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百五十四章 韵儿戏莺莺

月关2016年09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第二日,泰宁卫的阿古达木领着三千铁骑赶到了朵颜卫。

朵颜三卫本来一向是同进同退,朵颜卫大首领但有命令,其余两卫莫不听从,但是现在直到那达慕即将召开,阿古达木才姗姗来迟,人人都看得出他和白音前嫌未释。可是福余卫即将和朵颜卫结盟,他独力难支,只怕也是不得不屈从于大势。

银琦女王年纪虽小,礼数上倒丝毫不差,从公讲,她是大明朝廷钦封的王爷,地位远高于阿古达木,但从私讲,她却是阿古达木的子侄辈,所以便以私礼亲自迎出城来。

白音即将大权在握,心中十分高兴,也不计较往昔之争,陪着银琦出来将阿古达木迎进城去,表面上看来,三人谈笑风生,倒似十分融洽。

此时,成绮韵营帐中,一个叫常今的年轻人正在禀报着对那个商人的调查结果。

“要调查那人身份十分困难,草原太辽阔,彼此不相识的人太多,即便听说了他公开的身份,一时也无法去查证。昨日属下向人打听,知道那人叫艾慎,原本是行走于关外的一个大商贾,不过主要是从事由朝鲜、日本拐卖奴隶的生意。现在两国被劫掠的人口太多,彼国朝廷已经加强了防卫,生意不太好做,所以想转作皮货生意,特地到这里来结识些蒙古权贵,以便为以后行个方便”。

成绮韵笑道:“虽然都是生意。但隔行如隔山。他贸然改做皮货生意,如果在西北,就该去拜拜韩老爷子的码头,在这东北,就该来拜我成二爷。好啊,径直去找蒙古权贵,他就是购进了皮货,有门路输进关内么?做这样地长途地贩运生意。没有走单程的,他有什么门路从关内输出各种商品?”

常今恭谨地道:“二档头说的是。本来这身份是无法查证清楚的,我们只好用守株待兔之计,暗中监视他的行为。昨夜,发现几个武艺高强的黑衣人闪进他的营帐,由于他的营帐附近也暗伏警卫,我们无法靠地太近。不过看这样子就不象个要安分做生意的商人。

今天一早,泰宁卫地阿古达木到了,艾慎带着人去围观,咱们的一个手下见了他面貌,竟然认出了这个艾慎的真实身份,属下令他带人继续监视。这才急急赶来”。

成绮韵精神一振,忙问道:“快讲,这个艾慎到底是什么人?”

常今禀道:“认出他身份的那个兄弟是白衣军初到塞外时劫掠伯颜猛可部落救下的汉人奴隶,转卖给咱们后,成大人见他熟识蒙语、了解关外情形。为人机警而且还有些功夫底子,便招纳进了咱们的外围组织”。

红娘子刚刚到了塞外时到处劫掠。曾经向成绮韵交付过许多解救出来地奴隶,其中有些汉人熟识草原生活和蒙人语言,对于成绮韵的组织来说十分有利,所以她择选录用了一些。成绮韵点点头,表示知道此事,又道:“说下去!”

常今道:“那个艾慎倒是没有改名字,不过这里认得他的人还真不多。他是伯颜地盘内一个很大的板升首领,托庇于伯颜之下,势力相当大,花当攻陷伯颜的地盘时,因为伯颜正在声东击西,伪作在九边劫掠,为了怕惊动他,花当没有向边城方向发展,而艾慎的地盘距边城较近,得以幸免。

白衣军出塞,沿途劫掠,攻陷了他地一个城池,掳走了大批奴隶,咱们那个兄弟就是原来板升城的一个汉奴,艾慎是板升首领,经常巡视城寨,所以这位兄弟认得他。”

杨凌一直在旁边听着,板升城的事情他在大同时也听说过,一听之下立即火上心头。什么板升城主,说穿了,就是汉奸!

后世的一些传记中,曾对板升的存在给予积极地评价,诸如加强了民族融合、促进了关外游牧部落接受农耕文明,促进了边疆各族人民的交流等等,而实际情形如何呢?

板升,是关外汉人城廓地称呼。最初的确是一些亡命关外的汉人聚居形成的农耕部落,但是那并不是一种诗情画情、开荒垦山的普通百姓部落,而是一些豪强势力组织的。在关外生存就得托庇于蒙古人的势力之下,他们心甘情愿地投靠了鞑靼,把自已的族人奴役为奴,地位比普通的蒙人还要低贱的多。

每次鞑靼掳边,这些人或收集情报,或为军前向导,或在边境内应。对待汉人,他们比蒙人更狠。最可恶的是,为了掳取大量农奴为他们耕地,为了掳夺汉人女子供他们淫乐,当蒙人年景好,不需要冒险跑来攻城掠地的时候,他们也会主动为双方制造摩擦,提供便利条件,以便在战争中可以得到大批人力可用。

这些板升城主,势力大的手下有上万汉人奴隶,少的也有几千。大明朝廷无论官民,对这些汉奸都是恨之入骨的,一听竟是这么一个畜牲,杨凌已经气的脸色微红。成绮韵却相对冷静的多,她在考虑的是这个人出现在这儿的目的是什么?

毫无疑问,在瓦剌、鞑靼、火筛、朵颜三卫内讧如此激烈的时候,不同部落的蒙人出现,更易引起朵颜卫的警觉,相反,一个汉人商贾,却不易被人联想到伯颜身上。朵颜三卫如果融合,对伯颜是最为不利的,他当然不希望看到这种局面。如果艾慎这个狗汉奸是伯颜派来的,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

破坏联盟!

毫无疑问,这就是他们的目地。

成绮韵想通了这一点。脸上忽地露出似笑非笑地古怪神情。

这场关外盛会还真是暗流涌动、群雄觊觎。人人都在打着算盘要做那只捕蝉的螳螂。

昨日红娘子和银琦密议合作的条件又在她脑海中回现了一遍,成绮韵胸有成竹地笑了,既然伯颜有这样的目的,自已似乎可以再退后一步,把这个螳螂的角色交给伯颜猛可去扮演,而自已么,不妨去扮演一只黄雀!

成绮韵想的得意,顾盼左右。妙目睇视,那灵动的眼神儿。还真有雀儿地神韵阿德妮必须先离开了。按照杨凌和成绮韵商议的结果,她必须马上赶去会合由她亲手训练地那支雇佣兵队伍,指挥他们开始一项秘密行动。杨凌亲自送她离开营帐,乍合又分,两个人必然有很多知心话儿要说,成绮韵和红娘子很乖巧地都没有跟上去。

阿德妮一走。红娘子便也在房中整束起行装。

按照与银琦的约定,明日开始的那达慕大会,她和她的人要配合并支持银琦肃清内奸、整合三部。一头乌黑的秀发盘在了头上,换上了紧身的短靠衣衫,外边再穿上一件蒙古长袍,汗巾腰带束地紧紧的。再对脸容稍做修整,让那柔媚之气变的淡一些。

一夜欢好,男女恩爱,滋润了她的身体,也滋润了她的心田。尽管再三修饰,她的眉眼仍满蕴春色。那双眼睛亮亮地、柔柔的。

“准备走了?”成绮韵施施然地走了进来,那步伐类似于现代的猫步,尤其注意腰臀、身姿的韵律,步态实在妖娆。

可惜,眼前这个俊美的令女人也嫉妒地‘男人’是红娘子,对她的风情完全免疫。正痴痴出神地崔莺儿只是向镜中的她瞧了一眼,看着她慢慢走了过来,仍然若无其事地小心把眉毛描粗。

成绮韵毫不介意,自顾笑盈盈地在一旁坐下,过了片刻,忽然道:“银琦还是个小女孩儿,可她不愧是花当的女儿,气魄还是蛮大的。居然早就下定决心除掉白音,强行整合三围。可以说,如果没有你的出现,她成功的可能性不到三成,她敢这么冒险,实出我的意料。

你与她结盟,她成功的把握大增。但是我们的目的,不止是结盟那么简单。一旦三卫合一,甚而击败伯颜、火筛、瓦剌,那么朵颜三卫就将成为草原上最大的力量,就算银琦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她身下的部将们也必将蠢蠢欲动,朝廷未必能控制的住他们”。

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红娘子道:“这个计划不就是成姐姐设计出来的么?现在又怕养虎为患,你到底如何打算?”

成绮韵笑笑道:“那又不然,我的原计划里,并不打算彻底吃掉他们,有瓦剌留下制衡银琦,她的人就不敢存有背弃朝廷,因为那样一来,她就得两面受敌。而且再给朝廷几年时间,朝廷的大军就具备了出征塞外的实力。

现在,大人的意思是尽一切可能尽快扫清整个草原,因为他的目光已经放在更远些的地方呢。这一来,我们就得想办法把银琦牢牢的控制住。

银琦的那达慕大会,根本就是公开清除内奸的一场战斗,成则三卫合一,败则彻底分裂,甚至身首异处,最后迎来的只有血腥一战,所以她是不必考虑择婿这件事的。

现在不同,有我们携助,她可以不动声色地清除异已,在不和福余卫彻底决裂的情形下来完成统一。那么那达慕大会结束时,她必然得面对自已当初亲口许下的喏言:嫁给那达慕三艺夺冠的人。

崔莺儿眉尖一挑,说道:“那个人不会出现了。我和封雷、荆佛儿将亲自下场参与竞技。有我三人联手。我就不信有人能从我们手中取胜”。

成绮韵无奈地摇了摇头,崔莺儿很机警,在草原征战中她有一种近乎本能的直觉,可是对于人心、人性,她地性子却太粗枝大叶了。

成绮韵耐心地说道:“症结就在这儿,你没想过银琦为了加强联盟地牢固,当众提出下嫁你这位与她结盟、助她清除内奸、而且在那达慕上公开夺冠,与她承喏相符的英雄?”

崔莺儿迟疑了一下。手停了下来:“不会吧?”

她想了一想,脸上又露出轻松的笑意:“那也无妨。封雷、荆佛儿都是响当当的汉子,哪一个都配得上她,两家结成亲家,对我们的联盟是好事”。

成绮韵摇头:“崔家妹子,她的力量一旦合一,那就比你更加强大。她是朝廷钦封的顺明女王。地位又尊崇无比,试问,两相比较,无论实力还是地位都在你之上,这位女王会下嫁你手下的一员将领,还是选择你这位年轻英俊、得到过蒙古可汗敕封为副汗、北英王地杨少将军?”

崔莺儿一怔。失笑道:“我是女人”。

成绮韵笑微微地道:“但是这个秘密,只有我们才知道”。

崔莺儿不以为然地道:“那也无妨,既然结盟,我便私下对她说出身份便是,呵呵。难道女人她也要?”

说道这儿崔莺儿的脸蛋忽地一红,想起了昨晚与杨凌斗气。讥诮他“男人也要?”地话来,崔莺儿脸上不觉火辣辣的羞怯起来。

那个坏蛋又哄又求的,弄的她心软,真的就让他遂了意,含羞带怯地做了回兔儿相公才能做的事来。现在这一想起来,身子都不自在起来,她不觉扭动了一下臀部。

成绮韵立即斩钉截铁地道:“那不行!这世上可以有男人和男人之间结盟、可以有男人和女人之间结盟,我却不相信两个各拥兵权地女人可以同甘其苦、意气相投!”

崔莺儿想想她和成绮韵既合作、又勾心斗角的情形,不觉叹了口气,只得接受了她的话。

成绮韵又道:“你不能为朝廷所用、又是汉人,这才是她放心和你结盟而不担心被你吞并的基础。让你成为她的夫君,我想”。

成绮韵上下瞧了她几眼,笑道:“除了你确实有令她动心的条件,这也是个主要原因。你这样地人成了她的夫婿,她才放心地配合你发展,而不必担心有朝一日你势力壮大,反过来一口吞并了她。我们要充份利用这一点”。

“另外,我们得为大人打算!”

成绮韵的神情严肃起来,古往今来帝王无情、过河拆桥的血腥事例从她嘴里娓娓道来,听的崔莺儿毛骨怵然。

成绮韵道:“不瞒你说,我支持你建城、支持你尽快发展自已地势力,让阿德妮组建一支雇佣军,都是为了想在这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拥有一支自已地力量,这样皇帝家就算起了异心,投鼠忌器,也不敢轻易动大人。

为了更安全,我甚至想养匪自重,把瓦剌部的力量保留下来,给朝廷留一个不大不小的敌人。但是大人一心为国,根本不曾为自已的身家性命去想过这些事,大人过于自信、也过于信人了”。

成绮韵幽幽一叹,说道:“古往今来,那些立下无数功业的文臣武将,哪个不是精明强干的人中之龙?哪个不是朝堂、沙场久经风雨的老将?他们个个才智过人,若是风光无限时能够考虑一下失去圣宠的可能,给自已留一条后路,又岂会落得身首异处、抄家灭族的下场?”

“大人跃起之快,大明前所未有;似这样仕途坦荡、窜升如烟花火箭一般的人,从古至今还没有一个能得善终的,而且无论生前多么风光,死后统统被罗列无数罪名,被斥为奸臣、佞臣、权臣。

大人所立之功前所未有,论爵已升无可升;论功已功高震主;论赏已经赏了两位公主。在朝里。他已经攀升到了尽头。而他方过弱冠之年,以后要怎么办?

就算皇帝现在视大人如股胘,可是朝中摆着一个声望、权威甚至可以威胁到天子的人,随着天子逐步亲政,他就会从许多事情中渐渐感觉到大人在朝野中无以伦比地大影响,任何一个不甘大权旁落地天子都不会容忍这种事情的存在。”

“但是我以前虽然一直在同朝廷作对,现在又远在塞外,可是当今皇帝对大人的倚重和亲近。那是普天下都看在眼里的,那也有假?”崔莺儿迟疑地道。

成绮韵肃然道:“没有假。绝对是真心真意。但是对于人性,你了解多少?也许有一天,皇帝会觉得杨凌这个人仅仅是影响太大了,大到动摇了天子的权威,他或许只是会削去他的实权,做出一些树立自已权威的努力。

但是朝廷不是只有皇帝和大人。现在慑于大人的威望被迫匿伏下来地一些大臣、一些未来受到皇帝重用,却有大人横亘在前边挡了他们前程的野心家,会敏锐地发现这一点,并立即予以利用。

先是进些谗言,加深皇帝地猜忌,然后就开始炮制罪证。让皇帝心中的疑忌越来越深。哪怕皇帝最初根本没有想过要害他,最后也必然走向彻底决裂的一步”。

成绮韵冷冷一笑,说道:“历史上那些名臣干将,甫一开始能够建功立业,无不是得到了皇帝足够的信任和全力的技持。没有哪个皇帝一开始就对他最初重用的人起了疑心,并盘算着利用之后就杀掉他。曾经情同手足地君臣。大多是这么走到你死我活的终结”。

崔莺儿默然,她的心里一阵阵发寒,可是细想想,却不得不承认成绮韵的话虽然残酷,却甚有道理。现在如果把这些话告诉杨凌,他一定不会相信;现在把这些话说给皇帝听,他一定非常委曲,可将来会不会闹到这一步,谁又说的清呢?

静了半晌,她才问道:“那么,你说为了大人未来打算,是想怎么样呢?这事和银琦又有什么关系?”

“如果我们成功,银琦将成为大草原上第一个女可汗,不惜一切手段,把她掌握在我们手中,并且趁机壮大你的力量,等到关外平定,就该是大人离开朝廷地日子了。那个时候,你们的强大武力,就是大人安全的保障。我的具体计划是”。

“这这”,崔莺儿听完了成绮韵的话,吃吃地道:“这样也行吗?”

“有什么不行?这就是政治联姻!所以,你现在要做地是,一定要牢牢地把银琦那小妮子掌握在手中。她对你心有所属最好,如果她没有这个心思,你也要想办法让她喜欢上你”。

崔莺儿越想越荒诞,不禁失笑道:“要我我去勾引一个小女孩儿?”

“这么说也可以,你就当是替大人娶的夫人好了。实在闹将起来,那时你也不必怕他,北英王对顺明王,我敢打赌,你吃不了亏”。

“好!虽然卑鄙了些,我去!”崔莺儿一挺胸,随即垮下肩膀,讪讪地道:“我可我该怎么做?我不会”。

成绮韵白了她一眼道:“就知道你不会,瞧你那性子,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估计在床上也是直来直往吧?光顾痛快了,一点闺房中地情调都没有!”

崔妹妹脸红如雪,快要暴走了成绮韵忽地莞尔一笑,说道:“来,我教你几招。”

“教我?这也能教?”……

“洞玄子曰:夫天生万物,唯人最贵。人之所上,莫过房欲.天象地,规阴矩阳。悟其理者,则养性延龄;慢其真者,别伤神夭寿”。

“听不懂吧?别急,我细细给你讲洞玄子三十八技法呢,其实也并不难,比如这曝鱼、蚕缠绵、鱼比目、空翻蝶、鸾双舞、野马跃、山羊对树、吟猿抱树、猫鼠同穴、三春驴等等,以你的身手,只消说上一遍你就做得到了”。

崔莺儿听了一阵儿,越听越不是味儿,不禁红着脸儿,结结巴巴地道:“成姐姐,你说的这都是什么呀?”

成绮韵捉弄她半晌,见她现在才明白过味儿,不禁心中大畅,她吃吃笑道:“连这些你都不懂呀?哎呀,也对,反正是你来娶娇娘,大人入洞房,你知道了这些也没什么用。那好,不说这个了,我现在就告诉你该怎么对付那位银琦姑娘。”

“嗯不会不会,反正大人回来还早,闲着也是闲着,姐姐说来听听解解闷儿也好”。崔莺儿越说声音越小,脸蛋儿越少,可那眼睛里却充满了掩饰不住的好奇和强烈的求学**。

成绮韵见状,又小小地虚荣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