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36回 女大当嫁

关心则乱2017年06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长柏哥哥大约很受中老年妇女的青睐,海夫人的来信一封比一封热情,刚开始信里还有些居高临下的味道,后来便一口一个‘亲家公亲家母’了,见长柏孤身一人住在京城盛宅,恨不能让长柏住到自己家中去,盛紘想到自己任期将满,索性叫家仆将京城的宅子慢慢打理出来,将来好让全家回京时住。

又过了半个多月长柏终于回来,告别丈母娘的热情立刻迎接亲妈的热情,王氏摸着儿子的脑袋,只觉得自己十月怀胎和十几年情感投资都没白瞎,激动的热泪盈眶,其实她之前准备了一匹高头白马和一朵大红绸子扎的花球,打算让儿子游街一番以示荣耀,长柏抵死不从,王氏不免郁郁,其实明兰很理解王氏,嫁了个老公像老板,生了儿子像老爹,换谁都得抑郁。

作为补偿,盛紘选了一个凉爽和煦的日子在府中开筵,恰好逢了沐休日,好请一干僚友上峰一同和乐。神雕侠侣小说

春末夏初,园中景致幽绿嫣红,山石磊落,风光极好,正适待客,王氏本想请一班小戏儿开堂唱上几出,但盛紘觉着还是不要太张扬的好,便只开了几张桌筵席,一众男客在前面吃酒,女客在后院另辟了一处饮宴,登州城里与盛家交好的人家不少,有些亲密的便早早到了,没想到来的最早居然是平宁郡主。万历十五年 黄仁宇

不是王氏的人格魅力太大,而是在登州这个地界上,能和钦封三品郡主等级相当的女眷也没几个,其他的官宦女眷只会一味谄媚奉承,平宁郡主消受了一段日子的恭维不免有些腻。王氏好歹是出身名门,到底混过京城闺门圈,交际起来也不含糊,中年妇女说起皇亲贵胄宗室豪门的八卦闲话,那是干柴烈火一般热烈;王氏虽有些霸道,但也不敢在郡主面前拿大,尤其王氏不再推销女儿之后,那鲁直的性子反而与弯弯绕的郡主合得来。

平宁郡主先向王氏恭喜了一番,接着哀叹了自家儿子的落榜,今日王氏本来极是高兴,但对着郡主的哀怨面孔又不好太喜形于色了,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一件悲催事儿来说说:“…都说高门嫁女低门娶媳,那海家这般门第家世,又有这么个门风,这儿媳妇我将来如何管教!”

王氏牺牲自己娱乐对方的高尚情操立刻收到效果,郡主破涕为笑:“你也是!既想娶个好门第的儿媳妇,又想痛快管教媳妇,天下哪有这般好事!”

若是别人这么奚落,王氏早掀桌子了,可对着郡主她只能暗自狠揪帕子,然后呵呵干笑一番揭过去算了。

过不多时,来客渐多,只见满室珠环翠绕,环佩叮当,盛老太太正位坐上方,三个兰穿戴一新羞羞答答的站在一旁待客,让一群大妈大婶捏来摸去,明兰假笑的几乎脸皮抽筋,一阵阵脂粉香气熏的她头晕,对面致了仕的余阁老家老妇人旁边站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身着明紫色窄袖束腰纱衫和藕荷色碧纹湘江长裙,她瞧着明兰这幅作假模样,便偷笑着朝明兰使了个俏皮的眼色,明兰大怒,偷着朝她一龇牙。

寒暄了几句,盛老太太便拉着余老夫人到寿安堂去说话去了,王氏和一干太太夫人们亲热了一阵后,想要聊些男婚女嫁的成人话题,顾忌着一旁的姑娘们,便让她们自去顽了。

墨兰手腕了得,闺蜜最多,一出门口便围着四五个女孩嘻嘻哈哈说开了,如兰自恃身份,只与刘李两位同知家的嫡女要好,明兰被盛老太太拦着没见过几次客,又要在王氏面前装一副老实样子,便没认识几个女孩,只那余阁老家的老夫人常来与盛老太太一同参佛,便与她家孙小姐嫣然熟识了。

余嫣然生的高挑细腰温雅可人,有一度盛老太太还想把她给长柏做媳妇,可惜嫣然的那位在户部做五品侍郎的爹,认为把女儿嫁给同品级的盛紘做儿媳妇有些浪费,此事便不提了。

一众女孩都被引领进葳蕤轩去吃茶,众丫鬟早搬出各色锦墩绣椅和茶几翘案,又摆上了精致点心和盖碗,如兰便笑道:“这是我舅舅从云南捎来的白茶,姐姐们品品,吃着可好?”女孩们听了大是兴味,便端茶引盖轻尝几口,墨兰眼角轻轻上挑了下,捂嘴轻笑道:“五妹妹你真是的,什么稀罕的好东西,也献宝般的拿出来显摆,显得众位姐妹都没见过世面似的!别说这云南白茶,便是藏边的砖茶,上回吴家妹妹也拿来我们吃过!”

如兰脸色立刻不虞起来,只忍着不发作,她们姐妹不合在闺中也不是什么隐秘,周围坐的女孩们都面不改色,自顾自的品茶说话,那吴宝珠最是知趣,笑道:“墨姐姐快别提了,上回那劳什子直吃的姐姐们一嘴苦味,我真是悔极了,今儿这白茶就很好,淡雅温厚的。”

刘同知家的小姐也笑道:“一样东西有一种味道,没的有好东西不拿出来给姐妹们尝尝的,如兰妹妹这是好客呢。”

陈新芽是知府独女,素来脾气骄纵,反与如兰不合,身为嫡女却乐意受墨兰捧着,撅撅嘴放下茶碗,道:“我吃着不过如此,太淡了没什么味道,不如我爹从庐山带来的白露好。”

如兰扁扁嘴,忽朝坐在角落的明兰道:“六妹妹,你说呢?”

明兰越来越靠近门口,正想趁人不注意溜之大吉,冷不防被点了名,木了木,便道:“味道是淡了些,可胜在清香回味,自有一番别样风味,我是托了众位姐姐的福了,这茶五姐姐藏了好几天,连亲姐妹都没舍得给喝,只等到今天款待众位姐姐呢!”

礼轻情意重,一时周围女孩都纷纷道谢,如兰大感满意。

那边的余嫣然被一个通判家的庶女缠住了,趁机站起来,走到明兰身边,用葱管般的食指点了点明兰的脑门,嗔道:“你这小丫头,今日怎么见了我都不说话,好没良心!”

明兰皱眉道:“上个月我见天儿转暖,花红草绿水温鱼活,叫了你几次过来钓鱼喝煲鱼汤,你只说叫人来说了声没空,连个由头都没有,我才不要理你!”

话才刚说完,只见屋里众女孩大都神情古怪,挤眉弄眼的,明兰一头雾水去看嫣然,却见她有些不自在,陈新芽则转头过来打趣道:“墨兰妹妹,你这小妹子好不知趣,余家姐姐如今钓到好大一条肥鱼,如何有空来你家钓那几条小杂鱼!”

一大半女孩都吃吃笑起来,却有什么都不说,只有年纪最小的洪青玉还很天真,拍手道:“我知道,我知道,余家姐姐与京城宁远侯顾家的二公子正在说亲哩!”

明兰惊讶:“真的吗?那可要恭喜姐姐了。”周围一片或真或假的恭喜声响起,可明兰觉得气氛有些怪异,似乎……有些不大对劲,便转头去看嫣然,只见她羞的头都不敢抬起来,便讪笑着岔开话题:“哪个顾家,平宁郡主娘家不是也姓顾么?莫非有亲?”

如兰快口道:“正是本家!襄阳侯与宁远侯祖上是亲兄弟,一齐为太祖爷打的江山,后来一道封的爵呢!”明兰十分为嫣然高兴,笑道:“那可真是好事了,这样的人家定是极好的。”

刚说完,只听墨兰忽插嘴道:“可是……我听说,那顾家二公子性情有些乖张。”

四周再度响起窃窃私语,嫣然躲在明兰背后羞愧万分,一句话也不敢说,明兰大声强笑道:“大家别听我四姐姐胡说,我们姐妹自打懂事就没去过京城,如何知道这些?”一边狠狠给墨兰使眼色,墨兰轻慢的撅撅嘴,不再言语。

嫣然目光中露出感激之色,谁知那陈新芽又凉凉道:“别的内情咱们不知道,可有一桩,我小时在京城,听说一次宁远老侯爷差点绑着他上宗人府问忤逆罪。”

刘小姐佯装一副惊讶状的大声吸气,引了旁边一众女孩都纷纷议论,明兰呆了呆,回头看看嫣然羞愤难当的样子,再看看周围女孩们不是幸灾乐祸就是远远避开,最厚道的也不过说两句不冷不热的宽慰话,心里大怒:她知道为什么她们如此,无非‘嫉妒’二字。

说起来,余嫣然是众位姑娘中出身最显赫的,虽说她父亲只是个侍郎,但她祖父却是一代首辅,清誉满天下,先帝曾亲题“克勤慎勉”四字以为嘉奖,所以才有资格直接与侯爵府嫡次子谈婚论嫁,想当年华兰以盛家嫡长女嫁个落魄伯爵府的二子也是费了姥姥劲儿的。

明兰想为嫣然解围,便指着自己,大声道:“男孩子小时候都淘气呢!何况传言大都不靠谱,刘姐姐没见我前还‘听说’我孤僻古怪呢,可是你们瞧瞧我,竟是这般貌美心善!”刘小姐尴尬一笑,其他女孩们都喷笑出来,明兰厚着脸皮,继续道:“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难道我不貌美?不心善?”

如兰指着明兰,“你,你,你……”笑倒在机子上,捧着肚子说不出话来。

屋里的小声嗤笑变成了大声哄笑,明兰看旁边的余嫣然几乎快烧起来的面颊微微有些消退,心里很是怜悯,索性把戏做足,又道:“姐姐们也太见怪了,嫣然姐姐不就是说亲事嘛,我还想给我家鱼缸里的小红和小白说亲哩!”

众人愈加捧腹,哄堂大笑,明兰严肃着小脸道:“小红与小白也陪了我不少日子,看着它们年纪都不小了,我做主家的也得为它们的终身考虑一二呀!”

女孩们笑的东倒西歪,吴宝珠趴在一个女孩肩上,笑的满脸通红,抹了抹眼泪道:“那成了没呀?”明兰摇着头道:“颇有难度。”

陈新芽笑的肚子痛,好容易挤出几个字,挑着声音道:“……这是为何呀?”明兰一脸慎重,摇头晃脑道:“婚姻大事,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我,我…上哪儿去给那对鱼儿找鱼爹鱼妈和大媒呀?”

陈新芽大笑:“索性你就当了它们爹妈罢,我来当大媒!这就拜堂成亲罢!”

女孩们几乎笑疯了,如兰笑着奔过去,用力扭了把明兰:“小丫头,就你笑话袋子多,笑坏了众位姐姐,看你怎么交代?!”见如兰如此,女孩们一个个涌过来围着明兰一阵揉搓,明兰卖力挣扎,奈何人小利微,直被捏的满地乱跑,却犹自大声叫道:“严肃些,严肃些,这儿正说亲事呢!”

女孩们更乐了,绕着屋子打闹起来。见众人把焦点都转到自己身上来了,明兰松了口气,朝已经挪到门口的嫣然打了眼色,嫣然点点头,瞅着别人不注意便先溜了,明兰好容易把女孩们挣开,一身衣裳已经扭扯着不成样子,便借口整理装束也告退了,临走前只听见如兰还在笑:“我家小妹妹好玩吧,我爹爹兄长也是极疼她的…”

然后是墨兰的声音,带着些许冷笑的意味:“小丫头嘴皮子厉着呢!”

又听其他几个女孩的声音:“我觉着盛家小妹很好,又逗乐又厚道。”

另一个女孩隐隐道:“…人挺好的,…开朗有趣…”

明兰不去理她们,让丹橘陪着径直回了暮仓斋,一进屋果然见嫣然已在了,明兰一见她就竖起眉毛,指着骂道:“你还敢说我没良心!与你姐妹一场,叫你钓鱼你不来,你说亲事我不知道,你被人笑话了却要我给你打遮掩!瞧瞧我这一身,说吧,你怎么赔?!”

说着提起皱巴巴的裙边,一脸愤慨状,嫣然走到明兰跟前,双手合十连连拜着,迭声道:“好妹妹,好妹妹,都是我的不是,我若存心瞒你,叫我脸上长个大疖子,我今日就要来与你说这个的,好妹妹适才真多亏了你,不然还不定怎么让她们打趣我呢!”

说话间,翠微已经新拿了件葱绿盘金彩绣绵偏襟褙子和绿地绣花裙出来,明兰到四折乌梨木雕花绣缎屏风后头换了衣裳出来,还板着脸:“说吧,到底怎么回事?给我从实道来。”

嫣然苦着脸道:“不就这么回事呗,我爹爹的上峰保的媒……”欲言又止。

翠微和丹橘很有眼色,见主子们要将贴心话,待小桃端了茶碗点心上来后,便一齐退下了,明兰看了门口一眼,坐到嫣然身旁,轻声道:“嫣然姐姐,不是我说你,如今不过是在说亲,还未订下,如何传的满城皆知?此事若不成,姐姐可怎么办?”

嫣然感动的握住明兰的手,道:“好妹妹,难怪我家老太太总夸你品性淳厚,平日里与我要好的姐妹也不少,可只你说出这般贴心的话来!只可恨我娘走的早,连个兄弟姊妹也没留下,都说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我爹爹续了弦后,只带着后娘和几个弟弟妹妹赴任,把我一人留在这里,辛而祖父母垂怜,不然……”说着声音哽咽,珠泪盈眶。

明兰黯然,低着头轻轻揉着嫣然的衣角,嫣然吸吸鼻子,又道:“这次亲事本不是我祖父母的意思,是我那后娘攀上了宁北侯的一个不知什么亲戚,便促着父亲应了媒人,好在我祖父说他要再考虑打听些,这才未说定,可是那女人…那女人…闹的尽人皆知。”

嫣然再也说不下去了,只低低的哭了起来,明兰心里也为她难过,也劝不出什么话来,只轻轻抚着嫣然的手背,掏出一块新帕子来给她拭泪,过了会儿,嫣然收了眼泪,吸了口气,重重顿了下头,展颜道:“瞧我,你们家大好日子我却这般模样,叫妹妹笑话了!想来爹爹也不会坑了自己闺女的,姑娘家总是要嫁的,我叫祖父也别东查西查了,横竖嫁过去便是。”

“可别介!”明兰本来一直静静听着,听到这句话忽惊了一声,低叫起来:“你可不能稀里糊涂的嫁了呀!女人这一辈子一般只能嫁一次,一次只能嫁一个,你这会儿要是不长个心眼,回头悔都悔不出来!叫你祖父去查,好好查,不好的千万不能嫁!”

嫣然破涕为笑:“你这小丫头,怎么开口闭口嫁啊嫁的!敢情你也想着要嫁人了!”

这点程度的打趣给明兰塞牙缝都不够,她面色都没变一丝,正色道:“嫣然姐姐,我知道你不愿祖父母与你爹打擂台,可你也当想想自己!你那后母我虽没见过,可也听说了些,并不是个好相与的,说句难听的,若是你嫁的如意了,她保准会抢着来仗你的势,你若受了委屈,你说她会给撑腰出头么?”

嫣然脸色发白,心里一团乱麻,明兰站起来,走到当中以手锤掌,凛然道:“嫣然姐姐以后莫要自怨自艾了,你虽没了亲娘,可到底是嫡出的,祖父母都健在,可我呢?庶女一个,只有一个祖母!可是,我虽样样不如你,若有人逼我嫁个烂人,我也非得挣个鱼死网破不可!”

嫣然怔怔的看着明兰,柔嫩明媚的面庞一派平静,却隐隐现出坚毅果敢之色,嫣然的心底陡然生出一股勇气,过去亲密的拉着明兰的手,低声道:“好妹妹,你放心,我定然不会自轻!你这般真心待我,我死也不会忘了你的好!”

明兰叫她说的不好意思,拿眼睛去看她,见她神色自如,便放心道:“说什么死呀活的,别胡说了!以后你少与那些饶舌的来往,我家老太太不怎么让我出来交际她们,老说什么‘知心姐妹不必多,几个足以’,我如今才知道她老人家真是慧眼!”

嫣然笑道:“你家老太太的用意可不止如此,我祖母倒与我透露过,你的婚事你家老太太心里早有主意了,可惜她们老人家都长了个蚌壳嘴,我死活也撬不开。”

明兰心里十分好奇,却有禁不住脸上有些发烧:“我才几岁,你先担心自己吧!”

其实盛老太太的用心,明兰很快就明白了,登州城里适婚的男孩就这些,往日来往的都知道了,有两个年龄相仿的姐姐在那里,王氏和林姨娘都不是吃素的,有好的也轮不着明兰,索性不让明兰抛头露面,另辟蹊径。

只是盛老太太平日里与明兰无事不谈,一旦涉及婚事却一个字都不露,明兰又不好猴急猴急的去问,哎——等着吧,但愿盛老太太看孙女婿的眼光比她选儿媳妇高明些。

阿米豆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