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百五十二章 暗流涌动

月关2016年09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西伯利亚如果到手,就可以由陆路踏足北美,既而跨过一个小小的海峡到达南美。后世的世界格局将因而大变,至少不会再出现一个强大的俄国和美国,而中华帝国将横跨亚欧美三大州。

当然,杨凌并没有忘记南方,满剌加到手、夷州驻商,将促使他们的商船不断扩大远洋区域,澳州的发现为时不远。这样一个远大的目标,在杨凌稳定了国内、正在大力发展工商之后,并不难实现。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只有一个了,那就是人口。大明的人口相对于这么庞大的未来江山将会显的太少太少。杨凌准备回到关内后就向皇帝陛下建议大量鼓励人口繁殖,现在的粮食生产和开海通商,经济大幅度发展为此提供了充足的经济基础。

同时,现在人口的夭折率实在是太高了,必须的组织一批名医,研究出一整套的婴儿从妊娠、生产、哺乳直到成长的一整套医疗卫生措施,减少婴儿的高死亡率。

原打算解决了草原问题,就做一个闲散王侯,和娇妻美妾们游山玩水、饴乐一生的威国公杨凌心中有了一个更远大的目标,重新变的斗志昂扬起来。

曾经只想着离开穷困的杨家坪,在自已短暂的生命期间,给爱妻谋一份产业,让她以后衣食无忧的杨凌,当他和幼娘手拉着手儿走出穷山沟时。绝不会想过能够踏上朝堂。谋个一官半职,更不会设想这样的宏图。

人地目光和抱负是随着实力、地位地上升不断修正改变的,现在,当他的地位无以伦比,当国内生机勃勃,从世界头号大国、强国,进行更突飞猛进发展的时候,他的目光也看到了更遥远的未来。

对他来说是如此。对大明朝廷,对朝廷百官来说何尝不是如此?工商的发展、四海的交流。势必开拓他们地眼界,让这个庞大的国家不再安于现状,将使他们明白中国并非世界唯一地、完美的乐土,四夷也绝不是一些毫无求取价值的穷荒僻壤和落后如野人的蛮夷。

追求和利益发展的动力,一旦促成这个强大国家的主动发展、开拓,试问当今天下。还有什么是他们不能征服地?

然而要做到这一切,第一步就是平定北方,把伯颜和火筛这几颗钉子拔掉,并且把这片草原稳定下来。要做到这一步,朵颜三卫做为蒙古族人的一员、做为关外最强大的一支军事力量,必须得到整合、号令统一并且掌握在朝廷手中。

多少强大的力量就是在内讧中出于灭亡?小到朵颜三卫。大到大明帝国,给了它一个强盛的机会,如果不给它向外开拓的远大目标,那么力量地强大最后就只能用在内耗上。

从成绮韵那里,杨凌了解到北方进一步的情况。现在西伯利亚的那些鞑靼小汗国,就正在不断的内讧。而起因却是罗斯帝国的王后指使人不断地挑拨。以致于这些任何一个汗国都远远强胜于罗斯的小汗国。现在陷入不断地内战中。

估计再有十年功夫,这些小汗国就能在内讧中变的不堪一击。杨凌并不了解罗斯帝国东征,灭掉这些汗国的历史情形,不过从这些情报看,恐怕小小的罗斯能成为大俄罗斯,占据庞大的西柏利亚,这正是一个主要原因。

然而,这位出身整个欧洲皇族血统最高贵的美丽王后、拜占庭帝国末代皇帝的公主索菲娅,怕是要为他人做嫁衣了。东方大帝国的主要掌权者已经不在把这里看成一片不屑一顾的不毛之地,杨凌已经对这里虎视耽耽了。

这位美丽高雅的王后陛下,或许正在她沾沾自喜于得计的时候,会看到一位叫做杨凌的英俊东方人,蟒袍玉带地出现在她的宫庭宴会上,并且盛情邀请这位美丽高雅的王后陛下共舞一典,至于是请她扭大秧歌还是华尔滋,那就全看这位东方贵族的心情了。

现在,杨凌向朵颜三卫出发了。

公开的消息是,大明威国公的仪仗正在向滚河前进,他将去那里会见奴儿干都司的首领们,为了接待这位尊贵的国公,奴儿干都司的首脑不能参加银琦女王的那达慕大会,于是最近的兀者卫练指挥使便顺理成章地接到了‘奴儿干都司’的令谕,要他前往参加朵颜三卫举办的那达慕大会,并且祝福银琦女王的订婚,因为她的夫婿,将在这次盛会中产生。

练云舒带了三千精兵,他们的实际目的,却是为杨凌呼应,以明为暗,实则是保证他的安全。而杨凌自已,则扮作一个大客商,这样的大会,本身就是经商做生意的好机会。

现在关外的草原部落,没有不知道两个实力最强大的行商大贾。他们一个是正在向西域和瓦剌发展的韩林,他的根基在大同。另一个就是成绮韵,她的根基在辽阳卫,经商范围遍及女真三部、朵颜三部、伯颜的鞑靼部落,甚至朝鲜和日本。

当然,这些关外部落并不了解他们的真实身份和姓名,但是每个人对他们这种商人都很友好,并且主动担负保护他们安全的责任,这使成绮韵很笃定杨凌的安全。

因为只要在关外住上一段时间,每个汉人都会知道蒙古人对汉人的纺织品、粮食、工具、铁器和家庭用具是多么的渴求。当冬春之交粮食断绝的时候,甚至有牧民用整张的兽皮、甚至解下身上的皮衣,只求能换上一点粮食,解一日之饥。

对于他们急缺的铁锅,甚至有人以马易锅。然而仍不可得。因为朝廷担心他们得铁后会用来冶炼兵器。所以对这些东西地输出十分谨慎,而实际上他

们根本不懂炒炼,铁锅破了,就想尽办法去补,如果破损锈烂了,就只好弃之荒野,以至普通穷困地牧民,甚至几家合用一口锅来煮食。

甚至有的人家分家嫁女儿,要把一口锅一破为二。把它做为一件最贵重的嫁妆,从而各用半口锅来煮食食物。他们掳掠边境时固然凶狠残暴。可是在草原上游牧,与天地挣扎求生时,也未尝不是满腹辛酸。

至于布匹,尤其是他们一日不可或缺的砖茶,更是非中原而不可得。韩林、成绮韵这些手眼通天的商人,能够避过官府的检查。给他们运来这些急需的生活物品,换取他们的牛羊驴等牲畜和大量地皮毛、鬃尾等畜产品。

对这些游牧部族来,自然有志一同,绝不允许任何人去伤害他们,绝了自已的生路。所以在内地地位还很低地商人,在这里。就是蒙古的王公贵族们,对他们也是礼敬有加。

杨凌的计划,曾简略地向成绮韵提起,成绮韵不但要立即想办法按照杨凌的意思去进行部署安排,同时还得变更原定的计划。

有些暗中操作的事情。成绮韵并没有对杨凌提起过。杨凌关心地是国家、朝廷、汉人的命运,而成绮韵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只关心自已的爱人,关心他的前程和命运。

自古帝王狡兔死鸟弓藏的事干地太多了,杨凌已经位极人臣,权柄之重无以伦比,而皇帝却在渐渐长大,他能不能一直对杨凌如此倚重恩宠?居安而思危,成绮韵不能不为自已男人的未来打算。

她自幼怕冷,为什么一定要跑到塞外来,并且把于永支到了夷州去以方便自已行事?真的只是为了做生意么?她暗中做的事情更多。

在她的原计划里,伯颜是一定要灭地,但是瓦剌部却只能削弱而非消灭,养匪而自重,杨凌才能始终得到重用。她不遗余力地给红娘子提供大批资助,甚至暗中组建一支独立于朝廷之外的雇佣军,无不是在应付眼前局势之外,为杨凌地未来进行铺垫、打算。

有时候心酸地想想,杨凌这样一个自幼受儒家文化熏染、如今圣眷正隆位极人臣的男人,他的哪一份殊荣不是当今皇上赐予的?如果知道她有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并且暗中做了这许多事,说不定会一怒之下杀了她吧?

但她只是一个小女子,国家、民族、大义、百姓,这些事、这些人和她不相关,这些人和这个朝廷也没有做过什么对得起她的事情。

曾经,一个自私狠毒的黛楼儿,只肯为自已活着。现在,一个付出真情的成绮韵,只为她自已的男人活着,哪怕被他误解、伤害,甚至为他死去,也无怨无悔。

每次遇到杨凌,她都如饥似渴地索求他的爱,因为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已暗中所做的一切被他识破,就会从此失去了他。从不奢望、也不提出正式的嫁进杨家的门儿,成为他名正言顺的女人,也是因为她不知道自已终于得到一个真心男人的幸福能够持续多少时间。

她怕自己的阴狠手段终有一天会让杨凌冷落了自己,更怕自已做的这明显不忠于朝廷的一切让他心生惧意,甚或为寻自保而杀掉她,所以连儿子都不敢要,只为了在必须有人作出牺牲的时候,他不至于有太多牵绊而于心不忍。

她太了解这个男人,为了自己的家人,他可以去拼,去与全天下为敌,去承受所有的厄运,而独独不让他的家人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而她一旦有了他的骨肉,与他有了灵与肉的交融,一旦有事,他就再不能置身事外,到时一旦连他也扛不住时,便是杨家大厦将倾之日了。

所以,她一直游离在情人与女人的界限上,克制着为人妻、为人母的美好愿望,和杨凌欢好后,总是用青楼的秘法进行避孕。而待杨凌熟睡之后,想起这些心酸,又有多少次辗转难眠,多少次泪湿衣襟。

诗成绮韵三千首。玲珑心事有谁知?杨凌知道她为了他及全家的幸福、长远。这样无怨无悔地付出吗?

这个水一样地女子,幼遭不幸历尽坎坷,一生都在用她的色相和智慧同命运抗争,在她终于心有所属,把整个自已毫无保留地献给了杨凌后,现在又用一双单薄稚弱的肩膀,冒着失去他欢心的风险,扛起了为他未来一生的幸福安定的责任。

现在。杨凌一个突出其来的想法,为他奋斗的方向打开了一幅新地蓝图。也让成绮韵沉重的思想包袱彻底地放下了。

如果他的想法能够得到实现,那么就有办法让他不负君恩,同时又能为他自已谋得一个安全、长远的地位。自已也不必为了他的未来殚精竭虑,去暗中运作许多法所不容、君臣大义所不容的事情,就更不必担心会让他恼了自已、抛弃自已。

成绮韵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朵颜卫到了。已是黄昏,山色已被染成墨绿。

昏黄地阳光笼罩着这片一望无际的大草原,风吹草低,风中羊咩、牛马嘶混合成一种苍凉的声韵,然后,羊群、牛群、马群。排山倒海般自草浪中合围而来。

这是一幅多么美丽而雄壮的图画!这是一支多么哀宛而苍凉的恋歌。

黑的牛,黄地马,白的羊,浩浩荡荡奔驰在青山绿草间,杨凌掀开车帘。眺望着这生机勃勃的一切,脸上闪动着兴奋的光。眸子里也闪着光,这是何等伟大的景象!这是何等伟大地天地!望着这样的景象,就连他地心胸也似突然开阔了许多。

成绮韵也走出了车子,站在前车板上,小鸟依人般地偎在杨凌的怀中。远远的有歌声传来,歌声高亢而苍凉,听不懂他们唱的是什么,但是人的情绪却已不禁受到了感染。

这里再向前去,就是无边无际的大草原了,这片草原上,现在几只秃鹫、猛虎和野狼,随时会闯进大明的家园,撕咬人畜、破坏城池,等到把他们消灭了,这里将变成大明的花园,一条坦途通过这里,直趋向更远的北方,无穷无尽,一直延伸到北极

杨凌望着,想着,心中充满了兴奋和憧憬。

成绮韵轻轻把着他的手臂,依偎在深爱一生的男人怀中,眼中同样充满了憧憬和希望。这里,一定要得到彻底的解决,让它变成一片平和的乐土。然后,就会有广阔的未来,迎接着他和她,常伴在心爱的男人身边,再和他生几个孩子

成绮韵怦然心动,她的心都醉了,这个水一样的女子,脸上焕发出异样的美丽,夕阳的余晖映在她娇美不可方物的容颜上,那双熠熠放光的眸子,酽酽的忽然变成了两潭淳醇的美酒

**

朵颜卫的驻地是一处半城市化的地方。它没有高高的城墙和壕沟,四处散据着大大小小的蒙古包,那就是牧人们的居处、集市,最中间的地方却是砖石盖就的高大房屋,那是贵族们的住处,最中央最豪华的就是顺明王的王府。

现在由于朵颜卫女王要在那达慕大会上择选终身伴侣,一时风云际会、鱼龙混杂,所以王府和贵族们的住处戒备森严,所以尽管杨凌扮成的是最受牧民们欢迎的商旅,而且打的是辽东第一商贾成二爷的招牌,仍然不得进入。

成绮韵在本地有几处大蒙古包,外围的牧民住处和商贾住处实际上也是她的侍卫们住处。现在杨凌来了,周围的警戒更严密了,她和杨凌以及侍卫们一进驻,四下的毡包立即进入了严密的保卫状态。

坐镇于此正在调查各方动态、以便做出应急反应的阿德妮,听说杨凌亲自赶了来。不禁喜出望外。她正在距王爷贵族们住处最近地集市附近收听属下地汇报,一听到杨凌的消息,立即冲出房子翻身上马,向成绮韵的营帐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