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八章 古墓岗之雾 · 四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从太阳的角度来判断,现在的时间还算早,大概是九点到十点之间。刚刚才历险余生的霍比特人又把脑筋动到食物上头去了。他们上一餐是在那块冰冷的石柱旁边吃的午餐,算来已经过了很久了。四人狼吞虎咽的把汤姆送给他们当晚餐的干粮吃光,同时也把汤姆刚刚额外带来的食物一扫而空。这顿饭并不算丰盛(霍比特人的食量惊人,况且又好几餐没吃了),但至少让他们感觉好多了。在他们用餐的时候,汤姆跑到山头上,仔细检查拿出来的珠宝。他将大部分的珠宝拨成一堆,让它们在草地上闪闪发亮。他宣布要让这些宝物“属于下个发现它们的生灵”,不管是鸟兽、精灵或人类。因为唯有如此,这墓穴的诅咒才会被破坏,不会再有尸妖重回此地。他从里面挑出了一个镶有蓝宝石的胸针,那宝石拥有百变多端的美丽蓝影,一时间让人为之目眩。他仔细的打量了这胸针很久,彷佛想起过去一些回忆。最后,他摇摇头,开口道:

“这是送给汤姆和他妻子的美丽小玩具!古代配戴这胸针的同样是位倾国倾城的美女,金莓将会继承这宝石,不会遗忘它过去的主人!”

他替每名霍比特人挑了一柄长型的宽阔匕首。这些武器十分的锐利,作工极为精细,上面还雕刻着红色与金色的巨蛇图案。当汤姆把这些兵器从黑色剑鞘中抽出时,用奇异金属打造的刀刃隐隐生光。这几柄匕首质硬而轻,上面还镶嵌着许多闪亮的宝石。不知道是由于这些剑鞘的保护还是古墓的诅咒,每一柄匕首都锐利、闪耀如昔,完全没有受到时光的侵蚀。

“古代小刀的长度很适合霍比特人拿来当剑用,”他说。“如果这些来自夏尔的客人们要往东南方的黑暗领域冒险,随身带着锐利的刀剑是很重要的。”接着,他又告诉他们这些刀刃是许多年前由西方皇族所打造的。他们是黑暗魔君的敌人,最后却被安格玛地区的卡督恩邪王所击败。

“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这段历史,”汤姆呢喃道。“但是,依旧有些被遗忘的皇族子嗣孤身流浪四方,保护那些无辜的人们免受邪恶势力的侵害。”绝世唐门小说

霍比特人并不了解他所说的话,但他们脑中突然浮现一个来自遥远未来的影像:一块广大的平原上有许多人类行走着,每个人都十分高大、神情严肃,拿着锋利的宝剑,走在最后的是一名眉毛上有颗星星的男子。然后,那影像就消失了,他们又回到太阳照耀下的真实世界。该是出发的时候了。他们收拾好一切,打包行李、将它们绑在马匹身上。刚拿到的新武器挂在他们外套下的皮带上,让他们觉得有些笨拙,也怀疑这样的东西到底是否能派上用场。他们之前从来没想过这场逃亡会跟任何战斗牵扯上。 最后,他们终于迈步离开。一行人领着小马走下山丘,一到谷地就策马赶路。背后山头上的黄金在太阳的照耀下彷佛燃起一阵黄色的火焰,最后,这火焰也消失在其它丘陵的阻挡之下。

不管佛罗多怎么仔细的寻找,就是找不到之前所看到的巨大石柱和它所构成的大门。过不了多久,他们就通过了隘口,离开了这块阴气森森的地方。有汤姆·庞巴迪的陪伴,这是段相当愉快的旅程。不过,乡巴佬的脚程比其它的马快得多,刚好可以让汤姆如常的在他们四周绕来绕去。汤姆大半时间都在唱着随口胡诌的小调,霍比特人一个字也听不懂。也有可能这并不是汤姆胡诌的语言,而是一个古老,只适合描述快乐和美景的奇异语言。

他们马不停蹄的赶路,却发现东方大道比他们所想像的远多了。即使没有大雾的阻挡,他们也无法拨空睡午觉;因为这样一来就铁定无法在天黑前赶到东方大道。他们之前看到的黑线并非是什么大树,而是深沟旁所生长的一连串灌木丛,在深沟的另一边则是一堵高墙。汤姆说这曾经是某个王国的边界,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似乎记得一些有关他们的悲剧,但不愿意多谈。

他们越过深沟,从高墙的空隙钻了过去。汤姆领着众人往北走,因为之前他们大半都在向西赶路。地势现在变得相当平坦,因此众人更加快了脚步。当众人看见眼前一排整齐的大树时,太阳也已经快要西沉了。在经过一连串意外的冒险之后,他们终于回到了东方大道上。一行人开心的策马急驰,最后在路旁树荫下停了下来。他们身在一个斜坡的顶端,在夜色降临之际有些迷蒙的大道就在他们的脚下蜿蜒前进。从这里开始,大道的方向成了从西南往东北,很快就进入一个宽广的河谷中。道路上面有许多小水洼和坑洞,还留有之前大雨的痕迹。

他们骑下斜坡,打量着四周。这里没有任何特殊的景物。“哇!我们终于又回到正路上来了!”佛罗多说。“我猜这次抄小径走森林所浪费的时间应该没超过两天吧!不过,如果能够把追兵骗离我们的路线,这样就值得了。”

大伙面面相觑,黑骑士的恐怖身影又出现在众人的脑海中。自从进了森林,他们就一心只想到要逃出森林的掌握;等到大路终于出现在眼前之后,他们才想到原先的追兵,和对方可能在路上埋伏的恐怖事实。一行人紧张兮兮的看着西方,但路上没有任何人马经过的踪迹。

“你觉得……”皮聘迟疑的问。“你觉得我们今晚会不会又被追上?”

“应该不会,我希望至少今晚不会,”汤姆·庞巴迪回答道,“或许明天也不会。不过,不要太过相信我的推测,因为我也没办法百分之百确定。我对于东边的事情没有太大的把握。那些来自黑暗之地的黑骑士可不在汤姆的管辖范围内。”

无论如何,霍比特人们还是希望他能够一起同行。他们觉得汤姆可能是唯一知道该怎么对付黑骑士的生灵。很快的,他们就要踏上完全陌生的土地;夏尔地区对这里的记载几乎是完全付之阙如。在夕阳的照耀下,他们都忍不住开始想家。他们被深沉的孤寂感和失落感所笼罩,静静的站着,不愿意就这么离开。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们才发现汤姆原来正在和他们道别,谆谆叮嘱他们在天黑之前要马不停蹄的赶路。

“汤姆给你一个忠告,这忠告至少到天黑之前都有效;在那之后,你们就得靠自己了。如果你们沿着大道往前走四哩,就会遇到一个村庄。那是在布理山下的布理村,村庄的入口面向西边。你们会在那边找到一个叫作‘跃马’的老旅店。老板叫作巴力曼·奶油伯,你们可以在那边过夜。第二天一起就立刻启程。要勇敢,但也必须谨慎!保持一颗乐观的心,勇敢面对你们的未来!”

他们又再一次的恳求他至少和他们一起到旅店内喝杯酒;但汤姆笑着拒绝了:

汤姆的疆域到此为止:他不会越过边界。

汤姆还有房子要照顾,金莓还在家守候!

话一说完,他就将帽子一丢,跳上乡巴佬;一路哼着荒腔走板的小调消失在暮色中。

霍比特人们爬上斜坡,目送着他离开。

“真遗憾必须让庞巴迪大人离开,”山姆说。“他真是个奇人。就算我们再走很远,可能都不会遇到比他心肠更好、行径更怪异的人了。对啦,如果能够马上看到他说的‘跃马’旅店就好了。我希望它会像是我们老家的‘绿龙’旅店一样舒适!布理住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啊?”

“布理有住霍比特人,”梅里说,“还有不少的大家伙。我打赌那边一定很像我们的老家。‘跃马’旅店的风评很不错,我们家经常有人骑马两地跑呢。”

“就算那里真有这么好又如何?”佛罗多说,“毕竟我们已经身处在夏尔之外。随时提高警觉!各位千万不要忘记,‘绝对’不可以提到巴金斯这个姓氏。如果你们要称呼我的话,就叫我山下先生。”

一行人随即上马,在暮色中沉默的赶路。夜色很快降临;他们又越过了几座小丘之后,终于看见不远处有灯火闪烁。

漆黑的布理山在满天星光下无声的出现;在山的西边有一座不小的村庄。他们一心只想要找到一个可以烤火、住宿的地方,忍不住加快了脚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