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四章 蘑菇田的近路 · 二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这时的天气几乎已经和昨天一样炎热了;不过,云朵慢慢的开始从西方出现。看起来可能会下雨。霍比特人们蹒跚的越过陡峭的山坡,冲进底下浓密的树林中。他们的计划是让巨木厅的方向一直保持在左手边,穿过山丘东边的森林,这样就可以走上接下来平坦的原野。然后,他们可以直接穿过开阔的荒野朝向渡口前进,中间只有一些零散的篱笆和田园而已。佛罗多推算他们大概还必须直线前进十八哩才行。

他很快的就发现这树丛比他想像的要近、要浓密。树底下几乎没有可以通行的空间,披荆斩棘的结果也让他们举步维艰。当他们勉强走到山坡底的时候,他们发现一条从山丘上流下的小溪,两侧的河岸则是又陡又滑,还真的长了许多荆棘。更要命的是,这条小溪正好切过他们所选择的路线。他们跳不过去,如果不想搞的一身湿、沾满泥巴和被刺的千疮百孔,根本是过不了这条小溪。一行人停下脚步,思索着接下来的路线。“到达第一关!”皮聘苦笑着说。

山姆·詹吉回头看了看。从山坡上树丛间的空隙中,他看到了有东西一闪而过。

“你们看!”他抓着佛罗多的手臂说。众人全都转过头去,在他们刚刚才越过的陡峭山坡顶上,有一匹黑马。旁边站着一个黑色的人影。

他们立刻放弃了回头的想法。佛罗多带头领着众人冲进小溪旁浓密的树丛中。“呼!”他对皮聘说。“我们说的都没错!欲速果然则不达,但我们还是即时找到了掩蔽。山姆,你的耳朵最灵,你有听见什么吗?”

他们动也不敢动,屏住呼吸,但没有听见任何追兵的声音。“我想他应该不会傻到把马牵下来吧,”山姆说。“但我猜他已经知道我们下来了。我们最好赶快前进。”侯卫东官场笔记

前进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他们身上还背着背包,但浓密的树丛和荆棘并没有这么简单放过他们。后面的树木构成了阻碍,挡住了微风,空气变得十分凝滞沉闷。当他们终于挤过重重障碍之后,他们又热又累,身上伤痕累累,甚至连自己身在何方都不太确定。小溪的河岸到了平地之后,变得更宽、更平了些,一路延伸到沼泽地和河的方向。

“这就是史塔克溪!”皮聘说。“如果我们要继续朝目标前进,就得要立刻过河才行。”

他们跋涉过溪,急忙登上远方的一块平地,这里长满了灯心草,没有什么树木。在那块平地之后是一环高大的橡木,其它还有一些榆树和梣树。地面相当的平坦,也没有生长多少植物。但这些树木之间还是太过拥挤,让他们没办法看到前方。一阵突如其来的风将树叶吹了起来,大滴的雨点接着从天空落下。然后风停了下来,暴雨跟着降下。他们尽可能的赶路,踏过厚实的草地、踩过许多落叶;雨滴在他们四周不停的滴达作响。他们不敢互相交谈,一直回头提防、看着四周的动静。

过了半个小时之后,皮聘说:“我希望我们没有走的太偏南,也没有在森林里面走错方向!这座森林应该不太宽,我估计最多也不过一哩宽,我们早就该冲出来了。”

“我们刻意绕路没有多大意义,”佛罗多说。“这对我们一点帮助也没有。我们继续往前走就对了!我还不知道现在该不该冲出森林。”

接着他们可能又走了几哩路。然后太阳再度从乌云后探出头来,雨势也变小了些。现在早已过了中午,众人都觉得该是吃午餐的好时机。他们在一棵榆树下坐了下来。虽然这棵榆树大部分的叶子都开始变黄了,但还算是相当浓密,树荫附近的地面也算干燥。当他们开始准备午餐的时候,发现精灵们帮他们把瓶子内装满了清澈的金色液体,这香味彷佛是由多种鲜花酿出之蜂蜜,让人感觉神清气爽。很快的,他们就开始轻松的谈笑,对着大雨和黑骑士嗤之以鼻。这时,他们觉得剩下的几哩路应该很快就会过去了。

佛罗多背靠着树干,闭上眼。皮聘和山姆坐在他附近,起初三人低声的哼着旋律,最后开始低声吟唱起来:

呵!呵!呵!美酒当前怎可错过

治我心痛消灾解祸。

就算风吹雨打也不难过,

漫漫长路还得要赶,

清风吹拂躲在树下享受偷懒,

坐看云朵轻轻飘过。

“呵!呵!呵!”他们更大声的唱着。突然间,三人不约而同的闭上嘴。佛罗多跳了起来。随风飘来一阵拉的长长的嘶吼声,彷佛某种邪恶孤单生物的叫声。这音调起起伏伏,最后以凄厉的尾音作结。当他们不知所措的发呆时,另一声更远的嚎叫声跟着回应了之前的呼喊;两次的声音都让人毛骨悚然、血液冻结。紧接着是一段沉默,众人只能听见风吹树叶的声音。

“你觉得那是什么声音?”皮聘试着故作轻松的说,却掩饰不了话音中的颤抖。“如果那是只鸟,它以前绝对没有出现在夏尔过。”

“那不是什么鸟兽的声音,”佛罗多说。“那是个讯号,或是召唤的声音;那刺耳的声音中有着我听不太懂的语言。我只知道,没有任何霍比特人能发出这种声音。”

没人再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他们都想到了黑骑士,但无人愿意将这念头说出口。现在,他们坐立不安,不管留下或是继续前进都让他们十分害怕。但他们迟早还是得走到通往渡口的开阔平地上。几分钟之内,他们就再度肩上背包,继续赶路。

不久之后,他们就走到了森林的尽头。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片宽广的草地。他们这才发现方向果然已经太过偏南。在这一片平原的尽头可以看见河对岸是巴寇伯理的低矮山丘;不过,这些山丘现在和原订计划不同,却是出现在他们的左手边。他们蹑手蹑脚的从森林中走出,想要尽快的横越这片毫无遮蔽的平原。

在离开森林的庇荫之后,他们一开始觉得十分害怕。他们可以看见身后就是吃早餐时所在的高地。佛罗多担心会看见黑骑士的身影站在那块高地上;不过,他的忧虑并没有成真。缓缓落下的太阳从云朵中探出头来,再度开始照耀大地。恐惧慢慢的消褪,但众人内心仍有一丝不安。脚下的土地变得越来越平坦、似乎经过细心照料。很快的,他们来到了一块有着精心规划的田地和草场的区域;四下有着篱笆、木门和灌溉用的沟渠。一切看起来都十分的安祥宁静,就如同平日夏尔的午后一般。他们的心情逐渐轻松起来。河岸越来越靠近,黑骑士的身影彷佛早已被抛到背后的森林中。

他们来到了一大片芜菁田前,被一扇看来十分坚固的门给拦住了。门后是条夹在两边围篱之间的小径,通往远方的树丛。皮聘停了下来。

“我认得这个田和这个门!”他说。“这是老农夫马嘎的土地。那边树丛附近一定就是他的田地。”

“啊,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佛罗多脸上的表情看来跟踏上了恶龙巢穴的道路没什么两样。其它人看着他露出惊讶的表情。

“马嘎有这么可怕吗?”皮聘问。“他是烈酒鹿家的好朋友。当然,他对于贸然闯入的家伙来说是个可怕的对手,而且他还养了一群恶犬。不过,在这一带的人非这么小心提防不行,因为他们已经很靠近边界了。”

“我明白,”佛罗多说。“不过我还是没办法释怀,”他有些尴尬的说,“我很怕他和他的狗。好多年以来我都刻意避开他的田地。我那时还住在烈酒厅,是个小孩子;我被他抓到偷溜进去拔蘑菇好几次。最后一次他把我痛打一顿,还带我去看他的狗。‘看着,乖狗们,’他说,‘下次这家伙如果再踏上我的地盘,你们就可以吃了他。赶他走!’它们一路追我到渡口那边去。虽然我心里明白那些狗知道分寸,不会真的伤害我;但我对它们的恐惧还是一直无法克服。”

皮聘笑了。“也该是你弥补的时候了。你反正也要住回雄鹿地,不是吗?老马嘎人真的不错,只要你不打他蘑菇的主意就行了。我们只要走在那条路上就不算乱闯啦。如果我们遇到他,交给我来发言。他是梅里的朋友,我以前常常跟他来这边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