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章 神行客 · 一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佛罗多,皮聘和山姆一起回到了之前的起居室。这里一片黑暗,梅里不在这里,壁炉里的火也快灭了。在他们丢进几捆柴火,把火弄旺之后,这才发现神行客悄无声息的跟着他们走了进来,现在竟然舒舒服服地坐在门边的椅子上!

“你好!”皮聘说。“您是哪位?有什么需要吗?”

“我叫神行客,”他回答道,“虽然他可能已经忘记了,但之前你的朋友答应要和我谈谈。”

“我记得你说我可能会听到一些对我有利的情报,”佛罗多说。“你有什么要说的?”

“我有几个情报,”神行客回答。“但是,这是有代价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佛罗多反问道。

“别太紧张!我的意思是:我会告诉你我所知道的消息,给你一些忠告;但我有个要求。”

“是什么要求呢?”佛罗多说。他怀疑自己已经陷入了恶棍的勒索中,同时不安的想到身上并没有带很多钱。那一点钱根本无法满足一般市井无赖的胃口,而他也不能将这些钱拱手让人。

“别担心,你一定负担的起,”神行客微笑着说,彷佛他已经猜到佛罗多的想法。“你必须带我同行,直到我决定要离开为止。”

“喔,是吗!”佛罗多有些惊讶的回答,但并不觉得比较放心。“即使我想要有人和我们同行,在我对你了解更多之前,我也不可能答应这件事情。”

“很好!”神行客翘起脚,舒服的躺回椅子内。“你头脑终于清醒了些,这对大家都好。之前你实在太不小心了!很好!我会告诉你我所知道的情报,让你决定怎样来报答我。等你听完之后,可能反而会求我和你们一起走。”

“那就说吧!”佛罗多回答。“你知道些什么?”

“太多了,太多不好的消息了,”神行客阴郁的说。“至于有关你的部分–”他猛然起身,拉开门,往四周窥探。最后,他小心的关上门,坐回椅子上。“我听力很好,”他压低声音继续说。“虽然我没办法凭空消失,但我在野外狩猎的经验可以让我在必要的时候不会被人发现。今天傍晚,我正好在布理西边大道围篱旁,那时四名霍比特人正好走出古墓岗一带。我应该不需要重复他们对庞巴迪或是彼此之间的交谈,但有件事让我很感兴趣:‘千万别忘记,’其中一个人说。‘绝对不可以提起巴金斯这个名字。如果有人问起,我是山下先生。’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一路跟随他们到这里来。我紧跟在他们之后溜进村内。或许巴金斯先生有很好的理由隐姓埋名;但就算这样,我也必须建议他和他的朋友们更加小心。”

“我不知道我的名字为什么会在布理这么引人注意,”佛罗多愤怒的说,“我还想要知道你为什么会感兴趣。或许神行客先生有很好的理由四处打探;但就算这样,我也必须建议他好好解释。”

“好答案!”神行客笑着说。“不过,我的解释很简单。我正在找一个名叫佛罗多·巴金斯的霍比特人。我想要尽快找到他。我听说他秘密的离开了夏尔,这件事情让我和朋友们觉得很关切。”

“等等,别误会!”一看到佛罗多突然站起身,山姆也跟着皱眉跳起,神行客连忙说道。“我会比你们更小心保守这个秘密的。千万小心!”他靠向前,看着每个人。“留心每道阴影!”他压低声音说。“这几天有黑骑士经过布理。他们说星期一的时候有名黑骑士从绿大道过来,而稍晚的时候另一名则是从绿大道往南走。”

众人一片沉默。最后,佛罗多对皮聘和山姆说:“看到管理员打量我们的样子时我就该猜到了,”他说。“店老板似乎也听说了什么。为什么他会要我们和大家一起同乐?我们又为什么在应该保持低调的时候做出这种傻事?”

“本来不会这样的,”神行客说。“我本来可以阻止你们跑去饮酒作乐;但是店主不愿意让我见你们,也不愿意帮我传口信。”

“你觉得他会不会–”佛罗多正准备进一步追问。

“不,我不觉得奶油伯有什么恶意。他只是不喜欢我这种外貌的亡命之徒罢了。”佛罗多困惑的看着他。“你看,我是不是有些潦倒?”神行客露出嘲弄的笑容,眼中闪动着诡异的光芒。“不过,我希望将来有机会让你们多了解一些。到时候,我还希望你可以解释你唱完歌之后为什么要那样做。因为那次愚行–”

“那完全是意外!”佛罗多打断他的话声。

“是吗?”神行客说。“就算是意外好了,那也是让你们陷入危机的意外。”

“也不会比现在危险多少,”佛罗多说。“我见过那些跟踪我的骑士;他们现在似乎跟丢了,已经跑到别的地方去了。”

“千万别小看他们!”神行客不以为然的说。“他们会回来的。而且还有更多骑士会出现。还有其他人。我知道总共有多少名骑士,我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他停了片刻,露出冰冷、坚决的眼神。“布理也有些人是不能信任的,”他继续说道。“举例来说,比利·羊齿蕨这个家伙就恶名在外,经常会有些形迹可疑的人去他家拜访。你应该也注意到客人之中有这个家伙了吧:他是个有着邪恶笑容的黑皮肤男子。他和其中一名从南方来的陌生人似乎很熟稔,两人在你的‘意外’之后一起悄悄的离开。那些南方人并不是每个都很单纯的,至于比利这个家伙,为了赚钱他什么都肯卖,他甚至也会毫无理由的单纯作弄人。”

“比利会卖什么东西?我所发生的意外又和他有什么关系?”佛罗多依旧假装听不懂神行客的暗示。

“当然是有关你的消息,”神行客回答。“你刚刚的表现会让某些人很感兴趣。在知道确实的情形之后,你是不是用本名根本不重要了。根据我的推测,他们在明天之前应该就会收到有关你的消息。这样够了吗?接下来你就看着办吧,要不要让我当你们的向导都随你。我对夏尔到迷雾山脉一带都很熟悉,因为我在这边流浪了许多年。我的实际年龄比我的外貌大得多,我应该可以派上用场的。过了今晚之后你们就不能够再走大路了,那些骑士一定会日夜不休的看守着所有的道路。或许你来得及离开布理,只要太阳还没下山,你还可以继续往前走;但你再逃也逃不了多远。他们会在荒野对你动手,让你求助无门。你想要让他们找到你们吗?他们是股无比恐怖的力量!”

霍比特人看着他,惊讶的发现他脸色苍白,双手紧握着扶手,彷佛十分痛苦一般。房间笼罩在一片死寂中,火光也慢慢变微弱。他就这么楞楞的坐着,彷佛看着遥远过去的回忆,或是倾听着夜色中的动静。

“啊,”片刻之后他揉着眉心说道,“我想我对这些追兵知道的比你们多。你很害怕他们,但等知道真相之后会更害怕的。如果可以的话,明天你们一定得走。我可以带你们取道无人知晓的小路。你们愿意接受我的帮助吗?”

众人陷入沉默。佛罗多没有回答,他的脑中充满了困惑和恐惧。山姆皱着眉头,看着主人,最后终于说道:

“佛罗多先生,请容我说句话。我认为不可以!这位神行客先生警告我们,要我们小心一点,这点我同意。最好就从他开始。他是在荒野中漫游的家伙,这些家伙一向风评很差。他的确知道一些东西,多到让我不放心。但是,这也不代表我们就应该照他的说法,让他带我们到求助无门的荒野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