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217回 昨夜雨疏风骤——京城变乱again版 · 上

关心则乱2017年06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被此事一扰,非但误了早饭点,连午饭明兰都不想吃了,叫崔妈妈强押着用了半碗冬笋香菇鸡汤泡糯香碧梗米,却是味同嚼蜡。

那边厢邵氏已知宫里来人,本以为明兰会接旨入宫,谁知等半日不见动静,反听说前头一番大闹,两位天使怫然大怒而去,扬言要问罪抄家,她顿时惊得一佛升天。自上回被逼着出面打发了太夫人后,她开始惧怕明兰,只遣了身边亲信的媳妇子去询问。

翠微耐着性子解释了半天‘不过是场误会’云云,却听来人还在支吾甚么‘为免宫里贵人着恼,还请二夫人忍些委屈,进宫一趟才是’;翠微当场冷下脸,不悦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咱们夫人自有主张,大夫人不知外头情形,只管享清福便是。”

见那媳妇子扭捏作态的模样,既怕得罪明兰,又盼无祸沾及自身,翠微心下轻蔑,暗觉邵氏此人实是无胆少义没担当。

匆匆将人打发了,翠微转身回去,穿过庭院时,见绿枝在正屋外头的廊下,守着一座红泥小炉咬牙切齿,微微发亮的炭丝中冒出一股甜香,她笑道:“你这妮子,烤什么呢,午饭才吃了多久,也不怕积食。”

绿枝拿一柄小巧的紫金铜火钳拨着炭火,恨声道:“小桃那死蹄子,也不知溜去哪儿了!把几枚毛栗子当宝似的,说这是今年最后得见的了,非要我看着火,也不看看什么天,动不动飘雨丝,能烤出什么好味来!”

翠微不禁莞尔,又问:“夫人还歇着么?”

绿枝摇摇头:“崔妈妈叫我在门口看着,不许院里喧闹,想叫夫人睡个午觉,可我听里头没断过说话声。”

翠微点点头,轻手轻脚的走进里屋,刚掀起帘角,就听崔妈妈低缓温柔的说话声“……如今什么都还不定呢,夫人别胡思乱想,没的着急伤了身子”,她过了片刻,听里头没了声响,才抬步进去,屈膝福礼后,回道:“大夫人遣来的人已回去了。”

明兰披一件半旧的月白色云纹织锦的暖裘,乌发松散了满肩,斜靠在床头躺着,她瞧翠微提及邵氏时面色不虞,便道:“可是来人说什么胡话了。”

翠微气呼呼道:“我好说歹说,倒是把人打发了;只气事到临头,不见问夫人身子半句,只顾着怕连累了她,还劝夫人进宫呢!哼,便是块顽石,捂了这两年也暖乎了!”

平日明兰听到这话,多不以为意,此时她正满腹心事,闻言皱眉道:“叫廖勇家的多使几个丫头去那头盯着出入,别闹出事端来。”墙头草的麻烦!

此话正中翠微下怀,笑着应了声便走。

明兰心中烦乱,又不放心儿子,便叫崔妈妈去看着团哥儿,自己挨着被褥睁眼平躺,满脑子抑制不住的胡思乱想,一边盼自己是吃饱了想太多,一边却隐隐觉得自己没错,只恨古代通讯太落后,在现代一个群发短信能搞定的事,在这儿却这么麻烦……

想得疲了,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然后做了一堆连七八糟的梦。先是曼娘率黄金圣斗士打上门来,威胁她交出七龙珠,她瞠目问‘不要雅典娜么’,然后羯奴攻入京城,捉她回草原表演胡笳十八拍,结果发现她是个音痴,立刻打发她去洗马刷羊,正洗着,忽然旅团从天而降,杀光整个部族,只为她洗的那匹窟卢塔族马的火红眼,跟她搭班的羊倌断气前,扯着她的肩颤声道:“…原来…你…真的…会带来腥风血雨呀……”

咦,快死的人了,怎么还扯她肩膀晃得这么有力?

——明兰被晃的悠悠醒来,迷蒙的眼前出现绿枝放大的面庞,她急急道:“…夫人,夫人,您醒醒,郝管事遣出去的人回来了,您不是叫我一有人回来立刻叫您么…”

明兰猛的惊醒,定定神,赶紧叫绿枝服侍自己起身更衣。

外头雨已停了,天色昏黄,夹着半边依依不舍的蒙蒙灰蓝,远处添上几抹黯淡的橘红,映得庭院中的树叶都带了些许颓废,池边几株秋日里栽下的晚菊叫风吹的微微摇晃,仿佛诗里写的那般,黄昏月影残菊落,晚风秋水澹碧波。

明兰扶着翠微稳稳走去,傍晚凉爽的空气叫她精神大振,偏厅不很远,几步便到,只见郝管事已躬身等在廊下,身后跟着几个满头大汗的小厮;一坐定,明兰便赶紧问情形如何。

郝大成统共派出去十几个小厮,此时陆续回来几拨。明兰心知此事干系极大,倘若之后无事,自己岂非有挑唆抗旨之嫌,是以也不拿无手书等信物,只叫小厮去传上一句‘倘若宫里有来宣旨的,请多叫小心,我家夫人觉着不对劲’。

小厮们跪下行礼后,明兰叫他们站着回话。

最早回来的去钟家和段家报信的,非因这两家路近,而是待报信人赶去时,段夫人和钟夫人已携婆母和儿女进了宫,小厮一问主家已走,便飞也似的赶回来。

——明兰心头一惊,连这两家也饶上了,难道自己真料中了?

其次是耿家,因耿宅路远,快马赶去的小厮恰好早到一步,上气不接下气的传达完主母的话,前头宣旨的仪仗便到了。耿夫人虽不识字,但心思灵活,明兰的话,她既不敢全信,也不敢不信,因怕抗旨连累了丈夫,一咬牙,便将儿女从后门送出,对天使只道‘去外地走亲戚了’,然后自己跟着入宫了。

——明兰摇头叹息,却也无可指责。

末了,那小厮还道:“耿夫人还说,请夫人看在相交一场的情分上给她做个证,若她有个好歹,叫耿大人讨她娘家四房的三舅姥爷的二姑娘做填房,旁的狐狸精不许找。”

明兰:……

相形之下,张沈两家的消息就振奋多了。

‘申辰之乱’时,张夫人正是被扣在宫里的倒霉人质之一,一朝被蛇咬,如今京中局势有异,她岂能无有警惕,甫听这旨意,张夫人当场生了疑虑。她也不咄咄质问,只仗着身份高贵,缠着两个天使不住绕话。

她的娘家夫家俱是顶尖的名门望族,打小起进宫便跟走亲戚似的,皇城里头的规矩套路远比明兰更为熟稔,没绕几句,那两个宣旨的便现出破绽。张夫人执掌英国公府数十年说一不二,当场发作,拿下来宣旨的一干人等。

小厮赶到时,张夫人正张罗着要将‘假传旨意的贼人’送交有司衙门法办,叫小厮向明兰转致谢意后,还顺带送来四个精悍的弓手。

“张夫人只说‘以备不测’,旁的便什么不肯说了。”那小厮疑惑,暗想莫不是要打仗了。

明兰愈发心慌,大约张夫人也察觉出什么,可无凭无据,并不好说;她继续问道:“那沈家呢?”

另一个小厮上前回道:“张夫人已给国舅府递了信,本来国舅夫人想带着儿女避去娘家,可听国舅夫人身边的妈妈说,邹姨娘和大哥儿姐儿不肯走,累得沈夫人只好也留下。小的去时,沈夫人已托病赶走了来宣旨的那帮人,正关门戒严府内呢。”

明兰点点头,转头道:“郝总管,就这几家回来了么?”

郝大成面露难色,拱手道:“回夫人,就这几家。”顿了顿,又道,“小的本想使人去打听,可今儿晌午时分,重阳门那处有人械斗了一场,如今刘大人已下令京城戒严了。”

明兰心头咯噔一下,郝大成见状,连忙又道:“夫人勿要忧心,小的自作主张,使人往亲家府去瞧了。三舅太太说府里一切都好,还说若是得便,叫亲家太爷下衙来瞧瞧夫人,唉……眼下怕亲家老爷没法来了。本来还想去忠勤伯府给大姨太太报个信的,可出门就碰上戒严,便走不成了。”

文官没事,武将家眷却……?怎么与上回情形迥异。

明兰眉头拧成一团,如何也想不通,只能再三吩咐郝总管加倍戒备门户,切不可轻忽失察,郝大成心知情形不妙,守卫干系重大,连声应下,随即下去办差。

正要回嘉禧居,忽听外头一阵喧哗,夹杂着女孩惊呼之声,没等明兰发话,只见一个圆胖憨拙的女孩连滚带爬的进来,噗通扑到自己跟前。

明兰忍不住笑道:“傻丫头,一下午跑哪儿去了,累得绿枝给你看了半日炉子,仔细回去她拧你!”

小桃抬起头,慌张道:“夫人,不好啦!石二哥适才从外头回来,他说…说…”

“他说什么?”明兰脸色凝重。

小桃急急道:“刘刘,刘大人,他,他…被刺了…”

“什么……?!”明兰胸口急剧跳动。

“不过没刺中。”小桃咽下口水,补完。

明兰几乎要尖叫:“把话一口气说完!”

差点把她吓死!——“到底怎么回事!哪儿听来的!”

小桃赶紧吸足一口气,开始:“今儿中午石小哥叫我到外院去吃乳鸽我说可惜没有酸甜的桑葚果来配他说他知道有个铺子卖的南北果子极好我说外头好像戒严了他说不打紧当年江淮兵乱时他还扛着小侄女满街跑呢……”

望着笨丫头憋通红的圆脸,明兰闭了闭眼睛,叹道:“好好说话,先喘气。”

小桃大口喘气,半死不活的继续道:“于是石小哥换了身小厮短打就出门了,我等了半天他才回来。他说赶去时,那家店已关门了,不过他记得附近还有家铺子卖的果脯也不错,就是那掌柜的爱缺斤少两……”

“别提你们那果子了!”明兰只觉得血压刷刷往上冒,“捡要紧的说!”

小桃很委屈,讲故事本来就要来龙去脉的嘛,“……石头哥刚出了扇子胡同口,就听见街上有人喊‘有刺客’!石头哥赶紧往街上跑,谁知当头碰上刘大人侍卫队的小陈哥。小陈哥说中午重阳门有人闹事,刘大人遍寻郑骏将军不到,正要亲往五城兵马司问责,谁知骑马过前边拐角时,屋顶和四面忽然冒出一大伙蒙面人行刺。刘大人受了伤,好在命保住了。”

明兰长长出口气,疾言厉色道:“你个笨蛋!外头乱成这般,你也敢叫石小兄弟出门,若有个万一,怎么跟他哥哥嫂嫂交代!他人呢?还不滚过来,臭小子,看我不教训他!”

小桃结巴了:“他他他……受了些皮肉伤,现下正给屠二爷看呢。”

明兰陡然飙高嗓音:“不是说没碰上刺杀么!”

小桃心虚的低头:“那家店的掌柜见石头哥穿的寒酸破旧,拿陈货充新鲜的欺负人,叫石头哥尝了出来,理论着要退钱换货,谁知那掌柜忽然发横,叫几个拿棍棒的伙计出来吓人。石头哥气不过,就跟他们打了一架……”

明兰一点火气都没了,叹道:“很好,很好,那果子究竟买回来了没?”

小桃昂首道:“石头哥把他们都打趴下了,那掌柜的白送了几斤最最上等的蜜饯!”看见明兰后头的女孩们都在偷笑,讪讪道,“回头分给众位姐妹尝。”

明兰仰天长叹——京城一片混乱,外面贼逆横行,多少权贵人家胆战心惊,这对活宝居然还因零嘴的质量问题跟人打架?何等粗壮的神经!

见一旁的翠微已憋笑的快内伤了,侍立后头的几个小丫头无不扭嘴扯脸,明兰无力的挥手道:“罢了,你扶我回屋后,换身衣裳,就去看石小兄弟罢。若叫石当家夫妇知道这事,不知还要不要你当弟媳妇……”

傻丫头居然也知道脸红了,扭捏着挪过去,和翠微一边一个搀起明兰,缓缓往外头走去,一路上翠微不住打趣小桃,明兰在旁听的好笑,略略解了些心头的烦闷。

忽听一个小丫头惊呼:“瞧呀,那边走水了!”

众人忙回头,顺着小丫头的手臂看去,只见远处冒起高高浓烟,滚滚火光传至老远。

甫入夜的天空,如沾了煤灰的浅色布匹,墨黑的且浓且淡,衬着金乌西垂仅余的光晕,远处的火焰耀眼的惊心动魄。

“夫,夫人,那方向不是……?”翠微惊疑不定。

明兰沉默的点点头:“这么高的火光,定是极高处的屋宇起了火……应是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