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百六十四章 收网

月关2016年09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红娘子、阿德妮等人在帐外心神不宁地来回踱着步子,手下一众大将站在更远处看着,直到许久之后,才见成绮韵一掀帘儿走了出来。

红娘子和阿德妮急忙迎上前去,也不说话,只有眼神儿传递着疑问。

成绮韵也没说话,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阿德妮一见喜上眉梢,立即转头向一众将领打出成功的信号,遏制不住的欢呼声在中军大帐周围响了起来。

杨凌在帐中听到手下将领们的欢呼声,不禁轻轻叹了口气:成绮韵说的也没错,这些浴血沙场的将领们的需求也不能不考虑到。身居上位者所做的一切,未必都是出自他的本意,有很多时候是不得已。

在其位谋其政,必需考虑到追随者、服从者的利益和感受,如果连你追随者们的利益都不能照顾到,甚至完全破坏掉,那根本就是在把他们推到对立面上。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能无怨无悔,抛家舍业地拥戴、追随一个人,却丝毫不计较个人利益呢?

可是成绮韵的计划他并不完全同意,至少留驻关外,派人请封,在造成既定事实的基础上,让皇帝不情不愿的对他做出封赐,杨凌绝对做不出来。他心中完全明白,这是一个枭雄必然的选择,也是最安全、必定成功的一条路,他开出地条件也对大明具有极大好处。可是那样一来,他和正德之间的私谊也彻底完了,再多的解释、再多的行动,也不能逃避背叛的现实。

在这个世界上,他拥有众多的部下,拥有许多情深意重的红颜,而兄弟,只有正德一个人。两个人彼此虽未言明,但是他们的心里其实都明白,已经把对方看成血浓于水的好兄弟。

正德皇帝是孤独的。在这世上只有他杨凌一个兄弟,他在皇帝心中不仅仅是一个臣子,还是他最好地朋友、最好的兄弟,在他身上,寄托着正德的信任和情感。如果这样做,正德承受不起这样的打击,甚而从此让他再也不肯相信别人,变成一个从此对人充满猜忌的帝王。

这样一个帝王。他的心胸不会宽广,他不会放心让他的臣子们去开疆拓土、光耀大明。他会从此紧紧地把持着权利,宁要一群庸碌的绵羊,不要一只能展翅翱翔地雄鹰。大明朝廷的顶峰统治者是这样一个人,大明如何还能发展地起来?

杨凌必须得圆满解决这件事,尽管这一来他要承担相当的风险。为了兄弟情、为了朋友义、为了君臣精诚合作,而不是在他向北扩张的时候。还要和大明彼此猜忌纠纷,最终最发展扼杀,把精力完全投放在两兄弟间的内耗和征战中。

大军到了卓尔河,渡河东向便是朵颜山,那时便得想办法先解决好银琦其其格的事了。彭小恙已经率军转向东北方,先行赶赴奴儿干都司。朝廷卫所兵将回到驻地,而彭小恙一手训练的民团武装则要留在刚刚迁至兴安岭,在那里择选险要建立地北英城,配合白衣军的行动。

荆佛儿也已赶回幹难河,趁势扩张势力。接收附近的瓦剌和鞑靼部落。由于和朵颜女王的谈叛还没有开始,两家是变亲家还是仇家仍在两可之间。为防万一,红娘子和封雷率领一万铁骑,随同朵颜卫的大军一同赶回朵颜部落。

卓尔河,九月金秋,河水悠荡,被夕阳映的金蛇万道,灿烂非常。

河水充足,好在不是非常宽,简易地木桥搭了四座,四路大军同时过河,浩浩荡荡。此处风景甚好,没有污染的水源、空气和青山绿水,望在眼中叫人心旷神怡。

杨凌下了车轿,与红娘子等人缓步过桥。漫步没有护栏的桥上,望着碧蓝清澈的河水顺流东南,秋风吹在脸上,不觉神清气爽,满腹心事也一扫而空,杨凌刚刚振奋起精神,刘大棒槌就顺着忽扇忽扇的桥面嗵嗵地跑了来,气喘吁吁地道:“国公爷、王爷,她她来迎接你们了”。

杨凌一蹙眉,责怪道:“你现在也是一路大军地将领了,稳重一些,说话颠三倒四的,谁来迎接我”

杨凌边说边顺着大棒槌地手指望过去,河边一株小树,满树金黄。树下一个长发及腰的少女,一袭白衫,婉约如画。其时夕阳如血,丽辉斜撒,衬映得她身沿一线金黄,纤美绝伦,不是银琦女王还是哪个?

杨凌脸色不由一变,他下意识地去看崔莺儿,幸好是与朵颜三卫的军队一同回返,崔莺儿还是男装打扮,他这才放下心来。

“大人”,成绮韵的眼睛瞟向杨凌。

“咳咳,莺儿”,杨凌的眼睛瞟向红娘子。

红娘子尴尬地笑笑,她紧了紧衣衫,看看没什么破绽,这才大步向前走了过去。

“杨,不能总让莺姐姐出面啊,女王情陷越深,怕是越难自拔,你该主动追求她才对”。

杨凌瞪了她一眼,恨声道:“要我怎么说?我说你的男人其实是我的女人,你也嫁给我算啦?”

成绮韵吃吃地笑,杨凌翻了她一眼,冷哼道:“其实两家合盟也就够了,偏你惹这么多事出来,想起来我就生气!”

成绮韵笑盈盈地一福,说道:“大人,因利而同盟易,有难而共守难。不把她牢牢地绑在大人身上,朵颜三卫这支强大地力量。这支今后整个草原的主人,能为了大人的安危向朝廷施加压力么?能为了大人的志向北征么?能轻易说服他们离开朵颜山、迁往斡难河,让辽东大明卫所顺利连成一线么?

大人为国为民,向来鞠躬尽瘁,就算这一次是‘为国捐躯’吧,相信大人也是无怨无悔,何况银琦妹妹模样儿不丑”。

杨凌似笑非笑地点点头:“说的有理!韵儿真知我心,好!很好!老爷一定重重赏你!”

只要杨凌同意了大计,成绮韵便没什么好怕的了,她闻言毫无惧意。只把那狐媚的眼神儿一撩,昵声道:“大人要赏妾身些什么呢?”

杨凌板着脸,恨恨地道:“今晚来见我,老爷赏你一顿家法,竹笋炒肉!

“好呀,好呀,人家也要”,阿德妮瞧的眼热,连忙跑到身边。抱住他的胳脯媚眼如丝地道。

杨凌呻吟一声,差点儿没一头栽进河去

卓尔河上游。李大仁攀上了河岸,草丛中青蛙、蚱蜢一阵乱跳。

这是一片人迹罕至的林子,附近全是爬满了藤萝枝蔓地灌木。李大仁把手里的东西扔到地上,不管不顾地往地上一躺,呼呼地喘着大气。

尽管一身武艺,但他毕竟是血肉之躯。一路奔来尾随着朝廷大军,风餐露宿的,方才踩水过河,由于河流湍急,而他生怕弄湿了手里高举的东西,奋力踩水过河。已经耗尽了体力,实在是太累了。

红娘子和杨凌合击伯颜猛可时,李大仁和伯颜猛可冲散了,最后随着几十人的小股部队逃了开去,待他再想寻伯颜猛可。已经失去了机会。白衣军本来也是同朝廷对抗的,然而在白衣军与鞑靼因为地盘发生纠葛时。刚刚来到关外的李大仁很自然的投到了伯颜猛可一边。

一来双方早有合作基础,再则黄金家族这块金字招牌,在他心里还是比成不了甚么大事地白衣军要有份量,想不到伯颜猛可英雄一世,最后却落得如此下场。

现在朝廷和朵颜三卫还有白衣军明显达成了同盟关系。朝廷大事上,从来没有个人恩怨,因为彼此的利益,今日打地死去活来,明日好的亲如一家事属寻常,可是这一来就绝了他的去路。

朵颜三卫、白衣军和奴儿干卫所平分了战俘,把他们掳为奴隶。其中不少人是知道他这个常在伯颜猛可身边,而且深受重用的汉人的。如果投靠其中一方,难保不被人认出身份,从而引来杀身之祸。

可他不甘心就这么走,他已经无处可去了,曾经抱着那么大的志向,却一次次破灭,现在沦落到这一步,他还能去哪儿?凭他地本事,要想混的衣食无忧易如反掌,可是李家的子孙岂是这么没有志向的人?

“杨凌!”李大仁望着天上金灿灿的浮云,暗暗咬紧牙关。原来这一切,又出自杨凌之手,带兵赶来的是他,打破了自已最后幻想地人是他,杀死自已父亲和兄弟的凶手,一手捣毁了李家大业的凶手!

李大仁曾经梦想着打下江山,坐上龙庭,而这一切,因为弥勒教的惨败,因为父亲兄弟的相继死去被迫打消了。于是他退而求其次,希望利用宁王或者伯颜猛可地势力推翻大明,为自已的家族报仇,然后这两个人也先后失败了。现在,他地目标再次降低,那就是杀了杨凌!

从雄心勃勃的图国谋权,到效法一介莽夫,流血五步,逞个人意气,其中包含着多少辛酸?

他喘了口大气,翻过身来仔细检查方才一直护在手中的包裹,还好,包裹没有被打湿,三个乌沉沉的龟甲状铁蛋子还安安稳稳地躺在那里边。

李大仁地唇角不禁露出一丝宽慰的笑意。这是他尾随杨凌大军而行时。趁夜从兵营中窃取的武器。他见过这种武器的可怕,就是在这种令人胆寒,令人根本难逞个人勇武的可怕火器打击下,伯颜猛可的大军才全面溃散。

一枚铁弹爆炸,尖啸声中数百枚钢针铁片以惊人的速度四下激射,杀伤范围巨大,人力难以低挡,有了这种可怕的火器,他一定能冲进杨凌的侍卫圈内,把这个李家的生死大仇一剑干掉。

他一共窃取了四枚。已经在旷野中摸索着试爆了一枚,掌握了使用方法,他把剩下地三枚手雷如奉至宝的留在了身边。弥勒香军靠不住、志大才疏的宁王靠不住、生不逢时的伯颜猛可靠不住,这实实在在的炸弹总该靠得住了吧?

“杨凌,等着吧!破釜沉舟!就算搭上我一条命,我也要送你上西天!”李大仁体力稍稍恢复,一咬牙爬起来,捡起那包袱。悄然遁入了灌木丛

银琦女王远迎数百里,终于接回了朝思暮想的未婚夫君。朵颜卫的大胜。将她的威望推到了巅峰,有资格统治草原地人除了她已经没有第二个人,银琦女王升格为银琦可汗指日可待。

可是问题随之而来,有些是部下们遇到的.有地是杨英帮她苦心筹划思考到的问题.搞的银琦头痛不已。

大草原不能没有统治者,即便余悸未消的瓦剌人不来争夺,如果朵颜三卫也放弃接管。101du.net收藏那么这些草原部落必定尽快组合,重新选择一些大的部落主成为统治者。如果朵颜三卫予以接收,那么他们就要面临统治者必须承担的一个重要责任:让牧民们有口饭吃。

大战造成地破坏是巨大的,草原被焚毁,粮食被耗用,由于征战。放牧受到了影响,牛羊群的繁殖饲养错过了最好的时间,现在已经进入十月,寒冬马上就要到来,到哪里去搞到那么多粮食?

手下的将领们都是一些精通破坏的家伙。却没有一个擅于理财、理政,通常遇到这些问题时。部族首领们会把内部地这种求生的**化成战斗,引向大明的边疆,一方面在战乱中消耗人口,一方面尽可能的掳夺粮食,满足自已人的需要。然而现在还要和大明开战吗?

同时,战乱造成草原上地马贼团伙激增,要接收这些部落,就必须得打击这些马贼,平定草原的秩序,那么手下三部,谁去执行这项将在严冬展开地艰巨任务?如何平衡三卫之间的这种利益关系?

再者,朵颜三卫最初是投靠大明的蒙古兵,被派驻守卫在这里,这里是整个大草原的边缘。现在如果想要统治大草原,那么他们的统治中心就太偏僻了,偏居于一隅,是很难产生强大的政治影响,左右整个草原政局的。

如果要迁移部落,要迁到哪儿去,庞大部落的迁徒,必将要面对诸如整个部落的转移、定址、重新划分放牧草原范围等等事宜,一个不慎,不免要引起三卫内部的磨擦,做为女王,她哪一样不得考虑到?

白衣军现在比她还穷,这些事无不需要强大的经济基础,杨英提的出问题.却根本帮不上她的忙,银琦收拾起儿女私情,苦心琢磨两久,始终没有对策.

当这么多的问题完全要由银琦女王去解决时,这个小女孩儿才发现,即便没有白音的掣肘,也有太多太多的事情不是以她的能力能够解决的.不得已,她只得打起杨凌的主意,希望得到大明的配合和帮助。

杨凌自从到了朵颜卫便不动地方了,可他虽然驻扎在这儿不走,又不象是有什么要事的样子,天天狩猎游玩,不知打的什么主意。

银琦总觉得大明这么重要的人物在大战之后不会留在这儿以打猎为乐.这个家伙一定有什么阴谋.就象他在白登山诓骗自还想把自已推下山去时一样.

所以银琦除了必要的礼貌性宴请.对他也一直敬而远之.然而现在她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和这个难缠的杨大人打交道了。

银琦女王锁着如墨的双眉,正在书房缓缓踱着步子,思考着杨凌来了之后与他交涉的事情,评估着大明可能开出的条件,正自盘算不已,巴雅尔匆匆赶了来,大声道:“王爷,我回来啦”。

银琦连忙迎上道:“威国公来了么?”

巴雅尔把牛眼一瞪,说道:“没请来。那个小白脸说有要事在忙,说是改日再来拜候王爷”。

银琦奇道:“他在忙什么?”

巴雅尔道:“瓦剌来人了。鄂尔多斯部的头领勒古锡阿克拉现在被推为瓦剌可汗,派了使者赶来见他,我去时,见他正在帐中大摆酒筵,款待瓦剌使者”。

银琦女王心中一惊,失声道:“瓦剌人?瓦剌人见他作什么?”

她急急踱了两步,吩咐道:“来人,备马。我亲自去请大明国公”。

巴雅尔发怔道:“王爷,那就等他改天再来嘛。不管怎么说,你是王爷,他是国公,论身份还低着一层呢,哪有你亲自上门去请的道理?他哪儿那么大的谱呀?”

银琦一瞪眼,没好气地道:“巴雅尔大人。你也动动脑子!瓦剌和鞑靼打的两败俱伤,这个时候他们忽然派人求见杨凌你说是为了什么?”

“为啥?”巴雅尔憨态可掬地问道。

银琦道:“当然是巧言令色,说服大明,求得大明地庇护和帮助,只要大明点头,他们就敢逐步接收靠近瓦剌的鞑靼地盘。我们是鞭长莫及。如果大明答应帮助,大明的卫所就在我们身后,我们又不敢尽出兵马,瓦剌就能趁机夺取大片草原”。

她顿了顿,冷哼一声道:“说不定大明还会封他们的头领为王爷。培养几支力量,均衡草原势力。大明近百年来,一直就是这么干的”。

“什么?”巴雅尔恼起来:“他们刚刚和咱们联手同盟,马上就去扶持瓦剌人对付咱们么?真是岂有此理,大明岂能如此?”

银琦摇摇头,幽幽叹道:“也不能就说他们错了,换了我是大明的人,我也会这么干的”。

巴雅尔迷惑地眨着眼睛,他那颗比较简单的脑袋始终不能理解这么复杂地道理。

“我去请杨国公,你马上把北英王请来”,银琦一边往外走,一边急急说道。

现在看来,有必要联合杨大哥给大明施加一些压力了,不能任由大明扶植野心勃勃的瓦剌,否则只需三五年功夫,草原上就要重演鞑靼和瓦剌之争,只不过是由自已替代了伯颜地角色,而大明将坐享渔翁之利。

“堂堂的大明威国公,为什么一直待在我这儿不走?”当银琦骑上马,前锋卫队徐徐出府的时候,一直忙于族内事务,没有精力考虑这个问题的银琦忽然问自已:“草原毕竟是我们的草原,他总不会提出因为帮助我们打了胜仗,就要从中分一杯羹的荒唐要求吧?”

可现在诸多事务要倚助大明,如果他真地对自已提出过分的要求怎么办?

找不到一个人商量主意的小女王骑在马上,可怜巴巴地蹙着眉想:“该死的瓦剌人来见他了,这下子他的资本更充足了,如果他趁机提些要求,会要什么呢?”

银琦想到这里,心中忽地一震,想到了一个最可能的地方,一个对大明来说至关重要地地方:“难道大明威国公一直留在这儿,就是为了找机会取回河套地区?”

银琦越想越有可能,只怕这就是杨凌一直留在这儿的主要目的了,现在瓦剌人向大明摇尾乞怜,加大了大明的筹码,这个家伙终于可以撕下遮羞布,**裸地向自已索要这块大明一直想要却拿不去的土地了。

小银琦忐忑不安地想:“如果他地目的真地在此,那我给是不给?是给他前套还是后套?他的胃口总不会那么大,前套后套都想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