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104回 花嫁 · 下(未删减)

关心则乱2017年06月0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夏荷见明兰始终不言语,清秀的小脸上带了些惶恐,明兰看了,微微一笑,道:“你的名字挺好听的,谁起的?”

夏荷轻轻松了口气,道:“是常嬷嬷起的;因咱们是夏日里被挑进府里的。”

明兰暗暗记住这个名字,听这两个女孩口齿清楚,态度也算大方,多少有些喜欢,小桃忍不住发表意见:“你们的名字挺,哦不,十分的好。”

明兰白了她一眼,小桃迄今仍为自己的名字太过通俗易懂而耿耿于怀。

明兰和她们聊了会儿,丹橘便端着个脸盆子进来了,后头随着另两个丫头,分别拿着大水壶香胰子毛巾子等物事。

小桃立刻起身,接过巾子和帕子,把其中一条长的围在明兰胸前,然后从自己随身绣袋里取出一把小巧半透明的玳瑁抿子,把明兰的鬓发抿起,然后把另一条巾子投湿;丹橘则把明兰手上的戒指手钏还有七八只龙凤金镯都一一取下,收好。

明兰微微低头,让她们给自己洗脸净手,足足换过三盆水,才把明兰脸上那层白粉洗干净,丹橘又打开随行的小箱笼,从里头取出好几只精致的小瓷瓶,手指轻点花露香膏,均匀的涂在明兰脸上,脖子上,手上,轻轻按摩揉着。

末了,丹橘服侍明兰换上一身簇新的常服,小桃帮明兰把头发衣裳整理好。

一连串动作流畅熟练,显是日常做惯了的。夏荷夏竹看的微张着嘴,另两个邵夫人指来的丫鬟互视一眼,似乎也有些微微吃惊,心道,不想一个四品京官家的庶女也这般大规矩气派,心里倒也不敢小觑。

洗漱过后,门再一次打开,几个丫鬟婆子搬进来好几酒菜和点心,崔妈妈在后头跟着进来,把吃食拜访在桌上,打发几个丫头都出去,只留着丹橘和小桃伺候。

她原先一直在外头料理明兰的行装箱笼,这才堪堪摆置停当,她踏进屋内,一见明兰就笑了:“姑娘还是这个老脾气,就不喜欢脸上留着脂粉,非要洗干净了才罢休。”

明兰刚刚提起筷子,鼓着脸颊道:“妈妈您不知道,那粉足足洗掉了三盆水呢!”

崔妈妈慈爱的瞧着明兰吃东西,也招呼丹橘和小桃用些点心,小桃吃的脸颊鼓鼓的,问:“妈妈,外头都好了么?今夜咱们睡哪儿?”

崔妈妈捏了捏小桃的鼻子,道:“有你这么做丫头的么?不担忧主子,先想着自己!……都好了,反正也住不了几天,妆奁箱笼只消安稳就成了,只开了几个随行箱笼,待去了都督府,再慢慢归置吧。”

“妈妈辛苦了。”明兰努力咽下一块芙蓉百花菇,“都是明兰累着妈妈了,本来您都享清福了,却又叫拖了回来。”

崔妈妈提着帕子,似乎明兰小时候般给她擦拭嘴角的残渍,笑道:“姑娘混说什么,若不是老婆子身子不中用,便是姑娘赶我,我都不走的。”

明兰微笑了下,继续低头大吃,崔妈妈瞧了她一眼,忍不住道:“我听闻外头闹酒闹的厉害,今晚……姑娘,可要…当心些,实在不成…也不能由着姑爷的性子胡来。”

崔妈妈艰难的斟酌着词汇,明兰唰的一下脸红了。

吃饱喝足,明兰等的也就气定神闲了,可惜在顾家得收敛些,不然和小桃丹橘斗个地主,打发时间倒是飞快,一阵胡思乱想;桌上婴儿手臂粗的绘彩龙凤大红双烛渐渐烧掉三分之一了,明兰趴在床头昏昏欲睡之时,忽闻屋外一阵喧闹声,然后有人喊道:

“二爷回屋了!”

明兰陡然清醒,跳虾一般弹了起来,想了想,又连忙坐了回去。

随着门被重重打开,一阵酒气弥漫进来,两个粗壮婆子十分吃力的扶着顾廷烨进来,然后轻轻放在床榻上,明兰忍着不去看身边的醉鬼,十分淡定的微笑:“两位妈妈受累了,丹橘,拿两个红包。”

丹橘塞红包已经十分熟练,那两个婆子擦擦脑门上的汗,一掂红包的分量,沉沉的,至少有五两银子,心里一阵大喜,恭敬的告退。

两个婆子刚一出去,明兰就双脚一伸下了地,谁知身旁的醉鬼忽然醒过来,神色还颇为清醒,嘴里似乎低低咕哝着‘那帮不仗义的家伙’!

顾廷烨满身浓重的酒气直熏的明兰皱眉,他略略晃了晃头,用力醒醒神,把高大的身子倚在床栏上,微睁着一双狭长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明兰,忽然眉头一皱,道:“我先去沐浴,你也卸了吧。”

一旁的夏荷夏竹听了,立刻窜到隔间预备浴盆热水,顾廷烨一挥手站起而去,一开始脚步有些踉跄,随后就稳当了。

明兰呆呆的站在后头,崔妈妈立刻意识过来,指挥小桃丹橘帮明兰卸下钗环簪翠,把大红的喜服挂起,换上一身柔软的细棉亵衣,然后拖着尚在犹豫的丹橘小桃出去了。

明兰咬着手指,看着那张铺满大红锦被的床十分碍眼,过不一会儿,顾廷烨独自回来了,一身雪白的绫缎中衣,微湿漉的头发,把高大的身体一下倒进床榻之间,斜斜靠在大迎枕上,幽深的眸子静静的看着明兰,也不说话。

明兰被灼热的目光看得浑身冒烟,嗓门发干,她干咳两声:“刚才用了些宵夜,我,我…我再去漱下口。”说完一溜烟的跑进隔间。

在槅扇后,明兰漱了五遍口,做了十八次心理建设,反复背诵婚姻法中关于夫妻义务那一段,最后,英勇的,决绝的,义无反顾的踏出脚步,回到寝室,刚要爬上床,却见到顾廷烨已经靠着床头,微微睡着了。

明兰大大松了一口气,心里一阵放松,赤着小脚丫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仰而尽,一口气还没放下,谁知背后传来一个声音:“你洗漱好了?”

明兰险些活活呛死,连忙放下茶杯,咳嗽连连的转身去看,只见顾廷烨不知何时已醒了,一双幽黑的眼睛直直的看着自己,锋利的好像玻璃碎片,龙凤红烛的火苗依旧熠熠生辉,映照着他的眼睛流光溢彩。

明兰呆了几秒,连忙倒了一杯茶,端到他面前,殷勤道:“您喝水,您喝水。”

顾廷烨看着明兰光洁如玉的皓腕,嘴里一阵发干,接过茶杯,也是一仰而尽,然后递还给明兰,明兰把茶杯放回桌上,就踯躅在那里,顾廷烨轻笑一声,眼神暧昧:“还不安置么?”

明兰深吸一口气,大声道:“其实,我有话要和你讲!”

顾廷烨挥挥手,极不在意道:“明儿再说,先歇息。”说着便下床,他身高腿长,两步走过就到了明兰身边,一把擭住明兰的手。

“其实,是有一件重要的事要跟你说呀!”明兰做着最后挣扎。

“以后再说。”

他健臂一抬,明兰只觉得双脚凌空,被他整个人抱了起来,准确的说,其实是抗,明兰脸朝下,看见地面一阵害怕,只能紧紧揪着他,随即被轻抛进床榻里。

顾廷烨扯过一床被子,挥手卸下两层水红锦绣石榴百子的薄纱和厚锦床帘,回头一看,只见明兰小小的身体缩在床角,不住的哆嗦。

“我,我我,我……”她完全结巴了。

“今日忙了一整日,你定是累了,赶紧歇息吧。”顾廷烨抓过女孩的小手,细细抚摸她手背的细腻皮肤,骨肉柔软,一摸下去,清楚的感觉到纤细的指骨。

“我不累!”明兰涨红着脸,胸口梗了半天,终于透出一口气。

“不累?”顾廷烨狭长的眼睛几乎要发绿光了:“那太好了。”

 

他霍的把明兰拉到床头,随即高大的身体压上去,平平密密的贴着压住了,手指径直探进衣裳里去,触手尽是温软娇嫩的少女肌肤,盈盈一握的腰肢,脆弱的好像可以折断,往上抚摸过去,是微微隆起的两团丰盈,馨香融鼻。

明兰抖的好像筛糠一般,男人的肌肉刚健硬硕,摩擦的她全身都疼,她开始呜咽起来。“呜呜,我不懂……”不对,其实她很懂的,“……呜呜,我没做过。”

男人已经浑身发烫,根本没听清她在说什么,只不住的揉搓她的身体。鬼吹灯小说

明兰被揉搓的弓起身子来,侧身躲避,把脑袋埋进枕头里,像受惊的小兽一般低低呜咽,却露出半透明的侧颊和耳垂,顾廷烨看到眼睛发直,鬼使神差的把嘴凑过去,一下咬住了,明兰一声呼痛,想躲开,却被牢牢扣住在床上。

男人用舌尖轻轻触摸嘴里的膏腴,索性扯掉女孩的衣裳,白玉般幼嫩的小兽怕的几乎要尖叫,却又不敢的只能呜呜;男人愈发兴起,顺着女孩的脖子一点点的吻下去,急躁的噬咬着;待来到她胸前,男人的眼睛都红了,一双玲珑娇挺,小巧可爱的隆起怯生生的,他伸嘴就含住了,不断吮吸着。

明兰终于忍耐不住,哭着伸出一条光滑的小腿,用力踹过去,正中他赤·裸精壮的胸膛,冷不防被他擒住;他扣住小妻子的脚踝,纤细弱质好像一捏就碎了,他迫不及待的把她的腿从侧边拉开曲起,然后俯身而上,再次重重压上她的身子。

他嘴唇去寻找小妻子的娇嫩的脖颈和耳垂,喘着粗气不断吻舔着,明兰只觉得自己一条腿被抬了起来,然后稀里糊涂的火热摩擦之后,下面一阵尖锐的疼痛袭来。明兰传小说

明兰哭了,这次是真哭了,呜呜的直掉眼泪,咬着嘴唇不叫出声音来,努力忍耐着。

顾廷烨也忍了半天,待觉着小妻子略略有些松下来,忍不住大力挞伐起来,一边吻着她的小嘴,一边用力喘动,明兰只把脑袋往枕头里钻,泪水沾湿了半边巾帕,呜呜哭的厉害:“……呜呜,别做了吧;…下次再做,呜呜…你饶了我罢!我不成了……”

明兰一直知道自己属于那种非实用性生物,心态很强韧,一般讽刺打击她完全没有感觉,可是这个躯体很差劲,怕冷,怕热,怕痒,还特别怕疼;一点小疼痛,她就会哭的泪水涟涟。

顾廷烨不住的哄着她,偏她越是抵赖求饶,样子越是娇美妩媚,这副身子的滋味着实销·魂,他忍不住托住她的粉臀,用力往自己下面按去,愈发大力的律动起来,直顶的明兰蜷曲成只虾米。她气极了,到处寻找出气点,扒住一块皮肉,不知是男人的肩还是臂膀,狠狠咬了一口,谁知似乎反激发了他的狂性,不住的揉搓她的身子,下面愈加受罪,双腿被大大撑开,身子酸软的几乎瘫了。

明兰无计可施,只能揉着眼睛低低呜咽,这方床榻似乎便是她的天涯海角,偏她上天无门,入地无路,只能被压在男人身下欢爱。

也不知捱了多久,明兰觉着腰快断了,顾廷烨才喘着粗气结束,明兰已浑身发颤,似是死了一回,两个人都浑身汗湿,明兰已酸软成一滩烂泥,顾廷烨却犹自死死搂着明兰。

“宝贝儿,疼吗?”他问。

明兰直羞的像只煮熟的虾子,恼羞成怒的想要吃他两口肉方解气,只恨恨的把脸转过去,顾廷烨瞧她这副样子,嗤嗤轻笑起来,不住的细细吻着她的脖子和肩胛,明兰瘫着不能动弹,只能肚里大骂这色胚,幻想着用庐山升龙霸揍他个鼻青脸肿。

正愉快的阿Q着,明兰忽觉着腰侧一处顶了一个硬硬的东西,她立刻一个激灵,吓的魂飞魄散,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手脚并用的从他身下爬出逃走,一骨碌钻进一条被子里,把自己连头带脑的裹了起来,缩在里面瑟瑟发抖。

顾廷烨见她吓成这副模样,又好气又好笑,健壮的臂膀一伸,把明兰连人带被捞过来,好像剥粽子一般把明兰的脑袋从被子里挖出来,低沉着嗓音谑笑道:“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呜呜……你别又来了……饶了我吧,二叔……哦不是,呜呜,相公,夫君,饶了我吧,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饶了我吧,饶了我吧!……呜呜……”明兰只差跪地哀求了。

顾廷烨忍不住朗声笑起来,搂着明兰又亲又吻的,还不住揉捏她的身子,他算是长见识了,这小丫头一旦讨起饶来,是什么好话都肯说的;可若是一朝脱了险境,她又会立刻耍赖,翻脸比翻书还快,完全不记得自己当初讨过什么饶了。

“宝贝儿,乖!咱们好好睡着,我不动你了。”话虽这么说,他的手依旧不老实的往里头探,摸到一对娇嫩隆起,他顿时下腹发热,又是一阵揉捏磨蹭,才稍微好些。

明兰自然不肯信他,两人扯着被子拉锯了许久,最后明兰坚决要求一人一条薄被睡觉,顾廷烨笑着把小妻子连人带被一起搂在怀里,不住的去寻她娇软嘴唇来亲吻。

 

“你适才不是说有话要和我讲吗?”顾廷烨忽然记起来。

“讲不动了。”明兰半死不活。

“你不是有件重要的事儿要说吗?”男人眉眼生春。

“忘记了啦……”

——————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要分成两章的,可是觉得不该把情节截断,所以一次发出来了。

这段洞房已是偶最大努力了,也不知会不会被举报,大家趁能看时赶紧看吧。

——————

小编有话说:

这段JJ已经删除,一顿好找才补全,嘻嘻,不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