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160回 包子来了 · 上

关心则乱2017年06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又过了旬余,便是开学之日。

这个在后世让多少学童鬼哭狼嚎撕心裂肺的痛苦日子,但在生活封闭的古代小女孩看来,却新鲜的叫人雀跃。卯正的梆子还没敲响,小姊妹俩就一身簇新的来到嘉禧居院前。

一个着遍地绣嫩黄小竹枝花苞浅桃红洒金碎小袄,胸前一枚金灿灿的祥云金锁,九节曲环赤金璎珞共缀十二颗琉璃珠,另一个却穿暗青刻丝薄灰鼠皮子镶边的锦缎袄子,周身只佩戴些许素净精致的银饰,只胸前一条细银链坠着块极名贵的羊脂白玉,通体温润剔透。

屋内静谧,窗台恰恰支开半格,吹进清晨落在庭院花草间的些许冷霜气息,东首桌案上摆着尊小巧的双麒麟护灵芝的紫玉香炉,炉口处袅袅吐着芬芳的香烟。

巩红绡和秋娘端正的立在一侧,听得东次间隐隐传出筷匙碗碟的声响,秋娘极力忍住侧头去张望的念头,垂首静默,巩红绡却抬头望向明兰:“夫人,不若先用饭罢。”

“不必。”明兰挥挥手,神色间有些未褪的疲倦,嗓音略沉哑,巩红绡只觉着一阵刺目刺耳,赶紧低下头,秋娘却魂不守舍忍,忍不住频频转头瞧往侧厢方向。

这时丹橘领着两个小姑娘进了屋,双双行过礼后,正坐上首的明兰,直起腰身,端肃了神色,气沉丹田,开始说话。

“外头不比家里,一切言行俱要仔细谨慎,不可肆意妄为。需知你们姊妹在外头,便是我们顾家的门面,行止合宜,方是我们顾家的体统。凡事多听多看,少说少做,好好瞧人家的行事,心里要多些思量,跟几位师傅好好学些东西……”

她温言谆谆,两个小姑娘都郑重的点头应了;瞧她们一脸乖顺的承诺,明兰不由得大是欣慰,兼有一点陶醉。话说,德行教化这活她做的极不顺手,她专业研究的是惩罚艺术,例如打人小板子,罚人月钱,关土牢之类,思想教育属于隔壁办公室政宣部的领域。

“崔妈妈已教过你规矩了,在外头不可发倔性子,要听先生的话,有什么好好说。”明兰板着脸,对着蓉姐儿叮咛,想了想又添了一句,“不成的回来与我说。”

蓉姐儿红着脸,用力点头,小声道:“母亲放心,女儿知道了。”

明兰放了些心,又转头对娴姐儿,柔声道:“你是个好的,婶婶素来放心你,烦你多看着些,别叫蓉丫头在外头犯倔。”

娴姐儿甜甜而笑:“婶婶放心,您的殷殷教诲,我们一定牢记。”

她的语气又爽朗又诚恳,叫明兰很是受用,却不妨东侧次间传来一声轻轻的短哼,几不可闻,但明兰发誓她从这声里听出了不满和嘲笑。今早,在顾廷烨半含酸的目光下,她强忍着瞌睡虫早起了一回,原因仅仅是她打算对甫新上路的学生做一番最后训导。

明兰想,自己说教的样子一定蛮傻的,便耐着脸红,头也不转,当做没听见。

“成了,你们这就出门罢。以后就不必特意来我这儿一趟了,大清早的,可怜见的没得多睡会儿。”明兰满眼怜悯,清晨起床去读书是多么可怕的事呀。

东次间再次传出声音,一声清脆箸落青瓷筷架声。明兰牙根发痒,竭力不转头,好吧,是她想多睡会儿,她满脑子都是睡懒觉,那又怎么样。

屋内众人皆无言语,只秋娘又往东边多看好几眼。

瞧时辰差不多了,丹橘便领着两个女孩出了门,娴姐儿在前头跨了出去,蓉姐儿的脚步却有些拖拉,一步三回头的看了明兰好几眼,黑白分明的童稚眸子中透着些许不安。

明兰心头一动,忽叫出了声:“蓉丫头。”蓉姐儿立刻站住了脚,眼巴巴的盯着她。

“好好读书,待人要有礼恭敬,可也别叫人欺负了,记住了,你姓顾。”明兰想了想,又添了一句,“京城这地界上,你老子在外头还没吃过亏呢。”顾家二郎自小野性难驯,一双拳头打遍京城纨绔界,他别去欺负别人就念佛了。

话音一落,东侧次间又一次发出极轻的声响,疑似闷笑,蓉姐儿小脸一愣,明兰咬牙,赶紧叫她走,小女孩便低着脑袋转身跨出门去了。

一干丫鬟婆子尽皆出去后,一个高大的人影一闪,顾廷烨伫立于集锦格子侧边,手上拿着块雪白的帕子,在指间轻轻揉着,一身赭红色暗金罗罩蜀锦常服,气质成熟稳重。

秋娘见了他,顿时一阵激动,微颤着嘴唇却说不出话来,巩红绡就机灵多了,赶紧道:“夫人忙了好一会儿了,这就让婢妾服侍老爷夫人用饭吧。”说着便要来扶明兰。

顾廷烨皱起眉头:“这儿有人服侍,你和秋娘先回去罢。”

语气威严,无人敢抗辩,巩红绡的动作僵了一下,然后满脸微笑的应声下去了,后面跟着垂头忧愁且依依留恋的秋娘。

“极少见这么爱给太太请安的妾室。”明兰瞧着那落寞不舍的两人,转头对着顾廷烨似笑非笑,“侯爷您说,这是为何呢?”

顾廷烨不答话,只斜倚着玲珑阁沉默,明兰接着自问自答:“定然是我这主母极为仁厚,更兼人品正直磊落,叫她们心生景仰,爱戴不已。”

“还不快来用饭。”男人神色不变,却弯了下唇角,眉梢平添几分风情。

……

女孩们上学后七八日,明兰照着大周风俗登门去道谢,于午后再次备下薄礼去郑将军府,重点感谢郑大夫人的荐师之德。根据自小的经验,似郑大夫人这种沉默肃穆之人实不喜人聒噪多话,说的越多越惹人讨厌,明兰真诚的道了谢后,默默的也不知说什么好,又不能才进来就走,只好坐在那里挖空脑袋,援引些实例来增强可信度。

“这几日我家蓉姐儿的确乖巧知礼许多。”喊她‘母亲’时的口气诚挚多了,不像以前跟蚊子叫似的扭捏不情愿,可见有时候思想工作还是需要局外人来做的。

想了想,明兰又添了句,“不必人看着就知道自己用功了。”

郑大夫人虽不怎么说话,但却淡笑得慈和,倒似喜欢明兰这种讷讷的叙述,小沈氏笑着来活络气氛:“我侄女说了,你那姑娘也是个要强的,头回先生查问功课时稍逊了些,第二日便争回脸来了。”

“不单如此。”明兰拿帕子含蓄的掩笑,尽量认真实在的说话,“那孩子也不淘气,更知孝顺长辈。听她屋里人说,这几日她正勤练针线,预备过年时给我和侯爷孝敬一二小物件。我的佛,老天保佑那女红师傅,可别叫我家笨丫头气坏才好。”

郑大夫人听的好笑:“不要紧的,只要入了门便能好些的。”顿了顿,她似想起了什么,忍笑道,“我那丫头原也是…也是十根手指棒槌似的。”

见屋里气氛融洽,明兰暗暗松了口气,当初在长柏哥哥和盛老太太跟前,她仗着年纪小可以撒娇卖乖,装傻充愣,可这会儿她总不好爬到郑大夫人身上打滚装可爱罢。

其实她不大会跟不熟的人套近乎,要是当年她拜到政宣部的BOSS老爹门下,兴许就不一样了。老爹高徒,个个擅长深情脉脉式的舌灿莲花,不但要说服你的脑袋,还要感动你的心灵,力求说不服你也要烦死你。集体偶像:唐僧先生。

又说了会子话,明兰便要告辞,小沈氏连忙起身,佯瞧了下一旁的滴漏,道:“哟,都这个时辰了,想来那头该下学了罢。”然后笑着直直看明兰。

小沈氏幼年即丧双亲,兄姐万般怜惜之下便少有管束,自小自在惯了。可嫁入郑家之后,却得谨守妇德,大门不迈二门不出,镇日的窝在将军府里对着个肃穆的活阎王嫂子,一言一行都受管教,真真好生憋屈。

明兰如何不知小沈氏的念头,她很想装傻,但实在挨不过这火辣辣的期待目光,心中苦笑,却还一脸自然道:“是呀,我原就打算从这儿出去后,便顺道去接两个孩子。”

小沈氏心中暗叫好,笑着转头道:“嫂嫂,反正也没几步路,不若我也一道过去,把侄女领回来。”郑大夫人淡然的瞥了明兰和小沈氏一眼,低头吃茶,却不说话;小沈氏看看明兰,明兰低下头,两人正自惴惴,却听郑大夫人道:“如此,你们便结伴去罢。”

小沈氏如蒙大赦,赶紧回自己屋,稍事整装后便挽着明兰出了门。

“呼,总算能出来透口气。”

马车上,小沈氏频频将车帘掀起一缝来张望,一脸喜不自胜的模样:“在蜀边时,常听说京城繁华富庶,是天下第一等的好地方,可怜我来京这么久了,却不曾好好游玩过。”

明兰笑道:“瞧你说的可怜,难道你不曾出过门?”

小沈氏扁扁嘴,放下车帘转头道:“不是去庵庙里进香,就是道观里打醮,再不然便是穿得跟祭祖似的去人家府里吃酒饮茶,了不起,也不过是到几家相熟的金玉古玩店里走走。这算什么游玩!”

“那你又待如何?”明兰歪着头,挨着小熏笼,身子又发困发软了。

小沈氏眸子一亮,朗然道:“自是遍走山川市井,看尽人情世貌,才知这天子脚下是何等光景的样貌呀。”明兰笑了,很给面子的把双手从暖笼上提起,轻轻给她鼓了两下掌,小沈氏恼羞,嗔道:“你便笑我罢!”

明兰瞧她薄怒,便肃了玩笑,温言劝道:“我不是笑你,你说的都对,只可惜咱们生为女儿身,如何能到处行走。我来京城比你久,去的地方也只这几处了。只那一年春光极好,阖府女眷去近边的望春山踏青,这才叫我见了一次外头的风光。这还是我那上了年纪的祖母起的游兴,除了老祖宗,便是我家太太也不好念着游玩的。”

小沈氏听的满心向往,过了会儿:“我婆母哪里还走得动,至于我嫂子……”她轻轻叹了口气,不再往下说。

明兰心里也是惆怅,谁不愿意四处走走呢,便玩笑道:“那便只有一招了。你赶忙生下一群孩儿来,有一窝算一窝,待你自己当了老祖宗,儿孙满堂之时,你想去哪儿便都能去了。”

小沈氏羞涨红了脸皮,扭起性子,嗔道:“我拿你当个知心人,什么都与你说,你却来打趣我!你这人好不厚道,我不与你说了。”

明兰笑得厉害,在厚实柔软的褥垫上挪动,扒着小沈氏的肩背,柔声道:“好姐姐,是我错了,你便饶了我罢,我再不敢了。”又好话说了半箩筐,才将小沈氏哄转回来。

小沈氏戳着明兰的额头,笑骂道:“你个讨债鬼,我只可怜你家侯爷,哪辈子不修,讨了你这么个要命的做媳妇。不是叫你哄晕了,便是叫你气死。”

两人年纪相仿,说着便嘻哈着扭作一团,过了会儿,小沈氏慢慢直起身子,幽幽道:“这里虽好,可却忒多麻烦了。还不如蜀边自在呢。”明兰挨着锦绒枕垫,静静望着她。

过了片刻,小沈氏低低道:“我只舍不得兄长和姐姐。”

明兰依旧不说话,她忽想起了著名的戴妃。一个悲剧人物,默默无名无人问津时想做王妃,举世瞩目兼尊荣富贵时又想要自由和爱情,天下哪那么多两全其美的事呀。小沈氏既想享受京城的繁华富庶,又想自在不受约束,光上辈子积德显然不够,还得八字好的冒泡。

吃得咸鱼抵得渴,你受下富贵尊荣,就得熬得住麻烦。

郑家门里的事,也曾是京城权贵圈里的谈资,明兰略有耳闻。

小沈氏甫过门那会儿,想着有皇后姐姐撑腰,也进宫抱怨告状过,盼望由皇家出面,杀杀长嫂的威风,她好过得舒坦些。

未料郑大夫人比她狠,比她光棍,她才在姐姐那儿哭诉完,皇后都还没想好怎么跟郑大夫人说,人家已跪到郑老夫人面前,言道‘妾身卑微,不足为沈氏长嫂’,自请下堂归去。

七老八十的郑老夫人被吓得散了一半魂魄,十几年婆媳,情谊非同一般,她对这这长媳素来满意的很,又兼她生儿育女,操持家务,阖家和美,如何能弃。郑老夫人当即挺着病弱不堪的身子,披挂上全副诰命穿戴,去宫里请罪讨饶。

一时间,处处议论纷纷。

说是议论,其实丝毫没有争议,舆论一边倒向郑大夫人。她出身高德厚望的宿族世家,素有美名,先祖中有人享配太庙,忠烈祠里供着她家的祖叔伯父,全国的贞节牌坊叫她家占了一成(好可怕的家风),她自己更是京城出了名端方正直的贤妇。

小沈氏进门没两天,就逼得这样一位贤良淑德的嫂子在夫家待不下去,简直令人发指,沈家外戚的臀部还没坐热,就敢这么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他日必为大祸。

据盛紘老爹透露,朝中已有言官御史写好弹劾折子,磨刀霍霍便要上本了。

不光如此,连庆宁大长公主为首的皇族女眷甚为不悦。

忠敬侯郑家是多好的人家呀,又显贵又良善。怎么?我们公主郡主等天潢贵胄且不敢轻侮夫家妯娌,你个皇后妹子倒先开张了?直一个暴发户嘴脸,要学太平公主也轮不上你呀。

圣德太后和几位王妃更是好一顿嘲笑不屑。

记得当时,明兰也愤慨了两句,倒是长柏哥哥淡笑着:“此不过一杀威棒尔,皇上顷刻可解。”后来明兰才明白,作为新晋的后族外戚,文官清流照例是要恐吓镇压一二的;更何况,小沈氏还有个着力打造‘仁孝双全’品牌商标的皇帝姐夫呢。

果不出长柏哥哥所料,几位心腹僚臣见机快,皇帝行事也快,找皇后谈了一番话,也不知是劝还是斥责,总之皇后立刻宣郑家女眷进宫,抢在圣德太后发难之前,把自家妹子狠训了一顿,又指派了两位教养嬷嬷去力行约束,最后还和颜悦色的抚慰了郑家婆媳一番,赏了不少东西,这事才算了结。

小沈氏最惨,不过是小小地告了个状(她自小常干),姐姐训完兄长训,兄长训完太后训,两个太后。发送回夫家后,公婆脸色难看是必然的,连丈夫都老大不痛快的,只连连向长兄赔罪。经此一役,小沈氏老实了。

“说实在的……”小沈氏学明兰的样子,也把脑袋挨到绒垫上,轻叹道,“我大嫂那人,虽不爱说笑,但为人实是极好的。”她又不是傻的,看不出真心假意,判不出好人坏人。

说到底,郑大夫人也没怎么苛待她,既没要她立规矩,也没挤兑或冷嘲热讽。不过是,拦着不让小沈氏抛头露面,不叫她缠着小郑将军去外头游玩。

此外,还不时提点她应酬礼节,不叫言行举止出错,免得外头闹笑话。比之一般豪门里,或面和心不合,或勾心斗角,或冷眼看笑话的妯娌强多了。

“废话,谁瞧不出来。别生在福中不知福,你嫂子心肠多实呀。”明兰调笑道。

“唉,如今连皇后娘娘也老说我,叫我惜福,这样好的人家,这样清白严正的门风,爷儿们都规规矩矩的,是我哪辈子修来的,叫我要听嫂子的话,不许胡闹呢。”小沈氏的口气中有一股‘大势已去’的悲催。

这也是郑大夫人高明之处。不论里头如何,在外头始终全力护着小沈氏,摆出‘我的弟媳妇,我们自家会管教,轮不到外人说三道四’的架势。曾有人笑话小沈氏礼数不周,乡气得跟村姑般,她竟当场放下脸来,甩袖就走。日子长了,连皇后都心生敬重,常邀她进宫叙话。这也是当初明兰在一群人里挑了她做突破口的缘故。

真是一个聪明人,闺阁内果然藏龙卧虎。但是……

“你说,要是当初……”明兰斟酌着语气,小心翼翼的发问,“你嫂嫂真会下堂求去么?”这话实不该问,但她心里跟猫挠似的好奇死了。

小沈氏白了明兰一眼,想了想,缓缓的点了点头,脸色艰难:“我本也不信,如今进门快两年了,我冷眼瞧着……”她长长出了一口气,“嫂子娘家家教,便是轻生死,重礼法,她真性情确如此,赔上性命也有数。”

明兰向后仰了仰,小心肝怕怕的捂着心口,顶真的人伤不起呀。

早已有人前去忠敬侯府别院通报,待到了门房,几个女孩连同丫鬟婆子已等在那里。

郑家小姑娘生得大方可爱,似是颇喜欢小沈氏,婶侄俩一见面,便高高兴兴牵着手上自家马车,说是要先去口水阁买新出炉的烤乳鸽,再去紫云斋瞧新来的徽宣玉版笺,以奖赏小姑娘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瞧小沈氏起劲的样儿,想来在郑府闷的着实厉害。

对于这种用小孩子做借口的行为,明兰在内心森森的表示鄙视。

两个孩子同明兰一辆马车,一路上叽叽喳喳的说着课堂上的趣事,娴姐儿不必说了,原本就是爱读书的,便是蓉姐儿也极有兴致。薛大家考较功课,并不单看读书一桩,蓉姐儿读书虽不成,但算学极好,旁人还在摸算盘珠子,她早能一气心算出来了。

“反正顺路,不若去瞧瞧五姐姐罢。”明兰叫她们俩说的有兴,忽起了这个念头,今儿冷暖正好,何况像她这样的懒鬼出门一趟不容易,既出来了,就别浪费。

车马停一处双花墨漆大门口,文家便在这甜水胡同的中段,一处三进有余的宽阔院子。

“你就这么空手来了?”如兰一手扶着腰,穿一身水红色百蝶穿花薄银鼠皮长袄,头上绾着个干净利落的圆髻,却插了一枚极醒目的大南珠赤金簪。

她挺着硕大的肚子,开口就是这句话。明兰不禁气结,有这种姐妹实在很折寿:“我这是临时起的意,哪有什么东西!你若不高兴,以后我只叫人送东西来,再不上门就是。”

“哪能哪能呢。”如兰也只是口没遮拦,并非心里真贪图东西,乐呵呵的请明兰坐下:“你运气不错,我婆家那两个烦人的都出门了,你姐夫他姨母家有点儿事。”

这时,一身妇人打扮的小喜鹊正端着茶盘进门,听了这句话,忍不住道:“我的大奶奶,你怎么又……”四下转头,瞧也没外人,“免得说惯了嘴,到时漏出来。”

如兰对她却是没法子,只好撅嘴道:“得,这才是个最最烦人的。”

明兰笑眯眯的去看小喜鹊,温言道:“你身子可好,若有不适的,别忍着藏着。尽管跟五姐姐说的,可是她千讨万求把你们小两口要来的。”

小喜鹊放下茶盘,捂嘴而笑:“瞧您说的,是我舍不得我家姑娘,千万恳求要来才是。六姑娘还是这般爱打趣。今儿老太太和二奶奶都出了门,夫人索性和我们大奶奶多说会子话罢……”一边说着,一边利落的指挥鱼贯而入的丫鬟们摆放茶果碟子。

两姊妹坐定,如兰挑眼一瞥,看明兰一身似蓝非绿的宝石青缂丝银鼠袄儿,这是御赐的贡品,外头却是没有的,再看她遍身素净,也不见戴什么首饰,只髻上斜戴一支赤金掐丝嵌翠玉翘头的转珠凤钗,那垂下的明珠,竟有拇指大,于侧额微晃,累累而动,熠熠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