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217回 昨夜雨疏风骤——京城变乱again版 · 中

关心则乱2017年06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终于开始了。

四周静悄悄的,女孩们看来看去,彼此的目光中尽是惊惧。

明兰静静望向远方,半边脸没入昏暗暧昧的暮色,半边脸被冲天火光映的闪烁晦涩。然而,她却从未这么清楚明白过。

中午崔妈妈劝她歇息时,曾说‘夫人想多了,上回‘申辰之乱’被宣进宫去的都是哪些贵人呀,咱们又不是皇亲国戚,捉您去何用’?心理罪小说

当时她也不明白,现在都明白了。

世易时移,当年四王爷作乱时,先帝健在,政军权柄皆归于帝位,四王爷缺的是正统的名分和宗族世家的承认,是以诓了满京的皇亲国戚和勋贵女眷进宫为质,需要强逼阁僚和大学士写诏书。而现在……唉,睿王,睿王!

明兰曾远远见过那个十岁左右的男孩,生的粉妆玉琢,又聪慧好学,温文有礼,于士林中颇有美名,与铁腕强硬的当今相比,更得世家权贵的赞誉,连圣安太后和皇后都十分喜欢——果然是要拿这孩子做文章么!

睿王是先帝明旨入继三王爷一脉的,三王爷又是先帝立过储君,序位犹在当今天子之前,皇帝继位方几年,权位未稳,若不幸‘暴毙宫中’,几位皇子一齐‘遇难’或失踪自然更好,如若不然……那就只能看谁的腰杆子硬了。

京中局势未明,多数的军队西征在外。魔戒小说

撇开生死不明的张顾一路,薄老帅重伤卧床,伏将军未必争得过老奸巨猾的甘老将军,何况圣德太后的娘家盘踞西北多年,盘根错节,经营非同小可;而沈从兴一路,如今实际掌控军队的是段成潜等人。

倘宫变成功,让睿王先继位称帝,再以家眷儿女要挟这些将领,便不怕大军回京勤王,生米已煮成熟饭,不认也得认了。

果然好算计!

“夫人,夫人!”

素来镇静的郝总管惊慌的跑来,噗通跪在青石板上,“外头全乱了,五城兵马司作乱,不但不听刘大人号令,自行封住了城门,不许任何人出入,还与刘大人的禁军拼杀起来了!”

他抹了把冷汗,小心的瞥了眼明兰,“…还,还有…听说郑大将军也叛了,来报的小厮说,他瞧见诏卫快攻入皇宫了……”

四周女孩们惊呼,伴着轻声啜泣。

明兰静静道:“怪道敢闹腾,原来是有备而来。”

郝大成急急道:“夫人,要否先避一避,咱们护着夫人出府。”

明兰冷笑一声:“避?避哪儿去。”

她轻轻拂平晚风吹起的鬓发,镇定道:“便是出了府,如今城门紧闭,咱们又能躲到哪儿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皇上英明,定能一举平乱。”

外头乱作一锅粥,出去未必安全,只希望顾廷烨挑老板的眼光比挑女人的强,不然,倾巢之下,焉有完卵!

明兰不理众人各色神情,抬脚继续走回嘉慈居,崔妈妈在次间摆好了饭,抱团哥儿在旁等着;小巧的菱花添漆八角桌上摆着一盏肉末酿虾仁丁蒸鸡蛋羹,一碟拿紫红薄脆萝卜花配的盐水桂花鸭,一个酱红的葱烧牛柳,另一碗青翠的香菇扒菜心。

明兰反镇定了,举筷便吃,边吃还逗着儿子;小胖子许久没跟母亲顽了,咯咯直笑,扑腾的差点滚到桌底下去,乳母好容易喂下一碗蛋奶糊;崔妈妈边布菜,边偷偷打量明兰,几度开合嘴巴,想问不敢问。

吃饱喝足,明兰漱口净手后,道:“仔细大夫人的院子,两个姐儿不许到处跑了,都给我一处呆着,将若眉和孩子也挪到大夫人院子去。”

离自己母子远些,兴许她们反倒安全。

“至于团哥儿……”

明兰附到崔妈妈耳边轻言几句,崔妈妈恍然大悟,“夫人放心,我明白。”

左右布置完,已至掌灯时分,明兰端坐正屋书桌,大门敞开,静静读着书卷,翻至《桃花源记》,念到‘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处,只见廖勇家的径直从外头奔来,脸色煞白若鬼,也顾不得礼数,边下跪边急急道:“外头…外头有官兵围住了咱们侯府…”

明兰缓缓放下书卷,“来人是怎么说的?”

廖勇家的吞了口唾沫:“说,说夫人抗旨不尊,要锁拿夫人入罪!屠大爷拦着前头,不肯开门。”

“我猜也是这般。”明兰微微而笑,“我要去前头。”

外头早备好了软轿,明兰顺着轿妇的步子微微晃动,初春的京城竟意外寒冷,仿若一瞬回至寒冬,朔风在树丫间飞快走动,如潜伏暗处的毒蛇在丝丝吐着信子。

明兰抬头望天,夜黑如墨,月黯星稀,无边无际的黑暗笼罩天际,周围满是仆妇丫鬟,却静的落针可闻,寂静和黑暗一样可怕,她想。

——可我心中,明亮如皎月当空。

像每一次生命开始,像每一个芽苞感动于绽放,诸法空相,不灭不生。

行至外院前厅,院中挤满了健壮的护卫,人人手持火把,直把黑夜照如白昼,近三人高的朱漆大门被拍的砰砰响,外头喧嚣着杂乱的叫喊——

“顾盛氏快快就擒!”

“顾氏逆贼还不赶紧开门!”

“吾等奉命捉拿逆贼,开门者恕其无罪,加官进爵!”……

屠大当前而站,拦出一条笔直的通道,明兰扶着小桃走过去,侧门边上开了一处巴掌大的望窗,明兰凑过去细瞧,门外聚了一大帮人,只前头几个身着兵马司的官服,后头几十个却是各色穿着,形貌匪气,满面凶相,嘴里骂骂咧咧。

明兰转身离开大门,站至正厅台阶高处,朗声道:“请诸位听我一言!”

门里门外一片吵杂,屠龙鼓足气息大吼:“外头的听着,咱们夫人来了,你们都给我老实听着!”

练家子的吼声非同小可,直震得明兰耳膜嗡嗡作响,外头果然静了。

只听门外一个嚣张显摆的男声响起:“顾侯夫人听了,前次尔等不肯奉命进宫,惹恼了皇上和太后,我等前来捉拿!快快就擒,饶你满门不死!”

明兰柳眉一轩,利落道:“做你的春秋大梦,我才不去!”分贝高的女声在这黑夜中分外清楚。庭院中的护卫门忍不住轻声嗤笑。

外头那男人咆哮着:“兀那贼妇,安敢如此?!”

“不为什么,只因你生的獐头鼠目,贼眉鼠眼,一看就是个每把压输的衰人!”明兰刻意细声细气。

四周一片哄然大笑,连门外也传来些笑声。

那头暴怒的叫起来,嘴里不干不净的,刚把周围吵杂声压下,明兰冷不防插嘴道:“你们是群什么东西,我清楚的很!别装着人模狗样,造反作乱的也敢出来现眼!”

‘造反作乱’四字极有震慑力,外头再度稀稀拉拉的静下来。

明兰提高声音,冷冷道:“乱臣贼子,人人得以诛之,这个道理谁都懂,可偏有那不长眼的,楞觉着自己运气好,拿脖子去磕刀刃,硬要赌上一把!记得几年前‘申辰之乱’,逆王有多少勋贵权臣相助,哼哼,可又如何?短短七日,先帝便平了乱,你们也不掂掂自己的分量,比当年的逆王如何,也不知撑不撑得过七个时辰!”

她冷笑一声,高声道:“废话少说,有本事就打进来,别在哪儿哄人骗狗的。我劝外头的好汉一句,趁着还没露相,赶紧溜了正经,发财的路子有的是,别趟这浑水,造反作乱可不是打劫个把富户,掉颗脑袋就能完事的,多替妻儿老小想想!”

外头陡然静如无人,过了半响,那嚣张男声大叫起来:“别受这婆娘蛊惑,侯府里头金银珠宝那是满坑满谷,发财就在今夜呀!”

屠龙也大吼一声:“咱们的名册侯爷都有数,若护夫人不力,回头必遭严惩!夫人许诺,一条胳膊一百两银子,一条腿一百五十两,若丢了性命,家小便由侯府照料了!弟兄们上呀,熬过这遭,人人都有重赏,以后就吃香喝辣了!”

随着这两声吼声,这夜的拼杀正式开始了。

正厅十六架朱红槅扇大开,绿枝搬了把高大的太师椅放在厅堂正中,明兰端坐其上,看着前方激斗,算是掠阵。

照规制,京里除了皇宫,侯府的门墙只稍逊王府,远比寻常人家高大厚重,足有两三人高,近半尺厚的朱漆大门上门闩后,非有重锤不能击破;外头疯狂擂门,却不见半点晃动,拿刀枪又砍又刺也无用处。

贼人显然也没想到明兰这般硬气,本想妇道人家吓唬吓唬便成,眼下手头又无得力的攻门器械,只好一边吩咐去找粗壮些的树木砍来撞门,一边催促手下互托着爬墙跳进去。

谁知屠龙早备了许多两米余长的尖利木杆,墙内两人一组举着,但见着墙头冒出人头,便狠狠顶戳上去,只听惨叫连连,另噗通数声,立时就有几个贼人被戳穿下颚或胸膛,跌落下去。也有勇悍的贼人,挥舞大刀爬墙,谁知那木杆是涂抹过焦油的,等闲利器砍它不动;另有身手灵活,木杆戳刺不中的,门内两名弓箭手在旁看着,刷刷几下射将下来。

外头停了片刻,也开始往里射箭,掩护同伙往里攀爬,箭簇纷纷,片刻间,手持木杆的壮丁数人中箭,明兰赶紧叫人将伤者抬进厅内。

众护卫回头间,见主母挺着大肚子,镇定自若的坐于后面堂中,俱不敢有所懈怠,均想‘连弱质女子都有这般胆识,何况我等男子’?!

屠龙急舞鬼头刀,使人爬上贴墙摆放的座梯,拿小包装好的石灰,避过箭雨,迅速抬手撒出去,石灰纷纷扬扬,外头一阵哎哟惨叫,夹杂着咒骂惊呼——

“快闭上眼睛,里头撒石灰啦!”

“好不要脸的东西,居然这般下作手段!”……

屠老大忍不住喃喃叹气,“若叫江湖上的兄弟知道,俺老屠真没脸见人了……看什么,混小子,赶紧接着撒呀!”

此后近半个时辰,里外渐渐安静,忽闻一阵脚步声,似又来了许多贼人,屠龙侧耳倾听,脸色大变,嘴里呼喝着:“兄弟小心了,蟊贼又要来了。”

果不出片刻,贼人们在眼睛处蒙上一块薄布条,呼啸着再次攀墙,这回进攻人数众多,墙上人头攒动,射箭捅竿子却是来不及。

此时院中早架起的油锅已冒起渗人的青烟,屠龙大叫着叫人将一桶桶的滚油递上梯子,然后刺啦一声,泼洒倒下去,只听外头瞬间响起鬼哭狼嚎的叫声,伴随着人肉焦臭的气味,深夜中显得格外惊怖。

绿枝脸色惨白,牙齿不可抑制的咯咯互撞,直直盯着地上一滩滩血迹,小桃坚强多了,得空还帮着搬动哀嚎的伤员。

此时正值春季,浇油的家丁们身披棉袄手带皮套自是不怕,可外头的贼人却皆穿薄薄的春衣,别说被当头浇中的立时去了半条命,便是周围被溅到些许的,也是跳脚剧痛。

泼滚油远比旁的波及面大,贼人这遭死伤惨重,外头一时消停。

屠龙抹一把大汗,冲到厅堂里头,拱拳道:“夫人,约能安生一阵。”

明兰握着扶手的手指关节微微发白,“他们不会轻易罢休的。”

“夫人放心,后门处有俺兄弟带人手看着呢,热油管够,尖桩多的是!”

明兰僵硬着点点头,伸手擦拭额头上的冷汗,一手抚上肚子,只觉得跳动的厉害,大约胎儿也感到了这份惊恐,明兰心生怜惜,忍泪轻轻抚着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