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38回 まだまだだね(MA DA MA DA DA NE)

关心则乱2017年06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编者:标题的意思是,你还差的远呢!

作为大龄男女青年的家长,筹备婚事的潜力是无限的,盛维和康家紧赶慢赶将一切筹备妥当,婚事就定在秋高气爽的九月末,好让新媳妇年底上祠堂给祖宗进年香;盛紘得了信,便这日早上晚些上衙,把儿女齐聚一堂说话。余罪小说

明兰强忍着哈欠,被丹橘拖着进屋时,瞧见盛紘和王氏已坐在堂上的两把桐木高脚椅上,一坐东首一坐西首,下首两边各按齿序站了兄姐,只见站在左边最末的长栋悄悄朝自己抛了个宽慰的眼色,明兰知道无妨,轻巧的走到如兰旁边,规规矩矩的站好。佛本是道小说

盛紘呷了口热茶,王氏看着他放下茶碗,才道:“你们都坐下罢,老爷有话要说。”甄嬛传小说

明兰坐下,抬眼看了看盛紘,只见他神色愉悦道:“你们大伯父家要办喜事了,说起来是亲上加亲的好事。”说着便捋着胡子笑了起来。

没人敢追问盛紘,便一齐拿眼睛去看明兰,明兰很配合的笑道:“是梧二哥哥和允儿表姐,大伯母相看后很喜欢表姐,说她贞静娴雅,大老太太来信说这都是咱们老太太保的好媒,爹爹,大伯父可有送媒人红包来?”

盛紘指着明兰大笑道:“你这孩子!都大姑娘了,还这般淘气!”

王氏得意道:“要说允儿的人品家世,真是没得挑,大伯家能得了这样一个儿媳妇也是有福的,这事能成真是缘分!”

墨兰嫣然一笑:“缘分是缘分,但细论起来,大伯家有这般福分福分也有爹爹的面子呢。”

这句话说的很隐晦,康家这样的世家肯把嫡女嫁入商贾的盛维家,多少也是冲着盛紘的面子,墨蓝的暗示正中盛紘痒处,果然,盛紘听了并不说话,脸色却更愉悦了些,朝着墨兰连连点头,目光中满是赏悦。

明兰低头,看着旁边在袖子捏着拳头的如兰,暗暗叹气:若说墨兰以前是偶像派,这几年已经转实力派了,无论她在如兰明兰面前是个什么德性,但只要盛紘在场,她就是温柔细致的好女儿,关心长辈,体贴妹妹。

盛紘笑道:“大老太太来信说,这次婚事定要老太太去吃酒,若是不去便要亲自来请,昨日我与老太太商议过了,月底便启程去宥阳,我有公事在身去不了,十月底我这知州任期即满,长柏近日便要去京城整理宅邸,长枫要备考秋闱,长栋还太小,明兰是定要陪着老太太去的,墨儿,如儿,你们可愿意去?”

如兰转头看了明兰一眼,其实明兰也很意外,依着老太太一贯冷清厌事的性子,明兰以为她这次定不肯去,正想着帮忙寻借口,没想到这次老太太却一口应下了。

墨兰瞟了明兰一眼,笑道:“这样的喜事,原本我是极愿意去的,只是咱们全家要搬去京城,太太家事繁杂,忙都忙不过来,这整理行囊收拾箱笼我们当得自己动手,五妹妹和三哥哥的我也都得帮着料理一二,如此便不去了,请六妹妹替我向梧二哥哥道个喜了。”

明兰笑着答应。

比起京城那个花花世界,宥阳自然差远了,何况那里还有齐衡!如兰也想到了,便冷声道:“谁要你帮着料理?!四姐姐不想去便不去好了,别拿我作伐!”

王氏眉头一皱,去看盛紘,果然他已沉声喝道:“你怎么说话的?你自小便粗心大意,你姐姐好心帮你,怎如此不知好歹?!这般没规矩也不要去了,没的丢人现眼!”

如兰憋红了脸,却不敢还嘴,王氏怕又骂起来,连忙劝道:“小孩子不懂事,姐妹拌嘴也是有的,老爷有话赶紧说吧,时辰不早了,您还得上衙呢。”

盛紘瞪了王氏一眼,转头温言道:“明兰,这次便你一人陪着老太太去宥阳了,老太太年纪大了,你一路上多看着些!”

出去玩明兰是愿意的,自来了古代她就没出过门,可是一想到又要坐马车,便愁眉苦脸道:“爹爹您说反了,就我这块料,见了马车就晕,别累着老太太看着我就不错了,要不我走着去?”盛紘瞧明兰一脸忧愁状,觉着好笑,板着脸道:“就你那小短腿,跑断了也只能赶上满月酒!”

屋内气氛一松,众人都笑了起来,明兰更加担心:“要不我也别去了?”

盛紘看着明兰白净漂亮的小脸,心里喜欢,道:“去!趁这个机会你也见见家里的亲戚,再去祖庙上注香,你哥哥姐姐有什么贺礼要送去的,你就给捎上带去。”

话说完,盛紘便站了起来,两边众儿女也都跟着站起来,王氏站过去帮他整了整身上紫色的云鹤花锦绶,盛紘走过明兰身边时,又叮嘱道:“明兰,赶紧收拾了,莫要让老太太为你操心,去外头要规矩受礼,等回了京城刚好过年,爹爹带你上街去看年灯。”

明兰立刻点头如捣蒜,盛紘笑着摸了摸明兰的头,转身朝长柏招了招手,然后大步出门去,长柏随后跟上,长枫若有所失的看着他们父子俩的背影。

“爹爹叫大哥哥去,也不知什么事?”墨兰看出长枫心事,便故作不在意的随口问道。

如兰不屑的瞄了她一眼:“想知道,去问爹爹呗。”然后甩着帕子,随王氏进里屋去了,明兰最怕这个,忙不迭的溜出门去了。

一进里屋,如兰就被王氏劈头一阵数落:“你真是越大越回去了,即便学不了四丫头的心机,也学学六丫头的乖巧讨喜,这几年你爹爹多喜欢她呀,在我跟前没少夸她温雅柔善,心地淳厚,还常对我叨叨着,日常一应嚼用决不能委屈了她!”

如兰冷哼一声:“不过会做几双鞋子几个荷包讨好罢了!”

王氏更怒:“鞋子虽是小事,却是一片孝心,便是我穿着她送来的鞋子,也觉着她是用了心的,你怎么不做?就知道一味和四丫头斗气胡闹!你爹这回叫明兰去祖庙祠堂进香,便是招呼老家的叔伯亲戚们知道,这孩子就要记到我名下了!”

如兰大惊失色:“真的?那四姐姐呢,她早年也是去过祖庙的,难道她也……?”

“不知道,见招拆招吧。”王氏疲惫的坐倒在炕上。

这边母女俩头痛不已,那边,乱发招的盛紘正沿着花园子,和长柏说话:“那几箱子贺礼我已叫来福规制了,走前你母亲会再点一点;我写了封信给你柳世叔,若无意外,他这回大理寺任满后将调任户部侍郎,你也写封信给梧哥儿,与他说些柳大人的喜好为人和家眷底细,让他早早备好了,回京后好上门拜访。”

长柏点头,过了会儿,忽道:“大伯父很有本事。”

短短七个字,盛紘猛的转头看儿子,目光中大是赞赏:“你能想到这点便很好,这世上即使是亲戚,也是人经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说起来你大伯父最像你曾祖父,不过凭着我的些许助力,便一双空手打拼下偌大家业。一双儿子,大的承袭家业,小的便入了仕途,将来他家必然败不了;柏儿,我只盼着将来你和枫儿能在官场上互相有个照应,栋儿瞧着没有书性,倒还算机灵周全,等大些了便让他经商置产,这样你们兄弟三人便富贵俱全了!”

长柏看着父亲意气风发的侧脸,轻轻咳了咳:“老太太这次去宥阳,怕是又要遇上三老太爷了,大老太太……也很了得。”

盛紘有些幽怨的看着一脸正经的大儿子,若是长枫在,必然会对他刚才的规划大声喝彩积极响应,没准还会拍上两掌,可长柏却这般全无情趣,不过偏偏他最倚重的也是这个长子,想着便叹气道:“三老太爷家近年愈发败落了,见天儿的去你大伯父打秋风,他见松哥儿夫妇无子,还撺掇着族老要把自己孙子过继过去,这回见梧哥儿成亲,他定然又要闹腾。大老太太碍着族人的面子,总不好太过,只有你祖母,位份高脾气大,压的住这位三老太爷!”

盛紘说着连连苦笑,长柏挑了挑眉,不再接话。

……

明兰的箱笼早收拾的差不多了,想着得给平日要好的闺蜜道别,旁人传个信也就罢了,那洪青玉比自己还小两岁,最是淘气调皮,是她坚定的钓友,便特特写了封信去说明,再请示过老太太后要去给嫣然亲去道别,老太太知道明兰晕车,便吩咐房妈妈去备下自己用的青呢四抬帷轿,亲去给嫣然道个别。

刚到余府五十米处,明兰便觉着不对劲儿了,稍稍掀开轿帘一缝,只见余府大门紧闭,门口围了不少人在指指点点,明兰依稀听见几句‘…陈世美…抛妻弃子…仗势欺人……’什么的,明兰立刻吩咐外头侍立的崔妈妈,叫车轿绕到后门进去。

余府看门的婆子对盛家车轿是早熟了的,可今日却一脸尴尬神色,不知是不是该放明兰进去,正僵持着,嫣然身边的奶母急急赶来,把明兰迎了进去,一路颤声在明兰耳边轻声道:“…明姑娘待咱们姑娘比亲姊妹还亲,老婆子就不瞒着您了,今日一早便有个女子,也不知叫什么?她带着一双儿女跪在我们家大门口磕头,说要见姑娘和老太爷老夫人,若不让见便一头撞死在门上!…喔唷,这可怎生是好?咱们姑娘怎这般命苦……”

明兰听她说没头没脑,心里略一思索,便有些明了,迟疑道:“那女子…是宁远侯顾二公子的…?”

奶母急的眼泪都快下来了,掩着帕子道:“真真作孽!……这与我家姑娘有甚相干?那女子口口声声要给姑娘敬茶,说求姑娘可怜她们母子三人给个名分,不然便跪着不起来,那两个孩子哭号的满府都听见了,老太爷被气的吐了一口血晕厥过去,老夫人也撑不住了,偏二老爷一家去了济南,这,这,这跟前也没个能主事的人!我们姑娘性子柔弱,只会哭,全无办法……哎哟,佛祖在上,这是造的什么孽呀!”

明兰心里一紧,加快脚步走到后院,刚过了半月门,便见一群丫鬟婆子围在那里窃窃私语,或说或笑或议论,明兰转头便对奶母吩咐:“去把你家二太太身边的管事妈妈请来,这般围着看,算怎么回事?!”

奶母心里一惊,陡然发觉过来,连忙跑着离开,明兰熟识余宅,便带着小桃丹橘径直往里头走去,穿进庭院,只见一个素衣女子跪在当中,旁边搂着一儿一女,母子三人不住啼哭,明兰放慢脚步径自绕过她,直直的朝屋里走去。

一进屋便看见余老夫人微弱的喘着气躺在软踏上,嫣然虚弱的坐在榻边,面色惨白神色恍惚,一看见明兰,便上来紧紧握住她的手,颤着唇瓣喃喃道:“叫妹妹笑话了……”随即又强打精神,朝那女子大声道:“你还不快起来,我不会受你的茶的!你快走!”

那女子抬起头来,只见她容貌娟秀,形容可怜,头上斑斑血迹,想是磕头磕出来的,两眼泛红着泪水:“以后姑娘便是我的主母,若姑娘不肯容我,天大地大我们母子如何容身,今日姑娘若不应了我,我们母子三人不如死在这里罢!难倒姑娘忍心看着我们死么?!”

嫣然素来面薄心软,被她这么一说,更是说不出话来,在明兰的目光下愈加无地自容,虚弱的喊了一句:“你先起来吧,我,我不会让你死的……”

明兰听的直翻白眼,余阁老严于律己,一辈子没有纳妾,余老夫人顺顺当当活到现在,儿媳又不敢忤逆自己,嫣然在祖父母的呵护下长大,祖孙俩估计从来没见过这种阵仗,抗打击性自然弱了些,这要是换了王氏或如兰墨兰在这里,呵呵……明兰忽然十分怀念那三个女人旺盛的战斗力。看着余老夫人进气少出气多的样子,明兰咬了咬牙,便凑到老夫人耳边道:“老夫人见谅,明兰要逾越了。”

余老夫人睁开一线眼睛,见是明兰,心里明白,却提不起力气,只艰难的喘着气道:“你便如我自己孙女一般,去…去给我那没本事的丫头撑个腰!”

明兰站到门口,看着台阶下的那女子,清脆的声音响起:“下跪何人?要我姐姐喝你的茶,总得报个名字吧!”

那女子轻轻抬起头来,见周围仆妇对明兰甚是恭敬,便以为这是余家二房的小姐,收住哭声道:“我,我叫曼娘,这是我的一双苦命的孩子!”

明兰表情温和,笑道:“纳妾不是主母喝杯茶的事,所谓家宅不宁祸起萧墙,便是寻常人家讨个妾室也要问清来历,何况宁远侯是名门望族帝都贵胄,若是我姐姐连你来历过往都不清楚,便随随便便喝了你这杯茶,岂不叫人笑话余家没体统?!”

语音清楚,条理明白,众人听了都点头称是,曼娘神色一怔,有些意外的看着明兰,这时丫鬟为明兰端来一个软墩子,明兰温文尔雅的坐下,微笑着问:“现在我替祖母和姐姐问你一二,问清楚了姐姐才好喝你的茶呀!不知你是想跪着回话,还是站着回话呢?”

见明兰这般派头,四周仆妇已经渐渐止住议论声,看着这母子三人笑话般,曼娘咬了咬牙,便站了起来,低声道:“但凭姑娘问话。”

一个丫鬟为明兰端来一个托盘,明兰好整以暇的端起茶碗喝了口,和气的问:“不知你是否顾府中人?”曼娘低着头,闷闷道:“…不是。”

明兰心里暗笑,又问:“哦,那便是外头人家了,不知你家父母兄弟如何?做何营生?”

曼娘苍白的脸陡然间发青了一般,抖着嘴唇,断断续续道:“……我,我没有父母,只有一个兄长,他自己做些小生意……”

“什么生意?”明兰紧紧追问,四周仆妇睁大了眼睛等着。

“在…漕运码头。”曼娘声音几乎轻的听不见了。

明兰正要说,码头搬运工倒也是个正当职业,忽然老夫人身边的一个嬷嬷俯身过来说了一句,明兰皱眉道:“那你与六喜班有什么干系?”

曼娘声如蚊啼:“我哥哥原先在那里打过杂。”

明兰恍然大悟,她就知道,顾二那种纨绔子弟能认识的外头女子不是青楼便是戏楼的,便为难道:“这可难办了!这我姐姐恐怕做不了主了,你不如自去求顾家?”

曼娘砰的一声又跪下了,泪水滚滚而下,连连磕头:“那顾家嫌弃我出身低,不肯接纳,我没有法子……只有求姑娘可怜可怜了,眼看着我这一双孩子大了,总得给他们入籍呀!”

明兰看着那两个孩子才三两岁,懵懂无知,心中微微怜悯,便试探道:“顾家纵算不认你,可这孩子还是会要的吧!只是怕得委屈你了。”

曼娘大是惊慌,叫道:“难道要拆散我们母子?瞧姑娘玉人一般的品貌,真是好狠的心肠!若离了我的孩儿,我,我还不如死了……”

说着重重的把头磕在地上,旁边仆妇急忙去拉着。

明兰心里开始冷笑了,口气渐渐转硬:“姑娘真是好算计,知道顾家人不容你,便要我姐姐来做个不孝的儿媳妇,这还没进门呢,便要先忤逆长辈了!”

曼娘目光闪烁,转而低头凄切的道:“姑娘行行好,就可怜可怜我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母子三人的性命就握在姑娘手中呀!将来我与姑娘的姐姐共侍一夫,定会恭敬顺从,唯令姐之命是从,我的这双孩儿就是令姐的孩儿……”

她话还没说完,里屋传来嫣然隐隐的哭声,余老夫人竭力喘着:“赶出去,赶出去!退亲!退亲!……”声音很低,外头听不见,只站在门口的明兰知觉了,便一下站起来,大声喝道:“住嘴!”

女孩子声音尖细,音量很高,蓦然让庭中众人呆了一呆,明兰一下站起来,走到台阶口,居高临下看着曼娘,冷声道:“什么共侍一夫?无媒无聘,我姐姐和顾家有什么相干,你再嘴里不干净,当心我掌你的嘴!”

曼娘呆住了,她想不到这个花朵般漂亮的小女孩暴怒起来这般骇人,前一刻还和气温文,后一刻就立刻翻脸不认人,心里有些怯了,随即看着周围这许多人,又鼓起勇气,高声道:“姑娘不叫我活,我们便都不活了!”

说着便抱起儿女往墙边冲去要碰头,立刻被周围的仆妇拦着,然后她嚎啕大哭不止,一双孩儿也被骇住了,连连尖叫啼哭,一时‘娘呀儿呀’叫声一片,混乱不堪。

这时奶母拉着管事妈妈终于到了,看着这般场景,立刻叫人退散,然后指挥两个粗壮的婆子把曼娘一左一右架了起来,曼娘惊慌着不敢再哭,明兰轻轻挥手,冷冷的看着她们,声音清亮缓慢:“你的出身虽低却也并无大过,安安分分的嫁个平头百姓也能平淡一生;可你明知自己出身难以被豪门望族接纳,明知顾府不容你,又为何要做人家外室,既做了这外室,便何必来这里哭哭啼啼要死要活!难不成当初你是被逼无奈而至如此境地?……哼哼,你叫我姐姐接纳你这不为顾府所容之人,陷我姐姐于不孝;你惊的余府上下鸡飞狗跳惹人指点,陷我姐姐于不义;你开口闭口主母妾室的,我姐姐清白的金玉一般的人儿,却无端被你坏了名声!——你与我姐姐非亲非故,你这么没头没脑的摸上门来,就让我姐姐不孝不义,还败坏清誉,我今日便是一顿巴掌把你打出去也不为过!”

明兰骂的头头是道,便是适才对曼娘心存怜悯的仆妇也都面露不屑,曼娘看情势倒转,又要开口争辩,明兰抢先开口:“现在你有两条路,一条,你自己好好出去,余府家人送你上回京的路,一条,你被堵住嘴巴绑住手脚,从后门抬着出去,丢上回京的车船!你自己选一样吧!”那管事妈妈甚为机灵,一听这话,立刻叫人去那绳索绑带。

曼娘一张俏生生的脸转了好几个颜色,咬着下唇,婉转柔弱,可怜兮兮的看着明兰,又待说上两句:“姑娘,我……”

明兰再度打断她,睥睨着她,冷冷道:“你只需说好或不好!妈妈,绳索可备好了?”

后一句是对着管事妈妈说的,那妈妈立刻应声道:“早备好了!只能姑娘发话!”旁边几个粗壮婆子也蓄势待发,只能令下,便要动手。

曼娘眼睁睁的看着明兰,明兰毫不惧怕的看回去,长年目睹王氏母女与林姨娘母女切磋技艺,同台竞技,今日这点场面还真吓不住她。

两人目光对上良久,曼娘颓然无力,自己拉着两个孩子站起身,让仆妇拉了出去。

——————————-

作者有话要说:

转帖:

如果《基督山伯爵》上了X点网

如果那个时候法国也有X点,如果《基督山伯爵》也在上面更新的话,大概会有类似下面的这些回帖吧。

1楼:都已经那么多章了,怎么主角还在监狱里!!!怎么男女主角还没见面!!!作者不要再故意拖戏啦!!!存心骗大家钱啊!!!!!!

2楼:这是我看到过的最窝囊的主角。垃圾!下架算了!

3楼:我只想知道到底有几个女主?怎么到现在只出现过一个梅尔塞苔丝MM?作者的ID不是叫大种马吗?根本没有种马呀,骗人的吧

4楼:LS的三个小白滚吧,你们只适合看司汤达和莫泊桑的种马书。

5楼:新人紫式部携《源氏物语》来拜访各位大大,请大家支持我的第一部小说。《源氏物语》有御姐推倒,有萝莉养成,只有爽快的YY,绝不郁闷。

6楼:我还是相信作者的,这段时间的感情酝酿是必要的,LZ你不喜欢就离开好了,不要在这里瞎说。作者加油!

7楼:我也觉得这段剧情是必要的,只是希望作者加快进度吧,那么久了还没让男女主角重逢,让人很郁闷啊

8楼:LZ的话确实过分了,不过作者这种长时间的拖沓确实很伤读者的心啊。现在法国到处都是geming和dongluan,大家上起点本来就是要轻松的,不是让心情更郁闷的。如果作者再这样下去,离开的人只会越来越多。

9楼:更新!更新!更新!

10楼:快点让爱德蒙大杀四方吧,等得实在是太久啦

11楼:大家不要被大种马骗啦!这个作者是法奸!看他上一部书《三个火枪手》就知道了。居然把那个叫白金汉公爵的英国猪写得那么好,难道忘了当初那个岛国上的禽兽怎么侵略我们的吗???你怎么对得起迪盖克兰、圣女贞德这些先烈???

12楼:愤怒!!!作者既然那么喜欢英国猪,就滚到那个岛上去吧,不要在这里丢人!!!

13楼:推倒梅尔塞苔丝!!!!!!

14楼:在等候《基督山伯爵》更新的时候,推荐大家去看看莫泊桑大大的新书《漂亮宝贝》,各种类型的美女都有,绝对的后宫极品。

15楼:11楼和12楼的两个小白,《三个火枪手》里的主角都是法国人,城堡那段还三个人联手杀了一两百个英国士兵,爽得不得了,这难道还叫法奸?丢人的是你们自己这两个小白吧!!!

16楼:LZ小白。鉴定完毕。

17楼:我很喜欢现在的感觉,支持作者。

18楼:想念梅尔塞苔丝MM啊

19楼:11楼和12楼也都是小白。鉴定完毕。

20楼:今天在女频看到一本新书《茶花女》,作者叫小种马,不知道是不是大种马大大的马甲。

21楼:回LS,从来不看女主的书。

22楼:新人曹雪芹携新书《红楼梦》前来拜山,保证后宫,保证种马,萝莉御姐淑女女王应有尽有,只要月票能够吃饱饭,就绝对不会太监,立此为据,书号×××

23楼:垃圾书就不要过来推荐啦 什么曹雪芹 听都没听过 你写书有种马大大写的好吗?绝对H吗?如果没有就不要叫了

24楼:一个佛学研究生带领一个堕入凡尘的天使.一个为情所困的妖怪.一个为了重新得到权力的神仙.骑着为了生存而努力奋斗的东方巨龙.向着西方世界一路行来的故事!历史滴车轮呀.又他妈向前了!

重生,修真,炼金,逆天样样都有!

御姐,逆推,神仙,妖怪一个不落!

一切尽在<西游记>

本书包含18岁以下儿童不宜观看之血腥内容!卫道人士莫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