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65回 满月酒,有爵家,无妄之灾

关心则乱2017年06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出身于科举正途官宦家庭的明兰本以为爵位是铁打的饭碗,只要不去掺和夺位结党之类高层次犯罪,基本可以舒舒服服靠祖荫活到死,明兰曾无不羡慕的和长柏讨论过这个问题,结果换来了长柏哥哥十分鄙夷的白眼一枚。

太祖开国,为恩赏能臣勇将及谋略之士,共封有五位异姓王,十九位国公,四十二位侯爵,一百十五位伯爵,另世袭将军无计,太祖为人多疑,不过一代时间,便褫夺诛杀了三位异姓王和半数的公侯伯爵,此后,太宗继位,即先帝爷,北击鞑靼,南袭蛮荒,东西南北开疆海陆拓土无数,便又陆续封了些许爵位,但有‘流’和‘世’之分,并非全都世袭罔替。解忧杂货店小说

太宗皇帝平定四疆之后,首封的第一谋臣张阁老率先谏言‘以无上之富贵酬无边之功绩’,武将之首时任靖国大将军的英国公领头附议,太宗皇帝便顺势卸了这些军事贵族大半的朝政权,从此议政权柄向文官集团倾斜。

然,富贵有数,子孙无尽,有爵之家繁衍三四代之后,俱是人丁繁多,管不胜管,此时便要看哪家在军中宫里更有势力,哪家人才辈出,若家世倾颓,孝期放纵,穿戴逾制,侵占民财,一桩桩一条条,都是御史言官可参之本,然后要看皇帝心情了。完美世界小说

太祖爷子嗣众多,先帝爷即位时,汝阳王连同一干豪戚贵胄上奏‘九王摄政’,太宗皇帝手腕铁血,亲率三千铁骑夜袭西山大营,一举捣破汝阳王本部,后追根究底,一气废了牵连其中的十几个王爵,其中,便有擦边球的炮灰忠勤伯府。

先帝在位时间不长,静安皇后薨逝后没多久也跟着去了,当今皇帝仁慈,登基后几年,便起复了几个非首罪重恶的爵家,但这些人家已元气大伤,如惊弓之鸟,再也不敢蹦跶了。

明兰第一次去忠勤伯府时,就轻轻‘呀’了一声,四五进的大院子,连带左右两个小园子,只略比盛府大些,论地段还不如盛府,后长柏才告诉明兰,原先的忠勤伯府被收回后,早赏了别的功勋贵戚了,如今这宅子还是老皇帝后来另赏的。

今日忠勤伯府为次孙摆满月酒,里里外外三十六桌,讨了个六六大吉的彩头,盛府作为外祖家自然是上宾,明兰等下车就轿,进二门后步行,绕过一个富贵吉祥的照壁,才进了迎宾堂,迎面一个身着挑金线桃红妆花褙子的女孩便迎过来,笑道:“你们总算来了,我从早起便等着了,偏你们还迟了!”

墨兰首先迎上去,满脸堆笑道:“早知道姐姐在等我们,便是飞也飞来了!”如兰半笑不笑:“文缨姐姐是主家,自是等客的,难不成叫客等主家?”

袁文缨的鹅蛋脸白润俏丽,和气大度,也没去理如兰,只去拉后头的明兰,笑道:“明兰妹妹可是稀客,你们家自打来了京城,你两个姐姐倒是常来顽,只你,统共来过我家两回!”

明兰揉着太阳穴,还觉得头晕,便老实认了:“文缨姐姐,我懒,别怪我了,我人虽没来,四季荷包扇坠子可回回托了五姐姐带来的。”说着浅浅而笑,这一笑倒把袁文缨怔住了。

不过几月未见,白皙的几乎可以掐出水来的皮肤,脸颊上有一抹似是而非的嫣色,唇色淡粉的好似菡萏掐出的汁儿印在脆弱的雪白宣纸上,叫人心瓣儿都怜惜起来,端的是颜若桃花,乌黑浓密的头发松松挽了一个斜弯月髻,只用一支碧玉棱花双合长簪定了,鬓便压了一朵米珠金线穿的水晶花,一眼看去,满室的花团锦簇中,似只能看见她一人,清极艳极。

“…没多久不见,妹妹愈发俊俏了。”袁文缨衷心道,“你也该多出来走走。”

墨兰脸色沉了沉,立刻恢复原样道:“我这妹妹最是惫懒,只喜欢随着我家祖母念经礼佛,你就别劝她了。”

袁文缨轻笑了声,转而对明兰道:“听二嫂子说,你小时候身子不好,这会儿该好些了罢;今儿天冷,不然咱们好钓鱼去。”

明兰见袁文缨这般客气,也不好再装腼腆了,也去拉她的手,道:“谢过文缨姐姐惦记了,我身子早好了,不过是…不过是今早没睡足。”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

袁文缨扑哧笑了出来:“这倒是,今儿一大早我就被捉了起来,刚还一直打哈欠呢!”

如兰被冷落多时,忍无可忍道:“到底进不进去?!”

袁文缨知道如兰脾气,只挑了挑眉,便领着三个兰到了里屋,里屋已是一片说笑声。

华兰今日满脸喜气,穿着一身大红百蝶穿花的滚金线妆花褙子,头戴五凤朝阳攒珠金凤,旁边一个体态丰富的奶妈子抱着一个大红的锦绣襁褓,三个兰连忙上去看了看,只见那婴儿白胖秀气,只闭着眼睛睡觉,花苞般粉嫩的小嘴还吐着奶泡泡,甚是讨喜。

一众贵妇纷纷恭贺道喜,还有几只带着宝石戒指的大妈手去摸小婴儿的小脸,不一会儿实哥儿就哭了起来,华兰便叫奶妈子抱了下去。

王氏是真高兴,脸上泛着愉快的桃红色,她已坐在上首,一见如兰便招手叫过去,拉着女儿在一堆贵妇中说话,一旁的忠勤伯袁夫人却神色淡淡的,看着二儿媳妇随着娘家发迹水涨船高,她心里很不舒坦。近一年来华兰也学乖了,托病示弱,又把家事推了回来,她和大儿媳妇怎愿意拿自己私房贴补家计。

且,近来儿子也不如以前听话了。

“父亲和我的俸禄全交了母亲,家中的田地庄铺也都捏在母亲手中,以前华兰当家时要家用,母亲推三阻四不肯给,这样的家有什么好当的?!”袁文绍是武人,本最是孝顺,寻常也不生气,但袁夫人偏心过度惹着了他,他闷闷的甩下一句话,“若想要华兰的陪嫁便说一声,若家计艰难,拼着叫外头人看不起,叫岳家白眼,儿子也一定双手奉上!也不用打什么幌子了,没的伤了身子又伤了情分!”

忠勤伯知道后,把老妻叫来狠训一顿:“大户人家,能守得住什么密了?你打量你做的不留痕迹,外头早笑话开了!家里不是过不下去,又没什么大的出项,你算计儿媳的陪嫁,也不顾顾我的脸!大儿媳在文绍媳妇嫁来前,一天能吃五顿,这会儿她倒金贵上了,动不动躺着哼哼?她不能管,你管!若非要文绍媳妇管,你就连田铺都交出去!”

袁夫人气的半死,也无可奈何,后来华兰怀了身子,她便接二连三的往儿子屋里塞人,一个个花枝妖娆,华兰倒也忍住了,只吩咐妈妈熬好芜子汤一个个灌下去,硬是忍到生出儿子来,袁夫人一瞧不对,便又要给袁文绍纳房侧室。

华兰哭到老伯爷面前:“虽说爷儿们三妻四妾是寻常事,可是母亲也当一碗水端平了,大嫂屋里母亲一个人都不给,却往我屋里放了七八个之多,说都是服侍爷的,可不是嫌弃媳妇不贤,不会服侍夫婿么?!这会儿好好的,又要给二爷纳偏房,若两位高堂真嫌弃了媳妇,媳妇这就求去了吧!”

袁文绍刚得了个白胖儿子,正喜欢的要命,也忿忿道:“大哥那儿不过一妻一妾,我却满屋子的小星,知道的是母亲给的,不知道的,还不定怎么议论我好色无德呢!”

忠勤老伯爷吓了一跳,一场大乱刚过,他正想着给自家子弟找找门路,怎能与盛家结怨,连忙安抚了儿子儿媳几句,转头呵斥老妻,不许她再插手儿媳屋里的事。

如此,今日袁夫人如何高兴的起来,只皮笑肉不笑的敷衍着,王氏也不去理她,只开开心心的吃茶说话,在座中人都知道,如今忠勤伯府唯二公子文绍出息,华兰又生了儿子,自是多有结交逢迎。

袁夫人愈发生气,只低头与身边一头戴富贵双喜银步摇的中年妇人说话,她们身边挨一个遍地缠枝银线杏色斜襟长袄的少女,容色可人,文静秀丽,墨兰见了,低声问袁文缨,文缨正与明兰说草鱼的十二种煲汤法,明兰已经实践了其中八种,两人正说的口水分泌旺盛,听墨兰问后,文缨抬头看了眼,答道:“这是大嫂子娘家的,我姨母和表妹,姓章。”

说着撅了撅嘴,转头又与明兰说到一块儿去了。

墨兰对草鱼话题不感兴趣,忍着听了会儿,终不耐烦道:“你们姑娘家的,怎么一天到晚谈论吃食,真真一对吃货!”

文缨回头笑道:“你上回还拉着我说了半天胭脂香膏呢。”

“这如何一样?”墨兰皱眉。

明兰大摇其头:“非也,非也,所谓由内而外,白里透红,药补不如食补,吃的精细周到便比擦什么粉儿膏儿都好,自然气色皮肤会好的。”

墨兰心头一动,看着明兰宛若凝脂般的皮肤,迟疑道:“真的么?”

话音刚落,前头一阵响动,只见屋里又进来两位华服云翠的中老年贵妇,袁夫人满脸笑容的迎着坐到上首,亲自奉茶招呼,颇有殷勤之意,文缨立刻给墨兰明兰解释,那个笑容可掬富态的是寿山伯黄夫人,也是忠勤老伯爷的长姐,旁边一个面色淡然穿戴清贵的是永昌侯梁夫人,她不大言语,只由袁夫人自说自话。

“那不是你姑姑么?姑姑做婆婆,文缨姐姐好福气哟。”墨兰打趣文缨,目光闪着艳羡。

文缨羞红了脸,恼着不答话,明兰忙来解围,岔开话题:“梁老夫人也与你家有亲?”今日这满月酒并为大肆铺张,只请了几家要好的,明兰再孤陋寡闻,也知道这永昌侯非忠勤伯府和寿山伯府可比,虽无高官显贵,却人丁繁盛,姻亲广泽,颇有根基。

文缨松了口气,答道:“姑姑家的三表姐,嫁去了永昌侯府。”

那边,袁夫人已把章秀梅领到两位夫人面前,笑道:“这是我外甥女,秀梅,见礼呀。”章秀梅端端正正的敛衽下福,温婉而笑,袁夫人便坐在一旁,含蓄的夸起章秀梅来了,从品貌出身,到女红诗文,直夸的袁文缨皱起眉头。

明兰看出来了,悄声笑问:“你姑姑家还有别的儿子么?”

文缨看着自己母亲多有举止失当,颇感丢人,忿忿的扯着帕子:“不是我姑姑,是永昌侯夫人,她有个小儿子,如今由二哥带着,快要补上五城兵马司分副指挥使了。”

墨兰耳朵一动,转头试探道:“那位公子……是个怎样的人?”

文缨回忆着听来的信息:“他叫梁晗,大概十七八岁吧,是梁老侯爷和梁夫人的老来子。”然后瞪了那边的章氏母女一眼,低头恨恨道,“我娘不知给寻了多少人家,章姨母总挑三拣四的,要高门第好人家!不过是梁夫人曾说过一句,自家幺儿跳脱淘气,以后娶媳,不论富贵根基,但要品貌德行好便可。章姨母听了,便日日撺掇着娘去巴结永昌侯夫人,连带着姑姑面子上也不好过;哼,不是我心眼坏,姨父过逝了,表姐想找个好人家无可厚非,可也得瞧瞧自个儿斤两!她也不打盆水照照自己,配也不配!”

文缨这番话说出来,明兰忍不住瞥了眼墨兰,只见她脸上平白发起烧来,强笑道:“哟,文缨姐姐还没嫁过去呢,就心疼起婆婆来了?”

这时的寿山伯夫人的确需要心疼,她看着自家弟媳第三遍夸那章秀梅温顺娴雅,言语间隐隐带上攀嫁之意,已然有些坐不住了,再看那永昌侯夫人面色愈发冷淡,寿山伯夫人心里不悦,便插嘴道:“我那大侄媳妇呢?”

袁夫人愣了愣,轻叹道:“她身子不适,正歇着呢。”眼角瞥了眼华兰,不咸不淡的加了句,“我便是个劳碌命,也没人帮着管个家。”

华兰神色一僵,寿山伯夫人立刻接口过去道:“前日我才请了胡太医来给大侄媳妇诊脉,我都问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别是心里不适吧?你也别一味体恤大的,她皱个眉头你也当个大病来伺候,也心疼心疼小的,年前那会儿,她都七八个月的身子了,还叫她给你立规矩,有你这么做婆婆的吗?!瞧她脸色煞白的,想是还没养好!”

王氏和华兰暗暗感激,袁夫人神色尴尬,这位姑太太最好教训人,因是大姐,她又不好回嘴,只能忍着听。

其实那次她只让华兰过来站了半个时辰,丈夫就赶过来痛斥自己一顿,前后多少婆子哭爹喊娘,当晚华兰说是动了胎气,连床都下不得了,儿子又来哭了一场,这事传出去后,周边往来的亲眷明里暗里说都她偏私心狠,只偏着娘家外甥女,不把人家闺女当人看。

袁夫人扯动嘴角的笑了笑:“大儿媳不如华儿能干,我便想着让她多辛苦些……”

话还没说完,寿山伯夫人便打断道:“你们百年后,这爵位府邸都得大侄子两口操持吧,二侄媳妇再能干,还能替大嫂子当家?大侄媳妇若真不行,不若我去物色个能干的,当到大侄子房里,将来也好有个助力,也不能把个伯府交到七灾八难的手里呀!”

此言一出,袁夫人和章夫人双双煞白了脸,王氏心里熨帖的什么似的,华兰拼命把头低下去,好不让人看见自己翘起的嘴角;寿山伯夫人说话厉害,但口气全然一派关心娘家的意味,周围都是要好女眷,都知道这家底细,倒也见怪不怪。

这位姑太太原是家中长女,自小稳重能干,父母高看一等,弟弟忠勤伯爷也极是信赖,硬撑着孱弱老实的夫婿历练上进,她当初明明能为儿子选个更好的亲事,但看在弟弟面上,还是许了文缨婚事,袁夫人瞧见这位大姐从来都是矮上一等,偏她与华兰颇投契。

寿山伯夫人知道也不可太穷追猛打,又怕弟媳妇不着调再去纠缠永昌侯夫人,一眼瞥见王氏,便笑道:“叫亲家太太瞧笑话了。”

王氏连忙摇头,这种笑话她愿意连日连夜看的,乐呵呵的凑到寿山伯夫人跟前:“您这不是心里挂着娘家么;都是自家人什么话不能说。”

寿山伯夫人笑了笑,指着一旁的如兰道:“亲家闺女是越长越好了,咦?还有一个呢?”

墨兰在另一边早窥伺半天了,一听这句话,立刻笑着上来,含羞半怯的行了礼,道了安,寿山伯夫人指着墨兰,朝永昌侯夫人道:“这孩子诗文颇好,人也乖巧。”

永昌侯夫人点点头,道:“是个清秀孩子,盛家太太好福气。”便无下话了。

墨兰立刻笑道:“夫人谬赞了,墨兰岂敢。”她纵有满腹的话,见永昌侯夫人这般清冷,也不知怎么开头。

华兰目光闪了闪,掩口笑道:“姑母,今日我最小的妹子也来了呢。”

寿山伯夫人喜道:“还不让我瞧瞧。”

华兰连忙把明兰和文缨从后头拉出来,文缨是早见过了的,但一见明兰,寿山伯夫人和永昌侯夫人都不禁怔了怔,过了会儿,寿山伯夫人拉过明兰的手,与华兰笑道:“怪道你与我夸了一百零八遍,果然好个精致的人儿。”然而又嗔道,“你家老太太也忒小气了,这么藏着掖着,怕人抢了不成!”

然后拉着明兰坐在自己身旁,细细问生辰何时,问平日做什么消遣,又问喜欢吃什么穿什么,明兰低头老实的一一回答了,寿山伯夫人见明兰大方明朗,言语间颇见慧黠爽朗,很合自己的性子,倒愈发喜欢了,直把一旁的章秀梅和墨兰都冷落了。

章秀梅眼眶闪了闪泪珠,后退几步到面色难看的袁夫人身后。

墨兰很不甘心,忽想林姨娘说过第一次见卫姨娘的情景,当真是荆钗布裙难掩绝色,尽管懦弱蠢笨,却也把盛紘迷去了小半颗心;墨兰暗骂这两位贵妇人不识货,只认皮相,不看内涵,没有认识到自己出众的才华修养!

寿山伯夫人拉着明兰夸了半天,转头瞪了亲家一句:“你倒是说话呀,锯嘴葫芦了?”

永昌侯夫人冷清的表情这才露出一丝笑意,缓缓道:“我若有个这样这般标致的闺女,定也藏起来。”

王氏凑趣笑道:“这孩子自小养在我家老太太跟前,老人家最是疼她,一时一刻也离不开,便不大出来;礼数若有不周,两位夫人请见谅。”

永昌侯夫人淡笑道:“你家老太太规矩最是严整,她教出来的女孩儿怎差的了。”

王氏瞥了眼低头站在一旁的墨兰,言语上更是客气,加上华兰一边插科,气氛倒也和谐。只是明兰头皮发麻,她只觉得后背快被几道熊熊怒火的目光盯穿了,真是无妄之灾;便趁着几位夫人说话时,借口有小礼物要给庄姐儿,请华兰找个丫鬟带她去,文缨便也帮口着说了几句,明兰才得以脱身。

穿过一个小小的半月门,来到庄姐儿屋里,才看见小女孩穿着一件大红羽纱遍地洒金石榴花的小短袄,正闷闷不乐的发呆,一旁站着个石青比甲暗红中袄的妈妈一直哄着也不见好,庄姐儿一脸寥落,见明兰来看自己,才露出小小的笑容,软软的叫着‘六姨母’,明兰从丫鬟手里接过一个小包裹,拿出自己新做的布娃娃给庄姐儿。

胖乎乎的纯棉娃娃,各色棉线绣出可爱的眼睛鼻子嘴巴,外头还穿着绸缎小衣裳,眉眼弯弯的模样十分讨喜,庄姐儿拿自己红苹果一般的小脸蹭着,搂在怀里爱不释手,喜笑颜开起来,蹦跶着两只小脚下了炕床,拉着明兰吵着要去外头;一旁的丫鬟婆子连忙给庄姐儿外头罩了件挖云添金洋红绒小披风。

明兰知道庄姐儿心事,从独生女一下子变成了‘招弟’,难免失落,便也顺着小女孩,牵着她的小嫩手,一大一小,笑呵呵的慢慢走着。

“六姨,娘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庄姐儿低着头,“自打有了弟弟,娘都不大和我好了。”

明兰理解的拍拍庄姐儿的小脑袋,劝慰道:“不是的,你弟弟才刚来,大家都新鲜着呢;你若得了个新娃娃,是不是也爱的很?过一阵子就好了,咱们庄姐儿又好看又聪明,是你娘的心头肉,怎么会不和庄姐儿好呢!”

小孩子很好哄,心里想开了,便乐颠颠的要拉着明兰去园子里顽,一边走还一边叽叽喳喳的说小孩傻笑话,见明兰脸色不虞,便问道:“六姨,你怎么老皱着眉头呀?”

“六姨在想事儿。”

“什么事儿?”

明兰顿了顿,低头问道:“庄姐儿呀,六姨来问你,你是喜欢天天穿新衣裳,有好玩的,吃好吃的,可是你爹娘还有许多弟弟妹妹要疼爱呢?还是,没什么好吃的好穿的好玩的,但你爹娘只疼你一个呢?”

小女孩歪着脑袋想了想,白嫩的小脸皱成个小肉包,苦思冥想了会儿,痛苦道:“能不能既要好东西,爹娘又只疼我一个呢?”

明兰失笑,严肃道:“人人都想这般,可是不成,只能选一样。”

庄姐儿痛苦抉择半天,犹豫道:“还是爹娘只疼我好些吧。”

明兰微笑着点点头,长长呼气道:“六姨也是这么想的。”

又走了几步,庄姐儿忽停住脚,抬起头,扑闪着大眼睛,也很严肃的问道:“六姨,要是既没了好东西,又有许多弟弟妹妹与我分爹娘,那可该怎么办?”

明兰一个趔趄,险些滑倒,定住身体才道:“应该……不会这么背吧。”想起温若泉水般柔和的贺弘文,心里摇了摇头,天下哪有万分可靠的事儿,不过是危险系数高低的问题,宅男的出轨率好歹比CEO低些。

姨侄俩又顽了片刻,明兰抬头瞧瞧日已当中,她记得文缨说过酒席开在偏花厅里,想着这会儿该吃酒了,她也不好老躲着,便叫丫鬟把庄姐儿领回去,自己则慢悠悠的踱步过去。

忠勤伯府她来过两次,地方不大,且文缨领着自己到处逛过,所以识得路,沿着园子边一排刚出了花苞的海棠树慢慢走过去,也不怕迷路;正悠然自得的赏花散步间,忽见前头一棵葱绿妩媚的海棠树下,站着一个修长身材的男子,隐约模糊间,似曾相识。

那男子似乎听见脚步,回过头来,明兰堪堪看清后,心头一咯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