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178回 ·上

关心则乱2017年06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出了月子的头件事,当是把自己从头到脚连洗三遍,然后更是每日两洗,洗了再洗,想想这般暑热天日,居然那么多天没洗澡,明兰立时头皮发麻,叫小桃搓的再大力些,弄的皮肤一片片发红。崔妈妈瞧的心疼,其实坐月子那会儿,她每日都会拿温水投了柔软的巾子,给明兰身上细揩几遍,哪里就臭成这般了,非要这般,生生把自己搓下一层皮来才高兴。

半人高的澡桶热气腾腾,以西南运来的香柏木和紫铜丝细细箍成,明兰舒展的坐在里头,水中的香精,被滚烫的水汽一蒸,顿时满室芬芳。上回宫里赐的香乳花露还留了许多,她当时怀着身孕,因怕有影响方没敢用,这都攒了下来。这是也不知有否保质期,便索性往水里倒去,崔妈妈看的再度一阵嘴角抽搐。

卧榻之侧,暂无猛兽毒蛇酣睡。明兰前所未有的轻松,再不用隔几日去请安,每句话出口前都要想了又想,生怕着了道;每日睁眼起,就得思考防守反攻。往细里想,其实她本人与太夫人无怨无仇,本不用这般以命相搏,可那老女人够不着强大的正面对手顾同志,就只好拿同性同胞下手,于是自己顿时成了重灾区,纯属连带灾害。

这份工真不好打——明兰忍不住又往澡桶里倒了两瓶御制香露,有价无市,真过瘾。

氤氲香氛中,崔妈妈又无奈又好笑,拿着洁净的细棉布巾子给明兰擦拭着,自己的面庞却瘦削的厉害,皱纹如浴桶边沿上的柏木纹路般蜿蜒,明兰一阵黯然,崔妈妈岁数也不轻了,这阵子心力交瘁,活脱老了十岁般。叫她家去好好歇息将养,她却死活不肯,只整日守着团哥儿,好似一个不留神,就会有豺狼恶徒把孩子叼了去。

经丹橘小桃几个好说歹说,明兰又祭出绝招,哄道将来她还要生十七八个孩儿,都指着崔妈妈照管呢,崔妈妈这才让了步。

洗浴毕,明兰披着雪绫缎子的里衣,在那半人多高的镜子前来回转了三遍,大眼睛弯眉毛,白里透红的脸蛋,皮肤都粉扑扑,托太夫人费心算计的福,吃不香睡不好,因是都不怎么见丰腴,产后肥胖问题很快就解决了,很好很好,明兰十分满意。

穿好衣裳,她走到床边抱起孩子,看着团哥儿满是肉褶子的短胖脖子,她喜孜孜的用力亲了一口;小肉团子很有本事,把肉都长到自己身上去了,一点都没留给娘亲。

“夫人,郝管事使人来说,老鼎师傅已来了。”绿枝从外头进来,轻声禀着。

“叫郝管事领师傅去瞧房子,你和廖勇家的也跟着去。”明兰头也没抬,怀中的小肉团子蹬着手脚,发出咯咯声,“那几处叫烧坏的屋子,先不紧着修,要紧的是先把大嫂子要住的院子打理好,叫我知道偷省了木料,可不饶的。”

原本太夫人搬走,空出了主屋正堂,就该顾廷烨夫妇搬进去,奈何太夫人掌权数十年,那里一砖一石都充满了旧主的印记,非但明兰不愿住进那气息阴冷的旧屋,连顾廷烨也心生忌惮。夫妻俩一合计,索性将府邸中心转移,将原侯府的主屋重新翻修,只作别院之用。

这么一来,偏居主屋的邵氏母女便也得搬了。不知是因了前次起火之时不曾来救助,心生歉疚的缘故,还是娴姐儿平白多了半副身家的因由,邵氏此番特别好说话,明兰只提了一次,她考虑了一夜,第二日就同意了。

新居位于澄园西南,东临莲塘小池,西靠竹林,端的是景致风水俱佳,邵氏本还有些不舍亡夫气息,但瞧女儿一见了新居,便如脱笼的小鸟般快活,一忽儿小大人般指着这里如何布置,那里怎样排整,一忽儿又兴冲冲的去瞧新邻居蓉姐儿,她的些许伤感便也消退了。

其实在小孩子看来,旧居虽然气派高贵,但处处阴暗晦涩,她自小到大触眼都是死亡阴影,哪及新居阳光明媚,一开窗门便是满室的清新空气和鸟语花香。

母子俩笑着顽了会儿,团哥儿开始发困,明兰小心的轻摇着他,继续吩咐着:“把上回伏家送来的那面苏绣的玳瑁屏风送去,蓉姐儿有的,娴姐儿也得有。丹橘,你回头与嫂子跟前服侍的人说,缺什么摆设物件,只管去库房取。”

她说一句,丹橘就应一声,绿枝忍不住笑了:“瞧夫人说的,丹橘姐姐早就去说过了,偏大夫人小心,只说都尽够了。”

邵氏还算好相处的,属于不帮忙但也很少添乱的类型,时不时有些顾影自怜的哀怨,但很少表现出来膈应人,不过人家一个寡妇,不哀怨难道还镇日的欢欣鼓舞吗。反正明兰也不打算跟她做好姐妹,只消彼此客客气气的,尽了面子情就好。

“再有,跟老鼎师傅说,这府里如今人少地多,空旷着地方显冷清,索性将山林那块地再圈大些。栽几片竹林,种些笋菌,另再单辟一片出来,我要建一座暖房,大嫂子定然喜欢。还有,把原先侯府后头的园子圈起来,回头养些鹿儿兔儿山鸡什么的,也显得生气些。”

这是昨夜明兰刚想出来的,顾廷烨一听颇觉新鲜,自是赞成,其实以明兰的意思,偌大一座府邸,空地这么多,空闲人手又这般多,就是划出田垄来栽种蔬菜也尽够阖府人吃了,可惜这样太失雅观,只能养些山菌野味,既丰富下菜篮子,又能省些不必要的支出。

“府里这许多林子园子,是以栅栏和里墙定要修严实了,叫老鼎师傅别惜了工力,做的好了,我总是有赏的。”

绿枝笑着一一应了,依旧不敢大声,怕惊着团哥儿,转身轻掀帘子出去。

走了劲敌,明兰整个人都懒散下来,看着怀中的肉团子已是呼呼不省人事,她居然也跟着打了个哈欠,这刚起没多久,事也没理几件,居然又惦记上枕头了。明兰素来宽于待人,当然更加宽于待己,当即不再挣扎,搂儿子去小憩会儿。

待顾廷烨下朝回屋时,正见心爱的妻儿头挨着头睡着,看着两张一般白皙的面庞,他满心柔软。这些日子团哥儿有些大了,闹起来格外起劲,明兰惦记着孩子,夜里也睡不踏实,此时睡的正熟,一旁的小肉团子却是睡够了,不知何时已醒了,睁着滚圆的大眼到处乱看,一见到父亲,定住眼珠,便依依呀呀的发出声音。

一旁的乳母喜声轻道:“哥儿能认人了呢。”

顾廷烨也是高兴,俯身小心的抱起襁褓,觉着自己的儿子是这世上最好看的婴儿,怎么看都不够,在团哥儿的小脸上亲了又亲,

“臭小子!”顾廷烨笑骂,团哥儿虽还未满月,力气却是不小,居然在襁褓里蹬了两下腿,“这小子真有劲。”手上微微用力,轻轻惦了两下孩子,团哥儿顿时大乐,咯咯笑了起来。这一动静,明兰便醒了过来,她揉着眼睛,依旧迷糊着,“侯爷回来了,今儿怎么这么早。”

顾廷烨笑道:“本不想吵你的,可也该吃午饭了,你先起来罢。”

明兰望望窗外,见日头已近正午,顿是脸上一红,颇觉不好意思,自己最近怎么跟个懒婆娘似的,怎么也睡不够。顾廷烨倒未注意这些,只瞧儿子小胳膊小腿上扎着的红绳皱眉,坐在床沿对明兰道,“做什么要捆着他?”又不是抓坏蛋。

其实明兰也不甚清楚,只好解释:“是崔妈妈说的,我们兄妹几个小时候都是这般,这还只是小捆,待再大些,还要大捆呢。我大哥幼时就是崔妈妈料理的。”依她推测,大约是为了防止罗圈腿或不让小手缩进袖子里去之类的原因。

顾廷烨想起盛长柏一派苍松挺拔的磊落,顿时对崔妈妈更多几分信心,再看团哥儿眉眼脾气都酷似自己,他心里虽喜欢,但忍不住忧道:“都说外甥肖舅,若能像你大哥,那便是再好不过了。”他素来欣赏盛家大舅子,便是稍嫌软弱的长枫和老实勤恳的长栋,人家至少规矩上进的,又肯听老子的话;哪像自己,从会走路起,真可谓飞天遁地,无祸不闯。

团哥儿柔嫩的小嘴乳兽般微微蠕动,作一吮一吮的样子,谁知父母正说着话,根本没瞧见,他顿时嘤呀一声,卖力啼哭起来,一旁的乳娘早侯着了,笑着上前来抱:“这个时辰,哥儿大约是饿了,叫奴婢下去服侍哥儿罢。”

说是哭,实则半滴眼泪无有,只涨红了一张小脸在那里生闷气,顾廷烨看着有趣,笑着把孩儿交过去,看着敦实圆胖的乳娘转身离去,明兰微叹:“这小子也忒能吃了,得两个奶娘伺候着,这若是生在寻常人家,怕不吃穷了。”

顾廷烨一边松开朝服的襟口,一边笑道:“能吃能睡是大福气,你倒嫌了。当初钟兄弟的儿子生下来,吃什么都吐,便是如今大了,也病病歪歪,钟兄弟愁的跟什么似的。”

说起这个话题,他又想起一事,沉声道,“那妖妇好狠的心,连小小孩童也不放过,亏得老太太机警,不然岂不连坏事!”

明兰披着中衣下床,起身给顾廷烨宽衣袍卸玉带,边说着:“这都过去了,这种污糟事别去想了;咱们如今不是好好的么?”

早在几个月前,明兰开始挑选乳母,崔妈妈照例做了耳报神,盛老太太知道后,忽的莫名不安,便叫房妈妈暗中寻捡人选,盛家几处庄头上,正有媳妇子刚生了孩子,其中两个乳汁充足,性情敦厚,人也稳重。挑定人后,老太太却丝毫不声张,只叫明兰继续挑拣乳母,以作疑兵障目,到明兰生下孩儿后两日,再把两个乳母连人带身契约送过来,而前头挑的人选则一概不用,发些赏银打发走了。

那时明兰还觉得老太太疑心过头,为着孝顺才应了老太太的意思,可后来顾廷烨里外一番清查,竟发觉原先看中的那两个乳母还真有些说不清的。

一个乳母是宫里赏下的奴仆媳妇子,和太夫人当是八竿子打不到关系,可被刨地三尺后,竟发觉她那原已失去联系的前头男人和儿子又出现了,还被人安置在乡下,这位‘好心相助’的人,影影绰绰的指向太夫人的陪房小陈管事。

另一个则是外头良家寻来的,崔妈妈和常嬷嬷查了又查,怎么看都没问题。那家人也十分实诚本分,收了定金后,决意好好当差,便常整些催奶的吃食给媳妇。此时,左近忽搬来一户邻人,十分热情,那家人自养了好些鸡鸭,亲戚处又有鱼塘,便常折低价将鲤鱼鲢鱼还有鸡鸭等供给那乳母家。既能补养身子,又能省钱,乳母家自然愿意。

待明兰生产之时,那乳母已经吃用邻人家鸡鸭鱼肉近两个月了。前几日,常嬷嬷忽传来消息,说那乳母和她婆婆已一病不起,高烧不退,还浑身起斑抽搐。明兰请屠二去查看,其余一概没有问题,唯一可疑的,便是邻人家供来的吃食。

当然,此时那邻人早已搬的干干净净。

听完这些,明兰浑身发凉,打心底里冒出寒气来。那应该是一种慢性毒药,一开始吃着自瞧不出来,但当体内积累到一定量时,才会发作;大人尚且如此,若是甫出生未几的婴儿吃了中毒人的乳汁,又会如何?

那老妖婆果然算计周密,心思歹毒,不论是否能把自己整死,她都不打算放过孩子。

所幸那乳母家甚是孝顺,有好的吃食,只紧着乳母本人和常年体弱的老母,家中孩童和男人并未累及。明兰好生歉疚,着人请大夫去瞧,又送了许多银子过去,只盼望能转危为安。

顾廷烨犹自深恨,冷声道:“天理昭彰,自有报应!”

他现在生撕了太夫人的心都有,颇有些后悔当初分家时太宽厚了,“亏得老太太棋高一着,不然……”他简直不敢想象团哥儿小小的身子高烧抽搐的模样。

明兰低头解着衣带,说她不生气是假的,可她更多的是感激。感谢老天让她摊上那么个好祖母,感谢老天没叫那老妖婆得逞,感谢她家小肉团子如今这般健康活泼,能吃能睡。

盛老太太对送来的那两个乳母还放过狠话,倘若她们伺候的好,就把她们家人的身契都送过来,让她们全家到侯府享福;倘若有个什么好歹,立刻发卖她们的家人,有多苦寒卖多苦寒,一个不剩!她们又如何能不老实,如何敢不尽心。

想到老太太是因年轻时的惨痛,才有今日这般谨慎周全,明兰心里苦涩难过,她低声道,“回头咱们多开两处粥棚罢,但愿善有善报。”

明兰把朝服交给一旁侍立的夏竹:“侯爷先去洗把脸,然后咱们好用饭。”顾廷烨点头,径自往净房走去,待洗去一身汗尘再出来时,只见屋里已摆好了饭桌,屋角远远放着了个冰盆,夫妻俩便坐下吃饭。

“这知了都不叫了,怎么天还这么热呀?”明兰素来苦夏,才喝了两口汤,额头上便沁出细细的汗来,脸颊也红晕湿润了。顾廷烨却是纹丝不动,淡褐面庞沉静一片:“今年热的委实长了些,别误了农赋才好。”

明兰愣了下,赶紧道:“要否减免些佃户的租子?”顾廷烨摇摇头,沉声道:“这倒还不用,且看两淮那边如何了。若能整治出成效,年底前多收回些盐税银子,那便什么都好说了。”

如今朝堂上下都盯着两淮一处,明里暗里较劲的厉害。沈从兴总算是反省结束,重返朝堂理事了,顾廷烨算松了口气,压力骤减,他也不想一气把所有功勋贵戚都得罪完了,皇帝是男主角,但好歹给第一男配多留些戏份不是。

这个话题有些沉重,顾廷烨转言道:“这几日府里可还好?若有那不省心的,就告我来处置,你且好好养着身子,别累着了。”

明兰放下筷子,亲给他舀了一碗汤,笑道:“大佛都挪了,和尚还守着空庙里念经么?侯爷放心,如今府里的老人都老实多了。”

分家时太夫人带走了好些仆众,不是她的铁杆亲信,就是可靠得用的,剩下的那些大多是颟顸老迈的世仆,不但爱倚老卖老,还处处想着尊养揩油。明兰这才想出点子,索性把原侯府那一块全部抽空,该翻新的翻新,该收拾的收拾,只需留几个老实的看屋子便可。

这一下,那些平日吆五喝六惯了的全都落了空,既没了主子,又何来差事,倘若无有差事,又怎么去外头抖威风,怎么捞好处呢?

“要是…最近有场大赦就好了…”明兰咬着筷子,自言自语着。

顾廷烨目光一闪,挑眉道:“也并非定要等大赦,先放出几家最不听话的,大抵也能收些效用。”明兰讪讪的:“你怎么知道……”她是想放些人出去,但怕人说她凉薄,只盼着皇家或朝廷有什么喜事,她好浑水摸鱼,狠狠‘恩典’一把。

“我们这种人家,府里难免有些家人跟着主子上沙场服侍过的,这算是卖过命的,有那么几家,惯会摆谱,很是讨厌。”顾廷烨微微而笑,“你寻些由头,不论算是示恩还是罚过,先发落一两家,余下的便会老实些。”

明兰听懂了,事缓则圆的道理,她点头道:“然后再瞧瞧是否还有冒头的,否则,以后等着机缘,一并放出去。”便是将来开辟园子山林,养花种草育兽的差事,明兰也不想随意交托给人,搞不好敬爱的太夫人留了不少粽子在这些老仆里头呢。

用完饭后,明兰照例服侍顾廷烨午睡,她刚睡醒,实在不好意思再躺下了,刚想起身走开,却叫顾廷烨拉住了。满枕堆着浓黑的头发,男人神色慵懒,勾着手指扯住明兰的裙角,诚挚邀请她一同午睡。明兰义正词严的拒绝:“你当我是你那宝贝儿子呢,吃了就睡。”

顾廷烨似笑非笑:“那样挺好,快长多肉。”这说的什么话,好像饲养场口号。明兰嗔着反讽:“你怎不去养猪呢?定然生意兴隆。”男人把脸埋在枕间,拖着明兰的一只手贴在脸上,吃吃的发笑:“养了,两只呢,都肥着呢,长势喜人。”明兰奋力挣脱男人的铁爪,板着面孔道:“我去瞧团哥儿,不碍着侯爷养猪了!”

顾廷烨捉着明兰不撒手,忽抬头敛了笑意:“嫁了我,你可觉着委屈?”明兰被问的莫名其妙:“委屈什么?”顾廷烨道:“这乌七八糟一大摊子,险些累的你出事。”

明兰顿时笑了:“男主外,女主内,这府里的事原就是我分内的,有什么好委屈的。”又不是嫁给凤凰男,既赔钱送车房还得受婆婆小姑欺负,外待照管夫家一大家子。

“那些人口多的人家,媳妇要应付公婆妯娌叔伯侄孙,四五层的亲戚住一块,整日算个不停,来回计较,未尝舒坦了。天道有偿,既老天爷叫我这块轻省了,自然得在别处给我补齐了。”嗯,以太夫人的战斗力,的确可以抵消人家一大堆亲戚了。

“你倒想得开。”顾廷烨失笑,迟疑道,“你…不怨我?”明兰坐到床沿,慢慢挨过去,轻声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是他给她引来了许多生死劫难。

“可你待我的好,我更明白。”说实话,让她在一堆小老婆庶子女和一位巫婆继母之间选择,她宁可选择斗恶龙。

顾廷烨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忽的又埋头在枕间,好像孩子般的闹脾气,枕下传出闷闷的声音:“你陪我睡会儿罢,不然睡不着。”手上依旧紧紧抓着她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