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三章 三人成行 · 四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一阵毫无缘由的恐惧突然攫住了佛罗多,他开始害怕被发现、开始想到身上的魔戒。他大气也不敢出,但有股强烈的欲望不停召唤他取出魔戒;他的手甚至已经开始慢慢的移动。甘道夫的忠告变得微不足道。反正比尔博以前也用过魔戒。“而我还在夏尔,”他想着,手已经握住魔戒的练子。就在此时,骑士身形一挺,甩了几下缰绳。黑马起初缓步向前,最后开始疾驰。

佛罗多匍匐到路边,看着骑士的身影消失在远处。由于距离的关系,他不太确定自己见到些什么;但他似乎看见骑士策马进入了右边的林中。

“这真的很奇怪,让人不放心,”佛罗多走回同伴身边时自言自语道。皮聘和山姆一直趴在草地上,什么都没看见;佛罗多只好对他们两人解释骑士的形迹和外貌。

“我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我觉得他好像在嗅闻我的踪迹,我就是不想要让他发现我。我以前从来没有在夏尔看过这样的人或有过这样的感觉。”

“可是怎么会有大家伙(译注一)对我们三个人有兴趣?”皮聘说。“他在我们的地盘干什么?”

“最近的确有人类出现的传言,”佛罗多说。“在夏尔南区似乎和这些大家伙有些冲突。但我从来没有听过有类似这骑士的人类存在。不知道这家伙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请容我插嘴,”山姆突然道,“我知道这家伙从那里来的。除非这样的骑士不只一名,否则他一定是从霍比屯来的。我还知道他要到那里去。”

“你这是什么意思?”佛罗多惊讶的问。“你之前为什么不早说?”

“大人,是因为我刚刚才记起来。是这样的,当我昨天晚上把钥匙送回我们家的时候,我老爸对我说:‘哈罗,山姆!’他说。‘我以为你们今天一早就已经和佛罗多先生走了哩。刚刚有个奇怪的客人问到袋底洞的巴金斯先生,他才刚走不久。我告诉他该去巴寇伯理找你们。不过我实在不喜欢他的样子。当我告诉他巴金斯先生已经搬离了老家之后,他看起来好失望。他还对我发出嘶嘶声。这让我打了个寒颤。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家伙?’我对老爸说。‘我不知道,’他说:‘但他绝对不是霍比特人。他又高又黑,低头看着我。我想他可能是远方来的大家伙,因为他讲话有奇怪的口音。’”

“大人,我那时没办法继续多问,因为你们都在等我,而且我也觉得这只是芝麻小事。老家伙已经够老了,老眼昏花,那黑衣人上来找他的时候他一定正在外面散步,天色当时也蛮黑了。希望我老爸和我都没有作错什么。”

“这不能怪老家伙,”佛罗多说。“事实上,我刚巧还听到他和个陌生人说话,对方似乎就在打探我的消息;我差点就走出去招呼他了。真希望我当时搞清楚他是谁,或者至少你先跟我讲过这件事。这样我在路上就会小心多了。”

“这个骑士和老家伙遇到的陌生人可能没什么关连,”皮聘说。“我们的行迹已经够隐密了,我想他应该没办法跟踪我们才是。”

“大人,你刚刚说的‘嗅闻’又是怎么一回事?”山姆说。“老家伙也有提到那人黑呼呼的。”

“我真希望可以等甘道夫来,”佛罗多嘀咕着。“不过,这也可能只会让事情更糟。”

“难道你知道有关这骑士的事情?”皮聘听到佛罗多的喃喃自语,忍不住问道。

“我不确定,也不想乱猜,”佛罗多说。

“好吧,亲爱的佛罗多!你想要保持神秘,那就守口如瓶吧。不过,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很想要休息一下,吃吃饭,但又觉得最好继续赶路,不要耽误时间。你刚刚说那个骑士用看不见的鼻子闻个不停的描述让我毛骨悚然。”

“没错,我想我们最好继续赶路,”佛罗多说;“但不能走在大路上,不然可能会遇到回头的骑士或是他的同伙。我们今天得要多走一些路了,雄鹿地还很远呢。”

※       ※       ※

当他们再度出发时,长长的树荫拖在草地上。他们现在走在大路左边一段距离的草地上。在经过刚刚的弯道之后,这条路现在笔直的延伸好几哩路。到了下一个左弯时,小路又继续进入了边陲低地的区域,也就是史塔克附近。但那边又有一条往右的岔路,弯弯曲曲的进入一座古老的橡树林,通往巨木厅。

“我们就走这条路,”佛罗多说。

他们在距离交岔路口不远的地方,走到一棵大树庞大的枝干前;这株大树虽然已经断折了大部分,但它周遭伸出的枝丫和绿叶代表它还是活力十足。不过,树干的本体已经空了,可以从路两边的裂隙钻进去。霍比特人爬了进去,坐在腐木和枯叶构成的软厚地毯上。他们休息了一下,吃了一顿简餐,压低声音聊天的同时还随时侧耳倾听着。

当他们钻出树干,回到路上时,天色又已变的十分昏暗。西风开始在树梢间穿梭,树叶也跟着发出沙沙的低语声。整条路慢慢的被暮色所笼罩。从渐暗的东方升起一颗星辰,在树梢上闪闪发光。他们并肩齐步的走着,试图振奋精神。过了不久之后,天空布满了灿烂的星辰,不安的感觉开始远离他们,他们也不再提心吊胆的提防马蹄声。三人终于恢复了霍比特人旅行返家时的习惯,开始哼起歌来。大多数的霍比特人此时会哼起晚餐歌或是就寝歌,但这三名霍比特人哼的则是散步歌(不过,这其中当然不会缺少晚餐和就寝的描述)。歌词是比尔博·巴金斯写的,调子则是此地流传已久的民谣;佛罗多是在两人漫步于水谷小径,聊起对方的冒险时学到这首歌的。

红红火焰照我炉,

屋檐底下有张床呀,

我的脚儿还不累。

山转路转谁能料,

高树巨石突出现,

唯我二人能得见。

大树和花朵,绿叶与青草,

好好欣赏别放过呀!别放过!

晴空之下好山水,

一路逛来收眼底啊!收眼底!

山转路转谁能料,

未知小径或密门,

今日虽然未得探,

明日或有机缘访,

踏上小径不回头,

奔月摘日谁曰不。

苹果和荆棘,坚果与野莓,

好好欣赏别放过呀!别放过!

沙岩池谷美景呈,

一路顺风不迟疑啊!不迟疑!

老家在后头,世界在前方,

无数道路任我扬,

披星戴月行色匆。

世界在后家在前,

归人返家好睡觉。

迷雾和黎明,云雾和阴影,

终将隐匿不得见呀!不得见!

炉火和油灯,甜肉和面包,

吃完立刻扑上床啊!扑上床!

歌一唱完,“‘现在’立刻该上床啊!该上床!”皮聘敞开喉咙大声唱。

“嘘!”佛罗多说。“我想我又听到马蹄声了。”

他们突然间停下来,一声不发,彷佛融入阴影之中。后面路上的确传来马蹄声,阵阵的微风正好将这微弱但清晰的声音一波波的传来。他们又悄无声息的飞快躲进路旁橡树下的阴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