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百四十章 秘密

月关2016年09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杨凌抛出了诱饵,拉马里奥大主教和巴蒙德侯爵就各种物品选择哪两种做为代理开始了激烈的争论,桑德等人也不断插嘴说话,语速快的连通译官都来不及翻译。

杨凌笑吟吟地制止了通译,他不需要听他们互相争论哪两种商品运输更快捷方便、获利更加丰厚,无论他们怎么选择,杨凌都达到了目的。

大明现在正需要快速发展,然而连年的战争又造成内部极度空虚,现在北方草原上还有一个不确定因素,随时可能演变成一场大战,大明是没有足够的财力建造远洋运输经商船队并且建造武备充足的护航舰队的。

分利发展才能最大限度、最快程度的促进大明各项生产的发展,拉动经济的迅速攀升。

同时,每个西方国家享有一两项产品的代理权,随着他们市场经营的扩大,将在他们国家内部经济中占据重要地位,那么彼国对大明的依赖程度将随之扩大,大明坐守东方,就可以依据经济杠杆,象指挥牵线木偶一样,遥控远远的西方世界。

而且从后世的经验可以预见,当大量明朝产品倾销,导致彼国工业萎缩、白银大量流往东方后,必将引起该国的经济学家警觉,从而导致国家干预,施行反倾销措施保护国有工业,拒绝明朝商品的进入,虽然仍然可以通过彼国商人走私的方式继续输入产品,但是销量当然会大受影响。

可是如果从现在开始。就让彼国的统治阶层成为这种交易地直接受益者呢,那么在他们之中即便出现几个目光长远且无私爱国的人,他们又能产生多大的影响力?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左右政局和经济政策。

杨凌的经济理论和政治见解不见得比现在东西方的政客学者们高明,但是他毕竟多了五百年的见识,这些后世经历过,并且只是粗浅了解过的东西,对目前尚未有一个形成工业化国家地人民来说的确是具有相当的前瞻性的。

这种温情脉脉的掠夺。更符合长远利益,那种纯武力的抢劫,只能造就一些不思发展的暴发户,坐吃山空,百十年后,他们还是一无所有。抢劫十条鱼,何如造就一把鱼杆?

大主教和侯爵先生终于达成了一致意见,他们决定选择丝绸和茶叶这两项商品。

杨凌等他们做出了决定,笑吟吟地举杯道:“很好,那么这两项产品的代理权就是属于你们的了。下一步。你们可以决定建筑商场、仓库、输运码头的地点,各位传教士先生也可以就近投资建造教堂、学校。

喔!你们还可以建立西方医院,甚至可以在自愿地情形下,招收大明的学生和医治大明的病患。你们看,我们大明是非常慷慨的”。

真的是太慷慨啦!这些一路东来,受到印度、吕宋、日本等国种种限制和抵制的西方人,真的没想到在大明可以得到如此的优待,拉马里奥大主教和巴蒙德侯爵喜出望外,两人连忙道谢并举杯致敬。

杨凌又道:“关于详细的谈判条款,既然已经解决了这些基本的东西。那就好办了。你们回头可以拟议成函,然后我们两国再正式签署。”

他微笑着说道:“大明皇帝陛下近日就要启程回京,他将先去素有人间天堂之称地苏杭等地巡幸一番,诸位使节如果有兴趣。可以搭乘我们的官船一同前往,如果你们的准备速度够快的话,那么在皇帝陛下回京前,你们就可以得到大明皇帝陛下亲笔签署地文件向贵国国王覆命”。

大主教和巴蒙德侯爵等人连忙道谢,他们本来想选择的驻商地点就是苏杭这些富甲一方、交通便利的地方,能够随同大明皇帝的御驾前往,那自然更加方便。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双方都达到了目的。饮宴尽欢之后,拉马里奥大主教一行人兴冲冲地赶回四夷馆商议具体事宜、构画他们的美好蓝图去了,杨凌也兴冲冲地赶进宫里去见皇上,想把今日的谈判成果禀报一番。

南京的宫殿本来就是一直闲置地,尽管每年也拨付维修费用。但是偌大的宫殿经费有限,再加上守备太监知道例朝天子根本没可能离开北京城的紫禁城到此巡视。所以维修从来都过于疏懒,许多地方都已破败无法居住。

这一来皇帝和皇妃、公主等人虽然等住在宫中,却不能按照北京那派头各有所居了,他们集中住在听闻皇帝南巡后匆忙检修好的一幢建筑群里,虽然拥挤一些,管理服侍上也比较混乱,好在只是临时居住,正德性子又随意,倒是泰然处之。

杨凌进了宫,向宫中太监打听到皇上目前正在御书房,便匆匆行去,他走到宫墙长廊下时,隔着围廊鱼池,湘儿公主自对面的一个月亮门里走了出来。

湘儿瞧见对面廊下杨凌正向前行去,连忙加快了脚步,她匆匆前行两步,忽地醒起身后还跟着个贴身地侍婢,便敛去笑意,咳嗽一声道:“本公主要随处走走,不必侍候了”。

那侍婢忙应了一声,悄然退了下去,朱湘儿见她闪进了月亮门去,立即提起裙裾拔足向杨凌追去。

“喂喂!等等,瞧你那长腿的”,朱湘儿见杨凌昂首挺胸目不斜视地仍奔着御书房去了,忍不住出声喊道。

杨凌扭头一见是她,忙停住脚步,待她奔到跟前呼呼喘着粗气停下,才道:“小公主啊,要是回了北京还这样,太后见了一定会训斥你地。我正有事要去面见皇上。你有什么事?”

湘儿本来见了杨凌甚是开心,可是想不到现在杨凌一见了她就拉下脸,好象欠了他几吊钱似的,动辄就教训她,湘儿不由嘟起了小嘴,恨恨地在他靴上跺了一脚。

杨凌哎哟一声,湘儿气哼哼地道:“没事不能找你?人家还没嫁进你家门呢。就知道整天欺负我”。

杨凌苦着脸道:“这不是恶人先告状么?我才说了一句你就动手了,我可曾动过你一手指头么?”

湘儿瞪起亮晶晶地眼睛道:“谁动手啦,再说还踹你”。

杨凌“噗哧”一笑道:“是是是,是动脚,不是动手。咱们就是一脚结缘嘛,呵呵,好啦,你家夫君真的有事,我赶着去见皇上,你先回宫去找永淳她们玩吧”。

湘儿听见“你家夫君”四字,心头不由一甜,脸上也绽开了甜蜜的笑容,嘴里却不饶人地道:“又把人家当成小孩子哄,什么叫找永淳去玩呀,人家是大姑娘了好不好?”

“好好好”,杨凌无奈地道:“不知湘儿大姑娘到底有何吩咐啊?”

湘儿左右看看,诡秘地道:“你不是说要在永福姐姐那儿演一出戏么,现在怎么样?”

“现在?”杨凌吓了一跳,忙道:“我还打算去了苏杭再找机会,现在可是在宫中。方便么?”

朱湘儿道:“万一到了苏杭又没机会呢?夜长梦多,今天的日子还真就比较合适,永淳陪着皇嫂又溜出去了,永福姐姐这两日好象不太舒服。所以没有跟着去,她现在就在宫里呢,就她一个人,岂不正方便你行事?”

杨凌犹豫一下,问道:“她身边总有侍候的人吧?”

朱湘儿一撇嘴道:“她到了哪儿身边没有侍候的人啊?到时我把她们都赶出去就行了。都是公主身边的下人,还有人吃饱了撑地跑到皇兄那儿去报信么?”

杨凌想了想,跺脚道:“好,那咱们马上准备。喛,你到时候能哭出来么?”

朱湘儿笑嘻嘻地道:“你这个骗死人不偿命的坏蛋,我想起来就想笑,哪里哭的出来?”

杨凌叫苦道:“哭不出来?那如何能象,永福心思缜密。岂不被她看出破绽?”

朱湘儿笑道:“不会不会,哭不出来我还不会生气么?我只要怒气十足就成了。俗话说关心则乱。我看永福姐姐这几日怏怏不乐的,十有**就是因为没有机会和你说话,到时她光紧张你了,还有心思对我察言观色么?”

杨凌上下打量她一番,赞叹道:“好样的,一直被你纯洁的外表而骗了,想不到你比我还狠!”

“哎哟!”靴面上又挨了狠狠一脚,朱湘儿柳眉一挑,招手道:“走,跟我来,咱们马上开始”。

永福公主手托着香腮懒洋洋地坐在锦墩上,空荡荡的大殿上只有她一个人,定晴仔细再看,才能发现四壁墙角静悄悄侍立着的四个侍婢。

她这次满怀希望的南下,总算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心上人的承喏,小妮子欢喜地恨不得时时刻刻和自已心爱的郎君在一起。

但是她的性子使她不能象永淳、湘儿那样泼辣大胆,许多情思闷在心里却不敢表现出来。连着多日连杨凌的一面都见不到,使她郁郁寡欢的干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她默默地想着心事,幽幽叹息一声,正想起身去找湘儿下盘棋来解闷,却听外边有人呼叫道:“公主!永福殿下!”

永福一脸惊喜地站了起来,这是杨凌的声音,他怎么来了?

永福心口一热,顾不得多想,匆匆奔到门前,刚刚拉开房门,杨凌就一头钻了进来,焦急地道:“殿下。殿下快救我”。

永福诧然望去,就见湘儿紧咬银牙,一手提裙,一手提剑,张牙舞爪地杀将过来,永福大骇,连忙象护雏的母鸡一样张开双臂拦在杨凌前边。惶然道:“湘儿妹子,这是怎么了?你何以对国公刀剑相向?”

“你你问他!”湘儿气喘吁吁,好象气的已经说不出话了,她叮地一声以剑拄地,趁机喘口气儿,这宝剑拎着累地手腕发酸啊。

永福公主向杨凌投以探询的目光,杨凌吱吱唔唔地道:“这微臣冤枉,微臣实未想到殿下正在所以”。

永福公主见他语蔫不详,似有难言之隐,便不动声色地摆手道:“你们统统退下。不许出去乱说!”

“是!”四名侍婢忙不迭地退了出去”。

永福急忙掩上门,说道:“湘儿,你疯了,拿着宝剑追杀当朝地国公,快把剑给我!”

“不给!姐姐再逼我,我我就当场自刎!”朱湘儿把宝剑往颈上一横,她腕力不足,长剑摇摇晃晃,看的永福心惊肉跳,她连忙退了两步。摇手道:“好好好,我不过去,你快把剑放下,到底发什么了什么事啊。让你动刀动剑的”。

“我我说不出口,你自已问他,他对我做了什么事,我一个女儿家,出了这等见不得人的事,不杀了他,我也没脸见人了!”朱湘儿“悲愤欲绝”地道。

永福脸色刷地一下变了,她转身看向杨凌。颤声道:“你你对湘儿妹妹做了什么事?”

杨凌苦笑道:“殿下,微臣敢做什么事啊,微臣实在冤枉”。

他把上次误入湘儿舱间,惊见她洗澡地事改成了今天,向永福公主说了一遍。

其实要是说成那一天估计永福会更加内疚。因为从湘儿描述地情形看,那天分明就是永福和永淳设计摆了他一道。他却阴差阳错误入了湘儿的房间。

可是这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湘儿这一路上对杨凌也是有说有笑的,此时再让她“悲愤”一番,就算是永淳那小丫头听了也会知道有古怪了。

永福听杨凌说湘儿令人传召他,让他见过皇帝后来一趟,要和他商议为父王购买礼物的事,杨凌却先赶了过来,恰巧湘儿正在沐浴,房门前侍候的侍婢又临时走开,结果误入房间,见到她的**的事说了一遍,脸上顿时露出诡异地神色。

杨凌瞧她神色,知道她是想起了她自已曾经想用的计谋,心中有点想笑,他向湘儿看了一眼,湘儿想起那日羞人情形,脸蛋儿胀的通红,那副样子不用装,倒真象是恼羞成怒地模样了。

永福看看提着宝剑恼羞成怒的湘儿,她地头发还**的,脸蛋白里透红,淡淡隽净好象刚刚沐浴过,永福想不信都不成了,她再回头看看杨凌,轻声道:“你且退去殿后暂避,我来跟她说”。

“如此,多谢公主了”,杨凌深深地望了她一眼,心中有些惭愧。

“喛!”永福愁眉不展地看着杨

凌隐到殿后,然后走过去拉住湘儿地手,把她扯到桌前坐下,轻声道:“湘儿,今日的事都是一时误会,杨凌论品秩乃是当朝国公,人家虽是外臣,地位可不逊于咱们这些皇室公主,再说他是皇兄身边的第一重臣,你杀了他,谁担待的起呀”。

“女儿家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此事天知地知鬼神知,我自已的心知道,难道姐姐要我装聋作哑?”

“这”,永福语塞,若换了她碰到这样的事,那是也绝不肯善罢甘休地,在她的观念中,自然也是认为女子名节重于一切,不管杨凌是不是无心之失,事情已经发生了,自已如何解劝?

湘儿幽幽地道:“姐姐,人家知道姐姐喜欢她,皇兄也有意破例招他为驸马,但凡能忍得下的,妹妹就是受点儿委曲也就忍了。那日在宫中为了替他夫人传讯,我不慎跌倒在他的身上,此事已经被满朝文武、宫里宫外都传成了笑话。妹妹含羞忍垢地撑了下来。这一次,人家地身子都被他看光了,你要我怎么办、怎么办啊?”

她说着“哇”地一下扑进永福的怀中,放声大哭起来。

杨凌站在柱子后边听她哭的凄惨,不放心地探出头来看了一眼,却见朱湘儿趴在永福肩头,贼眼溜溜地四下乱转。嘴里哭的凄惨,却是光打雷不下雨,瞧见杨凌,她还狠狠地瞪了一眼,杨凌忙做个叫她小心的手势,又藏回柱后去了。

“怎么办,怎么办?”一边是心上郎君的性命、一边是可怜妹妹的名节,朱秀宁这位长公主殿下抱着哭地上气不接下气的湘儿,一时心乱如麻,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

“唉!等着皇上召见呢。你怎么又到处乱跑?”张天师瞧见妹妹回来,忙训斥道。

“你见你的,我想去见见永福、永淳公主嘛”,张符宝白了哥哥一眼。

张天师无奈地苦笑道:“那你就去吧,没上没下的,我还真不敢带你去见皇上”。

张符宝一拉哥哥的衣袖,说道:“我去了啊,半道上又回来了,哥,我看见杨凌和公主殿下在一起。他们地关系好象很特别呢”。

张天师紧张起来,看看御书房门口侍立的两个小太监,他忙抓住妹妹地手腕,把她扯到了一丛花草树木前。草木已有些衰败,但仍是深绿色,由于常年无人整理,密密匝匝爬满了藤萝枝蔓。

“妹妹,切勿乱说,皇家的事,知道的越少越好”,张天师神色严肃地道:“你可不要给咱家惹来事端。实话对你讲”。

此时,遮地密密麻麻的花草丛后懒洋洋地踱过一个人来,袖着手在那儿想心事,张天师环顾四周,只见远处有几个懒洋洋的太监宫婢正晒着太阳。近处并无人经过,却浑然不知近在咫尺的花树丛后居然站了个人。

他谨慎地道:“傻丫头。就你看的出来?告诉你吧,当初和威国公第一次见面,哥哥就在他那儿发现过永福公主的贴身绣帕,当时大哥就骇的没敢作声儿。

这次永福公主到了龙虎山,为兄特意仔细看过她的面相,又在静室中为她推演了一番,想不到她和威国公竟真有夫妻缘份,可是按理说,大明的公主岂能嫁给一个已经妻妾成群的人?这事儿为兄百思不得其解,想来造化万方,奇妙非人力所能窥测,我们静观其变便是,切不可胡乱置喙”。

张符宝一呆,说道:“什么?永福公主和杨凌有夫妻之缘?我我刚刚是看到杨凌和湘儿公主并肩入苑,神态语气颇为暖昧啊,怎么又成了永福公主?”

“不会吧?你小小年纪,懂什么叫暖昧,一定是你看错了”,张天师又紧张起来:“这不可能,绝不可能,这这怎么可能?”

张符宝翻了翻眼睛道:“当今皇上才登基三年,做地不可能的事情已经太多了,再荒唐点我也不觉得奇”。

张天师一把掩住了她口,紧张道:“不许胡说,皇家的事沾不得,威国公杨凌那也是一生贵不可言的命运,祸从口出啊!你忘了伯父被发配他乡迄今难归故里地下场了?”

他想了想,心里发毛地道:“你可不要胡说,等我看到湘公主时,我再给她相一相”。

“相相相,你相什么呀”,张符宝不知怎么的心里有点火,她一甩哥哥的手:“瞧你胆小鬼的样子,我就是和你说说,我会出去张扬么?还天师哩!”

她仰起脸来时,灿烂的阳光正洒在她的脸蛋上,张天师把她眉宇气色瞧的清清楚楚,张符宝说完一甩手气鼓鼓地走了。

张天师怔怔地站在那儿,奇怪地忖道:“妹子一脸春风,腮若桃花,印堂发亮,眉梢有喜,分明是红鸾星动之相,奇怪,莫非她的真命之人不远了?我会不会看错了啊?不行,我得追去再看个清楚!”

想到这里,张天师追着妹妹下去了,那站在树丛后地人无意间听到这样一桩奇闻,怔怔地发了阵呆,也急忙转身悄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