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142回 对策 · 中

关心则乱2017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明兰先是一愣,随即展颜大喜,连声贺喜。

说起这个,王氏高兴的眉飞色舞:“早就有喜讯了,就是日子短,还不敢声张,如今胎坐稳了,便回来叫家里人瞧瞧。说起来,也是老太太委实看紧了些,才刚得了信,就遣了两个得用的妈妈过去,叫仔细看着如兰,小心吃用歇息。”

王氏这人就是这点讨厌,明明是祖辈心疼她女儿,见好就收便是,她却楞要装13,此刻正扭着身子嗔怪盛老太太,道:“母亲也是!知道您疼爱如儿,可这般作为,亲家太太怕是要不高兴的,我前几日去文家,瞧着她脸色不好看!”

海氏有些为难,明兰很习惯低下头,当做没听见:老太太虽信佛,却并不吃素,王氏以前不是没有zhuangbibility,不过下场基本是遭雷劈。

果然,老太太淡淡的目光瞟过儿媳得意的面容,端茶浅呷,叹道:“我以前也是为着面子,不大爱插手这些事,可如今想起华兰那孩子,我只想着,闺女身子康健才是第一要紧的,便是对亲家有些失礼,也顾不得了。如丫头的性子还不如华儿呢,若在文家有个拌嘴争执的,不是伤了和气,就是伤了身子,还不如把这恶人叫我来做!”

想起华兰那病弱的模样,王氏眼眶一湿,低头不语,其实文家老太太也不是个善茬,不过是盛家底气足,儿子又一心向着如兰,软件硬件都没的拼,这才消停的。

老太太放下茶碗,语重心长的对着儿媳道:“你也是有儿孙福的,如今华兰有了两个哥儿傍身,好歹能缓口气了,旁的几个丫头不说,如兰是你一手带大的,我年纪大了,有看顾不着的地方,你平日多提点着些才是!”

“到底是人家的媳妇了,不要一天到晚往娘家跑,说出去还道我们盛家跋扈;待夫婿要体贴谦恭,千万不能摆出施了恩惠的嘴脸,除非她以后不想过日子了!待婆母妯娌更要和气温厚,该忍就得忍!别一点小事就跟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哪家媳妇不是这么过来的,只她是镶金嵌玉的不成?我看五姑爷不是个凉薄的,若如兰不越了分,便是以后发达了,姑爷也会好好待她的。”盛老太太的口气也不是特别严厉,却都中了要害,明指暗指的,一句一句的,跟戳了王氏的肺腔子一般,一口气卡在喉咙里,她半句话也回不出来。

“母亲说的是,儿媳都记下了,回头就跟如儿好好说说。”王氏僵着脖子,半天才憋出这么句话来。

海氏低下头,学着明兰的样子,一脸肃穆认真的数着茶碗里的茶叶,。

老太太瞧王氏面色如土,觉着有七八分畅快了,又话锋一转:“倘若咱们礼数上有了过错,便有天大的理也要减三分!而若如兰把礼数做足了,那亲家再有什么不当的,盛家也不是好拿捏的!”说着说着,她心头也有几分气了,心爱的大孙女受罪她何尝不心疼,但那好歹算是高嫁的,这若低嫁的也要委曲求全,盛家便成笑话了。

所谓亲家,自是平交最好,又不是骗婚欺婚,没有谁非得忍气吞声才是。

明兰数到第三遍茶叶时,便出来岔开话题,她朝海氏道:“嫂子打算什么时候给慧姐儿办满月?我这拉着脖子已等了好久了。”

海氏心明眼亮,立刻微笑道:“因生姐儿时,我怀相不好,娘体恤我,便决定海氏办双满月了,这样不论见亲朋,还是吃酒,我和慧儿也都有劲儿些。”

王氏点点头,满意的看了自家儿媳一眼,转头对明兰道:“正是这个理儿。到了那时,你大姐姐也出了月子,如儿也坐稳了胎,我们也好一家人聚聚。”

明兰看了看上首端坐的老太太,只见她不动神色的拨弄盘子里的蜜橘干,嘴角似有一抹轻讽,明兰强忍着笑,对着王氏道:“到底是太太,见识多,想的也周到,我们做小辈的且得多学学呢。”一双秀目望着王氏,语意恳切,表情真诚,这套功夫明兰是惯做熟了的,哪怕王氏说的再离谱,她也能眼都不眨一下的表示百分之百赞成。

王氏轻掩朱唇,为了显得自己也很谦虚,便转过一个话题:“说到你大姐姐,前几日我去瞧她,人瘦虽瘦,精神却不错。”

“这可好了,上回洗三时瞧大姐姐,我只觉着那衣裳穿在她身上晃荡呢。”明兰忧心忡忡,也不知那‘妙计’管不管用。

王氏难抑得意,喜色道:“哈!现下袁夫人自顾不暇,你大姐姐如今日子好过多了,还叨念着说想你呢,你若没什么事,得空去瞧瞧罢。”

“自顾不暇?袁家怎么了?”明兰心里跳了下,又兴奋又不安。

王氏正想开口,却不防盛老太太重重的咳嗽一声,她才醒过神来,想着在小辈面前自己不好议论别家长辈。海氏何等机巧,立刻笑着接口道:“也没什么,不过是前阵子忠勤伯袁伯爷迎了位新姨娘进门,袁夫人想着新人不懂规矩,不会照料伯爷日常,须得教导一二,这才忙了些许。”瞧瞧,同样一番话,人家这说话水平,王女士呀,学到老活到老哦。

明兰好似头回听说的样子,慢慢应了一声:“欸……”哦也!

虽说往人家夫妻中间塞小妾很缺德,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那老太婆老折腾她华兰,她往华兰房里都快塞足一支女排了,如今也叫她尝尝这滋味。该!明兰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袁夫人可真贤惠呀。”明兰眼神很纯洁。

盛老太太似笑非笑的看了小孙女一眼,明兰忽一阵心虚,脸上一红,低下头去。

全哥儿被乳母抱上罗汉床后,一直捧着胸前红绳串的古玉扳指玩儿,一根小胖手指伸进去,太宽,两根伸进去,还是太宽,最后他一伸小肉拳头,四根手指往里一送,呜哇,小手掌卡在扳指里了!古玉温润,倒也不怎么疼,全哥儿连连甩小胳膊,甩又甩不掉,掰也掰不下来,便举着小拳头往老太太怀里钻,要求解围。

盛老太太只好哄着帮他把扳指褪下来,这时外头丫鬟高声传报:“老爷和三爷来了。”

厅堂中女眷,除了老太太以外,俱是齐齐站起,敛衽行礼,盛紘和长枫一前一后进屋来了,这时全哥儿趴着老太太的肩头依依哦哦的,张开短短的胳膊,冲着盛紘欢喜的叫了起来。

中年发福的盛老爹一见了小孙子,心头立刻酥软了一般,给老太太行礼请安后,笑着伸手抱过全哥儿,坐到罗汉床的旁座上,把小肥仔放在膝头逗弄起来。

“除,粗父!”小肥仔口齿不清,很熟练的去抓祖父的胡须。

“嗯!我的乖宝贝!”盛紘眉开眼笑,由着小孙子来抓胡须。

老太太手上犹自捏着那枚扳指,见这祖孙俩这幅八百年没见的亲热模样,又好气又好笑,笑骂道:“这小没良心的!”

盛紘搂着全哥儿,呵呵的一阵笑,全哥儿扑在他脖子上,用口水亲满了他半张老脸,王氏笑道:“都说隔辈儿亲,果是千真万确的。”

到底小辈们都在,盛紘也不好和小孙子太乐呵了,逗了会儿,便把全哥儿交还给身旁的乳母,老太太对海氏道:“这不消停的,不去外头蹦跶两圈不肯停当,今儿日头好,你领他出去再玩会儿罢。”

海氏柔柔的应了声,一旁在乳母怀里的小胖墩机灵的很,好似听懂了这话,乳母刚一弯腰,他就双腿一蹬,稳稳当当的落在地上,欢快的蹦蹦跳跳出去了,后头赶忙跟上三五个丫鬟婆子,追着出去了。

海氏颇有几分不安,急急福了福:“这孩子,忒没规矩了……”

“不妨事的!”盛紘含笑望着小孙子出去的门口,连连摇手,“男孩子小时还是皮实点儿好,将来不计十年寒窗还是行伍习艺,都靠一副康健的身子骨。”

“正是。”老太太心里喜欢,嘴里却故意道,“身板壮壮的,将来他老子要打他板子,咱们也不用揪心了!别跟他六姑母似的没用,一顿手掌板子也挨不住!”

“祖母!”明兰大窘,嗔道,“您,您,就那么一次,您还……?!”

满屋大笑间,海氏福礼退了出去,众人依着辈分重新落座;盛紘和王氏分列罗汉床两侧,明兰和长枫对面而坐。

“六姑爷呢?”老太太笑的有些喘,缓了口气后问道。

盛紘正要捋胡子,却只摸到一丛被孙子抓乱的鸟窝,只好改捋为梳了:“在书房与我说了会子话,便去五军都督府了,这两日皇上不在宫里,早朝是免了,可差事也不老少。”

明兰看看自家老爹,尽管一早就翘了班,但他的表情依旧很忠君爱国,明兰很配合,立刻接口道:“两宫太后微恙,去西山行宫疗养调理,皇上隔几日就去探望,真乃至诚至孝!”

盛紘很满意的点点头,几个女儿中,就数明兰最乖觉,特别懂得配合。

他是官场老油子了,早上去监察院点了个卯,瞧着没什么事就回府了,反正皇帝不在也不会有什么急事,这当口还忙的连轴转的,大多是近臣重臣宠臣之流,例如刚才匆匆离去的新任六女婿。

“适才母亲聊什么呢?老远就听见笑声了。”盛紘心情甚好,恭敬的跟老太太凑趣。

老太太笑着指了指明兰:“她们姐妹几个的事,华儿想明丫头了,如儿也能走动了,回头趁着慧姐儿双满月摆酒,叫她们姐妹聚聚。”

盛紘也笑着附和了几句,忽又怅然起来,轻轻道:“说起来,墨儿嫁的更早,怎么这会儿还没消息?”

这话立刻把厅堂内的温度降低了些,王氏不屑的撇撇嘴,不予理睬,一直沉默的长枫忽抬头,面上似有几分牵挂,老太太看了这父子俩一眼,淡淡道:“前有因,后有果,如儿的福分她瞧不上,有什么法子。”

王氏心中痛快,盛紘只能长长叹口气,老太太看了他一会儿,心头一软,温言劝慰道:“你是个好父亲,已尽足了做爹的本分,墨丫头的路是她自己要死要活,宁可累及爹娘家人也要挣来的,如今……她谁也不用怪。”

明兰低头不语。墨兰的事她也有所耳闻,过的不算好,但也不算差,虽不如恩爱夫妻的甜如蜜糖,却也没像悲催的迎春那样受打骂羞辱。

墨兰又会做面子功夫,里外也基本能罩住,大约属于相敬以上,受宠未满。

庶女多像杂草,能好好存活下来的庶女,生命力都不会弱,连娇宠着长大的嫡长女华兰都忍过来了,她们做庶女的还能金贵到哪里去?兴许没了林姨娘的庇护和错误的方针指点,墨兰反而能挣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来呢。

想撒娇,任性,倔强,使气?不好意思,除非你背景硬的好像花岗岩,还有无条件支持你的娘家。古代女子嫁人有几个能圆满的,理想等级也不过是互敬互重,我替你管小妾孩子,你负责养家挣钱,撑起门户,大家搭档着过日子呗。

大家都在挣扎着过日子,明兰不打算去同情怜悯谁。

老太太不想再纠缠这话题了,朝盛紘道:“今儿你来,可有事与我说?”

盛紘想起来意,不由得又高兴起来,笑道:“母亲料对了,今日,我是来说件喜事的。”他看了眼长枫,接着道,“前几日我们不是去柳家赴宴么,谁知几日前柳兄忽来寻我,说有意与我家结亲。”

老太太眼前一亮:“哪位姑娘?”

说起这个,盛紘更高兴了:“是嫡次女,恰好也行三。”

王氏张大了嘴,明兰也大吃一惊,老太太忙追问:“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柳兄说话素来顶真。”盛紘捋着胡子,笑眯眯的看着一旁的儿子,越看越觉着玉树临风,风采不凡。

长枫脸红了,不安的挪了挪身子,期期艾艾的低下头,明兰坐在他对面,杌子又矮,侧眼看去,只见他神色很古怪,似是羞涩,又似不愿,隐隐带着认命般的感慨。

话说这位柳铭柳大人,是少数和盛紘一路从同窗,同科,同年,然后变成同僚,又一直交好至今的知交,如今正任着正五品的大理寺左寺丞。虽品级官位都不如盛紘,但却是延州柳氏正牌嫡房子弟出身,真正的世代书香官宦,绵延一两百年的世家望族。

延州柳家从前朝起,族中进士举人从没断过,出过两位从一品,三位正二品,其下子弟出仕为官的更是无数,虽不曾位极人臣或封疆大吏,但也是代代簪缨。

据说摆在柳家祠堂里有官职的牌位就是打副牌九也绰绰有余了,虽说势力名望不如海家,但到底是有根基的,盛紘每每谈起柳家,总是掩不住一脸艳羡,同时再唏嘘两声。

当初盛紘曾动过心思让柳家儿子娶如兰,可惜柳氏大家族规矩大,祖父直接给定了亲。不过,这样人家的嫡女怎么会……?明兰不着急,把脑袋微微转向王氏,慢慢等着。

“他们怎么瞧的上枫哥儿?”王氏果然耐不住了,直截了当的发问,“老爷可得问仔细了,别是里头有什么差错罢?”

盛紘被当头泼了一瓢冷水,怃然瞪了她一眼,老太太也微皱眉头:“柳家三姑娘?我怎么隐约记得,她似乎定亲了?”

长枫头更低了,死活不肯抬起头来,王氏惊呼:“莫非亲事黄了?”

盛紘又瞪了她一眼,转头继续跟老太太回话:“母亲放心,我如何会在儿女的亲事上轻率,柳兄在您面前是执子侄礼,他的为人您也清楚,他通盘都与我说了。柳家闺女是订了亲的,是定安蒋家,就是致仕的蒋阁老的嫡幺孙。”

老太太眯着眼睛,点点头:“倒是门当户对。”

盛紘看着老太太气有些缓,喝口茶润润嗓子:“原本年前就要成亲的,可那年定安不是发时疫么?蒋阁老之子过逝了,那位蒋公子便得替父守孝三年。”

“这是正理,如此,亲事便得搁一搁了。”老太太道。

盛紘放下茶碗,叹道:“于是两家便约定了,待孝期一过便办亲事,谁知,就在几月前,柳家打听到一事……”他长长叹了口气,“那蒋公子,竟然,竟然孝期与丫头苟且,竟还生下儿子来了!”

老太太沉了脸子,王氏鄙夷的扁扁嘴:“定安蒋家也不外如是。”

“柳家嫂子也是大族出身,生平最是持礼严整,一听闻这事,特特去了趟定安问怎么回事,那蒋家自是连连赔礼,不过理论了半天,聘礼也加了不少,可也没见有个说法。柳夫人便不愿把闺女嫁过去了。”盛紘低声道。

屋内安静,过了好一会儿,老太太才道:“若是我,我也不愿把闺女嫁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