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百五十一章 不拘小节

月关2016年09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喝一杯淡绿色的清茶,杨凌悠悠然地进了卧室,脱了外衫,只着小衣倒在榻上。

这是一铺火炕,上边铺的褥子不软不硬,躺上去正解乏,杨凌舒坦地伸了个懒腰,拉过一床薄被横搭在腰间,阖起了朦胧的双眼。

山珍、醇酒,英雄尽欢;沐浴、散步,香茗一杯。然后再躺在床上,何等惬意?被褥虽是棉布的,却干净、干燥,似乎还带着阳光的暖意。只少了一个女人,一个香肌玉股、温柔美丽的女人,否则更该是天堂一般的生活了。

太阳消失在地平线上了,天际还留有一抹晕红,数百骠悍的骑士披着一抹晚霞的残红,簇拥着一辆蒙古贵族式的豪华马车驶到了兀者卫的辕门前。

车队停在兀者卫的辕门前,过了片刻,似乎与城上守门官军出示了通行的令符,彼此对答已毕,辕门打开了。车马辘辘,一行人下了马,牵着马匹慢慢走进了大营。军营之中照例是不准驰马的,尽管很多地方卫所的将领并不遵守这条军纪,但纪律森严的边军不同。

在最后一句骑士入城之后,古老的辕门吱吱呀呀地又合拢了来。“呯”地一声。闭住了天边最后一抹余晖

一个眉目婉然、娇嫣如画地女子跪坐在杨凌身边,侧着头,让开一偻烛光,静静地欣赏着他地睡姿。灯光把她的娇躯裁出一道优美的剪影。她穿着柔软贴身的罗裳,痴痴地凝视着杨凌,目光中流出一丝恬静、一丝温柔,还有一丝宠溺。

杨凌的眉心微微蹙着,好象睡梦中还想着什么心事。女人伸出纤秀的手指,轻轻抚摸着他的脸庞。轻轻的抚平他微蹙地眉头,那温柔,如春风一般,如丝如缕。

杨凌忽然若有所觉,他霍地张开眼睛,一只手已准确地扼住了那只抚在脸上的柔荑。凌厉地目光刚刚射出,却在一怔之后瞬息转为无尽的温柔。

“韵儿,是你!你来了?”杨凌一下子坐了起来,又惊又喜地道。

“嗯,你这坏蛋!”成绮韵轻轻揉着被他握疼的手腕,娇滴滴地道:“刚刚见面就给人家一个下马威”。

杨凌佯怒道:“你趁本大人酣睡竟敢悄然近身。这也就是我,要是曹孟德,早就一剑刺下去了”。

成绮韵脸泛媚笑,昵声道:“人家一路就想着大人的剑朝人家刺下去呢”。

她没再说下去,因为杨凌已经一把抱住了她。成绮韵闭上了美丽的眼睛,双臂温柔地环着杨凌有脖子。两个人就在烛光的摇曳里静静地拥抱着。

过了许久,杨凌才放开手,把她往怀里拉了拉,成绮韵就势倒在他地怀中,仰起脸双眼弯弯地笑望着他,轻轻抚摸着他颌下的胡茬,媚声道:“大人,想我没?”

“想了!”在成绮韵挑逗似的一声娇呼中,杨凌的手指在她的**一处处优美的风景上逡巡着:“老爷好想你呢,想你这里、这里、这里”。

手抚在成绮韵地大腿根上时,攸地被一双温润浑圆的大腿夹住了。成绮韵脸上似笑非笑,鼻中已带起娇昵的喘息,

她穿着一身女式骑装,上身着淡蓝罗衫,下身是细薄的绯色缎裙,此时仰卧在杨凌怀中,更衬得腰腿曲线优美,尤其那有意挺起的酥胸,更形玲珑浮凸。

“大人,人家也想你”。

杨凌低低地笑:“是么,你想我哪里?”

成绮韵一双桃花眼水汪汪地,腻声道:“想你这里!”说着一手小手儿毫不忸怩地探进了杨凌的睡裤,温润柔软地小手,准确地握住了要害。

杨凌苦笑,这些妻妾之中,在床上若说毫无顾忌,甚至比他还狂野大胆的,就只有这个成绮韵了,和她闺中**,若想她忸怩羞涩,那除非她今天想扮成那副模样。

两个人闺中嬉戏,成绮韵无论扮成高雅、清纯、稚嫩、风骚、狂野,绝对扮的活灵活现,让你找不出一点破绽。可是今天久别重逢,成大小姐显然是没有那个耐心了。

纤巧灵活的手指技巧地搔动了几下,杨凌被激起一股蚀骨**的快感,下腹立即勃如怒蛙,成绮韵吃吃娇笑起来,

“你这小妖精!”杨凌咬牙切齿地叫,双手一分,成绮韵胸前粉堆玉积的酥乳只一闪现,已经落入一双大手掌握,只有指缝间凸露出两粒嫣红。

房间中响起一阵娇吟呢喃,过了许久许久

“大人老爷,哥哥啊,饶饶了我吧成绮韵披头散发、满脸潮红,头晕眼花的跪伏在床上发出呜咽的哀求声。

酒意半醒的杨凌捧起她浑圆丰盈的雪臀,把她抛送的犹如狂风暴雨中的一叶小舟,成绮韵的藕臂已经撑不住了,只能用肘跪伏在榻上,高翘起一轮明月。

“爷人家够了嗯嗯”,终于。在杨凌一阵急剧的颤抖后。成绮韵象泄了气地皮球,软绵绵地趴在了床上,香汗淋漓的枕着自已的玉臂,满脸晕红、眼波迷离,檀口微张、娇喘吁吁。

杨凌歇了一阵儿,向旁一翻,懒洋洋地在她汗叽叽的丰臀上“啪”地一拍,笑道:“还敢不敢再惹老爷了?”

成绮韵的丰臀被拍的一阵荡漾。她娇慵地哼了一声,连反驳的力气都发不出来。

杨凌捏着她尖巧的下巴。笑道:“韵儿,老爷我一直有件很奇怪地事搞不懂”。

“嗯?”成绮韵的魂儿还没完全回到身上,她睁开朦胧

眸子瞧着杨凌。

杨凌道:“忙忙碌碌、大耗气力的是我呀,你怎么会比我还累呢?”

成绮韵翻翻白眼,有气无力地哼了一声,手抬了一下。却没有力气打下去,就抓住他的手指张嘴咬了下去。嘴唇碰到了他的手指,却由作势欲咬变成了张开樱唇含进口中,那双美目眸光朦胧、媚眼如丝,看的杨凌神为之驰。

成绮韵一个翻身扑进了他的怀中,滚烫地脸颊贴上了他的胸膛。轻轻地磨娑起来。激情之后,才是两个人心满意足的温存

“你已经通过军方暗示银琦,如果红娘子的白衣军与她接盟共同对付伯颜,朝廷不会干预?”

两个人已清洁了身子,杨凌半倚着被子。把光滑滑的成绮韵拥在怀中,一条腿不老实的时而滑过她纤秀结实地小腿。时而磨擦她丰腴柔软的大腿和丰臀。

“嗯!朝廷当然不会干预的,甚至乐见其成,不是么?再说谁敢真的委曲了你的莺儿妹子呀?”成绮韵似笑非笑地椰揄道。

“啪!”丰臀挨了一记。

“喛呀!”一声娇呼,成绮韵不甘示弱地咬了他地**一口。

“草原上,为了生存,需要付出的大多是生命地代价。这种残酷的生活,造就了蒙古人不同的观念,他们只尊重实力,强大的实力。

他们掠夺的不只是大明的边寨,事实上,他们自已也是互为牛羊、互为鱼肉,强大者就是主人、软弱者就是奴隶,你能征服他,你就是他的主人。

红娘子拥有强大的实力,任何一方都不敢小觑的实力,这是各方都想招揽她的原因。她不是蒙人,这是各方放心招揽她的原因。

而同样的,红娘子能在蒙古草原上站住脚,并且拥有了自已的广袤草原、牧场和部族,一方面取决于她的实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在她上面还有一个伯颜汗,蒙古牧民们很难产生对立感。

现在,快要和伯颜猛可图穷匕现了,要继续利用这份优势,她就需要寻找一个新的名义上的首脑,那么,那些在她治下已经尝到了甜头的牧民们,就会心安理得的继续接受她的统治,直到彻底归心”。

杨凌听完了成绮韵的分析,若有所思地想了一阵,轻轻点头道:“不错,你说的对,收录计划当因时因势而变。她的这层保护色,最初只是为了迷惑火筛、伯颜、亦不剌,现在既然有了更大的好处,就应该让她潜伏下去。”

“如果与朵颜三卫达成联盟,又没有暴露朝廷大军的身份,只要运作的好,很可能形成与火筛、瓦剌联手对付伯颜的机会。毕竟,伯颜是黄金家族后裔,是鞑靼部落中最有影响的英雄,是瓦剌部落最大的宿敌。这种合作是比较容易促成的。

那样的话,后面有辽东都司、奴儿干都司的配合,我们将可以朵颜蒙古为掩护,瓜分到很大一块草原,那时,就是银琦女王与火筛和亦不剌之战了,唉!彻底消除草原之患到底还要多少年呢?”

成绮韵微微支起螓首,认真地的道:“大人。你下决心扶植她了?”

“武力征服、驻军控制、移民实边、商贸渗透、文化融合、宗教羁靡、民族同化。任重而道远,关外太庞大了,而现在大明地人口又实在是太少太少了,要实现这个过程,最快还不得几十年?

在这个悠长地过程实现以前,我们需要一个肯听话、能合作的人配合,伯颜、火筛、亦不剌、银琦,这几方首脑中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人了。慢慢来吧。也许我想的太容易了,其实就算莺儿公开站在银琦女王一边。面和心不和的朵颜三卫想真正整合起来,形成一股足以对抗伯颜的力量也不容易”。

成绮韵咬了咬唇,低声道:“银琦女王召开那达慕,公开招婿,各路英豪必然予以关注,伯颜、火筛等部也不会置之不理。在各路英雄风云际会之时。如果我们想些办法,或许可以从中渔利”。

杨凌犹豫起来,成绮韵说的含蓄,可她的意思杨凌听地懂,无非用些阴谋诡计挑拨、离间、分化、甚至暗杀的手段,把一场欢乐地盛会变成血腥屠杀。用酷厉的杀伐迅速整合朵颜三卫,让草原各部在措手不及之下仓促进入决战,这样游离于其间的红娘子才能如鱼得水,成为银琦女王必须倚重的主要力量。

可是这与杨凌一向不打无把握之仗的原则相悖。而且很难保证不会有些只是赶来参加大会的无辜部落也卷入其中,这样做可以吗?杨凌地心微微有点不安。

不这样做。仅靠正常的办法,朵颜卫要多久才能达成内部的妥协?才能真正形成一支完整的力量对外作战?如果这个过程太长。瓦剌已经对红娘子用兵,而伯颜袖手旁观甚至暗下毒手,那红娘子怎么办?

向东完全撤入奴儿干都司,一种可能是会暴露她实是大明朝廷所遣的秘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把需要休养生息一两年的大明军队完全拖入战火。西边是瓦剌、南面是伯颜、东面是现在不能明着相助地大明军,如果出现那种僵局,她该怎么办?

北边北边,杨凌的心忽然跳了起来,他怎么一直忽略了北边。北边是哪里?是西伯利亚,是面积相当于又一个大中国的西伯利亚!一片现在看似一片蛮荒,却有着肥沃的土地、广袤的原始森林和无穷无尽地石油、天然气、煤、金银铜铁等丰富矿藏的庞大区域。

那里现在仅仅居住着几个当年隶属于蒙古大帝国地小汗国,事实上只是一些鞑靼游牧部落。罗斯现在还是欧洲的一个三流小国,连乌拉尔上下一个小小的鞑靼喀山汗国都打不赢,还没有能力涉足这片土地。

如果我能在自已有生之年摆平了横亘在这中间的鞑靼、瓦剌,那会怎么样?那么大明就可以一直向北,拿下整个西伯利亚!大明的版图将扩大一倍,那里充裕的土地和矿藏将为未来大明的工业发展提供最雄厚的经济资料。

不对!还不止这些。大明的战船现在没有能力横跨太平洋,然而要是取下了西伯利亚会怎么样?那么就可以通过狭窄的白令海峡踏上‘北美’的阿拉斯加,再然后,想象后人转动地球仪,那上边中国国土之庞大,杨凌的头有点发晕

自已的目光以前怎么就一直局限在长城以外的这片草原上了?跨过这片草原可是一片更辽阔的天地啊。

罗斯王国还没有能力东进,西班牙和葡萄牙从地球的另一边刚刚涉足南美一角,仅仅是派出一些船队去实施抢劫而已,那里有大片的处女地呀!

杨凌的热血沸腾起来,一个更伟大的目标。激起了他地斗志。本以内兴工商、外消草原之患为一生夙愿,从此做完这一切就可以做一个逍遥王侯地杨凌,心思一下飞的好远好远

汉民族不是没有机会统治西伯利亚,早在汉朝,匈奴战败西逃,大汉就有了第一次占领西伯利亚的机会,但那时这片不毛之地没有驻守价值,他们主动放弃了。苏武牧过羊的北海(贝加尔湖)再没有踏上汉人军队的足迹……

到了盛唐打败东突厥,汉人大军再次有了占领西伯利亚的机会。但是安史之乱使大唐势微,北方民族再次自立门户。现在,只要解决了鞑靼和瓦剌,南北将变成一片坦途,要征服西伯利亚那些原属大元金帐汗国的小汗国易如反掌。这样一份丰功伟业,足以千古不朽。只要只要扫平横亘在大草原上的鞑靼和瓦剌这两个自大元分裂出来地最主要力量!

为千秋功业、万世平安,何惜一时杀戳?

成绮韵听到杨凌心跳越来越快,体温也高了起来,不禁忐忑地抬起头:“我惹他不开心了么?他他一向不喜欢我太阴险的”。

“绮韵!”

“嗯?”

“按你说地办,放手去做。充分利用那达慕的机会,不惜任何代价。强行整合朵颜三卫,一定要把银琦的势力组合起来并且掌握在我们手中!并挑起伯颜、火筛之战!”

成绮韵惊奇地看着杨凌,不明白他何以如此亢奋。

“韵儿,你是女中诸葛,智谋百出!你要帮我好好想想。详加策划,不管任何手段。一定要办到!”

成绮韵眼珠一转,追问道:“不惜任何手段?”

“对!”

“哪怕有些卑鄙、有些无耻、有些邪恶?”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成绮韵格格一笑,放下心来。能困住她的笼子,只有杨凌的约束,杨凌让她放手去做,天高海阔,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成绮韵心中喜悦,她眉尖儿一展,忽地在杨凌胯下屈指一弹,笑盈盈地道:“我家大人总算是开了窍了”。

“哎哟,你弹哪儿?”杨凌一个机灵。

“攻敌之至弱嘛!”成绮韵眉梢眼角尽是春情,笑地无比冶荡。

“哼!”杨凌放开了心事,精神又起,看着成绮韵那无尽魅惑的笑脸,杨凌性致勃勃地道:“这你可猜错了,本国公是兵法大家,你不晓得我这是强则示之以弱么?”

他一翻身便将成绮韵压了身下,成绮韵只觉小腹上一团刚猛火热,果然是至阳至刚,不禁花容失色道:“老爷,你还要呀?人家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杨凌不理,他探手一挑,便把成绮韵柔腴动人的身子挑翻过来。成绮韵楚楚可怜地道:“人家消受不起,老爷你放了人家吧”。

她象只呜呜哀鸣的小牝犬,一边娇娇怯怯地哀求着,一边膝行着向前爬去。杨凌抄住她纤柔的腰肢,握住髋部向后一拉,那一盘丰腴便重重地撞在他地腿间。再逃开,再撞回来。

成绮韵的腰肢以一种奇怪的韵律摆动着,塌腰翘臀性感妖魅,配合着她又细又软的哀求声,让再是怜香惜玉的人都不禁生起一种摧残蹂躏地**。

然而那臀的技巧扭动,虽然看地人蚀骨**,却就是不得其门而入。如是者多次,杨凌已被逗弄的面红似火、鼻息咻咻,他忽然性起,象抓小鸡似的把成绮韵粗暴地扯到自已身前,‘很残忍’地倒拧起她一双纤细白嫩的手臂,成绮韵再不能逃开了,只能悲啼着扭动、挣扎

这个妖精,居然又在玩撩拨他的游戏!

粉肌脂腻,腰折杨柳,一轮明月好圆,国公半宿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