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百四十三章 缘份到了

月关2016年09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你要什么朕都准!”这一句话说出来明道堂内顿时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投向杨凌。

就象一个神从天而降,对你说:“我要给你一个愿望”,皇帝就有这个点铁成金的能力。他可以让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以让你富贵荣华一生无忧,可以让你娇妻美妾数不胜数,人世间的一切,只要你想拥有的,他都可以满足你。

谷大用向杨凌报以羡慕的眼光,心里稍微有些酸溜溜的,他情不自禁地想到:“如果皇帝给我这个允喏,我要什么?”

他想要的太多了,这个念头浮上心头,却反而怔住了:“我要什么?荣华富贵应有尽有了,一个阉人又不能封爵,还能要什么?”谷大用茫然了。

唐一仙和几位公主也听到了正德皇帝一时冲动下的许喏,唐一仙只是微微一晒,笑而不语。她知道自已这个大哥的脾性,随遇而安,知足常乐,而且很是自觉,皇上肯这么恩宠那是皇上的心意,他是不会恃宠而骄索求无度的。”

永福公主和湘儿一怔之后,却忽然省悟过来:“机会!皇兄开口说了这话,那就向他求亲啊,一口气把我们两个的婚事都求下了,岂不了了心事?”

永淳公主的小脸蛋也兴奋的通红,她的双灯`火~上'$传拳情不自禁地握了起来:“说呀!说呀!快说要娶姐姐!这个蠢材,要是再不说,那就是个超级大棒槌!”

四下的侍女太监们也在艳羡地望着杨凌。他们做梦也不敢奢望皇帝会有一天对他们发出这个承喏:“如果我是威国公,我要什么?权力,已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地位,已经位极人臣,爵至国公。

如果说要要免死金牌,要丹书铁券!自已这一辈子已经无所求了,爵禄家产也可以传下去。有丹书铁券在手,就可以为子孙后代求个平安!”

别看朱元璋颁下免死金牌没有一个兑现的,那是因为有免死金牌地有功之臣被他自已杀的七七八八了,如果有哪位勋卿功臣能好生生地活到他归天,那祖宗赐下的丹书铁券,后代的皇帝子孙是一定不敢不承认它的效力的。对!国公要是够聪明,就要丹书铁券!

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在杨凌身上,想知道他会要些什么。杨凌此时也回过神来,要什么?现在不是皇上正好给了我机会么?我向他求亲,把两位公主地婚事一齐求下来?不行不行。我是已婚之人,向御妹公主求亲已经荒唐了,岂能更加荒诞?

虽说皇上早已暗允,可是同时向两位公主求亲,实是旷古未有之奇闻,皇上虽然蔑视礼法,也难以做出这种决定,一旦他恼羞不允,藉口说只答应我一件而非两件,那可就全砸了。下一步想实行别的计划也来不及了,还是按原定计划来吧”。

杨凌刚刚想到这里,正德皇帝已向他鼓励的一笑,说道:灯!火~书',城“杨卿。你尽管开口”。

杨凌把牙一咬,俯首说道:“皇上,臣蒙先帝和皇上无限宠信予以重用,臣为皇上尽忠,为大明黎民百姓尽职,乃是份内之事。臣年纪轻轻,由宣府一介秀才,数年之间位极人臣。皇上对臣可谓恩重如山,臣做这些事何足言赏?”

正德见他有意推辞,忙摆手笑道:“喛,人人说食君之禄,为君分忧。可是尸餐素位者比比皆是,真正为国尽的有几人呢?有心为国尽忠而又有能力为国尽忠的又有几人呢?爱卿不必客气。朕是一国之君,说出去的话岂有收回的道理”。

永福和湘儿一颗心几乎跳出了腔子,脸色紧张的发白,她们暗暗地攥着拳头为杨凌加油,湘儿早跳起来不耐烦地道:“你这人怎么婆婆妈妈的,皇兄说赏你就是赏你,你快说,要什么?”

正德笑道:“永淳说的是,不要婆婆妈妈地,快说,爱卿要什么?”

杨凌这才吞吞吐吐地道:“臣请皇上恕罪,臣与公主殿下两情相悦,只因臣是已婚之身,所以始终不敢向皇上求婚,今日斗胆,旁的臣都不要,只求皇上因准,臣但求与公主殿下”。

他这一番话还未说完,旁边马永诚和太监宫女们早吓的目瞪口呆,正德皇帝听他结结巴巴吞吞吐吐的,心里却长长出了口气:“这话说的可累死朕啦,朕等的望眼欲穿,这个家伙总算开了窍啦!”

不等杨凌说完,正德便豪气干云地道:“使得!朕是一国之君,一言九鼎,焉有出尔反尔的道理?爱卿虽然婚配,驸马不得三妻四妾不过是本朝的规矩嘛,朕循古例,准了,哈哈哈哈”。

正德笑声未止,湘儿陡见杨凌递过来一个眼神,立即从椅上弹起,飘然走到杨凌身边,盈盈拜下,娇声道:“皇妹谢过皇兄赐婚!”

正德笑道:“不必谢,不必谢,哈哈哈。哈”。

正德越笑越不对劲儿,张着嘴巴笑容僵在那里:“你你们”。

他还没问完,永淳公主跳了起来,惊道:“这是怎么回事,姐姐唔唔”。

她还没嚷完。永福公主已一把捂住了她的嘴,然后上前搀起湘儿,微笑道:“湘儿妹妹。皇兄亲口允婚,你的终身已定,恭喜,恭喜”。

正德更糊涂了,结结巴巴地指着永福道:“秀宁,你你”。

永福飞快地向他使了个眼色,正德情知其中另有内情。便乖乖闭了嘴巴。唐一仙完全不知状况,见此情景不由啧啧赞叹:“这位大哥还真是了得,居然把公主也拐上了手,更离奇地是,皇上居然会毫不犹豫地一口答应下来。”

身为杨凌的妹子和湘儿的皇嫂,灯`火~上'$传她自然也的出面表示表示,眼见皇上一锤定音,唐一仙忙趋前祝贺,谷大用也反应过来,两个人围着杨凌连连道喜。

皇家这兄妹几人站在一边神色各异。湘儿娇滴滴地含羞不语,永福淡淡含笑略带酸楚、永淳瞠目结舌不知所谓、,正德皇帝依次看看,忽然觉地自已象在梦游

园门北向而开,前有一道石桥,一湾池水由西向东,环园南去。清晨夕暮时烟水弥漫,极富山岛水乡诗意。站在看山楼上,优美的山水风景尽收眼底,尤其用了这件稀罕物儿。就是苏州城内的一切也看地清清楚楚,比如几里地外那个卖糖粥的老汉,还能看到他的嘴一张一合呢。

唐一仙雀跃道:“真的好清楚,大哥发明的这东西好神奇。果然是千里眼”。

唐一仙新奇地把玩着千里眼,一回头见正德闷闷不乐,便笑盈盈地赶过去,搂住他地手臂,柔声道:“瞧你,人家你情我愿的,就算你是皇帝,也不能干涉这等私事啊?何必还不开心?”

正德是心里藏不住事的人。当时强颜欢笑一阵,回去便向妹子问起。永福不敢说出杨凌误闯湘儿宫殿窥见公主**的事,只说二人在巴蜀时便已暗中有情,在宫里时又有当众一吻之缘,彼此已是情投意合。她虽芳心已许,又怎忍夺妹所爱?说话间眩然欲泪。只求哥哥不要再问。

正德瞧妹妹伤心的样子也不敢再三追问,可是不管怎么说,永福是他亲妹子,感情上要远超湘儿,如今费尽心思却成全了别人,自已妹子终身无靠,正德岂能愉快?

他已隐晦地把永福暗恋杨凌地事告诉了唐一仙,以唐一仙之聪慧,想的可比正德更深了一层,如果大哥喜欢永福,那他断然不会这么残忍,当众向湘儿成亲伤害永福。如果永福深爱杨凌,也绝不会表现地象在明道堂里时那么轻松自若,料想内中别有隐情,不会象正德想象的那么简单,。

她见正德仍为妹子烦心,便道:“如果你想让永福配给大哥,你是皇帝,难道不能赐婚?”

正德摇头道:“仙儿,我虽然喜欢胡闹一些,可是把公主下嫁已婚之人,已经是极为难的事了。本来,让永福出家修行,削去公主封号,钻个皇家规矩的空子,还勉强说的过去。想不到杨卿求的却是湘儿的亲。

这也罢了,朕亲口答应过许他一事,回京后也堵的住悠悠众人之口。可是现在让我如何再把秀宁许他?就算她没有公主诰封,终究是皇上地妹子,皇上把两个御妹都嫁与一人,就算永福和湘儿愿意,你叫我如何开得了口?”

眼见他为之苦恼,唐一仙心疼地拥住他,柔声劝道:“好啦,不要想那么多了,永福能够淡然处之,说不定是已经想开了呢,她自已都已经不在乎了,你又何必耿耿于怀?如果对大哥死心踏地,那办法也得慢慢想不是?你在这里发愁何用?这‘千里眼’真的神奇无比,你也来试试,看看山水风景,心里就能舒坦多了”。

正德苦笑一声,从她手里接过“千里眼”,敷衍地随意了望一阵,他正想放下“千里眼”,镜头里忽地掠过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德忙移回镜头。可是他方才移动飞快,这时想寻找却不知人在何方了。

正德上前两步。举着“千里眼”沿着方才移动的路线缓缓移动,终于锁住了一个人影。

那里是复廊西地一个四面厅,雪白的墙面,青青的瓦沿,雕梅的花窗,这厅叫面水轩,长窗落地。临水而筑,轩的北面,假山壁立,假山上有弯曲山洞,假山下一泓清泉,湛清如玉,旁边古木掩映,下有石台,乃是个品茗赏景的好去处。

正德瞧清楚站在那儿的果然是杨凌,正没好气地想收回“千里眼”。却见旁边鹅黄色地衣影儿一闪,一个俏丽地女孩儿长风盈袖,衣袂飘展,自山石小径旁飘然而至,迎向了杨凌身边。

面水轩前,杨凌轻轻握住了永福的小手,永福喘息有些急,灯!火~书',城双手一被他握住更形忸怩,她低声道:“小心被人瞧见了”。

杨凌微笑道:“这儿很少人来,寂静着呢。外边还有我的人巡视着,公主放心”。

永福羞答答地垂首道:“叫人家秀宁”。

“嗯!秀宁妹子”。

永福被他握着手,听着他的称呼,心里甜甜的、暖暖地。慰坦无比。

杨凌拉着她的手缓缓走到花树下、清泉旁,指着水上假山道:“喏,看到了么,那上边有一个洞穴,里边还有石椅石凳,只是现在这节气,还嫌潮湿了些。你到时候就藏在那儿。到时让湘儿报讯,我自来这里寻你”。

永福柔柔地道:“嗯。你说怎样便怎样好了,我都听你地”。

杨凌瞧她羞窘之态,脸泛朝霞,不由心为之动,他轻轻把永福拥在胸前。揽住了她柔软的细腰,就欲施以狼吻。不料嘴刚嘟起来。却见小妮子甜蜜地闭上了双眼,就势把脸颊贴到了他地胸前,所见处只有乌油油一头长发和细嫩白晰的一栽粉颈。

杨凌微微苦笑,一个拥抱,对这位未曾尝过爱情滋味的公主来说,已是不可想象的幸福了吧?

“呀!你你干吗?”永福红着脸蛋儿,羞涩地问。

“哦,料子太滑”,杨凌赶紧把探向永福柔腴臀丘的魔掌移回了腰间,狼尾巴露出来的太早,会吓坏这个清纯的小妮子的。

两个人就这么贴着身子静静地依偎着。

过了阵儿,杨凌柔声道:“秀宁”。

“嗯?”秀宁如同酒后微醺,一颗心飘飘荡荡,贴着他的胸口低低应了一声。

杨凌说道:“你怕是还从未自已走过夜路吧?你一个人躲进那假山石洞,黑漆漆的会不会怕?”

“怎么是一个人,人家心里想着你呢!”好甜、好柔、好动听,饶是杨凌久经风雨,也顿时酥了半边身子。

永福富有传统妇女地一项优良品德:闷骚。外表中规中矩,骨子里却有着浪漫和激情,这种女人的韵味和性感很多人一辈子也看不到,除非在她觉的安全的环境和安全地人面前。

永福公主抬起头,红着脸蛋看着他,风情无限、动感十足地摇了摇头,说道:“人家、不怕!”说完,那脸颊又依恋而甜蜜地贴到了他的胸口。

杨凌轻轻抚摸着她丝绸般光滑柔软的长发,声音越发的温柔:“秀宁,现在还是早春二月,一入了水可冷着呢,记着事先喝些姜汤水。那水我查过了,不到一人深,跳到里边只要站立着就不会淹到,你装作惊惶失措闭气入水片刻,我就会救你上来,千万不要害怕”。

永福被他温柔的抚着长发,乖巧的象只小猫儿:“嗯!人家不怕”。

“还有……”。

“人家不怕!”

“呃,我是说,到时我要当众给你做人工呼吸,人工呼吸就是你‘晕倒’时,我我要亲你的嘴,你要是惊惶挣扎起来,那就漏了马脚了,你你不要难为情”。

杨凌说完,忽然觉的有点凉,低头一看。原来(随时随地阅读同步文字版更新,手机访问完全免费立刻体验)衣服前襟已经被扯开了,直往里透风。永福公主滑润娇嫩地脸蛋儿整个儿钻了进去,外边只露出一头乌油油地青丝,袍襟里传出一个闷闷地听不太清的声音:“人家不怕”。

杨凌好笑地看着这位鸵鸟儿似的小公主,翻了翻眼睛,心道:“你不怕,我我更不怕!”

唐一仙见正德举着“千里眼”看不个停。好象已经有些入迷了,不禁摇头一笑:“他呀,还是孩子气十足,方才还满腹心事,这一有了好玩的东西,立即又忘乎所以了”。

唐一仙轻轻走到正德身边,言笑晏晏地道:“怎么样,风景好吧?”

正德“嘿”地一声,眯着眼睛说道:“嗯,好。好风景,好风景呀好风景!”

*

今夜一月当空,星光灿烂。

寄住于苏州玄妙观地张天师兄妹也赶来拜见皇上,张天师已听说皇帝许婚,将蜀王之女湘儿公主许给了国公杨凌,见了杨凌自然也不免道贺一番。谷大用陪同佛郎机国使者参观了几处织造作坊后把他们送回驿馆,也匆匆赶了来。

明道堂内,正德皇帝大排酒筵,与众人谈笑正欢,湘儿公主匆匆从后边奔了来。惊惶道:“皇兄,永福姐姐不见了,我们找了几个地方,都没有见到过她”。

丝绣雅乐声一停。众人都有些发呆,正德奇道:“永福不见了,她去了哪里?”

“不不知道,只是使了侍女宫监四处寻找,都不曾找到姐姐身影”。湘儿这回骗的是皇上,多少有些紧张,倒不是有意结巴。

“嗯?”正德有些纳闷儿,皇妹不会是想不开吧?没理由呀。难道我今日所见地场面不是真地?他二人既然余情未了,还偷偷幽会,怎么可能才半天的功夫却突然有了寻死的念头?

“走,马上去找!吩咐宫婢宫监,打起灯笼火把。就是把沧浪亭给朕翻个底朝天,也得把永福找出来!”

正德厉声喝道。已经有所准备

的他并没有漏过湘儿不断扫向杨凌的眼神,也猜到事情十有**和他们有关,只是正德现在还搞不懂他们倒底在打什么主意,难得他肯沉住气,陪着他们把戏演下去。

“大哥,今天什么日子?”眼见众人狼奔豕突,一团混乱,小符宝低声问道。

张天师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轻声道:“你最近怎么浑浑噩噩的,连日子都不记得了?今儿二月二十一日”。

“哦!”拢在袖中的修长手指迅速一阵掐算,张天师沉住了气等着,见她抬起眼睛,便问道:“算出来了?”

“嗯,算出来了”

“怎么样?”

“人没丢。”

“那在哪儿呢?”

“依卦象显示,应该在一个偏僻夹角之处”。

“这样能把人找出来吗?”

“找不出来!”

张天师瞪起眼睛吼道:“那还装什么活神仙?走吧!”

“哦!”张符宝飞快地跳起身来,两兄妹慌慌张张地冲出大厅,此时大厅里已经只剩下这神神道道的兄妹二人了。

沧浪亭沸腾起来,惊闻丢了个公主的江彬吓的魂飞魄散,沧浪亭外围数千精兵刀出鞘、弓上弦,兵影憧憧四下巡逻搜寻,江彬自已顶盔挂甲冲进沧浪亭来,也跟个没头苍蝇似地四处乱撞起来。

杨凌跟着正德没头没脑地乱跑了一阵,忽而提议道:“皇上,偌大的园林,十多亩的地方,这样找也不是办法,咱们带人分头去找吧”。

“好!咱们分头去找”,正德皇帝沉住了气,想看看这个家伙倒底玩什么花样。立即不动声色地响应。

杨凌大喜,连忙招呼了一帮太监宫女,四处呼喊着永福公主向远处去了。正德瞧见杨凌打着火把,所去的方向正是面水轩,再想起白天所见的场面,心中不由一动,立即一转身。也从后边跟了上去。

“公主殿下!永福殿下!”杨凌冲到面水轩,高声喊道。

正藏身在阴暗潮湿地石洞中有些心惊胆战的永福公主一听他的声音,几乎就要高声回答:“我在这里!”

刚刚张开嘴儿,她才省道自已是来“寻死”的,可不能应声而出。

永福公主匆忙奔至临水一面的矮窗,向外张望一眼,见杨凌一马当先,擎着支火把已经冲进院来,便吸了口气,抬腿跳向潭中。

“嗵!”地一声。水花四溅,两个小宫女已经尖叫起来:“有人跳河跳湖啊,跳水!”

“不要吵!”春寒寥峭,夜间那溪水犹其寒冷,杨凌怎舍地让永福在水中多待,立即把火把往那尖叫的宫女手中一塞,飞身奔了过去。

“寻死”地永福公主被威国公英勇无畏地救了出来,她一身水淋淋的被杨凌托在怀里,从池水中一步步地走了上来。

“快!快告诉皇上,永福公主找到了!”杨凌也一身是水。扬声喊道,当下便有几个小太监抢出去报讯了。

杨凌一低头,只见一袭白衣地永福公主躺在他的怀中,秀发如油长垂委地。轻衣沾水尽湿,紧裹在她曼妙玲珑的娇躯上,酥胸曲线若隐若现。四下里一片摇曳的火把红光,怀中的佳人竟张着眼睛望着他,眉梢眼底尽是温柔的笑意。

杨凌吃了一惊,连忙狠狠瞪了她一眼,永福调皮地一眨眼,这才乖乖地闭上了眼睛。只是嘴角牵动了几下,才慢慢的抿平了神色。

“公主溺水,已经绝了气息,快快呼太医来救!”杨凌径直把永福公主抱进了面水轩内,放在一张竹榻上。

外边有人高呼到:“皇上驾到~~!”

“皇上来了?”杨凌听了把心一横。急道:“公主命在旦夕,我来续气救她。尔等退下!”说完忽地一俯身,吸住了永福清冷的双唇。

永福身子一僵,那双小手攸而抓住了杨凌地衣衫,眼睛死死地闭着,素净如玉的脸蛋刹那间一片嫣红。

“啪啪!”丰腴笔直的大腿外侧被杨凌轻抽了两下,得到提醒的永福公主覆在眼睛上的长睫毛一阵飞快地眨动,身躯这才缓缓放松柔和下来,任他轻啜着自已地樱唇。

正德一腿迈进门来,看到的就是妹子横卧榻上,杨凌单膝跪地,一张大口吻在妹子地小嘴上,那手好象还在胸腹间按揉着?

正德大怒,喝道:“杨凌大胆,你在做什么?”

被杨凌喝退站在门口的侍女结结巴巴地道:“回皇上,永福殿下溺水,昏迷不醒,国公说是续气施救”。

正德眼珠一转,前后一想顿时都明白了过来:“好呀,原来今晚沧浪亭不是丢了个大活人,而是让我这大活人丢人呀?”

“出来出来,都出来!”这样场面当哥哥的实不宜见,正德连忙又退出房来,还把房门带了带,“女生外向,合伙儿骗我呀!”正德皇帝很郁闷地想,可这气还不能和杨凌呕,事关妹妹终身啊!

“冷不冷?”房门一关,杨凌便赶紧抬起嘴来,握住永福冰凉地小手低声问道。

永福一双眸子情意绵绵地望着他,温婉地摇了摇头:“清风明月本无伦

远山近水皆有情”。她吟的就是这沧浪亭的题诗,看似答非所问,只是那远山近水情在何在,已是不言而喻,不是闷骚之人,那是听不懂的。

杨凌听地懂,他握紧了永福的手,忽地又俯身吻了下去。榻上一双玉足脚尖儿忽地伸的笔直笔直。待到杨凌轻啵一声,放开她的双唇,永福已被吻地酥胸起伏不已。红唇濡若樱桃,桃花上脸,秋波斜乜,只是呼呼喘气,再难说出一字。

“可恶!成何体统?”正德一拂袖子,愤愤然地道。

“原来是想糊弄朕,让朕为了御妹名节。顺水推舟地把她嫁给你,这哑巴亏吃的。怎么就不能胆子大一些,把事情对朕和盘托出呢?要骗咱们一起骗别人呐!”

谷大用见皇上虽然愤愤然,却不象真正大怒的样子,忙陪笑解释道:“皇上息怒,国公也是事急从权,为公主性命着想啊”。

“嘿!今天让你一回,不要自以为得计。早晚朕的找回来!”正德在心里发着狠,蹙着眉头长叹一声道:“永福现在还死活不知呢,就是救活过来。被人如此施救,让她情何以堪?”

湘儿小心翼翼地道:“皇兄,呃女儿家名节最重,永福姐姐被国公如此施救”。

她扯了扯永淳地衣襟,永淳反应过来,忙道:“怕是姐姐也只有嫁给杨凌才行了,否则姐姐的名节、皇家的体面,如何才能周全?”

“岂有此理,朕两个御妹,焉有共嫁一夫之理?”正德怎能立即答应。这戏份还地做个十足才行。

江彬攥着刀柄儿在旁边抻着脖子看了半天了,他一直没插话,可不代表他没带眼睛来,各人所有的反应他全都看在眼里。

虽然江彬不知道公主是失足落水还是有意寻死地真相。可是两位小公主撺掇皇上下嫁永福,皇上神色之间也并没有决然反对的意味,他可是看地明明白白。

此时他已想起当初张天师在御书房前和妹妹说过的话:“永福公主与威国公有夫妻之缘,威国公一身命运贵不可言,还有湘公主,这不都应验了么?”

想到这里江彬再不犯豫,立即翻身拜道:“皇上,臣是外臣。皇上家事臣不敢胡乱插嘴,不过永福殿下即便没有今日之厄,也是当与国公结为鸾俦的,这是天命所归啊”。

正德气笑了:“永福和杨凌这是找了多少人给朕铺台阶呀,居然事先连他也通知到了。里外里就瞒着我一个?”

他瞪了瞪眼道:“江彬,你什么时候懂得算命了。还天命所归,再敢妖言惑众朕可不饶你”。

江彬慌了,忙道:“皇上,臣可不敢胡言乱语。臣是无意中听到张天师和他的妹子私下交谈言及的,臣听天师嘱咐他的妹子说,此乃天机,不可泄露。臣是凡夫俗子,可是更加不敢多言了。直到今日见此情景,料是天机已经到了,臣虽畏天命,更不敢欺君,自然知无不言”。

正德倒不相信天师也会假借天命哄骗于他,所以一听江彬地话倒真是半信半疑起来:“莫非妹子和杨凌如此好事多磨,还真是夙命中的姻缘?嘿,要是天师真这么说,那倒是一个天大的台阶,天命所归呀,想讲理?和张天师论道术去,你比划的过他朕就听你的”

正德正自想着,张天师领着张符宝也匆匆忙忙的跑到这儿来了,江彬一抬头看到,顿时如见救星,忙指着天师道:“天师来了,皇上不信尽可问他呀”。

张天师刚刚赶到,就见面水轩前灯笼火把一大帮人全都面色诡异地看着他,不禁心里有点发毛,他放慢了脚步,迟疑道:“皇上,公主,谷公公,江将军,呃出了什么事?”

正德忍不住问道:“天师,朕听说你早算出永福与杨凌有夫妻缘份,此事当真么?道术当真能穷参造化、具莫大神通?”

怎么那日说话被人听去了么?张天师先是一惊。但是天师是干什灯`火么的?上通天文,下知鬼语啊,正德皇帝这句话一出口,字里行间一分析,再暗察周围诸人神色,张天师要是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那也白在道术最高学府深造这么多年了。

张天师立即答道:“啊!此乃天机,灯`火小道本不敢擅言,然小道今晚前来,其实正为此事”。

张天师微微一笑,道袖一拂、潇洒自若地说了一句两头堵的万金油:“天象昭示,缘份到了!”

张符宝站在一旁翻了翻白眼儿:“不要我装神,你却来弄鬼,这是只许天师蒙人,不许符宝算卦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