山呀,那里只有三千防军,又不曾料到他们会突出重围,这这你是太原卫张大人地属下?现在情形如何了?”

“回国公爷。太原卫的防地与太原团练相邻,听到消息后,张大人立即点齐本部兵马,倾营而出,现在追着白衣军去了”。

杨凌松了口气,随即又暴怒道:“那民团呢?”

“民团初次打仗,一被冲垮。立即败如山崩,四散奔逃。他们的将领正在四处归拢残兵”。

杨凌一咬牙,恶狠狠地道:“该死!江南雁、尤清羽这对废物统统该死!”

他急急行了两步,戟指喝道:“你马上回去,告诉张寅,绝不能让红娘子攻破天清沟逃回太行山,务必得缠住他们。本国公马上挥军来援,只要勿走脱了红娘子。便是他的大功一件,快去,马上去!”

“是是是!”那士兵趁势起身,双手抱拳连连应着倒退出厅,出了大厅一转身,脚步稍稍一顿,就听见大厅中传来杨凌地怒吼,咆哮如雷:“笼中鸟也能不翼而飞?这要我如何向皇上交待!一群混帐东西!

那士兵他的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他加快脚步向外走去,后边仍然是杨凌声嘶力竭地大吼:“快去,马上把骆指挥给我叫来,召集兵马出发追剿!我杨凌南征北战、战无不胜,想不到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居然在这小阴沟里翻了船,是哪个混蛋把不成器的民团也调来剿匪的?”

刘大棒槌悄声道:“国公爷,人走远了,听不见了”。

“喔?咳咳,把水给我端过来”,杨凌接过杯子润了润喉咙,笑笑道:“装的还象吧?”

刘大棒槌嘿嘿一笑,一翘大拇指道:“象,就象真的一样,卑职明明心里有数,看了都害怕呢。那小子回去一说,李福达一定深信不疑了”。

杨凌脸上的笑容却收敛了,他瞪着刘大棒槌,低声道:“我率人离开,这大营可就交给你了”。

刘大棒槌一挺腰,豪迈地道:“国公爷放心,大棒槌虽然尽给您捅漏子,可是这样地大事,俺不含糊的,要是误了大事,您砍俺的脑袋!”

杨凌拍拍他宽厚的肩膀,点点头道:“嗯,后边通向山巅的道路是一条死路,山顶那边是万丈悬崖,但它又是你们唯一的生路,逃上去据高临下的话足以抵挡一阵,我地人马杀回来时,就能为你解围了。

可是,这个时间要拿捏好,李福达一定会安排眼线看我远去,才会放心引军来攻军营,同时我还要汇合其他各路兵马,这一去一回至少得一个时辰,你必须得坚持一段时间,既要想办法保全自已,还要用英勇的作战让李福达相信你们在护卫着最重要地人物。

李福达狡诈如狐,如果你们的应对让他产生了怀疑,他一定会在我回军形成合围前逃之夭夭的,如果一战不能全歼他们,那就又是一股祸害天下的流匪了”。

刘大棒槌也严肃起来,他抿紧了嘴唇,郑重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此时,一身戎装、甲冑鲜明的苗逵和骆指挥按着佩刀并肩走了进来。

杨凌转首问道:“都安排好了?”

两人齐齐一点头,杨凌一挑剑眉,意气风发地道:“好。‘擒虎计划’现在开始!”

他把手一摆,威风凛凛地喝道:“出发!”

“,你们干吗?怎么不动呀?”

苗逵和骆指挥神情有点怪异地互相看看。苗逵指了指他,讪讪地道:“国公爷,您的衣服?”

“啊?”杨凌低头一瞧,一套洁白地小衣小裤。外边披着件青袍,光着脚丫子趿着一双鞋,他不由干笑起来:“呃全军稍侯,我去换衣服,马上就来!”说着,趿着鞋慌慌张张地向后边跑去。

寂静地军营鼓号齐鸣,灯笼火把亮如白昼,三通炮响之后。辕门大开,拒马枪、鹿角等阻敌器具被搬到一边,大队官兵浩浩荡荡奔出了井径驿军营,在崎岖地山道上犹如一条火龙,蜿蜒直向远方。

“大概有多少人?”

远远的,一座山峰上,几个弥勒教徒站在那儿冷冷地注视着军营方向地动静。望着那条见首不见尾的浩长火龙。

一个人估计了一下。笑道:“杨凌看来是动了真火了,井径驿守军八千。他又带来三千精兵,看这样子,他出动的人马约有六千,军营中留守的兵马不会超过五千人”。

另一个人哈哈笑道:“教主神机妙算,他杨凌空有天杀星地绰号,还不是被牵着鼻子走?盯紧他们。待他们完全离开,便给教主他老人家发讯号”。

山下的火龙浩浩荡荡的远去了。山峰上忽然有一道灯光闪了几闪,随即便又归于一片墨色,如果有人在山下看到,或许会以为是天上的星光亦或自已眼花。

灯光乍灭,便有另一处山峰上继续向远处亮起灯光,依次传递远去,不知过了多久,一条火龙自远而近的扑来,目标直指井径驿。

“站住!什么人?”尽管主帅不在营中,但是作为常设军事重镇,士兵的警觉性还是足够的,突见大队人马持着火把疾奔而来,守营官兵立即发声喝问。

冲来的人马没有站住,最前边地是骑兵,一闻喝问反而加速冲了过来。守门的什长是个有经验的老兵,他没有再去查明对方身份,立即喝令:“放箭!示警!”

“梆梆梆!”示警声大作,几枝利箭飒然射出,随即眼前暗影一闪,惨叫声中几名士兵已经倒摔出去。那名什长大腿被刮去一块血肉,疼得他惨呼一声,就地一滚逃到了一边。

虽然没有看清,但他已经知道对方投出的标枪,标枪

势大力沉,又借着奔马的速度,手中的盾牌也刺的透,靠兵器格架更是绝不可能,他捂着大腿大吼起来:“有人袭营!”

对面冲来地奔马上虽然也被利箭射落了几个人,但是其他的人已经飞快地冲到面前,他们没有顾得及去搬动鹿角、拒马枪,而是提着刀剑绕过障碍,抢扑上来夺门。那名什长只喊了一声,一个黑影就势若奔马地疾奔过来,挥刀斜劈,鲜血四溅中一脚踢出,将他地尸体踹到了一边。

在营中巡弋的士兵最先闻声闯来,和他们展开了辕门争夺战。由于杨凌刚刚领兵出发,整个军营鼓噪不已,剩余的守军还没有入睡,一听警讯立即纷纷奔了出来。

这军营为了适合攻守,本来就设成一二三道防线。最外围被弥勒教的团练队伍已经攻破,又不知道对方的确切人数,不能盲目地冲出去硬拼,守军都司王洪当机立断,立即在第二道营防线上展开了反击。

号角齐鸣,一场惨酷的夜战开始了。疯狂地弥勒信徒们都知道军营之中第三道防线之后那幢依山而建的大宅院就是钦差行辕,而当今地大明天子就在那里,只要杀了他,则必将天下大乱。

杀死皇帝,‘弥勒佛空降,当主世界’的预言就会实现。教主的这番话,让每一个人都充满了疯狂地战意,根本无需鼓动。他们就迎着官兵的箭雨潮水一般地扑了上去。

尤清羽冲锋在前,掌中一杆丈八的红缨长枪,如同一头咆哮地毒龙般纵横往来,接连刺死了几名官兵。十几名亲信举着长枪随在他的身旁,意图杀开一个缺口,但是尽管尤坛主武功极高,身边的猛士也个个悍勇,可是刚刚冲上第二道防线的围墙,还是立即又被压制了下来。

防御墙上地官兵武艺虽不及他,但是在这样密集的人马作战中,又是在夜间。技巧的作用已经不大,任你武功再高,六七杆长枪闪电般地从四面八方刺来,你也根本招架不开,想要跃起来更是把自已树成了活靶子,唯一的破法只有后退,因为手中那条丈八的大枪。只能挑撩拨刺,不可能团团舞动起来把自已护的风雨不透。

尤青羽被几杆长枪逼退到了围墙沿上。两个黑影攸地贴地滚了过来,借着长枪的掩护攻到他的脚下。火光照耀下,只见两柄钢刀挥出两团淡红地光晕,扫向他的双腿,这是刀盾手和长矛手结合进攻的战法,两柄刀力道雄浑。尤青羽无奈,只得向后一跃。纵下围墙。

王都司站在墙头,一抖长枪将一名挥着刀嚎叫着扑上来的弥勒教徒刺了个对穿,然后抹了把脸上的汗水。放眼望去,前边是火把的海洋,星星点点、沸沸扬扬,犹如涌动的星河潮水,疯狂地呐喊声则犹如山风呼啸,对方的强大声势令人怵目心惊,看那情况,兵力也远胜于他。

“李福达狡诈如狐、阴险如狼,他地亲信部下也大多是经验丰富的江湖人,所以做为诱饵,你们不但要独自承受第一拨强大的攻击压力,而且事先不能详情告诉官兵们,他们做不到行动自然的,过于严密的警戒防守会惊走了他们。

引蛇出洞的重任交给你们了,这个任务很沉重、也很血腥,可是唯有如此,才能把他地潜伏实力全都引出来一网打尽,那样才能避免更大的损失和伤亡。王都司,你是久经沙场地老将,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杨凌沉重的话又在耳边响起。

“国公放心,他的弥勒香军再如何骁勇,毕竟训练时间尚短,凭我久经沙场的数千官兵,足以支撑到你们回来,无论如何,我们都会坚持到你们回来”,王都司信心十足地回答。

然而现在真正照上了面,他才发现这支名为太原团练的军队有多么可怕。一支民团武装,却拥有正规军都难匹敌的可怖气势。

那些半民半兵的人都是悍不畏死的,他们根本无视于周围被刺死、射死、砍死的同伴,只管一味的挥舞着刀枪扑上来,不断地冲上来。

伙伴的尸体在他们脚下就象一堆瓦砾一样,他们不但不会去看上一眼,甚至踩在上边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就是身经百战的老兵也没有他们这么冷酷。

钢刀仍然在黑暗里疯狂地挥劈,无情地撕裂着骨肉,犹如砍瓜切菜一般。长矛象毒龙一般不断地穿梭往来,刺穿对方的身体,夹杂着的,还有嗖嗖的冷箭。

团练兵死亡的数目远远超过守营的官兵,但是后继者仍然潮水一般蜂拥而上,已经有多处地方有冲上来的团练兵和官兵纠缠在一起肉搏了。

王都司狠狠心,下令退守最后一道关隘,乐队发出了号令,后边的士兵们纷纷开始退却,抢占第三道防线的有利地点展开防守阵势。

而冲在一线亡命拼杀的士兵已经不可能再退却,只要一转身就是钢刀加颈,他们只能红着眼、咬着牙,拼命地挥刀,抱着杀死一个赚一个的念头为战友争取时间。

战场就是这样残酷,有时候退却是为了进攻。有时候主动牺牲一些人是为了以更小的代价消灭更多的敌人。义不守财、慈不掌兵,身为主帅者需要冷血时就决不能留情,这就是生与死的无情战场。

接连攻克两道防线,令弥勒香军声势大振,他们呐喊如潮,继续向最后一道防线发起了攻击。“杀皇帝!杀皇帝!”的呼喊声鼓舞着他们,却令防线后的守军莫名其妙:这里哪有什么皇帝?

“这一道防线如果再被攻破,那就只有退守钦差行辕了。我现在连死带伤,只余一千人马能战,退到行辕不知还能坚持多久,国公爷和骆大人能及时赶回来么?国公留下三千铁卫。下一步就只能依赖你们了”。

王都司喟然一叹,扭头望去,就见行辕中一名斜披明黄战袍地士兵匆匆跑了出来:“王大人再坚持片刻,便退入钦差行辕吧。刘将军让我告诉你,你的任务完成的很好,等他们全部陷入战团时,就是他们全军覆没之时!”

**

**

李福达匆匆赶来了。

杨凌地大军被调离井径驿,直扑天清沟。此时李福达正在指挥军队攻打白衣军。白衣军则在攻打天清沟的关隘,双方拥挤在一个狭长的小山沟里,根本无法展开全部兵力,只有前面临敌的士兵能够与对方交战,兵力众多地优势难以发挥效力。

白衣军先一刻攻破天清沟,就能趁着夜色遁入莽莽青山再难追及,而追兵如果在他们攻破关隘之前攻破他们的防线。就能把他们全歼在这里。李福达当然不会让这诱虎离山的钓饵轻易完蛋。

这次调来围剿白衣军的是太原左卫和太原中卫,李福达把自已控制的太原中卫调到前边。又借口地势狭窄难以展开,命太原左卫想(办法攀上两侧险峰,居高临下制控敌人。这山险要无比,只有几条樵夫山民踏出的小道,黑灯瞎火的要调一支军队上去,最快也得一个时辰。

而李福达本阵官兵却消极怠战地应付着局面。等着杨凌的到达。杨凌地大军真的到了,而且他已经传下将令。命其他各路围山官兵马不停蹄地立刻赶来,务必在天清沟全歼白衣军。李福达闻听消息不禁喜出望外。

眼见太原卫官兵作战不利,杨凌立即调度他的人马换到主攻阵地,李福达趁机把他的人马撤了下来一旁观敌阵,趁着阵形演变,大战如火如荼的时候,李福达带着一众亲信悄然离开大队,向他一直牵挂在心的井径驿反扑回来。

当他赶到时,江南雁、尤清羽已经攻破了最后一道防线,残余官兵匆匆退进了钦差行辕。

“战事如何?”李福达一到便匆匆问道。

江南雁急急上前禀道:“守营官兵防守严密、反击坚决,不过他们仓促应战,备战不周,从方才的情形来看,显然是没有料到我们这一路奇兵地突然出现,属下正要组织进攻行辕所在”。

李福达听说了双方对战情形彻底放下心来。他的身份十分隐秘,就连祖藉都买通了张姓大族,在族谱上填上了他地化名张寅,除非杨凌有鬼神暗助,否则决不可能发现他的真实身份,自然也无从估计到今晚的临阵哗变。

但是尽管如此,多疑的李福达还是本能的担心会有陷阱,现在从江南雁禀报的情形来看,自已担心地事情并没有发生,他按捺不住心中的兴奋,一指黑沉沉地山影下那一大幢宅院,说道:“命人攻打行辕,点燃引火之物抛掷入院”。

一队香军士兵呐喊着冲了上去,另有士兵开始四处寻找引火之物。忽然,黑沉沉、静悄悄的行辕高墙上暗影连闪,传出几声短促的军令:“杀!”

箭发如雨,“噗,噗,噗,……”连串沉闷的轻响,是锋利的箭镞贯穿**的声音,犹如雨打残荷一般。冲在最前边的香军惨叫着倒下一片。

“笃笃笃”,及时有人举盾招架并大喊着:“墙头有伏兵,弓箭手还击、刀盾手进攻”。

训练有素的香军民团在骤急如雨的箭矢掩护下举盾扛梯直扑墙头,事实上在这样密集的箭雨下墙头也不可能再站人放箭了。

“轰!轰轰!”墙头上忽然又抛掷出一起喷着烟火的奇怪东西,落地爆炸。随即各种利器破空划出地尖锐声音不断响起,泣泣幽幽犹如鬼哭狼嚎。那是杨凌亲军所配的手雷,落地爆炸后里边盛装的各种钢珠铁片尖针不分方向地四下激射。杀伤面积惊人,而且用盾牌根本就挡不住。

根本不曾料到世上有这样犀利火器地弥勒香军站的太紧密了,这一阵轰炸前边上百人倒地,受伤尖叫痛呼的更是不计其数。江南雁大骇。说道:“这这莫非就是杨凌在山东时对付白衣军的古怪火器?”

李福达却兴奋起来,他一把握住江南雁地肩头,忘形之下有些失控,江南雁觉得肩头如被虎钳扣住,竟觉有些疼痛:“不错!这就是他们所研制的古怪火器。哈哈,我们这一注押对了,真的押对了,正德小儿一定在行辕里!一定在行辕里!”

李福达放声大笑。根本不顾满地打滚号淘的信徒,厉声下令道:“大明天子正德就在这幢宅中,攻进去,杀死正德,天下就是我们的了。快,去营房中搜集门板、棉被,浸水为盾。尽量搜集引火之物,给我往院子里丢!”

杨凌率军追杀白衣军去了。这行辕是空的,携有最厉害火器的亲兵居然没有随他出营,留在这里做什么?自然是保护比杨凌更重要的人物,那还会是谁?

只有一墙之隔,大明地天子就在那里,很快。他就将成为提在自已手中的一颗人头。然后,自已就将提着这颗血淋淋的人头一步步走上去。走上九五至尊的宝座,成为天下万民膜拜的帝王,成为弥勒大帝。

炽烈的**让李福达疯狂了,也让陶醉在即将迎来大胜利的弥勒教徒们疯狂了,弓弦颤鸣声、呐喊咆哮声、人体堕地声、火器爆炸声、利矢入体声、箭射盾牌声、惨叫哀嚎声,犹如一曲疯狂地交响乐,由这群疯狂的人演奏着。

墙上地防御力量已经有所减弱,墙头下也抛下了上千具尸体,燃烧的被褥桌椅到处发着零散的火光,李福达正欲一鼓作气,再次发动一轮冲锋绞杀,远远一匹快马疾驰而来:“报~~,教主,杨凌大军发现不妙,正在紧急回营”。

“还有多远?”

“二十余里”。

“二十里地”,李福达望望那堵已被鲜血浸透的墙,那道短短的不可逾越的天堑,里边越是死守不退、越是决不放弃,他越是相信皇帝就在里边,难道功亏一篑,在这个时候撤退?

谁能甘心啊!只要攻进去,杀死正德,那么夺取天下要容易百倍。现在不除掉他,将来付出百倍地努力也未必能杀死他,千载难逢、这是千载难逢的唯一机会。

片刻地动摇之后,李福达的脸色变的坚

毅起来,,四周静悄悄的,只有火把迎风的猎猎之声。“不能退!我们必须杀进去!只要除掉正德,援军军心必乱,我们照样能冲出去。正德不死,我们迎来的将是连番苦战,诸位兄弟,胜败尽在此一举了,不惜一切代价,给我夺下这座行辕所在,杀他个寸草不留!”

“杀!杀个寸草不留!”杀红了眼的弥勒香军们疯狂地重复着他的话,开始发动了最后一轮冲锋,盾牌、门板、棉被等等防护设备统统抛弃了,他们用血肉之躯铺垫着向前的道路,弓矢、标枪、火把、烟球,一切可以抛掷的东西,都没头没脑地向院子里丢去。

前院的仓房起火了,火势滔天,映出一片红光,映着一张张狰狞的面孔。左墙上出现在几个英勇的香军士兵的身影,正奋力同墙内的官兵搏斗着。

“轰”地一声,结实的桐木大门带着门框被撞倒了下去,大地发出一片震颤,惊喜若狂珠香军士兵经过片刻的寂静之后,(开始发出疯狂的嚎叫,抓起刀枪掩杀进去。

杨凌的援军越来越近了,李福达的香军也攻进行辕了。又有消息送到,以此驿此山为目标,北、东、西三个方向。都出现了赶来勤王的官兵,最近地已经到了不足十里的地方,再不退就冲不出官兵的合围了。

然而现在只要一伸手就能抓住皇帝。半辈子梦寐以求地目标就在眼前,怎么可能放弃?抓住他就能胁迫官军闪开一条道路,就算他死在乱军之中,也足以扰乱各军军心。从他们松动的防线中闯开一条生路,突围远比杀死正德容易的多!

李福达现在就象一个疯狂的赌徒,尽管他平时一副冷静自若地模样,但是当他人生中最大的一个诱惑呈现在眼前时,他也不禁下了一注最大的赌注。

李福达拔刀在手,高声喝道:“杀进去,生擒皇帝,号令三军。冲!”说着一马当先,向行辕冲去。他手中的刀宛如雷电,释放出一道道眩目的银光,刀光所至,所向披靡。所有的香军战士也在亡命相搏,状若疯虎。

最骁勇善战的边军铁卫也抵挡不住这股洪流,他们被迫节节后退。每名战士的身上都染满了鲜血,敌人地。自己的,袍泽的,看起来已如同厉鬼。幸好他们还保留了几枚手雷,眼见李福达亲自领军杀进来,香军士兵势不可挡,他们立即抛掷手雷。向中厅跑去。

这种打哪指哪难以预料的可怕暗器,在方才的攻防战中已经让弥勒教徒吃够了苦头。那种爆炸的奇速和威力就是李福达这样的高手也心中忐忑,一见冒着烟地手雷滚了出来,他立即飞身闪到柱后。

“轰”地一声响,尽管躲在柱后,一枚回旋射出的铁片还是“嗖”地一下划过他地头顶,割破了束发布巾,长发披散下来,还有几绺断发。猝不及防的几名香军士兵惨叫着倒在地上,李福达大怒,他提着刀,领着江南雁等几名高手飞快地向后院扑去。

此时已是处处火起,映得行辕中亮如白昼,李福达等人这一路冲下来再未遇丝毫抵抗,李福达不禁大奇,此处已被团团包围,正德已是插翅难飞,这处依山而建的关隘军营更不可能有什么穿山而过的地洞,他放弃抵抗是要束手就缚么?

前方到了后院正房的大客厅了,李福达一个飞身跃进厅去,只见幔帘吐焰,燃烧的极是迅速,窗棂地糊纸、桌椅的垫布也在吐着火苗儿,正前方地厅堂里空空荡荡的,中间只放着一张方桌,桌上高置一块黑底白字的巨大灵牌,上边一行大字:“弥勒教主李福达埋骨于此!”

李福达的脸色刷地一下变的雪白,他并不怕死、更不怕任何威胁,一个自幼就以杀皇帝夺江山为已任的野心家,还有什么能够打击得了他?唯有一样,(

那就是他的野心被无情的挫败。

江南雁等亲信也跟着冲进了厅中,一见到那半人多高的灵牌,他们也立即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刚刚还沉浸在取得绝对胜利的狂喜中,陡地面对这种现实的打击,令他们站在那儿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

李福达在这一刹那好象忽然苍老了十岁,他的刀尖慢慢垂向地上,淋出一条滴血的痕迹,四下的火舌灼烤着人面,好象头发都要烤焦了,“毕毕剥剥”的烈火燃烧声响中,他看清了灵牌上那行大字旁的另一行小字:“挚友大明威国公杨凌谨立”。

喷吐的火焰中,李福达忽然觉得自已就象一只扑火的飞蛾。再也不必抱什么侥幸了,从头到尾,根本就是一个陷阱,最可笑的是,这陷阱不是杨凌挖给他的,而是他自已掘好了坑,请杨凌来埋人。

“呀”地一声大叫,刀起狂风,一刀两半的灵牌和方桌轰地一声炸开,向两侧飞去。李福达单刀前指,长发飞扬,双目一片赤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