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霞阅读

第十一章 黑暗中的小刀 · 二

J.R.R.托尔金2017年03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朝霞小说

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了。现在奶油伯只知道他损失了一大笔钱财。而且他还有其他的忧虑。旅店内的住客一听到昨晚发生的事情,立刻就喧闹起来。南方来的几名旅客也丢了好几匹马,立刻大声责怪店老板。随后,他们才发现有名同伴也跟着不见了:就是那名跟比尔同进同出、行动鬼祟的眯眼男。很快的,他们就怀疑到这人头上。

“是你们和一个偷马贼同行,还把他带到我的店里面来,”奶油伯生气的说。“你们应该自己负担所有的损失,而不是来找我叫嚣。去问问比尔你们的好朋友到哪里去了!”经过一阵询问之后才发现,根本没人认识他,也没人记得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和众人同行的。

在用过早餐之后,霍比特人得要重新打包,收拾更多的补给品以面对未来的漫长旅程。等到他们好不容易出发时,都已经快要十点了。那时整个布理都热闹的像是锅沸腾的热水一样。佛罗多神秘消失的把戏,黑骑士的出现,马房的被抢,还加上神行客加入这一群霍比特人的行列。这一大堆让人兴奋的消息着实在布理成了流传好多年的传奇。布理和史戴多大部分的居民,不少甚至从阿契特和康比赶来的围观者都聚集在道路两旁送行。旅店的每名客人都从房间探头窥探这难得一见的热闹场景。

神行客改变了主意,决定从大路离开布理。如果照计划马上走入荒野,只会让事情更糟糕。布理大半的居民可能会跟踪过来,让他们根本无法隐匿行迹。

他们向诺伯和包伯道别,更对奶油伯先生一个劲的道谢。“希望我们将来能够在比较好的时节再度会面。我真心希望能够在你的旅店里面安心的休养一阵子。”

他们心情低落的在众目睽睽之下迈开步伐。并非每个人都露出善意的表情,但也不是每个人都怒目相向。大多数的布理居民似乎都很敬畏神行客,被他瞪了一眼的居民多半都乖乖闭上嘴,闪到一边去。他走在佛罗多前面,身后则是梅里和皮聘。山姆走在最后,牵着那匹小马。它身上背着霍比特人们所忍心放下的大部分行李。不过,即使是步履沉重,它似乎变得比较有精神了些,好像认为自己终于转运了。山姆正若有所思的啃着苹果。他背了满满一袋诺伯和包伯送给他的苹果,“散步吃苹果,休息抽烟斗,”他说。“我想,不久之后我可能会很想念这两件事情。”侯卫东官场笔记

霍比特人们对四周门后窥探的双眼不加理睬。但是,当他们走近大门的时候,佛罗多注意到有座隐身在高墙之后的烂屋子,那也是这排房子的最后一间。他瞥到窗户内有张眯眯眼的邪恶面孔一闪即逝。

“原来那个南方人就躲在这里!”他想。“他看起来好像有点半兽人的血统。”

在围墙之内还有另外一个人光明正大的站着。他有两道浓密的眉毛,和一双刁钻的黑眼,大嘴露出轻蔑的笑容。他正抽着一根黑色的短烟斗。当他们靠近的时候,他拿开烟斗吐了口口水。

“早安啊,长腿人!”他说。“这么早出发啊?终于找到了朋友吗?”神行客点点头,却没有回答。

“早安啊,小朋友们!”他对其他说。“我猜你们知道自己是和谁走在一起吧?就是那一穷二白的神行客哪!哼哼,我还听过更难听的绰号。今晚可要小心点!还有你,山姆小子,别虐待我可怜的小马!呸!”他又吐了口痰。

山姆的反应非常快速。“比尔,”他说,“快点把那张丑脸拿开,不然会受伤的。”他手如闪电般一挥,一枚苹果就脱手而出,正中比尔的大鼻子。在他吃痛蹲下之后,围墙后传来恶毒的咒骂声。“浪费了我一颗好苹果,”山姆惋惜的往前走。

他们容易才在意料之外的阻碍下走出了村庄。跟随他们的小孩子和好事者也都走累了,纷纷转回南门去。即使在没人注意的状况下,为了掩人耳目,他们还是继续在大路走了好几哩。大路接着往左弯,绕过布理山的山脚重回原来朝东的方向,接着进入了长满树木的荒野。他们往左可以看见史戴多村内的几间屋子和霍比特人的洞穴,它们恰巧都位在布理山比较和缓的东南坡上。往北看过去则是一个深谷,里面有着几缕袅袅的炊烟,想必那儿就是康比村;阿契特则是隐藏在更远的树林中。

一行人又沿着大路继续走了一段时间,直到把布理山的轮廓完全抛到脑后;这时,众人面前出现了一条往北的狭窄小径。“从这里开始,我们就要避开大路,低调行事。”神行客说。

“希望不是什么‘捷径’,”皮聘说。“我们上次抄捷径穿越森林就差点完蛋。”

“啊,那时你们可没有和我在一起,”神行客笑着说。“我选的路不管长或短,都不会出问题的。”他留心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大道上没有人迹。他立刻领着众人快速朝向一座林木苍郁的山谷而去。

霍比特人们虽然对邻近的地区不了解,但目前还大概猜的出他的计划。他准备先往阿契特走,然后从西边越过这座村,接着就尽可能的直直朝风云丘赶路。如果一切顺利,他们这样可以避过大道的一个大弯。当然,大道之所以绕路是因为要避开弱水沼泽;他们既然不想绕路,就得通过沼泽才行。神行客对这沼泽的描述实在让人无法安心。

至少,到目前为止,这段旅程还算蛮惬意的。如果不是因为昨晚的意外,他们的心情甚至会比之前的任何时候都还要好。太阳高照,但又不会让人满身大汗。山谷中的树木依旧满树各色各样的叶子,让人有种祥和、平静的感觉。神行客信心满满的领着他们走过许多岔路;如果要让佛罗多等人自己来的话,可能早就迷路了。神行客刻意的挑选拐弯抹角的道路,试图甩开可能的追兵。

“比尔一定会监视我们离开大道的入口,”他说,“不过,我想他应该不可能亲自跟进来。他对这附近的确很了解,但他自知在森林中绝无可能和我较劲。我担心的是他会把情报告诉别人。我想这些人应该不远。就让他们以为我们的目标是阿契特,这对我们比较好。” 不管是因为神行客的技巧还是别的原因,他们当天都没有发现任何生物的踪迹。不管是两只脚的或是飞禽走兽;最多只有狐狸和几只松鼠跑过他们面前而已。第二天他们就往东方稳健的推进,一切依旧平静如昔。到了第三天,他们终于离开了布理,进入契特森林。自从他们离开大道之后,地势就一直在持续地下降。这时他们来到了一块宽广低矮的平地,前进起来反而更为困难。他们已经远离了布理这块区域,进入了没有任何道路的荒野,也越来越靠近弱水沼泽。

地面开始慢慢变湿,有些地方甚至有着发出恶臭的水塘,歪歪倒倒的芦苇和灯心草丛中隐藏着许多吱喳不停的野鸟。他们得要小心翼翼注意脚下,才能够同时保持方向,又不至陷入泥泞中。一开始进展还蛮顺利,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的步伐变得越来越慢,周遭的环境也越来越危险。沼泽本身充满了野性的气息,即使是游侠也无法在这里找到任何固定不变的道路。蚊蚋和各种各样的小虫群起而攻,他们的四周被成群结队的蚊子所包围,这些家伙毫不留情的爬进他们的领口、袖子和头发上。

“我快要被活活咬死啦!”皮聘大喊。“还弱水沼泽哩!这里根本该叫做蚊子沼泽!”

“以前没有霍比特人可以咬的时候他们要怎么过活啊?”山姆抓着脖子抱怨道。

他们在这天杀的烂地方耗了一天。当晚宿营的场地又湿又冷,饥渴的蚊虫更不愿意让他们好好休息。在草丛里面还有种似乎是蟋蟀邪恶变种的怪虫子肆虐,他们整夜“尼咯、咯尼”的叫着,快把霍比特人都逼疯了。

第四天的状况好了一些,但入夜之后的状况依旧让人难以入眠。那些尼咯咯尼虫(山姆帮他们取的名字)虽然没有跟来,但该死的蚊子依旧紧追不舍。

佛罗多就这么躺在地上,浑身酸痛却无法入眠;突然间,东方天空远远传来一道强光。它闪烁了好几次。诡异的是,现在时间还没到黎明呢。

“那到底是什么光?”他问神行客道。对方早已警醒的站了起来,眺望着远方。

“我不知道,”神行客回答道。“太远了看不清楚。看起来好像是闪电从山顶喷出一般。”

佛罗多又再度躺了下来,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他依旧可以看见白光在天际闪烁。神行客一言不发,神情凝重的看着这奇观。过了很久,佛罗多才勉强自己进入梦乡。