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九章 在那跃马招牌下 · 一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布理是这一带最大的村庄。这块有人居住的区域相较于外面的荒野,像是大海中的孤岛一般遗世而独立。除了布理之外,山的另一边还有史戴多村,再往东方过去一点的深谷中则是康比村,位于契特森林的边缘还有一个叫阿契特的村庄。夹在布理山和这些村庄之间有一块只有几哩宽的小林场。

布理的人类都有一头褐发,身形壮硕,身高并不高。他们的个性乐天而独立,不受任何势力的管辖。不过,和一般人类相比,他们对霍比特人、矮人、精灵,和周遭其它的生物要来得更友善、更熟稔。根据他们的传说,他们是首先开拓中土世界西部的人类之直系子孙。只有极少的天之骄子逃过了远古的灾变,但当那些皇族从大海的另一边归来时,布理的人类依旧好好的活着。而现在,当皇族们都消失在史书以外时,他们也没有任何的改变。

在那段时间中,没有其他的人类居住在这么靠西边的地方。在夏尔地区三四百哩之内都无例外。不过,在布理之外的荒地中有许多神秘的旅者。布理人称他们为游侠,对他们的来历一无所知。他们比布理的人类要高,肤色更黑,据说拥有超乎常人的听力和视力,能够了解飞禽走兽的语言。他们不受拘束的在南方漫游,甚至会往东到达迷雾山脉一带。不过,他们的人数很少,行踪也非常诡秘。当他们现身时,往往会带来远方的消息,述说早已被人遗忘、在此受到热烈欢迎的传奇。不过,纵然如此,布理的居民并不和这些人深交。

布理一带同样也有许多的霍比特人家庭;他们则声称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霍比聚落,创建的时间甚至远在古人渡过烈酒河,殖民夏尔之前。他们大多居住在史戴多,但也有些人住在布理。布理的霍比特人多半住在山丘的斜坡上,俯瞰着人类的屋子。这里的大家伙和小家伙(他们彼此这样称呼着)对彼此相当友善,各自以自己的方式过自己的生活,也不卑不亢的了解自己是布理不可缺少的一部份。世界上其它地方都找不到这么独特却又完美的平衡。

不管是大是小,布理的居民都不太常旅行;邻近四个村庄的琐事就是生活的一切。布理的霍比特人偶尔会造访雄鹿地,或者是夏尔的东区。虽然这里从烈酒桥直接骑马过来并不远,但夏尔的霍比特人极少前来此地。有时会有雄鹿地的霍比特人或是充满冒险精神的图克一族会来这里的旅店小住,但这情况也同样越来越少见。夏尔的霍比特人把布理居民和任何居住在夏尔以外的霍比特人都是作“外来客”,对他们丝毫没有兴趣,认为他们粗鲁不文又无趣。不过,在整个中土世界西部可能散居着比夏尔居民想像中还要多的“外来客”。有些真的和野人没有多大差别,随手挖个洞穴就可以住上一阵子。不过,至少在布理这里,这些霍比特人可是过着富足而有教养的生活,并不会比他们的远亲(那些“内地人”)落后到哪里去。有段时间,夏尔和布理之间的交流十分频繁,人们并没有遗忘这件事情。毫无疑问的,烈酒鹿家肯定是渗有布理居民的血统。

布理村中有着近百栋人类居住的石屋,大多数是在大道旁边,依山而建,有着朝西的窗户。在人类聚居的那边,一道深沟和高篱构成了几乎环绕山势半圈的阻隔。若要从大路过去,有一条堤道通进去,但也被一扇大门所看守着。南边有另外一扇门也是离开这座村子的通路。这扇门一到日落就会关闭,门旁还有着管理员所居住的小屋。

沿着大道一路走进围篱内,绕过山脚右转之后,就是一座不小的旅店。它是在很久以前,路上的往来还很频繁时所建造的。因为那时布理可算是一个十字路口,另外一条古道就在村西边的壕沟旁和东方大道交会;过去许多人类和各个种族的成员都经常取道该处。“像是布理来的怪消息”至今依旧是夏尔东区的口头禅,也正是从古代沿用下来的说法。那时在这间旅店可以听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消息,夏尔的霍比特人经常跋涉来此只为聆听最新的传说。不过,现在北地已经荒废了很久,北大道也跟着人烟稀少;道路上长满了野草,布理的居民改称它做绿大道。

不论外界如何变迁,布理的旅店依旧屹立不摇,关键就是在旅店老板身上。他的旅店是四座村子中爱说短道长、嚼舌根的大小居民们最佳的聚会场所。这里也是游侠们漫游四方后歇脚之所。除此之外,还是一些取道东大道,前往迷雾山脉旅客(多半都是些矮人)的中继站。

此时天色已晚,星星也开始探出头来,佛罗多和同伴们这才走到了绿大道和村庄交界的十字路口。他们先走到西门口,发现它已经关上,不过,透过门缝还是可以看到门边有个人坐在那里。一听到门外的人声,管理员立刻跳了起来,拿起油灯照着门外的来客。

“你们是从哪里来的?有何贵干?”他口齿不清的说。

“我们要住进这里的旅店,”佛罗多回答。“我们准备往东走,但今晚无法继续赶路了。”

“霍比特人!四个霍比特人!而且从口音看来还是从夏尔来的,”管理员喃喃自语道。他阴郁的打量着四人,最后才慢慢打开门,让四人骑马通过。

“我们不常看见夏尔居民晚上骑马在大道上赶路,”在众人于门口稍停时,他自顾自的说道。“请各位谅解我对你们要往东走的行程感到十分好奇。请教诸位的大名是?”

“我们的名字似乎和您没有什么关系吧?而且,这地方也不太适合讨论这话题,”佛罗多不太喜欢这家伙的样子和口气。

“当然,你们的名字和我是没有太大关系,”那男人说;“不过,我的职责就是在入夜后要盘查来人。”

“我们是来自雄鹿地的霍比特人,临时起意想要来这边的旅店住住看,”梅里插嘴道。“我是烈酒鹿先生。这样够了吗?我以前听说布理的人对旅人很客气哪。”

“好啦,好啦!”那人说。“我无意冒犯。不过,等下会问你们问题的可能就不只看门的老哈利了。最近有不少形迹诡异的家伙出没。如果你们要去跃马旅店,会发现客人还不少呢。”

他向他们道晚安之后,双方就不再交谈。不过,佛罗多依旧注意到那男子在灯光下继续好奇的打量着他们。当他们继续前行时,背后传来大门匡当关上的声音,让佛罗多感到十分庆幸。

他对于看门人疑神疑鬼的态度感到相当不安,也担心为什么会有人对同行的霍比特人特别注意。这会不会是甘道夫呢?他可能在一行人于老林和古墓一带耽搁的同时,已经先到了布理。虽然如此,但那看门人的一举一动就是让佛罗多觉得不对劲。

那人又继续目送这群霍比特人,过了好一段时间才回到屋子内。就在他一转过头的瞬间,一个黑色的身影飞快的攀进门内,无声无息的融入黑暗的街道上。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