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219回 终结章 · 四

关心则乱2017年06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吃过午饭,明兰坐着软轿将侯府四处巡了一遍。

春季原是万物繁茂之时,庭院中本绚烂如锦缎般的花丛一夜寥落,多在黑夜中被夺命乱奔的脚步践踏成泥。光洁铺就的青石板虽已拿水冲洗多遍,却有几处依旧隐见暗红沉疴,蔻香苑尤甚,屋里屋外都死过人,几个胆小的丫鬟哭着不敢进去,明兰也不好强逼,筹算着给蓉姐儿挪地方另住,原处地段本就有些偏,索性翻了另作他用。

最惨烈的还在另处。

近半尺厚的朱漆大门缓缓摇开,带着渗人的金铁咯吱声,顺着向外延伸的青石台阶缓缓看下去,门外满地尽是斑驳血迹,粘着人皮毛发的滚油已冷却凝结成焦黑块状,纵是死尸和残肢已拾掇干净,仍旧是浓紫腥臭得骇人。

地上丢着数根杯口粗的树干,也不知是贼人从哪家砍来的,门面上的黄铜大钉居然被撞落一大半,横七竖八的散落到处都是,门房的刘管事在旁喃喃着‘亏得当年没镀金拾齐后熔了还能用’云云。明兰传小说

明兰想笑,但笑不出来。

回到嘉禧居,闷闷的挨着炕褥,望着逐渐微黄泛金的天际出神。

晚饭前,屠老大从外头回来,隔着帘子在廊下就给明兰跪下了,他脸色极难看,活像刚被戴了绿帽子,憋得慌却又说不出,“……那韩三果然不干净!俺管束不严,请夫人责罚。”

他领着几个护卫去韩家一顿翻找,赫然寻出两张新过户的地契另黄金一百两——气得屠虎直想一股脑将人砍成肉酱。

明兰微惊:“虎爷动手了?”韩三虽是投身来的,其家眷却都属良籍。

“这倒不曾!”屠老大懊丧道,“只把人先看了起来,这当口不宜发落,回头再算账。”

明兰疲惫的点点头:“这就好。该打该杀,等侯爷回来再拿主意。”

像她这样崇尚和平懒散生活方式的人,却要被迫不断处理这类事,真是厌倦极了。又安抚了屠老大几句,反正这位卧底明显没成功,也不必过分懊恼,以后防微杜渐就是了。

到了第三日上,戒严虽还未解,但气氛明显松动,好些心急难耐的人家已偷偷遣小厮互通消息了。最先来信的是英国公府,再次询问一切平安否,还道明兰若缺人手东西,无论是侍卫大夫还是伤药汤剂,尽管问她去要——张夫人还笑言,前夜英国公府白戒备了一夜,早先预备的物事一点儿没用着。

明兰心中感动,难怪这几十年来,张夫人在京城贵眷圈中始终是数一数二的人物,观其行事,确有气魄。没过多久,这位有气魄人物的闺女也来了信;短短一封便笺却是笔迹暴躁,怒气连连。

前日夜里国舅府也不太平,却实实在在是单纯的劫财——“愚姐徒耗光阴近廿载,自负张门虚名,薄有积威,应无有敢捋虎须之辈,实未料到竟有前夜之劫”!

张氏真是长见识了,从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有蟊贼胆肥到敢欺上她的门来!郁闷了半天才想到,这家原来姓沈,不姓张。话说,哪怕她老子现下兵败的名头满天飞,英国公府方圆三里之内,依旧没有敢开业的扒手。

信中道,没有内鬼招不来外贼,就其根底,却是邹家在外头招摇露财惹来的麻烦。

“邹家在外头做了什么?”明兰问道。

来报信的小厮说话也是一脸晦气:“…邹家那群黑心肝的,说国舅爷在外头重伤,若有个好歹,世子转眼就要袭位了,娘舅大石头,到时候,还不得事事请教着!夫死从子,看姓张的还挺得起来?唉,审问出来后,我们夫人也是气的不行…”

酒肆胡言,却叫有心的地痞匪类留了心,着意灌酒结交一番后,套出了沈家内宅的虚实,当下,便趁京城变乱,黑夜中打着邹家的名号骗开沈府后门,摸进去后一番砍杀抢掠。

亏得张氏早有戒备,闻讯后忙领着护卫们赶去杀贼,寻常蟊贼如何敌得过英国公府练出来的勇丁,未待几时,已是杀的杀,擒的擒。

张氏积了一肚的窝囊气——话说那些准备原是为了更严肃更大型的政治迫害的好不好!

当下,便以贴身软弓亲自射伤数名贼人,其中两个勇悍的贼人被擒后见一屋子妇孺,犹自狂妄,满嘴污言秽语的吓唬。张氏怒极,二话不说,刷刷数剑削下那两贼的耳朵,甩在地上喂了黑獒——当时满场肃穆,沈府众人敢出声。

那小厮说的一脸自豪,明兰心中直叫乖乖。

至此后,沈府上下见了张氏都绕着走;张氏其后数十年的日子也过得极有派头,妾侍不敢顶嘴,继子女不敢啰嗦,若说因祸得福也未可知,这且按下不提。

除此外,段家,钟家,以及耿家的女眷尚未从宫中回家,个中情由仍不得而知;去薄家和伏家的小厮终于有了回信,俱是在途中遭袭,困于民户,直至戒严松动才赶忙回来报,均道这两家一概无恙——尤其是薄家,一家女眷早早随着薄老夫人去了乡下。

盛府来信最厚,长枫执笔,洋洋洒洒十几页,明兰耐着性子读完,忍不住吐槽‘三哥威武’。其实经过很简单,那日盛老爹照常上下班,吃了一碗饭半只烧鸡后开始检查长枫的功课,刚训到‘这回秋闱若还不中就要…’,狠话还没放出,外头开始大乱。

京城戒严,盛老爹不得已待业两日,至今无法复工——文官的情形大多如此;只能说,相比上回逆王作乱,重灾区转移了。

简单一封家书,大事没有,小事基本也没有,却是通篇辞藻华丽,押韵讲究,光是感叹时局不稳就一气用了三个典故,连厨上大娘不能上街采买新鲜菜果,都要吟一句‘凌霄生乱灶君叹’的自编体打油诗。

团哥儿原本眼睛睁着滚圆乌溜,怎么哄也不肯睡觉,结果明兰将信念给儿子听,方读了一页半,小胖子就耷拉下脑袋,昏昏欲睡。

“得了,不指望你读书了,以后还是跟着你老子练胸口碎大石罢。”明兰很认命的摸摸儿子胖乎乎的小胳膊腿,小肚皮一起一伏,已然睡着了。

郑家的消息姗姗来迟,直至掌灯时分方才得信——却是比国舅府遭贼的消息更糟糕。

那小厮哽咽道:“…我家老太爷前日去了,今儿上午,老夫人也…也没了。”

三日内,连接两老都病故了?!

明兰惊得非同小可:“这是怎么说的。好端端的,怎么说没就没了……?”她有心想问个究竟,可郑大夫人治家严厉,那小厮只是摇头,多一个字也不肯说。

“…这些年来,老太爷和老夫人始终没断了病…大夫人叫小的传话,说眼下她和二夫人都腾不开手,待得了空,再与顾侯夫人细细分说。”

明兰见那小厮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却依旧措辞得当,规矩半点不乱,心下佩服郑大夫人的本事,叫绿枝抓了把铜钱赏他后,叫人送了出去。

崔妈妈目送人影消失在门口,才道:“夫人,这事儿不对呀,前几日咱们送酿了一冬的果子酒去郑家,郑老太爷和老夫人不还好好的么。老话说,细细扁担弯弯挑,这,这……”连续‘这’了几遍,也说不出下文来。

明兰明白她的意思,越是多年缠绵病榻的老人家,越是少有急刻亡故,从病危到断气,多要拖上三两日,两老前几日还没什么事,就此猝然过世,实在奇怪。

想了半日,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明兰只恨自己想象力贫瘠,抱着枕头困惑了一夜,结果次日一早,就有人上门给她解惑来了。

刘夫人穿着件半旧的赭石色暗金丝盘纹妆花褙子,头上勒了条一指宽的暗红色细绒抹额,正中镶有一颗大珠,脸上抹着粉,鬓边插着小红花,活像新社会翻身致富版的刘姥姥。

彼时明兰正在用早饭,顺嘴就招呼了一句,谁知刘夫人张口就说好,执起筷子就吃。

她似是心绪甚喜,边吃还边夸:“妹子家里吃的就是考究,啧啧,这糯米羹熬得香哟…里头都搁了些啥呀,哎哟喂,妹子生得俊,家里这油果子炸得也俊……”

明兰对这个比喻感到绝望,扯动嘴角干笑道:“哪里,哪里,都是先前传下来的食谱。”钟鸣鼎食之家,连厨娘的手艺都是代代相传的,哪家不有几道压门面的独门菜,“姐姐若喜欢,赶明儿我使人抄几份送去,”

“别介别介。”刘夫人连忙摆手,咧嘴笑道,“说实在的,家里老小都不惯京城的吃食,年前特特从蜀中请了个厨子过来。我就那么一说,妹子别往心里去……打小,老人就说,去人家家里,一定要多夸夸。”又自说自话的絮叨了半天。

明兰张了张嘴,又闭上。

刘夫人也非一味唠叨,吃完饭,抹嘴净手,不待明兰发问,她已十分自觉地说起来意:“昨儿半夜他爹回来,哟哟喂,身上都是血…哎哟,这个不说了,怕吓着妹子…他爹吩咐了我好些话。叫我今儿来说个明白,好叫妹子宽心,别愁坏了身子…嗯,这个…从哪儿说起呢?我说妹子,你最想先问啥呀。”

当然是顾廷炜死了没侯府安全了没太夫人那老妖婆完蛋了没啊啊啊——可惜不行!这是古代,她是朝廷钦封的一品诰命夫人!

明兰活活把话憋死在嗓子眼里,干笑几声,道:“自然是皇上皇后现下安好否?我们做臣子的,最惦记的就是这个了。”

刘夫人仿佛十分感动,“妹子果然忠君爱国。”

感动完,为表示自己的政治觉悟也不遑多让,她开始给皇帝唱赞歌。

“……那群跳梁小丑,平日鬼祟行事,暗中勾连,还当自己多高明呢,殊不知当咱们皇上乃旷古…那个…不多见的明君,添上星宿下凡,对这些早就瞧得明明的。不过看在先帝的份上,想给圣德太后和睿王母子留些情面,谁知……”

明兰忍着被酸倒的牙,插嘴道:“当真与圣德太后睿王有关?”

“可不是?妹子以为,是哪个吃了雄心豹子胆的,敢假传圣旨骗大臣家眷进宫。”刘夫人抹抹干燥的眼眶,好像乡下哭丧队的主唱,“哎哟喂,我们皇上呀,那是多厚道的天子,那圣德太后,一不是皇上亲妈,二没有晋位过皇后,为着先帝爷的一句话,我们皇上是晨昏定省,千依百顺,二十四孝,体贴入微呀……”

明兰深深认为后三个成语恕不合适,不过眼见人家情绪正爆发,不好提醒。

“……把人捧着供着,却还不知足,非要谋了圣上的皇位才罢休!还有那容妃,真真一伙的狼心狗肺哟…亏得郑大将军赤胆忠心,不然咱们皇上岂非糟了暗算…”

接下来,刘夫人足说了大半个时辰——其中一半是歌功颂德,小桃换了两壶茶水,绿枝添了三次点心,才堪堪将此次变乱的经过说了个大概。

其实照明兰判断,圣德太后那伙人固然居心叵测,然众人森森热爱的,忠孝双全的,敬天爱民的皇帝大人,也未必纯洁无辜如小羊羔。

这几年来,随着帝派势力壮大(张沈顾郑段刘等),皇帝行事愈见凌厉,不遗余力的削弱圣德太后一系人马。文官重臣中,要么是以姚阁老为首的死忠皇帝派,要么是像已致仕的邹阁老那样和稀泥装傻派。

当年在先帝榻前顾命的几位老臣中,那些死命鼓吹皇帝要孝顺圣德太后的,早在这几年里,不知不觉地被架空或是‘被告老’了。

至于三四品及以下的……睿王毕竟年幼,到底要说他有多正统也不见得,青壮阁臣中就没几个愿蹚这争位的浑水。

眼见今上的帝位愈来愈稳固,膝下几位皇子也渐渐大了,圣德太后一系急得跟猫挠心似的,另一方面,皇帝每每见了聪明灵秀的睿王,也跟喉头里卡着根刺般不舒服。

圣德太后一系想动手,但没寻着好机会,不敢动;皇帝明知他们有不轨之心,但不能主动出击,怕招个不奉养妃母不照拂子侄的恶名。

两派如此僵住了——好比文明社会中,两国都想开片,但谁也不愿背负挑起战争的烂名声,所以就不断互相挑逗,求神拜佛希望对方赶紧开第一枪。

到了去年,皇帝自觉具备了压倒性的优势,开始耐不住了。

于是,他布了个一箭N雕的局。

犹记得数年前,羯奴趁新帝继位之际,大肆南下劫掠,最后虽被打退,但仍旧占去数座西北边镇。皇帝厉兵秣马数年,终于齐整大军讨伐,找回这口气——这是第一只鸟。

大军西进,京城空虚,绝妙的谋反‘好机会’,不轨之徒蠢蠢欲动,恰能引蛇出洞——这是第二只鸟。

圣德太后出身西北望族,数十年来其家族在地方盘根错节,姻亲遍地,动辄把持西北军政(积极传递张顾大军兵败消息的,就是这帮人)。皇帝暗中吩咐薄老将军,征敌次之,主为剿平地方;倘若圣德太后按捺不住了最好,倘若对方忍了下来,那就趁机一举去了这个西北大患——这是第三只鸟。

据说,还有几只别的小鸟,但刘夫人说不清,明兰自也猜不到。

“皇上也忒险了,大军尽出,倘有个万一…这,这可怎么好…?”押得大,固然赢得多,可若赌神菩萨不保佑,却也容易连底裤都lose掉。

“咱们皇上是什么人?那是真龙天子下凡……”刘夫人再度热情讴歌了一遍皇帝的英明神武,才道出真相——皇帝早密旨郑大将军为间,与刘正杰里外呼应,可定大局。

京城的兵权分三,一为刘正杰的禁军,二为郑大将军与另一武将共执的诏卫,三为五城兵马司。要造反,至少得策反三中其一。

三路人马中,除了郑大将军外,其余几个指挥使俱是皇帝亲自拔擢的寒门武将,当同为世家子弟的睿王亲信去游说时,郑大将军假作答允,预备待事发后一举成擒,好人赃并获。

应该说,郑大将军的任务完成得很好——通常老成持重的人装起相来,更有说服力,事情进行到这里,还是十分顺利。

不过没曾料到,不光皇帝知道安插细作进敌营,对方也知道,还一下安了俩。

变乱那日上午,皇帝照常下朝后,忽得一个倒栽葱,就此晕迷不醒,圣安太后和皇后六神无主,只知啼哭;宫中乱作一团,圣德太后趁机发难。

“是容妃下的手?!”明兰听得眼如铜铃,“皇上多宠爱她呀!”帝后的夫妻情分本来还不错,为了她,皇后不知闹过几次别扭了。

刘夫人恨恨道:“就是这狐媚子!”天底下的小老婆都不是好人。;

“他爹说,是圣德太后诓容妃,说除大皇子和二皇子,容妃之子最年长;等皇帝驾崩后——呸呸,可不是我说皇帝驾崩的,是他爹说的,咳咳咳,也不是他爹说的,是圣德太后说的——把谋害皇帝的罪名往皇后母子身上一推,三皇子就能登大宝了!”

“这种鬼话容妃也信?!”明兰觉得匪夷所思,往日进宫觐见,她还觉得容妃智商蛮高的呀,“圣德太后好好的自己有孙子,干嘛要立容妃之子为帝呀!”

刘夫人大声讥讽:“那种以色…以色,呃,伺候男人的狐媚子有什么脑子了,圣德太后连哄带骗,说反正睿王也不是她亲孙子,只逢年过节见个几面,情分薄的很。倒是三皇子时常在她跟前孝敬,很是喜欢…再说了,容妃不是跟皇后不对付么,等大皇子即位,还能有她们母子的好果子吃?”

明兰默然。皇后虽然宽厚,却不是个会做戏扮贤惠的人,容妃生性高傲,出身又高,这些年来圣宠不断,兼之三皇子出息,风头直逼前头两位皇子;后妃之间常是针尖对麦芒,一言不合,有时还要太后去说合。

恐惧和贪念,是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诱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