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番外七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台版书番外)

关心则乱2017年06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车三娘小跟着老父、老母到处跑生活,有个算命瞎子在吃了她的半个馒头后,决意馈赠一次卜卦,得曰:车氏你是一辈子的劳碌命,哪怕将来富贵双全了,还得接着劳碌。

车三娘不屑一顾。

谁哄谁呀,大家都是江湖上混的,她卖花拳绣腿,瞎子卖嘴皮子,都是靠糊弄人挣饭吃的,谁不知道谁的底细呀,鬼才信他胡说八道,哪个富贵了的还会接着劳碌。

很久以后,她回想起这事,来,忍不住嘴角抽搐——还真被这死瞎子说中了。

幼时贫寒也就算了。小小年纪就要做饭洗衣、照顾病母,有时还得跟着父亲一道吆喝买卖、招揽看客,倒练出了泼辣干练的性子。不少人喜欢她这样利落能干,当时来说亲的人家不少。

十九岁那年,老父过世,做下九流行当的,哪敢有什么礼数讲究,犹在热孝中,她就带着病弱的老母,嫁了一个漕帮不起眼的小喽啰,叫石铿。她管丈夫叫大石头。

大石头身边还有个流着鼻涕的小石头。

兄弟俩自幼丧父丧母,相依为命,可大石头到底是男人,顾着挣钱养家,就顾不上照顾孩子了,小小的男孩又瘦又黄,穿着不合身的衣裳,踩着过大的鞋子,小手上长满了冻疮,还呵呵傻笑,叫她姊姊。

车三娘一阵心疼,以后便当自己儿子悉心抚养。

丈夫为人稳重练达,大事上很拿得住,小事上得她推一把,时不时得叮嘱着些。

帮里兄弟有事,丈夫找人商量,她是首当其冲,兄弟们闯荡在外时家有急难,她做大嫂的自不能推托。夫妻俩胼手胝足,一起打拚,什么都得她操心,什么都要反复思量,生怕大石头在外行差踏错,家里家外的,一年到头她竟比丈夫还忙碌些。

不少人笑话,说她虽管大石头叫当家的,实则她可以当他大半个家。

拚死拚活的,终于闯出了一份基业,又该操心幼弟的婚事了。

小石头自小跟着兄嫂耳濡目染,不喜欢那种养在深闺的优柔女子,也瞧不上市井中的小家子姑娘;真等车三娘发了狠,照着自己的泼辣老练性子找了一个,小石头看了后,又苦着脸说”有一种对着娘的感觉,怕是连洞房都不敢入”——气得车三娘直拍巴掌!

眼看小石头年岁也大了,想到自己两口子膝下只有两个丫头,将来继承香火还得靠这小兄弟,可未来的弟妹还不知在哪儿,车三娘急得嘴上起了一圈一圈的水泡。

总算老天有眼,那年小石头自己扭扭捏捏的来说了,言道看上了个姑娘,车三娘欣喜过望,细细一问,才知是顾爷新夫人的贴身侍婢。

丈夫还在那里犹豫,觉着如今自家好歹也算有头有脸了,要钱有钱,要势力有势力,便是给小弟娶个正经书香人家的小姐,也不是难事,讨个奴婢……?

车三娘却比丈夫精明得多。

自己是什么出身,卖酒的丫头,自小抛头露面,丈夫又是什么出身,好听些叫”英雄豪杰”,不好听的,不过是漕运码头上出来的小混混,若真讨个好门第的弟媳妇,别说秉性不同、能否吃到一个碗里去,将来两房若是有个意气之争,若弟媳仗着出身好,不肯服气,该怎么收场。

还不如讨个丫头,一来妯娌间彼此出身差不多,她这大嫂也做得踏实,二来,能圈住跟顾侯府的关系,一举多得,岂不甚妙。石铿本就听妻子的话,又兼疼爱幼弟,三两下说道下,便被说服了,答应下回上京时带上妻子和弟弟,到时好向顾府提亲。

※※※※※

一年半后,新娘子进门,石家狠狠风光大办了一回,婚后小两口和和美美,待兄嫂恭敬孝顺更甚从前,叫车三娘也心里暖洋洋的。至于弟媳妇的为人…..该怎么说呢?

刚进门那会儿,车三娘还担心弟媳虽是丫头,但是高门大户主母身边出来的,也理过事、管过人,到时想要管家权该怎么办?

不是她不松手,但刚来的新人,她怎么放心?

事实证明,她非但杞人忧天,而且还想左了。

弟媳为人敦厚老实,近乎缺心眼。

叫她打瓶酱油,她绝不会自己昧下两文钱买糖吃;叫她看着两个侄女不许胡闹,她就睁大眼睛盯着,嫂子不叫完,她绝不挪开一步;叫她给仆役发月钱,那真是一个铜板都不会错。

三娘看帐,弟媳就磨墨铺纸;三娘召管事媳妇理事,她就倒茶打扇;三娘闲了,找帮里兄弟的婆娘来说话,她就笑呵呵在旁嗑瓜子。

不管什么时候都开开心心,又听话,又乖顺,大事小事都要来问自己拿主意,一点自己的小算盘都不会有。

某次石氏兄弟都不在,三娘又想出门,叫她管家半个月,弟媳当即两眼泪汪汪的,抓着她的袖子哭成只小花猫,”嫂子不在,我该怎么办?嫂子捎上我罢,我一定听话,别叫我一人留着,别叫我拿主意…..我笨,叫人卖了怎么办?”

三娘直是气不打一处来,骂道:”你怎么这么傻!”

弟媳呆呆道:”出来时,夫人教我以后听嫂子的话就成。”

三娘不死心,”总得自己学着拿主意呀!都成家了!”

弟媳笑得傻傻的,”有嫂子在,干么自己拿主意?”

三娘怒道:”将来分家了呢?你找谁拿主意!”

“嫂子不要我啦?”弟媳大惊失色,立即泪奔。

三娘被滂沱的泪水吓得不轻,只得卖力哄劝,道自己绝无此意,好说歹说才算完。事后,她长叹一口气,深觉自己多生了一个女儿,可女儿到底是能嫁出去的,这弟媳却颢然是打定主意黏一辈子的。

除了爱找自己拿主意外,这弟媳旁的倒也还好,会缝衣做饭、煲汤整顿,两个女儿都喜欢这傻傻的婶婶,跟她学规矩、学女红,常窝在一起,叽叽喳喳,活像三姊妹。

弟媳进门第二年,便生下个大胖哥儿,此后便是一串丫头、小子,素来人丁稀少的石家立刻兴旺起来。

三娘怕小夫妻俩养不好孩子,常来搭把手,谁知弟媳竟是个属牛皮糖的,甩手就把孩子交给她照看,只在一旁打下手,半点不操心。

“将来孩儿们都跟我亲,不理你这亲娘了!”三娘恶狠狠的吓唬。

弟媳立刻伏到她肩上,撒娇道:”我也跟嫂子亲,我们都跟嫂子亲,嫂子最最好了。”

三娘只好仰天长叹。

※※※※※

待两个女儿出阁后,三娘决意跟弟媳好好谈谈。

“你总不能这么事事靠着我呀,也该自己顶起主意来了。”她苦口婆心道:”我总有老的一日,若我和你大哥哪天没了,那时你靠谁去?”

弟媳依旧憨傻天真,红润的胖脸上没有一点操心的皱纹,笑呵呵道:”那时?那时呀,大约老大、老二他们几个的媳妇就进门了吧?让她们管呀。”

三娘气噎,”若媳妇们欺负你,怎么办?”

弟媳不在意地摆摆手,”不要紧,我早想好了。将来待孩子们都成家立业了,我就回夫人身边伺候去,跟夫人老在一处。有夫人在,不怕谁欺负我。”

三娘瞪眼如铜铃,”你、你、你说什么…….?”

弟媳一脸神往道:”我自小就敬佩房嬷嬷,从很小时就想着,若能像房嬷嬷那样,在夫人身边伺候到老,那该多么好。”

“等、等、等一下。”犀利了一辈子的三娘终于傻眼了,”我记得那位房嬷嬷,是中年丧夫后,才回去伺候盛家老太太的罢。”

弟媳眨了眨眼睛,歪头道:”也许、也许……那会儿我守了寡,也说不定呀……”

不待车三娘开口,身后传来一声暴吼——”你咒我早死呀!”

只见石小弟怒气冲冲的站在门口。随即小两口又开始了例行每月一吵。

车三娘无力地看了看屋顶——得了,她又得劝架了。

许多年前,她知道自己无法再生育,本以为女儿出嫁后,她和丈夫不免老来寂寥,唉,瞧这日子过的,寂寥他奶奶个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