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217回 昨夜雨疏风骤——京城变乱again版 · 下

关心则乱2017年06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平静不到一个时辰,远远一个浑身血污的家丁跑来,大声道:“屠大爷,那伙贼人跑去后门了。屠二爷叫去几个帮手——!”

屠龙转头去瞧明兰,眼中有询问之意,明兰爽朗笑道:“妇道人家不懂攻防之事,府内人手器械,一切但凭屠爷分派!”

屠龙暗叫一声‘要的’,恭敬的抱了个拳,当下挑一队壮丁往后跑去相助,自己与剩余人手继续戒备前门。贼人攻打后门要绕过整条街,而侯府内却是直线跑动,是以,只消抵挡一阵,便能人手周转顺利。

其实后门更易防守,因其巷子狭窄,堪堪只够并排行走四五人,连以大木桩撞门都难以为之,贼人无法充分散开,三五挤在一处,无论浇滚油或撒石灰,都更为有效。

约过了两三刻钟,前门墙头再次响起呼喝攀爬之声——前头的贼人果然没走干净,想调虎离山,等后头打杀起来,前头兴许会放松警戒。

谁知屠龙早防着这手,叫几个小厮沿墙守着,不许眨眼的望风,哪处露出半个脑袋,立时一竿子戳过去,对方连闷哼都不及就栽下墙头。

见这等光景,明兰忍不住赞道:“屠爷果然名不虚传!怪道侯爷时时夸口。”

屠龙回头咧嘴一笑,豪气道:“都是些下作伎俩,见笑了。夫人不曾见侯爷阵前英姿,那才是所向披靡,万夫莫敌!”

明兰正想再赞两句,侧面忽亮起冲天火光,前院众人齐齐转头,只见东侧侯府旧院已成一片火海,远远传来凄惨尖叫。与旁人惊恐不同,明兰和屠龙十分平静。

屠龙望着东边火势,腮边恨恨咬动:“这帮兔崽子,果然想从那边摸进来!唉,可惜了那片老宅,多少年了!”

明兰面无表情,轻描淡写道:“不必可惜。贵重东西早搬空了,祠堂又在边角上,火势蔓延不到,半点不碍的。到底性命要紧,房子还能再造。”

此时已是寅时初,葛妈妈领着一群仆妇来送吃食宵夜,明兰也草草用了半碗米粥,才放下碗盏,只见西侧山林处也亮起一片火光。

明兰停了手上动作,绿枝远远眺望那处,惋惜道:“唉,可惜那山上的鹤儿鹿儿,还有两位姑娘新养的一笼小兔儿呢。”

过不须臾,东西两侧先后有人来报,都道贼人已被阻退,东侧仿佛烧死了五六个,西侧因在山林中,瞧不仔细,四五个总是少不了。

明兰轻抚胸口,暗叫侥幸。

以澄园为中心的宁远侯府,俯瞰下去,是个四四方方的巨大宅邸,前后为两处门,东西分别是侯府旧宅和一座小小山林。为防有人从两侧摸进来,明兰一狠心,叫人布置了易燃油料——春季山林茂密,顾氏老宅梁木森森,烧个一夜不是问题。再与澄园之间隔出一道宽阔的防火带,拉上引线,但见有人闯入,立刻引火。

眼见山林老宅俱是一片火海,若说不可惜是假的,明兰只盼真能阻住贼人。

这时,屠龙步履沉重的走来,在明兰身旁轻声道:“夫人,这事不对。”

他阅历极丰,深知每回变乱,伴随而来的多是宵小趁机劫掠偷盗,因此,他原以为凭自己这番布置,寻常贼伙定不在话下;谁知打斗了半夜,兄弟俩左支右绌,只能艰难抵挡。

“现下贼人已死伤不下三十,却还如此顽悍……这伙人像是背后有人鼓动。”交手这么久,他发觉对方本有百余人,前两轮激斗后,跑掉不少帮闲,隐约估出贼人核心只五六十众,至今对方已死伤过半,却还不肯退却,实在蹊跷。

明兰却更想深一层。

这回变乱,会杀来侯府的无非两种人,一者是趁火打劫的匪帮贼伙,也是屠老大原本防备的重点,另一方则是造反的逆贼。

前者求财,京中富豪大户多了去,抢哪家不是抢,何必不依不饶,非啃顾家这块硬骨头?

后者求势,要捉明兰为质,若顾家老小被逼的死光光,那还拿什么要挟,顾廷烨不拼死报仇才怪;可眼前这伙贼人穷凶极恶,分明是来要命的。

“你说……”

明兰面色凝重,才开了个头,忽听外头有熟悉的哭叫,小翠袖披头散发的跑来,哭道:“夫人,不好了!里头进贼人了!”

明兰如遭雷击,失声叫道:“怎么可能?!”

翠袖哭叫着:“是从山林那处过来的,几个贼人冒火从条小路闯进来!石小哥正领人挡着呢,夫人赶紧派人去罢!”

明兰摇摇欲坠,强自镇定。

屠龙沉声道:“夫人别急,俺这就领人去!”随即扯过身边的一个大汉,“兄弟,替我看着这儿!”那大汉应了,屠龙立带一队护卫往里头冲去。

绿枝紧咬嘴唇,小桃死死撑住明兰,低低连声道:“夫人别怕,没几人知道团哥儿和崔妈妈在哪的!府里屋子这么多,一间间摸去得多少功夫呀。”

明兰稍稍定神,可母子连心,她忧心如焚的非要去瞧情势,绿枝只好去叫软轿;因天黑路暗,众轿妇不敢走快,明兰急得几要哭出来,总算到了。

内院里一片狼藉,丫鬟婆子或哭叫救命,或寻躲避处;明兰不敢坐轿,扶着绿枝往里走。小桃眼尖,一把扯住从身边跑过的一个人影,大叫道:“石头哥!”

来者正是呆头呆脑的石小弟,他满身血污,见是明兰等人,喜道:“夫人,我正要去寻你呢!那七八个贼人没头苍蝇似的,四处乱闯,有两个刚摸到大夫人的院门口,已被守在外头的护卫宰了,现下屠爷正绕世界捉贼呢!”

明兰松了口气:“大伙儿没事就好……”

“夫人…”石小弟急切道,“我和屠爷到大夫人院子时,见屋里只有秋姨娘,眉姨娘母子,还有几位妈妈。”

“啊!怎么回事。”明兰愣了。

“屠爷也问了。”石小弟为难道,“一位妈妈私下说,大夫人发觉崔妈妈带团哥儿躲在别处,觉着那儿更安全,就从碧丝姑娘嘴里问出了下落,带两个姐儿也躲了过去……”

明兰咬住下唇——千算万算,居然漏在这处!好一个碧丝!好一个邵氏!

“屠爷叫我来问夫人,团哥儿到底在哪儿,别叫贼人瞎猫碰上了死耗子,哎呀……”石小弟想及这比喻不妥,赶紧闭嘴。

明兰急急道:“就在蔻香苑的某间厢房中!快去,快去找屠爷!”说着连连跺脚,所谓隐秘藏身处,必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眼前这算怎么回事?!

目送石小弟离去,明兰也急匆匆往那方向走去,偏小桃紧记崔妈妈的吩咐,牢牢挟住她的胳膊,后头又有婆子声声劝着,不许明兰走快半步。

一行人挪了快半刻钟才瞧见目的地,明兰觉得仿佛有两个钟头那么久,路上抓住个没头苍蝇般的小丫头问:“蔻香苑那边可好?”

这小丫头刚从蔻香苑方向跑来,猛然间见到主母,结巴道:“都好,呀…不是,鲁妈妈说蓉姑娘到大夫人处去了,叫咱们不用守着了…”

明兰微微放心,正想叫她躲去邵氏院落,那小丫头忽又道:“不过,不过…适才我瞧见任姨娘领着两三个黑乎乎的人影往蔻香苑去了…咦,真怪,那儿不是没人了么。”

“任姨娘?!”绿枝大声吼道,死死扣住那小丫头的腕子,“大夫人身边那个……?”任姨娘原是邵氏的陪房丫头,后被邵氏给了顾廷煜做通房,顾廷煜过世前被抬作姨娘。

小丫头吃痛,赶忙点头。

明兰心底惊恐不能言语,只生生憋出一句:“快过去!”大家再不敢耽搁,赶紧走去。

一踏进蔻香苑,就闻到浓重的血腥味,借着灯笼往下一看,地上满是血迹,门口横横躺了两个婆子的尸首,正是护着崔妈妈的健妇。

明兰一阵天旋地转,险险晕倒,好在此时屠龙等人过来,躬身道:“夫人,已结果了两个,还逮住了个内贼。”

他后头的侍卫将两个黑衣的尸首重重摔在地上,又推出个衣衫污乱的妇人,正是常跟在邵氏身边的任氏。明兰愤怒已极,当即啪啪扇了那妇人两耳光,正想问屠龙找到儿子在哪间屋了没,忽听西侧屋传来妇孺的惊呼声,然后是石小弟的呼喝——“贼子,你敢……!”

屠龙等人举着火把立刻赶去,黑漆漆那排的厢房中亮起一间,明兰连忙扶着小桃过去,只见桌上燃着烛火,邵氏搂着娴姐儿缩在角落,崔妈妈似被敲晕了,软软挨着床头,石小弟捂着汩汩流血的臂膀从里屋出来,“夫人,在里头……”

明兰一把推开小桃,不管不顾的往里冲去,扯下半松的帘子,见地上横着一具黑衣尸首,屠龙及两个侍卫提刀站在门口,含笑侧眼望着。

明兰顺着他们目光看去——蓉姐儿半坐在床沿,怀里抱着哭的稀里哗啦的胖团子。

女孩脸上泪迹未干,头发散乱,额角处被扯下一络头发,血丝在太阳穴附近晕染开,右手紧握一支金簪,左手鲜血淋漓,森然见骨,她脸色惨白,眼中却如烧着熊熊火焰,嘴边一圈俱是血污,腮帮子咬的微微鼓起。

屠龙心中微笑,见此情形,他已猜出个大概,又见此地无碍,惦记着外头情形,便留下两名侍卫和石小弟,自己出去擒贼护卫。

明兰捧着肚子缓缓走过去,轻搂着蓉姐儿,柔声道:“好孩子,怎么了?跟我说说。”

蓉姐儿呆呆抬起头,张了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

娴姐儿在外头听见了,用力挣开邵氏,冲到里间,大声流利的说起来,过了片刻,胡乱包了胳膊的石小哥进来,叽叽呱呱的补充了好些。

随着他二人的述说,嫡母瞧自己的目光愈发温柔赞赏,可她却满心茫然。

——方才的须臾光景,仿佛做梦。

众女眷躲在黑漆漆的屋里,那贼人举着火把踢开一间间的屋子,听着那粗暴残忍的叫骂,大家吓的瑟瑟发抖,眼看那贼人快到这屋子了,连崔妈妈也束手无策。

此时自己不知哪生出的胆量,一把抱团哥儿进到里屋,把弟弟塞进床底,搬了把凳子放在门边,拔下金簪握在手中,站了上去。

贼人一脚踢开大门,大伯娘叫的尤其尖利,活像被掐住了脖子的老母鸡,娴姐儿只是轻轻哭泣,又听闷闷一声,崔妈妈没了声响。

听着那贼人往里屋走来的脚步声,掌心的簪头几乎陷进肉里,她死死咬牙不出一点声音,那贼人甫踏进屋,她纵身扑跃过去。

那人猝不及防,被一下撞倒在地上,她牢牢扒着贼人背后一通奋力乱刺,有些刺中肩颈,有些刺到背上,那贼人呼痛,丢下长刀,从靴筒中拔出匕首,她想也不想,当刃抓去,利刃割入肉掌,顿时疼入心扉。

她从不知道自己竟这么硬气,一声没叫,反愤怒不已,激起骨子里的烈性,对着那贼人的头脸张口咬去,那贼人痛的狠了,反手抓她头发——她倔强性子发作,任头皮和掌心疼的皮开肉绽,咬紧牙关,就是不松口,一手握着金簪继续用力刺。

最后那贼人扯去她一络头发和一片头皮,她咬下他半只耳朵,当那贼人终于将她从背上甩脱,眼看自己要被一刀戳死之际,石小哥赶到了。

团哥儿从床底下的爬出来,歪歪斜斜的四下张望,然后张开手臂,泪汪汪的朝自己过来,蓉姐儿再也忍耐不住,扑过去紧紧抱住幼弟圆乎乎的身子,姐弟俩放声大哭。

……

明兰泪眼盈眶,轻抚女孩血肉模糊的伤口,感激的恨不能匍匐在地上磕几个头才好,她哽咽道:“好孩子,团哥儿有你这么个姐姐,实是天大的福分!”

蓉姐儿被嫡母拥在怀中,百感交集,酸楚莫名,就又哭了起来,胖团子不明所以,又不会说整个句子,只能扯着姐姐的衣裳,呜呜哭着反复叫着‘姐姐’。

邵氏在门口扭扭捏捏,想进又不敢进,明兰瞥见,故意不去理她,对着蓉姐儿揩泪笑道:“蓉丫头,老实跟我说,怕不怕?”她指指地上的尸首。

蓉姐儿看看地上,认真想了想,赧然道,“…说实话,不很怕的…”就是气的厉害。

明兰摇头啧啧,拍掌笑道:“果然是你老子的闺女!天生的刚烈勇悍,胆大包天!”

此时天色微微发白,进得内宅的贼人已被肃清,明兰带两个孩子回了嘉禧居,翠微找出顾廷烨的金疮药,明兰亲自替蓉姐儿清洗伤口,伤药包扎。

小桃很顺手的匀走小半罐,偷溜去给石小弟裹伤。

到底是孩子,一夜未睡,惊吓,受伤,痛哭,蓉姐儿累极了,倒在明兰的床上沉沉睡去,旁边是熟睡如猪的小胖子。

明兰站在床边,秉烛静看,嘴角含笑,姐弟俩连摊手摊脚的睡相都一模一样。

话说,如兰也爱睡成大字型,不知这几年文姐夫是如何过来的,有无睡梦中被老婆的大腿压醒——想着,她忽盼望,将来这女孩也能像如兰般,找到一个好归宿。

外头喧闹渐停,明兰已知这关是过了。

过不多时,屠家兄弟使人来报,说那伙贼人本想最后一搏,忽见刘大人派兵前来护卫,贼人立时作鸟兽散了。

明兰疲惫的揪眉心,“大家伙儿都辛苦了。别的放放,先去请几个大夫来,满府要治病的,治伤的;回头再清点物件家什损毁,论功行赏,一件件的,慢慢来。”崔妈妈醒是醒了,脑袋上的肿块不知要不要紧,还有蓉姐儿的手掌,且得好好医治。

郝大成忍不住道:“夫人,您就不问问外头情形如何了么?”

明兰放下手,笑笑道:“刘大人虽会顾念咱们府,但比及对皇上的忠心却又差远了,若是宫里没太平,刘大人能腾出人手来救咱们么?”

郝大成连连苦笑,叹服:“夫人见识实非小的能比。”

“罢了,管它天下大乱呢,眼下我只守着儿女先好好歇一觉!”明兰轻捶脖颈,酸痛不已,“郝管事别撑着了,收拾的差不多就成了,也去歇歇罢。”

郝大成正要离去,忽停脚转身,“夫人,昨夜……”他迟疑了下,“贼子中有个人,不少人瞧着…极像三爷…”

明兰捶肩的手停在半道,惊疑不定的望去。

——顾廷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