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章 三人成行 · 一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你最好不要大肆声张,赶快离开这里,”甘道夫说。已经过了两三个星期,佛罗多似乎还没有准备好要出发。

“我知道!但是要两全齐美很不容易,”他抗议道。“如果我像比尔博一样神秘失踪,消息过不了多久就会传遍夏尔。”

“你当然不能神秘失踪!”甘道夫说。“这样不行的!我说的是赶快,不是叫你马上走。如果你暂时想不出来悄悄离开夏尔的方法,我们再迟一点也是值得的。但也不能够拖延太久的时间。”

“秋天再走如何?在我过生日之后?”佛罗多问。“我想那个时候多半我就可以安排好一些计划了。”

说实话,到了这个地步,他有些不太愿意作准备。袋底洞突然间变成温暖的家,他想尽可能享受在夏尔的最后一个夏天。当秋天来临的时候,他知道自己会比较有心理准备,秋天本就是告别旧事物的好开始。他暗自决定,要在五十岁的生日那天离开:那天也是比尔博的一百二十八岁生日。要跟随比尔博的脚步,似乎就是那天最适当。追随比尔博是他心中最重要的念头,也多亏这个念头才让他感觉好一点。他尽量不想起那戒指,或是戒指可能带他们前往的终点。但他并没有将自己内心的想法告诉甘道夫。巫师倒底猜到多少永远都让人摸不透。朝霞阅读

他看着佛罗多,脸上露出微笑。“好吧,”他说。“我想这也可以,但绝不可以再拖延。我越来越紧张了。在这段时间之中,小心照顾自己,千万别让人知道你要去哪里!也关照山姆不要多嘴。如果他敢乱说,我可真的会把他变成蟾蜍。”

“提到我要去哪里这档子事,”佛罗多说,“这就很难泄漏了。因为连我自己也搞不清楚要去哪里。”

“别多虑了!”甘道夫说。“我并不是说你不能在这边的邮局留下联络地址!但在你走远之前,绝不能让人知道你要离开夏尔。总之,你一定得离开这里,不管是往南往北、往西往东,你的去向更是不可以让人知晓。”

“我一心一意只想要离开袋底洞,如何向大家道别,根本忘记考虑自己该往那边走,”佛罗多说。“我该去那里?我该沿着什么路走?我的目的是什么?比尔博是去找宝藏,最后历险归来;而我是去丢掉宝藏,可能永远都回不来。”

“你也没办法确定未来怎么样,”甘道夫说。“我也不行。你的任务可能是找到末日裂隙,但这任务也可能会交由别人完成:我现在还不清楚。反正你也还没做好远行的准备。”

“的确还没!”佛罗多说。“但以后我到底该何去何从?”

“间接、迂回的朝向危险迈进,”巫师回答。“如果你愿意接受我的建议,那么就去瑞文戴尔。虽然比起往日来,最近路上比较不安全,但这段旅程应该不会太惊险。在可见的未来,旅行会变得越来越危险。”

“瑞文戴尔!”佛罗多惊叹道。“好极了:我要往东走,去瑞文戴尔。我可以带着山姆拜访精灵,他一定会很高兴的。”他的声音虽然很低,但心中却突然涌起了激烈的渴望,想要看看半精灵爱隆的住所;呼吸一下那些高贵人种依旧居住的山谷中的空气。

※       ※       ※

某个夏日的午后,一个让人吃惊的消息抵达了“长春树丛”和“绿龙”旅店。夏尔边境的动荡和巨人的传言都被更重要的消息给掩盖了:佛罗多先生竟然要卖掉袋底洞,而且还已经把它卖给了塞克维尔巴金斯一家人!

“卖的价钱不错,”有人说。“讨价还价很激烈,”另一个人说,“罗贝拉大妈的手段可不是盖的。”(傲梭几年以前就死了,不算英年早逝,但却不够长命;才一百零二岁而已。)

佛罗多先生卖掉那美丽洞穴的原因比该处的价格更引人争议。有几个人的理论经过巴金斯先生亲自点头和暗示认证:佛罗多的财力已经大不如前,他准备要离开霍比屯,在雄鹿地找个安静的地方住下来,以后可以常常和烈酒鹿家的亲戚往来。“离塞克维尔巴金斯一家人越远越好,”有人补充道。但袋底洞中如山财宝的传说早已根深蒂固的奠基在人们心中,他们实在很难相信这突如其来的转变。不管这个理由多么合理,他们都会自然想到背后有超乎想像的力量在作祟,许多人甚至认为这又是甘道夫的邪恶阴谋。虽然他这次的到访十分低调,但众人也都已经知道他“躲在袋底洞”内。不过,即使这背后可能有魔法的阴谋在作祟,至少有件事情是大家确知的:佛罗多·巴金斯要返回雄鹿地了。

“是的,我这个秋天就要搬走,”他说。“梅里·烈酒鹿正在替我物色一个温暖的小洞穴,甚至是间小房子。”

事实上,梅里已经在巴寇伯理外的乡间溪谷地买了一栋小房子。除了山姆之外,佛罗多对每个人都声称要真的搬进去。往东走的计划让他有了这个点子,因为雄鹿地本来就靠近夏尔的东部边境,而且要他回到小时住的地方也蛮合常理。

甘道夫在夏尔整整待了两个多月。六月底的一天晚上,在佛罗多的计划终于尘埃落定之后,他突然间宣布自己第二天一早必须离开。“希望只是一阵子而已,”他说。“但是我得去南方边境之外收集一些情报。我在这边已经荒废许多宝贵的时间。”

他的声音很轻松,但佛罗多觉得他似乎有些忧郁。“发生了什么事吗?”他问。

“不算什么事,但我听说了一些让人不安的消息,必须亲自去看看。如果我觉得你应该马上动身,我会立刻回来的,最少也会送口信给你。在这段时间内,你还是继续照着原订计划行动。但请务必小心提防,特别是关于这枚魔戒!我再强调一次:千万不要使用它!”

第二天清晨他就离开了。“我随时可能回来,”他说。“至少我会回来参加欢送会。我想你这段旅途还是需要我的陪伴才行。”

在随后的日子里,起初佛罗多感到相当担忧,经常担心甘道夫到底听到了什么消息;但他慢慢的也就松懈了,夏日温和的天气让他忘却了烦忧。夏尔极少经历这么温和的夏天,秋天也很少这么富丽。苹果长满枝头、蜂蜜满溢出蜂窝,玉米又高又结实。

当佛罗多又开始担忧甘道夫的时候,已经是深秋了。迈入九月以后,甘道夫还是音讯全无。佛罗多的生日和搬家的日期逐渐逼近,甘道夫依旧全无消息。袋底洞开始忙碌起来。有些佛罗多的朋友前来暂住,协助他进行打包的工作;佛瑞德加·博格和法哥·波芬当然没有错过;他的密友皮聘·图克和梅里·烈酒鹿自然也不会缺席。这一伙人把袋底洞几乎翻了过来。

九月二十日时,两辆盖上油布的车子缓缓驶向雄鹿地,载着佛罗多所有没卖掉的家具,取道烈酒桥前往他的新家。第二天佛罗多开始真正的紧张起来,不时张望甘道夫的身影是否出现。当周四,也就是佛罗多的生日当天,依旧如同比尔博宴会那天一样的清朗明亮。甘道夫还是没有出现。傍晚时分,佛罗多举办了他的告别宴会;这次非常的俭朴,只有他和四名帮手一起用餐。但他烦心的几乎吃不下饭。不久之后就要与这群好友分离的念头让他心头沉重不已。他还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说。

四名年轻的霍比特人则是非常的亢奋;即使甘道夫没来,宴会也很快的热络起来。饭厅里面除了桌椅之外,空无一物。但食物并不逊色,好酒也没缺席:佛罗多的酒并没有一起卖给塞克维尔巴金斯一家人。

“不管我其他的东西会如何遭到那些塞巴家人的摧残,至少这些好酒有人赏识!”佛罗多将美酒一饮而尽。这是老酒庄最后的珍品了。

他们又唱又笑,聊着过去一起作的许多疯狂事,最后他们还照着佛罗多的习惯,先祝比尔博生日快乐,再敬佛罗多。接着,他们走出屋外,呼吸新鲜空气,看看美丽的星空。佛罗多的宴会结束了,但甘道夫依旧没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