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四章 爱隆召开的会议 · 八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现场再度陷入一片死寂。即使在这座美丽的屋子中,俯瞰着充满清澈水声的山谷,佛罗多还是觉得心头飘过一片浓重的乌云。波罗莫不安地变换着姿势,佛罗多转头注视着他,他玩弄着腰间的巨大号角,皱眉思索着,最后,他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我不明白,”他说:“萨鲁曼的确是个叛徒。难道他的看法就不值得参考吗?你们为什么只是想着躲避和摧毁?为什么我们不把来到手中的统御魔戒当作是协助我们的契机?爱好自由的王者配戴上魔戒必能征服魔王,我认为这才是他最害怕的事情。”

“刚铎的战士勇猛善战,他们绝不低头,但还是有可能被击败。勇猛善战的战士必须先有力量,再搭配上强大的武器。若这魔戒如同你们所说,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就让它成为诸位的武器。拿起这武器,光荣地迎向胜利!”

“唉,可惜,”爱隆说道:“我们不能够使用统御魔戒。历史的教训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这点。这是专为索伦打造的宝物,其中充满了邪气。波罗莫,它的力量强大到没有人能够任意指使操纵;除非他们本身已经拥有极强大的力量,但即使对这些人来说,魔戒都是致命的吸引力,它所造成的欲望足以腐蚀人心。就拿萨鲁曼当例子好了,如果任何一名贤者戴上魔戒,推翻魔多之王的统治;最后他只会坐上索伦的宝座,另一名闇王必定就此诞生。这也是魔戒必须被摧毁的另一个理由:只要它还存在于这个世间,连贤者都无法抗拒它的力量。万物天性本善,连索伦一开始也是如此;因此,它最大的危险是在于腐蚀人心的能力,我不敢亲自收藏魔戒,更不愿使用魔戒。”

“我也不愿意。”甘道夫说。

波罗莫狐疑地看着两人,最后还是低下头对两人行礼。“那也只能这样了,”他说:“刚铎只能倚靠它现有的武器。至少,我们可以在智者巩卫魔戒时,放心地继续战斗。或许断折的圣剑将会是一切问题的解答–希望持有者不只继承了人皇的血统,更继承了人皇的力量。”

“谁知道呢?”亚拉冈说:“但终有一天他必须接受这样的试炼。”

“但愿这一天不要太远,”波罗莫说:“因为,虽然我没有要求各位的帮助,但我们的确迫切需要援助。如果我们能够知道其他人也在尽其所能地作战,至少可以觉得心安。”鬼吹灯小说盗墓笔记小说

“那么,就请安心吧,”爱隆说:“这世界上有许多你不知道、也看不见的力量。大河安都因在流到刚铎大门之前,它经过了许多地方,每个地方都拥有各自抵抗魔王的方法。”

“但是,”矮人葛罗音说:“如果这些力量都能够团结起来,每个势力都能够并肩作战,这才是万民之福。其他的戒指或许没有这么险恶,可以援助我们。如果巴林没有找到索尔之戒,也是最后一枚戒指,那我们的七戒都已失去。我现在可以告诉诸位,巴林就是为了想要找到这枚戒指,才甘愿身涉险地。”

“巴林在摩瑞亚找不到任何戒指的,”甘道夫说:“索尔将戒指传给了他的儿子索恩,但索恩却没有传给索林。索恩在多尔哥多的地牢中受尽拷打之后,被迫交出了戒指,我到得太迟了。”

“啊,真是太可惜了!”葛罗音大喊着:“我们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复仇?但是,还有精灵的三戒是我们的希望。这三戒的下落呢?根据传说,它们是非常强而有力的戒指。难道这些戒指不在精灵贵族的手中吗?这三枚不也是闇王很久以前打造的吗?难道他们就这样袖手旁观?我在这里看见了精灵贵族,他们为什么不说话?”

精灵们一言不发。“葛罗音,你之前莫非没有听清楚我所说的话吗?这三戒不是索伦打造的,他也从来未曾染指,但我们不能够泄漏任何有关它们的秘密。即使在受到你质疑的时刻,我也只能够说这么多。他们并没有袖手旁观,但这些戒指并非做来当作战争或是征服的工具:这不是它们的能力。打造他们的工匠并不想要力量、权势或是财富;他们想要的是理解、创造和医疗,让一切不受污染。这些力量是中土世界的精灵牺牲许多才换来的。如果索伦重获至尊魔戒,那么这三戒所行的一切善事,都将变成他们致命的弱点,反而让索伦有机会得知他们的行踪和思绪。如果这样,三戒不如根本不存在比较好,而这也是魔王的用意。”

“可是,如果众戒之王照您所说的被摧毁了,那又会怎么样?”葛罗音问道。

“我们也不确定,”爱隆哀伤地回答:“有些人希望索伦从未染指的三戒将会获得自由,可以修复魔王对这世界所造成的伤害。但是,可能至尊魔戒一毁灭,三戒也会跟着消失,许多美丽的事物都将跟着消失和被遗忘。我认为后者是比较可能的情况。”

“但是,所有的精灵都愿意承受这个风险,”葛罗芬戴尔表示:“只要这样做能够消除索伦的力量,让他永远不能统治世界。”

“那么我们又回到讨论如何摧毁魔戒的阶段了,”伊瑞斯特说:“但我们只是在原地打转,我们有什么实力可以找到铸造它的火焰?这是一条绝望的道路。如果睿智的爱隆了解我的意思,我该说这是一条愚蠢的道路。”

“绝望,或是愚蠢?”甘道夫说:“这不是绝望,绝望是那些坚持看见结局,放弃一切希望的人所感受到的煎熬。我们不是这样的人。所谓的智慧必须要认清眼前的道路,挑出别无选择的方向。虽然,对那些保持着虚假希望的人来说,这可能是愚蠢的行为;就让愚蠢成为我们的掩护,遮挡魔王的目光!他诡计多端,会时常将一切的事物在他邪恶的天秤上衡量着、算计着。但他内心只有欲望,也因此用欲望衡量世间众生。他绝对不会想到有人竟然能够拒绝魔戒,手中握有魔戒的我们竟然想要摧毁它,如果这是我们的抉择,他将措不及防。”

“至少目前是这样,”爱隆说:“即使它险阻重重,我们也必须走上这条道路,不管是再多的力量或是智慧,都不足以帮助我们度过难关。这次的任务,弱者可能和强者拥有一样的机会。但这不就是天地万物之理吗?弱小者为生命而搏斗,刚强者却大意将头转向他方。”

“说得好,说得好,爱隆大人!”比尔博突然说:“不要多说了!我已经明白你的意思了。比尔博是开始这一切的愚蠢霍比特人,自然应该由比尔博来结束这一切,或是结束他自己的愚行。我在这里过得很舒服,书也写得很顺利。如果你们有兴趣的话,我的书也快写完了。我本来想要在最后加上:他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这个结局很不错,即使之前有很多人用过也无损它的杰出。看来,这恐怕不能成真了,我得修改结局才行。如果我能够活着写下它们的话,看来我还有好几个章节可以写呢!这可真让人放心不下。我们什么时候离开?”

波罗莫哭笑不得地看着比尔博;但是,当他注意到所有人都以尊重的眼光看着这老霍比特人时,他脸上的笑容也跟着敛去。只有葛罗音继续保持笑容,但这笑容是来自于古老的记忆。

“当然,亲爱的比尔博,”甘道夫说:“如果这一切真的是由你开始的,自然该由你结束它。但你太了解没有人可以说这事情是他开始,任何的英雄在历史中其实都只扮演一小部分的角色。你不需要跟我们敬礼!我们知道你是真心的,也不怀疑你的勇气。但是,比尔博,有件事情你必须明白,你不能够把这样东西送回去,魔戒已经不属于你的了。如果你还需要我的忠告,我会告诉你,你的主戏已经演完了,你必须扮演好记录者的角色,尽管写完你的书,不需要更改结局!我们还有希望的。不过,他们回来的时候,请记得替他们写本续集。”

比尔博笑了。“你以前的忠告从来没这么好听过,”他说:“既然你所有逆耳的忠言都是为了我好,那我想这次应该也不坏。我的确不认为自己拥有足够的力量和运气来对付魔戒。它成长了,但我没有。可是,我不明白,你口中的他们是谁?”

“就是派去护送魔戒的远征队成员们。”

“我就知道!他们又是谁呢?我猜想这必须要由这次的会议决定,就跟所有的一切一样。精灵只靠讲话就可以过活,矮人吃苦耐劳,但我只是个老霍比特人,肚子饿了就想吃饭。你现在就可以告诉我这些人的名字吗?还是你准备晚饭后再说?”

没有人回答。正午的铃声响了,依旧没人说话。佛罗多看着所有人,但没有人看着他,会议现场的每个人都低下头,彷佛在努力地沉思着。他觉得心头沉重,彷佛自己在等待着死刑的宣判,却又暗自希望永远不要听到结局。他心中只想要永远地待在比尔博身边,在瑞文戴尔好好享受平静的气氛。最后,他十分勉强地开口,自己也怀疑究竟能不能听到口中发出的声音。

“我愿意带走魔戒,”他说:“但我不知道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爱隆抬起头,看着他,佛罗多觉得自己彷佛突然被两道尖锐的光芒刺穿。“如果我对刚刚会议中所有讨论都没有误解,”他说:“那这个任务本来就该属于你,佛罗多。如果你不知道未来该怎么走,就没有其他人会知道了。这是属于夏尔居民的一刻,他们必须从平静的田野中站起,晃动圣哲们的高塔。哪一位贤者能够预料到这样的情景?或者应该这么说,如果他们真的够睿智,怎么可能在事件发生前知道真相呢?”

“这是个沉重的责任。没有人可以把这样的责任交到任何人肩上。这并非是我托付给你的责任。但如果你自愿接受,我会夸奖你正确的抉择;如果有朝一日,我们召集所有伟大的精灵之友;包括了哈多、胡林、图林,甚至连贝伦都会出席,阁下必定在这些伟人之间有一席之地。”

“大人,你应该不会让他孤身前往吧?”山姆再也忍不住了,从他之前一直悄悄坐着的角落跳了出来。

“的确不会!”爱隆笑着转过身面对他。“至少你应该跟他一起去,看来很难将你们两个分开,即使这是次秘密会议,我们没有邀请你也是一样。”

山姆坐了下来,涨红着脸嘀咕着,“佛罗多先生,这次我们可惹上大麻烦罗!”他摇着头说。

※       ※       ※

译注一:贝尔兰是远古时精灵在迁徙到海外仙境时所经过的地方之一 ,其位置在蓝山山脉旁,位于中土世界的极西方。曾经发展出盛极一时的文明,但在珠宝之战中遭遇到恶龙、炎魔、半兽人大军的劫掠,受到重创。紧接着在怒火之战中又因主神亲自对马尔寇发动战争,进而导致全境陆沉,陷入海中,王国从此不复存在。

译注二:山戈洛坠姆是个巨大的三尖形大火山,随时都会喷发出高热的火焰和有毒的气体。也是第一太阳纪元时邪恶势力的根据地。第一纪元结束时,因黑龙安卡拉钢被斩杀于怒火之战中,尸体压毁了这座火山堡垒。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